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凰殇 (23-24)作者:凤求凰

【祭凰殇】(23-24)

作者:凤求凰2020年9月23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23)2016年11月A

老宋走了经好几天了,按照日子,11月初我们就得收拾好婚房的东西,我和妻这两天正忙着在婚房打包一些行李,开始往新买的别墅搬,上午突然来了个快递,我打开一看,是一套SK2的化妆品,我以为是妻买的,可是她说不是。

“嘿嘿,大哥,东西收到了吗?我看物流显示签收了,买给小菡的,走的太急,也没啥表示,一点心意。”我一看是老宋的消息,原来是他给妻买的。

“菡菡,是老宋给你买的,你看他还挺有心。”“用得着他买啊,我又不需要。”“哎,毕竟是人家的一点心意嘛。”

“我知道,就是吐槽下,你替我说下谢谢就好了。”“老宋,菡菡让我替她说下谢谢,你现在怎么样啊?”“没事没事,她喜欢就好,我们施工队现在都在老家呢,附近找点活干,过一段时间再看看吧,你呢,大哥,忙啥呢?”“我们收拾屋子搬家呢。”

“大哥买新房子了?”

“对。”

“哎,要不是那边风声紧,不然你家房子装修我都能给你搞定了。”“没事,再说那边是精装修交房,我们稍微改下就行。”“又是个高档小区吧,行了,不打扰你们搬家了,你们忙。”妻进去主卧继续打包各种东西,我这时候想到了家里这套监控设备,看来钱全白花了,本来打算是能指望它拍点自己不在时家里的情况,结果最后完全没用上,再加上过两天我们就搬走了,这套设备更是没用。

我突然想到当时卖设备的人说如果不用了可以找他们做二手回收,省得浪费,于是便按照当初留下的电话打了过去,打了半天也没人接,难道是被骗了?想想那就在这边扔着吧,拆的话也太麻烦,我这是白忙活了。

收拾打包快两个礼拜,我们才把所有东西都运到新家,正式入住的当天晚上,自然是请了亲戚朋友到家里吃饭热闹热闹,妻和两边母亲一起忙了一晚上,做了两桌子菜,两大家子人喝酒吃饭一直到九点多才散去。

“爸妈你们别收拾了,刚才还做饭来着,赶紧回去休息吧,太累了。”“我们就是帮忙,打个下手,菜都是小菡做的,你让她好好休息下吧,这两大桌子菜,可是太累了。”“没有啦,妈,我不累,你们歇着吧。”

“好好好,你们都累,都赶紧回去歇着吧,剩下的我来。”“那行,小菡你坐下休息吧,剩下的让孙毅收拾去,那我们两边老人就先走了,你们早点休息。”“好,反正都是自动洗碗机,我放进去就好。”“那爸妈,我送下你们。”“小菡,别出来了,赶紧回去吧。”

等我收拾完桌子和碗筷,出来看到妻正在门厅弄着什么东西。

“菡菡,你干嘛呢?”

“毅哥,你快帮我看下,我这么弄对不对。”

我一看,妻正在摆弄一个摄像头,正对着说明书看呢,不过她一直是个电子白痴,以前这种事都是直接扔给我做,这次怎么自己亲自动手了。

“咋还亲自动手了,我来就行。”

“哼,必须得我自己弄,这个可以联网看的,密码得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才行,我前面账户弄好了,后面你把它放好,要正对着门口呀,别歪了。”“咋着,密码还不能告诉我了,再说你咋突然想装这个了?”“你不是要走了么,还那麽久,这房子那麽大,我自己住害怕嘛,我就想装个摄像头在门口,有人的话,它可以报警的。”“那你还不让我知道密码,不让我看啊?”“就不让你知道,你知道就感觉你在监视我一样,别别扭扭的,谁叫你走那麽久还那麽远,就不让你看。”“好好好,不让看就不让看。”

“毅哥,你把它对准门口啊,拍歪了我怕报警功能就不好用了。”我心想,这个摄像头自己会动的,放歪了也会自动调整,看来妻是不知道它有这个功能,也是,妻买的这款从外面看就是一个整体,下意识都会以为不会动,不过我从说明书看,外面那个就是个保护罩,摄像头在里面会自己调整。

再说,这个设备明明有个一键连接手机的功能,不需要密码只要在范围内匹配对验证码就能连接上,看来妻还真是没搞明白这个,我赶紧在自己手机里面下好APP连上,试了下没问题后,把摄像头固定好。

和妻在新家这边待了几天,月中我便必须得到CS驻场,从机场和妻离开的时候,仿佛看到她眼眶直接红了,但是没办法,为了事业和给妻提供更好的生活,有时候就是需要这样选择,妻心理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看得出她一直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晚上我俩视频的时候,妻说了好多的话,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她话这么说,工作上,生活上,甚至连她上下班的时候看到了什么都要和我说一遍。

“毅哥,早知道我不要现在这套房子了,咱俩结婚时候的婚房现在想想挺好的。”“为什么不要啊,你不是一直想有个环境好有院子的小别墅住吗?”“那样你就不用那麽辛苦,还要出差,咱俩还要异地。”“那你想你老公一直没本事吗,傻不傻。”“我懂嘛,就是跟你抱怨抱怨,我想你了。”

“才一天不到就想了?”

“恩,想了。”

当天晚上,就陪着妻一直这么聊天,直到妻睡着。

第二天来到被并购的公司,两边团队简单介绍下便紧张工作起来,这次我也认识了对方公司法务部的老大,也是公司创始人之一,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身材魁梧,大概四五十岁,看着非常严肃,但是一交谈,马上就觉得这个人很风趣幽默,并不是一个端着架子难沟通的人。

但是自己也要尽我所能和他搞好关系,毕竟今年的工作如果他配合的话,那工作是绝对可以顺利完成的。

早点完成就能早点回去和妻团聚,不过这次并购完成后,他的身价也能让他退休回家养老了,想想他实在是没有什么难为我们团队的理由。

下午工作完,腰酸背痛,现在出差在外面,也没有家可回,便到公司的健身房跑跑步,同样时间点,来健身房的人大部分都是女生,而且一个个长相身材都不错,今天私下听这家公司的八卦说,公司的几个创始人都是外貌党,所以招人的时候,人事默认的就是更倾向招些年轻漂亮的女生,但是具体哪位老板和哪个女人传出过什么绯闻,就没什么具体的描述了,看来每家公司都得有点这种相似的情况出现,听说的是现在法务部老大的助理之前是个大美女,不过已经突然离职几个月了。

“小孙,跑着呢?年轻人可以啊,知道锻炼身体,我看你们大部分人都出去玩了,你没体验去跟着下CS当地的夜生活?”“啊,赵总啊,您也来跑步。”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赵总就是法务部的老大,不过他现在穿的一身运动衣,差点没认出来,不得不说,赵总的身材在他们这个年龄段算是极好的,没有肚子不说,身上的肌肉也很明显。

“是啊,每天我都得跑跑,年纪大了,不像你们年轻人,不锻炼身体到时候跟不上啊。”“哪有哪有,我看您身材比我这个年轻人都好啊。”“小孙今年多大了?”“24了。”

