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劫 (原名 紅塵佳人) (90) 作者:xingxing209

【紅塵劫 (原名 紅塵佳人)】 (90)

作者 xingxing2092021年5月13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SIS001

島上的港口不止一處,之前心心所在的那個港口位於西面,現在我這位兄弟將船停放在東面的港口。這邊的港口距離我們藏身地有點遠,之前也是給他發了定位才找到我們的。

我們乘坐著一輛不知道他哪偷來的汽車,一路上往港口開去,倒是沒遇到什麼人,只是思瑩體內的電擊力量似乎非但沒因電能耗盡而減弱,反而更強了,思瑩一直就像身處刑罰之中那樣即使昏迷著也依舊錶情痛苦不堪,我不禁鄒起眉頭,難道這裝置還能自動充電?現在倒也不是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等上船了就聯繫心心,讓她們在前面等我們,等我趕上她們的船後就立刻將思瑩體內的電擊器取出。

走過一個小山坡,正準備下山,前面探路的兄弟向我跑了過來,到了面前焦急的說道:「山坡那邊有人,過不去。」

「那怎麼辦?繞過去嗎?」我問道。

「不行,這裡是必經之路。」他說道。

「那。。。難道只能回去了,等燕燕堂哥來救我們?」我思考著,但望著不斷痛苦呻吟中的思瑩,又想現在就衝出島去。

「要不,開車衝過去吧。」我思考一陣之後,說道。

「我引開他們,你帶嫂子走。」他說道。

「不行,要走一起走。」

「別爭了。這一次你得聽我的。就這樣說定了。哥,保重!」不等我回應,他就獨自往前跑去了。我喊了幾聲讓他回來,他都不理我,毅然決然的繼續向前跑去。

「老公,他。。。」慕思在我身邊看著他越來越遠的身影,意有所指。

「不要擔心,他一定會沒事的,畢竟他們要抓的人是我呢。」我安慰著她。

在兄弟成功的引開他們後,我和慕思思瑩繼續駛向碼頭。

距離碼頭越來越近了。

「有情況,」天空中出現了一架直升機,在我們上空盤旋一陣後,從我們頭頂飛過,「這不會是被他們發現了吧,」我想。

還好一路上沒遇到阻攔,順利抵達碼頭,我對慕思說道:「老婆,你先帶思瑩上去,我去接應我兄弟。」

「嗯,老公你注意安全,早去早回啊。」

我又掉頭去找兄弟,路上給他打了個電話,他告訴我說,他反向帶著他們跑出很多路了,現在距離我有點遠,讓我別去找他,他會想辦法回來,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我讓他一定要等著我,我馬上就來找他。。

十幾分鐘後,我總算接到他了。

「你不該來,」他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他們不認識我,等天亮我可以大搖大擺的出去。」

「那要是他們封鎖出口,不讓任何人出去,一個個搜查呢?」我說道。

「。。。。。。」他沉默不語。

「好了,我們是兄弟,打仗親兄弟,走。」我露出一個笑容,一踩油門。

「嗯?這是誰?」行駛途中,一個陌生電話號碼打了過來。

「喂?你哪位?」我接通了電話問道。

「沒想到你還真能救出她們來。」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深沉的聲音。

「你是誰?你想幹什麼?你知不知道你們這麼做是在嚴重的觸犯法律。」我警覺了起來,質問道。。

「別這麼激動嘛,年輕人。我曾經可是幫過你很大忙的。」

「幫過我?」

「你以為你能混進來,是因為什麼?還不是我暗中篡改了你的資料!不然他們早發現你是她老公了。」

「為啥要幫我?」

「因為當時我們是一條戰壕里的隊友,幫你就是幫我。」那人回答道。

「原來如此,你和他們也有恩怨?」

「算不上,只是。。。」他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要不要說下去,「只是利益分配不均。」

