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凰殇 (22) 作者:凤求凰

.

祭凰殇

作者:凤求凰2020-8-23首发:春满四合院

: 22

一整个九月,老宋不知道往妻的阴道里浇灌了多少自己的精液,随着老宋每次和妻的一次次性交,这个月也一天天的过去了。

“毅哥,以后能不能别让他老来了?”

“啊?你意思是还是和以前一样,一个月一次?”

“不不,你误会了,我都答应你了,不会改的,我是说一周一次,别再频繁了。”

“怎么了?你有什么不舒服吗?”

“没有,你别担心,就是他之前平时的时候,晚上都要过来,我一晚上都睡不了,第二天就很困,迷迷煳煳的,耽误工作,上个月提离职,工作也都交接好了,所以没什么,但是这个月不就要去老朱的公司上班了么,耽误了人家事情,不好。而且他来的次数多,你一晚上都要手淫很多次,伤身体的。”

“啊……你知道啊……”

“纸篓里面那么多卫生纸,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以后让他少来几次,别那么频繁了嘛。”

“也好,那你直接别让他来不就行了,怎么晚上还让他过来了,他不是提前都会问你么。”

“不是你喜欢他来的次数越多越好么,你还怪我?”

“哎呀,你傻不傻,我是喜欢看你和其他人活动,但是也要顾及你的实际情况嘛,你以后要是觉得耽误你第二天的事,就别让他来了就行。”

“嗯嗯,他国庆节还问我来着,说看哪天有时间过来。”

“国庆可以啊,咱们放那么多天,第二天也不影响休息。”

“可是我想陪陪两边父母呀,不想让他过来了。”

“原来你在这等我呢,好吧,听你安排吧,那就节后再说。”

“对了,老公,你那个药还是挺管用的,最近我都没见你掉什么头发了。”

“是啊,还是有问题去医院,没事别相信什么理发店的人推销的。”

“哈哈,他们之前就发现你掉发了吗,还跟你推销东西呢?”

“是啊,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之前去的时候,他们就说过我这种情况,不过我那时候也没在意,怎么,看来你很开心啊。”

“那能不开心嘛,你才多大啊,万一头发都掉光了,多丑啊,我才不要。”

由于这段日子太忙,观察效果的事我早就忘了,只是每天都按时吃药罢了,妻这么一说,才发现确实很管用,已经半个月没掉过头发了,副作用的话,我也没仔细观察过,毕竟一直是手淫,不过感觉上那个药的副作用并没有发生,而且看妻很在意我掉头发这个事,所以我也就一直吃下去了。

国庆这几天,和妻除了在家待着就是去两边父母家蹭饭,要不就是看妻他们排舞,老宋时不时也会找妻聊天,从两人的截图看,都是没聊五六分钟,妻就找理由离开,老宋说的那些流氓调教的话,妻已经见怪不怪了。

“怎么样小菡,我这一个多月射的精全灌你那个小嫩逼里去了,爽不爽啊?满不满足?”

“你又来了,正常说话不会吗?”

“说啥?咱俩天天干的不就是往你那个会冒水的逼里灌精的事么,又没有其他的事,不然你找点其他的事让我干干?”

“……夏天你记得勤洗澡,注意下个人卫生,知道吗?”ﻩ“哪次操你前我没好好洗过,你要是不放心,下次一起洗?怎么着,想跟我一起洗啊?”

看老宋发过来的聊天记录,我想,妻都没和我一起洗过澡,难道能让你捷足先登?“想什么呢,不可能,我不是说那个之前的时候,我是说平时,也得洗,不然你那里容易有细菌,就靠那个之前洗怎么管用,万一招上我怎么办……”

“哪个啊?小菡,你说的那个是哪个?”

“我还有事,忙了。”

不过国庆期间,老宋他们貌似也是特别的忙,明显看出他是挤时间和妻聊天的,他自己也说,要是妻真的同意他过来,他也是只能晚上来跑一趟。

“菡菡,你洗完澡没,晚上还要过去和爸妈吃饭,别磨蹭了啊,迟到不好。”

“洗好了,我弄这个瓷砖呢,毅哥,你看卫生间墙底下的瓷砖掉了几块。”

“赶紧出来吧,别碰着你,我找人过来修就好,应该好弄,也没裂开,到时候固定上就好。”

“恩,这样看着好丑哦。”

“你先穿衣服吧,我打电话约下物业的维修师傅时间。”

过了会儿妻换好衣服出来,是一身严严实实很得体的长裙,妻每次回岳父母家都会穿的很正式,反而回我爸妈家时,穿的会很随意,短裙还有什么短裤都穿过,我问妻原因,妻说是她爸妈管他太严了,她要是穿的不得体回去,肯定会被说。

“出发啦,毅哥,维修的人什么时候到呀,我好提前回家等着。”

“不用,约的下周六,不用特意回来。”

晚上和岳父岳母吃饭的时候,我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谈的是后期要让我负责的那个并购项目的事,原来和国外那边已经敲定了,我们需要下周飞去美国开个项目启动会,妻听到后显得特别不想我去。

“小菡,你别不懂事,男人要有事业的,哪能和你天天黏在一起。”

“我知道啊,爸,我也没说不让去嘛。”

“毅哥,你什么时候去啊?”

“我看行政给我发的票务信息是节后那周,周四早上走,然后下周二晚上就能到咱们这机场了。”

“哦……那我到时候给你收拾下东西。”

“这才对嘛,小菡,你得支持你丈夫决定,多听小孙的话。”

“知道啦,爸,我很听毅哥的话嘛。”

“菡菡,别不高兴了,我给你带包啊,化妆品啊,那边的便宜,免税的。”

“嗯嗯,谢谢毅哥,你最好了,不会凶我,哼,不跟你们一样!”

