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紅塵劫 (原名 紅塵佳人) (89) 作者:xingxing209

【紅塵劫 (原名 紅塵佳人)】 (89)

作者 xingxing2092021年5月1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SIS001

八十九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後,確認沒人跟蹤後,迅速來到了島外停靠著的船隻上,開始了最後的部署工作。

「島上的系統黑進去了嗎?」我向邊上的一個正在操作電腦的人詢問道,之前我給孫總的U盤裡放了些東西,他應該查不出來。

「已經搞定了,只要你下令,我就可以暫時切斷信號。」他說道。

「那就好,待會等我信號。」我打算在得到她們3個後,切斷信號,然後帶她們上船,取出體內的電擊裝置,迅速離開跑路。。。

「再全部檢查下,今晚不能出岔子。」我給他們說道,「我先出去下。」

我來到了傳說中可能是藏著孩子的地方,在門口觀望了一陣,卻發現之前在餐廳的那女人從裡面走了出來,懷裡還抱著一個小女孩。。

「難道就是這個小女孩?」我想。不然她來這裡幹啥?根據她之前說的話推斷她是要拿小孩當把柄脅迫慕思思瑩的。我不動聲色的跟了上去,聽他們小聲說些什麼。

「小姐,你這就要把小孩抱走?」

「嗯,免得夜長夢多。」她回道。

「你真相信他說的她老公會來這裡救她們?」

「小心駛得萬年船。」

「可,可我覺得這總有點不對勁。」

「今晚你盯著點拍到這兩個賤人的男人,如果她老公真來,那可能就是這個男人了。給我盯緊了,我就不信她能逃出去,這賤人剛才居然敢罵我和我媽,看我不狠狠收拾她,讓她人盡可夫。不,應該是讓她跪下求我給她安排男人,哈哈哈。」她露出了一絲恨意。

我跟著她們,記下了她們的住處,然後悄然離去,該去拍賣了。不過我不打算拍慕思姐妹了,改拍心心,免得被這女人給盯上。

。。。。。。。。。。。

拍賣會正式開始了。

會場中的燈光突然暗了下來,主持人的聲音接著響起。

「各位來賓大家好,歡迎光臨新一屆的性奴競拍大會。你是否已經準備好,為心目中的女奴而競拍了呢?」

「準備好了。」台下的觀眾異口同聲的說道。

「。。。。。。」我很無語,這都有人答嗎?咋感覺像是讀書時,老師會說:同學們好。而學生則回答:老師好。

等現場氣氛平靜下來後,主持人又開口道:「下面開始競拍,有請我們的一號小姐!」

等她來到台上後,主持人又說道:「三天侍寢權,起拍價,10萬,每次加價不少於5000,開始!」

「11萬。」

「12萬。」

。。。。

不一會兒,就漲到了30萬。

「這麼貴?」我不由得想起曾經在T國的那次拍賣,好像沒這麼貴。不過,隨後仔細想想也就明白了,這裡明顯的是僧多粥少,供不應求,而且質量也比當時要高,價格貴很正常。

「算了,讓他們爭去吧。」我本來看戲的態度,看著這些瘋狂叫價的人不斷的叫喊著,最終,以50萬價格成交。

接下去是一個個妹子上台,我猜慕思和心心應該是最後幾個才會出來。

陸續拍賣了幾十個妹子,最高的出價達到了80萬。

。。。。。。。。。。。

終於輪到她們了。

率先出場的是小姨子心心。

還沒輪到主持人報價,背後一個聲音就響了起來:「100萬,這小妞我要了。」

我回頭一看,是一個中年男子叫的價。

「這位朋友出價100萬,還有更高的嗎?」拍賣師問道。

我剛要出價,但聽到身邊一人說道:「這妞不是說是私人訂製的嘛,怎麼拿出來拍賣了?」

「私人訂製的不能拍賣嗎?」我扭頭問道。

「一般不會的,畢竟是私有物。要是你,你肯拿你的女奴出來拍賣嗎?」他問道。

「那她是咋回事?」

「可能是為了配合調教吧,嚇唬嚇唬她,與其被人輪流拍賣走輪姦不是好好伺候她主人唄。估計這小妞還沒調教好,所以才用這個套路。」

「那他是她主人?」我指了指叫價的男子。

「這不知道咯,反正她主人肯定會出價的,而且肯定資金雄厚,不怕別人搶,只為了嚇唬她。如果她主人不出價或者競爭不過別人,那可能就是以後真的不要她了,可能會將她轉手。」

