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凰殇 (27) 作者:凤求凰

. 【祭凰殇】

作者:小惠的故事(凤求凰)1/4/202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27

-27-2017年2月 “菡菡,我下班了,现在已经快到楼下了,你衣服换好,咱们就过去。”

“你不用上来了,我换好了,这就下楼。”

计程车拐进我们小区,远远看到,妻正在楼门口站着,外面套著一身白色长款羽绒服围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脚,踩着一双吊带高跟鞋,走进我发现,妻竟然是光着脚穿的高跟鞋,这大冬天的,难道不冷吗?看来妻虽嘴上不说,心里还是重视今天这场活动的,毕竟是要见和自己发生性关系的男人,从女性本能的虚荣心上讲,都想让对面雄性留下好印象,欣赏自己的美貌。

我打开车门,妻急忙坐进来。

“好冷啊。”

“你这身羽绒服不是大鹅么,很保暖的,你还冷。”

“那也冷啊,师傅暖气开大点。”

妻坐下后,一截小腿顺着羽绒服的下摆缝隙露了出来,依旧是光熘熘的,我一看,心想妻这次是穿的裙子啊,看来有精心打扮一番,不过也不像,看妻的脸,明显只稍微花了点澹妆,弄得我一头雾水。

“两位咱们去哪?”

“XX废品收购站,在城区西边。”

“哦哦,我知道那个地方,你们要去卖废品吗?怎么没拿东西啊。”

“啊……不是不是,我们是有朋友在那边,过去看看。”

司机师傅这句话问的,突然让我和妻都很尴尬,卖废品?他要是真的知道我们做什么去,就知道这句话说的有多么不合适了。

刁叔这边的地暖烧的很旺,虽然南方普遍是不装暖气的,比如我们住的那栋房子就是只有空调没有暖气,妻抱怨这个抱怨了半天,但是刁叔这个是自己盖的,所以就自己装了一套,屋子里面非常暖和,光脚踩在地上,都能感到地面热热的。

“小菡,小孙来了啊,先喝点酒吗?”

“不用了,刁叔,我和小菡都不怎么能喝。”

“那咱们就开始?”

“你……你洗澡了吗?”

妻听到刁叔说要开始后,急忙问了一句。

“早洗完了,小孙都跟我说了,让我提前洗好。”

妻看了我一眼,弄得我有点不知所措,好像是责怪我通知别的男人提前准备好怎么玩你老婆一样,我躲过妻的目光。

“那菡菡,你和刁叔就开始吧。”

“嗯。”

妻回应了一声,一手捏住羽绒服的领结,一手捏住拉锁拉了下去,羽绒服很长,弯下腰又拉了几次。

整个过程妻一直是侧对着我的,所以里面穿了什么我一点也看不到,反倒是在妻正面站着的刁叔不停的往里面看,眼睛都要掉进去了。

当妻把羽绒服脱下,挂在床边衣架上的时候,我惊呆了,妻里面竟然只穿了一身平时在家穿的真丝吊带睡衣,我说刚才看妻怎么光脚穿高跟鞋,露出的小腿也是一丝不挂,她里面穿着这件睡衣,怎么又可能穿一条裤子呢?妻这次是怎么回事,穿成这样外面裹一件羽绒服就出来了?那妻穿内衣了吗?难不成真空?在我的怀疑下,妻已经把那件吊带睡衣脱了下来,挂在了羽绒服旁边,然后就在我和刁叔面前,继续脱下了胸罩、内裤,依次迭好放到桌子上,现在的妻已经是一丝不挂。

我吃惊的看着妻,反而这时候刁叔感觉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笑眯眯的看着妻动作。

妻这时候半蹲下去,解开高跟鞋的系带,再次站直身子,玉足轻易的就从鞋里面迈了出来,在我和刁叔面前,弯下腰,双手撑住床边,两腿先后搭上床,菊花和小穴由于两腿运动的拉扯,微微变着形,很快,妻就爬了上去,慢慢转身,平躺在床上,老旧的铁架床随着妻的动作吱吱扭扭作响。

刁叔在妻往床上爬的时候就已经脱好了衣服,妻刚一躺好,自己就接着上了床,趴到了妻的身上,在脸上胡乱一顿乱亲,不知道留了多少口水在上面。

看着妻的嘴唇,刁叔把自己的嘴唇也贴了上去,不过这时候妻的嘴还并没有张开,随着刁叔把一只手伸到了妻的两腿之间,往里面轻轻一扣,好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妻的双唇顿时张开,迎接刁叔舌头的侵入。

除了妻的嘴唇,双乳自然也在刁叔的掌握之中,一只乳房上这时候已经满是亮晶晶的口水,自然这口水是刁叔的,没等我看清楚,这只沾满口水的乳房就被刁叔一直手按了下去,另一只乳房乳肉正不停的往刁叔的嘴里钻,刁叔这时候正使出吃奶的劲,好像要把妻的整只乳房吸进去一样。

“痛……痛……别咬……”

让妻连续吃痛了几个回合后,刁叔直接把妻的双腿分开,自己跪在妻的下体位置。

“呵—呸——”

刁叔的动作吓我一跳,他竟然在妻的小穴上吐了一口口水,然后马上用手涂抹,把自己的口水涂遍了妻的穴口,他这是把自己的口水当做润滑剂了吗?这多脏啊!而且我看妻的下体分明已经分泌出很多淫水了,完全不需要刁叔再来一次这个。

妻这时候厌恶的皱了皱眉,把脸转向对着墙的里侧,没有说什么,继续分开着双腿。

“嘶——嗯——”

随着妻本能的声音发了出来,刁叔这时候已经插入妻的阴道了,全身正趴在妻的身上,屁股往前一拱一拱的,慢慢悠悠的做着活塞运动,力度和幅度远不如老宋,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上次刁叔调教那个女m时候戴的那个狼牙棒,刁叔这次难道会用吗?那妻受不受得了!对了,他都没戴套!刁叔也没问要不要戴,妻也没说用不用戴,那现在这样,两个人都是已经默认可以不戴套了吗?虽然刁叔的身体健康我之前了解过,并没有什么问题。

看着两个人在床上的性交,我这时候反而有点不知道待在哪里,在这个房间里,我好像就是一个多余的人,随后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对面,刁叔也不换姿势,就用这一个男上女下的普通体位,一直拱了七八分钟左右,突然下体顶住妻的下体不动,眼前的画面静止了几秒,刁叔往后退了几步,已经软了的阴茎在妻的阴道中抽了出来,看着妻的下体,刁叔嘀咕了一句。