“行了行了,小孙,带什么东西啊,又花钱,你们才贷款买了房子,别折腾了,小菡,你别要了。”

“哦,知道了,妈。”

“哈哈,该带还是带的,这点储备还是有的,给你带,放心,老婆。”

“那就少带点吧……毅哥。”

“菡菡,你自己在家注意安全呀。”

“知道啦,你放心去嘛。”

“要不小菡,那几天你就回家住吧,省的小孙担心你。”

“知道了,妈,那我就回来住,哎呀,那周六还约了维修工人呢。”

“那你就周六回去一趟不就得了,这么不会变通呢,这孩子。”

“好。”

妻平时表现得给我的感觉就是比较害怕岳父岳母,两个老人一说话,就马上变得严肃起来,不敢再和我撒娇,而且除了同意,没有任何一次拒绝,怪不得妻一直说从小就被管的严,岳母很严厉,应该是比我想象的还要严格。

国庆过后,妻也去老朱的公司上班了,感觉得出来,换了新环境她很开心,老朱把整个对外商务部门都让妻负责,妻开始还觉得自己不能胜任,不过工作几天后发现,越来越得心应手,在国企那段时间被同事的压迫欺负,短时间提升了她不少能力。

“你看,菡菡,其实你可以的,你们那边虽然做事情效率不高,但是遇到的生意都很大,越大的生意越复杂,得到的锻炼远是像在老朱他们这种规模的企业工作所遇不到的,你的经验会更加丰富,所以你完全可以安心当你的部门经理,不用担心别人说什么。”

“嗯嗯,毅哥,我开始觉得还不行呢,后来我发现很多问题我之前都遇到过。”

“哈哈,老朱做生意的人,怎么会做亏本的买卖,他自己算的清清楚楚,你这种经验的,他打着灯笼也招不到。”

白天工作的时候,老宋给我发了微信。

“大哥,这周末活动咋样?我好不容易请了两天的假。”

“可以啊,我没问题,你问菡菡。”

“我问了,她说不行。”

“什么情况?”

按道理算上国庆假期,妻都休息快两个礼拜了,这次拒绝没理由啊,难道是老朱那边工作太忙?也不会啊,他们公司只要维护好那几个大客户的单子就行了,其中最大最麻烦的那个,妻之前不是帮忙搞定了么。

“小菡她说下周你们家有安排,而且大哥你也没时间。”

“哦,对,我忘了,我们家卫生间瓷砖掉了,约了维修师傅,不过我觉得主要是菡菡认为我没时间的原因吧。”

“大哥你有什么安排吗?”

“我出差,不在家。”

“哎,那真倒霉,我这假都请完了,不过大哥,你家瓷砖掉了找维修工人干嘛?直接找我啊,我就是干这个的。”

“你?算了,都联系好工人了。”

“大哥别见外啊,好不容易你们家的事有我能帮上忙的,再说贴瓷砖这事,你看着简单,其实里面手艺有区别,咱们自家人,我肯定给你仔细弄,直接找外面的人,他们都看这活小,懒得给你仔细弄,万一弄完了再掉,一是麻烦,二是伤着人就不好了。”

我一想也在理,没什么可见外的,自己媳妇都让老宋上了,就让他贴下瓷砖有什么可客气的,不过他更重要的心思我也知道。

“你主要是想顺便和菡菡活动吧。”

“嘿嘿,大哥这不都是顺便的事么,小菡那身子跟有毒似的,一天摸不着,浑身就痒痒,你看我好不容易请了假,而且你家正好要贴瓷砖,再说我给小菡还买了个礼物,说这周顺便送给她,这么长时间了,我一直没啥表示,也过意不去啊。”

“哎呦,你还想着这个呢,什么啊?”

“给小菡买了套白金的首饰,花了三万多,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心意到了就好,她不在意这些,没必要买这么贵的。”

“那不行,小菡能让我操,本身就是我命好了,再说话说的糙点,就小菡这种质量的,找那些外围女模特也得一两万包夜吧,再说她们还没有小菡质量高,我这都操了多少次了,这点钱不算啥。”

“你还挺会算,不过礼物的事别跟菡菡说,她很喜欢惊喜。”

“好的,我还没说,那就到时候给她,哈哈,不过这周活动的事,大哥,有办法吗?”

老宋这个比喻,无意间刺激到了我,让我突然联想到要是妻能出去做兼职,就太刺激了,不过这种不可能的事只停留在想想就好,要是真的让妻去,她还不得跟我离婚。

而且开始玩这种活动,不收钱的原因就是不想有一种卖妻做皮肉生意的感觉,所以才只是验证单男的资产实力,而不需要单男花钱。

“大哥,那这周活动的事,你看能不能你和小菡商量下,虽然你去出差,但咱们都这么多次了,我你还不放心么。”

“我只能去试试。”

老宋说的话,其实我是心动的,毕竟妻已经这么久没活动了,按照她初中时候的状态,两周不活动应该会难受才对,但是不知道这几年是怎么回事,怎么变得跟性冷澹一样。

还有也是因为这次我不在,妻没准能放得开些,能享受几次更高质量的性爱,既然我给不了妻这种高质量的性爱,那让老宋给也没什么,毕竟开始这么做就是想让妻的性生活更加美满的。

“菡菡,老宋说这周活动你拒绝了?”

“恩,毅哥,你是来劝我的么……”

“对,哈哈,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我老婆。”

“你一发我就知道你想干嘛了,我刚和他说完这周不行,你消息就来了。”

“那你为什么拒绝啊,都快俩礼拜没弄了。”

“我为什么拒绝你不知道吗?”

