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警花美母 (4) 作者:我是屌哥

.

我的警花美母

作者:我是屌哥2020/08/10发表于:SexInSex

. (4)

只听男人哄着她道:“哎呀,小芳啊,你别急呀,听哥跟你说,哥是真心喜欢你,怎么可能不认账呢。再说你这风骚销魂的身子,哥可是爱死了,你不要我我都不可能不要你的。你先耐心等一阵子,老黄这不是才刚出了事儿,咱们俩要是这个节骨眼就结婚,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吴芳冷笑道:“马强,你最好不要骗我,虽然我们家老黄怎么死的我不知道,但是我也能猜到跟你脱不了干系。若是我得不到该得的,警察那儿我可不保证会不会说什么。”

听完这句话,秦璐和我同时脸色一变。等的就是这个,她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客厅内的人打开了相机录像功能。

而马强在听了吴芳带有威胁的话后,很明显脸上瞬间闪过一丝凶狠,但有隐藏了起来。若非光线问题,只怕很难看到这一幕。这更坚定了我和秦璐认为此事和马强吴芳有关的想法。

“哈哈,小芳,强哥我对你怎么样,你是知道的。那些动辄上万的名牌包包和鞋子,哪个不是我送你的?对你,我心疼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骗你呢。来来,宝贝儿,这才几天没跟你弄,我就想的慌。今儿个在我家,咱们俩好好快活快活,快让我弄一弄泻泻火。”只见马强走到了我跟秦璐看不到的地方,淫笑声在客厅响起,接着就是亲吻声和女人柔媚的哼唧声。

“色鬼,就知道弄这事儿,哪天把你吸干了!”看不到的地方传来吴芳情欲勃发的甜腻声音。

“嘿嘿,那就用你的销魂洞来吸干哥哥我吧。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骚货,今天非要日得你求饶不可。”马强猥琐的挑逗着。

我和秦璐都有些尴尬,但既然找到了有利的线索,自然不能就这么白白放弃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监视着。

就在这时,马强抱着衣衫不整的吴芳进了卧室,还顺脚把房门给带上了。

马强将吴芳直接往床上一扔,然后整个人便扑了上去,对着她的脸蛋、脖子胡乱地啃了起来,同时手上也不老实,早就攀上吴芳的一对饱满胸乳狠狠地揉搓起来。而他身下的吴芳像一条水蛇一样扭动着,一张妩媚的脸上满是春情荡漾,小嘴微张,发出一阵针哼声,像催情的音符敲击着窗外旁边的我和秦璐二人。

我已经能感到秦璐浑身的不自在,若是只有她一人还好,可是我此刻就在她身边,俩人一同观赏者屋内的活春宫,实在是难以不让人浮想联翩。

我悄悄凑到她耳边低声道:“秦队,这也太那啥了,要不我们还是……”

还未等我说完,她仿佛明白我的意思,眉头一皱,头稍微往一边偏了偏,和我保持了一些距离冷声道:“离我远点。”顿了顿才又道,“我们是在办案,拿掉你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得嘞,合着就我一个人胡思乱想,您是坐怀不乱。既然自讨没趣,我也不再多言。反正你个女人都不觉得尴尬,我一个大男人还有啥不好意思的。不就是一块看人做爱吗,在大学的时候可没少跟师姐师妹们一块看岛国动作片,而且还是边看边实践,这点算什么。

就在我二人低声交谈的时候,屋内的二人也已经情欲被激发到了极致。只见吴芳我上衣已经被马强掀到了乳罩上方,包裹着一对丰满奶子的紫色蕾丝奶罩几乎完全暴露了出来。马强此刻已经舔到了她的肚脐处,灯光照耀下,很明显看到一条湿湿的水痕沿着乳沟到小腹之间。

而吴芳自己双手抓着自己的一对奶子拼命地挤压揉搓着,仿佛要捏爆才能发泄体内燃烧的欲望。马强伸手将她的超短裙扒了下来,地下穿的是一个跟上身一套的紫色蕾丝丁字裤。除了一小片不到巴掌大的小布料罩在那凸起的馒头逼上,几乎没有任何遮挡。

