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劫 (原名 红尘佳人) (89) 作者:xingxing209

【红尘劫 (原名 红尘佳人)】 (89)

作者 xingxing2092021年5月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SIS001

八十九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确认没人跟踪后,迅速来到了岛外停靠着的船只上,开始了最后的部署工作。

“岛上的系统黑进去了吗?”我向边上的一个正在操作电脑的人询问道,之前我给孙总的U盘里放了些东西,他应该查不出来。

“已经搞定了,只要你下令,我就可以暂时切断信号。”他说道。

“那就好,待会等我信号。”我打算在得到她们3个后,切断信号,然后带她们上船,取出体内的电击装置,迅速离开跑路。。。

“再全部检查下,今晚不能出岔子。”我给他们说道,“我先出去下。”

我来到了传说中可能是藏着孩子的地方,在门口观望了一阵,却发现之前在餐厅的那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

“难道就是这个小女孩?”我想。不然她来这里干啥?根据她之前说的话推断她是要拿小孩当把柄胁迫慕思思莹的。我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听他们小声说些什么。

“小姐,你这就要把小孩抱走?”

“嗯,免得夜长梦多。”她回道。

“你真相信他说的她老公会来这里救她们?”

“小心驶得万年船。”

“可,可我觉得这总有点不对劲。”

“今晚你盯着点拍到这两个贱人的男人,如果她老公真来,那可能就是这个男人了。给我盯紧了,我就不信她能逃出去,这贱人刚才居然敢骂我和我妈,看我不狠狠收拾她,让她人尽可夫。不,应该是让她跪下求我给她安排男人,哈哈哈。”她露出了一丝恨意。

我跟着她们,记下了她们的住处,然后悄然离去,该去拍卖了。不过我不打算拍慕思姐妹了,改拍心心,免得被这女人给盯上。

。。。。。。。。。。。

拍卖会正式开始了。

会场中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主持人的声音接着响起。

“各位来宾大家好,欢迎光临新一届的性奴竞拍大会。你是否已经准备好,为心目中的女奴而竞拍了呢?”

“准备好了。”台下的观众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很无语,这都有人答吗?咋感觉像是读书时,老师会说:同学们好。而学生则回答:老师好。

等现场气氛平静下来后,主持人又开口道:“下面开始竞拍,有请我们的一号小姐!”

等她来到台上后,主持人又说道:“三天侍寝权,起拍价,10万,每次加价不少于5000,开始!”

“11万。”

“12万。”

。。。。

不一会儿,就涨到了30万。

“这么贵?”我不由得想起曾经在T国的那次拍卖,好像没这么贵。不过,随后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这里明显的是僧多粥少,供不应求,而且质量也比当时要高,价格贵很正常。

“算了,让他们争去吧。”我本来看戏的态度,看着这些疯狂叫价的人不断的叫喊著,最终,以50万价格成交。

接下去是一个个妹子上台,我猜慕思和心心应该是最后几个才会出来。

陆续拍卖了几十个妹子,最高的出价达到了80万。

。。。。。。。。。。。

终于轮到她们了。

率先出场的是小姨子心心。

还没轮到主持人报价,背后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100万,这小妞我要了。”

我回头一看,是一个中年男子叫的价。

“这位朋友出价100万,还有更高的吗?”拍卖师问道。

我刚要出价,但听到身边一人说道:“这妞不是说是私人订制的嘛,怎么拿出来拍卖了?”

“私人订制的不能拍卖吗?”我扭头问道。

“一般不会的,毕竟是私有物。要是你,你肯拿你的女奴出来拍卖吗?”他问道。

“那她是咋回事?”

