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劫 (原名 红尘佳人) (66) 作者:xingxing209

.

红尘劫

作者:xingxing2092020年9月24日发于SEXINSEX

66 一大早,叮铃铃,还躺在被窝里的我,听到一阵手机铃声,一边嘴里嘟囔着“谁啊,这么早,”一边往床头柜摸去。

床头柜在慕慕那一侧,因此我不可避免的要从她身上微微压过,闻到了慕慕散发的迷人芳香。

“老婆换了香水牌子后,这味道越来越诱人了啊。”我自言自语道。

终于,我的手摸到了手机,拿过来一看,是发小打来的。

“阿星,来我这一趟,有新发现。”耳边传来发小的声音。

“好。知道了。”接着,我起床洗漱了一番,看了看还在熟睡的老婆,开门走了出去,途中路过小吃店,买了两份早餐,来到了发小家。

“出什么新情况了?”我把手中的早餐递给发小后问道。

“之前,不是安排了几个兄弟保护弟妹嘛。这几天这几个弟兄说有人好像在纠缠弟妹。”

“嗯?不会吧,慕慕没和我说呀。”我吃着早餐,抬头一脸茫然的说道。

“我让他们下次再发现,就跟着那小子,然后把他的信息调查清楚。”发小说道。

“嗯。要防止以前的事再现。我发现慕慕特会招男人纠缠。”

“弟妹和你最近关系咋样?记忆恢复了吗?”发小问道。

“除了记忆没恢复,其他相处的还不错吧,就是,比以前更主动了。嘿嘿。”

“哥可得提醒你哦,弟妹记忆没恢复,那就意味着可能会爱上其他男人,你要多关心关心她,少往你情人那跑。”发小叮嘱我道。

“嗯,记忆没恢复确实是个麻烦事啊,”我点了点头,“既然今天提起这个,我前几天也发现一个奇怪的事,和慕慕有关。”

“说来听听。”

“前几天收到一个寄给慕慕的快递包裹,里面是一套情趣内衣和一套高档内衣裤,但却不是慕慕买的,而且她似乎也不知道有人会送这个快递,她还以为是我买了送给情人的,差点和我闹矛盾,但奇怪的是,她穿上了很合身,不知道她尺寸的人不可能买这么合身的衣物。”我把那天的事简单的叙述了下。

“你确定弟妹不知情?那这样的话,就奇怪了。女生的内衣尺码很复杂,不对着数据很容易买到不合身的衣物。”

“是啊,但我看她的表情,不像是假的,应该她不知情。之前我一直没想明白,现在你说了这个事,我想会不会和你说的这个男人有关?他对慕慕有兴趣,因而刻意搜集了慕慕的身材尺寸。”我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这样有可能。”发小赞同我的看法。

“唉,没想到俱乐部的事刚过去,就又有新麻烦了,我只想和慕慕过无忧无虑的快乐日子,咋就这么难呢?”我停顿了下,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希望是别人纠缠她而不是她变了心。”

“我都看得出来,弟妹绝对是只爱你一个人的,但这个记忆缺失,确实是个大麻烦。不过,你也不要担心,据跟踪的小弟说,弟妹好像很反感这个人。应该没问题。”发小安慰着我。

“反感?”我转头看向发小,充满了疑惑的眼神。

“小弟说,当时跟踪他俩时,进了一部电梯,电梯里除了小弟,就他们两个人,那会儿她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和闷闷不乐,就像满脸的写着不情愿似得。”

“小弟还说,当时,跟踪过程中,看到过好几次那男子想握住女子的手,都被甩开了,所以,据此,判断女方不是对男方很在乎。所以,我也觉得弟妹好像对那个人并没有什么好感,或许是弟妹有什么把柄让他给抓住了?”