马强看着这里,眼睛都泛红了,猛地张嘴就隔着丁字裤又舔又吸,仿佛面对的是一块美味的冰激凌。

“啊,对,就是那里,强哥,用力吸,好难受啊……”吴芳一瞬间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下腹部用力拱起,回应着马强的舔吸动作。几根乌黑的阴毛从布丁旁边钻出,被马强的口水湿润的亮锃锃的,煞是诱人。

我在窗外用余光悄悄观察秦璐的反应,只见她眼神微眯,呼吸有些急促,虽然外边太暗,看不到她的脸色,但想来应该已经布满红晕。

我心中暗笑,看来无论外表多么冰冷的女人,内心深处对男女性事都会有需求的,只是秦璐的自控力极强,轻易不会让人察觉。若是我能打开她外表坚硬的伪装,获得她的芳心,跟她发生点不可描述的事情,那真是想想都令人热血沸腾。

旁边的秦璐自然不知道我心中正在意淫着她,手持着手机依旧在拍摄着室内的景象。

“小宝贝儿,来,给哥舔一舔!”马强突然翻身躺下,在吴芳的奶子上抓了一把道。

吴芳正被她舔弄的渐入佳境,突然又从云端跌落谷底,躺在一边娇喘了好一阵才缓过来,脸上挂着不满。但也知道马强是在故意吊她胃口,无奈只好爬到他胯部,伸手解开他的皮带,褪下裤子隔着裤头对着凸起的肉棒舔弄起来。

不一会儿,马强的裤头上就沾满了一片水渍,而裤头下的家伙事儿更加膨胀。这时候,吴芳媚眼含春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将裤头给扒了下来。瞬间,一根肉棒弹了起来,轻轻打在她的嘴唇上。

还别说,虽然马强人不怎么壮硕,但胯下的鸟儿却比普通人的要粗长一点,也难怪会让吴芳这个骚妇浪成这样。不过也就大那么一点,比起我胯下的家伙,他那还不够看的。

只听屋内“咝咝”的吮吸声不绝于耳,吴芳边将马强的肉棒含在口中不停地搅动吮吸,一只手还握着下边撸动着,再时不时地来个深喉,直让马强爽的差点缴械。

眼看火候差不多了,马强拍了拍吴芳的臀部。吴芳会意,停下动作,将肉棒从嘴里拿出来,临了还用舌尖在马眼上搅了一下。接着她慢慢跪坐起来,伸出一只手将丁字裤从胯下抹去,手扶着马强的阴茎对准已经水渍渍的黑红阴唇。她先是用龟头在外阴唇上抹了抹,然后对准屄口渐渐塞了进去。

在这过程中,两人都闭着眼一脸的享受模样。等到鸡巴完全进入屄中,吴月芳也松了一口气,眼含春水般盯着身下的男人,双手撑在她的肩膀上渐渐耸动起来。涂抹了红色唇膏的小嘴微微张着,脖颈上扬,眼神迷离,一阵阵诱人的呻吟声从她嘴中传出。

马强也没闲着,伸手抓着吴芳的两只乳房慢慢揉捏着,隔着奶罩不舒服,便伸手到背后解开扣子,将紫色蕾丝奶罩扔到了一边,然后双手用力将丰满的胸部抓在手中不断地变换着形状,偶尔还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住紫葡萄般的奶头生拉硬拽,搞得吴芳淫叫连连,下身耸动的更加频繁。

我已经可以感受到身旁秦璐略带粗重的喘息声,而我自己也差不多,下身的肉棒被内裤束缚在里边,早已经顶起一个大包,我都能感到裤裆里此刻黏糊糊的难受。若非领导在侧,且还在执行任务,我早都伸手将大屌释放出来狠狠地撸动。

本来天气就比较燥热,再和一个成熟冷艳的大美女一块观看活春宫,里边吴芳的姿态又实在太过骚浪贱,就算是柳下惠只怕也得撕下伪装。

屋内二人的动作越来越大,吴芳的呻吟声在黑夜中是如此的清晰悦耳。从窗户到床上隔着不到两米远,隐隐都能闻到屋内浓重的淫糜气味。

窗口本就不大,我和秦璐只能挤在一块,俩人此刻几乎快要贴在一起。随着身旁佳人香汗挥发,她身上的淡淡香味也钻入我的鼻孔,让我有些难以自拔。此刻恐怕只有她心里还惦记着任务,而我的心早就飞到她的身上去了。