“可能是为了配合调教吧,吓唬吓唬她,与其被人轮流拍卖走轮奸不是好好伺候她主人呗。估计这小妞还没调教好,所以才用这个套路。”

“那他是她主人?”我指了指叫价的男子。

“这不知道咯,反正她主人肯定会出价的,而且肯定资金雄厚,不怕别人抢,只为了吓唬她。如果她主人不出价或者竞争不过别人,那可能就是以后真的不要她了,可能会将她转手。”

“喔。。。”我听了后,若有所思。

拍卖继续中。在我和边上人聊天过程中,心心的价格已经涨到了140万。

之前一直是2个人在竞争,不知道有没有所谓的“她主人”。

“140万,还有没有更高的?”主持人问道。

连续问了两次,之前那个和他竞争的人不再加价。

“小妞,你是我的了,等我把你姐姐们也拍下来,一起三飞,爽歪歪。”他幻想着接下来的场景。

“170万,”我默念一声SB,然后开始竞价。

“你,你从哪冒出来的。”

“你管我从哪冒出来的,170万,要不要。”我说道。

“180万。”他继续叫道。

“两百万。”我继续加价。虽然我不清楚他是不是心心的那个私人订制的主人,但管他是不是呢。

“220万。”旁边的人似乎想拉住他,但他正激动呢,自然不会理会他边上的人。

“250万。”我决定加大力度,击溃他的信心,不然持久战价格只会越来越高。

“你,你脑子有病嘛,花这么多钱只为了操她3天?”他忍不住怒吼道。

“对啊,我有钱,任性,不可以嘛?”我笑道,何况,我觉得心心可能没被其他人操过,别说250万了,500万都得咬牙抗一抗,不然我怕心心的心理会有严重阴影。

他沉默不语。

“250万第一次。”主持人喊道。

“250万第二次。”在主持人喊话的时候,他接通了一个电话,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好好好,算你牛B。”接完电话,他放弃了竞价。

“难道真的是她主人安排的?还是说他也是替他人竞拍所以致电询问是否继续出价?”我心想。

“250万第三次。恭喜这位客人买下她的三天侍寝权。现在就让她待在你身边,待会散场后你就可以带她回去共度良宵。”

很快,心心就被带到我的身边,我伸手将她拉进怀中,抚摸着她的俏脸,笑着说道,“别那么紧张,更别那么害羞,待会还把你姐一起拍了呢,你现在这么害羞,待会怎么和你姐一起伺候我呀。”

“不,不要。”她在我怀里轻微挣扎著,因为虽然她被带到了我的身边,但双手的束缚依然没解开,就算她想大幅挣扎也办不到。

“为啥不要呢,”我在她耳边轻轻的吹气,“你不是和你姐一起伺候过男人了嘛,就在不久前呢。”

“啊,你,你。。。”她惊讶的抬起头,端详着我,但是认不出我戴了面具的脸。

“啊什么,你没认错人。不信,你验证一下就知道了。”我邪邪的一笑,拉开了裤裆的拉链,放出了还没进入状态的肉棒。

“来,给姐夫吹吹。”心心羞红著脸,点点头,把自己的樱桃小嘴凑过去,慢慢张开她的红润的樱唇,伸出可爱的小舌头,试着舔了起来,慢慢的,肉棒在她柔软的舌头刺激下硬挺起来,最后变成一根青筋暴起的巨大肉棒。

“有进步哦。”我夸赞着她,但其实心心的口技还远不如慕思和思莹,看来她的主人似乎还没深入开发过她,这似乎印证了之前主持人说的她一开始被当成处女来调教的,可能是她主人还不想让她被其他男人染指的缘故,但以后就难说了,所以这次必须带她离开。。

慢慢的,她的动作开始熟练起来,将肉棒的前半段都吞入口中,腮帮都鼓了起来,看着她的这个模样,我欲火大增,肉棒也再度膨胀了一圈。

心心像是吃冰激凌那样认真舔舐吮吸着肉棒,俏脸两侧不断努力吞吐著,看到自己的小姨子如此用心的舔弄着我的肉棒,兴奋和刺激感一波波的传入大脑。

过了会,我感到快感越来越强烈,似乎要忍不住了,在欲望的冲击下,我有了一个邪恶的想法,我伸出双手按住她的后脑勺,让肉棒在她嘴里狠狠的抽动起来,当巨大的肉棒进抵心心细小的喉咙深处时,一阵强烈的快感袭来,我没忍住,低吼一声,双手紧紧按住她的脑袋,大量精华从肉棒里射入心心的喉咙中。