“也能猜一点,主要原因是你觉得我这周不在家对不对,维修的事到是次要的。”

“那你知道还问我,你这周都不在,我让他进家,成什么了……”

“成红杏出墙?偷人?哈哈。”

“你讨厌死了,你还说。”

“但是你又知道我喜欢这些啊,再说又不是我不在家的时候他就没来过,浇花那天晚上我没在,他不就直接过来了么。”

“那不一样啊,那天你是没在,但是你会当天回来的啊。”

“哈哈,所以捉奸在床比捉不到好是不是。”

“哎呀,你!你讨不讨厌啊!”

“哈哈,菡菡,没事的,我不在你俩就好好活动呗,我想想就刺激,反正上次我不在,他自己来不是也没什么事么,活动不还挺好的。”

“那……这周……你想他来啊……”

“对啊,我觉得以后也是,你们正常活动,没必要我得在场的,我初衷不就是想让你体验更多更好的性爱么,我在不在场都行,不在场的话,靠想象,我内心可能还更刺激呢。”

“和他不叫性爱……”

“那叫什么?”

“不知道……你啊,毅哥,你不光是淫妻癖,我觉得你还是大的绿帽癖!”

“哈哈,我觉得这俩差不多,没什么区别,那这周就让老宋过来了?”

“恩……你都这么说了……我再拒绝你不还得说,我发现你现在比他还能烦我。”

“老婆最好了嘛,那我去告诉他下。”

“不用了,我去说吧。”

“对了,瓷砖的事老宋说他去修,你记得告诉维修师傅不用来了。”

“他也和我说了,其实要单说修瓷砖这事,我还是比较想让他弄的,外面的人肯定不好好做。”

妻当时和我聊完,就通知老宋了,老宋马上就把截图发给我,然后又是跟我说了一大堆道谢的话。

周四一大早,我和妻就起来洗漱去赶航班,出门前,我让妻先下楼,自己回卧室拿了件妻的小内裤塞进箱子里,心想这两天在外面,没准可以自慰的时候用下。

路上没有堵车,很快就到了机场,妻各种嘱咐我一个人在外面要小心,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妻这么啰嗦,也是,从我俩认识到现在,这还是头一次我要离开她这么远呢。

当然临走之前的晚上,我是好好享受了下妻的手淫,不过妻打算直接让我插进去的,可是没能坚持到那步就射了。

“菡菡,要不你先给我口下?”

“啊?什么?”

“口下,就是口交。”

“啊……那个……毅哥……”

看着妻一脸难为情的样子,我料想妻肯定是不想做这个。

“菡菡,你不想吗?”

“恩……毅哥……对不起嘛……那个我觉得是用来和你亲亲的地方……就亲亲用好不好嘛。”

看着妻这么可怜的样子,我便不忍心继续强求。

“好的,那就不口了。”

“谢谢老公,对不起嘛……要是……要是你很想……我也可以的……”

“好啦,我们菡菡不想就不想,赶紧给我摸摸吧。”

“嗯嗯,我给毅哥按摩小毅哥,嘻嘻,毅哥你今天插进来好不好。”

“那是必须的。”

想不到老宋早就享受过的福利到我这没有体验到,哎,谁叫自己心疼自己老婆呢,菡菡不愿意就算了,想到这个落差感,反而刺激了我的阴茎,所以妻没弄几下,我就射了出来,这也就是没能插入的原因。

在机场候机时:“毅哥,你要记得按时吃饭啊。”

“知道啦,菡菡,大家到时候会一起吃的,你都说过了。”

“我怕你忘了嘛。”

“行啦,放心,同事都看着呢。”

“看就看,跟自己老婆有什么的,亲亲,毅哥。”

“对了,菡菡,周六还给你准备了个惊喜呢,我提前给你透露点风声。”

“啊?什么惊喜?”

“提前告诉你还叫惊喜?”

“你准备的?”

“哈哈,我也就算出个主意,实施是老宋。”

“到底什么嘛?”

“不告诉你。”

“不说就不说,你们能有什么惊喜,你天天出馊主意。”

“好好享受吧,菡菡,放开点,我该走了。”

“恩,毅哥,注意安全呀。”

“拜拜啦。”

妻不舍得松开了我的手,一直看着我进到安检才回去,登机过程很顺利,并没有出现晚点,临飞前给妻发了消息,得知妻一直在外面等我告知她情况,突然心里暖暖的,妻嘱咐我降落后再告诉她后,才从机场离开,我手机按照空姐的提示,也关了机。

等航班降落,按照国内时间,已经是周五中午了,我手机一开机,就给妻发了消息。

“菡菡,我平安到了啊。”

“那就好,你在那边注意安全啊。”

妻消息秒回,明显是一直在等着我的消息。

“放心,同事一共好几个人呢,没事,你一直等我消息啊?”

“嗯嗯,昨天都没怎么睡,我怕错过了。”

“傻瓜,我忘了咱们有时差了,你好好休息,我周二晚上就到了。”

“嗯嗯,那晚上我等你视频。”

“你忘了咱俩有时差了,周末还有活动呢,再视频的话,你得多累,你呀就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就行。”

“不嘛,我不累的。”

“你们又得折腾两天,怎么可能不累,视频的话,你肯定又睡不好,别影响你体验。”

“有什么体验嘛……那你这几天不和我视频,不想我吗?”

“怎么会不想,现在就想你了,但我不是怕你休息不好嘛,几天就回去了,小别胜新婚也不错,哈哈。”

“可是,我还是想和你视频,看看你。”

“知道我老婆爱我啊,我不是怕你累着么,乖,别让我担心,不然我可告诉岳母你没好好睡觉,老不听我话。“别别,你别和我妈说嘛,我好好睡觉还不行么,哼,这几天不能查岗了,你老实点。”

“你还不了解我?好好休息,周六日还有大战呢。”

“又说!在国外心思还那么活络,好好工作知道吗?”

