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警花美母 (5) 作者:我是屌哥

.

【我的警花美母】

作者:我是屌哥2020/08/14发表于:SexInSex

. (5)

二人对视一眼,马强从她眼中知道我们俩确实是警察后,脸上的表情更加阴冷。

“白天已经有警察来问过话了,我也有人证证明我当时不在现场,你们还跑来做什么?”

“马强,你刚才说的话我们可都听见了。你是自己跟我们,还是让我们亲自动手!”秦璐被刚才的事儿搞得有些不耐烦了,直接对他下了最后通牒。

马强贼眼转了转,对吴芳道:“去,给豪哥打电话。”

“混蛋,还这么嚣张!”我见对方要给什么豪哥打电话,顿时急了,一脚踹开马强家院门就往里冲去。这荒郊野外的,若是再来点变故,我跟秦璐两人只怕不会好过。

秦璐也是一般心思,见我门都踹开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也向屋里的吴芳冲过去。边冲还边喊道:“吴芳,你可想清楚了,这事儿跟你也没多大关系,你要是再执迷不悟,谁也救不了你。”

吴芳闻言脚下一顿,脸上一阵纠结。

马强见状骂了一句“操你妈臭婊子,老子跟你拼了。”便操起铁棍朝秦璐砸去。

“孙子,你找死!”我见他竟敢对秦璐动手,顿时怒了,飞起一脚就踹向他的胸口。

“砰”的一声,马强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整个人被我给踹飞好几米远,整个人跟个虾米似的蜷缩在地上哼唧哼唧呻吟着。吴芳瞬间就被吓坏了,呆呆的站着被赶上的秦璐给抓住了双手。

控制住吴芳,秦璐略微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没想到我的手脚功夫这么利索。

带着二人回到警局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根据刚才拍摄到的证据,我们先提审了吴芳,拿到了马强提供假证,有作案嫌疑的人证后,才提审他。

“说吧,马强,昨晚10点到11点之间,你人在哪里?”

“我在屠宰场呀,你们不是都找人问过了吗?”面对我二人的询问,马强斜倚在审讯椅上,表情玩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嚣张的气焰,让我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顿。

秦璐一拍桌子,冷喝道:“马强,你还在狡辩,刚才你说的话我们都有录下,这可是你亲口承认自己昨晚不在屠宰场,说明你的同事们都在给你作伪证,你还想抵赖吗?”

听到我们有录像,马强这才脸色一变,但依旧狡辩:“没想到女警官不光有偷窥别人做爱的癖好,竟然还录像留念,这算不算侵犯他人隐私,传播淫秽视频呀,嘿嘿嘿!”

秦璐面对指责,也有些尴尬,顿时脸色铁青,狠狠地盯着马强:“吴芳已经交代了,你昨晚八点离开屠宰场,今天凌晨才回去,这中间你都去了哪里?”

“我回家睡觉了呀。”马强依旧不肯松口。

“有谁可以证明?”

“我家独门独院,回家又不用走村里,没人作证!”

“那就是没人能证明你昨晚回家了!”秦璐冷笑。

马强嚣张地讥讽道:“我不在屠宰场,也不能说杀人的就是我呀!你们警察抓人得讲证据!”

审讯毫无进展,这马强一看就是个老油条,若没有直接的证据,我们暂时也拿他没有办法。

审讯室外,我和秦璐在商量着对策。

“来我办公室!”说完,秦璐就转身走了。

我心想该不会是刚才我袭胸的事儿,她这要秋后算账了。果不然,当我刚走进她的办公室关上门,就看到一只脚朝我踢来。本能的反应我想抵挡来着,但想了想还是放下防备,任由这只脚狠狠地踹在我的肚子上。

秦璐刚才也是含愤而踢,本以为我会阻挡,没料到我竟然不还手,犹豫之下收回了一部分力道。但即便这样,这一脚还是让我顿时萎靡在地,捂着肚子干呕起来。

秦璐看着我捂肚跪地的样子,心里的气这才顺了一点。但脸上依旧罩满寒霜,狠狠地盯着我:“这次算给你一个教训,再有下次小心我把你的胳膊给卸下来。”