「靠,這麼說,我老婆的事,也有你的一份」功勞「?」我怒吼道。

「差不多吧。年輕人還是太浮躁,這麼激動幹啥子。」

「你和我說這些有何目的?」

「我是打算繼續幫你。你現在已經被包圍了,我勸你躲起來,等人來救你。」

「。。。。。。」我沒有說話。

「怎麼不說話了,你是不是在想,我怎麼知道你會找人來救你?呵呵。」電話那頭,他笑了起來,「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不要想太多了,如果我想讓你死,我早戳穿你的身份你就死定了,不是嗎?」

「好,我就信你一次。那你到底想怎樣?要我做什麼?天下沒免費的午餐。」我覺得他不可能平白無故的幫我。

「不需要,你先欠著這個人情吧,等我想到了再說。再見。」他掛斷了電話。

。。。。。。。。

我和兄弟一合計,覺得,他說得貌似有些道理,如果早點戳穿我的身份,我早就被幹掉了,也不大可能等到現在還在漫山遍野的找我。但是,躲哪好呢?我倆又合計了下,之前躲藏的地方肯定被剛才打我電話的人所知曉,他的話不能全信,所以我倆決定躲在車裡,萬一有人來,還能強行開車逃跑,算是留一個後手。

之後,我聯繫了船上的慕思和思瑩,相互報了平安,和兄弟輪流守夜休息,準備等燕燕的堂哥來。

躺在后座上的我輾轉反側無法入眠,腦海中不斷閃現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又想起這個神秘男人和之前神秘女子所說的話,有點暈,又想不出來到底啥地方不對勁。

「算了,不想了,等燕燕堂哥來了就好了。」我迷迷糊糊的進入了夢鄉。

睡夢中,我夢見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海灘上,有一個又矮又胖的男子,兩個全身赤裸的女子背對著我,正被他的兩雙咸豬手不時的在她倆身上揉搓撫弄一番,這兩名女子在他的玩弄下,在一陣陣的快感和羞恥中興奮的呻吟著,用她們美妙的肉體滿足著這個男人的征服慾望。

在一陣玩弄過後,男子將兩名女子轉了過來,我看到兩張熟悉的臉龐。

「慕慕,瑩瑩。」我脫口而出。

「老公,老公。」她們看到我之後,表情里充滿了哀怨和無奈,卻沒有反抗男子的輕薄。

        男子環抱住她倆,一隻手托著慕思的乳房撫摸,另一隻手則摸向了思瑩的肉穴,隨著手指的律動,她倆紛紛有些站不穩,只能抓住男子的手臂保持平衡。

「哈哈,我的美人們這麼快就有感覺了嗎,真是越來越喜歡你們了呢。」他將伸向思瑩肉穴的手指拔出,在她倆面前晃悠,手指上沾滿了亮晶晶的水漬。

「老公,不要看。」思瑩哀羞的喊道。

「姐姐濕透了,再看看妹妹的。」男子將撫摸慕思乳房的手伸向了慕思的小穴內,一會兒,一根沾滿水漬的手指也出現在她倆面前,「嗯,不錯,妹妹也濕透了,你倆真是一對極品小騷貨啊。」

「快放開她們。」我忍不住呼喊道,並且向她倆衝去。

「老公,別,別過來。」她倆見我沖了過去,害怕的沖我大聲喊道。

就在我衝到她倆面前,揮拳直擊這個可惡的老男人時,他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我正詫異,就聽到一聲槍響。

我看了看胸膛,大量血液從傷口噴涌而出,我倒下了,隨後,倒地的我聽到他說道:「兩位美人以後就歸我所有了,你就安心的去吧,我會替你好好照顧她倆的,保證讓她倆每天欲仙欲死,享受人間極樂。」