“咳咳咳,”引起了她的一阵咳嗽。显然是第一次被深喉内射,她不知道咋办才好。

“没事的,吞下去就行了。”我温柔的搂住她的娇躯,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你不喜欢吞姐夫的吗?这可是大补呢。”说着,我还揉搓起她胸前那一对大小适中的玉乳来。

“嗯。”心心红著脸看着我,将嘴里剩下的精华都咽下去后,低头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别担心,姐夫不怪你,你是被迫的,我来就是救你们出去的,等回家了,你就是小四。”我摸着她的光滑裸背,安慰道。

“姐夫。。。”她低声啜泣道。

“还叫姐夫?该改口了。”我眉头一皱道。

“老,老公。”她声细若蚊,不知道是出于害羞还是担心被人听见。

“乖,就这样坐着,马上就轮到你姐了。”

“嗯,老公,你一定要救出姐姐她们,有人要买走她们。”

“这事我知道。别担心,你安心睡会吧。”

“嗯。。。”心心就这样靠我身上闭眼休息起来。

心心之后,居然不是慕思姐妹,我又等了几个妹子,才轮到慕思她俩上台。

思来想去,我决定还是不竞拍她们,不然被那女人盯上,就麻烦大了。如果不被盯上,还有机会带上她俩跑。打定主意后,我就坐山观虎斗了。

竞争异常激烈,最终拍到了400万。

“嗯?”比我预计的要低一点,我原以为一个心心250万,她俩要500万。可能是因为心心的价格虚高导致的吧,毕竟要不是我和那人竞争,心心也不会这么高。而且,心心现在还是个新手,而有些人就喜欢那些调教充分听话的。

在主持人宣布他拍的慕思思莹的时候,我故意看了看那名女子,只见她和身边那人说了什么,身边那人点了点头,按之前我偷听到的对话来分析,应该是让他去看着吧。

“今天的拍卖会到此结束。”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会场里的人们不管是拍到了还是没拍到,都开始离去。

正当我思考如何才能解救慕思思莹时,拍得姐妹花的那名客人,朝我走了过来。

“兄弟,借一步说话,可否?”他问道。

“没问题,借三步都行。”我笑道。

“兄弟,今晚咱们俩算是最成功的人士了吧,拍得了如此美人。听说她仨还是姐妹关系呢。”

“嗯?你的意思是?”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我得让他求我才行,不能我太主动。

“我的意思是,咱俩可以交换著玩,还可以一起玩,嗯?三飞,三姐妹一起,肯定很爽很刺激。是不是?”他看着心心,眼里泛著精光。

“三飞?听着似乎还不错,但。。。谁先玩呢?我这个可是没经历过几个男人呢。我可不想吃亏。”我淡定的说道。

“这。。。那就让兄弟先玩。你玩第一天,我玩第二天,第三天咱一起玩。如何?”

“嗯,我回去考虑考虑。”我抱着心心,抬脚就走。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想好了就打电话给我。”他递过来一张纸条,我瞄了一眼上面好像写着他的手机号。

“好的。告辞。”

。。。。。。。。

我回到房间里,心心问我为啥不拍下慕思和思莹,我将那个女人的事告诉了她。

“想不到那个女人这么狠毒,那,现在姐姐她们怎么办?”心心焦急的问道。

“我有一计,咱们这么办。”我将计划告诉了她。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心心点了点头道。

“在此之前,先把你体内的东西取出来,跟我来。”绕了几圈,确定没人跟踪后,我带着她来到船上,半小时后,顺利取出了她体内的电击器,之前已经把蓓蓓的也取出了,现在就剩慕思和思莹俩了。

“心心,接下去,我们就按计划实行,希望顺利。”我握着心心的细嫩小手说道。

“嗯,我们一定会成功救出姐姐的。”心心露出了坚定的眼神。

。。。。。。

“我考虑过了,同意,不过,我有个更好的想法,晚上9点,咱俩单独在***见面详谈。不见不散。”

为了以防万一,我又相继拨出了2个电话,之后便耐心等待晚上的时间的到来。

。。。。。。。。

到了八点半,那人走出房间,向和我约定的地点走去。

接着,我看到那个女人身边的男子也跟了出去,过了几分钟,我确定他们已经走远,我便来到他的房前,轻轻呼唤著:“慕慕,莹莹。”

