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房产中介的妈妈 (第二季 6-7) 作者:北德2012

【做房产中介的妈妈】

作者: 北德20122021-4-21发表于SIS

第二季(第六章)

老妈扶著窗户看着老爸在楼下逐渐走近的身影,也顾不得泄身后的疲惫,赶紧拉着吴伟斌要往屋内走,边走还边催促著吴伟斌快些将衣服给穿上。

可吴伟斌却是不急,将老妈的手一把甩开,赤着脚,竟然连衣服都不穿,一屁股就坐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在茶几上下看了一遍,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

“去把我的烟给拿过来,不抽一根儿事后烟,就是他妈的不爽!”吴伟斌丝毫没有在意老妈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满是戏谑的看着老妈,嘴里又不住的催促了一句,道:“快去啊,还等着我再操你一次么?”

老妈也不知道听清楚吴伟斌说话没有,又回头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发现老爸的身影是越来越近,已经快要到楼洞门口了,她也不管自己也是光着身体,急匆匆的就来到了吴伟斌身边,再次拉起了吴伟斌的大手,催促道:“这会儿都火烧眉毛了,还抽什么烟啊,我老公就在楼下,要是让她看见咱俩这个样子,我以后还怎么活啊。”

吴伟斌看着老妈胸前正在摇摆的奶子,嘿嘿笑了两声,抽出被老妈拉着的那只手,一把掐在老妈的肥臀上,毫无廉耻的说道:“那就是你的事情咯,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男人要是敢炸刺,我一个手指头就能把他给收拾了。”

老妈脸上的表情愈发的焦急起来,知道这样继续下去不行,也顾不上身后那只手在揉搓,只得带着哀求的语气对吴伟斌说道:“你到底要怎样么,我都答应你好不好,别在这么捉弄我了,行不!”

吴伟斌听老妈这样说,脸上的表情就变的得意起来,他也没想把事情闹的太僵,只是想利用现在的情况来要挟一下老妈,于是就顺着老妈的话继续说道:“什么事情都答应我么?那行,以后你就是我的性奴了,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答应不?”

听着吴伟斌说出这么淫荡无耻的话,老妈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脸蛋瞬间变的通红,她再次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得意洋洋的吴伟斌,咬著牙说道:“行,行,我什么都答应,现在赶紧去穿衣服吧。”

吴伟斌没有想到老妈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嘿嘿笑了两声,并没有要起身的意思,他捏住了自己胯下的鸡巴,摇晃了几下,说道:“好啊,性奴就该有性奴的样子,给我嘬两口,我就去穿衣服!”

老妈见吴伟斌依旧不依不饶的,浑身被气的发抖,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哭诉道:“你,你到底想怎样啊,你是成心的是不是!”

“成心?你不是答应给我做性奴了,这都不愿意啊!你老公可是要回来了,再不快点就没机会了!”吴伟斌戏谑的说道,说着话,他的鸡巴还不住的在上下跳动,只等著老妈去将那个玩意含进嘴里。

老妈眼睛死死的盯着吴伟斌的鸡巴,思虑的几秒钟之后,最终还是趴了下去,张口就将吴伟斌的鸡巴含进了自己嘴里,可能是太过着急,她吸吮的十分卖力,不断的从她嘴里发出波波的响声。

鸡巴被老妈温暖的口腔包裹住,吴伟斌爽的不能行,这种紧张而又刺激的感觉让他觉得十分的满足,看样子他根本就没有要停下去的意思,鸡巴不断的朝着老妈嘴里捅著,彻底忘记了老爸马上就要走进家门了。

看到这儿,我再也看不下去了,直接将手机给关掉了,我也被吴伟斌的无耻给气的不行,知道我这个家算是完了,可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来回在房间里踱步,我恼恨自己交友不慎,把吴伟斌这条色狼引到了家里,我无奈的闭上眼,不知道我这个家要是没了,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去过。

我的心情极其烦躁,看到手机还在旅馆的床上扔著,心中很是不甘,虽然心中极其不愿意看到家里即将发生的冲突,但还是忍不住再次将手机拿了起来,不管怎样,我还是要看看家里现在正在发生着什么。

我按着手机屏幕的手,都是在颤抖著的,每向前一步,我都觉得有千万斤的重量在拉扯着我,不让我继续往下面按,但最终还是一步一步的将家里的摄像头给打开了。

让我看到惊奇的是,家里并没有我想像中的冲突发生,显得格外平静,老爸这个时候似乎刚刚走进家门,老妈跟吴伟斌这时穿上了健身时的运动服,正在客厅里做着一些健身动作,老爸很是平静的站在一旁看。