“哎哟,那咱俩还是一个属性,我比你整整大两轮,我今年48,小孙不错啊,年轻有为,你这次负责的项目可是个肥差。”“这都是我运气好吧,哈哈,不过赵总您真看不出来48的,也就40。”看着在旁边跑步机上跑步的赵总,保养的确实不错,跑这么高的配速,呼吸也非常均匀,我余光看到赵总两腿间有什么晃来晃去的,仔细一想就明白了,难道赵总也是个大尺寸?这么巧吗?“行了,私下里就别管我叫赵总了,管我叫叔就行,我听过你师傅说你,给我好好夸了一顿,不错,小伙子好好干吧。”“我师父还认识您?”“不算认识吧,头几年有过合作,他给我的印象很深哪,特别靠谱的一个人,希望你也一样。”“赵叔您放心,我肯定不会给我师傅丢人的。”“不过你跑完可以和找他们玩玩去,我让小李他们几个带你们去的都是当地有名的场子,挺有意思的哟,别客气。”“不了不了,我对那些不是很感兴趣,我还是跑跑步就回去吧,晚上还得跟我老婆视频呢。”“哈哈,原来是怕查岗。”

我尴尬一笑,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想法呢,毕竟,我只对自己老婆感兴趣,对于玩别的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这时候只能承认,又不能解释什么。

“也是,听说你有个特别漂亮的媳妇,什么时候带过来给大家看看啊,正好月底公司会办个酒会,可以带家属。”“那就看到时候她愿不愿意过来吧,毕竟人还在DL呢,平时她也不爱到处跑。”“行了,我跑的差不多了,先走了。”

赵总走了后,我自己跑着,过了半个多小时,他人又回来了,看样子已经洗完澡换回了便服。

“小孙,忘了,这个给你,客户今天送给我的,我又用不上,正好给你。”我一看,是一张女性美容会馆的VIP卡。

“赵叔,太客气了,真不用,再说我老婆也不在这边,还是给您夫人留着吧。”“那我更用不上啊,我们公司的人那麽爱八卦,都没人跟你说?”“说什么?”“我早离了,刚创业那时候天天黑白颠倒的忙不说,还不见赚多少钱,那时候就离了。”“不好意思,赵叔,我这不知道。”

“这有什么,反正我不说早晚你也知道,所以你拿着吧,给我留着也浪费,这家店是全国连锁的,CS和DL都有店,拿着吧。”“那谢谢了赵叔,我就不好意了。”“收着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好好干吧小伙子,听你师傅说你老婆对你出来常驻不仅没意见还支持你,就知道你娶了个好媳妇,家里稳定事业才能稳定,外面的女人,玩玩就行了。”“是,菡菡她很好。”

赵叔的话有点莫名其妙,难道是担心我自己在这边会出轨?还是是师傅嘱咐的?“月底酒会有机会没事就带过来,也给我们这几个公司老板们看看你这传说中的媳妇有多漂亮,你这人没来之前,就听你们公司的员工吹出牛来了,你师傅还好一通夸呢。”“那行吧,她如果有时间,就让她参加下,顺便谢谢您的美容卡,哈哈。”“到时候要是太漂亮可别瞧不起我们公司的女员工啊,对于我们公司的女员工我可是很有自信的,那绝对是行业里面的中上水平,我走了,你继续练。”这几天白天工作休息的时候,就没事偷偷登陆到家里的摄像头,看看什么情况,不过从摄像头的视角看过去,家里基本都是没人的状态,我想也是,自己放松的时间段妻已经在公司了才对。

不像自己还在家时一样,那时候妻上班去的时间一般都很晚,有时候还会不去,可能我不在家,她自己也无聊,所以每次看的时候,家里都是没人,不过有时候妻下午会回来的比较早,到家就直接开始打扫卫生。

通过摄像头调整好角度后,只能看到客厅一角,但是可以看到妻除了吸地擦地,还把柜子,各种摆设的边边角角都要擦一遍,她虽然有洁癖,但是之前没搬家的时候,也没见她这么干卫生啊,难道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新家?不过奇怪的是她每次都要把自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才结束,有几次地已经明明擦了一遍了,却还要再擦一遍。

更奇怪的是妻时不时会突然把拖把摔在地上,感觉自己在生闷气一样,但是每天在晚上和我视频中却完全看不出来,今天从摄像头里看,又开始收拾家里,把不用的东西往外扔了,一连扔了好几箱,我仔细一看,这箱子怎么那麽眼熟?

这不是我用来放情趣工具的那个箱子么!怎么妻也直接给扔了?难道因为我不在,这些也用不上?看来她自己在家实在是太无聊,还好明天我就回去了,到时候正好可以陪她去逛逛街,做做美容。

“毅哥!”

和上次回国一样,还是离出口大老远就听见妻的呼唤声,回去的路上,妻就像很久没和人说话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对了,菡菡,这个给你。”

“什么呀,我开车呢,看不了。”

“美容卡。”

“哎呀,还知道给我带礼物呢!”

“哈哈,也不算,是赵叔给的,他用不上,咱家这边也有连锁店,就让我给你带回来了。”“哼,那你都不知道给我带礼物。”

刚到家,妻就抱着我蹭来蹭去,我从她的眼神中,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过这种眼神,以前貌似从来没看到过。

“快点快点,热水给你放好了,坐这么久飞机,都脏死了。”晚上躺在床上,妻就像一条美女蛇一样,钻了过来,盘在了我的身上,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可是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小说里常有的情节,只不过我一直觉得妻是性冷淡,所以从来没有用过,但是这次看到妻,突然给了我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于是我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说到。

“菡菡,对不起,我这些天太累了,你让我好好休息下呗。”妻听到后,明显楞了一下,目光从开始的炽热转变成现在的温柔,中间一瞬间仿佛闪露了一丝丝失望。

“好啦,毅哥你那边辛苦了,我也没办法照顾你,那你早点休息吧。”“好老婆,明天我陪你去逛街。”“嗯啊,爱你老公。”

第二天醒来已经快中午了,想不到一觉睡了那麽久。

“菡菡,你怎么没叫我啊,说好早起带你去逛街的。”“你不是说辛苦嘛,就多休息会儿呗,不着急,一会儿中午去爸妈家吃,晚上去我爸妈家,也好久没见了。”由于中午晚上妻都给安排好了,所以下午逛街也没怎么让她逛痛快,毕竟去老人家里不能迟到,晚上回家躺到床上后,明显感到妻有意思过下夫妻生活,我仔细思考,反正自己也坚持不了多久,对妻的欲望没什么帮助,如果一直拖着不做,反而没准让妻怀疑我自己在外地跟有了什么不轨之事一样,所以马上响应起了妻,妻的眼神变得更加热切了。

“菡菡,先给我撸撸。”

“啊?你不要直接进来吗?”

“你下面还是干的呢,你先帮我撸撸,我也给你揉揉。”“但是我怕……”“怎么了?”