“还真是这样。”

我看过去,流出小穴的精液只有一滴,剩下的应该都在里面吧,刁叔那句话的意思,应该是说的我之前和他提到过,妻的阴道会储精这事,不过自然妻是听不懂刁叔为什么这么说的。

“那个小菡,不好意思啊,你一会儿吃下事后药,我这岁数不好忍,不像他们年轻人控制的那么好。”

刁叔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压根没有跟妻说过刁叔的健康问题,而且刁叔也不知道妻用的是皮埋避孕。

“不用,菡菡她是有皮埋避孕的,不用吃那个,而且菡菡,刁叔健康没问题,我之前了解过。”

“避孕了啊,那就好。”

刁叔听到后感觉比较惊讶,反而妻听完什么反应也没有,从床上起来,拿了卫生纸擦了擦自己的下体,把内衣和睡衣也都穿好。

“菡菡,你这是?”

“毅哥,我们不走吗?”

“啊?”

没想到这刚一次,妻就要走,难道是刁叔没满足妻,她不高兴了?还是什么原因?“菡菡,你不洗下澡吗?刚做完……”

一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我随便找了一个话题问了妻。

“不了,回去洗吧。”

“回去还要一段时间,那个在里面没关系吗?”

“还是回去洗吧,这里的水不够热。”

“那行吧……”

“小孙,那你们就先走,小菡这刚来玩第一次,害羞正常。”

刁叔看妻这么说,急忙来打圆场,这时妻已经把高跟鞋和羽绒服都穿上了,我也不好说什么。

“那刁叔,我们就先走了。”

“行,路上慢点,小菡下次来我就能换个新的热水器了,没注意到你喜欢水温高。”

“刁叔打扰了。”

想不到妻临出门前还礼貌性的打了句招呼,回去的路上由于有计程车司机在,我也不好问什么,刚一到家,我就急迫的问了起来。

“菡菡,今天是不行吗?哪不满意了?”

“啊?毅哥,你怎么这么问。”

“我看你刚一次就走了,而且刁叔时间也就六七分钟就射了,阴茎也不大,我看你也不是很性奋啊。”

“没有的……挺好的,你别乱想了。”

“好吗?那你怎么一次就走了,我以为咱们得在那边起码玩一晚上啊。”

“你别误会嘛,我觉得挺好的,而且开始我就打算只做一次就得了,之前那样……之前那样太频繁了,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去一次,一次几分钟就回来。”

“那你能满足?”

“我想要的满足也不是和以前那种一样啊,从刁叔那里回来,晚上还能陪你,挺好的,而且刁叔岁数那么大,做多了也不好嘛,你能不能别问了。”

妻刚才的样子,连性起的状态都没有进入,乳头和叫床声不仅没变化,连汗都没出,之前和老宋做的时候,性起的状态下不光乳头和叫声变化,全身都会泛起潮红,还会浑身冒汗,而且小穴的水也会狂流不止,这次除了小穴的水还算正常流,不过远没有性起流的多,其他的没有任何变化。

“好吧,我就是希望你能满足嘛。”

“知道了。”

“对了,菡菡,你这次怎么里面没穿衣服啊?”

“我穿的睡衣啊?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就是想反正到那也是脱光了,不如直接穿方便脱的,而且我自己脱,衣服什么的还能放好,不然让刁叔瞎弄,把衣服弄得都是褶子不说,内衣再弄坏了,那个宋都不知道扯坏我多少件内衣了。”

听妻这么说,提前把自己洗干净,裹到羽绒服里再送到刁叔那,我突然想到了古代妃子提前沐浴,然后由太监拿被子裹好,搬到皇上床边,妃子自己出来爬到床上,供皇上淫乐,和妻今天好像。

“想什么呢?我先去洗澡了。”

周六周日两天,妻就是在家看看电视,刁叔也没提这两天再过去一趟,感觉三个人里就我一个着急的,转念一想,我又着什么急呢?着急把自己老婆送出去给别人操?我也是服了自己了,想不到现在对淫妻这事变得这么迫不及待,其实仔细想一想,与其说那几分钟妻没有得到满足,更像是我没有看过瘾一样,想想之前看小说里面的情节那么刺激,女主角两三个月就变得那么沉沦,怎么放到自己这,进度就那么慢呢?妻都已经被老宋调教那么久了,到现在还是对这事不大感冒,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小说太夸张,还是老宋的水平不行,还是妻自控力比较强?这两天上班的时候,也一直在想着这事,如果刁叔性能力不行的话,那么以后可咋办,妻已经被老宋那种能力的伺候惯了,突然换成刁叔这样的肯定不满意,那天做完就要走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我自己心里的淫妻欲也完全得不到哦满足啊。

“小孙,晚上下班来我这一趟再回去?”

“什么事啊,刁叔。”

“没事,过来聊聊。”

“好。”

“菡菡,晚上加会儿班,晚点回去。”

“知道了。”

不知道刁叔要说什么事,下了班急急忙忙赶了过去,刁叔见到我直接把我带到了他那台电脑前,播放了两个视频给我看,都只有几秒钟,展示的内容也很简单,第一个是刁叔在街上楼了一个女人的腰,女人害羞的马上躲开了。

第二个场景一样,也是一个男人在街上搂了一个女人的腰一下,女人也害羞的躲开。

不同的是两个短片中的男人一个是刁叔,一个人我不认识。

相同的是,视频中的女人都是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很眼熟。

“刁叔,这个是你那个m小楚?”

“对,还看出什么来了吗?”

“两个男人不一样,那个人是?”

“那我也不卖关子了,我搂她那个视频,是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我试着搂了她的腰一下。”

“那时候她还很害羞呢。”

“是啊,不过现在你也看过她什么样子了。”

听到刁叔这么说,我顿时又想到了之前见到小楚的几次,与视频中的那个女人已经完全联想不到是一个人了,现在的她,比妓女还要放得开,顶多就算个刁叔的母狗,不对,比狗还要听话。

“对,刁叔,现在她感觉没什么底线了。”

“这就是调教,不断让她在你面前突破一层又一层的底线,做一个比一个没有尊严的事,不断突破尺度,把最羞耻无比的一幕暴露在你面前,那时候那个女的就会想,既然自己这么低贱这么没有尊严的样子都被你看到了,那还有什么不能让你看的呢?”