看到这儿,我悬著的这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吴伟斌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不过他最终并没有将我家给毁了,还是给老妈留了几分颜面。

老爸见老妈将健身教练带回了家,并没有多想,还热情的去冲了一杯茶水,给吴伟斌端了过去,可他却不知道,老妈现在脸上的红晕,并不是健身出现的,而是在他回来前,两人刚刚经过一番鏖战还没退却的潮红,他还在那里傻呵呵的乐着。

“嗯,吴教练喝口水休息一下!”老爸很是热情的对着吴伟斌招呼著,将水杯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又对老妈说道:“秀萍,也休息一会儿吧,看你累的,满头都是汗,都这个年纪了,也不用那么拚命了。”

“用你管啊,我就喜欢锻炼怎么了!”看老妈的样子,她是在极力压制这内心中的慌乱,表现出往日那种在家的霸道,来掩饰心中的那股子不安,虽然嘴里是那么说的,可她还是停下了动作,扭头对吴伟斌说道:“吴教练,今天就到这里吧,都这么长时间了,也该休息一会儿了。”

老爸被老妈呛白之后,讪笑了两声,也没再说话,只能悻悻的邀请吴伟斌做在沙发上,也不再管正在收拾东西的老妈了,他在家里一贯都没有地位,对于老妈在外人面前不给面子,他也早就习惯了。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心中冷笑不止,老妈也太会演戏,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能蒙混过去,但也好在她蒙混过去了,要不我可能更不知道该怎么办。

吴伟斌跟老爸并排坐在沙发上,他端起老爸刚才拿过来的那杯水轻轻抿了一口,然后笑着说道:“老哥平时在哪上班啊?”

老爸对于自己的职业还是很自豪的,他底气充足的回答道:“在中学里教书。”

“很不错啊,辛勤的园丁,我最敬佩您这种人了。”吴伟斌适时的恭维了一句,他还是非常健谈的,于是又接着说道:“不过一看老哥你,就知道平时一定是忙于工作,疏于锻炼吧,您一定要多注意啊,不能为了工作把身体给搞垮了!”

老爸看了看吴伟斌那健壮的身体,显得很是不好意思,他跟吴伟斌比起来,完全就是个健身的反面教材,只得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是啊,平时哪有那个时间啊,教学生教的筋疲力尽,根本就没功夫去锻炼。”

吴伟斌三句话不离他的健身,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估计是想把老爸也拉成他的客户,只听他笑嘻嘻的说道:“那可不行啊,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再忙也要锻炼才行,早晨早起半个小时去跑个步也可以啊,只要让身体活动起来,把身体里的汗水排出来,就一定对身体有好处。”

“那是,那是,我以后的确是该锻炼一下身体了!”老爸笑呵呵的答应了下来,他觉得跟吴伟斌聊的非常投机,于是赶紧接着说道:“吴教练,今天晚上就留在家里吃饭吧,我得向你多请教一下健身方面的问题,要是再不锻炼,我这身体可真要生锈了。”

老妈在旁边正收拾著东西,听到老爸这样说话,顿时身体僵硬了一下,她扭头看了眼吴伟斌,想要说什么,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可看到吴伟斌的眼神,却是生生把要说的话给憋了回去,只能继续收拾起她的东西。

看到这儿,我知道家里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事情了,在旅馆呆的时间也不短了,就把视频给切断,把自己的东西随意收拾了一番,就打算回家,不能老是外面。

快到家的时候,我想看一下吴伟斌从家里离开没有,这家伙我现在看着无比的厌烦,可我知道自己的战斗力,在吴伟斌面前,就如同一只小鸡,他一只手就能把我给打趴下,我对他只能眼不见心不烦。

视频打开之后,我发现吴伟斌正在跟老爸老妈坐在餐桌上吃饭,几个人正在其乐融融的聊著天,老爸果然是在虚心跟吴伟斌请教健身的事情,吴伟斌说的也头头是道,说到高兴的时候,还拿手比划几下,显得他在健身方面十分的专业。

两人之前也不知道在聊什么,只听吴伟斌放下筷子,对着老爸说道:“老哥,这健身可不止能强身健体,好处可是多的很呢。”

老爸听他这样说,顿时来了兴趣,也将筷子放了下来,看着吴伟斌说道:“咦,除了能让身体变好,还能有什么好处啊,真是不知道啊!”