“没事,我把腿张开,嘻嘻。”

其实我能猜出来她要说什么,当然也正如妻所担心的一样,我连妻的穴口都没碰到,直接射到了她的肚皮上。

第二天逛了很久,下午的时候便到了赵叔给的会员卡那家连锁美容院去做护理,而我只能在等候区无所事事。

对了,这时候不是偷偷看下妻手机的好时候吗?她做护理全套下来要两个多小时,我想怎么看就能怎么看,她还和老宋有联系吗?想到这,我急忙把妻的手机从包里拿出来,开始翻。

不过让我失望的是,完全没有和老宋的聊天记录,不知道是再也没有聊过了,还是被妻删除了,但是此时躁动的心却变得格外安静,好像是想要看到有些什么聊天记录在,却又担心它真的在,难道这时候我竟然担心起老宋会威胁我的地位了么,想想真是太可笑了。

为了打发时间,便看了看妻和其它人的聊天,除了工作上的事,就是在各种闺蜜群、好同学群里面聊健身,美容,旅行,八卦什么的,基本都是女人爱聊的那些。

但是当我看妻私下和陈灵的聊天记录的时候,却直接让我震惊到了,陈灵竟然出轨了!而且还是理直气壮的出轨!“灵灵,你以后还是别这样了,万一他知道怎么办,你不爱他了吗?”“当然爱他啊,我这也是为了我们夫妻生活稳定啊,他天天泡实验室,身体都不好,每次五六分钟就交差了,这哪够啊,我一不满足就爱发脾气,会特别烦躁,我又不想跟他吵架伤感情,所以才出来约的么。”想不到陈灵老公瘦了吧唧的样子也能坚持五六分钟,再想想我自己,不知道妻看到陈灵这么说后作何感想。

“烦躁?”

“对啊,就是会莫名的烦躁,怎么?嘿嘿,是不是孙毅出差这几天,你也烦躁了?”“没有啊,我就是不明白才问的,可我觉得这样还是不好,你瞒着他,他万一知道了怎么办?”“放心啦,不可能,他天天泡实验室,我又是辅导员时间多,而且我约的都是其他学校的学生,每次做完就走也不联系,也都是在白天,怎么会被发现嘛。”“你还是小心点吧,记得把咱俩的聊天记录删了,别让他看见。”“放心,我又不傻。”“那你也别太频繁,我还是担心被他发现,你多久约一次啊?”“刚开始那会是一周约两三次,现在一周一次了,我感觉我不是很禁操,那些学生一个个还都精力充沛,我有时候都会受不了,开始可能也有刺激的感觉在吧所以频次比较多,现在就基本一周一次了,哈哈,小菡,看来你很感兴趣吗?

不然我教你怎么约?”

“你你你,没个正形,你说你才结婚几个月,就出轨了。”“那怎么了,性需求这东西是人天生的,我也没办法,再说了,我处女不也是给的他么,又没有背着他让别人破了,那后面我和其他人做,我觉得就是为了解决我的性需求,这是人的本能啊,第一次给他就行了,后面和其他男人做这跟换个自慰棒也没区别啊,保证健康不就行了。”“你这道理真多,反正我说不过你,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啊,卫生也是,你戴套还是不戴?”“当然戴啊,虽然我找的都是学生,提前也让他们体检,但是我又没跟你一样做了皮埋,我可不想给我老公弄个别人的孩子出来。”“那就好,你注意安全啊。”“嘿嘿,小菡,别光我说,你咋样啊?”

“我?我什么啊?”

“哎呀,别装了,能是什么,你和孙毅你俩性生活怎么样啊?”“啊……就那样啊,挺好的。”“切……别骗我了,我老公说了,孙毅比他强不到哪去,可能还不如他呢。”我去,想不到那哥们怎么把这些事也告诉陈灵了,不过还好,他实际并不知道我有早泄的毛病,和陈灵聊这些估计也是瞎扯。

“你俩怎么私下连这些都聊啊,害不害羞。”

“两夫妻嘛,有什么的,孙毅能满足你吗?哈哈”“哎呀,你还不害臊。”“说说嘛,孙毅那家伙多大?”

“灵灵,你越问越过分了。”

“聊天嘛,再说咱俩谁也不是处了,说这些有什么,到底多大啊。”“我也不清楚,没仔细看过,大概八九厘米吧。”我看到这真是无语,果然闺蜜间真是什么都能聊,想不到妻连我的尺寸都告诉陈灵了。

“勃起吗?”

“恩。”

“那我家老宋比他强点,他勃起有11厘米,哈哈,孙同志有点小啊,下次给你试试我老公的肉棒。”“你瞎说什么呢?你还想让他知道?”

“哎呀,我就开个玩笑嘛,你还真当真,我哪敢让他知道,不过我要真是跟他说你能让他干,估计他得开心死吧。”“你再这么说我不理你了。”

“好嘛,我的小菡,我错了,我就是关心你们夫妻生活嘛,毕竟这个对婚姻关系维系很重要。”“不告诉你,反正我过的很好就对了。”

“哎,你这人,有些事上太能委屈你自己,你不想说,我也管不了,但是我觉得吧,还是别憋着自己。”“我有什么可委屈的嘛,你别脑补了,从大学就是,全宿舍就你经常各种鬼想法多。”“不过估计孙毅也能满足你,你这人,大学就知道你是性冷淡了。”陈灵和妻大一就是好闺蜜了,按照陈灵的说法,妻从上大学就是性冷淡的话,那高中那两年转变的那麽快吗?还是因为高考压力大,妻没有精力想其他的事了?“对了,灵灵,性高潮是什么感觉呀?”“哟,你竟然关心起这个了?怎么?孙毅没给你性高潮过?”“哎呀,我就是问问嘛,你也知道我性冷淡,我就是好奇想问问。”“哦,你打算装着给孙毅看是吧?那你会装的很累的,性高潮的时候,全身都跟放空了飘起来一样,大脑都是空白的,我当时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叫的,总之就是特别想叫,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一样。”“那下面呢?什么感觉?”

“开始当然是特别痒啊,感觉空空的,就想有男人的阴茎塞进来,高潮的时候,腰都酸了,里面感觉都满了一样,总之说不清。”“哦……”“你没感觉呀小菡?”

“我?我做的时候里面就是痛痛的,感觉有很多东西在里面咬一样,然后那个来了后,感觉里面就更痛了,如果说之前有十只东西在咬你,那麽那时候就跟变成有一万只一样,然后就不知道什么了。”“不知道了?没意识了?”

“恩。”

“我去,想不到孙毅这么猛,不过你那个痛是什么情况我就不知道了,孙毅够猛的啊,我都想试试了,小菡,你舍不舍得啊?”“还好吧……不过你想哪去了,绝对不行!”“知道了知道了,就知道你不舍得,不过男人还是有大阴茎做着才过瘾,孙毅和我老公的都太小了,我就约过一次大的,勃起后看着有14厘米,那次真是过瘾,做了一次我下面就被弄干了,然后吓得我就走了,不过回想起来,还是大阴茎好啊。”“太大了也不好,顶得恶心。”

“嗯?我去,小菡,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没跟我说实话,说!”妻这句话发完可能她自己都没意识到有什么问题,不过陈灵看出来了,当然我也看出问题了。

“啊?我瞒你什么了?”