我们二人为了保持姿势不疲惫,都将胳膊趴在窗户外的台子上。此刻秦璐的外套被拉开,那对被灰色短袖包裹住的浑圆胸乳便显露出来,顶端几乎贴在墙壁上。而随着她汗液的浸透,这种材质的短袖几乎变成半透明色,将她内衣的轮廓也显现出一部分。

我的眼睛在黑夜中也可视物,能看到她的胸罩是三分之二罩杯,并在外表有很多刺绣花纹,至于什么颜色因隔着灰色短袖,夜色下不好分辨。

我猜到了秦璐的胸围很大,但是真的仔细观察才发现,只怕不是一般的大。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判断,她的罩杯不会低于36D,很可能已经达到了E罩杯,这在国内女人中绝对算得上是波霸级别。

鬼使神差地,我竟然将左臂放下,并放在胸口,这样我的左上臂便倾向于她右侧腋下。同时,我身体偷偷往秦璐那边移动了一点,立刻便感到一团散发着炽热气息并极富弹性的柔软。这种偷偷袭胸美女上级的刺激感,让我浑身一颤。

而秦璐因屋内马强和吴芳二人正在颠鸾倒凤,也稍稍被情欲所影响,此刻反应有些迟钝,竟然没有发现我的小动作。我不禁暗自庆幸,同时胆子也大了起来,竟然再将左臂往她胸部靠拢了一些。我几乎能感觉到我裸露在外的左臂已经将她丰满的右胸挤压出一个弧度。虽然隔着两层布料,但那种刺激感再加上我对她本身就有的亲切感,让我获得了难以言喻的兴奋。

这时候,屋内的声响暂停了一下。只见马强翻身将吴芳压在了身下,然后奋力地挺动着下体,一阵啪啪啪的声响再次传开。

“啊啊……强哥,用力肏我,顶到我的子宫了,啊啊,好舒服……”吴芳的淫声浪语再次传来,并奋力将阴部抬高,迎合着马强的撞击,两人下体结合的地方也清晰的暴露在我和秦璐眼中。经过了一阵奋力的抽插,两人结合处已经渐渐泛起白沫,淫水也顺着吴芳的胯部滑落到床单上,屁股下边湿了好大一片。一阵浓重的淫糜气息从窗口飘散出来,秦璐已经有些潮红的脸上泛起一阵嫌弃的表情。

“骚货,你的屄可真磨人,跟鱼嘴似的还会吸人,搞得老子差点就射给你了!”马强此刻汗流浃背,灯光照耀在他的背部汗津津的,像一头奋力耕种的黄牛,扛着吴芳的大腿用力挺动着。

吴芳的胸脯由于平躺,稍微有些往两边平摊,淫糜的香汗布满整个胸脯,随着灯光照射和她的娇躯扭动,散发着熠熠光彩。她头歪向我和秦璐这边,嘴巴张着,舌头不断地舔着嘴唇,嗓子眼里发出一阵阵舒爽的呻吟,浑身上下泛起情欲充斥的粉色,眼睛湿润的都能滴出水来。

我和秦璐此刻都有些担心,万一吴芳张开眼睛就有可能看到窗户上趴着两个人,所以都赶忙将头往下低了一些,我也赶紧将刚还在蹭她胸部的左臂抽了回来。

“强哥,你昨晚不在厂子里吧?”吴芳突然传来的话引起了我和秦璐的注意。我俩又赶忙抬起头,看向了房间里。

马强突然停止了抽插,死死盯着吴芳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吴芳仿佛浑然不觉对方眼中的冷意,轻笑道:“强哥,我昨晚看到你八点多从屠宰场出去了,半夜了才回来。”