房间里传来了“呜呜呜”的声音。

“没办法只能撬门了。”我费了很大功夫后,才把门撬开,推开门看到她俩正被束缚在一张束缚椅上,嘴里各塞著一块布,呜呜呜的叫着。我摘掉他们口中的布,又迅速帮她俩解开了绳索。

“怎么样,没事吧?咱们走。”我说道。

说完,我们三人趁著夜色,往船所在的方向跑去。

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她俩发出“啊”的一声尖叫,摔倒在地。

“怎么了?”我赶忙问道。

“痛,痛。”她俩都指著腹部。

“靠,是不是里面的那东西发出电击了?”我问道。

“嗯,”她俩一边呻吟著一边点头。

“我操,不应该啊。又没超出范围。”我自言自语道。

“可,可能,有,有人,改变了,设定的距离。”思莹开口道。

“那怎么办,你俩还走得动吗?”我焦急的问道。

“我,我试试,”她俩艰难的起身,走了一步,又摔倒在地,“不,不行,电击频率太高,没走几步路,就电击了。”

“那我扶着你俩走,必须赶到船上去。”我左右手各搂住一人的腰,试图带动她们一起前进。

但没走几步路,随着电击的再一次释放,她俩又摔了下去,我发现我一人根本扶不住她们两个。

“老公,你带妹妹走吧,然后再来接我,不然,我们都走不掉。”思莹说道。

“这。。。”我犹豫不决,因为丢下她,有可能会出现意外,但我又确实带不走两人。

“别犹豫了,快去快回,还有希望。”思莹催促道。

“好,莹莹你藏起来,等我回来接你,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你千万藏好了。”我一再嘱咐道,随后搀扶著慕思向船走去。

耗费不少时间,终于到了,心心在船舱里看到我俩出现,就急忙跑出来接应,我将慕思交给了心心,她会带着慕思去手术室取下体内的电击器的,而我赶紧跑回去接思莹。

当我大汗淋漓的跑到之前思莹的躲藏地点时,发现思莹居然已经晕过去了。我只能背起她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回走,因为背着个人的关系,导致前进速度比较慢,我很焦急,怕被他们发现。

走了一会儿,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心心打来的。

“老公,你们到哪了?船外面来了一些人,好像把路给封锁了,他们暂时还没发现我们的船。”心心在船上不时的拿着望远镜侦测著周围的情况。

“可能是他们发现你姐她们不见了,所以把岛屿的出路给封锁了。你们待会看情况,如果他们找到船,要登船的话,你们就先开走,千万别让他们登船。”我嘱咐心心道。

“那,那老公,你,你和思莹姐咋办?我,我不能丢下你们。”

“放心,我另外联系人来接我了。那些坏人看到你们开船跑了,就会以为我们都在船上,自然而然就会放松对岛的封锁,到时我就有机会跑出来了。别担心。”

“嗯,老公,慕思姐要和你说话,”慕慕接过电话,“老公,我想你,呜呜呜。。”

“别哭,听话,按心心说的做就行。”

“嗯,老公,还有,还有孩子。。。。。。实,实在不行,你,你先回来,孩子,孩子,以后再想办法。。。”

“嗯,我知道,放心吧,不多说了,我还要忙着赶路呢。”

挂断电话后,我看着昏过去的思莹,思考了起来,眼下回船上,是不可能了。只能找个地方藏起来。

藏好之后,我又拨通了之前的2个电话联系人。

“喂,出事了,加速赶来,到了后联系我。”

“喂,燕燕,救命,我。。。。。。”我将事情简单叙述了下,燕燕说她要问问她堂哥能不能来救我。

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我查看了下思莹的状况,电击器好像一直在工作,中途她悠悠转醒过几次,但很快又被电晕过去了。

虽然没生命之危,但这疼痛感让思莹痛得全身香汗淋漓,我却对此束手无策。

“老,老公,孩,孩子,救出来了吗?”在一次醒来后,思莹问道。

“还没。”