吴伟斌神秘的笑了笑,瞥了一眼正在吃饭的老妈,笑嘻嘻的说道:“老哥,咱们都是男人,那点儿大家都知道的事儿要是不行,可就要苦了自己老婆了,健身不仅能让身体强壮,还能提高自己那方面的能力。”

“真的?”老爸失声叫了出来,他说出口之后,感觉有些不妥,赶忙讪讪的笑了两声,掩饰著说道:“没那么神吧,身体如果好了,那方面的能力肯定不会差,但也没有你说的那么神吧。”

“老哥你还别不信,这都是有科学依据的!”吴伟斌见老爸质疑,连忙露出一丝不屑,他接着说道:“你说说运动员身体,比我们这些人强壮不强壮?”

老爸点了点头,说道:“那这还用说,肯定是强壮了,搞运动的哪有身体差的啊,肯定比我们这些普通人要强上许多。”

吴伟斌见老爸点头赞同,嘿嘿笑了几声,接着说道:“那不就得了,我给你说个数据,你就知道了,咱们开过的那一届奥运会,你知道消耗了多少保险套么?”

没等老爸发问,吴伟斌就接着公布了答案,道:“那一届奥运会一共有一万左右的运动员,17天的赛程中,总共消耗了45万个保险套,这是什么概念,平均一个人一天要用两三个,这只是个平均数,真要是算起来,那些人一天来个七八次跟玩似得,可是每天七八次啊,厉害不厉害!”

老爸听吴伟斌这么解释,眼睛里直接放出了光芒,他整天就是忙于教书,对这方面根本就不知道,吴伟斌的话正好说到了他的痛处,顿时就有些跃跃欲试起来,想要再继续盘问一番。

老妈在一旁听的是面红耳赤,她不住的在往吴伟斌那里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在自己老公面前说这种话,尤其是还刚刚背着老公被吴伟斌操过一次,她只觉得吴伟斌说的那些话,就是在针对自己。

老妈有些听不下去了,用筷子敲了几下餐盘,发出了几下叮叮当当的响声,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对还要发问的老爸说道:“赶紧吃饭,吃着饭还堵不住你那张嘴,有啥问题等吃过饭了再说。”

老爸还是非常惧怕老妈的,听到她的训斥,呵呵的笑了两声,也不敢反驳什么,再次拿起了筷子开始扒拉自己碗中的食物。

我听着视频中他们的对话,恨不得把手机给摔在地上,吴伟斌也太无耻了,把老妈给操了还不够,还在老爸面前说那种话,实在是无耻到了极点,得了便宜还要卖乖,这种行为,让我心里涌出了对他深深的恨意,我没心思再看下去,直接将视频给退了出来,步履蹒跚的朝着家里走去。

走进家门后,他们几个还在吃饭,见我回来,显得并不是很惊讶,我往跟吴伟斌聊的很是投机的老爸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根本没有要理我的意思,我也没工夫搭理他们,至于老妈,我心中恼恨的不能行,吴伟斌像是要跟我说话,我直接把他给无视了,径直走到饭桌前,拿了一副碗筷就开始吃饭。

丝毫不知情的老爸见我模样有些奇怪,他随意问了一句,我看着他也很来气,只是敷衍著答了两句,就埋头吃饭,在外面这一天很是不好受,我吃完饭就打算回自己房间接着睡觉,眼不见心不烦,可是他们不打算让我好好的吃饭。

可能是由于我的到来,打乱了他们的谈兴,自从我坐下之后,老爸倒是安静了不少,就没在说什么话了,可我在老爸去厨房添饭的时候,不经意间却是发现老妈的表情却变得的有些奇怪起来,脸上有微微浮现出些许潮红。

我扫了眼吴伟斌,发现他身体微微的在晃动,似乎在做着什么动作,瞬间我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吴伟斌又在老妈身上动手动脚了,这才让老妈有如此的表现。

我只顾着想老妈跟吴伟斌了,没注意将一根筷子掉在了地上,我连忙弯腰下去捡,却是让我看到了吴伟斌用脚正在挑逗著老妈。

我往老妈裤裆那里扫了一眼,她连内裤都没来的急穿,就这样光着下体就来吃饭了,吴伟斌不断的用脚摩擦她的大腿内侧,都快把脚塞进老妈的肉穴中了,而老妈却明显是动了情,肉穴中又开始潺潺的往外面冒出淫水,快要将她坐的椅子给打湿了。