“臭婊子,你敢跟踪我?”马强闻言心里一突,伸手抓着吴芳的脖颈用力捏了起来。

吴芳瞬间呼吸困难脸色涨红,双眼圆突,伸手掰扯着他的双臂挣扎着艰难地道:“咳咳咳,马强……咳咳,你快放手,我没有跟踪你。”

此刻吴芳突然被掐住脖子,浑身感觉呼吸困难,精神高度紧张,下体屄穴反而比平时更加敏感,竟然紧紧包裹着马强的阴茎,像婴儿吸奶般吮吸着。

“咝”马强倒吸一口凉气,手上稍微松了一点劲,吴芳赶紧趁机携取空气,但还是感到呼吸困难。而马强这时候反而用力挺动着下体,狠劲儿地撞击着吴芳的阴道。这种舒爽的感觉是两人从来没体验过的,二人在这种紧张刺激的状态下,渐渐地都达到了高潮点。

“啊啊啊”吴芳整个人像蛇一样扭动起来,整个人的表情就像吸毒后飘飘欲仙一般。在极度缺氧下,让她的感官无数倍放大,竟然达到了濒死状态,没多久一股淫水喷涌而出,浇灌在在马强的龟头马眼之上,而她整个人也颤抖抽搐起来。

马强被这股淫水一击,再机上吴芳屄穴像吸奶器一样拼命地吸吮着他的肉棒,瞬间下体一热,一股阳精喷涌而出,狠狠地击打在吴芳的穴心之上。

高潮还在上升阶段的吴芳经次一击,整个人都拱了起来,几乎翻了白眼。而马强一时不慎,竟然被这股大力给甩了出去,下体也脱离了她的阴道。

“啊啊啊,死了,要死了。”就在这时,吴芳再次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潮,竟然潮喷了,随着她的扭动,一阵阵淫水像滋水枪一样喷涌而出,有一道竟然甩向了窗户。

我和秦璐慌忙躲闪,却不想秦璐经过刚才的场景,早已全身发软,一个不慎踩翻了脚下的垫脚石,往后养仰倒下去。我赶忙一脚踩到地上,伸出左臂到她背后将她搂住,这才避免她摔倒在地上的可能。可是由于情急之下,我手臂太过用力,竟然整个左手恰好抓在了她饱满圆润的左胸之上。一瞬间,柔软弹性的触感犹如电击般传遍我的全身,竟然鬼使神差地揉捏了几下。

“嗯”一声从鼻息发出的嘤咛声在我耳边响起,犹如催情的音符在我心头撞击。

此刻我俩的姿势有点暧昧,秦璐仰躺在我的怀里,眼神微眯,脸上带着情欲娇羞的红晕,胸口随着紧张的呼吸不断起伏。而我的脸距离她不到十公分远,已经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热气香汗喷涌在我的脸上。看着眼前冰雪美人难得一见的娇羞模样,我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差点没忍住亲吻上去。

“谁在外边?”屋内传来马强的惊叫声让我们俩都恢复了清醒。

“还不扶我起来!”秦璐自然察觉到我的小动作,恨不得甩我一个耳光。见我竟然还在握着她的圣女峰发呆,脸上红晕更胜,但依旧寒着脸呵斥我。我赶忙扶她起来,但感受着手中温热的触感,心里还有些不舍。

原来刚才她踩翻的石头滚了起来,发出咕噜噜的声响,被屋内刚刚结束高潮的二人给听到了。

这下好了,被发现了,只能面对面了。

“走,进去会会他们。”秦璐不愧是 S市警界女皇,片刻功夫便恢复了之前的冷艳。

等我们俩从屋后绕到前门的时候,院子里的灯已经被打开了,马强穿好了裤子,正拿着一根铁棍死死盯着我和秦璐。

“你们俩做什么的?晚上鬼鬼祟祟的在我屋外做什么?”

面对对方的质问,我跟秦璐都有些尴尬。虽然是办案来了,但在窗外偷看人家做爱却是不争的事实。但此刻可不能落了下风。

我冷哼道:“马强,我们是市局刑侦支队的,关于黄林的死有话要问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时候,吴芳也穿好衣服跑了出来。看到是我们二人,顿时脸色一变。但她才刚接连高潮,灯光都遮不住她脸上残留的春情。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