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凰殇 (21) 作者:凤求凰

.

【祭凰殇】

作者:凤求凰2020-8-10首发:春满四合院

. 21

月初把岳父岳母送到机场后,我和妻就回家了,晚上在妻洗澡的时候,我去主卧把梳妆台上的调教盒打开,拿出里面的多次活动卡放到了桌子上,便回到客厅继续看电视,我想妻洗完澡一定会在梳妆台旁吹头发,所以肯定能看到那张卡,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呢?过了一会儿,卫生间的门打开,听动静是妻回主卧的梳妆台吹头发去了,吹风机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后就马上停了下来,期间有一两分钟什么声音都没传出来,我正在想妻下一步会有什么举动时,突然吹风机的声音继续响起。

妻吹完头发,从主卧出来坐到我旁边。

“毅哥,你想好了?”

“对呀,不然也不会拿出来嘛,你同意吗?”

“你都拿出来了,我能有什么同意不同意的,都是答应你的事。”

“那你就让老宋周末过来吧。”

“知道了,那个……还……”

“什么呀,菡菡,想说什么就说吧,咱俩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还让他不戴套吗?”

“不用戴了吧,上次不都没戴么,你都做皮埋了,不会怀孕的,放心。”

“好吧……”

说罢妻便把写着每月多次活动的卡片揉成一个球,扔到了茶几旁的垃圾桶里。

第二天老宋知道不仅这周末就能过来活动而且以后每周都能过来后,更是欣喜若狂,跟我说自己现在每天都主动跑过去搬砖,本来不是自己的活都干了,他的理论是搬砖需要腰和下身大腿用劲,多锻炼能提高性能力,看得出他很激动。

但老宋工地这段时间也忙了起来,他请假就没有以前那麽简单,这让他很抓狂。

他说,最近他们工头正在谈续签合同,最近这俩月正是决定要不要他们施工队继续承包这块项目的时候,所以他假也难请,直接请两天假,工头不一定让,不过这周他是请了整整周六日两天,按照老宋的话说,为了请这两天假,他给工头送了不少好东西。

周六九点多我和妻正吃早饭,老宋就到了,开了门,没等妻说话,老宋自己就急忙奔了卫生间冲澡,出来的时候,妻正在洗碗,这次连客套都没客套,直接从后面把妻抄起来就抱回了次卧,一把扔到了次卧的床上,自己再扑上去,直接扒光,对妻全身抓弄了起来,没几下,妻白嫩的身上就多了几道手指留下的红印子。

由于妻的嘴已经对老宋开放了,老宋上下其手的同时,还不停的吮吸着妻的嘴唇,舌头在口腔里面打转乱舔,弄得妻喘不过气来。

洗碗池里面剩下的碗筷,看来只能我自己去洗了,洗的时候,突然听到次卧传来妻的一声大叫,紧接着嗯嗯啊啊的叫床声传了出来,等我收拾好碗筷桌子,往次卧一看,老宋正在用狗爬式从后面大力的操着,阴茎在妻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在流出的大量淫水润滑下,阴茎啪叽啪叽的进出格外顺利,我仔细看,是的,两人肉贴肉,没有戴套。

周六周日两天,老宋对妻操了一遍又一遍,次次都是直接内射,一次都没有和以前一样,射到妻的胸上或者屁股上,全部都是往妻的阴道里灌,即使在操着妻的嘴操到要射的时候,也是重新拔出来然后再插到妻的阴道里进行射精。