“什么意思?”

“这就是调教成功了,让这个女人完全在一个人的面前放开,变得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考虑其他的方面。”

“确实是这样,最没底线的事都做了,那其他的什么事也无所谓了,不过,刁叔,您今天是教我怎么调教的吗?”

“算是,也不完全是,小菡你觉得她有没有过突破底线的时候?”

“当然有啊,开始跟之前那个单男做的时候,就像个充气娃娃一样,后来身体反应也越来越大,最后也让那个男的吻了,还让阴茎插自己嘴里,不过依旧从不主动。”

“嘴被插了一次,后面再插也就简单了。”

听到刁叔这么说,事实也确实是这样,以后老宋再要求插嘴的时候,妻基本都是配合把嘴张开了,但是我又想到为什么我要求妻口交的时候就不行了呢?“不过也不完全,我也让菡菡给我口过,她就说不愿意,说是不舒服什么的。”

“小孙啊,小菡说什么理由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没放开。”

“你不是说插了一次之后,后面就很顺利了吗?”

“那你插过小菡的嘴一次吗?”

刁叔这个问题直接把我问的哑口无言,是啊,我一次都没插过。

“没有。”

“这就对了,让她放下底线的人不是你,是另外一个人,所以她在你面前,还是和之前一样,再加上她的身份,是你的老婆,她内心死死地认定的是要维持自己在你面前的形象,所以才会不同意。”

“那最近这几个月,我想跟她做爱,她也是基本直接就给我手出来了。”

“手?你没插?你要求插入了吗?”

“我也没明说,之前都是能进展到插入的情况,有时候自然而然就进去了,最近几个月都是感觉她压根就没往那个方面想,直接就是给我打出来。”

“这个我觉得倒是和放不放的开没多大关系,其实是她也难受,你想,你插进去又没几下就射了,她反而被撩的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这样没经历过那个单男的时候还好,经历过之后,那种欲仙欲死的体验她体验过了,然后现在你又给不了她,她内心可能就抵触了,也就是她避免再次进入到那种想要性交的状态,毕竟对女人来说,进入那种状态,但是又得不到满足,是很痛苦的,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潜意识本能就去避免,可能小菡自己都没意识到。”

“哎,也是难为她了,所以我才想找个男人满足她。”

“刚才第二个视频没看出什么不同吗?”

“没看出什么来啊。”

“那个女人不觉得岁数更大了么,更像是现在的样子。”

刁叔一句话点醒了我,我一直觉得有些不一样,但是又看不出什么,听到刁叔这么说,我才一下子明白过来,第二个视频那个小楚,明显变得更成熟些。

“对啊,你这一说,我才想到。”

“旁边的男人是他老公,他们去逛街的时候,我偷偷拍的,没看出什么问题吗?”

“刁叔,您想说什么就说吧,别跟挤牙膏一样。”

“哈哈,好,你就没想过,她在我这已经跟个母狗一样了,为什么跟他自己老公逛街的时候,被搂腰的话,还会不好意思的躲开,跟几年前一点变化都没有。”

“什么意思?”

“因为她在她老公面前,没有突破过任何尺度啊,想明白了么,现在还觉得小菡的举动奇怪吗?”

想不到还有这么一层,我之前完全没有考虑过,一直奇怪的就是妻在对别人和对我的反常表现,不过从来没有想通过,今天被刁叔这么一说,心里的一直纠结的点,突然就好像解开了,不过却又结上了更大的节。

“那如果是这样,说明以后菡菡在我面前永远是和最开始的时候一样了,只有在其他男人面前才会表现的更放开?”

“很可能会是这样,当然也不排除她习惯了后,在你面前也会慢慢放开,你之前也跟我聊过这个话题,当时我并不能给你太准确的答案,直到头几天体验过真人后,我才确定,她是那种在自己老公面前一定要维持完美人妻形象的女人。”

“完美人妻形象?那她会答应我找单男?”

“答应你找单男性交,也是完美人妻形象中的一个要求啊,小菡的骨子里那种传统女人出嫁从夫的性子你难道没发觉吗?”

刁叔通过短暂的和妻接触,就把妻的性格摸得一清二楚,而妻的性格,其实我内心一直是清楚的,只不过没想到妻竟然一直这么坚持,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句古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许人的性格认知,是真的很难影响的。

“刁叔,那以后她怎么办呢?”

“这得问你啊,你希望她什么样子?那天晚上,她明显没放开在绷着自己不是吗?”

“我本意是希望她能放开点,好好享受性爱,毕竟我这边不行,但是没想到这都一年了,虽然和之前的男的做的时候,身体反应也算是强烈,但是那只是生理上控制不了的,她精神上其实一直死死的绷着。”

“其实你不跟着她,她反而能不顾虑什么,好好享受。”

“可是……”

不跟着?那妻在刁叔这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想想那个小楚,这会是我希望看到的妻的样子吗?如果真的变成小楚那样,那我和妻以后的关系还会和今天一样吗?那我们的婚姻呢?“我知道你顾虑什么,你是想她放开,但是又怕她最后真的变得和一条母狗一样。”

“是。”

“其实,这个得看她。”

“看菡菡?”

“我调教一个人,从来不会要求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我做的永远都是引导,所以一个女人能最终到什么地步,还是看她自己骨子里接受到什么地步,或者说明白点,就是她对这种事情的喜好能到什么地步,像小楚,对这事的底线就比较低,所以她能到今天这样,享受这件事的同时还能和自己老公恩恩爱爱的生活,如果她压根就打心底里不能接受这么低的尺度,那我还硬逼她,你觉得她还会享受吗?那我这边不就成集中营了,小楚最后估计也会疯的。”

“刁叔,你是说小楚她本来就喜欢这些。”

“对,只是她没放开而已,或者说还没有对自己的真实想法有清楚的认知,按照我的理解,一个S永远是去引导m,而不是去强迫m。所以小菡也一样,虽然她不是来给我当m的,但是在性上我肯定会去引导她,你担心她会和小楚一样,其实这个是不确定的,也许小菡的内心所想,也就是和你一样,享受性爱,那么我能引导调教的,也就是到这一个程度罢了,再深的,那么她会从心底里反抗,再继续调教就是注定失败的。”

“所以还是看菡菡内心了。”

“对的,你不知道她的内心吗?”

