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劫 (原名 红尘佳人) (90) 作者:xingxing209

【红尘劫 (原名 红尘佳人)】 (90)

作者 xingxing2092021年5月13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SIS001

岛上的港口不止一处,之前心心所在的那个港口位于西面,现在我这位兄弟将船停放在东面的港口。这边的港口距离我们藏身地有点远,之前也是给他发了定位才找到我们的。

我们乘坐着一辆不知道他哪偷来的汽车,一路上往港口开去,倒是没遇到什么人,只是思莹体内的电击力量似乎非但没因电能耗尽而减弱,反而更强了,思莹一直就像身处刑罚之中那样即使昏迷著也依旧表情痛苦不堪,我不禁邹起眉头,难道这装置还能自动充电?现在倒也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等上船了就联系心心,让她们在前面等我们,等我赶上她们的船后就立刻将思莹体内的电击器取出。

走过一个小山坡,正准备下山,前面探路的兄弟向我跑了过来,到了面前焦急的说道:“山坡那边有人,过不去。”

“那怎么办?绕过去吗?”我问道。

“不行,这里是必经之路。”他说道。

“那。。。难道只能回去了,等燕燕堂哥来救我们?”我思考着,但望着不断痛苦呻吟中的思莹,又想现在就冲出岛去。

“要不,开车冲过去吧。”我思考一阵之后,说道。

“我引开他们,你带嫂子走。”他说道。

“不行,要走一起走。”

“别争了。这一次你得听我的。就这样说定了。哥,保重!”不等我回应,他就独自往前跑去了。我喊了几声让他回来,他都不理我,毅然决然的继续向前跑去。

“老公,他。。。”慕思在我身边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身影,意有所指。

“不要担心,他一定会没事的,毕竟他们要抓的人是我呢。”我安慰着她。

在兄弟成功的引开他们后,我和慕思思莹继续驶向码头。

距离码头越来越近了。

“有情况,”天空中出现了一架直升机,在我们上空盘旋一阵后,从我们头顶飞过,“这不会是被他们发现了吧,”我想。

还好一路上没遇到阻拦,顺利抵达码头,我对慕思说道:“老婆,你先带思莹上去,我去接应我兄弟。”

“嗯,老公你注意安全,早去早回啊。”

我又掉头去找兄弟,路上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告诉我说,他反向带着他们跑出很多路了,现在距离我有点远,让我别去找他,他会想办法回来,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我让他一定要等着我,我马上就来找他。。

十几分钟后,我总算接到他了。

“你不该来,”他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们不认识我,等天亮我可以大摇大摆的出去。”

“那要是他们封锁出口,不让任何人出去,一个个搜查呢?”我说道。

“。。。。。。”他沉默不语。

“好了,我们是兄弟,打仗亲兄弟,走。”我露出一个笑容,一踩油门。

“嗯?这是谁?”行驶途中,一个陌生电话号码打了过来。

“喂?你哪位?”我接通了电话问道。

“没想到你还真能救出她们来。”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深沉的声音。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们这么做是在严重的触犯法律。”我警觉了起来,质问道。。

“别这么激动嘛,年轻人。我曾经可是帮过你很大忙的。”

“帮过我?”

“你以为你能混进来,是因为什么?还不是我暗中篡改了你的资料!不然他们早发现你是她老公了。”

“为啥要帮我?”

“因为当时我们是一条战壕里的队友,帮你就是帮我。”那人回答道。

“原来如此,你和他们也有恩怨?”

“算不上,只是。。。”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要不要说下去,“只是利益分配不均。”

“靠,这么说,我老婆的事,也有你的一份”功劳“?”我怒吼道。

“差不多吧。年轻人还是太浮躁,这么激动干啥子。”

“你和我说这些有何目的?”

“我是打算继续帮你。你现在已经被包围了,我劝你躲起来,等人来救你。”

“。。。。。。”我没有说话。

“怎么不说话了,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知道你会找人来救你?呵呵。”电话那头,他笑了起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不要想太多了,如果我想让你死,我早戳穿你的身份你就死定了,不是吗?”