“你是不是也有其他男人?”

“没有啊,你别瞎说。”

“那你怎么知道阴茎太大会顶得慌的?你不是就孙毅一个男人么?还是在孙毅之前,你跟过其他男人?”看到陈灵问的这句话,也是我一直想知道的,虽然妻自己跟我说过她是处女,我也亲自验证了,可是在这种对话下,往往能听到最真实的答案,我的心开始加速跳动。

“哎呀,你想什么呢,孙毅就是我第一个男人的。”“那你就是找其他男人了对不对,不然你怎么知道大阴茎是什么感觉?”“哎呀,就是孙毅,他的大。”“哼,你别想骗我,你刚才还说他8厘米呢,这叫大?”“我……”“那还能是什么情况?你也约过?还是说你去嫖过鸭?那难不成你被强奸了?我去,要报警啊小菡!”陈灵果然和妻说的一样,风风火火的性格,又喜欢各种脑补,已经开始不停的脑补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了。

“那难不成是孙毅给你找的?我知道这个,有的男的就喜欢自己媳妇给自己戴绿帽子,难不成孙毅也是绿帽男?”“哎呀,都不是,你别瞎说了,我……我出轨了还不行么!”想不到妻竟然说自己是出轨,可是明明是我安排的啊,仔细一想,便想通了,妻这是为了维护我的尊严,毕竟陈灵口中的绿帽男的称号在大众的是非观中可并不好听,甚至是耻辱。

“我去,那你刚才还跟我装的跟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想不到小菡你也出轨了,我们的女神竟然都出轨了。”“对,你满意了吧?真是服了你了,不过你可不许和其他人说。”“知道,我又不傻,咱俩这事,哪件是能拿出来说的,赶紧给我说说怎么回事。”“什么怎么回事?”

“孙毅活不好?”

“没有……就是有一天心情不好,和他吵架,就约了。”“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啊。”

“也是,你一直是个很感性的人,也有可能就这么约了,你约过几个啊?”“就这一个啊。”“然后就一直跟他做了?”

“恩……”

“哈哈哈,小菡,看来不止做了一次啊。”

“你……你又套我话……讨厌!”

“你拿什么约的啊?”

“就微信,附近的人,就找了一个。”

“小菡,你这比我胆大啊,这么轻易就敢约了,你也不怕他有病。”“哎呀,那时候哪想那麽多啊,而且我又不傻,后来肯定让他体检了嘛。”“那就好,你吓我一跳,那你戴套了吗?哈哈”“开始有……后来就没了……”“我的妈呀,你这个小浪蹄子,你还说我呢,你后面不是连套子都不戴了,让人家随便射。”“我……我做了皮埋,而且我也让他体检了。”“行了,别解释了,我还不知道不戴套舒服。”“没有……”“那他下面大吗?不应该这么问,你刚都说大了,那多大多粗?”“是很大的,我记得是19cm长,5。5cm粗的。”想不到老宋阴茎的尺寸在妻的心里留下了这么深的印象,此刻,更是妻亲口承认老宋阴茎很大。

“这么大?怎么这么大!而且怎么还有小数点?你拿尺子量过啊?”“恩……”“太大了,真是太大了,都快跟黑人的一边大了,好大啊,哈哈哈,小菡,想不到你这么浪,你们玩的够有情趣的,还用上尺子量大小了,还能这么玩,看来你比我会玩,哈哈。”“好了,别说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最后一句,都顶到你恶心了,看来够大。”“你!绝交啦!”“好了,不闹了,不过,小菡,你舍不舍得把你这个炮友介绍给我啊。”“啊?你要干嘛?”“怎么,炮友也不舍得啊?”

“哎呀,哪有舍不舍得的,对他你想怎么样怎么样,我就是好奇你,为什么突然想找他了。”“哎呀,他阴茎大嘛,我就一直想找个大的,而且你都已经体验过了,说明能力和身体健康也没问题,像你说的,我也不想老约不同的人,跟你一样,找个固定的炮友不错,所以我就想用用你的炮友嘛。”“别炮友炮友的,他不是,我懒得搭理他,不过他们工地好像出问题回老家了,上个月走的。”“你们断了?”

“恩,是啊,再说即使没有断,也是在DL,你太远不方便啊。”“也是,不过等会儿,你说工地?他是?”“农民工啊……”

“农民工?你竟然找了个农民工上你?”

“你又看不起人,农民工又没偷没抢的,怎么了。”“不不,我没有看不起,我只是没想到,我实在想不到你和农民工的这种组合……那他是不是很黑啊。”“恩是,晒得那种。”

“多高啊?难道是长得好看?”

“不好看,就是路人,可以说丑吧……一米九多。”“那麽高?算了,再加上他那麽大的武器,当个炮友也可以了,哎,小菡,真羡慕你,随便一约就约个那麽大的,我怎么就没赶上呢。”“行了你,赶紧把聊天记录都删了,不和你说了,我该去和毅哥视频了。”“去吧去吧,放心,我这手机,安全得很,你去秀恩爱吧。”妻还一心叫别人删了呢,想不到最后自己没删都被我看见了,陈灵竟然出轨?这个事,我现在开始纠结要不要和他老公说了。

说的话,按照妻和陈灵的关系,妻非得弄死我,不说的话,毕竟和他老公也算是哥们,而且他们夫妻和我们这种关系并不一样,陈灵老公有没有淫妻癖我并不知道,不过看目前情况是没有的。

不说的话,也算对不起哥们了,这时候,妻的手机就像个烫手的山芋,我急忙塞进包里,如果可以选,我宁愿没拿出来过,那我就不知道这件事了,正在我还在纠结的时候。

“毅哥,我出来啦,好舒服哇!”

听到声音,妻正向我走来,做完全身美容的妻皮肤状态更好了,就像婴儿一样,看着这满脸笑容,我知道,这事不能说,说了,她和陈灵关系就绝对会崩,妻又是重感情的人,这相当于把她架在火上烤。

“真漂浪,菡菡。”

“那我平时是不漂亮吗?哼,谁让你不给我买美容卡的,同事都比你想的周到。”“对对,赵叔心细。”

“赵叔?对了毅哥,我还没问,赵叔是谁啊,好像不是你们律所的吧,我都没听过。”“哦,不是,被并购那家公司的法务部老大。”“那人怎么样?”“人不错,看着很严肃,但是实际性格很好,虽然岁数48了,但是身材很好,一身肌肉。”“是嘛……”

“我们去哪吃?”

“随便吧,都行,吃完饭你又该走了。”

“下周就又回来了嘛。”

“恩,等你,老公。”

“哦对了,我差点给忘了,下周你要不要去CS啊?”“啊?为什么?你想请我去呀?我怕万一看到点不该看的,多尴尬。”“哈哈,对,请领导莅临检查,不过主要是下周并购公司办酒会,都知道你漂亮,所以都想让你参加呢。”“啊?是吗?我那麽出名啊,那好吧,我有时间去看看礼服去,嘻嘻,你看看,别人都知道你老婆漂亮,有没有给你增光。”“那是必须的,好老婆。”“那个赵叔也会在?”

