做房产中介的妈妈 (11) 作者:北德2012

.

【做房产中介的妈妈】

作者:北德20122020-8-10发表于SIS

(第十一章)

“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淡淡的悲戚哭音从我妈喉咙里散发出来,她的眼神又开始了流转,似乎从刚才的绝望中逐渐走了出来,见到我仍旧在她身上打量,我妈赶忙胡乱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物,把她身体的隐秘部位给遮挡了起来。

我妈直到现在还以为我这是第一次见到她的丑态,殊不知,从那天在出租屋开始,我几乎见证了她的每一次出轨,从那两个外地人,到黄惠山,再到现在的赵文超,我妈逐渐从一个家庭妇女,转变成了一个十足的荡妇,一个任人凌辱的荡妇。

对于我妈的这种转变,我内心是极其痛苦的,却又隐隐的夹杂着兴奋,她的每一次放荡,看在我的眼里,让我内心的感受极其的复杂,对于我妈此刻这种欲盖弥彰,我心中更是在不住的冷笑。

“还有什么好遮掩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的那些事情么?”这句话说出口后,就连我自己都感觉到惊讶不已,当下就有些后悔了,在以前我妈对于我来说,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可现在我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这让我心中开始烦躁起来。

老妈听到我的话,浑身颤抖了一下,就连往身上套内裤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她拉着自己的内裤停留在腿弯出,双腿并拢着,可腿间的黑色毛发因为刚刚激战过的缘故,上面沾满了赵文超和她的淫液,现在这些淫液差不多已经干枯,全都凝固在她的阴毛上,显得白乎乎一片,让我看着既恶心又兴奋,目光却始终停留在那里,不愿意挪开。

老妈发现了我的眼神,俏脸微微的红了红,羞耻心对于她来说,早就没有了,没有因为我盯着她的私处看,而对我训斥,只是飞快的将内裤给拉了上去,只是那条丁字裤太过于窄小,仅仅只是将她的阴阜给遮掩住了,从内裤边缘仍旧钻出不少的毛发来,甚至于被操成红肿的肉唇,也不甘寂寞的挤出来不少,这种样子,比她赤身裸体在我面前站着还诱人。

可这个时候,我却没那么多心思去欣赏她的肉体,心中对她的怨气,远远多过她肉体给我带来的诱惑。

老妈将内裤穿好之后,并没再急于往身上套衣服,只是将衣服抱在胸前,将她那两只男人最喜爱的肉乳给挡住了,可也只是遮挡了一小部分,还有大半的乳肉还在空气中暴露着,如果不穿上衣服的话,她那对儿豪乳,根本就遮挡不住。

“明明,你……你什么意思,你还知道什么?”老妈开始有些慌乱起来,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却又不敢跟我的目光对视,分明是一副做贼心虚的神态,想要重新穿衣服,却碍于我在她面前站着,不敢再在我面前暴露她的身体了,只听她弱弱的说道:“明明,你先出去一下,等妈妈把衣服穿好咱们再谈好么?”

老妈这种示弱,却是增长了我的嚣张气焰,本来我还担心她会训斥我,可现在看来,她根本不敢那我怎么样,我冷哼了一声,对她说道:“穿吧,我是你儿子,还有什么好害羞的,你跟那么多男人能做那些丑事,难道还怕你儿子看么?”

“啊!”老妈被我这句话给惊到了,抱在胸前的衣服瞬间就掉了下来,她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起来,胸前的那对儿巨乳也跟着她的身体在不断抖动,鲜红的乳尖在胡乱的摇摆着,能看出此刻她内心中是有多么的慌张。

“哇!”一声痛哭从我妈的嘴里呼了出来,她也不再顾忌自己胸前的抖动,就这样双手掩面,大量的泪水从她指缝间涌了出来,顺着她的下巴滴落在胸前,让她显得更是狼狈不堪。

她的哭声触动到了我的内心,看着她两只乳房上仍旧还残留着抓痕,我内心立刻就软了下来,有些自责刚才那样对她说话,我犹豫了片刻,还是向前走了两步,在她身边坐了过去,我伸出手,再次有些犹豫,我妈现在全身几乎是赤裸着,我不太敢触碰她的身体,我轻轻甩了甩脑袋,还是把手搭在了她的肩头。

