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警花美母 (9) 作者:我是屌哥

【我的警花美母】 (9)

作者:我是屌哥2020/09/03首发于:SexInSex字数:7119字

一看时间不多了,我急忙付了钱就往局里赶。两站路也不远,挤公交还得等,好在 S市今年刚推出了共享单车,我也办了年卡,骑回去用不了十分钟。

“进!”站在秦璐办公室门口,我提溜着两份早点敲了敲门。

现在是七点半,秦璐果然还没去饭堂。我暗自庆幸,再晚点就白忙活了。

我推开她办公室的门,看到她正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便举了举手上的早点示意道:“秦队,我今天来得早,便顺道帮您也买了早点。还热着,您快尝尝!”

我也不等她回应,便走到她办公桌前,将手上的早点放下,取出一份豆腐脑、葱花饼和油条推到她面前,然后自己一屁股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

当豆腐脑的酱汁香和葱花饼的葱香味随着我打开塑料袋而弥漫在二人周围,秦璐的眼神一变,脸色浮现惊诧的表情。

“夏远,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听说秦队喜欢这家早点,而我刚好顺路,就帮您带了一份,您不用太感动,其实我只是做了一个下属应该做的,嘿嘿。”可怜我还没有察觉到她的语气已经有些冷意。

秦璐冷笑一声,道:“下属应该做的?跑来拍我马屁吗,还是来给我当佣人端茶倒水?警局招你们来就是让你做这些事情的?你才来了几个月就学会这些臭毛病了?”说到最后,她的语气一句高过一句,我顿时感到浑身冷颤颤的,心里一阵哇凉哇凉的。

完蛋了,这特娘献殷勤献的太失败了,我有些一厢情愿了。被她冰冷的目光鄙视着,我感到有些无地自容,像个犯错误的孩子在被母亲责骂,头都低了下去。

但我心底还是有些委屈的,并不太服气。难道给上司带个早点都有错了?我也没想溜须拍马往上爬呀,干嘛这么误会我。前几天还觉得“血色曼陀罗”也不是像人们说的那样冷酷无情,今儿个就被啪啪啪打脸了。

“还愣着干什么,这是你吃饭的地儿吗?出去!”随着她一声呵斥,我舔着个头,看都不敢看她一眼,就准备拿起桌子上的早点往外走,却又被她叫住:“把我那份儿留下!”

“诶!”我默默地应了一声,拿起自己那一份就出了她的办公室。

“咦,不对呀,她这几个意思?又是训斥又是骂的,干嘛还让我把早点留下?”

站在走廊的我有些茫然,完全搞不懂秦璐的心思。

这时候支队的人差不多都来了,走廊里也遇到了几个同事,看着我手中提着的早点,好奇地打量我。我见状不敢再站在秦队门口,转身进了休息室,这会已经有几个人在里边了。

“哟,夏远,来挺早呀!”袁帅见我提着早点,打了个招呼。其他人有些在玩手机,有些也在吃早点,不过前辈居多,我主动和他们打招呼。

“这么香,好像是八中对面的那家早点摊的豆腐脑和葱花饼的味儿!”这家早点果然名气不小,队里的人就凭这味儿就闻出来了。

我给对方竖了一个大拇指,打趣道:“不愧是咱刑侦的,这嗅觉比那啥还灵敏!”

“滚,消遣哥哥我!”

众人嬉笑一阵,都各干各的去了。我打开塑料袋,取出勺子舀了一勺豆腐脑送到嘴里,顿时眼睛亮起来。这酱汁绝对是用肉汤卤的,还加了不少大料,难怪味道如此特别。我又拿起葱花饼咬了一口,酥软葱香,不错不错,这趟没有白等。

隔壁办公室,秦璐也正一勺一勺的吃着豆腐脑,葱花饼已经被她咬了好几口。

她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吃过这家的早点了,工作太忙,上班也不顺道,她也不会任性到为了一份早点驱车前往。