「喔。。。」我聽了後,若有所思。

拍賣繼續中。在我和邊上人聊天過程中,心心的價格已經漲到了140萬。

之前一直是2個人在競爭,不知道有沒有所謂的「她主人」。

「140萬,還有沒有更高的?」主持人問道。

連續問了兩次,之前那個和他競爭的人不再加價。

「小妞,你是我的了,等我把你姐姐們也拍下來,一起三飛,爽歪歪。」他幻想著接下來的場景。

「170萬,」我默念一聲SB,然後開始競價。

「你,你從哪冒出來的。」

「你管我從哪冒出來的,170萬,要不要。」我說道。

「180萬。」他繼續叫道。

「兩百萬。」我繼續加價。雖然我不清楚他是不是心心的那個私人訂製的主人,但管他是不是呢。

「220萬。」旁邊的人似乎想拉住他,但他正激動呢,自然不會理會他邊上的人。

「250萬。」我決定加大力度,擊潰他的信心,不然持久戰價格只會越來越高。

「你,你腦子有病嘛,花這麼多錢只為了操她3天?」他忍不住怒吼道。

「對啊,我有錢,任性,不可以嘛?」我笑道,何況,我覺得心心可能沒被其他人操過,別說250萬了,500萬都得咬牙抗一抗,不然我怕心心的心理會有嚴重陰影。

他沉默不語。

「250萬第一次。」主持人喊道。

「250萬第二次。」在主持人喊話的時候,他接通了一個電話,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好好好,算你牛B。」接完電話,他放棄了競價。

「難道真的是她主人安排的?還是說他也是替他人競拍所以致電詢問是否繼續出價?」我心想。

「250萬第三次。恭喜這位客人買下她的三天侍寢權。現在就讓她待在你身邊,待會散場後你就可以帶她回去共度良宵。」

很快,心心就被帶到我的身邊,我伸手將她拉進懷中,撫摸著她的俏臉,笑著說道,「別那麼緊張,更別那麼害羞,待會還把你姐一起拍了呢,你現在這麼害羞,待會怎麼和你姐一起伺候我呀。」

「不,不要。」她在我懷裡輕微掙扎著,因為雖然她被帶到了我的身邊,但雙手的束縛依然沒解開,就算她想大幅掙扎也辦不到。

「為啥不要呢,」我在她耳邊輕輕的吹氣,「你不是和你姐一起伺候過男人了嘛,就在不久前呢。」

「啊,你,你。。。」她驚訝的抬起頭,端詳著我,但是認不出我戴了面具的臉。

「啊什麼,你沒認錯人。不信,你驗證一下就知道了。」我邪邪的一笑,拉開了褲襠的拉鏈,放出了還沒進入狀態的肉棒。

「來,給姐夫吹吹。」心心羞紅著臉,點點頭,把自己的櫻桃小嘴湊過去,慢慢張開她的紅潤的櫻唇,伸出可愛的小舌頭,試著舔了起來,慢慢的,肉棒在她柔軟的舌頭刺激下硬挺起來,最後變成一根青筋暴起的巨大肉棒。

「有進步哦。」我誇讚著她,但其實心心的口技還遠不如慕思和思瑩,看來她的主人似乎還沒深入開發過她,這似乎印證了之前主持人說的她一開始被當成處女來調教的,可能是她主人還不想讓她被其他男人染指的緣故,但以後就難說了,所以這次必須帶她離開。。

慢慢的,她的動作開始熟練起來,將肉棒的前半段都吞入口中,腮幫都鼓了起來,看著她的這個模樣,我慾火大增,肉棒也再度膨脹了一圈。

心心像是吃冰激凌那樣認真舔舐吮吸著肉棒,俏臉兩側不斷努力吞吐著,看到自己的小姨子如此用心的舔弄著我的肉棒,興奮和刺激感一波波的傳入大腦。

過了會,我感到快感越來越強烈,似乎要忍不住了,在慾望的衝擊下,我有了一個邪惡的想法,我伸出雙手按住她的後腦勺,讓肉棒在她嘴裡狠狠的抽動起來,當巨大的肉棒進抵心心細小的喉嚨深處時,一陣強烈的快感襲來,我沒忍住,低吼一聲,雙手緊緊按住她的腦袋,大量精華從肉棒里射入心心的喉嚨中。