“把柄?不清楚哎。难道是以前俱乐部的视频照片啥的没处理干净,被人找到她了?反正我不相信慕慕会出轨移情别恋。”我握紧了拳头,坚定的说道。

“你再想想看有什么其他可能,我这边也继续关注,有消息再告诉你。”

“好,那我先走了。”我驱车回家,在路上一直想着要不要问慕慕,最后还是决定先观察着,因为估摸着慕慕不可能出轨,八成是有啥把柄在那人手上,才不得不虚与委蛇。现在先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再考虑接下去怎么处理。

回到家后,我刻意观察起老婆来,发现老婆没啥特别的变化,依然如故。

“还是给她手机装个窃听装置吧。”以前就给老婆手机装过定位系统,后来换了手机也就一直没重新装过。我让发小找来了东西,老方法,趁着慕慕洗澡时,装入了她的手机。只要电话或信息,我这里就会有显示,可以窃听或看内容。

接下去几天,就是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没几个电话,信息更是没见一条。

这几天都没睡好,正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又1个电话打了进来,本以为又是普通的电话,但随着窃听的继续,我的困意顿时消失了。

“礼物收到了吗,衣服还合身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礼物?衣服?”慕慕一头雾水,觉得莫名其妙。

“我按那婊子的身材尺码给你买了内衣,你应该收到了吧?怎么样,喜欢吗?嘿嘿。”一阵猥琐的笑声传来。

“没有。就算收到,我也不要。我是有老公的人,你不要再纠缠我了。”慕慕严词拒绝道。

“你现在知道有老公?你跟其他男人玩可以,为啥就不能和我玩?本周你必须来陪我一次,否则,我就把东西散发给你周围的人,尤其是你老公哦。”男人吓唬着慕慕。

“那人真的不是我。你再这么说,我就。。。就告你诽谤造谣。”

“是吗?你也看过相片,你觉得那人不是你?天底下有这么像的两个人吗?你又没双胞胎姐妹。我给认识你的人看了,他们都说你近照越来越漂亮了。”

“你!你把照片给别人看了?”

“嘿,宝贝你这么紧张做啥,按你的说法,又不是你的艳照。”男人淫邪的笑道。

“你怎么能这样。混蛋。”慕慕急的指责起对方来。

“哈哈,瞧你急的,我只是把你的头像剪辑了出来给他们认认。”

“我要求你把这些照片都删了。”

“那可不行,这都是我的精神食粮,你知道我喜欢你好多年了。”男人拒绝删除,接着继续说道:“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删除,就按刚才说的,本周你得陪我一次。反正你都陪过别人了,也不差我这一回。”

“不行,真的不行。”

“我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如果周末还没见到你过来,你就等着向你老公解释吧。”说完,男人就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又有异动,慕慕打了电话。

“学长,我们见面谈一谈吧。”

“好啊。但,我有个要求。你必须穿上我为你买的内衣。”男人见目的部分达到,得意的说道。

“我没收到啊。”慕慕急忙辩解道。

“没收到才不穿?”男人问道。

“嗯。是,是的。”

“那就是说,收到的话就一定会穿咯?”

“嗯。”

“我刚查了下快递,说已经送达你家了,你都签收了,还骗我说没收到。这样,待会穿着它到XX路XX餐厅见我,不然没得谈。”说完又挂断了电话,不给老婆辩解的机会。

窃听完后,我梳理了下要点和思路。

一是,这个男人好像是慕慕的学长?那岂非我可能也认识?

二是,男人手上有些艳照,女主角是慕慕或者和慕慕长的很像的人。莫非是发小之前给我看的T国的那种照片?

三是,男人告诉慕慕已经签收了内衣快递,慕慕会不会联想到之前的那个包裹?

四是,慕慕真的会穿这个去见他?