“不知道。”

“那你是怎么想呢?”

“其实,我倒是希望她能放开,或者说淫荡些,能和其他男人享受性,哪怕进行3P,甚至人数再多些……”

“那还是要看她了,调教嘛,就是让她把心底那一面放出来,如果不遵从小菡的内心,把她心底一面勾出来,她来我这,还是绷着,那不是和你的目的相违背么,那你还找单男和她性交,还找我调教干什么呢?你这段时间不就是瞎忙么。”

那时候,我的脑袋已经不太会思考了,我找刁叔的目的?不是给妻找个符合她标注的单男么,其他的妻也没要求,但是妻也从来没让我找个单男调教她啊。

不过换个角度思考,如果单男会一些调教手段,确实能让妻的状态放得更开,现在想想老宋,反而他的性能力不是那么重要了,毕竟老宋什么都不会做,只会蛮干。

如果给妻找的下一个单男还和老宋一样,那么再做一年、两年,对妻的心态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相反,感觉妻一直比较厌恶老宋一样,那么以后还找和老宋一样的单男,时间久了,妻会不会连对找单男这事都变得厌恶了呢?这时候像刁叔说的,对妻的引导反而更加重要,那么刁叔确实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就是以后我不跟着这事,不知道是好是坏,主要是什么都看不到了,让我心里发痒,那时候反而没多想妻自己在刁叔这边会怎么样,会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估计是精虫上脑的缘故。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跟陷入一个潜意识一样,感觉找刁叔和妻发生关系,最想要的就是刁叔去调教她,看妻能接受到什么程度。

这个想法,很可能当时关注到刁叔的推特,就已经形成了,为什么这么多年看刁叔发的推看的津津有味,很可能我潜意识里把里面的女m每次都替换成了妻。

“刁叔,你今天找我来的目的?”

“其实很简单,如果你想让她遵从她内心做事,我觉得以后她可以自己来这边,你不跟着,不然她很容易就会绷着自己,跟你们之前找的那个单男一样,做了快一年,突破的很少,当然,如果只是觉得就到现在这个地步,就可以了,那么以后依旧你们两个可以一起过来,我这次让你过来,就是把这个情况跟你说清楚,后面的,还需要你们回去自己商量。”

“那?”

“你是说你也想看,对吧?”

“是……”

“这个就是比较难的事,不过我们可以提前商量,你藏在哪里,或者我给你拍一些东西过去,你要是觉得拍不安全,会给我这留底的话,你提前过来藏着,也可以,就是这个比较不保险,万一被小菡发现了,那么她在你面前保持的形象也就没了,到时候对她是一种精神打击,伤害会很大。”

“这个我知道,我还得想想,还有就是刁叔,你那些拍私藏的事,我希望别发生在菡菡身上。”

“这个你放心,我都说了,不会强迫她做不愿意的事。”

“那要是小菡她同意呢?”

刁叔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让我觉得有点搞笑,妻怎么会同意刁叔拍自己性交的视频收藏呢,即使要是真拍,那也得是等妻的接受度变大后,很久以后的事了,不过也只是假设,按照妻的性格,能不能接受这事都不一定。

“她要同意的话,那就拍呗,总之,一切按照菡菡的意思来,我也是为了她开心。”

从刁叔那里回来,我就一直在想这件事,其实就是担心,一方面担心妻放不开,一方面又担心妻放得太开,妻的底线又是什么呢?想这些事情,想的我平时正常工作都已经被干扰了,工作效率严重下降,以至于赵叔都过来问我,是不是需要休息下,是不是和妻吵架了,实在不行回去放几天假也没事,弄得我倒是很尴尬。

不过从赵叔的话语看,隐隐约约有点比较关心妻的近况的样子,因为自从过年回来,妻就没来过我公司了,午饭都是头一天做好,给我放到饭盒里,我自己带过来,现在想想,当时妻如果和赵叔成功了,没准进展会比现在好一些,起码看得出来,开始的时候,妻对赵叔是很感兴趣的,都怪那天晚上赵叔儿子突然回来,不过妻最后突然来了个180度态度大转弯,也是让我摸不着头脑。

我这时候又想到,假如妻以后真的和赵叔活动的话,其实我也基本没机会去看的,因为按照和赵叔的情节发展,妻和他更像是偷情。

对于刁叔说的,让妻自己去他给我拍视频和我提前藏着两种情况,我其实哪个都不喜欢,让刁叔拍视频发给我,就相当于给他产生私藏了。

对于刁叔的私藏,我从初次知道时的震惊,到现在这时候,虽然说已经不像开始那么抵触,就像刁叔说的,他都一直自己看,也不会拿这些去散播,这么多年也没出过问题,再加上这段时间和刁叔接触下来,对他人品的了解,虽然有些毛病,但是大方向上是没有问题的,但就还是觉得不保险。

藏着的话,如果真的被妻发现,后果其实不用刁叔说,我自己知道就会更严重,当正沉醉于与刁叔性爱中的妻突然发现我在现场的时候,她的种种表现都被我尽收眼底时,她会受到什么样子的刺激,闹到离婚都是有可能的,这也是之前妻有些事情我装作不知道也不问的原因,她太爱惜她在我面前的羽毛了,也就是刁叔说的那种形象。

所以目前的办法只能是妻自己过去,而我就找机会看进展了,对于妻和刁叔发生什么,完全不知情,这一切,难道就要看妻的底线和把持力了吗?想了想,其实我应该对妻抱着信任的态度的,毕竟老宋那种性能力的做了那么久都没事,妻的底线也就是享受个性爱而已,而且我突然想到了刁叔说的那句话,不知道比知道还要刺激,再说了,以后也不是没机会去看,所以对于妻活动这事,我仔细思考后,还是决定不要每次都跟着了,让她可以放下包袱,无负担的投入进去,我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没准什么时候妻看我老不跟着,就会主动要我过去,因为妻是个很注意周围人感受的人,她会觉得每次都是自己过去不好,之前老宋在的时候,连让老宋自己去我家和她性交,她都不愿意。

“毅哥,这周咱们周六晚上再过去刁叔那吧,周五晚上我约了spa,最近那边很忙,好不容易才约上的。”

妻的微信消息突然让我吃了一惊,这次她怎么主动要说过去了,以前都是能拖就拖,从不主动的啊。

“刁叔约你了?”