而这两天的午饭和晚饭,都是我点的外卖,也只有午饭和晚饭老宋和我吃饭的时候,妻能休息一会儿。

我和老宋每次在餐桌吃饭的时候,妻由于刚被老宋操完,只能躺在次卧的床上大口喘着气,叫妻过来吃饭,妻也说自己不饿,她这两天除了喝水和喝了一些牛奶,一口饭都没吃。

而老宋都是三下五除二尽快吃完饭,就急忙跑回去,跳上床把妻的腿往两边一拉,继续捅了进去。

周六晚上,老宋直接跟我打招呼说让妻陪他在次卧睡,我想如果妻回主卧的话,肯定又要梳洗才肯上床,耽误了太多睡眠时间,不如就让妻在次卧,反而能多休息会儿,便让妻留下了,而妻已经被老宋操的浑浑噩噩,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然周日第二天,我又是伴随着妻从次卧传过来的叫床声中醒来,老宋这两天就像个停不下来的打桩机一样,不停的在妻的阴道里射出自己的精液,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结束,离开。

妻这两天被老宋操的应该体力消耗不少,老宋离开后,我递过去一些水和牛奶,一喝完,便又躺在次卧睡下了,下体的阴唇和穴口还留着老宋最后一次内射后流出的几滴精液。

一直到十点多,妻才醒,连忙爬起,一路小跑到卫生间洗澡,洗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菡菡,累了吧。”

“恩,毅哥,我……我昨晚还没回来睡……”

“没事,不是我让你直接睡在次卧的么。”

“可是……毅哥……我那时候迷迷煳煳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答应了。”

“睡就睡吧,真的没事,睡一块也方便那啥么,哈哈,菡菡,看你都困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恩,那我先去睡了,毅哥。”

我来到卫生间,里面还冒着水汽,马桶旁边的纸篓里多出了一大团卫生间,我颤抖着把纸团拿了出来,展开,果然,虽然自己之前想到了那里面是什么,可是真的看到后,还是非常震惊,那是一大坨一大坨的半透明还有点发黄的精液,和火车上那时候一样,这些就是老宋这两天射在妻身体里一直排不出去留下的精液吗,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那现在妻的阴道里都已经掏干净了吗?我自己在卫生间撸射后,顿时感觉非常疲倦,直接回到卧室趴床上就着了。

第二天在公司就接到了老宋的微信,表示自己跟和工头要请下周的假,不过老宋说了半天,一天没批下来,所以他只能周五晚上过来,周六早上就急忙得走,这情况他已经和妻说过了。

周五晚上刚要回家的时候,岳父突然给我打电话过来,自己忘交待我俩给岳父岳母家里浇花了,所以让我赶紧去浇下,不然会干死。

没直接给妻打电话的原因是我去的话,妻正好可以留在家给我做饭,我回去就能吃,岳父觉得这样不耽误事,看来和妻说的一样,岳父一直就喜欢按照自己的想法安排别人,也不提前问问别人有没有事,妻就是这么从小被安排到大的。

“菡菡,爸让我先去浇花,我得晚点回去啊,你先吃。”

“啊?那一会儿他还过来呢,怎么办?要不让他别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不用,你们直接开始就行,我浇完就回去,很快的,你跟他改天你不怕他又烦你啦?”

“那……家里没你在,我就让他进来,总觉得怪怪的。”

“没事啦,又不是第一次做,他要是到了我还没回来的话,你们直接开始就好。”

“哦。”

到了岳父岳母家,浇完花后,我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妻的卧室,说实话,我其实没来过几次她的卧室,仅有的几次还都是白天来的,就和妻在她卧室坐了坐,然后就出去了,岳母对妻看的非常紧,所以我在她卧室过夜更是不可能,结婚后也基本就是回来睡一晚上就走了,没有仔细看过,这次刚好有机会,就想好好看看,感觉自己在偷窥一样。

书架上,妻的相册都有好几个,是从小到大的照片,小时候就是个小美女,皮肤看着白白嫩嫩跟能掐出水来一样,还有从小到大的各种奖状,在妻的写字台上看来看去,也没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它地方。

我发现妻的床是有床箱的,于是拉开液压杆,里面装满了一整个床箱的书,仔细一看,竟然连妻小学的课本都有,想想也是,妻是个重感情的人,小学的课本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回忆,除了课本外,还有很多课外读物,有医学相关的也有心理学相关的,想不到妻竟然爱看这些东西,我随便拿起来几本翻了翻,没什么意思便放下了,这时我发现原来这些书底下还有个小箱子,开始被这些书盖住了,看不到。