“好,我就信你一次。那你到底想怎样?要我做什么?天下没免费的午餐。”我觉得他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帮我。

“不需要,你先欠著这个人情吧,等我想到了再说。再见。”他挂断了电话。

。。。。。。。。

我和兄弟一合计,觉得,他说得貌似有些道理,如果早点戳穿我的身份,我早就被干掉了,也不大可能等到现在还在漫山遍野的找我。但是,躲哪好呢?我俩又合计了下,之前躲藏的地方肯定被刚才打我电话的人所知晓,他的话不能全信,所以我俩决定躲在车里,万一有人来,还能强行开车逃跑,算是留一个后手。

之后,我联系了船上的慕思和思莹,相互报了平安,和兄弟轮流守夜休息,准备等燕燕的堂哥来。

躺在后座上的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脑海中不断闪现著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又想起这个神秘男人和之前神秘女子所说的话,有点晕,又想不出来到底啥地方不对劲。

“算了,不想了,等燕燕堂哥来了就好了。”我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我梦见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海滩上,有一个又矮又胖的男子,两个全身赤裸的女子背对着我,正被他的两双咸猪手不时的在她俩身上揉搓抚弄一番,这两名女子在他的玩弄下,在一阵阵的快感和羞耻中兴奋的呻吟著,用她们美妙的肉体满足著这个男人的征服欲望。

在一阵玩弄过后,男子将两名女子转了过来,我看到两张熟悉的脸庞。

“慕慕,莹莹。”我脱口而出。

“老公,老公。”她们看到我之后,表情里充满了哀怨和无奈,却没有反抗男子的轻薄。

        男子环抱住她俩,一只手托著慕思的乳房抚摸,另一只手则摸向了思莹的肉穴,随着手指的律动,她俩纷纷有些站不稳,只能抓住男子的手臂保持平衡。

“哈哈,我的美人们这么快就有感觉了吗,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们了呢。”他将伸向思莹肉穴的手指拔出,在她俩面前晃悠,手指上沾满了亮晶晶的水渍。

“老公,不要看。”思莹哀羞的喊道。

“姐姐湿透了,再看看妹妹的。”男子将抚摸慕思乳房的手伸向了慕思的小穴内,一会儿,一根沾满水渍的手指也出现在她俩面前,“嗯,不错,妹妹也湿透了,你俩真是一对极品小骚货啊。”

“快放开她们。”我忍不住呼喊道,并且向她俩冲去。

“老公,别,别过来。”她俩见我冲了过去,害怕的冲我大声喊道。

就在我冲到她俩面前,挥拳直击这个可恶的老男人时,他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正诧异,就听到一声枪响。

我看了看胸膛,大量血液从伤口喷涌而出,我倒下了,随后,倒地的我听到他说道:“两位美人以后就归我所有了,你就安心的去吧,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她俩的,保证让她俩每天欲仙欲死,享受人间极乐。”

“不,老公,你,不能死。”她俩疯狂的从男人怀里挣扎出来,跑到我面前,哭喊著。

这时,男人从背后将她俩猛地一把拉开,

“啪”,“啪”,分别给了她俩一巴掌,说道:“贱人。”

她俩捂著被打的脸庞低头啜泣著。

又见男人拿出一根铁链,铁链的一端延伸出两个钩子,分别勾在她俩脖颈上的项圈上,然后在她俩的哭闹声中,强行牵着她俩往前爬去,她俩一步一回头的恋恋不舍的望着我,渐渐远去。。

“老婆!”我气急攻心,昏了过去,意识渐渐远去。

只听见耳畔有人在呼唤我,“哥,哥。”

我猛地弹起,发现原来是一个梦。

“哥,你刚才做梦了?听见你喊嫂子名字呢。”

“嗯,我做了个噩梦。”我擦了擦脸上的汗,说道,“现在几点了?”

“1点半。”

“换岗,你休息吧,救兵马上就到了。”燕燕告诉我说今天她和她堂哥就到了。

“好的。我睡会。哥你别太担心了。”

我给她俩发去了一条信息:“睡了吗,宝贝。”

“还没,人找到了吗?”过了会,回复来了。

“找到了,你俩现在哪都不要去,等着我,估计今晚咱仨就能HAPPY了。”

“老公你好坏。不理你了。。”

挑逗完老婆们后,我开始了守夜,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眼皮也快撑不住了,这时,我突然发现,前面似乎有几缕亮光在慢慢向我们靠近。。

“不对,有情况。”我迅速唤醒了兄弟,同时我的睡意也刹那间全无。

“怎么了,哥。”