“你先去救孩子吧,我先在这休息等你。再等下去,等他们发现我们姐妹三个都失踪了,就会加强对孩子的监视,到时就晚了。现在,可能他们还联想不到这一层。”思莹断断续续的说道。

“可,你这样,我不放心。”我紧紧抱住思莹,虽然她们是两个人,但在我心里,已经是一个人了,毕竟思莹冒充慕思时,我和她也发生过很多事,已经有了比较深的感情。

“没事的,之前我不是也藏得好好的嘛,”思莹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体内的电击让她痛苦不堪。

“好吧,那我去去就回。”我搂住她,亲吻了下她的额头。

“等,等下,老公,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你会怎么办?”

“我会不停的走!”我脸色一变,面色凝重,说道。

“为什么?”

“因为,”我怔怔的盯着她看,看了许久,说道:“直到找到你为止。”

思莹听完,眼里噙著泪水。

我在她嘴边轻轻一吻,说道,:“别瞎担心了,我们以后还要生一窝小娃娃呢。你藏好了,我快去快回。”

我飞快的在路上奔跑着,来到那女人的房间外,思考着怎么进去。

突然,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把我吓了一跳,“都到外面了,怎么不进来谈谈?你不是想要你的孩子吗?”

我想了一会,推门进去,看到屋里只有她一个人。

“别看了,他不在,就我一人。”她端起茶杯,淡淡的说道。

“你想怎样?”我直接开门见山,时间紧迫,没空和她兜圈子。

“你就是她们的老公?艳福不浅啊,还姐妹共事一夫。”她边说边打量着我。

“我孩子呢?”我站起来质问道。

“急什么,先坐下,咱们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我把孩子给你,但她俩留下。”她说道。

“不行。”我一口回绝。

“那我让一步,孩子给你,她俩留下一个。”

“也不行。”我依然回绝,“你到底想干啥?你和她们这么大仇恨?大家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说得好,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可惜你说错了,是她俩先为难我,而不是我为难她们。”

“什么意思?”

“其实,我和她俩是亲戚,咱们同父异母。你知道吗?可因为她俩的存在,让我失去了很多东西。”她喝了一口茶,平复下心情,继续说道:“她俩先害得我童年就失去了父爱,后来又让我失去了爱情。你说,是不是她俩先为难我?所以,我要她们一辈子被男人蹂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

“神经,不可理喻。”我骂了一句,不想理睬她,转身欲走。

“你走了可别后悔。”

“你拦得住我吗?”

“呵呵,我可拦不住你。但是,有人可以拦住你。你能来这里,就是有人设计好的。”

“谁?你?”我顿时感觉不妙,这难道真是个陷阱?

“呵呵,不是我。不过我知道是谁,但就是不告诉你。”

“为啥要让我来这里?”我问道。

“因为,有人嫌你是个麻烦。因为你的存在,妨碍了某些人占有她们。如果你死了,她们就彻底死心了。这里只有我能帮你。”

“你为啥要帮我?”

“因为,我讨厌她俩成婊子了,也还有男人愿意为她俩去死。”她说这话的时候紧握拳头,咬牙切齿。

“抱歉,在我心里,她俩永远都是纯洁无瑕的。”

“你!”她怒视着我,“呵呵,你不知道你的思莹被多少男人上过吧,啧啧,想当年,她可是。。。”

“够了!”我怒吼一声,打断了她,“你说再多也改变不了我的想法。在我看来,心灵纯洁才是最重要的。不像某些人,虽然一副大小姐的派头,但。。。其实不论内心还是外表,都很脏。”

“你!你敢骂我!”

“有何不敢!”