我只是撇了一眼,并没多看,等我抬起头时,发现吴伟斌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眼神中满是得意,我也没心思再吃下去了,三两口把碗里的饭扒拉完,一头就扎进了自己的房间里,现在我谁也不想理,直接就倒在了自己床上,现在我内心里憋屈的十分厉害,又看见老爸兴高采烈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听着外面的动静像是吃完饭了,吴伟斌却还是没有要滚蛋的意思,老爸去阳台上抽烟去了,而吴伟斌不知要跟老妈说什么,跟着老妈却进了厨房。

他们离的有些远,说话的声音也不大,我不知道吴伟斌正在跟老妈说什么,可是却能看到吴伟斌一只却是按在了老妈的屁股上,来回揉搓著,翘臀被他揉成了各种形状,老妈扭扭捏捏的,始终都没有将吴伟斌的手给甩开。

吴伟斌回头看了一眼,估计是发现厨房这边的动静很难被阳台上的老爸察觉到,他身体直接矮了下去,脑袋直接就钻进了老妈的裙子中,一动一动的,不用想我也知道,吴伟斌这是在舔老妈的肉穴了。

忽然,老爸的声音从阳台上传了过来,只听他说道:“咦,秀萍,阳台上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多水渍啊。”

老妈这会儿正被吴伟斌弄的在兴头上,听到老爸说话,她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看样子是老爸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老妈为了稳住老爸,不让他过来,于是说道:“啊!那……那可能是,我下午浇花的时候,洒上去的吧,你去卫生间拿拖布给清理一下。”

老妈说话的时候,吴伟斌一直都没从她裙子里出来,脑袋始终都在那里面拱著,老妈说完话,知道老爸去卫生间拿拖布了,根本看不到这边,立刻将双手撑在洗碗池边,脑袋微微扬起,任谁都能看出来她这是在享受吴伟斌给她带来的快感。

直到老爸传来在阳台上拖地的声音,老妈放弃了这种享受,屁股来回扭动着,将吴伟斌从她裙子里面甩了出来,看她一脸的满足,估计要不是老爸还在家里,这次不让让吴伟斌再给她弄喷潮,是肯定不会罢休的。

老爸抽完烟又跟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吴伟斌聊了一会儿,我本以为吴伟斌终于要滚蛋了,可突然听到老爸请求吴伟斌在家里教他做几个健身动作,我心中更是恶心的不能行,老妈就是这样被吴伟斌的花言巧语给骗了,老爸这又要步老妈的后尘了。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再次顺着门缝看了出去,老爸这时已经开始在吴伟斌的指导下开始锻炼了,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既因为肌肉的伸展而感到痛苦,又因为开始锻炼而感到兴奋,还因为吴伟斌的恭维而感到满足,殊不知他头顶的云彩绿油油的根本就没办法看,他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老爸那边只顾著锻炼,根本就没有朝我这边看一眼,可吴伟斌却是不经意间朝着我房间门口看了一眼,我的房门虽然只开了一条缝隙,可吴伟斌肯定发现了我在观察他们,吴伟斌对着我向上挑了挑眉毛,明显是在向我示威,可我又怎么样,根本不敢去招惹他。

老妈这个时候也在外面坐着,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仍旧能笑嘻嘻的看着两个操过她的男人,她已经完全没有了羞耻心,我甚至看到吴伟斌在老爸不注意的时候,还会偷偷在老妈的奶子抓上那么一下,老妈只是给他抛了个媚眼,根本就没有一点担心的模样。

老爸锻炼了一会儿,估计是撑不下去了,他歪倒在地上,喘了几口粗气,这才说道:“哎呀,看来我真是不行啊,这才多长时间啊,就感觉弄不动了。”

吴伟斌赶紧把咸猪手从老妈身上拿开,面色如常的鼓励著老爸,说道:“刚开始就是这样,锻炼这个事情,就是贵在坚持,你看萍姐,这段时间可比刚开始的时候强多了啊。”

听着老妈也附和了一句,老爸赞同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嗯,就是,真的要持之以恒才行,吴教练啊,以后你可是要长来我家,我这点能耐还是要靠你多指导才行。”

吴伟斌笑呵呵的答应道:“那肯定没问题啊,我指导萍姐的时候,带上您一起就行了,这有什么难的,行吧,今天就到这里了,天色也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说完,吴伟斌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了过去,老爸赶紧起身去送他,老爸高兴的不能行,连连对吴伟斌道著谢。

我知道老爸高兴的原因,无非就是觉得自己省下了一笔教练费,能平白无故的沾上了便宜,可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便宜好占,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的代价就是老妈,就这三两句话,把吴伟斌这条饿狼给彻彻底底的给召到了家里面。