「咳咳咳,」引起了她的一陣咳嗽。顯然是第一次被深喉內射,她不知道咋辦才好。

「沒事的,吞下去就行了。」我溫柔的摟住她的嬌軀,在她耳邊輕輕說道,「你不喜歡吞姐夫的嗎?這可是大補呢。」說著,我還揉搓起她胸前那一對大小適中的玉乳來。

「嗯。」心心紅著臉看著我,將嘴裡剩下的精華都咽下去後,低頭不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別擔心,姐夫不怪你,你是被迫的,我來就是救你們出去的,等回家了,你就是小四。」我摸著她的光滑裸背,安慰道。

「姐夫。。。」她低聲啜泣道。

「還叫姐夫?該改口了。」我眉頭一皺道。

「老,老公。」她聲細若蚊,不知道是出於害羞還是擔心被人聽見。

「乖,就這樣坐著,馬上就輪到你姐了。」

「嗯,老公,你一定要救出姐姐她們,有人要買走她們。」

「這事我知道。別擔心,你安心睡會吧。」

「嗯。。。」心心就這樣靠我身上閉眼休息起來。

心心之後,居然不是慕思姐妹,我又等了幾個妹子,才輪到慕思她倆上台。

思來想去,我決定還是不競拍她們,不然被那女人盯上,就麻煩大了。如果不被盯上,還有機會帶上她倆跑。打定主意後,我就坐山觀虎鬥了。

競爭異常激烈,最終拍到了400萬。

「嗯?」比我預計的要低一點,我原以為一個心心250萬,她倆要500萬。可能是因為心心的價格虛高導致的吧,畢竟要不是我和那人競爭,心心也不會這麼高。而且,心心現在還是個新手,而有些人就喜歡那些調教充分聽話的。

在主持人宣布他拍的慕思思瑩的時候,我故意看了看那名女子,只見她和身邊那人說了什麼,身邊那人點了點頭,按之前我偷聽到的對話來分析,應該是讓他去看著吧。

「今天的拍賣會到此結束。」隨著主持人的話音落下,會場裡的人們不管是拍到了還是沒拍到,都開始離去。

正當我思考如何才能解救慕思思瑩時,拍得姐妹花的那名客人,朝我走了過來。

「兄弟,借一步說話,可否?」他問道。

「沒問題,借三步都行。」我笑道。

「兄弟,今晚咱們倆算是最成功的人士了吧,拍得了如此美人。聽說她仨還是姐妹關係呢。」

「嗯?你的意思是?」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我得讓他求我才行,不能我太主動。

「我的意思是,咱倆可以交換著玩,還可以一起玩,嗯?三飛,三姐妹一起,肯定很爽很刺激。是不是?」他看著心心,眼裡泛著精光。

「三飛?聽著似乎還不錯,但。。。誰先玩呢?我這個可是沒經歷過幾個男人呢。我可不想吃虧。」我淡定的說道。

「這。。。那就讓兄弟先玩。你玩第一天,我玩第二天,第三天咱一起玩。如何?」

「嗯,我回去考慮考慮。」我抱著心心,抬腳就走。

「這是我的聯繫方式,想好了就打電話給我。」他遞過來一張紙條,我瞄了一眼上面好像寫著他的手機號。

「好的。告辭。」

。。。。。。。。

我回到房間裡,心心問我為啥不拍下慕思和思瑩,我將那個女人的事告訴了她。

「想不到那個女人這麼狠毒,那,現在姐姐她們怎麼辦?」心心焦急的問道。

「我有一計,咱們這麼辦。」我將計劃告訴了她。

「好,我知道該怎麼做。」心心點了點頭道。

「在此之前,先把你體內的東西取出來,跟我來。」繞了幾圈,確定沒人跟蹤後,我帶著她來到船上,半小時後,順利取出了她體內的電擊器,之前已經把蓓蓓的也取出了,現在就剩慕思和思瑩倆了。

「心心,接下去,我們就按計劃實行,希望順利。」我握著心心的細嫩小手說道。

「嗯,我們一定會成功救出姐姐的。」心心露出了堅定的眼神。

。。。。。。

「我考慮過了,同意,不過,我有個更好的想法,晚上9點,咱倆單獨在***見面詳談。不見不散。」

為了以防萬一,我又相繼撥出了2個電話,之後便耐心等待晚上的時間的到來。

。。。。。。。。

到了八點半,那人走出房間,向和我約定的地點走去。

接著,我看到那個女人身邊的男子也跟了出去,過了幾分鐘,我確定他們已經走遠,我便來到他的房前,輕輕呼喚著:「慕慕,瑩瑩。」

房間裡傳來了「嗚嗚嗚」的聲音。

「沒辦法只能撬門了。」我費了很大功夫後,才把門撬開,推開門看到她倆正被束縛在一張束縛椅上,嘴裡各塞著一塊布,嗚嗚嗚的叫著。我摘掉他們口中的布,又迅速幫她倆解開了繩索。

