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劫 (原名 红尘佳人) (88) 作者:xingxing209

【红尘劫 (原名 红尘佳人)】 (88)

作者 xingxing2092021年4月2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SIS001

八十八

在头罩被揭开的一刻,在场的观众发出了“哇”的一声惊叹后,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这妞看着还很嫩啊。”

“长相甜美,青春靓丽。”

“奶子虽然不是很大,但胜在玲珑坚挺粉嫩。”

而我也在震惊之余,开始担心起来,今晚本来只打算拍卖慕思思莹的,现在突然冒出个她来,咋办?如果不能兼得,是选她还是选慕思姐妹?我顿时感觉头痛欲裂。

“想必大家一定很好奇,为啥是私人订制的妹子,现在却出现在拍卖场上吧,”主持人的声音响起,“因为,那位客户本来以为她还是个雏,想要调教成功后作为私藏,结果,验看之下,发现是个破鞋,所以盛怒之下,才决定让她出现在这里。”

“那我们得好好感谢这位客人啦,不然怎么能有机会享受到这么美妙的小妞呢?”

“错,应该感谢的是这位小妞啊,要不是她早早的献身给别人了,那位客人又怎么舍得把她献出来呢?”

“对对,有道理。看来这妞也是外表清纯,生性淫荡啊。”

台下众人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著。

而被束缚在椅子上的她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从被封堵的嘴里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看来,她还没被调教听话呢。”她的挣扎引起了大伙的注意,大家也纷纷开始低头议论起来,似乎在嘲笑岛上调教水平的不足。。

“不许乱动,”主持人见状,拿起一根短皮鞭,朝她的坚挺的乳房上打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使得她发出一声呻吟,并努力想把胸部缩回去。。

“挺胸,不许缩。”主持人严厉呵斥道,同时挥动皮鞭,用力抽打起来,直到她被迫挺胸微笑着面对台下的观众。

见她已经听话,主持人宣布了对她刚才不听话的表现的惩罚方法---先是现场找几个客人调教她,而后再进入拍卖环节。

根据抽签,抽中了几个客人,按调教项目的不同顺序上台调教她。

第一个上台的客人,接过主持人递给他的皮鞭,迫不及待的来到她面前,挥舞起来,皮鞭不断的抽中她的娇嫩乳房,形成一波波的乳浪,还有她不断发出的呻吟声。

不一会儿,她胸前的一片雪白已经被打得变成一片赤红了,不过这种特殊的鞭子只会造成疼痛却不会留下伤疤,毕竟不能破相嘛。

第二个客人则是接过皮鞭开始抽打起她的屁股,同样形成了一阵阵的臀浪,在鞭打完成后,客人恋恋不舍的走了下去,留下一个已经赤红一片的屁股。。

第三个客人则是拿起一根电动棒开始玩弄起她的小穴来,只见他用手快速的来回抽插著,她的呻吟声也比刚才大了许多。

第四个客人则拿起皮鞭抽打起她的小穴,皮鞭一下一下的落在她的小穴上,有时还会凑巧落在她凸起的阴蒂上,强烈的刺激惹得她全身一阵痉挛,一股爱液从穴中喷出。

。。。。。。。

前前后后,一共六人依次上台,高强度的调教和强烈的高潮,让她的体力大幅消耗,像条死鱼般瘫在椅子上,依靠绳索等的束缚才勉强维持着原来的姿势。

我看到,她的胳膊,大腿,小穴,屁股,后背,等,几乎每个地方都有被鞭子抽过的痕迹,虽说这些痕迹很快就会消散,并不会影响她的皮肤,但看着鞭子一下下的抽在她的身上,我感同身受,心痛至极,但又无能为力。

在观看这场调教的过程中,除了上台的客人玩得尽兴,台下欣赏的客人也兴致高昂。

“大家是不是很好奇,为啥她才刚来没多久,就变得这么浪了?”见上台的客人调教得差不多了,主持人开口道,“那是因为刚才的后台,已经给她抹了药,现在正是发作的时候呢,而且药效会持续一整天呢,相信待会无论谁拍下了她,都会玩得非常非常的开心舒适呢。”

“另外,大家是不是很好奇,她和岛上的谁相识呢?”主持人清了清嗓子,继续说着:“现在公布答案咯,她们就是咱们今晚最迷人的姐妹花。现在有请我们的姐妹花再度登场。”

一会儿,慕思思莹被蒙着黑布带到了舞台上,当她们被摘下眼罩后,环顾四周,很快就发现了被束缚在椅子上的人,不禁失声叫道:“心心。”

之前,心心经过多次的性高潮,体力消耗太多而昏昏沉沉的睡去了,现在体力稍微恢复的她,听到似乎有人在喊她,迷迷糊糊中睁开双眼,看到了站在她眼前的慕思和思莹,也不由得失声痛哭道:“姐,呜呜呜。”

这时,台下的人们也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我操,她们,她们是姐妹关系?”