吴伟斌离开后,老爸的兴头依旧没有过去,还在那里比划著那些健身动作,惹的老妈直翻白眼,老爸却是无动于衷,我对他深深的感到悲哀,他也是无药可救了,即便是不知道老妈跟吴伟斌的事情,也不能让一个陌生男人能随意出入自己的家门,他就一丁点不怕老妈被别的男人给勾引上,尤其是吴伟斌这种强壮的男人,他的内心中就没有一点担心,还独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未完待续】

第二季(第七章)

经吴伟斌的蛊惑之下,老爸算是彻底迷上了健身,他在学校不知道怎么样,反正在家里总是会时不时的做一些健身动作,尤其是赶上吴伟斌来家里的时候,他更是兴奋的不能行,比老妈连的都起劲儿。

可老爸不知道的是,吴伟斌不光是他在家的时候来,他不在家的时候,来的是更勤,几乎是把这里当成他自己家了,晚上跟老妈弄的晚了,直接就在家里过夜,根本不会顾及老爸会不会突然回家,好像他成了这个家的男主人,老爸倒是像个外人似得。

对于吴伟斌的这种行为,我心中除了愤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更不敢让老爸知道,每天晚上听着老妈被吴伟斌操的哇哇直叫,我心中就更加的愤怒,更恨老爸不中用,连老妈都满足不了,还要让她去找别的野男人。

吴伟斌这天晚上又来到家里面,吃完饭,他跟老妈早早的就去了卧室,我们现在几乎形成了默契,吴伟斌根本不会在意我在不在家,只是操老妈的时候,还会稍稍躲避一下我,算是给我留了一丝的颜面。

临睡前,我出来上厕所时,发现老妈的手机还在茶几上放着,上面突然亮了一下,我有些好奇是谁在跟老妈联系,老妈手机密码我是知道的,打开之后,直接就是一条银行转账的信息,而收款人赫然写着吴伟斌。

看到这里,我隐隐感到有些不妙,即便是老妈给吴伟斌那边交学费,也用不了这么多,有好几万的转账,我将所有转账信息给调了出来,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就在这段时间,前后给吴伟斌转了有好几笔,这几笔钱加起来都有几十万了。

我心中很是纳闷,老妈为啥会给吴伟斌转这么多的钱,老妈这段时间跟吴伟斌走的这么近,也不知道她跟吴伟斌又有了什么其他交易。

正想着,老妈房间里再次传出来操逼的声音,我知道他俩又开始,这一晚上非得折腾好几次才行,老妈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竟然让我听的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下身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其实不只这一次,每次我见到老妈被别的男人操的时候,下身都会变硬,只是有时会出于愤怒,会忽略自己的感受。

可是今天晚上,虽然我对吴伟斌依旧满是愤怒,但怒火中却夹杂了些许兴奋,吴伟斌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强壮了,比之前操过老妈的所有男人都要强壮,老妈在他面前如同一只玩物,任由著吴伟斌将老妈折腾成各种样子,这也是我感觉到兴奋的原因。

父母房间的房门并没有完全关上,有可能是吴伟斌故意为之,我也没有细想,装作去上厕所的样子,偷偷开始观察起房间里两人操逼的情形。

吴伟斌正压在老妈的身上,用他强壮有力的身躯一下一下的砸著老妈的身体,粗壮的鸡巴坚挺的十分厉害,身体每砸一下,鸡巴都能连根没入老妈的肉穴之中,总能从肉穴中挤出些许汁液。

我看着老妈两条腿高高翘起,并且叉的很开,能方便吴伟斌的鸡巴在她肉穴中进出,经过吴伟斌这段时间的调教,老妈两腿都快要成一字马的形状了。

不知不觉间,我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裤里,我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握住了自己的鸡巴,我看着吴伟斌在老妈身体上卖力的耕耘著,却是变得更加的兴奋,在内裤里的那只手来回晃动的更加剧烈起来。

此刻我脑海里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总觉得眼前的一幕让我感到兴奋,尤其是老妈被吴伟斌狠狠的砸到时,那粗重的呼吸声,那婉转的呻吟声,让我只觉的身体内的血液向外面翻滚,内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激动。

我仰起头,闭上眼睛,悄悄的退进了厕所里,我却没有注意到,就在我刚刚退进厕所之后,吴伟斌却是扭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脸上浮现出邪恶的笑容,老妈却是依旧仰躺在窗扇个,任由吴伟斌在她身上撞击著,继续享受着吴伟斌鸡巴给她带来的快感。