「不,老公,你,不能死。」她倆瘋狂的從男人懷裡掙扎出來,跑到我面前,哭喊著。

這時,男人從背後將她倆猛地一把拉開,

「啪」,「啪」,分別給了她倆一巴掌,說道:「賤人。」

她倆捂著被打的臉龐低頭啜泣著。

又見男人拿出一根鐵鏈,鐵鏈的一端延伸出兩個鉤子,分別勾在她倆脖頸上的項圈上,然後在她倆的哭鬧聲中,強行牽著她倆往前爬去,她倆一步一回頭的戀戀不捨的望著我,漸漸遠去。。

「老婆!」我氣急攻心,昏了過去,意識漸漸遠去。

只聽見耳畔有人在呼喚我,「哥,哥。」

我猛地彈起,發現原來是一個夢。

「哥,你剛才做夢了?聽見你喊嫂子名字呢。」

「嗯,我做了個噩夢。」我擦了擦臉上的汗,說道,「現在幾點了?」

「1點半。」

「換崗,你休息吧,救兵馬上就到了。」燕燕告訴我說今天她和她堂哥就到了。

「好的。我睡會。哥你別太擔心了。」

我給她倆發去了一條信息:「睡了嗎,寶貝。」

「還沒,人找到了嗎?」過了會,回復來了。

「找到了,你倆現在哪都不要去,等著我,估計今晚咱仨就能HAPPY了。」

「老公你好壞。不理你了。。」

挑逗完老婆們後,我開始了守夜,過了不知道多久,我眼皮也快撐不住了,這時,我突然發現,前面似乎有幾縷亮光在慢慢向我們靠近。。

「不對,有情況。」我迅速喚醒了兄弟,同時我的睡意也剎那間全無。

「怎麼了,哥。」

「你看前面。」我指了指那幾縷亮光。

「可能我們被發現了,也可能是來搜查的。」他說道。

「就算是搜查,我們也無處可逃啊,往車裡一照,就發現我們了。」我說道。

「那先看看情況,不行的話,只能衝出去了。」

「好。」我同意,他腳踩油門,隨時準備啟動。

亮光向我們這一點點靠近,到了近處,我才發現,原來是幾十人拿著強力手電筒。

「肯定被發現了。跑。」我對兄弟說道。

「坐穩了。」兄弟一踩油門,呼嘯而去。

這時,我的電話響了,神秘男子打來的。

「你被發現了,這次你真的是逃不掉了,你知道嗎,看上你老婆的男人聽說你救走了她們後,非常生氣,安排了許多人漫山遍野的找你們。」

「他是誰,告訴我,我非得手撕了他不可。」想到發生在老婆身上的一切,我憤憤的說道。

「你鬥不過他的,他身居高位,權勢滔天。。。。。。」

「夠了。你可以轉告他,不管他是誰,只要再敢打我老婆的主意,就算他是皇帝,我也要把他拉下馬。」說罷,我掛斷了電話。

「哥,咱們換下衣服,然後你藏起來,我引開他們。」這時,兄弟突然開口道。

「這怎麼行。」我斷然拒絕道,「你帶她倆走,我引開他們,他們目標是我。」

「我孑然一身,你還有兩個大嫂。我從小就是個孤兒,深受你父母恩惠,現在是我報答的時候了。你和我衣服換一下,我引開他們,快點,沒時間了。。」

「好吧,好兄弟,保重,注意安全,咱,咱們回頭見。」爭執許久,我最終同意了,在一個拐角處,和他交換衣服,甚至連手機都換了,最後擁抱了一下,目視他獨自駕車遠去。過了一會兒,陸續有四五輛車子,沿著我兄弟駕駛的車子的方向追去。

在他們都走後,我急忙反向找個路線,尋找新的藏身之所,。

一等就是幾個小時,天亮了,期間我兄弟消失的方向曾傳來過一陣巨大的爆炸聲,我心一沉,可能我兄弟出了意外了,凶多吉少,但我除了等待不敢有絲毫動作。又等了幾個小時,到中午了,想著燕燕她們快到了吧。