“妈,你别这样,都是那些畜生不对,我知道这都不是你心甘情愿的。”话虽然这样说,但我却又开始有些不以为然起来,脑海中又浮现出老妈被那些男人操逼时的场景,老妈那些时候仅从脸上的表情来看,是相当满足的,尤其是黄惠山操她的时候,她完全是一副在享受的模样。

老妈听到我的话,哭声并没有停止,不过却是渐渐的小了下来,等她发泄的差不多了,这才将手从脸上拿开,她早晨出门时化过的装,已经被她的泪水给完全弄花,这显得她更加的狼狈不堪。

“明明,妈妈也是有苦衷的!”老妈扭头看了看着我,说话的声音十分轻柔,显得她此刻内心极其脆弱,她犹豫了一下,向我再次问道:“你,你都知道什么了,告诉妈妈好不好!”

我也不想再对她隐瞒什么,从我第一次见到她被人玩弄开始,内心里一直都在憋着一股劲,那些事情我没有办法向任何人说,可憋在心里却又十分的难受,老妈这时问起,我像是得到了宣泄口似得,从在出租屋那两个男人开始,直到现在,每一次我见到她别人玩弄的事情,全都给说了出来。

老妈的脸色开始还是惨白一片,可听着我的讲述,她脸上开始变的羞红一片,她没有想到我会见到这么多,心中更是羞恼我已经将她的那些丑事全都看在了眼里,她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

“不要说了!”我妈突然厉声呵斥了我一句,把我给吓了一跳,连忙住嘴,她的强势一时半会儿间根本无法从我内心中消失,我妈可能是觉得刚才把我给吓到了,连忙强挤出一丝笑容来安抚我,她重重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明明,你看到的只是表象,有很多事情你还不了解。”

我听到她说着话心里面就来气,尤其是刚才她对我吼那一下,更是让我原本对她的怜悯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冷冷地笑了一声,向她质问道:“表象?你在男人身下叫唤也是表象,你敢说你那个时候不是在享受,我看你是喜欢上了那种偷情的感觉了吧,才会跟那么多男人发生关系,你对的起我爸么?”

说话的时候,我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生怕她恼羞成怒之下会打我,果不其然,在她听了我的反驳后,立刻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她身上除了那条丁字裤之外,没有任何的衣物,两只乳房在上下跳动着,拍打在她胸前,发出了轻微的啪啪声。

老妈伸出手,做出一副要抽我耳光的样子,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的脾气立刻就上来了,向前顶了一步,把脸凑到她身边,吼道:“你打,你打吧,打死我以后,你的那些事情就没有人知道了,我爸就更不会知道了。”

老妈看到我这样,身体立刻就软了下去,直接就摔倒在沙发上,她再次呜呜的哭了出来,不过这次哭声的并不大,只是显得更加凄惨,我没有在上她的当,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等着她给我一个解释。

她哭了一阵儿,仰面躺在沙发靠背上,仿佛身体里的力气全都给抽空了似得,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一些,她轻轻的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座椅,示意我坐下,这才把身体重新坐了起来。

“明明,妈妈这么做也都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啊!”老妈等我在她身边坐下后,缓缓的对我说了一句,她语气中还带着哭腔,那种委屈全都从她的声音中传了出来。

我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心里却是冷笑不已,心中暗想,你自己被人操爽了,享受了,还有脸说为了家,你被人操的时候,不知道也是这样想的。

也许是老妈看出了我内心中的想法,她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才接着说道:“之前被那两个外地人欺负,我是被胁迫的,可之后,和黄惠山还有赵文超,我也是有私心的,如果我不和他们在一起,我能升职这么快么,咱家哪有那么多钱买房子,你将来上大学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妈妈都是为了咱们家才这样的。”

对于老妈这样解释,我还是有些不相信,我嘴角抽搐了几下,想要反驳她,可是却不知道该怎样反驳她才好,她说的也不全错,自从她跟黄惠山好上之后,家里的确是宽裕了不少,对我出手也大方了许多,以前很多我不敢想的东西,也都体验到了,这让我有些无法再开口反驳她。

老妈见我没有再说话,又是叹了口气,说道:“儿子,你妈妈我苦啊,我这个工作看似体面,其实背地里龌龊的很,以前我跑销售的时候,为了卖出去一套房子,被那些客户揩油吃豆腐,都是常有的事情,更别提被人灌酒之类的事情,可那时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每天还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哪天被人给欺负了,这个社会远远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老妈说的这些,我以前是从未想过的,我只知道她辛苦,可她身上所经历的那些事情我却是一丁点都不知道,心中开始暗暗后悔刚才那样奚落老妈了,觉得她跟那些男人发生关系,也是有她的苦衷。