“肯定啊,他是法务部老大,也是公司创始人,肯定在,怎么了?”“哦……没事……我就是说人家送了你这个卡,我看里面钱挺多的,我也得准备一个礼物还回去。”“也对,你安排吧。”

回到CS后,妻那边也突然忙了起来,一直加班了好几天,好多次晚上都没来得及视频,老朱估计是因为我俩异地分居,他还让妻加班,觉得不好意思,特意给我打了电话道歉。

别的不说,老朱这个人是个非常会做事的人,即使他在找你帮忙的情况下,也会让你感觉这个忙帮的非常舒服,所以对于妻的加班我也就没说什么了。

晚上到家,刚换下鞋,突然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期初我以为是骚扰电话,直接按掉没有接,但是看到又打了一遍,于是按下了接听,那边说起话来。

“那麽麻烦啊,还要先把主机送去检测下?”

听到电话那边的描述,是当时卖我监视器的商家,竟然这么久了才看到我的信息,而且要是回收的话,先得把主机拿过去检测,没问题后他们再派人来拆摄像头什么的,再加上这破监控实际上一点用都没派上用场,我就更火大了。

“是的,孙先生,不好意思,一直没看到您消息。”“行了行了,我在外地,等我有空的吧。”这时候心情不好,就想和妻聊聊天,毕竟以往都是她先给我打过来,这次我也主动些,便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还在加班没听到电话吗?最后改成发了条微信给妻,洗完澡看妻还没有回复,看了会儿电视,便上床睡着了。

等到第二天醒来,我打开手机,妻一直到凌晨两点多才给我回消息。

“知道啦,毅哥,没听到你电话,加班太晚了,我估计你也睡了”“没事,菡菡,你也辛苦啦。”这周我和妻一直在忙各自的工作,视频的机会不多,不过周五很快就了,顺利得就在机场接到了妻。

“菡菡,有没有给我带什么好吃的啊?”

“带了带了,一个礼拜不见,不先问你老婆怎么样,反而问吃的。”“哈哈,我这不是想起来就问问么,再说我老婆都坐在我身边了,我还问那麽多干嘛。”“哼,就你理由多。”

“咱们得直接去酒店宴会厅了,时间有点赶。”“啊?那我礼服怎么换嘛。”“卫生间换下呗。”

“卫生间怎么换啊,它有裙摆,是拖地的,卫生间太脏了。”“那到时候开个房间吧。”到了酒店,我急忙带着妻去前台开房间,正在办理的过程中。

“哟,小孙,够准时的啊,踩点到。”

我回头一看,正好碰上了赵叔,也是刚过来,妻看到赵叔,知道是和我认识的人,便得体的安静站在一旁,微笑着看着我俩。

“赵叔,这么巧,我介绍下,这是王菡,我老婆,菡菡,这就是赵叔,我和你提过的。”“赵叔好,你叫我小菡就好,谢谢你平时关照毅哥。”“哈哈,客气啥,我俩这是互帮互助,大老远就看见小孙了,我当时就想,旁边站着的这个大美女肯定就是他老婆,早就听说是个美女,不过今天一看,我觉得描述有点不准啊。”“啊?赵叔您这是见多识广,哪能跟您见过的美女比呢。”“不不,小孙,我意思是用美女形容,太俗了。”“赵叔您真会夸人,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小菡你可别不好意思,我当时还自认为我们公司美女也算是多的,听说小孙老婆特漂亮,便让小孙把你带来,今天一看,后悔了啊,我这是没事瞎挑衅,结果你一来,我们公司的美女可就黯淡无光了。”“哈哈。”妻平时再是个理智的人,听到别人这么夸自己,也笑的花枝乱颤。

“还是年轻人厉害,这个点就来开房,这是一会儿晚宴结束,连家都等不及回了么。”正迷在妻笑容中的赵叔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弄得妻一下子脸红到不行,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我去说明下情况。

“不是,赵叔你误会了,这不是菡菡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么,我说开房间,让她去换下。”“这样啊,别开了,用我的。”

说罢赵叔便掏出了一张房卡出来,递给我,我还纳闷,怎么赵叔竟然随时有张房卡呢?细想这事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毕竟人家是单身,无论怎么做,都是合法的。

(24)2016年11月B

我拿着房卡直接带妻去换衣服,不得不说,妻的眼光总是比我的好,我之前给她发了很多张我挑的礼服照片,都没有妻今天这身好看,我之前挑的要么是看着端庄,要么就是看着性感,而妻挑的这身,给人端庄中又透着一丝丝性感的感觉,紧身提胸的设计把妻的双乳抬得更挺拔些,微微露出一点点乳沟,后背是三分之二的露胸设计,加上拖地的裙摆,配上一双细高跟,整个身材显得更加高挑,墨蓝色的面料又显得低调不张扬,真是太适合今天的场景了。

我觉得这条裙子最巧妙的设计就是裙摆,不动的时候自然垂落到地上,看着保守端庄,但是只要一走路,就会发现裙摆的两侧是开叉的,妻两条修长的大腿就能露出来,一直露到根部,却又把神秘的地方挡的严严实实。

本来我作为外聘团队的人,就没必要太吸引目光,但是奈何他们一直传妻是个美女,如果妻要是再挑一件比较显眼的礼服,就太喧宾夺主了。

晚宴流程也就是那老样子,吃吃饭,互相敬酒,妻的酒量并不好,所以只喝了两口红酒,有点微醺,就没再喝了,后面听听老板讲讲自己当初的奋斗史,然后就是互相找女伴跳舞,赵叔又向其余的几位创始人介绍了妻,当然紧接着无非是对妻的各种夸赞,妻也礼貌的一一回应。

“那小菡,今天的第一支舞就陪我跳吧?”

“啊,好的。”

邀请妻跳舞的是公司的董事长,和赵叔年龄差不多,只不过我平时接触不多,这种社交场合,妻也不便拒绝,看了眼我在征得我同意后,便跟着去了。

董事长轻轻架着妻的胳膊,手伸到妻的后背位置停住,另一只手轻抚在妻的腰部,两人在舞池中伴随着轻音乐舞动起来,其他人看到董事长已经开始后,便也各自邀请各自的女伴到舞池中开始跳舞。

这家公司确实女员工的颜值身材都很高,我看着舞池中舞动的一对对感叹道。

伴舞的音乐已经换了好几首,妻的舞伴也换了好几个,几位高层轮流邀请妻去跳舞的行为惹得这家公司的其他几位女员工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再加上这几位高层一边和妻跳舞,一边聊天,不知道讲什么笑话,逗得妻连连娇笑,感觉更让她们心生嫉妒,没准在想平时高高在上需要自己讨好的老板们这时候却在讨好另一个女人,心理更加不平衡,我心想还好这几个女人的部门和我完全没有交集,不然以后的工作非得各种难做不可。

舞会已经开始了一个小时,大家也越来越熟悉,这时候赵叔突然跑过来。

“小孙,咱俩得回去下,美国那边需要个文件,需要你准备下,然后我授权。”“好的,但这边还没结束,咱们就这么走合适么。”“没事,都是工作,老曹他们也没那麽多事,打个招呼就行。”确实,这几位老板都是非常好说话的人,和他们说明情况后,也赶紧安排司机去送我和赵叔。

“那毅哥,我要一起吗?”