我用兄弟的手機給老婆打過電話,但無人接聽,讓我隱約生出一絲不安。難道因為陌生號碼所以她倆不接聽嗎?但我又不能發信息給她倆,因為兄弟已經假扮我引開他們了,他犧牲了自己,轉移了敵人視線,而我又貿然給她倆發信息,萬一她倆又被人抓到了,我就又暴露了,我不能讓兄弟白白為我付出,縱使以後要報仇,也是讓敵人覺得我「死」了更有利。。

當然,我也沒用手機聯繫燕燕,因為我不記得她的號,自己手機又和兄弟的換了,只能找個高層建築居高臨下的觀察著樓外的局勢。

過了不知道多久,我看到一隊隊全副武裝的士兵,莫非是燕燕她們到了?於是,我往老婆們所在的碼頭跑去,看到船安然無恙的停留在那,激動不已的我迅速登上了輪船。

但眼前的一幕,讓我驚呆了。我看到船上躺著幾個人的屍體,心想「壞了」,發瘋似得在船上找尋著慕思和思瑩的身影,呼喚著她倆的名字,但始終沒找到她倆,只在一處房間內找到了兩套被撕爛的比基尼,正是她倆所穿的衣物。

「會不會是已經被救走了?」我抱著最後一點希望,準備前去和堂哥他們回合,找到一名士兵,他把我帶到了堂哥面前,我正要開口詢問,突然一聲驚天巨響,遠處一大片建築群爆炸起火,淪為一片廢墟。

「報告,我們還未進入搜查,便突然爆炸了,爆炸原因正在調查中。。」一名士兵跑過來彙報,堂哥交代了下後他又跑開了。。

「燕燕本來要跟著來,我沒讓她跟來。」堂哥對我說道。

「你們登上過東邊碼頭那艘船嗎?有看見兩個雙胞胎美女嗎?她倆現在人不見了。」我焦急的問道。

「東邊的?沒有。我們從西邊的碼頭登陸的。這樣吧,待會把人都抓起來,詢問下看有沒有人知道。」堂哥說道。

一會兒後,又有士兵相繼前來彙報。

「將所有人帶到外面的廣場上看,有話問他們。」堂哥下了命令,很快,上百人都被驅趕到廣場上,有客人也有妹子,但我看了看,發現裡面沒有慕思和思瑩,也沒見孫總,還有那個女人也不在內。

我之前和堂哥要了套軍服,現在我看起來也像是一名士兵,再稍微裝扮了下,應該沒人認得出來了。

「你們有誰看到過一對雙胞胎姐妹?說出來,可以減輕罪責,不然,哼哼,可能要在監獄裡待上幾十年咯。」

「雙胞胎嗎?我們都見過啊,之前拍賣會時有人。。。。」

「我問的是拍賣會以後。」我果斷打斷了他。

「這。。。好像沒見過。。。」那人撓了撓頭,回答道。

「其他人呢?」我看向其他人,但他們也紛紛搖了搖頭。。

「我見過。」正當我失望之際,一道聲音傳來。

「在哪,帶我去。」我急切的說道。

「可,可是。。。」

「囉嗦什麼?快帶我去。」我催促道。

「可是,那地方,已經被炸成廢墟了。」他指了指前面一處廢墟,即之前爆炸發生的地方。

「靠。你說什麼!」我一把抓住他的領口,怒目而視。

「我,我1個小時前看到她們被人帶進了那房間。」他斷斷續續的說道。

聽到這話,我心涼了半載,也顧不上聽他再說些什麼,往那片廢墟飛奔而去。等跑到那廢墟上,我開始徒手往下挖,一塊塊破碎的磚瓦被我拋到一邊。

挖著挖著,我痛哭了起來,嘴裡念著「慕慕,瑩瑩。」

不知道挖了多久,陸續挖出了兩具屍體。

我擦乾眼淚,定睛一看,還真的是兩具女屍,心裡只剩的半截希望統統涼透了。

屍體被燒得面目全非,無法辨認,不過,從戴的項鍊來看,是她倆所帶的那種。

「不行,我要帶回去驗屍。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我恢復下情緒之後,又問起了我兄弟的事,希望他沒事。但他們告訴我說,之前追逐一輛汽車,導致該汽車掉落山崖燃燒爆炸,車內有一具屍體。