打开箱子,我奇怪了,是好几部手机还有小学、初中、高中毕业的同学纪念册。

同学纪念册?这里面最容易看出来谁和谁关系好了,妻一直和我说我是他第一个男朋友,通过这些纪念册,我正好翻翻看有没有看着和妻关系好的男生,不过翻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相反,在明显是男生的纪念页上,留言都比较简单,看不出什么爱慕的字眼出来。

于是我便对这几部手机感了兴趣,好在妻有把东西都收拾好的习惯,手机的配套充电器还都在一起,想想那个时候并没有智能机,还是诺基亚横行的时代,看这些手机型号,都是诺基亚当年的机皇,我记得那时候谁手里要能有个诺基亚都得是个土豪,更别说是当年机皇了,而看妻的这些手机,妥妥是不只是机皇,还是每年换一部的节奏,一直到一部iPhone3G为止,而我则是上大学才有了人生中第一部手机,妻这是从小就是被富养长大的啊。

我想了想,IPhone3G出的时候应该正是上高一,可能岳父岳母觉得高中应该让妻认真学习,觉得玩手机耽误时间,所以就没给她继续换下去了吧。

而剩下的三部诺基亚,按照发布年份看,正好是我和妻的初中生涯。

同时给这几部手机充上电,然后从初一开始,一部一部看了起来,相册里除了妻的自拍外,都是拍的家庭合照,出去玩的照片,还有很多小动物,本来我还想看看有没有其他男生入境,结果一张也没发现。

短信里除了和家人的聊天,就是妻的同学,看名字也都是女生,聊得也都是些八卦明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看来妻说自己之前没谈过男朋友,由于岳母管的非常非常严,自己甚至都不怎么敢和男生说话是真的。

想想妻把一直这么纯洁无瑕的自己原封不动的交到我手里,自己当时心里有了一种洋洋自得的感觉。

但当我打开手机上的浏览器,看到各种浏览记录的时候,却让我深深的吃了一惊。

“性交是什么感觉?”

“每天下面会控制不住的流水怎么办?”

“每天会不自觉的夹腿怎么办?”

“夹腿舒服还是插进来舒服?”

“除了夹腿还有什么自慰方式?”

“自慰会弄破处女膜吗?”

“阴蒂高潮怎么弄?”

“男女性交影片”

“色情网站网址”

“色情小说”

看到这些,实在让我联想不到这些是妻会搜的内容,整整初一一年,手机上都是这些内容的网页,妻看了不知道多少遍,初一的手机看完后,我紧接着又把后面的几部手机都看了一遍。

“每天自慰几次算正常?”

“上课不自觉夹腿怎么办?”

“男生做爱时间一般是多久?”

“破处是什么感觉?”

“控制不住要自慰和没做过爱有关吗?”

“女生性高潮流太多水是正常的吗?”

“怎么自慰能感觉更强烈?”

“欧美成人电影”

“男人阴茎照片”

“阴茎最大有多大”

“最大的阴茎照片”

这些是妻初二的时候关注的内容,随着年级的升高,妻搜的内容也逐渐变了起来,不在局限于怎么能获取更多快感的问题,可能是妻意识到自己的状态有些不正常,所以开始搜一些如何控制自慰频次的问题。

“如何让自己不想自慰?”

“天天控制不住自己不停自慰怎么办?”

“在外面也控制不住夹腿怎么办?”

“会有人在公交上想夹腿吗?”

“公共场所自慰感觉比室内更强烈吗”

“如何戒除自慰”

“自慰对身体有害吗?”