“遵命,对了,菡菡,周六你睡自然醒再回去就行,我把密码锁的密码告诉老宋了,让他自己先去修,你不用早起,好好休息就行,你今天不都是没怎么睡么。”

“你怎么把自己家密码告诉别人啊。”

“我这不是想让你好好休息休息么,再说,也没什么影响。”

“好吧,就是觉得很怪,那我睡到自然醒再回去。”

到了酒店稍作调整,我们就开始准备会议材料,本来说顺便在附近玩一玩,但没想到需要整理的工作太多了,连着开了好几个会,连玩的时间都没有,看来给妻的东西只能在机场免税店买了。

不知道这两天妻和老宋活动的怎么样,由于工作忙再加上时差,我也没去询问,而且也不想打扰妻这几天的活动,万一刚进入状态就让我打破了就不好了,过了几天突然接到了老宋发来的一条消息,时间上应该正好是国内时间周一快到中午的时候。

“爽死了,大哥,看来什么事还得是大哥出马啊,小菡就听你的话,这两天真是爽死了,大哥什么时候回来,我请你喝酒啊!”

“在忙,回去再说。”

看老宋这么兴奋,感觉这两天两人活动的应该非常激烈,看来我不在,妻还是会放得开些,不过我们正在急忙准备会议材料,想想也快回去了,所以也没和老宋往下聊。

搭上回国的飞机后,浑身终于放松下来,项目的事也确定了,妻和老宋这两天活动的也应该不错,回去就能好好了解情况了,心情畅快无比,这时候看美航上标配的几十岁的阿姨空姐都感觉漂亮了起来,就是回去后,我需要去CS出差常驻的事不知道怎么和妻说,毕竟和当时说只要时不时去几天的说法出入太大了。

一下飞机,就给妻打了电话。

“菡菡,我落地了啊,不过还得去拿行李,出去的话还得快一个小时吧。”

“没事,我就在出口那等着你,你出来就能看到我,我穿的白色的裙子,毅哥,我好想你。”

“一会儿就能见到啦。”

“那你想不想我?”

“当然了,每天都想。”

“哼,我才不信,你看路吧,等你出来,我先挂啦。”

还离出口很远,远远地望过去,我就看到了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的妻,高挑修长的身材在人群中格外高挑明显,妻看到我后,拼命的像我挥手,引来周围男性投来羡慕的目光。

“毅哥,这里这里。”

“看到啦,大老远就看到你了。”

“是吗,你走进了我才看到你,嘻嘻。”

“行了,走吧,车停地下了?”

“恩,先抱一抱亲一亲再走嘛。”

妻见到我后,就抱了上来,和挂在我身上一样,说了半天才肯下来一起回家,开车回去的路上,我迫不及待的问妻,这两天感受怎么样。

“不告诉你。”

“哎呀到底怎么样嘛,我想知道啊。”

我继续问妻。

“还能怎么样,你安排的,你说呢。”

“老宋说可是很爽哟,不过他爽不爽我不关心,我主要关心我老婆这两天有没有很舒服。”

“他当然爽了……他都说什么了?”

妻吃惊了一下,变得警觉起来,看来知道别的男人当着自己丈夫的面描述自己和他怎么做爱的这件事让妻觉得很尴尬。

“也没来得及说什么,我那时候正在忙,就没聊,不过看得出来他挺激动的。”

“我看他敢说什么。”

“我们菡菡还挺厉害,那你呢,菡菡?有没有放开好好享受。”

“放开了,放开了,别问了嘛……你还想我怎么放开,都听你的了,我反正豁出去了……临出门还不老实,背着我放那个……”

“哪个?”

“你说哪个?还装傻……还叫我先走……”

看来我自己偷拿妻内裤的事,被她发现了。

“被你发现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那你跟我讲讲呗,你这两天都咋过得。”

“都说了不告诉你啊,反正都如你的意了还不行吗,你还问,你还问,讨不讨厌嘛。”

妻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明显有点不高兴,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是妻要发火的预兆,上次这种情况还是一年前的事呢,她平时真的是很少生气,如果我这时候再继续往下问的话,那肯定就直接爆发了,看这情况我也问不出什么。

不过妻能放得开玩的开心,那就已经算是非常成功,要是妻能把和老宋活动完什么也不和我说的毛病改改就好了,就连平时的聊天记录都是老宋私下截图给我的,她也不会给我看。

虽然我俩互相知道对方手机密码,但是都是妻没事以检查的名义看我的手机,我要去看她的手机时,都会被打回来,有时候只能趁她去洗澡,偷偷看下。

但大多数时间都是找不到和老宋的聊天记录,说明妻是聊完就直接删了,为了防止妻生气,我赶紧想其他话题转移下,这时候车里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妻由于刚才发了下小脾气,正在安静的开车,我这时候突然也想不到什么好的话题,一直过了几分钟。

“毅哥,你就像个小孩儿一样。”

“啊?怎么这么说?因为我很可爱吗?哈哈。”

妻叹了口气,刚才一直严肃的神情也消失不见了。

她每次都是这样,遇到自己心情不好或者我惹到她生气的时候,都是很快就能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所以和妻吵架的话,很难很难。

我和妻认识这么多年,真正吵起来的时候只有一次,就是大学暑期我去实习打工,有个女生追我,让妻误以为我背着她搞小动作,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懒得解释,直接导致妻非常生气,和我大吵了一架,那次,除了吵架还有冷战,一直持续了快两个月,让我有一种我俩都已经分手的感觉,最后在陈灵的帮助下,才和好,那是这么多年,我和妻唯一一次吵架,却直接上升到了情感危机。

“不说这个了,菡菡,我给你买了好多化妆品还有包,回去你慢慢挑吧,可不可爱?”