妻正在一旁和一个其他部门的主管老大跳舞,听到我们的对话后,礼貌和舞伴说了下,便走过来问我。

“小菡,你不用去了,我们过去也是弄文件,你待着帮不上忙自己也没意思,况且这次是小孙来这边的第一个商务宴会,你作为他老婆,也得帮着他交际下,熟悉熟悉人,这样他以后工作也好做,哈哈,这就是我意见,当然还得小菡你自己决定,你要是觉得自己在这边实在没意思,那就跟我们走,我再让司机把你送家一趟也行。”“也是,菡菡,那你是跟我们走还是在这边?”“那我就在这边吧,和大家一块行动就好,那赵叔毅哥你们先去忙,忙完回来。”其实对于妻在这种场合的交际能力,我是不担心的,她情商一直很高,所以能多认识下这家公司的人,对我也非常有帮助,毕竟夫人外交这种事,有时候往往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小孙啊,你这老婆不错哟,我看得出来。”

“对,要是您夸我别的,我没准还谦虚下,夸这个,我是向来不谦虚的。”“哈哈,你小子,咱们回去赶紧弄,没准还能赶上下半场。”到公司赵叔帮我整理了一些文件后,把系统的预授权也给我准备好,后面的事,基本就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了,赵叔在也帮不上忙,反而会让我分心。

“赵叔,这边也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剩下的我来就行。”“那行,辛苦你了,司机我给你留下了,一会儿你弄完直接找他就行,我打个车回去。”等我整理完文件已经十一点半快十二点,和妻联系后,那边也刚好要结束,赵叔正好富裕一辆车来送妻,于是我俩各自出发,到家那边聚齐。

等司机把我送到楼下后,发现妻和赵叔已经到了,远处看两人正在聊天,妻一手挽着裙摆,防止拖地,漏出一截白嫩的小腿。

“赵叔,你们到的挺快的啊。”

“我们也刚到,这不,这根烟刚好抽完,行了,我任务完成,你们赶紧上去吧,小别胜新婚啊,我走了。”刚一进家门,我就抱着妻亲了起来。

“哎呀,等会儿嘛,我先把行李放好。”

帮着妻把一大箱行李拉到卧室,妻便收拾起来,我看又是拉了一大箱子东西,感觉起码是能住一个星期的量。

妻刚收拾完,我就一把把她拉到床上,扑了上去,一边亲,一边双手全都扒上妻的双乳,揉玩起来,对于妻的胸部和下体,我其实更喜欢把玩胸部,饱满的乳房,挺拔柔嫩富有弹性的乳肉,总是让我爱不释手。

“毅哥,好啦,别捏了,都要被你捏坏了。”

我心想,这才哪到哪,老宋玩的时候可比我劲大多了,不过既然妻这么说,说明她意思是让我进行下一步动作,我把手伸到裙子,顺着腿,一直摸到了妻的下体,与以往不同,这次隔着内裤摸着妻的下体,感觉热热的,潮潮的,和以往我摸的时候,冰冰的,干干爽爽的感觉不一样。

我褪下内裤,急忙一手按到外阴上,妻下体已经湿了,这个滑腻的感觉,明显是已经流了一些水出来,这次怎么和以前不一样,湿的这么快,以前有的时候我都需要额外用润滑剂的啊。

“菡菡,这次湿的挺快的啊。”

“那还不是怪你,一走走那麽久,都不管我了。”看来小别胜新婚是对的,我还是头一次碰到妻这样。

“菡菡,给我口交吧。”

“啊?”

“我说给我口交吧,我想试试。”

妻突然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一脸难为情的表情。

“毅哥,别了嘛,我不喜欢,难受,要不你直接插进来吧。”想不到妻直接拒绝了我,那她却会含老宋的阴茎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换到自己的老公来说,就太难为情了吗?“菡菡,我还是想试试口交,你就给我口吧。”“不了嘛,毅哥,求你了,我不想。”

看妻一脸难为情的表情,我也不好继续逼她,可能是她真的太不好意思了,在我面前得维持形象吧,所以一直拒绝,哎,谁叫是自己老婆呢,也不好来硬的。

不过好像妻看我一脸失望的表情,觉得自己也过意不去,竟然想了个折中方案。

“毅哥,那我给你用胸吧。”

“行啊,赶紧的。”

乳交我也没体验过,想不到妻竟然同意玩这个,于是我赶紧坐到床边,妻跪在地上,把礼服褪到腰上,上半身边赤裸在我面前,然后两只手分别扶住双乳,凑到我的阴茎前,用双乳夹住我的阴茎,开始上下动起来,我的阴茎直接全部消失在妻的双峰中,只感觉到乳肉在我的阴茎周围有节奏的蠕动着。

看着妻一脸认真的模样,与正在给我乳交的行为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过了一会儿,阴茎便在妻的双乳中射了,由于整个阴茎都被夹在了妻的双乳里,所以并没有看到流出的精液,直到妻双手送开,才看到精液顺着乳沟流下去。

“我去擦下,毅哥。”

怕精液沾到礼服上,妻急忙去卫生间清理,我自己拿纸巾先擦了擦,躺在床上休息,过了会儿,妻直接光着身子从门口走了进来,突然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但是没等我仔细思考,妻便坐到我旁边,轻轻揉起了我的阴茎。

“毅哥,一会儿还要继续吗?”

“嘿嘿,我有点不行了,刚射完,现在你揉的还有点酸。”“啊,对不起嘛,我就是想给你放松下。”妻急忙松开手,对我吐了下舌头。

“那我先去洗澡了。”

等我们两人依次洗完,躺在床上开始聊天,由于这周没怎么视频过,感觉会聊很多,但是实际上没说什么就把这几天的事聊完了,妻说她这几天一直在加班,每天的情况基本差不多,就是吐槽了我半天都不知道给她发个微信问问她工作累不累。

“我这不是怕打搅你工作嘛,以前你工作的时候,不是也不喜欢别人打搅你。”“那是以前嘛,毅哥,那时候咱俩都在一起啊,你在我旁边坐着就行了,这会儿不是不一样嘛。”“那都怪老朱,谁叫他还让你加班。”

“人家毕竟是老板嘛,哪有光拿钱不干活的,他已经很照顾我了,只是有重要的事才需要我去弄。”“我知道,我就是开个玩笑,那家伙还不好意思,给我打电话请罪来着。”“啊?他说什么了?”“没说什么,就是说下你们忙,然后不是知道你要参加晚宴么,所以给你报销这条礼服。”“还有呢?”