也不知道我从哪儿打听到她喜欢吃这家早点的消息,她可不会简的单认为我只是顺路帮她带了一份,女人以及警察敏锐的直觉让她感觉到我对她是有企图的。

不过这种事情她这十几年来遇到过无数次了。像她这么漂亮的又看不出年龄的女人,走在大街上总会被异性搭讪要电话。而且几乎每届新来的警员都有几个没摸清情况的愣头青敢向她表白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被她好好修理了一顿,等到那些人知道了她的身份,无一不追悔莫及。

有些老警员心知肚明就是不给这些愣头青提个醒,多少有点看热闹的嫌疑。

毕竟以秦璐的性格在警局里边就算不得罪人,可也很难让人对她产生亲近感。恐怕只有我算是个特例吧,别人都对她唯恐避之不及,就我屁颠屁颠地往上凑。

就在这时,秦璐办公室的座机响起。

“喂,秦队长,这里是鲁东省 X市东桥县兴华镇派出所,我是户籍科警员杨俊华。”听筒里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

秦璐握着话筒的手不由一紧,沉声道:“你好,杨警官。”

“是这样的,您委托我们调查的关于我们镇陈林村人夏远的情况,我昨天专门去村里走访了解了一下。这个夏远的确是我们镇陈林村的居民,父母都是农民,年轻时在外地很多城市打过工,听说夏远就是在他们打工期间生的。娃娃生完也没回来登记,到了2001年才回来给娃娃报户口,那时候已经五岁了。”杨俊华讲述道。

秦璐眉头一蹙,存疑道:“我记得,不是从 96 年开始给孩子报户口就要求《出生医学证明》了吗?”

电话对面的杨俊华尴尬一笑,解释道:“秦队长,您也是咱们警务系统的老警察了,应该或多或少也知道咱们农村工作不好做,尤其是计划生育和户籍登记方面,在偏远农村地区推行起来是困难重重。像陈林村这样偏远的地区,老百姓大都还是旧时代的老作风,计划生育该罚罚,他们照样生个不停。至于报户口就更不好管了,在外面生了娃好几年,要上学了才跑回来给上户口,村委会给开个证明,就拿来给娃娃报了。你不给办,那就要死要活的闹腾,很多事情都是能过且过了。再说那几年 NDA检测还没普及,这里头有多少都是真个儿自己的种,咱们也说不清楚。”

秦璐长叹一口气,道:“这一点我也清楚,之前破获了的很多拐卖儿童的案件,对偏远农村的情况也有不少了解。感谢杨警官,辛苦你还跑了一趟!”

“嘿,没啥子事儿,您客气了!对了,多个嘴问一句,这夏远不会是犯什么事儿了?”

“这倒没有,就是了解一下他的基本情况。具体的就不方便透露了。”秦璐否认道。

“好的好的,那就不打扰你工作了,先这样了!”

“好的,那再见!”

挂了电话,秦璐陷入了沉思。仅凭这些信息她也无法判断我的身份是否有问题,毕竟进入警察队伍政审可是很严格的,从我的档案中是看不出任何问题。她找当地派出所打听也不过是想碰碰运气,若运气好或许会有我是被抱养的传言,可惜最终结果还是让她失望。

“看来只能走鉴定这一步了!”秦璐身体往后靠在办公椅上闭目沉死了片刻,自言自语道。

我在隔壁正吃着早餐,突然手机响了,拿起一看号码备注,哎呦,竟然是秦璐,心中不禁纳闷。

“搞什么鬼,我人就在隔壁呀,有事儿喊一声不就完了,还打什么电话?”

我嘀咕着接起来电话。

“来我办公室一趟!”就这么一句话,啪就挂了,留下我拿着手机一头雾水。

这位姐姐的作风简直让人捉摸不透。

得了,我也不敢耽搁,早餐盒子一打包走到门口扔到垃圾桶里,擦了把嘴就往隔壁走。

“进”

推开办公室门,我站在门口看着秦璐,秦璐也看着我。

“发什么愣,进来把门带上!”见我的傻样,秦璐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

我去,不会是要潜规则我吧?我心里暗暗意淫一阵,关上门走到她对面一脸期待的表情。

只见秦璐突然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包 X香烟,优雅地取出一根。我虽然心里很惊讶,但我手上的速度比我的思想更快。

“嘭”一簇火苗出现在秦璐手拿的香烟前面,悠悠的火苗对面是我那带着恭维表情的笑脸。

“秦队,我为你点烟。”我右手按在打火机按钮上,左手掬着凑到她面前。

秦璐成熟冷艳的玉颜上一阵红一阵黑,啪一声将香烟拍在桌子上,冷哼道:“是给你抽!”