我也不知怎么的,今天晚上就是特别的兴奋,刚刚退进厕所,一股爽快的感觉传到了鸡巴上,在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我竟然自己弄了出来,弄的内裤里面到处都是。

看着自己内裤里满是狼藉,那种自赎后的罪恶感立刻就升了出来,我很是后悔不该看着老妈的裸替做这种事儿,这不该是我这个做儿子应该做的事儿。

我正懊悔著,打算回房间里换条内裤,可开门后迎面就撞上了吴伟斌,这个家伙看到我之后,也不往厕所里面进,笑嘻嘻的在看着我,他胯下的那根鸡巴还没有软下去,显然只是跟老妈干到了一半,就过来了。

我抬头看了吴伟斌一眼,他这个样子让我十分的不舒服,他鸡巴上还粘著老妈肉穴里流出来的粘液,亮晶晶的,跳动的十分厉害,我不想多搭理他,他跟老妈的事情我也没办法多管,只得侧了下身体,想从他旁边绕过去,可是吴伟斌却是伸手拦住了我的去路。

“怎么,看完活春宫,这么快就想溜了?”吴伟斌脸上的笑容很贱,贱的让我只想一巴掌抽上去,可是我却不敢,我没说话,只听他又接着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我把你妈操的特别爽,是不是看着你妈的那股骚样,也开始兴奋了?”

听到吴伟斌的话,我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刚才我在厕所里,脑海中的确是浮现出了老妈的样子,老妈那硕大无比的奶子,那肉乎乎的身体,还有那湿淋淋的肉穴,这才让我这么快的射了出来。

“嘿嘿!说到你心里去了吧,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呗,又没有人拦你。”吴伟斌拍了拍我的肩膀,再次凑到我跟前小声说道:“就算是想操也没关系啊,你妈这会儿已经被我操的迷糊了,根本分不清究竟是谁再操她,你直接上就是了。”

“不,不行,我跟我妈怎么能做那种事儿,那可是我妈啊!”听到吴伟斌的话,我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可内心中却是又一丝隐隐的期待生了出来,我知道这种期待是什么,赶紧把这丝期待按灭在萌芽之中。

“少在这儿给我装清纯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在厕所里都干什么了,你裤衩这会儿都湿透了吧,都开始往外渗水了。”说完,吴伟斌指着我裤裆的位置,哈哈的大笑了出来。

我低头看了一眼,刚才射过精之后,里面的东西已经投过内裤渗了出来,让吴伟斌看了笑话,我羞愧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而这个时候,老妈的呻吟声又从卧室里传了出来,不知道吴伟斌在怎么折腾她的,这会儿老妈的吟叫声中,不仅兴奋还透著几分凄惨。

我被吴伟斌奚落的有些无地自容,只得软弱无力的辩解著道:“没,没有啊,这是刚才上厕所时不小心滴上去的。”

我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是谁也骗不了的,吴伟斌并没有揪著不放,他揽着我的肩膀,硬是将我拉到了老妈的房间门口,挤眉弄眼的对我说道:“上不上就看你了,你看看你妈叫的有多兴奋,只等着你这个做儿子的用鸡巴操她呢。”

被吴伟斌强拉了过去,我根本就反抗不了,只能把脑袋扭到一旁,尽量不去看老妈的样子,可无论怎么躲避,老妈躺在床上浪荡的模样,却是钻进了我的眼睛里,不想看都不行。

老妈这个时候双眼被蒙着,手脚被绑在床的四角,下体被一根粗大的跳蛋塞得满满的,淫液止不住地流,嘴里还不住地发出呻吟声,之前虽然也看过老妈被别的男人操,但她这种样子还真是第一次见,跟她平日里端庄的模样简直就是两个人。

吴伟斌不再理会我,而是径直走到了老妈跟前,用手将老妈的肉穴给撑开,里面那个跳蛋朝着外面挤出来了一点儿,可是出来更多的却是老妈肉穴中的淫水,大股大股的往外面冒着,那个跳蛋依旧在不断的震动着,将老妈的肉穴口撑的很大,要不是吴伟斌又将那个跳蛋朝里面按了一下,非要滑落出来不可。

老妈的淫叫声是越来越欢快,尤其是跳蛋再次塞进她肉穴中的时候,她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我觉得老妈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对劲,平日里就算是再放纵,也不可能被吴伟斌操成了这种模样,吴伟斌有给老妈下药的前科,我估计这次吴伟斌肯定又是给老妈下了药。

我不忍心再继续这么看下去了,转身想要离开,可是吴伟斌突然再次调快了跳蛋的震动频率,老妈的叫声已经开始有些沙哑了,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如果任由吴伟斌这么玩下去,老妈非得被他玩坏不可。