“买了就好,不买你就死定了,哼,本来想不要了给你省着点,看你这样,我得狠狠宰你一顿。”

“狠狠的宰吧,老公挣钱就是给老婆花的嘛。”

“你就这样……老是这样……害得我都不忍心……”

妻这时候默默的开着车,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不忍心什么?”

“不……不忍心生你气啦,看你态度这么好的份上,原谅你了,不过你下次和我商量下嘛,还不提前告诉我,他拿出来的时候,吓死我了,你又不在家,我有多害怕你知道么……”

看来老宋送的礼物比较贵,确实吓了妻一跳,因为除了我以外,妻很少收异性的礼物,她一直坚持的就是别人送东西的话,意思到了就好了,礼轻情意重,而且妻收异性的礼物,从来都是有正当理由才收,不然根本不会拿,即使是过生日,也没让异性送过什么东西,基本都是简单的写张贺卡完事。

“惊喜嘛,提前说怎么还有惊喜,下次提前告诉你。”

“下次说……还有用么……”

“什么有用?”

“没事,好啦,你先回家泡个热水澡吧,出去这么多天肯定很累了。”

“也是,都没怎么睡好,本来说没准还能周边玩一玩,结果忙的除了酒店就是会议室。”

“辛苦啦毅哥,这么辛苦赚钱养你老婆。”

“哪能呢,不辛苦,老婆就是我赚钱的动力。”

到了家,妻急忙跑去卫生间给我放了热水,本想拉着她一起泡,结果可想而知,再次被拒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妻一起泡一次澡啊,像一起洗澡的申请,我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妻每次都跑开不让我得逞。

“毅哥,小心点,别睡着啊,你出来后,我给你按一按。”

妻出门前嘱咐我,这几天确实是身体乏了,头一次感觉到泡热水澡这么舒服,不知不觉就泡了快一个小时。

出来的时候,妻正在给我切水果,我坐在妻的梳妆台前,开始吹头发,简单吹了几下,看到了调教盒,心想,里面的卡片也快用完了,反正现在也没事,自己还是先编写点新的内容写进去,以后可以用。

打开后,里面是空的,剩下的卡片都去哪了?难道让她给扔了……如果是被妻扔了的话,那说明她实际上不喜欢我写这个,那我得赶紧把笔收拾好,不然妻进来看到我正在写,估计就会不开心了。

正在我想这事的时候,妻端着水果进来。

“毅哥……”

“怎么啦,菡菡。”

“你……你又在写那个啊……”

妻脸色明显有些不悦。

“没……我就看看,这里面怎么空了啊。”

“你说呢?还好意思问我!我扔了!”

“我就猜我写这个惹你不高兴了……”

“没……毕竟是我想的主意……就是……能不能缓缓……或者……或者你写个轻微点的……别太快了吧……”

“那我先不写了,刚才就是拿出来看看。”

“你吃水果吧,吃完我给你按按头,可以轻松些。”

“谢谢老婆啦。”

我的工作就是天天盯着文件和电脑,所以时不时会头疼或者眼睛不舒服,妻之前没事的时候就会帮我按一按,因为妻按的很舒服,所以我总是能躺在她的腿上就睡着了,她看我这么舒服,好像很有成就感一样,自己也就非常喜欢给我按。

“毅哥,我先给你涂下这个精油,我昨天去商场买的,有缓解疲劳助于睡眠的功能。”

“好,你给我按就已经很舒服了。”

不知不觉中,我就进入了梦乡,醒来时,妻正躺在我身边看着我,我看表,大概睡了两个多小时,现在都快晚上十二点了。

“老婆,我都睡这么久了,你咋没睡?”

“想看看你嘛。”

我一把把妻搂到怀里,顺手从睡裙领口伸了进去,揉起这对我好几天都没有碰过的双乳来,依旧弹性十足,捏着捏着,也学着老宋,把玩起妻的乳头来。

“哎呀,疼嘛毅哥,你轻点啦。”

“弄疼你了?对不起呀,可能这么多天没摸,没控制住手劲。”

我正继续揉捏的时候,妻突然起身胯坐在我腿上,自己把睡裙吊带放了下来,在我面前赤裸起上身。

“毅哥,先别揉了,我给你弄吧,你都憋了好几天了吧。”

看妻这么说,哪敢拒绝,我便躺着享受起妻的手淫,很快阴茎就在妻的手中完全勃起,可能是憋了好几天没有发泄,再加上这时候卧室的灯开的是最大的一档,妻赤裸的上身显得更加白皙诱惑,所以阴茎龟头格外敏感,妻没撸几下,就直接喷射出来,弄了妻一手,连着睡裙都沾上一些。

“射的好多啊,毅哥,看来憋坏了。”

多吗?其实并没有多少,不过妻每次都会这么说,给我清理好,去换了睡裙。

“菡菡,别换了,直接裸睡吧。”

我一把把她拉到床上。

“哎呀,别,关灯嘛。”

把妻拉到怀里的时候,突然看到妻的双乳,乳头根部好像有点红红的,但是妻的乳头平时是缩进去一部分,所以看的并不是很明显,再要仔细看的时候,灯已经被关上了。

等到第二天起来,妻已经去上班,桌子上留下了便条,告诉我早饭在微波炉里,直接拧到两分钟热下就行。

吃完早饭,看了看卫生间修复的部分,老宋的技术真的没话说,一点修复的痕迹都看不出来,其余瓷砖有点松的地方,他也一并修好了,想想老宋和妻这两天的活动,我的下体就快速膨胀起来,心想晚上等妻回来的时候,可以再和妻好好玩一玩,于是便边去主卧的衣柜找点小玩具。

我发现柜子里面放情趣内衣和各种小玩具的地方重新被摆放整理了一遍,由于以前这些妻不好意思弄,一直是我整理的,现在这些的摆放习惯明显和我的习惯不一样,难道妻和老宋还玩这里面的东西了?我仔细看了看,除了情趣内衣摆放和以前不一样外,静电胶带少了一卷,人体润滑剂也没了三分之一,竟然还少了一跟自慰棒,难道两个人玩的这么激烈吗?自慰棒又哪去了呢?这怎么玩能把一个自慰棒玩没啊,对了,我不是有一套监控设备么,当时装了就一直没什么机会用,时间过了这么久都快忘了这茬了,现在正好看看。

打开门口鞋柜的门,眼前的景象差点让我坐到了地上,连着监控设备的电源线怎么被拔了出来?现在指示灯都是灭的了,那我还看个毛线?“菡菡,咱们家门口鞋柜网线旁边的插头怎么拔出来了?你拔的吗?”