在我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慕慕走进了卧室,而后又走了出来,跟我说道:“老公,我出去下。”

“去哪?”我在书房里冲外面问道。

“逛街看看。”

“好的,早去早回。”

在老婆走后,我去了卧室,找了下,发现那内衣确实不见了,床上还留下了一套穿过的内衣,显然是刚换下来的。

“我得跟着去瞧瞧。”于是,我也乔装打扮一番,出了门,直奔他们见面的餐厅。

等我到的时候,老婆还在那等,显然他还没来,我选了个靠近她的位置坐着,由于戴着面具,不怕被发现。。过了会,男人姗姗来迟。

“你迟到了。”老婆看了看手表,说道。

“堵车了。不然第一次和李大校花约会,怎么会迟到嘛。”男人露骨的表示道。

“你要怎样才肯删除照片?”老婆直入主题。

“电话里不是说了嘛,陪我一次就行。要求不高,就一次,让我得偿所愿就行了。”男人色眯眯的盯着老婆饱满的胸脯看着。

“照片删了吧,那真的不是我。”老婆认认真真的说道。

“你按我的要求做了嘛?把领口的扣子松一下,让我看看是不是穿了。”男人不理会老婆的要求,直接要求检查是否穿了送的内衣。

“你……别岔开话题。”

“没偏离主题啊,说好了让你穿来的,你不证明你穿了,我这就走了。”男人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离开。

“我,我给你看了,你就删除吗?”老婆见他要离开,有点慌,伸手一把抓住了他。

“嗯。你穿了吗?”

“希望你说话算数。”慕慕咬了咬牙,说道。

然后,她松开了领口和胸前的一颗纽扣,将衬衣向两边一拉,又快速合上了。

“看到了吧,我穿了。你现在能删除照片了吗?”慕慕询问道。

“合身吗?”男人暧昧的问道。

“我拒绝回答。”慕慕说道。

“不回答算了,这回我真走了。”男人又要起身离去。

“好,我告诉你,还行,挺合身的。”慕慕想到已经到了这步了,就这么让他走了就亏大了,于是忍住性子又按他的要求回答了。

“当然了,我说话算数,只要你陪我一个晚上,我就当着你的面把这些照片删除。”男人点头答应,心中却在冷笑,就一个晚上就够了吗?那这么可能?

“你骗我!无耻!”慕慕站了起来,由于声音有点响亮,惹得边上几桌的客人都朝这边看过来。

“坐下,你还想让大家都知道这事?”男人对慕慕说道,“刚才我更确定一个事,你肯定就是照片上那个女人。你俩不仅长的一模一样,身材也一样,不然我按她的尺寸买的内衣,你怎么也穿的挺合身的?”

“可,那真不是我!”

“是不是,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外貌和身材都对比过了,一模一样吧?你如果还要证明自己清白,就唯有脱光了让我对比下了咯。哈哈。”

“不行,坚决不行。”

“随便你。我要走了。记得周末来XX大酒店,我等你。如果不来,你懂的……”男人这次真的离开了。

看着男人离开餐厅,老婆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凳子上。她感觉到很委屈,想哭却哭不出来。

我知道这时我不宜露面,就这样等着老婆离开后,我也尾随着她回家。

老婆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不久后,我也到家了。她见我从外面回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老公你去哪了?”

“小区里散了散步,你回来啦?”

“嗯,我们先吃饭。”

吃完饭,老婆就回了房间,等到后来我也进房后,她对我说道:“老公,周末,我和几个小姐妹要出去玩下,可能晚上不回来睡。”

“好的。玩得愉快。”我不动声色的应道。心里盘算着,那天我要去查房捉奸,喔,不对,应该是替老婆除害。

很快周末到了,老婆下午出了门,应该去XX酒店了?我想到。

傍晚时分,我也驱车前往XX酒店,赶在老婆之前。

过了会,老婆才来到酒店门口,看似有些害怕,不敢进来。

纠结了很久,才壮着胆子进了酒店,乘坐电梯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吧。”门打开后,男人站在门口说道。

等老婆进去后,他随手就把门关上了。我立刻靠了上去,耳朵贴门上,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不要,”里面传来老婆的叫声,显然男人在摸着什么地方,可能是胸可能是小穴。