“跑什么啊,快过来操啊,你看你鸡巴不是又硬了么!别在那里装了!”吴伟斌笑着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去老妈身边。

吴伟斌说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顾忌在旁边的老妈,这就更加坚定了我的判断,吴伟斌肯定是给老妈下了要,要不是老妈连反对一下都没有,她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了自主意识,完全是靠着肉欲的本能而清醒著,不论这个时候谁去操她,她都会欢快的接受下来。

我实在是不忍心吴伟斌这样折磨老妈,又怕吴伟斌将老妈玩坏,只得慢慢的走进了房间,我朝着老妈脸上看了一眼,发现她脸色潮红,身体不住的在扭动,胸前的两只硕大的乳房在左右跳动着,显得极其有韵律。

“只看着多不过瘾,摸摸看,看你妈有多骚!”吴伟斌嘻嘻笑着,揽着我的脑袋,要把我的脸往老妈肉穴那里按。

我赶紧用手撑住,一只手撑在了床上,另外一只手却是按在了老妈的大腿内侧,就差那么一丝就能摸到老妈的肉穴上,吴伟斌见我已经开始上手,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这让我才感觉到轻松不少。

我抚摸著老妈大腿内侧柔软的皮肤,滚烫的温度从她皮肤上传了过来,那里已经是黏糊糊的了,她肉穴中已经不知道喷了几次潮,屁股下面全都是湿漉漉的一片。

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老妈的肉穴,眼睛盯在上面久久都不愿意离开,老妈的阴毛很是齐整,不知道是不是她特意修整过,看起来十分的漂亮,两片小阴唇颜色虽然有些深,但并不黑,估计平时也没少去做保养,肉穴里面由于那个跳蛋在不断的震动,许多嫩肉从里面向外面翻了出来,鲜红的嫩肉看起来十分的诱人可口。

我不忍心让跳蛋继续在老妈肉穴中跳动,老妈身体不住颤抖的样子,让我看得很是心疼,我把手向前探了探,摸到了老妈薄薄的小阴唇,可这时却无心把玩,拉扯著那只跳蛋在肉穴口的一截细绳,直接将跳蛋给扯了出来。

身体突然空了下来,老妈也不再扭动身体,却是还在不住的大口喘著粗气,显然刚才跳蛋的刺激让她的消耗十分大,可没过多大一会儿,老妈却又开始扭动身体了,从她肉穴中开始往外面不断流出淫液,而老妈嘴里却在不断的呼喊著:“快,快点插进来啊,下面,下面难受死了。”

吴伟斌听到老的话哈哈大笑出来,对着我说道:“上呀,你妈不是让你快点操她么,你把跳蛋都取出来了,忍心让你妈一直这样难受下去?”

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我取跳蛋的时候吴伟斌没有丝毫的阻止,原来他早就料到老妈会有这种反应,可是我却不敢上去,面前的女人可是我的老妈,虽然她现在神智并不清晰,但我却不能做出有违伦理的事情来。

吴伟斌见我不动弹,嘿嘿笑了两声,将扔在一旁的跳蛋又捡了起来,将档位开到了最大,只听见跳蛋传出来一阵嗡嗡的响声,吴伟斌将还在震动着的跳蛋凑到老妈的肉豆豆上,老妈阴蒂那里立刻就剧烈的颤抖起来。

“啊!不行,不行!我受不了啊!”老妈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来回躲避著,想要让自己的阴蒂远离那只跳蛋,可吴伟斌却不放过她,无论她是怎样的扭动,跳蛋始终都在老妈的阴蒂上震动,让老妈肉穴口那里的淫液流的愈发汹涌起来。

吴伟斌却是不罢休,另一只手捏住了老妈的奶头,不断的向下扯著,我看着都觉得生疼,老妈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样的感受,只听她再次的惨呼道:“不要,不要这样了,快点,快点来操我啊,我要鸡巴来操我。”

吴伟斌看着我,甩了下脑袋,示意我快点上去,其实听着老妈不断的惨呼,嘴里叫喊著淫言浪语,我也开始变得有些兴奋起来,最初的那种想要拯救老妈的想法,开始变得有些淡了,我试探著伸出头,抚在老妈另外一边的乳房上,这两只乳房被许多男人玩弄过,我长大之后,这还是第一次玩弄,这种单手掌控不住的感觉,的确能让正常男人对老妈生出极大的征服欲。