“没啊,不是这周过去吗?”

“对对,是这周。”

看妻这么说,那就是她自己默认了?那我要不要就直接告诉妻我的决定呢?大脑飞速运转起来,为什么会纠结?我不停的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因为你还是没把握你自己老婆的内心底线!不知道什么人,从哪个方向,突然向我喊了这么一句话,我不清楚吗?和妻相识相知到现在,她一直是一个有分寸的人,生活中在处理某些棘手的事情上,情商经常比我高出一截,从这些事情上看,她明显比我知道适度这两个字的含义。

我苦笑到,想不到自己内心还有这么矛盾的时候,不过从这些年和妻相处的经历看,我没事还担心妻什么呢,她再出格能做的事,也没有我的尺度低啊,既然这样,那就让妻好好享受吧,毕竟她还那么年轻,如果就这么过去了,这一辈子岂不是遗憾。

而妻能做的最低的尺度,也就是和个陌生男人享受性交的快感罢了,我又一次说服了自己。

“对了,菡菡,你自己过去吧,我就不跟着了。”

“啊?什么意思?”

“就是你自己过去啊,好好玩两天再回来。”

“毅哥,你说什么呢?你让我自己去?那你呢?”

“我在家啊,看看电视,做做家务什么的,你不是老说我不做家务么,嘿嘿。”

“你说什么的,你让我自己去,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

“我说认真的,菡菡,本来就是想让你好好享受的。”

“那也没有这样的啊。”

“听话!”

“你到底想什么呢,老公……”

“哎呀,我不好意思。”

“啊?什么?”

“嘿嘿,其实这么多次了,我觉得我不去的话,其实我更刺激。”

妻这样子明显是不会自己去的,我为了让妻安心,能在道德水平上说服她自己的内心,让她过去刁叔那里,也只能在我身上编原因了。

“啊?”

“就是我觉得你自己过去,我在家想的话,我得到的满足感更大,比在现场看更能满足,现在现场看的话,没那么刺激了,所以我想让你自己去。”

“这样啊……”

“哎呀,还能哪样,我就是不好意思告诉你。”

“都是夫妻,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而且我都答应你这个了。”

“总之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嘛,那你就自己去了?”

“那以后也是我自己吗?”

“对啊,或者以后我想看的时候,你给我拍点视频来嘛。”

“啊?我才不要给你拍,我不要拍。”

“你想想,我不跟着,你其实状态能更好,再说我在家也刺激,而且你也每次拍点视频给我,我看着也能满足不是?”

“知道了……那我……那我想想吧。”

“那你是答应自己过去了?”

“那还能怎么样……”

“行,那就周六日好好在刁叔那边玩两天。”

“那我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你自己定啊,你玩爽了回来就行,怎么,还会乐不思蜀啊?”

“不会!不要,我要你给我定时间。”

“那就周五晚上去,周日晚上回来呗。”

“那这次我周五晚上去不了,得周六早上了。”

“好的,没问题。”

“对了,我还是不喜欢回来告诉你具体发生了什么,你可别到时候又问我,我不说,你生气。”

“知道啦,反正这次我的想法就是让你能好好享受,所以你以后就跟着你自己感觉走就行,放开自己,我不问。”

和妻结束聊天后,我把情况也告诉了刁叔,刁叔又和我确认了几次,问我想没想清楚,得到我确定的答复后,刁叔告诉我等这个月过了,月底过去找他,如果有进展的话,他会给我看,没有的话,就再去分析下原因。

周六早上,还在睡懒觉的我被妻起床收拾的动作吵醒了,这时候妻已经洗漱好,正在穿衣服,我看画好了妆,而且里面也没有和上次一样,穿件睡衣就过去了,而是穿了正规的长裙,手提包里还带了洗漱包,平时的化妆品,连第二天的替换内衣、丝袜还有连衣裙也一起打包放进去,妻转头的时候,看见我已经醒了,正在看着她收拾。

“毅哥……我……你不是让我过去周日晚上才回来了,我带下换的衣服。”

“哈哈,你好好收拾,别落下啥,刁叔就是个大老粗,你要是缺什么,他那可没有。”

妻最后又检查了一遍,临出门前,在门口又转头看着我。

“毅哥,那我走了。”

“去吧,好好玩。”

“恩……”

妻走后,家里这两天就变得特别安静,我不想打扰妻在那边的节奏,也就憋著没有发微信,刁叔也没有同步我什么进度,同样,这两天妻的消息也没了,想着那边可能发生的事,我的下体控制不住的勃起,妻走的这两天,一想到妻在那边可能已经放开自我,我就控制不住的打手枪。

直到周日晚上八点多,突然收到妻的一条微信,是说自己刚打上计程车,要到家了。

一个多小时后,妻回来了,表面上看,和走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毅哥,我先去洗个澡。”

妻脱了羽绒服,拿着包就去了卫生间,我看她穿的已经是那件替换的裙子了,等妻进去后,我翻了下羽绒服的兜,也没发现什么,我又忍不住问了下刁叔这两天怎么样,刁叔只回了一切正常,等到月底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突破。

“菡菡,洗完了啊。”

妻已经从里面出来,正坐在梳妆台擦护肤品。

“哼,现在想起来还有我呢,这两天也没看你发个消息问问我怎么样。”

“我是想发来着,但是我不是怕打乱你在那边的节奏么,我就想等你回来再说。”

“有什么可打乱的,我又不是天天……反正你就是没发。”

“好好好,老婆说的对,那你这两天怎么样?”

“就那样啊。”

妻依旧没和我说具体情况,我也不好意思再问,毕竟当初已经打了包票不去追问的。

“毅哥,你要不要我给你那个下?”

“啊?哪个?”