等我缓过劲儿来,这才苦笑道:“秦队,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情急之下怕你摔倒,这才……”

没等我说完,秦璐就冷笑道:“不是故意的,你最后又……”她本想说你最后又揉又捏是做什么,但这话怎么问的出口。想到自己冰清玉洁这么多年,竟然被这个小混蛋给吃了豆腐,心里真是又气又羞。

见我许久没有反应,她呵斥道:“还跪着做什么?当我是你妈呢?”骂完这句,秦璐心里又泛起一丝异样。看着我那与她抽屉里儿子的画像八九分神似的模样,不知怎么的,心里的气也消了一大半。

唉,你若是远儿那该多好。可惜终究只是奢望。她心里一片凄苦。

我跪在地上就是等她发话,闻言心里好笑,你要是我妈,跪你几下能咋地。想着赶紧就坡下驴,站起来。

“说说吧,这案子有什么想法?”为了避免尴尬,秦璐还是将话题引到案件上。

我沉思了片刻开口道:“我们目前掌握的线索都只是将矛头指向马强,但是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这对给他定罪还是有些牵强。”

秦璐投来一个赞许的目光,示意我继续说。

“现在关键有三点,一个是等鉴定科将沙发上提取的人体 DNA和马强的作对比,如果是同一人,那就基本可以确定嫌疑人就是他。可是还有另一个点,我们已经拿马强的衣物去让鉴定科和从死者指甲缝中获得的衣物纤维做对比,若是能匹配上,也算是给他入室杀人增加了一个更有力的证据。不过还有最后一点,我们查看了小区所有的监控,都没有发现马强进入小区的踪迹。从他进入小区,到实施杀人,再到离开小区,这一连串的举动都需要完整的证据链来支持,少一环,我们都无法给他定罪的。”

“嗯,你分析的很好,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确定他是如何进入小区并作案的。”

“我再去筛查一下监控录像,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点!”

案情讨论室,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观看者之前从小区拷贝来的监控录像。这几段录像我和袁帅他们都已经看过两遍了,但除了发现沙发的异常之外,并没有找到其他可疑的点。

马强究竟是怎么进入小区的?此刻已经快晚上十一点,盯着大屏幕上不断快速闪过的画面,我的脑袋有些晕乎,困意袭来。

就在这时,讨论室的门被推开,秦璐走了进来。我立马强打起精神,装作聚精会神地在观看监控录像。

“行了,别装了,知道你会犯困,刚从外面点了两杯咖啡,喝了提提神吧!一杯拿铁,一杯卡布奇诺,你选一个。”说着,秦璐将手中的两杯咖啡放在我的面前。

我心里有些小感动,咱这领导虽然看着冷冰冰的,但其实心思细腻着呢,这不挺会关心人的嘛。

“我要卡布奇诺吧!”我拿出吸管插上去就要喝,却被她制止住:“你平时都这么喝咖啡吗?”

我向她投去疑问的目光:“怎么,有什么问题?”

“咖啡师精心调制,并在表面淋上美丽的图案,就是为了给喝咖啡的人带去一份快乐。你盖子都不打开,能看出他们的心意吗?”她白了我一眼,仿佛在看一个没有情调的男人。

我闻言却脑袋灵光一闪,盖子?对呀,被忽略的一点可不就是盖子吗。我猛地站起来,激动的恨不得给她一个拥抱。秦璐见状吓得一个后退,警惕地盯着我。

“呵呵,不好意思,我有点激动。不过秦队,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呀!我已经猜到马强是怎么进入小区的了。”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的举动,我赶紧转向正题。