我只能发微信旁敲侧击的问下妻。

“啊?什么呀,我不知道啊,不过老宋之前修瓷砖,用过那里的电源,但是我在家的时候有网啊,不能用了吗?”

“没事,我弄上就好了。”

“好的呀,可能是插头松了自己出来了吧。”

看来妻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从她说的,很有可能是老宋来的那天,把这个插头给拔了,但是我想看的就是老宋来了之后的事啊,这下彻底没戏了,现在后悔死我了,早知道就多弄个独立的电源,我这个监控设备买的,关键时候没有一次派上过用场过,看来只能问老宋。

可是连这两天发生什么都要问他,他明显就知道妻自己不告诉我啊,这太丢人了,想了半天,终究还是抵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决定还是问下看看,他平时那么爱胡扯的人,没准自己就说出来了。

“老宋,活动怎么样啊?”

“大哥,你回来了啊。”

“是,昨天晚上到的,今天在家休息。”

“那大哥你找地,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我想在家好好休息休息,没事问问你情况。”

“那肯定是爽啊,不过都得感谢大哥,要是没大哥安排,我能有这机会。”

“看来你是收获不少。”

“那是,大哥,我跟你说。”

我等了几分钟,老宋都没有发消息回来,于是便又打了个问号过去,又隔了会儿,老宋才回复。

“大哥,我差点没憋住,小菡不让我和你说。”

妻不让老宋和我说?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妻怎么会和老宋说这些,难道她早就预料到我要来问老宋了么?“为什么啊?她什么时候说的?”

“就活动完那天说的,说是不让我告诉你,我也问原因了,她就是说要气你。”

“气我?”

“嗯嗯,小菡是这么说的,我再问,她就不回答我了。”

“那你是听她的还是听我的?我当初怎么和你说的?”

“大哥,你这话说的,我肯定是听你的了,但是小菡说,我要是告诉你,她就跟你吵架,而且以后她再也不活动了,所以我也不敢说啊。”

“我知道了。”

哎,看来妻这次是下了决心不让我知道,这是要报复我这几天没在家还给她安排活动么,真是小孩子脾气。

“嘿嘿,大哥,你俩真有意思,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情趣。”

“没事了,她说不让说就不说吧。”

“大哥,那你啥时候有时间,请你吃饭啊。”

“不用了,你忙你的去吧。”

妻这次是真生我气了,不过从老宋的反应看,这两人周末的活动应该非常激烈,妻看来得到很大的满足,这也算是我的目的达成了吧。

虽然没看到很遗憾,但是以后还有机会,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不过目前当务之急是怎么哄妻开心,我急忙去了超市,打算晚上给妻做一顿饭吃哄哄她,还有自己要常驻CS的事,也得找机会说说啊。

晚上妻到家,看我做了一桌子菜,明显非常开心,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老公,你在家就好好休息嘛,还做饭多累呀,我回来给你做嘛。”

“那你开不开心呀?”

“开心开心。”

“不生我气了?”

“哼,讨厌,生你气能有什么用,还不是上了你这个贼船了。”

“乖老婆。”

妻又和我腻歪了一会儿,就急忙跑去洗澡了,吃完饭,做戏做全套,我自然也主动收拾了桌子。

“毅哥毅哥,你说以后就你做饭好不好呀,哈哈哈。”

“那不行,天天我做饭的话,别人该怎么说你呀,说这家媳妇笨的连饭都不会做,这丢的是你的人。”

“哼,讨厌,你收拾完没,收拾完陪我坐着看电视嘛。”

“来了来了。”

妻看的电视一般都是各种无脑综艺,我平时也懒得看,再加上这时候正想着如何跟妻开口我要去CS常驻的事,更是心不在焉。

“毅哥,你想什么呢?”

“啊……没想什么。”

“哦,好吧。”

“其实就是我要去CS出差的事,之前说过。”

“然后呢?”

“就是之前说的那个有点不准,因为那边业务比较复杂,这次出差回来,就改成常驻了,不过我每周周六日都能回来。”

“那你怎么想的?答应了?”

妻听到我说的后,直接坐起来盯着我问到。

“咱们那个新房子刚买,而且这个项目有很重要,提成也多,师傅也是重视我才让我负责,我这么年轻,明显是想扶我一把,我也不好拒绝啊,而且我也想去,我答应你,肯定每个礼拜一到周五我就回来好不好?你别生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

妻听到我说的后,突然大笑起来,把我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反应,难道妻气到一定程度就会大笑吗?这以前没见过啊。

“菡菡,菡菡,你咋了,咋了啊?”

“哈哈,没……没事……哈哈哈,我就是忍不住。”

“啊?”

看着大笑的妻我不知所措,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妻为什么这么笑,只能一脸呆滞的看着妻。

“哈哈哈,好啦,我不笑了,看你,毅哥,都把你吓到了。”

“怎么回事啊,我现在都是懵的。”

“你要去CS常驻我早就知道了,我就看你什么时候告诉我,要怎么跟我说,哈哈,想不到还赚了一顿晚饭。”

“啊?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你怎么知道的?”