“你看前面。”我指了指那几缕亮光。

“可能我们被发现了,也可能是来搜查的。”他说道。

“就算是搜查,我们也无处可逃啊,往车里一照,就发现我们了。”我说道。

“那先看看情况,不行的话,只能冲出去了。”

“好。”我同意,他脚踩油门,随时准备启动。

亮光向我们这一点点靠近,到了近处,我才发现,原来是几十人拿着强力手电筒。

“肯定被发现了。跑。”我对兄弟说道。

“坐稳了。”兄弟一踩油门,呼啸而去。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神秘男子打来的。

“你被发现了,这次你真的是逃不掉了,你知道吗,看上你老婆的男人听说你救走了她们后,非常生气,安排了许多人漫山遍野的找你们。”

“他是谁,告诉我,我非得手撕了他不可。”想到发生在老婆身上的一切,我愤愤的说道。

“你斗不过他的,他身居高位,权势滔天。。。。。。”

“够了。你可以转告他,不管他是谁,只要再敢打我老婆的主意,就算他是皇帝,我也要把他拉下马。”说罢,我挂断了电话。

“哥,咱们换下衣服,然后你藏起来,我引开他们。”这时,兄弟突然开口道。

“这怎么行。”我断然拒绝道,“你带她俩走,我引开他们,他们目标是我。”

“我孑然一身,你还有两个大嫂。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深受你父母恩惠,现在是我报答的时候了。你和我衣服换一下,我引开他们,快点,没时间了。。”

“好吧,好兄弟,保重,注意安全,咱,咱们回头见。”争执许久,我最终同意了,在一个拐角处,和他交换衣服,甚至连手机都换了,最后拥抱了一下,目视他独自驾车远去。过了一会儿,陆续有四五辆车子,沿着我兄弟驾驶的车子的方向追去。

在他们都走后,我急忙反向找个路线,寻找新的藏身之所,。

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天亮了,期间我兄弟消失的方向曾传来过一阵巨大的爆炸声,我心一沉,可能我兄弟出了意外了,凶多吉少,但我除了等待不敢有丝毫动作。又等了几个小时,到中午了,想着燕燕她们快到了吧。

我用兄弟的手机给老婆打过电话,但无人接听,让我隐约生出一丝不安。难道因为陌生号码所以她俩不接听吗?但我又不能发信息给她俩,因为兄弟已经假扮我引开他们了,他牺牲了自己,转移了敌人视线,而我又贸然给她俩发信息,万一她俩又被人抓到了,我就又暴露了,我不能让兄弟白白为我付出,纵使以后要报仇,也是让敌人觉得我“死”了更有利。。

当然,我也没用手机联系燕燕,因为我不记得她的号,自己手机又和兄弟的换了,只能找个高层建筑居高临下的观察著楼外的局势。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看到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莫非是燕燕她们到了?于是,我往老婆们所在的码头跑去,看到船安然无恙的停留在那,激动不已的我迅速登上了轮船。

但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我看到船上躺着几个人的尸体,心想“坏了”,发疯似得在船上找寻着慕思和思莹的身影,呼唤着她俩的名字,但始终没找到她俩,只在一处房间内找到了两套被撕烂的比基尼,正是她俩所穿的衣物。

“会不会是已经被救走了?”我抱着最后一点希望,准备前去和堂哥他们回合,找到一名士兵,他把我带到了堂哥面前,我正要开口询问,突然一声惊天巨响,远处一大片建筑群爆炸起火,沦为一片废墟。

“报告,我们还未进入搜查,便突然爆炸了,爆炸原因正在调查中。。”一名士兵跑过来汇报,堂哥交代了下后他又跑开了。。

“燕燕本来要跟着来,我没让她跟来。”堂哥对我说道。

“你们登上过东边码头那艘船吗?有看见两个双胞胎美女吗?她俩现在人不见了。”我焦急的问道。

“东边的?没有。我们从西边的码头登陆的。这样吧,待会把人都抓起来,询问下看有没有人知道。”堂哥说道。

一会儿后,又有士兵相继前来汇报。

“将所有人带到外面的广场上看,有话问他们。”堂哥下了命令,很快,上百人都被驱赶到广场上,有客人也有妹子,但我看了看,发现里面没有慕思和思莹,也没见孙总,还有那个女人也不在内。