“就是那个……我不是看我这两天都在刁叔那,而且最近也没让你碰我,所以我说我给你手下。”

确实像妻说的,这段时间,我没有得到什么照顾,但是我这两天也确实撸的有点多,也经不起妻再折腾了。

“菡菡,那个,我不是说了么,你自己去,我觉得更刺激,所以这两天我撸了不少,实在硬不起来了。”

“给你,你看你自己手机去。”

妻突然拿起手机,发了什么给我,难道是视频?我急忙拔下来正在充电的手机,打开看了下微信,果然是两段视频,激动的点开后,发现是两段只有十几秒的妻和刁叔性交时候的视频片段,不过两段视频中,姿势都是传统的男上女下,只不过一个特写在两人下体结合处,一个特写在妻的胸部。

虽然这两天撸了很多,可是一看到这个视频后,阴茎又硬了起来,哪怕这次阴茎硬的已经感到疼痛了,我的窘况马上就被妻发现了。

“你看你,一看那里就又勃起了,不是说不行了么。”

“这实在是太刺激了,不过,你答应给我拍了?不是说再想想么。”

“哼,我是觉得以后我自己过去,你在家什么也看不到不好,我就拍了下。”

想不到妻这次真的给我拍了视频回来,我本以为还得等我再劝说几次她才会同意,没想到这么快,不过看妻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她理解是以后她都是自己过去了,而我都不会跟着,难道没想让我跟着去一次也是可以的吗?哎,想到这,之前跟妻说让她自己过去的时候,话也不应该说的太绝,应该说下以后我还是会跟着去几次的,当时为了让她赶紧答应,就直接把话说的没后路了,可是以后我要是再要求跟着,会不会代表对妻的不信任呢?再加上妻已经把视频拍回来了,我还要跟着的话,妻更容易会多想了。

“看这个视频角度,是刁叔拍的?”

“恩,我把我手机给他,让他帮忙的,不然我自己怎么拍。”

“那你怎么说的?”

“我就是说让他给我拍下啊。”

“他不知道是拍给我看的吗?”

“我没有说,他也没问,好像以为是我自己想拍。”

“哦哦,下次拍的长点嘛,这才十几秒。”

“哦,下次再说,还有你以后少弄点,对身体不好,睡吧。”

第二周,妻依旧周五过去,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对妻那边的情景非常好奇,这时突然想到了自己不是加了刁叔那个内部群了么,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连忙登陆上那个小号,翻看了里面的聊天记录,发现什么视频和图片也没法,只有几句对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老刁,最近有没有进新货啊?”

“没有。”

“那叫你出来玩SM,你也不来,我这调教出来个新的奴,过来试试?”

“没空。”

“你这瞎忙什么呢?”

“嘿嘿,我这忙着给人家当单男呢。”

“哈哈哈,你这堂堂一个S跑去给人家当单男,传出去,你这些年在圈里可是白溷了。”

“我这叫赶时髦,再说了,我想干啥就干啥,这女的极品啊。”

“有多极品?发出来让大家看看啊。”

“不行,她还没同意可以拍。”

“你上去两鞭子就同意了,还听她的?”

“别坏我规矩啊,我的规矩,你们清楚,再说,我这次身份是单男,其他的,还得这个女的同意。”

“现在像你那么守规矩的不多喽,不过到底有多极品,让你都不玩SM了?”

“你们要是有事非我不可,那我也过去调教下,不是说不玩了。”

“我们倒是没有非你不可,你还没说这女的怎么极品呢?”

“就是要是能调教出来,绝对是个极品m,她一直给我一种开发潜力无限的感觉。”

“无限?比你那个小楚还好玩?”

“小楚……和她比,外在气质还有内涵上,还是差了一截,她这个,要是真能调教出来,反差才大呢。”

“哈哈,那我们就等你好消息,什么时候群里直播了。”

看着刁叔群里说的,这个女人很明显就是妻,看来目前并没有发生什么出圈的,这个月剩下的几周,群里也没有什么新的关于妻的言论,而妻都是周五晚上过去,周日晚上回来,活动细节还是什么都不说。

对于妻从不说自己和别的人性交活动这事,我已经习惯了,之前和老宋的时候,妻也是这样,而我则是在家靠着幻想妻在那边发生了什么进行手淫,妻每次回来都得去收拾垃圾篓,处理扔了一堆我手淫时用的卫生纸。

不过每次回家后,都会给给我发一段她和刁叔性交的视频,时间确实也长了,有两分多钟,可是姿势都是男上女下那种,一成不变,就像是开始拍的那个十几秒的视频不停拼接成两分钟的一样,也没看出妻有什么突破啊,但受到视频的刺激,我依旧会在妻更清理没多久的废纸篓中再扔进一团新的卫生纸。

不过后来一段时间,有时候妻会有点神不守舍的,感觉在担心什么的样子,我也没搞明白为什么,我猜答案在刁叔那边。

终于忍到了月底,我请了一下午的假,正在去刁叔废品厂的路上,这段日子,从妻平常的表现来看,也没什么变化,和以前一样,根本看不出来她是每周都会去刁叔那里待两天的状态,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看来刁叔引导的也不顺利。

“小孙来了,过来吧。”

“刁叔,菡菡有没有放开,这几天在家看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哈哈,这种是看不出来的,你还指望她平时在你面前就骚起来吗?”

“也不是,就是觉得也没什么变化。”

“不过还是有些进展的,你自己看吧,我都放电脑上了,你看完删了就好,我都没备份。”

“这里面是菡菡的视频?”

“对,就有这么几段。”

我本以为是妻给我发的那些视频,刚想炫耀下说妻早就给我看过了,当时之所以同意让他给拍,其实是为了回家给我看,可是一想,妻当时的意思明明是让刁叔拿着她的手机给拍的,为什么刁叔这还有一份?难道是妻也给刁叔了?这时,我又注意到了这些视频的缩略图,时间明显更长啊,难道不是我看的那几段?难道说妻竟然同意刁叔给自己录视频了?这是这才刚过了一个月,她就同意了?我急忙坐到办公桌旁,点开了文件夹,桌面上陈列了几段视频,每个视频都只有一两分钟,我按照标号依次打开。

第一段:妻正跪趴在床上,刁叔用后入的姿势正操著妻,妻的叫床声明显是性起的状态,而且从两人交合处看,妻的穴口不断地流出晶莹的淫水,没多久刁叔就拔出来了,只剩下还流着水的小穴,妻的臀部还隐约往后跟了一下。

看刁叔拔出来的阴茎状态,软软的耸搭著,看来已经射进去了。

第二段:妻趴在椅子上,屁股高高的向外翘著,两边屁股都已经留下了好几道红痕,随着戒尺啪的一声抽打在上面,屁股上又留下了一道新的红痕,戒尺每落下一次,妻就会喊出一个数,21、22、23、24、25……38、39、40、41……48、49、50!只见两边屁股已经被抽打的通红,没有一块正常的地方,而屁股中间的穴口,淫水正像一条小溪一样不停控制不住的往外流,菊花也在一收一放有节奏的伸缩著。