“自慰的害处”

“女性性心理”

“佛洛依德心理学”

“女性心理学”

从初三到高一,妻基本都会看这些内容,一面搜怎么自慰更强烈,一面搜如何控制自慰,可以看出这种矛盾的心理一直伴随着它,而从妻的搜索记录看,她彷佛也很想戒掉自慰的习惯,但是由于手机只用到了高一,所以后面的情况就查看不到了。

看到这些内容后,自己除了吃惊只剩下吃惊,原来妻以前还有过这种时候,完全让我想象不到,她也会自慰而且频次还那麽高,那麽不可控,而每次自慰后的苦恼,就和我那时候撸管完毕后的心理活动一样,难道女人也有圣人时间?但高一后面一直到上大学那几年,妻又发生什么了呢?大学时期的接触,让我完全跟她这些搜索记录对不上号,这哪能是一个人搜的呢?那妻是如何改变的?自然我也是不知道了,一想这事就觉得不可思议,和我那时候认识的妻完全不一样啊,不光那时候,一直到现在也是,妻的表现一直让我因为她是性冷澹,怎么会反差这么大呢?从高二到大学这两年又发生了什么让妻直接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呢?她肯定不会告诉我,毕竟这些事都是我自己翻出来的,如果没来岳父岳母家浇花,如果没有这个契机,我压根也不会发现。

看来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童年的秘密,就和我那时候自己会偷偷买四驱车藏起来一样,妻不想说,我也没必要追着问,而且即使我问了,妻就会说吗?按照我对妻的了解,还是不做声张最好,看看时间,已经挺晚的了,我便赶紧开车回家,路上又堵车,耽搁了很久。

到了家门口,突然心里紧张起来,从猫眼看过去,家里是亮的,说明有人在,那老宋到了吗?他们开始了吗?我还没到家,他们自己就会开始吗?虽然我微信里和妻是这么说的。

没有使用密码,因为密码开门声音太大,所以我掏出钥匙轻手轻脚插入门锁,缓缓旋开,感觉自己跟做贼一样。

就在门打开的瞬间,心顿时抽了一下,从里面传出的声音中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两人已经开始,而且已经开始挺久的了,因为从妻的声音判断,她这时候已然就是性起的状态,叫床声甜腻悠扬。

我轻轻关上门,转眼就看到了厨房的场景,水池旁的菜都只切了一半,像是妻刚开始切菜的时候就被什么打断了一样,看来老宋过来的很早,从平时妻下班做饭的时间上看,妻和老宋现在已经做了快3个小时,顺着声音从冰箱一侧往次卧看去。

“哼——哼——我射了贱逼——全射你骚逼里——操,操,操烂你个烂逼,灌满你的骚逼——”

老宋正全身趴在妻的身上,下体不停的向妻的阴道里冲刺,很明显,他是奋力的在往里面泄自己的子孙,妻被老宋压着,只传出嗯嗯~嗯嗯~的呻吟声。

啵儿——随着老宋拔出阴茎,流出几滴精液后,妻的小穴边又重新合的紧紧的。

“哎哟,大哥回来了,抱歉啊,刚才操小菡操的太投入了,都没注意。”

老宋起身,向我走了过来打招呼,阴茎在身上甩来甩去,这时候妻还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听到老宋的话后,马上伸出手到自己身边的毯子上,轻轻揪住一个角,默默的把毯子往自己的方向拉,不动声响的盖住自己的下体。

“对,晚上有点事,你给小菡去倒杯水,我先去冲个澡。”

“好嘞,大哥你去吧,小菡这逼真紧啊而且还会吸,每次我射的时候都把我的浓精吸进去,我鸡巴一拔出来,逼口就合上了,根本流不出来,操了那麽多娘们,头一次遇到小菡这种的,这几次才算好好享受了下这个嫩逼,之前在外面,操着都提心吊胆的,还是不戴套爽了,那逼里的嫩肉,感觉更清楚了。”