我之前和堂哥要了套军服,现在我看起来也像是一名士兵,再稍微装扮了下,应该没人认得出来了。

“你们有谁看到过一对双胞胎姐妹?说出来,可以减轻罪责,不然,哼哼,可能要在监狱里待上几十年咯。”

“双胞胎吗?我们都见过啊,之前拍卖会时有人。。。。”

“我问的是拍卖会以后。”我果断打断了他。

“这。。。好像没见过。。。”那人挠了挠头,回答道。

“其他人呢?”我看向其他人,但他们也纷纷摇了摇头。。

“我见过。”正当我失望之际,一道声音传来。

“在哪,带我去。”我急切的说道。

“可,可是。。。”

“啰嗦什么?快带我去。”我催促道。

“可是,那地方,已经被炸成废墟了。”他指了指前面一处废墟,即之前爆炸发生的地方。

“靠。你说什么!”我一把抓住他的领口,怒目而视。

“我,我1个小时前看到她们被人带进了那房间。”他断断续续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心凉了半载,也顾不上听他再说些什么,往那片废墟飞奔而去。等跑到那废墟上,我开始徒手往下挖,一块块破碎的砖瓦被我抛到一边。

挖著挖著,我痛哭了起来,嘴里念著“慕慕,莹莹。”

不知道挖了多久,陆续挖出了两具尸体。

我擦干眼泪,定睛一看,还真的是两具女尸,心里只剩的半截希望统统凉透了。

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无法辨认,不过,从戴的项链来看,是她俩所带的那种。

“不行,我要带回去验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恢复下情绪之后,又问起了我兄弟的事,希望他没事。但他们告诉我说,之前追逐一辆汽车,导致该汽车掉落山崖燃烧爆炸,车内有一具尸体。

“车和尸体在哪?”我得去看看是不是我兄弟。

来到停尸间,我掀开布,看到面目全非的尸体,衣服也烧毁了大半,仅从遗留的小半服装来看,很像我和兄弟互换的那套服装。

“带回去再说。”我说道,“堂哥,我先休息下,你先忙。”

等他走后,我坐下来细细思考起来。

“知道我来,要抓我,但为啥不是一开始就抓我呢?难道是想利用我达到什么目的?”

“慕思和思莹哪去了?估计多半是被他们找到抓回去了,但。。。他们人都跑了,肯定也应该带上她俩才对。那两具女性尸体估计多半不是她俩,我也要带回去验DNA。”

“那神秘人是谁?是敌是友?居然帮我掩盖了身份。但也不对,既然掩盖了就不会知道我来,难道。。。”我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难道是他先掩盖我身份,让我上岛,利用我做了什么事,完事后再来抓我?对一定是这样,可我做了什么事帮了他?好像没什么事啊。”我挠了挠头,没想出能利用我办什么事。

“不知道心心和蓓蓓她们怎么样了,还好这次总算是救出了两个。”我拿回了之前交给兄弟的属于我的那部手机,找到了号码,准备联系她们。

“咦,怎么打不通?”一连拨打了好多次,都打不通,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想想也是,既然他们都能利用我干了啥事,那我救出她俩也肯定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许久之后,堂哥再度走了进来。

“犯罪集团的首脑找到了。”他笑着说道。

“嗯?”我疑惑的看着他。

“嗯,其实也不是很确定,但经过在场的女子和那些小虾米辨认,我们在一幢被炸塌的大楼废墟内发现的那些尸体都是这个组织的骨干。”原来,那幢楼里被炸死或活埋的人都是骨干和调教师,因为调教过那些妹子,所以她们都辨认出来了。

“其他有啥线索吗?”我肯定还有漏网之鱼没抓到,而且级别不会太低。

“爆炸毁灭了很多证据,现在手里只找到这些个。”堂哥拿出一本账本和几块电脑硬盘。我翻看了下账本,都是记录一些买卖记录,看来我得拿回去慢慢看。至于硬盘,堂哥说里面都是众多美女被调教的记录。

“这2个东西暂时给我,我回去先研究下。另外,把两具女尸和那具男尸都带回去。。”

“好,你准备准备,这里的事快完了,这些人,不管男女,都先带回去审讯,我们要准备返航了。”堂哥拍了拍我的肩膀。

“知道了,堂哥。对了,还有件事,要请你帮忙,”我说道。

“什么事?”