“没了,没聊什么,他也挺忙了,聊两句就挂了。”“哦,他和我说了,报销我都报完了。”第二天自然是陪妻吃吃喝喝,CS这边好吃的还是非常多的,妻又喜欢吃小吃,从早上吃到了晚上,又吃了一个当地特色的夜市大排档后,才肯回家,不过妻貌似对美容院的护理服务上了瘾,查到这边的分店在哪后,便拉着我第二天要过去。

不过其实我并不喜欢陪妻过来,她在里面护理三个小时,我就得在外面干坐着三个小时,第二天出来的晚,等妻做完护理,起码下午一点了,我坐着无聊,便又拿出妻的手机看看这几天有没有又和陈灵聊天。

打开微信一看,果然陈灵的消息在最上面,我急忙点开,把这礼拜的内容全看了一边,发现也没说什么特殊的,就是聊些家常就没了,有几天是一句话都没有,可能正是妻加班的那几天。

再往下的都是些工作群的对话了,我看现在有的群里面还有人说话,看来妻是挺忙的,再往下翻,老宋的聊天框突然出现了,我心里一紧,看时间是今天上午我俩出门没多久,只不过被上面群里的消息压下去了,妻应该没看到,会有什么新发现嘛?他们俩还在联系?妻不是说自己早就不和他说话了么?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什么,手颤抖起来,手指慢慢伸向聊天框,点开。

“怎么样?”

“你看看,还是我们农村好玩吧!”

接下来是一段视频,看上去是在一片很大的池塘上,远处正是太阳落山的黄昏美景,映着水面上的鸭子游来游去,镜头里时不时出现一搜木筏的船头和船上遮阳棚的边缘,出现船头时可以看到还有两双雨靴,上面都是泥,显然是下池塘上船的时候踩的,老宋应该是在木船的船舱里拍的才对,池塘上的风应该很大,视频里传出的都是呼呼的声音,船也比较摇晃,视频上下左右跟着船晃动的频率抖动着。

不过老宋发的这是什么玩意?一共就这些,虽然风景不错,但是哪个农村基本都有啊,就没有其他的了?老宋这是在家闲着太没事干了么,想想也是,要是真有什么事情出现,按照老宋的一贯作风,早就截图给我,然后各种激动胡扯了。

等妻做完护理,我们在商场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吃饭,妻一边吃,一边拿着手机回消息。

“这几天这么忙呢?”

“是啊,有批货在海关那没放行,我帮忙联系呢,好啦,回完了,我们吃吧,毅哥。”吃完饭,送妻到了机场,这两天简直过得太快了,以前天天和妻在一起没觉得什么,这突然一下子分开,想不到两天过得就变得这么快。

“菡菡,我给你拿着包,你要不要再去下卫生间,省的飞机上再去了。”“也好,我去下。”妻把行李什么的扔给我,就跑卫生间去了,我直接拿出妻的手机,却发现老宋的聊天框已经没了,看来是刚才被妻删了。

妻的航班起飞后,我刚一到家,电话就响了。

叮叮叮——叮叮叮——我去,谁这时候给我电话,我一看,是赵叔,是需要我回去加班,哎,看来只能洗把脸先去公司干活。

到了公司,赵叔看我没精打采的,还以为这两天我是和妻消耗过多呢,便开玩笑的让我第二天别去了,好好在家养精蓄锐。

晚上正在办公室加班,妻发微信告诉我自己已经到家洗漱好了,此时我刚去卫生间洗了不知道多少次脸,接到妻的消息后,便暂时无心工作,和妻聊起来,聊着聊着,我便又想到单男的事。

“菡菡,你都休息了好久了吧。”

“啊?什么呀,我也加班好吧。”

“不是,我是说活动,找单男,都一个月了。”“哦……是一个月了……”“我是说要不咱们再找个,你觉得呢?”

“你想好了?”

“恩,我觉得还得再找个,咱们还年轻,这次才玩了半年多就结束了,但还有好几年能玩呢。”“你都想好了还问我干什么。”

“你同意了?”

“我同不同意有用吗?”

“哎呀,你别这样,我是询问你的意见嘛,毕竟做爱的时候,我还是想让你得到最大满足的。”等了半天,妻都没有回复,难道是生气了?还是太累睡着了?一边等消息,一边工作,大概一个小时后,一条微信发了过来。

“毅哥,我还是那句话,既然跟你了,那就随你便吧,再说我之前也答应过你了,你也没必要问我。”看来妻这一个小时一直在思考这件事,于是我便趁热打铁。

“那你这次想找什么样的?”

“你定吧……”

“还是找个性能力强的?”

“对了……毅哥……能不能……”

“什么呀?菡菡,你说,给你找单男,肯定是得你满意嘛,尽管说。”“我是想说……能不能别找年龄相近的啊……找岁数大点的。”“啊?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找年龄相近的,我老感觉很别扭,就跟……就跟我去偷情一样……还有……”“还有什么?”

“就跟我被白嫖一样……就是很不舒服……”

“那咱们找岁数大的?”

“恩……应该是吧……”

“那老宋那个年龄算大吗?”

“当然不算啊……”

“那你觉得多大合适?”

“40多?或者45以上?50以上都行。”

“知道了,但是太大了会不会性能力不行,那样你也满足不了啊。”“哎呀……我又不是很在乎那个……但是年龄差不多的,我真的很别扭嘛。”“那年龄大的就没事?”

“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想想应该会好些吧,毕竟……毕竟我就想……就当照顾老人了……”照顾老人?妻这个想法反而让我觉得很奇怪,实在是没想通为什么,不过她能这么痛快就同意了,我也不好再说其他的要求,就是找年纪大的话,这个岁数一般都结婚几十年了,而且工作也很稳定,不像老宋那种一个人在外面漂,再说孩子估计都和妻一边大了,问题是人家老婆孩子还在身边,妻这不是成小三了么,而且岁数大的离家里人那麽近,很容易就被发现啊,看来这种人比直接找年纪相仿的单男更难选。

对了,赵叔不是离婚了么,那找赵叔吗?但是平时工作交集这么多,这么熟悉的一个人,会不会不好操作,还是再想想吧。

“毅哥?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想?”

“不是不是,没有不想,我都说了给你找单男,就得找你想找的嘛,不过我刚才就已经在想什么样的岁数大的男的适合你了,是不是效率很高呀?”“你……讨厌……”“菡菡,你觉得赵叔怎么样?48了,而且离婚,不用担心家庭,我私下看身材也不错,平时还健身。”“啊?赵叔?你想什么呢?”

“我就是问问啊,怎么,你觉得哪不合适?”