「怎麼樣,沒事吧?咱們走。」我說道。

說完,我們三人趁著夜色,往船所在的方向跑去。

跑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她倆發出「啊」的一聲尖叫,摔倒在地。

「怎麼了?」我趕忙問道。

「痛,痛。」她倆都指著腹部。

「靠,是不是裡面的那東西發出電擊了?」我問道。

「嗯,」她倆一邊呻吟著一邊點頭。

「我操,不應該啊。又沒超出範圍。」我自言自語道。

「可,可能,有,有人,改變了,設定的距離。」思瑩開口道。

「那怎麼辦,你倆還走得動嗎?」我焦急的問道。

「我,我試試,」她倆艱難的起身,走了一步,又摔倒在地,「不,不行,電擊頻率太高,沒走幾步路,就電擊了。」

「那我扶著你倆走,必須趕到船上去。」我左右手各摟住一人的腰,試圖帶動她們一起前進。

但沒走幾步路,隨著電擊的再一次釋放,她倆又摔了下去,我發現我一人根本扶不住她們兩個。

「老公,你帶妹妹走吧,然後再來接我,不然,我們都走不掉。」思瑩說道。

「這。。。」我猶豫不決,因為丟下她,有可能會出現意外,但我又確實帶不走兩人。

「別猶豫了,快去快回,還有希望。」思瑩催促道。

「好,瑩瑩你藏起來,等我回來接你,我一定會回來接你的,你千萬藏好了。」我一再囑咐道,隨後攙扶著慕思向船走去。

耗費不少時間,終於到了,心心在船艙里看到我倆出現,就急忙跑出來接應,我將慕思交給了心心,她會帶著慕思去手術室取下體內的電擊器的,而我趕緊跑回去接思瑩。

當我大汗淋漓的跑到之前思瑩的躲藏地點時,發現思瑩居然已經暈過去了。我只能背起她一步一個腳印的往回走,因為背著個人的關係,導致前進速度比較慢,我很焦急,怕被他們發現。

走了一會兒,我的電話響了起來。我一看,是心心打來的。

「老公,你們到哪了?船外面來了一些人,好像把路給封鎖了,他們暫時還沒發現我們的船。」心心在船上不時的拿著望遠鏡偵測著周圍的情況。

「可能是他們發現你姐她們不見了,所以把島嶼的出路給封鎖了。你們待會看情況,如果他們找到船,要登船的話,你們就先開走,千萬別讓他們登船。」我囑咐心心道。

「那,那老公,你,你和思瑩姐咋辦?我,我不能丟下你們。」

「放心,我另外聯繫人來接我了。那些壞人看到你們開船跑了,就會以為我們都在船上,自然而然就會放鬆對島的封鎖,到時我就有機會跑出來了。別擔心。」

「嗯,老公,慕思姐要和你說話,」慕慕接過電話,「老公,我想你,嗚嗚嗚。。」

「別哭,聽話,按心心說的做就行。」

「嗯,老公,還有,還有孩子。。。。。。實,實在不行,你,你先回來,孩子,孩子,以後再想辦法。。。」

「嗯,我知道,放心吧,不多說了,我還要忙著趕路呢。」

掛斷電話後,我看著昏過去的思瑩,思考了起來,眼下回船上,是不可能了。只能找個地方藏起來。

藏好之後,我又撥通了之前的2個電話聯繫人。

「喂,出事了,加速趕來,到了後聯繫我。」

「喂,燕燕,救命,我。。。。。。」我將事情簡單敘述了下,燕燕說她要問問她堂哥能不能來救我。

之後,就是漫長的等待。

我查看了下思瑩的狀況,電擊器好像一直在工作,中途她悠悠轉醒過幾次,但很快又被電暈過去了。

雖然沒生命之危,但這疼痛感讓思瑩痛得全身香汗淋漓,我卻對此束手無策。

「老,老公,孩,孩子,救出來了嗎?」在一次醒來後,思瑩問道。

「還沒。」

「你先去救孩子吧,我先在這休息等你。再等下去,等他們發現我們姐妹三個都失蹤了,就會加強對孩子的監視,到時就晚了。現在,可能他們還聯想不到這一層。」思瑩斷斷續續的說道。