老妈也许是捕捉到了我表情中的变化,她再次说道:“自从被那两个外地人给欺负之后,我也想明白了,与其这样每天提心吊胆的过着,还不如给自己搏出一个好前程来,能让咱们家过上更好的生活,妈妈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以后家里还是要靠你才行。”

我微微的点了点头,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是在答应她的话,还是认同了她的说法,只是看着老妈现在这种无助的样子,内心里感到十分的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如果以后再见到她偷情,我也不清楚自己该用什么心态来面对。

老妈伸手把我搂在她的怀中,我的脸就贴在她的大奶子上,一股淡淡的香味钻进了我的鼻孔中,还有一股腥臊味也随之而来,我知道这是她刚跟赵文超操过逼之后所产生的味道,闻着她身体所散发出来的味道,立刻让我内心开始躁动起来。

老妈却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她仍旧自顾自的说道:“儿子,妈妈不想让咱么这个家散掉,我也就这样了,为了咱们这个家,我受再多的煎熬,做出再大的牺牲都无所谓,只要你将来能成才,怎么样都行,可以么?”

我在她胸前拱了两下,然后装模做样的点了点头,闻着她身上的气息,真的是让我开始心猿意马起来,有些恨不得将她乳房吃进我的嘴里。

老妈没有任何的察觉,她抚摸着我的头发,接着说道:“妈妈的事情就作为咱们两个的小秘密,不能让你爸知道,这你能答应妈妈么?”

我的头再次点了几下,随着我的移动,脸就在她乳尖上摩擦,她的乳尖由于刚才的兴奋还没有软化下去,依旧在挺立着,我这样摩擦了几下,让她立刻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起来。

老妈立刻将我从她身体上拉了起来,俏脸再次变的通红,她在我身上扫视了几眼,脸蛋变的更加红彤彤起来,老妈伸出手,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似嗔似娇得说道:“臭小子,把你妈看光了还不够么,你先去外面等着,等妈妈把衣服穿好了你再进来。”

我嘿嘿笑了两声,又在她乳房上看了几眼,被她这样赶出去,心中充满了失落感,可老妈已经把她掏心窝子的话都说了出来,我再没有任何理由对她生气,只得满是不甘的站起身,从她办公室里走了出去。

我将办公室房门关上之后,内心立刻就平静下来,心中总是觉得哪有些不对,可却说不上来哪不对,大人的世界太过于复杂,我想了想,最终还是不想费脑子了,从我妈今天所说的那些来看,她是不打算放弃跟那些人断绝关系,我只能在内心中叹了叹,为我妈的那些所做作为感到悲哀。

那天过后,我妈再次变的忙碌起来,听她所说,好像是接手了一批新楼盘要出售,这段时间公司会非常忙碌,虽然我爸听后只是嗯了一声,我内心里却翻出了惊涛骇浪,知道我妈接手的肯定是赵文超的楼盘,她恐怕跟赵文超依旧保持着不清楚的关系。

我爸又开始在我面前埋怨起老妈不着家了,还整天说我妈穿着不检点,出去的时候穿的那么暴漏,不知道是要给谁看,我也发现他们俩这段时间做爱的次数似乎少了许多,我妈肯定是又跟赵文超搞到了一起,似乎已经沦为了赵文超的泄欲工具,她整天忙着在赵文超身上榨精,自然在我爸这里没有那么多精力了。

对于我爸的抱怨,我心里跟明镜似得,当然知道原因所在,可是却不敢说,更不敢在我爸面前表露出分毫,反而还说我妈升了职,接触都是大客户,当然要吸引人一些才行,这才将我爸给多少糊弄过去。

一个周末的下午,我爸从学校回来,显得十分兴奋,他这个周末是去给学生家长开家长会了,不知道遇上了什么好事,才会这么高兴。

“秀萍,你晚上没事儿吧,有个学生家长请客吃饭,你这段时间忙,咱们一家三口好久都没在一起吃饭了,借着这个机会,咱们去聚聚吧!”我在房间里听到老爸的话,立刻就明白他高兴的原因了,不过听到能有人请客吃饭,我心里也是挺高兴的。

自打那天老妈对我吐露心扉后,她在家里似乎变的不再那么强势了,我跟我爸的日子也好过了许多,她听到老爸说要去赴学生家长的饭局,欣然答应下来,立刻就钻进房间里开始捯饬起来。