“好,很好!等你死了,我一定要把她俩送到那里去,好好调教一番,让她们如饥似渴,然后再卖给那些变态老头当一辈子性奴,哈哈哈,我告诉你,有些老头很变态的,他们自己能力不行,却想看自己的美女奴不知羞耻的卖弄风骚,到处找野男人安慰她们。你即便死了,她俩也会给你戴帽子。她俩也别想这么容易死,有孩子在,她俩想死也死不成,她俩要是敢死,我,我,我就把她女儿养大,再培养调教成性奴,女代母偿。。。”

“疯子。疯子。”我不想再和她争辩什么,转头离开,我知道,今天找孩子是没戏了,我得先跑路,既然有人看上她俩了,那就表示孩子暂时安全。

我离开后快速跑回思莹的藏身点,眼前一幕让我惊呆了,思莹居然不见了。

“我靠。。。”我赶紧往船的方向跑去,同时拨通心心的电话。

“心心,你思莹姐回来了吗?”我问道。

“没啊,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她不见了。”我说道。

“老公,我,我有个事要告诉你,慕思姐她,她也不见了。”

“什么!”我惊呼道。

“她见你迟迟没回来,就留下字条,说要去找孩子。”

“好吧,没事,我会找到她俩的。我先挂了。”

我来到距船不远处,发现依然封锁著港口,只能折回。

她俩去哪了?莫非是慕思跑出来时遇到了思莹?

我以思莹失踪的地点为圆心,找了周围一圈,都没找到她俩。这时,心心的电话又来了。

“老公,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正在向我们靠近。”

“你和蓓蓓赶紧跑吧,别管我了,我通知了另外人来接我,你们大张旗鼓的跑,让他们认为我们跑了,我就有机会了,我们家里见。”

“好,老公你注意安全。一定要带回两个姐姐哦。”

挂断电话后,过了会,我听到船起航的声音。我打算再找个地方藏一天,等天黑,接我的人来了再跑路,顺便再找一找思莹和慕思的下落。

天快亮了,我估计她俩不会大白天的在外面瞎跑,所以,我还是回之前躲藏的地方守株待兔,不,是守株待老婆。

果然,天亮前,我看到她俩鬼鬼祟祟的走来。

“站住,不许跑。”我在她们背后轻声喊道。

“老公!”她俩一惊,回头一看,是我,顿时,慕思的两个拳头砸了上来,“老公你吓死我们了,好坏!”

“停停停,别把我打坏了,我们还要跑路呢。”我抓住慕思的粉嫩小拳头说道。

“思莹你还是被电击著吗?”我看她的模样似乎依然不大乐观。

“嗯。”她点了点头。

“等天黑吧,我通知了人来接我们,现在心心她们已经走了,可能会让他们以为我们已经跑了,从而放松警惕。”我对她俩说道。

接着,我又把那女人的事告诉了她俩,特别是慕慕,毕竟要让她接受这次先不救走孩子。

接着我又问了燕燕,她说她堂哥最快也要明天才能来,因为毕竟不是国内,要经过很多道手续,麻烦的很。

“我叫了两批人来接我们。我们接下去这么办。”我对她俩说出了我的计划。

我们藏了一天没出去,饥肠辘辘的,肚子咕咕咕的叫。

“老公,我喂你吃奶吧。”慕思挺起她的乳房,将乳头凑到我嘴边,说道。

“。。。。”我不知道说啥。。。

“老公,我本身就胀奶了,你不吸,我也要挤掉的呢,何况,你吃饱了,到时万一遇到坏人,你还能有力气打坏人不是。。。”

“老公,慕思妹妹说的没错,赶紧吃吧,等我胀奶了,也给你吸。”思莹在一旁不害臊的催促著。

“你们两个小妖精,我真受不了你们。”我将慕思的乳头含在嘴里,开始吮吸起来,一股股乳汁吸入我腹中。

过了一会儿,“老婆,我吃饱了。”我说道。

“老婆们,我先和你们说个事哈,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出个啥意外,你们找个地方隐姓埋名,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过得幸福快乐,别委屈自己。”我想到那女人说他们想让我死,我不得不先交代下后事。

“不,不行。你不会出啥事的。谁敢害你,我,我发誓一定要为你报仇。”她俩异口同声的说道。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天终于黑了,接我们的人也来了。

“我介绍下,这位是我兄弟,我父母以前从孤儿院里接出来抚养长大的。”

“两位嫂子好。”因为慕思和思莹只穿着性感的比基尼,他有点不大好意思。

“你,你好。”她俩也有点害羞,毕竟以后可能经常见面。

“我们该启程了,慕慕,你和我搀扶著莹莹,他在前面探路。”我说道。

“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