「可,你這樣,我不放心。」我緊緊抱住思瑩,雖然她們是兩個人,但在我心裡,已經是一個人了,畢竟思瑩冒充慕思時,我和她也發生過很多事,已經有了比較深的感情。

「沒事的,之前我不是也藏得好好的嘛,」思瑩露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體內的電擊讓她痛苦不堪。

「好吧,那我去去就回。」我摟住她,親吻了下她的額頭。

「等,等下,老公,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你,你會怎麼辦?」

「我會不停的走!」我臉色一變,面色凝重,說道。

「為什麼?」

「因為,」我怔怔的盯著她看,看了許久,說道:「直到找到你為止。」

思瑩聽完,眼裡噙著淚水。

我在她嘴邊輕輕一吻,說道,:「別瞎擔心了,我們以後還要生一窩小娃娃呢。你藏好了,我快去快回。」

我飛快的在路上奔跑著,來到那女人的房間外,思考著怎麼進去。

突然,裡面傳來了一個聲音把我嚇了一跳,「都到外面了,怎麼不進來談談?你不是想要你的孩子嗎?」

我想了一會,推門進去,看到屋裡只有她一個人。

「別看了,他不在,就我一人。」她端起茶杯,淡淡的說道。

「你想怎樣?」我直接開門見山,時間緊迫,沒空和她兜圈子。

「你就是她們的老公?艷福不淺啊,還姐妹共事一夫。」她邊說邊打量著我。

「我孩子呢?」我站起來質問道。

「急什麼,先坐下,咱們做個交易。」

「什麼交易?」

「我把孩子給你,但她倆留下。」她說道。

「不行。」我一口回絕。

「那我讓一步,孩子給你,她倆留下一個。」

「也不行。」我依然回絕,「你到底想幹啥?你和她們這麼大仇恨?大家都是女人,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說得好,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可惜你說錯了,是她倆先為難我,而不是我為難她們。」

「什麼意思?」

「其實,我和她倆是親戚,咱們同父異母。你知道嗎?可因為她倆的存在,讓我失去了很多東西。」她喝了一口茶,平復下心情,繼續說道:「她倆先害得我童年就失去了父愛,後來又讓我失去了愛情。你說,是不是她倆先為難我?所以,我要她們一輩子被男人蹂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

「神經,不可理喻。」我罵了一句,不想理睬她,轉身欲走。

「你走了可別後悔。」

「你攔得住我嗎?」

「呵呵,我可攔不住你。但是,有人可以攔住你。你能來這裡,就是有人設計好的。」

「誰?你?」我頓時感覺不妙,這難道真是個陷阱?

「呵呵,不是我。不過我知道是誰,但就是不告訴你。」

「為啥要讓我來這裡?」我問道。

「因為,有人嫌你是個麻煩。因為你的存在,妨礙了某些人占有她們。如果你死了,她們就徹底死心了。這裡只有我能幫你。」

「你為啥要幫我?」

「因為,我討厭她倆成婊子了,也還有男人願意為她倆去死。」她說這話的時候緊握拳頭,咬牙切齒。

「抱歉,在我心裡,她倆永遠都是純潔無瑕的。」

「你!」她怒視著我,「呵呵,你不知道你的思瑩被多少男人上過吧,嘖嘖,想當年,她可是。。。」

「夠了!」我怒吼一聲,打斷了她,「你說再多也改變不了我的想法。在我看來,心靈純潔才是最重要的。不像某些人,雖然一副大小姐的派頭,但。。。其實不論內心還是外表,都很髒。」

「你!你敢罵我!」

「有何不敢!」

「好,很好!等你死了,我一定要把她倆送到那裡去,好好調教一番,讓她們如饑似渴,然後再賣給那些變態老頭當一輩子性奴,哈哈哈,我告訴你,有些老頭很變態的,他們自己能力不行,卻想看自己的美女奴不知羞恥的賣弄風騷,到處找野男人安慰她們。你即便死了,她倆也會給你戴帽子。她倆也別想這麼容易死,有孩子在,她倆想死也死不成,她倆要是敢死,我,我,我就把她女兒養大,再培養調教成性奴,女代母償。。。」