等我洗完澡出来,两人在次卧又开始了,老宋已经把妻从床上弄起来,按在窗户上,正从妻后面站着上妻,这场景,就像是第一次老宋来家里,我出去买套回来遇到的场景一样,只不过这次是真实的插入,还是没戴套的。

看了会儿我也撸了几发后,眼皮就要睁不开了,便回卧室睡觉,第二天醒来,妻正在我身边躺着熟睡,浑身散发着熟悉的沐浴液的味道,老宋不知道几点走的。

妻一直睡到早上十点半才起来,由于今天中午约了老朱一起吃饭,主要是答谢妻上次帮忙,妻起床后就急忙收拾去了,开车去的路上,妻时不时看看我,也不说话。

“怎么了菡菡。”

“没事……就是……就是想问下你,他来的这么频繁好不好,要不……要不还是和以前一样,一个月一次吧。”

“我没觉得什么不好呀,你是不是还是不好意思啊,菡菡,没事,现在不就是一周一次么,加起来也没几次,而且这活动除了咱们仨,又没人知道,放心吧,你放开了好好享受就行,再多加一个人老公都没事的,哈哈。”

在这种妻内心别扭的时候,只能是各种鼓励她了,如果这时我说点埋怨不合适的话,那等着的就是狂风暴雨。

“讨厌,加谁啊,还加!”

如果是以前,妻这么和我说,我可能会想一想,是不是妻真是性冷澹,不想这么频繁,可是自从看了妻那些初中时代的浏览记录后,便知道妻肯定不是性冷澹了,虽然后面不知道怎么回事。

现在又加上自己能力不足,所以让妻多活动活动满足自己性欲同时也满足我淫妻的欲望,便是个看似不错的解决方法。

妻自己脸皮薄的话,那我做推手就好了,如果妻真的能表现的和初中时代对性的热切一样,再加上跟其他男人性交,想想我的阴茎就开始膨胀。

但是妻和我在一起做爱的时候,为什么下体一点都不湿,确实是个怪事,要是我时间短的话,我用自慰棒弄妻的时候结果也是一样啊,联想起在校园那次活动,同样是用自慰棒,我弄妻,妻没反应,那个男生弄了一会儿,妻便和跟老宋做爱的时候一样,水流不止了,反应剧烈了,真是奇怪。

到吃饭的地方后,老朱已经占好了位子,还给妻买了一套首饰作为礼物。

“哎哟,朱老板,看来这单是赚了不少啊。”

“嘿嘿,这次小菡真是帮了大忙了,这一单足够撑我公司一年的运营费用了,最后还有赚。”

“那你这就有点小气了,这么大利润,才送这么点。”

“哎,我这不也不知道送啥么,你们家什么也不缺,小菡又不是那种爱钱的,你说我这事多难办。”

“行啦,你们两个,别闹了,礼物我很喜欢,谢谢啦,再说了,我就是帮个小忙,赶紧点菜吧,我都饿了。”

我们几个吃的很开心,但是在妻看了一眼手机的消息后,突然心情就不好了。

“怎么了,菡菡”

“就是那个事嘛,我之前和你说过的,最近我们公司不是也忙个海外生意么,他们没弄好,把责任推给我了。”

“哦哦,我想起来了,我当时还说他们没准让你背锅呢。”

“就是嘛,怎么能这样。”

“不过你们领导不是知道怎么回事么。”

“是啊,但是也很恶心,而且毕竟我们那种形式,领导也不会拿这事怎么样,最后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都好几次了,不开心。”

“什么?小菡,你工作能力这么强,最后还背锅,我去,别干了,来我这吧,正好工作对口,你来我这,绝对没人敢让你受气。”

“老朱,你这挖人了开始。”

“真的,老孙,我没开玩笑,小菡工作能力这么强的,我这肯定缺啊,而且来我这,你也放心啊,没人敢欺负她。”

“也是,菡菡,反正你现在这家的话,里面人际关系也复杂,去老朱那,起码简单,而且工作上也会更开心。”