“现在犯罪集团肯定还有人漏网,我兄弟之前替我引开他们,他们可能会认为我已经死了,所以,我打算利用这个条件,隐藏自己。” 我将之前听到看到的有关那神秘女子的事简短叙述了下。

“嗯,行,这事我替你保密,不过。。。燕燕她会不会太伤心了?”

“没法子,你就说没找到我就好了,别说我肯定死了,让她留点念想。反正犯罪分子那里应该认为我已经死了。”我说道。

三天后,扫荡一空后,启程返航,在这段时间里,我反复联系心心蓓蓓她们,但一直联系不上,多半悬了。

“前几天俺还坐拥四美女,现如今,一个都没了。”我不由得苦笑,“非但如此,还赔上了一个兄弟,TMD,此仇不报非君子。”我握紧拳头,“从现在起,攻守之势异也,以前我在明,你们在暗;今后,我在暗,你们在明。”

等船靠岸,我远远的藏在队伍后头,看到燕燕站在码头上迎接我们,然后堂哥带着她坐进车内,驶离码头。我则打算先去联系下师父,其他,不论是自己家,还是丈母娘那,都不能去,只有师父那应该安全,我得做些安排了,以前小看了他们,以为把她们救出来就行了,看来不能把事情想得这么简单,此事的复杂貌似远超我的想像,好在现在我已经“死”了,没人会防范一个死人,不过,我还得再锻炼下自己的身体,弄点防身技能,至少能应付一般的人。不然,到时,敌人来袭,我还得带着妹子跑路,这太操蛋了。

“师父,这次。。。”我将整个事情和师父说了一遍,他听后没责骂我,反而安慰我,让我吸取经验教训,尽快成长起来。

“师父,我想。。。想去学点格斗功夫啥的,不然我遇到坏人基本都得逃跑,这也太挫了。”

“这个想法可以有,我给你找个地方让你练几个月吧。”

“几个月?这么久。。。”我嘟囔著。

“几个月也才刚刚学点皮毛,只能自卫下吧。”

“可是,我还要找慕慕她们。。。”

“你尽管去练,这个事我让人暗中查找。”

“好吧,那就有劳师父了。”

“放心去吧,我知道你想着报仇,等你练成归来,我送你个神秘礼物。”师父故作神秘的说道。

“什么礼物?”

“别多问了,是我这么多年的一点积累。以后你就知道了。”

之后,我在师父给我找好的训练营埋头苦干训练了起来,还好,那些特种兵教官知道我半路出家,没把我往死里训练,但也把我累得半死,看来自从拥有那么多妹子之后,沉浸在温柔乡里,我的体能确实下降了不少。

每当累趴下时,总能想起她们正不知道身处何地等待着我去救援,从而浑身充满了力量,我努力训练,只为了当恶徒再次来临时,我能为她们撑起一片安全的天空。也不知道师父找到她们的下落没有。

时光如梭,匆匆几个月一晃而过。

“我要离开了。”我向身边的4名男子说道,他们都是我在这个训练营里认识的同一个战队的队友。

“什么?为啥要离开?”

“这里的生活不属于我,外面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我平静的说道。

“行了,不说这个了,不过这几个月来的相处我很开心,这是我一辈子最难以忘怀的事情,因为我有了兄弟,今生来世的兄弟。”我站起身来,眼神在他们身上扫过,而后转身离开。

“。。。。。。”他们望着我离开的背影,眼中一阵迟疑,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这几个月的点点滴滴。这几个月来,我拚命训练,即便伤痕累累,也要死撑到训练结束的场景在他们脑海中浮现。

“是啊,可能军旅的生活也不属于我吧。”

“罢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也许另外一种方式更适合我。”

“算上我,我也是。。。。。。”

他们几个纷纷追上我。

“你们。。。”我回过头,诧异的问道。

“别忘了,咱们几个可是同一个战队的,而且这里的生活似乎也不适合我们。”他们异口同声道。

“你们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吗?”我问道。

“知道,但我们想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别人欺辱了我,我要从他们那拿回我失去的一切。”

“好,既然你做出选择了,我们相信你的选择,一起干吧。”

“外面的世界水比较深,你们别乱来。”我提醒道。

“水再深又如何,我们是兄弟,一起度过。”

“好。”

浮云出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们几人的背影在夕阳下缓慢走着,身影越拉越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