“你回来那天就知道了,爸爸告诉我的,你师父和爸爸不是老同学么,他看咱俩刚结婚没多久就要派你去常驻,所以特意给爸爸打电话说了这事,然后爸爸就告诉我了。”

“啊……原来你那天就知道了啊……师傅都没告诉我……”

“可能以为你回来就会知道了吧,哼,开始我可伤心了,都要哭了呢。”

“对不起嘛,菡菡,老公抱抱。”

说到这,刚才还是哈哈大笑的妻又有点伤心了,一把扎进我的怀里,抱着我。

“就是不开心嘛,一想到你要去那里那么久,就周六日能见到,就不开心,而且万一你要是加班,周六日都可能回不来。”

“放心,我答应你,周六日肯定回来。”

“谁信你嘛,你到时候就把我忘了。”

“嘿嘿,菡菡,我还以为你会跟我闹一场呢。”

“我哪有那么不懂事,再说了,我早就被我爸妈教训一顿了。”

“啊?怎么回事,那时候中午正陪两边老人吃饭呢,你师父来的电话,我听了后很不高兴嘛,我爸妈看了后就说了我一顿,说我不懂事。”

“哎呀,我们菡菡真惨,还挨训了,你说我爸妈也是,在场也不帮帮忙。”

“有帮嘛,我爸妈刚一说,公公婆婆就给拉住了,但是还是被训了一下下。”

“好啦好啦,小别胜新婚嘛,我每周肯定回来,再说要是万一真有事,你还可以飞过去找我嘛。”

“谁要去找你,我才不去,那么远。”

“行行行,那我找你来还不行么。”

“毅哥,你什么时候去啊?”

“下个月吧,下个月咱们不是也搬家么,忙完了搬家的事,也就该过去了。”

上班这几天老宋倒是很安静,不过由于就要去出差了,我这边也很忙,所以也没和他联系。

妻换了新工作,时间自由起来,所以一周里基本会有两三天,中午都会先跑来给我送午饭,跟我一起吃完后,自己再去老朱那上班。

“老孙,好久没一起吃饭了,晚上聚聚啊。”

我一看发消息来的是老朱,想了想自从上次一起吃饭也好久了,妻过去工作也快一个月,确实应该聚下,大众点评上看了老朱他们写字楼附近正好有家妻比较爱吃的餐厅,于是便让老朱定了位子。

四点多的时候老朱告诉我他那边出发了,于是我也赶紧整理下工作,跑了出去,到了餐厅,我看只有老朱一个人在。

“菡菡呢?”

“啊?没和你一起吗?”

“和我一起?老朱,她在你们公司上班啊,没和你一起出来。”

“我不是没要求她上班时间么,你忘了,她今天没来啊,我还以为是跟你一块过来呢,不会咱俩谁也没通知她吧。”

“好像是……但是她今天中午给我送饭来着,我以为她去你那上班去了。”

“哎哟,别在我面前秀恩爱了,什么年代了还送饭,点外卖不方便吗?你赶紧问问她吧,还好咱们今天出来的早。”

“我打电话问问,这下尴尬了。”

于是我给妻打了电话过去,响了半天也没人接。

“那咱们就等会儿,你再问问,反正今天早,我跟你说,我们这单子越来越难做了,要不是小菡帮忙,今年又得黄了几单。”

“那你还不给加奖金,提提工资啥的。”

“这用得着你说,我心里有数。”

和老朱大概聊了十几分钟后,妻的电话突然回了过来。

“喂,菡菡,你在哪呢?今天没上班啊。”

“啊……毅哥,什么事?今天没去……”

“我以为你给我送完饭就上班去了呢,那你在哪呢啊,刚怎么没接电话。”

“没……我今天没去上班,下午去逛街了,刚才在上卫生间,包挂着呢,没看到嘛,毅哥,你有什么事吗?”

“我和老朱今天约了吃饭,正在你们公司附近你爱吃的那个餐厅呢,你赶紧过来吧,我以为你跟他都在公司,会和他一起过来,就没告诉你,想不到他以为你跟我在一块呢,所以都没通知你,你赶紧的吧,赶紧过来。”

“恩恩好,我马上过去。”

不到20分钟,妻就到了,没想到她这么快,平时从她逛的那个商场过来这边基本都得半小时,看来今天没堵车,从远处看,妻正一路往这边快走。

“菡菡,你还挺快,我还以为得一会儿呢。”

“你不让我快点嘛……再说……今天也不堵车……呼……”

“喝口水,看你喘的,脸都红了。”

“我……我连走带跑的,哎……我说本来就晚了,别耽误你们吃饭。”

“行行,赶紧歇歇,喝点温水。”

“不过,小菡,你这逛一下午商场竟然啥都没买,这有点不符合你风格啊,我印象里你可是从不走空的,即使没什么买的,也得顺跟口红回去。”

“哼,老朱,我……我这叫持家你懂吗?你让你老婆每次逛商场都买一大堆回去吧。还从不走空,还顺,你这话说的,拿我当贼啊。”

“就是,菡菡,以后就祝他老婆每次逛商场不把他卡刷爆了就不回家。”

“别别,二位,别吓我,我媳妇也挺持家的。”

大家好久没聚了,说的话很多,时间一晃就到了九点多,和妻到家也快十点,一进门,妻就把高跟鞋一脱,直接跑去卫生间洗澡,鞋都没和往常一样摆好,踢得东一个西一个,还得我给她摆。

今天妻这双高跟鞋可不算干净,上面一层土,看来我还得给她擦擦鞋啊,心想毕竟就要出差走了,以后想擦还擦不到了,所以也没什么可说的,再说平时的我的鞋,都是妻给我擦的,我从来没自己擦过,我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毅哥,你到时候把衣服直接放洗衣机,然后把旋钮扭到标准就好了,我东西都放好了。”

妻已经围好浴巾从卫生间出来,边说边擦着湿漉漉的长发。

“知道啦,你说咱俩一起洗不就得了,还省的这么麻烦。”

“去,没正经,赶紧洗去吧,外面跑一天了,脏死了。”

我洗完刚一出来,妻已经换好睡裙在床上躺着了,一看到我,急忙坐起来,气冲冲的对我说。

“毅哥,我告诉你,你这次不许答应他!”