“双胞胎长得这么美,妹子也找得很靓眼,三飞一定很爽。”

“是喔,很诱人呢,想试试三飞。”

“我在想的是,能有这么好的遗传基因,岂不是说她们的妈也是个大美女?”

“母女飞就更爽了。哈哈。”

众人肆无忌惮的议论著,调戏着她们三个以及她们的妈。

“好了,我们的美人姐妹组合得下台去了,洗洗干净好准备伺候人呢,拍卖大会午后举行,请大家先去用餐。”主持人说完,就带着她俩和心心一起下了舞台,向后台走去。

“还有几个小时,我得想想清楚,该咋整,事情稍微有些变化。”我随大家来到餐厅,我冷静下来,细细思考起来。

但思来想去,都没想出啥好办法,只能随机应变,见招拆招了。

这时,餐厅的大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出现了一副让大家喷血的画面,画面中出现了正在沐浴中的几个女子,束在头上的秀发松解下来,长发披肩,乌黑柔顺,半遮半掩著那美丽的侧面脸庞,雪白的晶莹肌肤上微微透著娇媚红晕。

“好翘,好大,好白。”从餐厅里的一个男人嘴里蹦出这么几个字眼。

换成别人,听到这三个词也许是以为他形容的是女人的胸部挺翘丰满白皙吧,但我知道他形容的是屏幕上的她那挺翘迷人的臀部,丰满浑圆的胸部以及白皙修长的大腿。

突然而至的画面让在场的人都没了吃饭的念头,只知道盯着这充满诱惑的画面。

这时,我发现一个人来到我的面前坐了下来,我正奇怪的时候,他开口了。

“老弟你在这里啊,”原来是孙总,来餐厅前,他说有事离开了。。

“是啊,看美女呢。”我一边盯着画面一边回道。

“哈哈,兄弟真乃性情中人。食色性也。”

“你刚才走那么急,干啥去了?”我问道。

“嗯,出了点状况。”

“什么状况?”我紧张起来,可别和我有关系。

“有人点名要她俩。”他指了指屏幕上正在洗澡的两人。

“噗。”我被惊到了,急忙问道“谁?谁要她俩?”

“这。。。”孙总面露尴尬,欲言又止。

“那可不行,对她俩我已经志在必得了。”我直言相告道。

“没事,那人和你不冲突。”他说道。

“不冲突?”这下轮到我纳闷了,寻思著难道是我和他轮流?“那也不行,我得先上,他靠后。”我说道。

“放心,那人不会干扰你。”他突然神秘的笑道。这让我感到不大对劲,难道我暴露了?不可能啊,暴露了的话,也应该把我抓起来。

屏幕上的诱人场面还在继续,不过人换了,变成了小姨子心心。

画面中热气腾腾的水蒸气弥漫开来,给人一种朦胧美。一丝不挂的心心闭着眼睛,身上打满了白色泡沫,一双细嫩柔滑的小手在自己身上上下搓著,从少女的乳峰到翘臀,再到美背,长腿,一个地方都没漏下。

洗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了催促声,再过了一会儿,她将身上的泡沫冲掉,开始擦拭全身。又过了一会儿,随着水蒸气的渐渐消散,擦拭干净的一具洁白无瑕的少女酮体浮现在眼前,秀发上还挂着水滴,没有赘肉的细腰,光滑细致的裸背,饱满挺翘的雪臀,胸前两座凸起的小山丘。

“心心也必须弄到手。”我暗暗下了决心,毕竟她除了我之外还没其他男人碰过,不知道在这里调教时有没有被操过。

“这妞来了多久了?这次是真的第一次卖吗?有被除了她男人之外的人干过吗?”我边吃边问孙总。

“没多久吧好像,本来以为她是雏呢,只对她实施了非性调教,直到前天才知道不是处了,所以应该没被别人干过。”

“嗯?你们不是一开始做体检而是后面才做?”