第三段:妻背对着拍摄方向,双腿并拢微微蜷缩侧躺在刁叔的床上,里面传来微微弱弱呻吟的声音,身上一条薄被简单的把妻的臀部和一截大腿盖着,四分之三的大腿和整个上半身裸露在空气中,从妻后面的玉背和隐隐约约露出的腰臀看,应该未著寸缕,仔细观察,妻的两只玉足在微微抖动,白嫩的脚趾已经紧紧蜷在一起。

突然一只手出现在视频中,把被子扯到了床下,眼前的情景直接冲击到了我,感觉我的眼球都在充血,因为这时我看到一跟自慰棒正插在妻的臀部中间,插在妻的阴道里,此刻,这只自慰棒正不停的震动着,妻臀部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

看着视频中窗户招进来的光线看,这是早上?第四段:屏幕前竖着的阴茎晃来晃去,细细看过去,应该是刁叔正呈个大字,躺在床上,手机是刁叔拿着举在自己胸口位置向下拍摄的。

没多久,突然听到两声好像是拖鞋被甩到地上的声音,紧接着妻从镜头左侧爬上了床,迈过刁叔的一条大腿,跪坐在刁叔的两条腿间,全裸。

妻低头看着刁叔的阴茎,伸出一只手扶住立好,马上就跪趴下来,手肘撑在床上,可以看到后面由于跪趴的姿势而高高翘起的屁股,还没等我反应,一口就把刁叔阴茎的一半含到了自己的嘴里,妻的口腔不停的蠕动,好像在吮吸着什么,屏幕里传出咕叽咕叽的水声还有刁叔舒服的呻吟。

随后,妻开始模拟活塞运动,上下动了起来,同时不断吮吸著,上下运动的时候,保持自己的双唇紧紧贴合住刁叔的阴茎,然后逐渐把自己的双手放到刁叔身侧,只靠自己头部和嘴来服务刁叔的阴茎。

上下吮吸一段时间后,妻把阴茎吐了出来,上面已经沾满了妻的口水,妻伸出舌头,从阴茎的根部,缓缓向上舔了上去,直到龟头下系带的位置停住,然后用舌尖在系带的窝处上下转着圈的舔弄,待龟头又貌似涨大一圈后,舌尖便又沿着龟头冠和阴茎的凹槽一圈一圈舔了起来,最后舌尖扫到马眼的位置,做着钻研的动作。

阴茎被妻的舌头顶的到处乱动,妻便用双唇吸住龟头,然后里面的舌头貌似还在不停来回舔著马眼和系带,舔弄一段时间后,又再次把阴茎吞了下去,上下吮吸。

里面只有咕叽咕叽的水声和刁叔的呻吟声。

第五段:从视频角度看,是刁叔正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机拍的,妻这时候跪坐在刁叔两腿之间,明显只穿了件吊带真丝睡裙,因为可以从领口轻易的看到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对丰满的玉乳晃来晃去,随后一只黝黑粗糙的手指伸了出来,勾住了领口,往下一拉,里面的春光看得更清楚了,一撮黑亮的阴毛隐藏在紧紧并拢的腿缝间。

突然一只白嫩修袖长的手拍了这只粗糙丑陋的手一下,这只丑陋的手边又退了回去,被拉下的领口恢复原状,妻的两只手又重新扶住了刁叔由于年龄大皮肤已经变得松巴巴的黝黑的大腿,不过这期间,妻的嘴一直紧紧含着刁叔的阴茎,大概半分钟过去了,两人都一动不动。

刁叔突然用手轻轻拍了下妻的头,好像是接收到一种信号一样,妻缓缓向外吐出刁叔的阴茎,吐出的同时保持着双唇紧紧包裹住阴茎不留空隙,同时嘴还做着往里吸的动作,直到双唇刮过龟头,整个阴茎都抽了出来,妻抬着头静静看着刁叔。

刁叔这时候用脚轻轻踢了下妻的屁股,妻张开嘴,很醒目,里面一团白色粘稠的液体在妻的舌头上,口腔里,伴随着妻的呼吸,这团粘稠的液体在妻的嘴里游来游去,这是刁叔的精液。

那么刚刚一动不动的时候,是刁叔正在往妻的嘴里射精!视频里传来刁叔嗯—的一声,妻急忙伸手抽出几张纸,把嘴里的精液吐了出去,然后站起来,走出镜头。

虽然之前妻和老宋也口交过,但是妻一直都是被动的,连动都不动,可是这次给刁叔的口交,却十分主动,更别说竟然让刁叔直接射到了嘴里,难道只用了一个月,妻就接受了这么多?而那些打屁股就更不用说了,之前虽然也被老宋打过,但是像这次,乖乖的跪在床上,噘著屁股,挨着刁叔抽打,每打一下,还报下数的情形,还是头一次见!难道是妻真的喜欢这些?虽然我对妻的m属性已经有所准备了,但是在刁叔面前,这么快就暴露出这么多了吗?“她让你射到她嘴里了?”

“我这是岁数也大了,射的时候不像你们年轻人,鸡巴反应那么大,第一次射的时候,她没反应过来我射了,所以直接就射她嘴里,第二次她给我舔鸡巴,我射的时候,我就说直接射你嘴里去,小菡没反应,继续给我口,我一看这,那就是可以射呗,我就射进去了。”

“她这样就同意了?”

“对,后来每次都是只要我让她含着,她就含着。”

“你没有去调教她?她就这么含着了?”

“这个倒是没有,开始我让她口,她还不乐意,后来我就专注打屁股,打完之后让她口,她就很听话了,不过倒是开始让她给我口交的时候,教她怎么口,比较麻烦,还好她聪明,我给她放了点黄片,我再指导下,她就学会了。”

“她还跟你看黄片了?”

“对啊,小孙,是不是觉得她和平时不一样了?”

“对啊,平时她……”

“所以,这就是她把平时的包袱卸下了的缘故,你看她被打屁股的时候,身体反应,逼口流了那么多的水,对于打她屁股这件事,基本都没怎么说,她就顺从了。”

“那她怎么还同意你录视频了?”