“你不想删照片了吗?”男人一句话,就把她的抵抗想法给摧毁了。

“别,别碰我。”

“李大校花要是不乐意,就回去吧。要么就不要摆出这幅愁眉苦脸的模样,搞得老子兴致都快没了。”

“没,没有。”老婆既然打定主意来这里,应该就没那么容易放弃。

虽然目前看不到,但可以想象,老婆现在一定羞红着脸,被他搂在怀里,肆意轻薄着。

“那我们到床上去玩吧。”男人按耐不住了。

“啊。”老婆一声尖叫。显然,被推倒在床上了。可以想象,一双咸猪手正穿过她的衣服,摸向她的胸前。

“嗯,”被抚摸敏感带的老婆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声。

接着,“没想到李大校花表面这么冰冷,里面却是这么火热啊。都湿透了。”男人淫邪的说道。

看来他已经深入裙中摸索桃花源了。

“怎么办?现在冲进去?”我思考着,“再不冲,就真要被干了。但兄弟们还没到。”

“罢了,冲吧。TNND,老子是捉奸好嘛,哪有老公怕奸夫的,差点弄反了,哈哈。”

想明白了后,我果断的猛烈敲上了门,并且撕下了面具,因为我相信奸夫看到老公会心虚,看到陌生人说不定还要麻烦点。

“咚咚咚,咚咚咚。”这样你还能不管不顾?我不信。

“谁啊?”男人问道,敲门声持续很久才问 ,看来他本来打算不管不顾直接操逼的。

“开门。警察临检。”我急中生智道。

“来了。”男人把门打开,看到一个穿便衣的我,纳闷道:“警察?”

“有人举报,说有不正当交易。”我见他没认出我,就拿出一张假的证件,编个理由,“你俩咋回事啊?”

“这个……警官,咱们是男女朋友,正当关系。”他笑脸相迎的说道。

“是吗?”我抬头看向慕慕,这时,慕慕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当成卖淫嫖娼给抓了,哈哈。然后抬头看见了我,顿时呆住了。

“喂,美女,问你呢,你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吗?”我继续向老婆问道,顺便向她挤了挤眼睛。

“嗯……嗯……嗯……”这时慕慕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快跟警官说,我们是正当男女朋友关系。”男人见状示意慕慕配合他。

然而,慕慕一脸茫然,呆立原地,啥也没说。

“说呀。”他又拍了拍慕慕的屁股,他怎么也想不通为啥慕慕不配合他,难道她宁愿被当卖淫嫖娼被抓留下案底,也要拖他一起下水?

“看来,你们关系不正当啊,嘿嘿。”我说道,“得带回去好好审查下了。”

“别啊,警官。我,我坦白,这是我初犯,饶了我吧。”他决定牺牲慕慕的名声,企图保全自己,“都,都是这个婊子,他勾引我的。”

“你说啥?”我猛的踢出一脚,敢骂俺老婆。

“真,真的,警官,都是她勾引我的,我上有老下有小,都等着我养活呢,千万别抓我啊,不然我工作丢了。”他苦苦哀求道。

“是吗?刚才你们都做什么了,你把她怎么了?”

“没怎么,刚,刚开始,噢,不,还没开始,您就来了。未遂,未遂。呵。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次吧,这是咱孝敬您的。”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叠百元大钞。

“嗯。从执法角度说呢,不该放过你的。但是呢,既然只有我看到了嘛,也不是不可以通融。”我慢条斯理的胡扯着,等俺的兄弟们到,通知他们很久了,也该快到了。

“是,是,是。”他靠近我,和我套着近乎,“大哥,我跟您说,这妞很正点,以前是XX大学的校花,您要是看上了,就送给您了。”

“她能听你的?”