“啊……我也想不出来……就是觉得有点不妥当吧……”“比如呢?”“太熟悉了吧,生活工作上交集那麽多?而且对赵叔也不熟悉,不知道是不是能保密的人啊。”“哈哈,我就是想到了,直接跟你提下。”

“再说……”

“再说什么,菡菡,你就直说嘛。”

“再说他平时工作上怎么说都是你上级,更像是你的甲方,要是跟他的话,就跟让我用身体去给他做好关系一样……”“菡菡,你想哪去了,咱们玩这个,又不是为了让你出卖自己身体搞关系,就是为了给生活添加情趣嘛。”“我知道,但是找赵叔的话,他会不会这么想,那他得怎么想我嘛……”“哎呀,赵叔就是我刚才随口说的提议,也不一样是他,我得多物色些。”“顺其自然吧……但是我又想,反正都是找男人发生关系,那还不如找赵叔,还对你工作有帮助。”“你这变得还挺快,傻孩子,别老想着我工作,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再说了,工作上我又不是需要赵叔一个人配合,他们公司其他高层也需要搞好关系的,怎么着,你还想挨个都睡一遍?”“哎呀……你讨厌死了……”

“哈哈,所以说嘛,不要想这些,就想想其他的要求。”“我也不知道怎么着,你提到赵叔,我就想到这了,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拍的,哈哈。”“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嘛,一旦有利益挂钩,事情就不好办了。”“嘻嘻,毅哥,看你那个认真的样子,逗你的啦,我又不傻。”“这时候还开玩笑。”“我连开个玩笑都不行啦?对了,你别找DL的,你在CS找吧。”“这个又是什么原因?”“这还用说啊?你不在DL,你要是找个DL的,那平时怎么弄……”“哈哈,懂了,那就你们弄呗。”“……服了你了……顺其自然吧……”

和妻结束了聊天,我更加激动了,等到弄完工作已经凌晨两点,告诉大家白天我在家休息一天后,回去简单洗漱下就睡了。

等到第二天醒过来,已经快十一点,给妻发个消息问问她在干什么后,发现过了会儿也没回,便去洗脸漱口,准备出去简单吃个饭。

自己一个人在CS这边生活确实很无聊,下午闲的没有事干,妻也没回我消息,看来她那边很忙,我便刷起Twitter来,突然刷到了我一直关注的那位S更新了。

【召集活动单男还有摄影师,单男目前还差一位,具体要求和以前一样,见图,摄影师要求专注拍照,中途不能参与活动,能做到的来。

本次活动女m:163cm,51kg,21岁,私下联系我想要一次调教盛宴,坐飞机来到CS千里送逼,身材见图。

活动时间为下个月初第一周,需要一个下午和晚上,酒店地址人员选定后群里通知。】随后附了四张图,女主的身材一般,不过下体是一根毛都没有的,应该是自己剃光了,现在的小姑娘可真会玩。

CS?这个S是这里的吗?对了,之前看他发活动地址就经常有CS的出现,只不过当时觉得这个地方和自己没关系,所以一直没有在意,时间久了就忘了,这次突然刷到他的推特,看了CS,一下就注意到了,顿时突然有点心动,自己一个人在这边无聊,再加上我也对这些感兴趣,而且正好妻也不在,我是不是可以偷偷参加下,找个乐子呢?之前一直看图,其实看得也麻木了,我记得这个S是有个内部群,都是挑些真的喜欢SM的人进去,这些能进去的人都是线下和他一起玩过的,他觉得对方可以后,才会拉进去,其他想进去的,就得交门槛费,门槛费特别高,29999一个,按他的话说,就是筛选掉一群脑残屌丝,只把真正喜欢这个事的人弄进去,而且有资金实力的人,素质一般也比较高,我当时还是个穷学生,所以也没钱去加群。

看了对单男的要求后,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其实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肯定不符合条件,等等,不是还有摄影师吗?这个摄影师要求中途不能和女主活动只能专注摄影,这个对别人是折磨,对我来说完全不是啊,反正我主要也是猎奇心理,就是想现场看看,即使让我活动,我也觉得尴尬。

那还不如报名当个摄影师,碰碰运气,看看会不会录取,再说了,自己旅游拍的照片还是不错的,于是我挑了几张风景照发了过去,顺便说了下想法,并没有希望很高,这种狼多肉少的年代,即使当摄影师的话,估计也很多人报名吧。

我继续刷着推,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突然手机震动了下,我以为是妻的微信,急忙点开看,不过妻并没有回复,仔细一看,竟然那个S私信我了。

“照片不错,能来CS?”

“对,我人就在这边。”

“你是CS人?”

“不是,我出差常驻这边了。”

“知道摄影师的要求了吧?”

“当然,没问题。”

“没问题,那就你吧,加个微信,详细说下。”“我这就通过了?”“对啊,怎么了?”

“我以为应征的会很多,怎么都得挑选挑选呢。”“报名的是很多,但是大多都想同时和m发生关系,这样怎么能认真拍摄呢,剩下的照片拍的又都很难看。”“原来是这样,放心,我没问题的。”

“那就好,再加上我对你有印象,我们之前评论里也经常有互动,所以就选你了。”和这个S加了微信,聊了下具体情况后,越好下周三上午先去他那里拿拍照设备和调教工具,然后一起出发到酒店。

这还是我头一次要参加这种多人活动,怎么总有一种背着妻出轨的感觉,不过我这种也不算吧,毕竟我也不想和那个m发生性关系,主要目的就是自己在这边太无聊,也想找个新的东西刺激下平淡的生活,想想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于是便打开电脑,上了我之前经常上的摄影网站,学习下大家的构图,采光之类的。

一直看到晚上八点多,手机的消息提醒突然响了,我一看,是妻的消息,我刚回过去一句话,妻的视频通话就打了过来。

“毅哥,我刚有空回去,今天太忙了,累死我了。”从视频中看,妻应该还在外面,正在马路上走着,只不过两侧都是树,看不出来在哪。

“这么忙啊,刚加完班吗?”

“是啊,最后一个季度了,我们这行就会比较忙,老公我想你了。”“这才刚回去就想我了啊,你拿着手机看着路啊,小心点。”“知道了,那你不想我吗?”“想啊,怎么会不想,不想的话,怎么会早上刚起就给你发消息了。”“你起那麽晚啊。”“这不是昨天加班来着么,赵叔就给我安排休息了一天。”这时从妻视频后面的天空看去,好像有几个亮点逐渐升起,从大小和亮度看,是和妻的位置很近的样子,我仔细看,这个不是飞机上的指示灯么,还能稍微看出下飞机的轮廓,没等我进一步仔细看,灯光就从屏幕中消失了。

“老公你辛苦了,赵叔人还挺好的嘛,而且感觉赵叔也很自律的样子。”突然听到妻这么说,看来赵叔在妻那里留下的印象还不错。

“你怎么知道赵叔自律的啊。”

“不是上次舞会么,聊天聊到了啊,他们一起创业的几个平时都有健身的习惯,还经常一起去踢球,毅哥,等你那麽大岁数还能跟赵叔一样自律,那就好了啊。”“怎么着,你是对我没信息嘛信心吗?”

“哼,那得看你了。”

“赵叔给你印象这么好啊,那你是不是想体验体验?”“体验什么?”“你说什么,体验下他的能力啊?这都一个半月了。”“哎呀,我还在外面呢,你瞎说什么啊,不说了,我约的车到了,挂了啊。”晚上又和妻视频了一会儿,才休息。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