很明显,我想岔了。不过我心里更加纳闷,这是玩的哪一出。

“秦队,其实我不会抽烟的!”我盯着她完美无瑕,就连生气都遮掩不住那绝世气质的美丽容颜,语气试探道。

“让你抽就抽,哪儿那么多废话!”秦璐很明显不耐烦了,直接开启命令口吻。

“是”

我忙从她举在半空的玉手上接下香烟,然后塞在嘴里点了起来。偷瞧了她一眼,见她并没有什么表情,便往后一倒躺在椅子上,悠然地抽了起来。

“秦队,你今儿个这是唱的哪一出,把我搞糊涂了!”

“哼,不是说不会抽烟吗?我瞧你这动作表情可是很享受的!”秦璐瞧着我悠然惬意的样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吁”只是我有点太孟浪了,一个烟圈直接对着秦璐吐出,然后缓缓扩大,最后将她整个上半身都罩住,撞在她的身上砰的一下烟消云散。

“咳咳咳,夏远!”很明显秦璐是不抽烟的,并且不喜欢烟味,被我突然袭击搞得呛了一嘴烟,整个人怒目而视,像一只发怒的母狮子。

我打了一个冷颤,忙站起来,想找个地儿灭烟头都没个烟灰缸。这时秦璐将一个纸杯子摆在我面前,示意我扔进去。

“带着剩下的烟,出去!”

“啊,这就完了?您找我就为了送我一包烟?”我真被秦璐的举动搞蒙逼了,这姐姐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呀。这不过节不过年的,突然送我一包烟做什么。

秦璐双臂抱胸躺在椅子上,就那么冷冷地看我道:“怎么,你以为是什么?

这是昨天有人落在会议室的,我就带回来了。既然你抽着顺口,就拿走吧!”

虽然她依旧面无表情,但我仿佛从她的嘴角看到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秦璐的胸围实在是难以预测,再加上被她双臂挤压,导致饱满丰盈的双峰更显得挺拔高耸。而且由于她仰躺在靠背上,让她的小蛮腰也从办公桌后显露出来,甚至因为女士修身衬衫普遍比较短的缘故,导致她肚脐以下私密部位以上有一部分白腻晶莹的肌肤都都裸露出来。

一瞬间,我的眼睛就被眼前的春色给吸引住了,目光游移在她的鼓胀浑圆的胸部和看不出丝毫赘肉的纤腰上,忍不住暗暗吞了吞口水。

“我以为,我以为是女朋友送男朋友的礼物!”看着她冷艳中散发着熟女韵味的玉颜,我压下心中有些蠢蠢欲动的念头,有点作死地含糊其辞道。

“你说什么?”虽然我声音比较小,但秦璐还是听到了点,顺手抓起办公桌上的香烟就朝着我砸过来。

“哈哈,谢谢秦队!”好在我眼疾手快,赶忙伸手接住,陪着笑脸道了一声谢,顾不上看她杀人似的目光,转身就逃也似地跑了。

待我走后,秦璐这才起身走到办公室门口,看了看走廊没人,便关上办公室的门。只见她走到办公桌前,从抽屉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自封袋,拿起纸杯将里边我刚才扔的烟头倒了进去。看着自封袋里边的烟头,她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目光中隐隐有期待之色。

九点多钟,我在办公室正在整理最近侦破的一些案情,袁帅拿着一份档案进来喊道:“夏远,这里有个案子需要你跟一下。我这边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

我接过袁帅手上的文件,大概扫了一遍,疑惑道:“六个月前的伤害案件?

看案件叙述,受害人不是一直昏迷着吗?”