“谁啊?”

“你说能是谁!”

“老宋?”

“对!”

“他怎么了?”

“他说月底他走了,就要在火车站周围开个酒店,然后让我过去,完事他第二天做火车走,把我当什么了啊,我才不去,你也不许答应!”

“啊?给我看看,不过他要走是什么情况,去哪啊。”

“我哪知道,给你。”

妻把手机往前面一扔,自己坐在床上生闷气,我拿起手机一看,只要简单的几句聊天,和妻说的情况一样,后面当然是妻以一句没时间作为结尾,我再往上看,发现以前的聊天记录也没了,应该是被删了。

“好啦,菡菡,别生气了,你不想去就不去吧,不过他去哪你也没问问。”

“关我什么事,毅哥,不理他了,我们睡觉吧。”

临睡前我看了一眼我的手机,老宋也发了消息过来,说的和给妻发的基本差不多,不过我这边多了让我去帮忙说情的话,不过看妻这么生气,我觉得也是没戏,已经很晚,第二天再问问老宋是什么情况吧。

“大哥,昨天我发你的消息你看了吗?”

第二天一到公司就很忙,我直接把这事给忘了,下午的时候,老宋又发来消息问了一遍。

“看了,本来说今天给你回,太忙给忘了。”

“那大哥你给我说说啊,这也就最后一次了,你就帮我说说呗。”

“我觉得没戏,帮不上你了,菡菡很生气,不过你说最后一次啥意思。”

“哎,不瞒你说,这段时间工地不是一直忙么,其实就是忙项目续签,这中间操作吧,出了点问题,我们施工队被查了,交了罚款,工程也没了,我和达叔只能先回老家,也得避避风头,毕竟老家认识的熟人还是多。”

“避风头?出事了?具体什么情况。”

“哎,能有什么情况,大哥你说能有啥情况,就那点事呗。”

“明白了,那赶紧回去吧,活动这事,我觉得是真没戏了。”

“哎,好吧,既然大哥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就是小菡我是真舍不得。”

“先忙你的事去吧,这时候,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

“知道了,大哥,那就以后有机会再见吧。”

舍不得小菡,我心想你是还没玩够吧,不过想不到老宋他们竟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那妻的活动不就泡汤了么,好不容易找的单男,看来我又得再重新筛选一遍找新的啊,这事就麻烦了,不知道妻会不会同意,她要是万一直接顺着这个机会,索性就不玩了,那我这小一年就白忙活了。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从今年3月份活动到现在,7个月的时间,妻已经算是突破很大了,毕竟从开始认定只有这辈子只有我一个男人到现在和老宋无套性交,就连口的处也被老宋破了,一步步走到现在,也算是能非常满足我当初的淫妻欲。

想到这,我便又想到了自己和妻发生关系的次数,仔细想了想,到现在,我也就和妻真正插入性交过7次,内射也就6次,和第一次妻和老宋活动前,我和妻插入5次内射5次的数据也没什么增长,想不到这段时间,没有什么变化的就是我,而老宋已经数不清插入多少次,内射多少次了。

和妻认识已经6年的我,远不及只和妻做了7个月的老宋,也是,这7个月里,妻大部分时间都是跟老宋性交,也就没我什么机会,即使给我机会,我也基本坚持不到插入的那一刻。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可能这也是满足淫妻欲的一种吧,想了那么些年的事,终于在妻的同意下完成了,这种快感对我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毕竟那时候连妻能不能答应自己心里都没底,再说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再找一个新的单男,妻也不一定会拒绝,反正她都跟老宋已经做过了,再多一个和多十个,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不知道妻怎么想的,还是先把老宋的情况告诉她,再走一步看一步。

“好的,知道啦。”

妻看完我发的消息,感觉没什么变化,反而有点高兴,毕竟是跟自己发生关系都发生了7个月的男人走了,妻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菡菡,你咋没什么反应呢?”

“啊,有什么反应啊,他走又和咱们没什么关系。”

“哎,你这是拔吊无情啊,不对,不能说是拔吊。”

“哎呀,你看你,你这都跟谁学的这种话,你以后还是少和他们那些人来往,都学会什么了。”

“哈哈,开个玩笑嘛,那……”

“你别说,我告诉你,你别想他说的月底去开房的事,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了,让他直接走吧。”

妻已然猜到了我想说什么,不过我的话还没说就直接被堵了回来,那这个事不让说,我就说其他的。

“我知道,我没要说这个,我是说,老宋走了,那咱们不就没单男活动了么,我是说咱们就再找一个吧。”

“啊……毅哥……先别了吧……过一段时间再说好吗?”

果然,妻说的和我最坏的打算一样,我便继续追问下下去。

“过一段时间?菡菡,你不是要不玩了吧?”

“那……毅哥……你还想继续啊?”

“那当然啊,好不容易找了老宋,可是他现在走了,但是咱们还年轻,这才玩了几个月,刚哪到哪啊,再过几年,咱们先想玩也玩不动了呢,我是不想结束。”

“你别着急嘛……我是说先缓缓,又没说不让你找。”

“嗯嗯,那就过两天再说。”

妻的话还是没咬死的,按照她这么说,再加上我对她的了解,现在不能逼的太紧,逼的太紧反而有反效果,过一段时间再问,然后我再劝说下,按照妻的性格,那就会同意了,毕竟在各种事情上,妻还是非常听我的话的。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