「車和屍體在哪?」我得去看看是不是我兄弟。

來到停屍間,我掀開布,看到面目全非的屍體,衣服也燒毀了大半,僅從遺留的小半服裝來看,很像我和兄弟互換的那套服裝。

「帶回去再說。」我說道,「堂哥,我先休息下,你先忙。」

等他走後,我坐下來細細思考起來。

「知道我來,要抓我,但為啥不是一開始就抓我呢?難道是想利用我達到什麼目的?」

「慕思和思瑩哪去了?估計多半是被他們找到抓回去了,但。。。他們人都跑了,肯定也應該帶上她倆才對。那兩具女性屍體估計多半不是她倆,我也要帶回去驗DNA。」

「那神秘人是誰?是敵是友?居然幫我掩蓋了身份。但也不對,既然掩蓋了就不會知道我來,難道。。。」我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難道是他先掩蓋我身份,讓我上島,利用我做了什麼事,完事後再來抓我?對一定是這樣,可我做了什麼事幫了他?好像沒什麼事啊。」我撓了撓頭,沒想出能利用我辦什麼事。

「不知道心心和蓓蓓她們怎麼樣了,還好這次總算是救出了兩個。」我拿回了之前交給兄弟的屬於我的那部手機,找到了號碼,準備聯繫她們。

「咦,怎麼打不通?」一連撥打了好多次,都打不通,一股不祥的感覺湧上心頭。

想想也是,既然他們都能利用我乾了啥事,那我救出她倆也肯定在他們的視線範圍內,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許久之後,堂哥再度走了進來。

「犯罪集團的首腦找到了。」他笑著說道。

「嗯?」我疑惑的看著他。

「嗯,其實也不是很確定,但經過在場的女子和那些小蝦米辨認,我們在一幢被炸塌的大樓廢墟內發現的那些屍體都是這個組織的骨幹。」原來,那幢樓里被炸死或活埋的人都是骨幹和調教師,因為調教過那些妹子,所以她們都辨認出來了。

「其他有啥線索嗎?」我肯定還有漏網之魚沒抓到,而且級別不會太低。

「爆炸毀滅了很多證據,現在手裡只找到這些個。」堂哥拿出一本帳本和幾塊電腦硬碟。我翻看了下帳本,都是記錄一些買賣記錄,看來我得拿回去慢慢看。至於硬碟,堂哥說裡面都是眾多美女被調教的記錄。

「這2個東西暫時給我,我回去先研究下。另外,把兩具女屍和那具男屍都帶回去。。」

「好,你準備準備,這裡的事快完了,這些人,不管男女,都先帶回去審訊,我們要準備返航了。」堂哥拍了拍我的肩膀。

「知道了,堂哥。對了,還有件事,要請你幫忙,」我說道。

「什麼事?」

「現在犯罪集團肯定還有人漏網,我兄弟之前替我引開他們,他們可能會認為我已經死了,所以,我打算利用這個條件,隱藏自己。」 我將之前聽到看到的有關那神秘女子的事簡短敘述了下。

「嗯,行,這事我替你保密,不過。。。燕燕她會不會太傷心了?」

「沒法子,你就說沒找到我就好了,別說我肯定死了,讓她留點念想。反正犯罪分子那裡應該認為我已經死了。」我說道。

三天後,掃蕩一空後,啟程返航,在這段時間裡,我反覆聯繫心心蓓蓓她們,但一直聯繫不上,多半懸了。

「前幾天俺還坐擁四美女,現如今,一個都沒了。」我不由得苦笑,「非但如此,還賠上了一個兄弟,TMD,此仇不報非君子。」我握緊拳頭,「從現在起,攻守之勢異也,以前我在明,你們在暗;今後,我在暗,你們在明。」