袁帅忙着看手机,抬头嗯了一声,道:“刚刚接到医院电话,受害人在 1个小时前苏醒了,医院就赶紧通知了我们。你先去医院详细了解下受害人在案发前后的经过,其他的等回来我们再一起研究。”

“咦,西郊屠宰场员工!怎么又是这儿?”当我浏览到受害人职业信息一览,不禁发出一声惊疑。

这也由不得我不诧异的。前几天办的那个凶杀案,死者黄林和老婆以及杀害他的凶手都属于这个西郊屠宰场,现在这个案子又是和西郊屠宰场有关。就这么一个杀猪的地儿,怎么净出事儿,搞不好是选址风水有问题吧。

“谁说不是呢!这案子还是你入职前上半年发生的事儿。不过当时凶手行凶的地点没有监控,受害人也当场昏迷至今,所以案子一直悬着。今天可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你抓紧时间辛苦一趟,咱们尽快抓住凶手,把这个案子给结了。我得先走了,记得是市人民医院住院部 5楼12床,受害人信息上边都有。”袁帅解释解释完也不等我还有什么问题,就急匆匆地走了。

行吧,反正这会也没啥事儿,就去医院跑一趟吧。我心里想着去跟秦璐先报备一下,万一待会儿有紧急事情找不到我。

“砰砰”

我敲了两次门都没听见里边有人响应,便站在门口喊了一声:“秦队?”

还是没人应声,我抓着门把手拧了下,锁着呢。

“奇怪,刚才人还在呢。”我掏出手机拨打秦璐的电话,呼叫了有二十多秒才被接通。

“喂,夏远,怎么了?”秦璐的声音依旧冷漠,但听在我的耳朵里却觉得悦耳动听。

“秦队,六个月前的故意伤害案子,刚刚接到医院的电话,受害人林栋苏醒了,我得去趟医院。敲了您办公室的门半天也没人,我就打电话给您说一声,免得您有事找不到我。”我能听到秦璐应该是在开车途中,便迅速说明情况。

“好,我知道了,你去吧!”

“您是出去有……事”

“嘟……嘟……嘟”我忍不住想知道她去哪儿了,结果话还没问完,就被挂断了电话,心里有点小失落。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个暗恋心仪女神的小男孩,有爱说不出口,有情无处寄托,患得患失的。

甩开萦绕的苦闷思绪,我出了大楼,开着局里的警车朝着市人民医院而去。

“你好,请问住院部怎么走!”二十分钟后,我将车停在人民医院地库,坐电梯上了门诊一楼,见到导诊台便询问。

导诊台有两个护士,其中一个二十左右的美女护士,看到这么一个又高又帅的男人站在面前,面带微笑地看着她,有些小娇羞地回答我道:“向左出了后门直走,后边最高的那一栋就是!”

还别说,现在的医院护士质量真不错,年纪又轻,肤白貌美,气质俱佳,看起来都挺养眼的。

我对美女护士报以一个阳光的微笑,又道了一声谢,转身想左侧通道走去。

隐约听见背后美女护士对另一个护士压低声音兴奋道:“佳佳,那个男的好帅哦,又高又壮实!”

“你又发花痴,怎么不要微信呢?”另一个护士打趣她道。

没空理会背后两个护士的讨论,顺着她说的终于找到住院部大楼,进了电梯直奔五楼护士台。

“你好,我是市局刑侦支队的,刚接到你们的电话,说是12床的病人林栋醒了!”我对值班护士亮出证件。

护士见状道:“是的,12床病人刚刚苏醒,我们主任便让我联系警方,通知你们过来。”

“如果不忙的话,还请协助一下!”找受害人做笔录,需要屏退其他人,这个需要护士或者医生的协助。我看她的工牌写的护士长刘英,正好可以请她帮忙。

“好的,我安排下!”护士长刘英回头跟另一名护士临时交接了一下,然后对我点点头。

我跟在刘英身后,来到 10-12床病房前,她推开了房门,我跟随进去。病房中有三个床位,其中一个 10 号床空着,11和12床都有人。

“你好,我是市局刑侦支队的,请问12床住的是林栋吗?”我看到有一位中年妇女正围在 12 床旁边,便亮出证件问道。

中年妇女回头看到我的证件,激动地上前抓住我的胳膊摇晃道:“警察同志,我是林栋的妻子陈欣。我老公不知道被哪个挨千刀的打成这样,昏迷了快半年了,家里钱都花光了,还借了十几万。你们可一定要帮我们抓住凶手讨回公道啊,要不然我们可没法活了呀!”