果然,秦璐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来。

我忙将监控视频调到昨晚20点36分,只见监控视频中出现一个小区保洁人员,推着一个半人多高的双轮垃圾桶从小区外进来,然后进入了地下车库。我又将视频切换到地库的镜头, 20点39分,这个保洁推着垃圾桶又出现在1单元地库出入口的位置,往里拐是平日里存放垃圾桶的一个小角落。从那里可以直接拐上楼梯,而这里刚好是视频监控的一个死角。

看完这一段,秦璐也终于明白我的意思了。

“这种垃圾桶超过半人高,里边藏一个人盖着盖子什么也看不出来。看来得找这个保洁员好好聊聊了。”眼中带着睿智的光芒,秦璐整个人都像刚充满电一般。

“秦队,你知道卡布奇诺咖啡的寓意吗?”案情终于有了更新的进展,我顿时感到一阵轻松,突然起来开玩笑的心思。

秦璐冷艳的目光盯着我,等待答案。果然,女人都是好奇心很重的动物。

“卡布奇诺,味道甜中带苦,却又始终如一,预示着等待,代表怀着忠诚的真心不变地等待爱情。所以它的寓意就是I Love You。”我故作高深地解释着。

话音刚落,便听秦璐带着杀气凛然的声音,冰冷冰道:“夏远,皮痒了是不是?看来你已经不困了,那剩下的工作都交给你了。明早我醒来之前,要看到马强招认的报告。否则,你就等着我的处罚吧!”见我还在发愣,忍不住冷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

“诶,是是是,我这就去!”被她劈头盖脸地训斥一顿,我忙拿起那杯卡布奇诺跑出讨论室。

夏远啊夏远,你真是乐极生悲,得意忘形呀。你咋就忘了眼前的美艳领导就是一头凶猛的母狮子,竟然敢当面跟她调情,真是茅坑里打灯笼——找死。

等我走后,讨论室只留下了秦璐。她望着我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掀起一抹玩味的表情。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妈,你今晚又要加班了吗?”听筒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秦璐刚才还冷冰冰的表情,瞬间解冻。虽然谈不上温柔,但已经要柔和许多了。

“嗯,妈妈今天有个案子处理,今天就不回家了,你先早点休息吧。”如果说这世界上还能有谁让“血色曼陀罗”秦璐这么温柔的说话,那就只有她的女儿宁雪了。

宁雪今年20岁,是S市人民医院的一名正在实习的外科医生。她与性格冷酷、生人勿进的秦璐不一样,性格温柔如水,言语轻柔和煦,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

而她的性格形成也与母亲秦璐的有关。自从弟弟丢失后,原本善良温柔的母亲变得刚毅冷酷,家里的氛围变得压抑沉默。她从五六岁时就比其他小孩成熟懂事的多,明白母亲心里的凄苦。为了让家里不再被伤感哀怨笼罩,她总是想尽办法让母亲开心。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她温柔善良,聪敏懂事的性格。

宁雪闻言心疼母亲,叮嘱道:“妈,那你要注意休息,别把身体累垮了。”

听着女儿关心的话语,秦璐的脸上终于出现一抹微笑。她像是想起什么,浅笑道:“你不用担心,今晚有个小倒霉鬼,妈妈什么也不用做,等会就去办公室休息。”

听到妈妈的语气有些开心,宁雪心里一松,却有些好奇道:“什幺小倒霉鬼?妈妈你说的谁?”

“嗯,没什么,时间也不早了,你也赶快睡觉吧。明天刚好你休息,妈妈回去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秦璐没有回答,只是让她赶紧休息。

宁雪也不深究,知道警队有规定,估计又是跟案子有关的事情。两人挂了电话,秦璐捧着那杯拿铁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而我这个可怜的小倒霉蛋就被抓了壮丁,大半夜的还得带人去提审那个视频监控中的清洁工。

“你为什么要帮马强偷偷进入小区?”审讯室,我强忍着困意,盯着眼前被从被窝里拽出来的清洁工江涛严肃道。

江涛看起来有些怯懦,整个人蜷缩着肩膀几乎坐不直。闻言他吞了吞口水,眼光闪烁,却下意识否认道:“我,我不认识马强。”

我冷笑连连:“不认识,你当我们的技术专家是吃干饭的?你觉得我们没有十足的证据,会大半夜把你找来?你当警察局是咖啡厅呢,还准备管夜宵吗?”