“对,小菡,我绝对高薪聘你,而且有需要你的事你来就行,其他时候无所谓,时间自由,也更方便你顾家,毕竟现在老孙也忙了,而且在我那,工作你可以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啊,肯定比你现在的工作更有意思。”

“你们都这么觉得吗?我去你那不会去养老的吧……”

“哈哈,不可能的小菡,怎么说呢,我们这种个人企业,工作压力也大,挑战也多,但是不会束缚你的工作,我觉得要比你现在的工作有挑战多了。”

“那我想想。”

其实老朱说了半天,只有最后一句说到了点子上,妻还是个比较有事业心的女人,她不想自己去那里每天就是溷日子,不然会觉得自己生活会变得没有意义,还是比较想去奋斗一下的。

而且我觉得妻去朋友那里,确实发展空间要比现在好,回家思考了一段时间后,再加上我的劝说,妻最后决定辞职,到老朱那里报到,十月初就要入职了。

当然我也有好消息告诉了妻,妻才会没有后顾之忧的辞职去做自己想尝试的事,一个并购的项目由于我前期一直跟着老板做,对细节非常清楚,老板觉得我能力不错,就交给了我,当然也有一部分私人感情在,毕竟一直带着我做事的老板,是我父亲当年的同学,合作合同签完后,老板就先把一部分奖金打给我了,再加上我们自己的小金库,足够我们这边一个小别墅的首付,所以我直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妻,把她高兴坏了。

以前妻就喜欢看房子,所以这次预算有了后,我们便直接把妻一直关注的几个小区逛了一遍,很快就把房子定了下来,也就是我们现在住的小区,房子自带精装,只要稍微改下不满意的地方,再买好家具就能搬进去了,这些事妻自然全揽了过去,忙的不亦乐乎。

因为新项目下来,我时不时就需要去出差了,因为并购的公司不在我们本地,而是在CS,妻便舍不得我走太久,还好朋友公司不需要她每天都过去,妻的意思是她想我了就过去玩几天。

“菡菡,你是要去捉奸吗?哈哈,还不放心我出差太久。”

“你敢啊,还想出轨!我……”

妻没往下继续说。

“我是会想你的嘛……”

“也就是去两三天,又不是常驻,再说了这不是还没定呢么,万一不需要经常去呢。”

“恩,不过你要是去的久,我就去陪你。”9月剩下的几周,老宋由于工地太忙,只有一次把周六日两天的假全请下来,自然又是和月初那次一样,整整两天都在操着妻,不断的往妻的阴道里灌精。

不过这次之后老宋就一天都没有请下假来,把他急的够呛,最后他只能晚上跑过来,找妻做一晚上,早上再跑回工地。

有几次都不是周末,还在工作日,老宋晚上就跑了过来,不过妻开门看到来的人是老宋也并没有感到惊讶,可能是已经习惯了,估计已经知道下面要发生什么,连做样子的象征性抵抗都没有,直接就被老宋抱到次卧去干了起来,后来老宋说,自己已经提前在微信上告诉妻晚上要过来。

由于平时需要周末两天释放的精力老宋都需要在一晚上释放完毕,所以那几次晚上老宋和妻基本都没怎么睡觉,妻都是被他整整干一个通宵,有次早上起来,正好听到一声门响,应该是老宋刚离开家,而次卧的妻,正闭着眼睛高高翘着屁股跪趴在床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休息,阴道口还留了几滴老宋的精液,正在往下滑。

翘着屁股的姿势,精液不仅流不出来还会进入的更深吧,那几次早上妻都像被定住一样,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趴在床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每次都是过了快半个小时,才从床上爬起来,而看到我正在看她的时候,虽然都这么多次了,还是会脸红。

“菡菡,都这么多次了,不用不好意思了,没什么。”

“哦,毅哥,我……我刚才太累了,就眯了会儿,我先去冲洗下。”

“刚刚姿势不错哦。”

“我……我去洗澡,你赶紧上班去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