“当然。他背着老公和人鬼混,被我抓住了把柄,所以才……”

“这么说,你们不是卖淫嫖娼咯?”我盯着他问道。

“绝对,绝对不是。”他拍着胸脯保证。

“那就是你胁迫良家妇女发生性关系。”我突然说道。因为我听到了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应该是咱兄弟到了,该玩玩这个敢打我老婆主意的男人了。

“大,大哥,您就别开玩笑了,这比嫖娼罪可大多了。”他苦笑着说道。

“就这么定了。”

“不,不是的,大哥,我这全都孝敬您了。您就放过我吧。”他把口袋里的钱都拿了出来。

“你说不是就不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我大声呵斥道。

“您,您说了算。但,可是,咱俩这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您可别这么害我呀。”

“哈哈哈。”我大笑三声,“无怨无仇?你出现在这里就是结仇了。知道吗?”说完,我向老婆招了招手,然后老婆在他的目瞪口呆中,走了过来,依偎在我怀里,任由我抚摸着她的娇躯。

“操,你这个骚货,你色诱警官,企图陷害我,警官大哥,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你拿着这笔钱绝对可以去找比她更好的女人伺候您,饶了我吧。”

“你觉得你值多少钱呢?”我问老婆道。

“嗯,让你操一次,100万吧。”慕慕想了想说道。

“听见没,100万,有木有?”我对着男人说道。

“一百万?你咋不去抢银行呢?”他冲着慕慕喊道,“你这个骚货,你给我等着,等此事完了,我一定告诉你老公去。”

“警官哥哥,他欺负我,他手机里有存不雅照,你帮我把他删了,好不好嘛。”老婆向我撒起娇来。

“行,”我转头看向他,“把手机交出来。”他无奈交了手机,我很快就删除了那照片,果然和发小给看的类似。

“你等着。”他瞪着老婆嘀咕道。

“大哥,我怀疑他家里还有存货。”老婆又开口道。

“行,斩草除根,”我转身向门外喊了一声,“出来吧。”这时,门口突然就涌现了一大批人。

“你带路,去你家,配合的好,就不抓你了。”我说道。

就这样,去了他家,找到了备份的照片,删除了,连U盘硬盘都一起带走,免得他还有本事修复。

临走前,我看着他,“你知道,为啥你贿赂我失效了吗?”他摇了摇头。

“因为这。”我拿出手机,将屏保图片递给他,那是一幅我和老婆的合影。

“懂了,她是你的情人。我不该得罪大哥。”他说道。

“懂个P。我再给你看一张。”我把我和老婆还有小星星的幸福合影递给他。

“你,你是……”他想起来了什么。

“没错,我是她老公,你有什么话可以现在就告诉我,不用再吓唬她。”

“没,没事。”

“那就好,说说你的照片咋来的吧。”

他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然后我对他说道:“念你今天没做出啥事,就算了,不然,你就要进宫了。以后我不希望听到或看到任何与她有关的不好的消息,明白吗?”

“是,是,放心,大哥。我绝对不会再找她。”他恭恭敬敬的说道。

“那我们走了,不用送了。”

回到家里,我和慕慕坐在沙发上。

“老公,这事……”老婆犹豫着开口道。

我看着她问道:“为啥不告诉我呢。”

“我怕引起你的误会。”老婆低垂着头,像是犯了错的孩子。

“以后别这样了,我是你坚强的后盾嘛,今天要不是我发现,你不是又要出事了嘛。”我搂着她说道。

“嗯,我知道了。但,老公,这个照片的事,我怕还有别人知道。”

“放心吧,这事我会处理的,尽量减少负面影响,再说了,那女人又不是你,只是长得像而已。老公可没那么糊涂,你有没出国,查下记录就知道了嘛。”

“谢谢老公。”老婆喜极而泣。

“没事了,洗个澡,睡去吧。”我安慰着她。

“嗯。”老婆轻允道,去房间拿了换洗衣服,走进了浴室。

我拿起手机,发出了一条消息:“查点事情……”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