见他已经有些发抖,快要坚持不住,我继续道:“你通过垃圾桶帮助马强进入小区,我们已经有确切的证据。现在马强涉嫌杀人,你若是非要包庇,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也参与了杀人!”

“不,不,警警察同志,都是马强干的,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啊,我只是欠他的高利贷,这才被他胁迫帮他的,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干!”江涛听到自己被怀疑参与杀人,整个人哭丧起来。

终于打开了突破口,我按下内心的喜悦,沉声道:“不想替别人背黑锅,就把你做的一五一十都交代清楚。”

“警察同志,我之前真不知道他会杀人。要是知道,我打死都不会听他的,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半年前因家里老人生病,借了马强 3万元高利贷,到现在利滚利已经快 5万了。可是我只是一个清洁工,一个月也才不到三千块钱,根本就还不起钱。昨天傍晚,马强找到我,说是让我帮他偷偷进入小区,就可以去掉利息,让我只还他本金就行。而且他当时再三保证自己只是进去偷点东西,我这才敢答应帮他的。这祸害平日里就是咱们这片儿的混混,打架斗殴、偷鸡摸狗的事儿没少干,我也是鬼迷了心窍才听信了他的鬼话。”

“早上起来就听人说三号楼1单元501的黄林被人杀了,当时我就感到心里不踏实。可即便这样,我也没敢往马强杀人这方面想呀。直到你们找上门,我才知道这王八蛋竟然真杀了人呀。警察同志,我说的句句是实话,我绝对是不知情呀,我就是欠了钱,被他给蛊惑了。”江涛这人都四十多了,看起来就跟六十岁的大爷一样沧桑,可见家里的情况把一个中年人折磨成什么样子。

听了他的供词,我已经得到确切的人证,这下马强想抵赖也难了。

一号审讯室,看着我扔在面前的江涛的证词,马强这才脸色发白,有些慌了。

我一直盯着他的表情,见状冷笑道:“马强,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本以为就算他不心理崩溃、胆战心寒,也该忏悔沮丧才是,谁想他只沉默了片刻,便抬起头,脸色平静了下来道:“没什么好说的,人是我杀的,该怎么着怎么着吧!”

“你为什么杀了黄林,还有你的作案过程,都交代清楚吧!”我毕竟第一次参与办案,针对犯罪分子的心理判断还是不够准确,虽然疑惑马强的态度,但也想不出什么原因。

“还能为什么,为了吴芳那个骚货呗!黄林和他老婆吴芳都是我们屠宰场的员工,我跟吴芳早都勾搭到一块了。你别说,那婆娘虽然野男人不少,但那身子真是让人越肏越上瘾。我又没老婆,就想她和黄林离婚后跟我过。再说他们俩感情早就破裂了,跟着我总比跟着那个窝囊废强吧。谁知黄林那小子不识好歹,竟然不同意离婚,还三番五次对我和吴芳捉奸在床。有一次竟敢动手打我,差点把老子的鸡巴给搞废了,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所以就想找个机会把他给做了。”

“说话注意点,这里是警察局!”我旁边的袁帅被半夜拉起来,又是抓江涛,又是审马强,早就憋着一肚子火。见这小子在警察局还这么嚣张,满嘴脏话,啪的一拍桌子警告道。

马强见袁帅发火,只是冷哼一声,往后一靠。

我心中本能地察觉到不对劲。按理说杀人得有杀人动机,但马强的杀人动机实在有些牵强。我可是听说这小子女人从来就没断过,吴芳那样的姿色还犯不着让他去杀人。

可是办案是要讲究证据的,不能仅靠怀疑猜测就认定对方说谎。

“签字按手印!”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