到了差不多要出门的时间,老妈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的打扮,把我跟我爸都惊艳到了,她穿上了那条新买的白色抹胸裙,鼓鼓的胸脯将裙子撑了起来,雪白的乳肉在空气中暴露着,十分的诱人,裙子的下摆很高,只能盖住她小半大腿,她腿上穿着一条黑色丝袜,将两条腿修饰的修长无比,又将那双黑色高跟凉鞋给找了出来,配上这一身,更是显得妖娆妩媚。

我看见我爸喉头动了几下,盯着老妈看了好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道:“秀,秀萍,咋穿着这样啊,去见个学生家长,没必要穿成这个样子吧。”

老妈看着老爸白了他一眼,略带嗔怪的回应道:“怎么没必要,我穿成这个样子不好看么?”

“好……好看!”我爸眼睛始终都没从我妈的身上移开,我瞟了眼我爸,心中暗笑,知道要不是他着急出门,恐怕现在就要跟老妈干上一炮吧,我妈这副打扮,让我看着都开始有些心动了。

“那不就得了,我穿的越好看,才能在外面给你长脸啊,你要是带个黄脸婆出去,不定人家学生家长怎么看你呢!”老妈说着,已经到了家门口,弯腰将凉鞋放在地上,趁她弯腰之际,我发现她穿的丝袜极其薄透,内里穿着的那条条窄小的丁字裤看的是一清二楚,甚至阴阜上的穴肉都遮掩不住,能透过丝袜看到穴肉从两边挤了出来。

我只是扫了一眼,生怕老爸发现我在偷窥,赶紧起身往我自己房间走去,打算随便找件衣服出门,我又看了老爸一眼,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老妈的身上,根本就没注意到我。

我在房间里听到了他们的催促声,这才赶忙从房间里走了出去,他俩已经站在房间门口了,我在爸妈的身后跟着,心里有些好笑,我发现老爸今天跟发情了似得,眼神始终在老妈身上打转,知道晚上他们又要激战一番了。

我家的汽车很快就到了老爸所说的那家饭店,饭店门脸装修的不错,看起来还挺高档的,不过当我跟着老爸走进一个包间后,我的心立刻就沉了下来,我扭头看了我妈一眼,发现她脸色变得开始难看起来,今天请我们吃饭的学生家长,就是赵文超这个不怀好意的畜生。

赵文超见到我一家人走进包间后,立刻就站了起来,满脸堆笑的跟我爸寒暄起来,他跟我爸说了两句客套话后,就把目光移到了我妈身上,笑眯眯的打量一番后,装出一副不认识的模样,赞道:“刘老师,您夫人好漂亮啊,跟您真是绝配。”

听到了赵文超的夸赞,我爸脸上笑的跟一朵花似得,频频点头,丝毫没有发觉我跟我妈脸上的异样神色,看着赵文超跟我妈握手握了好长时间,都没看出来任何的异常,反而还做出一副派头十足的模样在包间里坐了下来。

我看到赵文超,心里烦躁的很,可又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的太过明显,为了让我这个家不分崩离析,只能强忍着,跟赵文超客套了一句,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席间赵文超一直都说着恭维话,把老爸哄的十分开心,不住的在劝着我爸喝酒,我爸本身酒量就一般,在被赵文超这样三劝两劝之下,很快就醉眼朦胧起来,身体都开始有些摇晃了。

我妈看到我爸的这种样子,凑到老爸的身边,对他说道:“老刘,今天喝的差不多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我看到赵文超眼睛一直都在往我妈胸口上瞄,听到老妈的话,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悦,他正要说话,却是被我爸给抢了先,只见老爸轻轻甩了下胳膊,把我妈推开,说道:“这才哪到哪啊,今晚上我跟赵老弟喝的高兴,谁也不能管我。”

他说着,又是端起了杯子,要跟赵文超碰杯,赵文超见状,也附和着说道:“是啊,刘老师的酒量好的很,这才喝了多少啊,今天晚上我们不醉不归。”

说完,赵文超跟我爸碰了一下杯,眼睁睁的看着我爸把酒喝了进去,而赵文超却只是在杯口抿了一下,就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跟我妈,一副吃定了我们的模样。

这杯酒喝完,我爸将酒杯重重的砸在餐桌上,他似乎是真的有些醉了,身体仰躺在座椅上,竟然开始打起了呼噜。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