“也不是拉,这个是别人定制调教的,所以一般都是调教完才做的体检,防止出现啥问题不好对客户交差嘛。而一般的都是先体检再调教的。”孙总答道。

“喔。。。。”我应了一声。。

“这妞你也想要?”孙总问道。

“嗯,我觉得今天这里,就她和那对双胞胎对我有吸引力。而且听说还是什么三姐妹。”我露出一副色色的模样说道。

“嗯,可惜不是三胞胎,不然。。。”

“不然怎么?”我问道。

“双胞胎姐妹花虽然稀有,但还是有不少的,姿色身材也不逊色于这对。但三胞胎,长这么漂亮的,咱这行里还真没见过。要是有一对,那不是天价嘛,还供不应求。”

“嗯,是可惜。要是她妈多生1个就好了。”我随口说了一句,心想:“要是岳母多生1个,我岂不是可以三胞胎一起玩了,那画面,那场景,啧啧,想想就刺激。”

“可惜她妈老了,不然母女一起也是很不错的呢。”孙总说道。

“怎么?她妈你们也有想法?”我被惊到了。

“哈哈,要是年轻20岁,不,年轻10岁就行,还真有想法,我跟你说,那几个调教师以前就看过她妈了,保养的很不错,可惜就是年纪大了点。除非是母女搭配,单卖的话年纪太大。”

“。。。。。。你们口味还真重。。。。”

“哈哈,还好,还好啦。主要是那对豪乳,让人念念不忘。”他说道,眼里泛著精光。

“你见过?”我问道。

“当然,我还摸过呢。”

“不信,不信,孙总你吹牛不打草稿。摸过姐妹花我信,她妈你还能摸到?”我摆摆手表示不信。

“你不信?真摸过,但就一次。那老娘们被下药了,不省人事,上峰让我带着几个调教师去酒店,然后到了那发现她被脱光了扔在床上,然后那几个调教师在她身上不知道鼓捣着什么,检查着什么,记录了什么数据,然后等他们弄完走了以后,我见没人就忍不住上去摸了下。”

“你不会还干过她吧?”我问道。

“哈哈,差点,差点。确实有那么一阵冲动,当时裤子都脱了,但,后来想起来,要是真干了她,可能就会被她发现,到时影响了组织的计划,我吃不了兜著走,就没干。”

“那后来呢?怎么处理手尾的?”

“不知道,我忙完,就通知上峰了,他们会进行后续的,应该是给她穿上衣服,神不知鬼不觉吧。”

“哦。。。”我陷入了沉思,岳母也被人这么搞过?那岂不是说,我身边的妹子都毫无安全可言?就算我这次把她俩又弄回去了,以后肯定还有陷阱等着她俩,就像这次一样,再被骗出去,绑架过来。。除非,她俩以后不出门了。。。

“对了,你咋知道是她们的妈?不会是认错了吧?”

“不会,姐妹花被调教过后都会被编入籍内,一日入籍,终生为奴。就算她换个城市,咱们也可以找到她。不仅是她,还有她身边的人,都会找到。”

“这么牛X吗?”我问道。

“那是,不然怎么让她们服服帖帖的出卖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不信,她们假如换个城市,不和以前的任何人联系,人海茫茫,还能找到?”

“嗯。。。”孙总思考了下,像是在思考要不要和我说,一会儿后,他说道:“邢总也不是外人,这么和你说吧,除非她啥也不干,就躲著,那还真找不到。但。。。只要去找工作了,或者生病住院,或者银行开户了,等等,就能找到。”

“我靠。。。”我脱口而出,“莫非。。。莫非。。。GA系统内有你们买通的人?不然你们怎么能查这么清楚?”

“嗯,我虽然不大清楚内幕,但我肯定里面肯定有组织的人。”

“为啥?”