等船靠岸,我遠遠的藏在隊伍後頭,看到燕燕站在碼頭上迎接我們,然後堂哥帶著她坐進車內,駛離碼頭。我則打算先去聯繫下師父,其他,不論是自己家,還是丈母娘那,都不能去,只有師父那應該安全,我得做些安排了,以前小看了他們,以為把她們救出來就行了,看來不能把事情想得這麼簡單,此事的複雜貌似遠超我的想像,好在現在我已經「死」了,沒人會防範一個死人,不過,我還得再鍛鍊下自己的身體,弄點防身技能,至少能應付一般的人。不然,到時,敵人來襲,我還得帶著妹子跑路,這太操蛋了。

「師父,這次。。。」我將整個事情和師父說了一遍,他聽後沒責罵我,反而安慰我,讓我吸取經驗教訓,儘快成長起來。

「師父,我想。。。想去學點格鬥功夫啥的,不然我遇到壞人基本都得逃跑,這也太挫了。」

「這個想法可以有,我給你找個地方讓你練幾個月吧。」

「幾個月?這麼久。。。」我嘟囔著。

「幾個月也才剛剛學點皮毛,只能自衛下吧。」

「可是,我還要找慕慕她們。。。」

「你儘管去練,這個事我讓人暗中查找。」

「好吧,那就有勞師父了。」

「放心去吧,我知道你想著報仇,等你練成歸來,我送你個神秘禮物。」師父故作神秘的說道。

「什麼禮物?」

「別多問了,是我這麼多年的一點積累。以後你就知道了。」

之後,我在師父給我找好的訓練營埋頭苦幹訓練了起來,還好,那些特種兵教官知道我半路出家,沒把我往死里訓練,但也把我累得半死,看來自從擁有那麼多妹子之後,沉浸在溫柔鄉里,我的體能確實下降了不少。

每當累趴下時,總能想起她們正不知道身處何地等待著我去救援,從而渾身充滿了力量,我努力訓練,只為了當惡徒再次來臨時,我能為她們撐起一片安全的天空。也不知道師父找到她們的下落沒有。

時光如梭,匆匆幾個月一晃而過。

「我要離開了。」我向身邊的4名男子說道,他們都是我在這個訓練營里認識的同一個戰隊的隊友。

「什麼?為啥要離開?」

「這裡的生活不屬於我,外面有很多事等著我去做,」我平靜的說道。

「行了,不說這個了,不過這幾個月來的相處我很開心,這是我一輩子最難以忘懷的事情,因為我有了兄弟,今生來世的兄弟。」我站起身來,眼神在他們身上掃過,而後轉身離開。

「。。。。。。」他們望著我離開的背影,眼中一陣遲疑,腦海中不斷浮現出這幾個月的點點滴滴。這幾個月來,我拚命訓練,即便傷痕累累,也要死撐到訓練結束的場景在他們腦海中浮現。

「是啊,可能軍旅的生活也不屬於我吧。」

「罷了,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也許另外一種方式更適合我。」

「算上我,我也是。。。。。。」

他們幾個紛紛追上我。

「你們。。。」我回過頭,詫異的問道。

「別忘了,咱們幾個可是同一個戰隊的,而且這裡的生活似乎也不適合我們。」他們異口同聲道。

「你們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嗎?」我問道。

「知道,但我們想知道你在想什麼。」

「我,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別人欺辱了我,我要從他們那拿回我失去的一切。」

「好,既然你做出選擇了,我們相信你的選擇,一起干吧。」

「外面的世界水比較深,你們別亂來。」我提醒道。

「水再深又如何,我們是兄弟,一起度過。」

「好。」

浮雲出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我們幾人的背影在夕陽下緩慢走著,身影越拉越長。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