“好好,您先别急,我今天过来就是来了解案发经过的,请先不要激动。”

我不着痕迹地将她的手从我身上拿开,安慰道。

林栋的妻子还是有些激动,站在旁边一直抹眼泪絮叨。我刚入行不久,见到这样的受害家庭难免情绪会受到影响。

我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受害人林栋,他的目光也看着我,面部表情有些激动,只是因为刚刚苏醒,反应还有些迟钝,正斜靠在半升起的病床上。

“刘护士长,请帮忙让其他人腾出一段时间,我要给受害人做笔录!”我回头对刘英道。

还好11床的病人可以下地走路,家属得到护士请求,便带着病人在楼道遛弯去了。林栋的妻子在护士长的劝导下也一同出了病房。

“警察同志,有什么话你问吧!”林栋刚刚苏醒,加上是脑部受到重击,说话声音有些沙哑,也不怎么利索。

“2 月3 日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栋回忆起来,表情有些激动,他断断续续道:“我,我那天本来……11点下班,因为拉肚子耽搁了一阵……”

……

“看到有人往猪心脏里边塞东西,指头大的塑料袋,里面好像是白色的东西。

我站得有些远,看的不是很仔细!那群人好像都不是我们屠宰场的,看着都面生。

但是有个人我认识,是我们厂的车间主任,也是厂长的小舅子,王蒙。”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我心里挺害怕的,便急急忙忙从车间侧门出了厂子,往回家赶。谁知道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从旁边巷子出来一个人,抡起一个大扳手对着我的脑袋一阵砸。第一下就让我眼前一黑,后边啥都不知道了,这到今儿个才醒来。听我老婆说是因为当时我惨叫了一声,把周围邻居给惊动了,估计是凶手害怕这才没空管我死活。要不然我早就去见阎王爷了。”

说到最后,我能感觉到林栋内心的惊惧不安,毕竟谁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心里也不会平静。

我继续问道:“你当时有看清楚是谁对你下手的吗?”

“没有,我一转身就看到一个脸上带着头套的男人,个头比我还高半个头。

当时路灯也昏暗,乌漆墨黑的根本看不清楚什么。”林栋缓缓摇头。

这等于还是没线索。监控没有,受害人也不知道谁对他下的手,跟半年前没多大差别。唯一只晓得就是他的被害有可能跟他当晚在屠宰场看到的东西有关。

我抓住这一点,深入询问道:“你再回忆回忆,当晚你看到他们往猪心脏中塞得东西,以及他们当时有没有说话,内容是什么?”

林栋捂着还有些疼的脑袋,五官都纠结在一块,想了好半天才来了一句:“我记得当时有个人塞那塑料袋的时候太用力,不小心指头戳破了一点,有白色的粉末撒了出来,好像很紧张的样子。他旁边一个戴墨镜的光头男子当时很愤怒,骂了一句“你他妈的想死吗?知道这点东西要花老子多少钱吗?被警犬闻出来,咱们都得玩完!”,然后对着那个犯错的家伙一阵拳打脚踢。”

我闻言心中一惊,听着林栋的描述,这群人莫不是在藏毒。若真是如此,只怕林栋被人袭击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我忽然想到了黄林被害案结案时,我对秦璐提出的心中疑惑。当时我就觉得马强杀害黄林的作案动机并不是很成立,一个整天玩弄女人的混子怎么会为了一个人尽可夫的骚货去杀人。可是如果将这两件案情联系起来,再加上西郊屠宰场可能存在秘密贩毒活动的可能,那么所有疑问就有一个很好的解答了。

黄林有可能也是因为无意间看到了他们的秘密,而被杀人灭口的。

得到了这种可能,我心里很激动。这可是藏毒贩毒的案子,影响太大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