“因为以前有人故意和我们失去联系,然后被组织找到后仍然不愿意回来,组织就设局让她以卖淫嫖娼罪被逮捕,毁了她的名声后再加上各种严厉调教,才。。。”

“那你们对这对姐妹花咋就没控制住?我可听说她俩之前逃跑过好几次。”我疑惑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听上峰说,之前没查到她们信息,直到最近才查到,所以才抓回来没多久。”

嗯?这引起了我的疑惑,按理说,慕思当时被思莹掉包后,应该是组织清楚的事情,怎么会说失去联系?而且她俩又没换过城市,怎么会找不到?难道组织内有人帮她俩?但有人帮的话为啥后来又不帮了?导致她俩重新被抓?这说不通啊。

“那。。。听说姐妹花的妹妹不是结婚了嘛,那你们查她老公了吗?万一她老公很有实力,你们这么搞他女人。。。。。。”我决定先探探他的口风。

“这个,早就调查过了,普通人而已。”

“不会吧?普通人能找这么漂亮的老婆?”我故意问道。

“真调查过了,看,这是最近这次抓她们回来时,调查的结果,我都还没删掉呢,你看。”他把手机递给我,我一看,懵逼了,这资料好像不对啊。

“嗯,那就放心了。我还打算啥时有可能的话买下她俩呢,我可不想她老公整天找我麻烦。”我说道。

“邢老弟你还想金屋藏娇?”

“怎么,不行吗?反正老婆又不知道。”我耸了耸肩,笑道。

“行。只是,她俩你可能没机会买走。因为有人要她俩了。”

“骗我吧,浪花前几天才刚开始正式卖呢,别以为我不知道。”

“真没骗老弟,前面我不是有事嘛,就是此事。”

“你说真的?谁买了?你们为啥要卖?他出了多少钱?”我急忙问道。

“是真的,所以,今晚你买下侍寝权可能是唯一一次能操她们的机会,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个事的。”

“那那个小妞呢?”我指了指小姨子心心。

“她不属于组织,调教完自然有她主人带走咯。”

“哦。。。好吧。”我想反正我马上要救出她俩,人都没了,你买个屁去。

“对了,上峰想见你,谈谈会所的事。”

“好,吃完就去,这是资料,你带回去慢慢看。”我把一个U盘给了孙总。

一会,我吃完了,和孙总一起离去。

走了一段路,来到一幢楼内的一间房间外,孙总正要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那事情就这样说定了。”一个女声传来。

“等这次竞拍完成,你就可以带走她俩了。”这应该就是上峰的声音了。

“好,我等著,还有,那个贱人的妹子生的娃我也要带走,这样好防止她俩狗急跳墙自杀。。”

“行,反正人都不在了,留着娃也没用。”

“嗯,那我先走了。”

说着,门打开了,我看到一个年轻女子和跟在她身边的另外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明显是她的跟班。

“这么年轻?”我很诧异,这女人看起来和慕思姐妹差不多大吧。

随即,我们让开一条路,等她走后,我们进入房间。

经过一番商谈,确定了会所的事,接着,我开口道:“有件事,不知道能不能问问。”

“但说无妨。”

“嗯,听说,那对姐妹花被人买走了?”

“嗯,确有其事。”

“那岂不是说,我以后没法玩到了?”我故意自言自语道,并不是直接说我要买她俩。

“嗯,机会渺茫。”

“不知可否告知谁买走了?以后我想玩也好找对人哈。”

“告诉你也无妨,就是刚才出去的这个女人。”

“女的买的?”我疑惑的语气问道。

“对。”

“女的买女的干啥?难道是同性恋?操,暴殄天物啊。”我知道肯定不会是这个缘故,故意说道。

“不是,好像她和她俩有恩怨吧,所以买走她俩。”

“那岂不是她俩以后日子会很不好过?”我问道。

“嗯,有可能吧。”

“可惜了。”我叹息了一声。

之后,随便聊了几句就离开了,我怕问太多容易引起麻烦,毕竟不像孙总那样打交道很多次,起码还有些交情。

出来后,孙总说要回去看U盘上的资料,我独自一人往回走,来到餐厅外面时,看到刚才那个女子正在里面吃饭,心生一计,走了进去。

来到她座位边上的一张桌子坐下,假装欣赏起大屏幕上还循环播放着的刚才录下的诱惑的画面。

过了会,听到那男子小声说道:“小姐,真要把这两个小骚货带回去?带回去了怎么安置?要是夫人问起来。。。”

“你傻?不带回家族里就行了。随便找个地方,等我玩够她俩了,再将她俩送到那里去。”那女子说道。

“可是。。。”男子欲言又止,“夫人说的是,要让她俩为家族服务,而你要是把她俩送到那里去,要是让夫人知道了,可能会责怪小姐,毕竟你和她俩是。。。。。。”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女子嗔怒道。

男子听到后不再说话。

我等了一段时间,见她们不再说话,待下去也没啥意义,就离开了,我得去准备下接下去的竞拍了,最好将她们3个都拍到手,这样,我才容易带走她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