“这个就有意思了,开始是正做半截,她突然拿起手机让我拍几段,我一看原来小菡也喜欢拍这些收藏,拍完后,我就说那我手机也拍几段,刚开始拿起手机要拍的时候,她还不同意,我说你刚才不都让我拍了么,还介意啥,再说我就只拍你不露脸的,自己看,也不外传,不做备份,你什么时候愿意删我就给你删了,不比刚才给你拍的露脸的还保险?再说你不也喜欢拍么,不然你刚才让我帮你拍那个干啥?小菡看我这么说后就没说什么了,不过我每次拍完,她都拿过来看。再过几次,小菡给我舔鸡巴的时候,我就拿起手机拍,她看了一眼,没说什么,自己继续舔,而且每次拍完后,她也会去看,最后就告诉我别外传,还担心我操作不好电脑,亲自检查我把这些东西保存好了设了密码才行。”

“是么,这……我就是没想到,这个月她就接受了。”

想不到造成妻这么快就同意刁叔给自己拍性交视频的契机是因为我,她可能不愿意让刁叔知道拍那些视频是给我看,所以就不知道如何反驳刁叔,再加上正在性交状态,而且刁叔拍的是不露脸的,就浑浑噩噩同意了,这块是可以想通的,但是后来,刁叔直接拍自己的口交视频,那可不只是露脸,而是脸部百分百特写的啊,妻又是为什么会同意了呢?这块实在是想不通。

我当时已经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什么了。

其实打屁股,还有口交这些,经过一个月,妻要是做了,我也能接受,毕竟之前和老宋都玩过,就是她竟然同意刁叔拍了自己的露脸视频,这个我实在是没想到,感觉妻这时候,智商完全不在线了一样,那么这么说,妻时不时的魂不守舍,肯定就是这个露脸视频的缘故了!她每次从刁叔那回来,自己就清醒了,开始知道要担心视频这件事,但是这些视频从时间看,也不是一天都拍完的啊,为什么明明担心,下次去的时候,还是让刁叔拍了呢?“小菡这个人,不光有m属性,还有恋父情节。”

“什么?”

“你没发现?她喜欢岁数大的,不然我这边也不会进展这么顺利,她潜意识里就比较信任和更倾向接近岁数大的,而且还掺杂一种敬畏。”

“你说的这些,我之前倒是有过怀疑,这可能跟她的成长环境有关吧。”

“所以,小孙,现在还是看你,经过这段时间和小菡的相处,她的m属性,恋父情结这些已经很明显了,还有我觉得她还有性瘾。”

“这点之前我也和你说过,她那些浏览记录的事。”

“这次我又更加确定了些,我这一个月,都没让她高潮?”

“没高潮?”

“是的,每次都是她快要来了,我就停下来,这个月可把她搔痒搔的够呛啊,之前几个月没有就不说了,这个月还是每次都挑逗起来,快到临界点,就又停了,她在我这的时候,每天我都得来这么好几次。”

妻平时不让我插进去,避免自己勾起自己的性欲,但是这会儿又让刁叔这么撩?我越来越看不懂了。

“所以刁叔,这也是你的调教方法之一?”

“对,其实这个是一种很普遍的方法,只不过小菡还有性瘾,就会变得更加有效果,后来她不止主动,还变得在性上有点要讨好我的意思。”

虽然妻在这边只过了一个月,但是刁叔对妻的调教进度,是老宋那么久远远都没达到的,看来调教这门功夫,不光是嘴上说,刁叔那么多年的经验不是白来的,对我所说,妻的那种主动享受的状态,终于让我如愿以偿了,我一直幻想的妻的表现,也头一次在视频中真真切切的看到,只不过,后面会怎么样?我的心又没底了,想想就很好笑,妻对我,向来是无条件的信任,无论是人品还是其他,而每次我对妻在这方面的态度和底线,却一直游离不定。

“你觉得还要继续吗?以后要怎么发展?”

刁叔这句话问到我心里去了,恋父+m属性+性瘾的组合,以后妻能走到什么程度,我突然变得没把握,但是平时和妻相处的时候,她却又完全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表现,究竟她是有多压抑自己,妻的内心是有多矛盾呢?我真的担心妻这样心理矛盾下去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反而在刁叔这,能有个释放的小空间,会不会对妻比较好?而且我也应该充分信任妻才对,就像她每次都信任我会保护她一样,即使连找单男这件事,她都信任我会把她保护的很好,所以这时我也应该相信,妻对这些事自己会把握好度,我要做的就是怎么保护好她。

当然,我恍惚间也想过,妻要是沉沦下去,怎么办的问题,首先,这种概率发生的可能性不大,即使真发生了,那么跟其他更多的男人3P也好4P也罢,其实也正是我想的,对妻的生活没有影响就好了,而且妻的这条路是我推上去的,我又能有什么不接受的呢。

现在因为妻内心的恋父情节作祟,更倾向于听从刁叔而且内心还掺杂些害怕敬畏,所以以后对于刁叔的要求,妻究竟能拒绝多少,还不好说。

实际上,我现在只需要一个可以完全牵制住刁叔的东西就行了,那就能保证妻在这边安全发泄自己内心的情绪,还能保证妻的正常生活交际不被影响,这样无论对妻还是对我来说,都是以后生活稳定的重要条件。

“刁叔,你值得信任吗?”

“小孙,我这么多年的事你也清楚,我是个痛快人,你想说啥就说吧,我知道,你想找个东西来保护小菡,这个我理解。”

那天和刁叔聊了很久,主要就是聊妻的事,如何保护她,如何让妻能过的开心些,一直聊到晚上九点多,才离开。

“对了,刁叔,这段视频我这保留一份,你记得也给菡菡发一份,这样让她也心安。”

“我知道,放心。”

“恩,那以后还是遵从菡菡的想法,不要强迫她做她明确制止的事。”

“好,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也就这点爱好了,这次还能碰上小菡这么极品的人妻,也没啥遗憾了,所以你放心。”

至于这个视频,是刁叔给了我一段他们之前一起调教其他m的视频,里面所有人都拍的清清楚楚,如果妻的视频被暴露,那么我手上这段视频出去后,刁叔面临的就是一个以后不用再担心没饭吃的待遇,还有24小时保安,看来他为了妻的身体,也是豁出去了。

没过几天,妻之前的那种魂不守舍的状态就消失了,每天心情都变得不错,而时间点上和刁叔把那段视频发给妻的时间基本吻合,看来我猜的没有错,妻其实内心还是担心自己被刁叔拍了露脸视频这件事的,只不过,那时候她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同意了罢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