吴伟斌见我已经上手,却是不在折磨老妈了,在我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吴伟斌悄悄的掏出手机,放在了一处不显眼的位置上,不要说这会儿我没有注意到,就算看到了,我也不会多说什么,老妈的这具身躯的确是太过吸引我,让我内心中对她生出了要操她的欲望。

对于老妈,我并没有如同吴伟斌那样肆无忌惮,我总是小心翼翼的在抚摸著老妈的每一寸肌肤,从她乳房上,慢慢的抚摸到小腹,再向下就到了那个生出我的地方,现在那个地方早已经是凌乱不堪,被她体内淌出的液体糊的到处都是。

刚才取出跳蛋的时候,我只是触碰了一下老妈的肉穴口一下,并没有过多的停留,而这一次,却是完全不同,我用指缝夹着老妈的两片小阴唇,来回滑动着,感受着老妈肉穴里的滑腻。

我又将手指按在老妈早已经肿胀不堪的肉豆豆上面,每按一次,老妈的身体都会颤抖一次,被我这样捉弄了几下,老妈沙哑着声音,再次带着哭腔说道:“快,快点操我啊,再不操我,我就要死了。”

吴伟斌抱着胳膊笑眯眯的在一旁看着,听到了老妈的话,他再次对我说道:“上啊,你妈这会儿根本不知道是谁在操她,今晚过后,你不说谁能知道。”

听吴伟斌这样说,我也是丧失了自己的判断力,主要还是老妈的身体太过诱人,怪不得那些男人得到老妈之后,都是爱不释手,这具身体让我也是想入非非。

我不再犹豫,三两下就将自己给脱了个精光,我的鸡巴根吴伟斌比起来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这会儿我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只想着把老妈给操过了再说。

当我爬上床,来到了老妈身前,双手支撑在床面上,与老妈脸对脸的时候,我大脑中突然一片空白,然后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老妈往日那副严厉的模样,想起她训斥我的情景,就在这一刻,我对老妈的欲望瞬间就烟消云散,鸡巴如同阳痿了似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了回去。

吴伟斌本来还在兴致勃勃的看着,期待着我和老妈的乱伦的那一刻,可是就在最关键的时候,我突然软掉了,吴伟斌的脸色瞬间就耷拉下来,他一把将我推开,怒道:“没用的东西,滚一边儿去,看我是怎么操你妈的!”

我被吴伟斌推的一个趔趄,直接摔下了床,我心中满是委屈,身体上传来一阵疼痛感,这才让我彻底的清醒过来,刚才我竟然对老妈产生了乱伦的想法,我感到十分的自责,虽然之前我看老妈被别人操的时候也会兴奋,但是从未想过自己去操老妈,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就失了神,竟然会有那种想法。

吴伟斌这个时候已经将他粗壮有力的鸡巴塞进了老妈的肉穴中,终于得到满足的老妈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嘴里发出欢快的呻吟声,两人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操你妈,你妈的逼里好热啊,你这个绿毛龟儿子享受不到这么爽的肉逼了。”吴伟斌的身体素质极好,每抽送一次,都能将鸡巴挺到老妈肉穴的最深处,而就在这个时候,老妈的呻吟声也格外的悦耳。

操到高兴的时候,吴伟斌将捆住老妈手脚的绳子解开,抱着老妈的屁股直接在我面前弄了起来,我心中悔恨不已,双眼发直的看着老妈与吴伟斌生殖器的交合处,脑子里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吴伟斌嘴里不断的在叫骂着“操你妈”,我知道这是他故意在说给我听的,可他现在不正是在操我妈么,我还能怎么回应。

也许是在我面前操老妈,吴伟斌感到格外的兴奋,也可能是之前的激战让他已经快要到临界点了,抱着老妈操了一阵儿之后,浓稠的精液从吴伟斌的鸡巴里冒了出来,都打在了老妈的肉穴里面。

吴伟斌将老妈扔到床上,那些精液顺着老妈肉穴口就那样缓缓的流淌了出来,这已经不知道是我第几次看到这种场景了,现在的我已经开始有些麻木。

吴伟斌却是自顾自的将摆放在一旁的手机给取了过来,他嘿嘿的看了我一眼,对着我晃了两下手机,我这才明白过来,之前的事情全都被吴伟斌给录了下来,不过好在我并没有跟老妈突破那最后一道防线,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觉得手脚冰凉。

想要去将吴伟斌的手机给抢夺过来,可我知道就算是自己那么去做了,也是徒劳的,我根本没办法从他手里抢过任何东西,只得看着他穿好衣服,从我家离开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