「瘋子。瘋子。」我不想再和她爭辯什麼,轉頭離開,我知道,今天找孩子是沒戲了,我得先跑路,既然有人看上她倆了,那就表示孩子暫時安全。

我離開後快速跑回思瑩的藏身點,眼前一幕讓我驚呆了,思瑩居然不見了。

「我靠。。。」我趕緊往船的方向跑去,同時撥通心心的電話。

「心心,你思瑩姐回來了嗎?」我問道。

「沒啊,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嗎?」

「她不見了。」我說道。

「老公,我,我有個事要告訴你,慕思姐她,她也不見了。」

「什麼!」我驚呼道。

「她見你遲遲沒回來,就留下字條,說要去找孩子。」

「好吧,沒事,我會找到她倆的。我先掛了。」

我來到距船不遠處,發現依然封鎖著港口,只能折回。

她倆去哪了?莫非是慕思跑出來時遇到了思瑩?

我以思瑩失蹤的地點為圓心,找了周圍一圈,都沒找到她倆。這時,心心的電話又來了。

「老公,他們好像發現我們了,正在向我們靠近。」

「你和蓓蓓趕緊跑吧,別管我了,我通知了另外人來接我,你們大張旗鼓的跑,讓他們認為我們跑了,我就有機會了,我們家裡見。」

「好,老公你注意安全。一定要帶回兩個姐姐哦。」

掛斷電話後,過了會,我聽到船起航的聲音。我打算再找個地方藏一天,等天黑,接我的人來了再跑路,順便再找一找思瑩和慕思的下落。

天快亮了,我估計她倆不會大白天的在外面瞎跑,所以,我還是回之前躲藏的地方守株待兔,不,是守株待老婆。

果然,天亮前,我看到她倆鬼鬼祟祟的走來。

「站住,不許跑。」我在她們背後輕聲喊道。

「老公!」她倆一驚,回頭一看,是我,頓時,慕思的兩個拳頭砸了上來,「老公你嚇死我們了,好壞!」

「停停停,別把我打壞了,我們還要跑路呢。」我抓住慕思的粉嫩小拳頭說道。

「思瑩你還是被電擊著嗎?」我看她的模樣似乎依然不大樂觀。

「嗯。」她點了點頭。

「等天黑吧,我通知了人來接我們,現在心心她們已經走了,可能會讓他們以為我們已經跑了,從而放鬆警惕。」我對她倆說道。

接著,我又把那女人的事告訴了她倆,特別是慕慕,畢竟要讓她接受這次先不救走孩子。

接著我又問了燕燕,她說她堂哥最快也要明天才能來,因為畢竟不是國內,要經過很多道手續,麻煩的很。

「我叫了兩批人來接我們。我們接下去這麼辦。」我對她倆說出了我的計劃。

我們藏了一天沒出去,飢腸轆轆的,肚子咕咕咕的叫。

「老公,我喂你吃奶吧。」慕思挺起她的乳房,將乳頭湊到我嘴邊,說道。

「。。。。」我不知道說啥。。。

「老公,我本身就脹奶了,你不吸,我也要擠掉的呢,何況,你吃飽了,到時萬一遇到壞人,你還能有力氣打壞人不是。。。」

「老公,慕思妹妹說的沒錯,趕緊吃吧,等我脹奶了,也給你吸。」思瑩在一旁不害臊的催促著。

「你們兩個小妖精,我真受不了你們。」我將慕思的乳頭含在嘴裡,開始吮吸起來,一股股乳汁吸入我腹中。

過了一會兒,「老婆,我吃飽了。」我說道。

「老婆們,我先和你們說個事哈,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出個啥意外,你們找個地方隱姓埋名,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過得幸福快樂,別委屈自己。」我想到那女人說他們想讓我死,我不得不先交代下後事。

「不,不行。你不會出啥事的。誰敢害你,我,我發誓一定要為你報仇。」她倆異口同聲的說道。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天終於黑了,接我們的人也來了。

「我介紹下,這位是我兄弟,我父母以前從孤兒院裡接出來撫養長大的。」

「兩位嫂子好。」因為慕思和思瑩只穿著性感的比基尼,他有點不大好意思。

「你,你好。」她倆也有點害羞,畢竟以後可能經常見面。

「我們該啟程了,慕慕,你和我攙扶著瑩瑩,他在前面探路。」我說道。

「好。」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