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警花美母 (7) 作者:我是屌哥

.

【我的警花美母】

作者:我是屌哥2020/08/21首发于:SexInSex

(7)

林甜甜虽然已不是第一次,但像我这样的大屌却没经历过,龟头刚刚顶开她的阴唇,她便疼的惊叫起来:“啊,疼,太大了,你轻点,哦……”

我用龟头插在她的阴道口研磨了一阵,见她眉眼舒展,便突然用力,想要一下全根而入。可惜我的鸡巴实在异于常人,竟然还有三分之一留在外边。我只感到鸡巴瞬间进入一个紧致的肉腔,内里褶皱像敌军堡垒收到攻击,瞬间层层包围过来,给我异常紧实的美妙感觉。

这可就苦了林甜甜,她哪里会想到我会突然猛攻,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一下子疼的整个人都拱了起来。要不是我双手死死钳住她的腰肢,只怕她会惊的拔屌而出。

“夏远,你混蛋,妈逼的想肏死我呀,我锤死你个傻逼!”林甜甜绵软的拳头全都招呼在我的胸口。可惜我这体格,她的小拳拳打在我坚硬的胸肌上,反而震得她自己手疼。

我嘿笑一声,不管她叫骂,腰部用力便如打桩机一般抽插起来。

“啊啊,混蛋……我要咬死你,啊,好大的鸡巴……好爽……用力”刚才还对我突然袭击非常不满的林甜甜,瞬间沦陷在我强悍的火力下。到底是过来人,熬过了犹如破瓜之痛,接下来便是春风化雨,清风徐来,只有无尽的美妙与销魂蚀骨的滋味。

我将林甜甜的连衣裙从上身脱掉,接着伸手到她的背后将蕾丝乳罩解开,顺手一扔挂在了雨刮器手柄上,而她的丁字裤还在胯部,只是被我的鸡巴挤到了一边。

一对圆润坚挺的美乳随着她的剧烈起伏,不断地在我的眼前上下晃荡。我张口含住一颗鲜红的乳头用力吮吸起来,舌头围绕着乳晕滑动,偶尔用牙齿轻咬肉粒,引得她更加放肆的尖叫。

滑腻白嫩乳肉犹如新剥的鸡蛋,让我恨不得全吞咽到肚子里。因时间不多,我的胯部一刻未停,全部采用一贯到底的抽插方式,次次都顶到她最深处的一团软肉上。

“噗嗤,噗嗤……”

“要死了,快被捣烂了……轻点……啊啊……对,顶到花心……哦哦……”

凶猛的攻击,让林甜甜整个人都有些吃不消,呻吟声越来越大,已经到了毫无顾忌的程度。只怕公园外围的沿江路上若是此刻有人经过,都能隐约听到里边女人情欲高涨的呻吟声。

我此刻已经放开了抓住她臀部的手,双手抓着她丰满的双乳用力挤压,变换着各种形状,白皙圆润的乳肉上此刻布满道道抓痕,显得异常刺目。

我能感觉到她阴道四周正在快速分泌淫液,同时又像婴儿双手死死抓住我的阴茎,最深处的花心软肉像一个会吮吸的小嘴,对着我的龟头马眼不断舔弄,搞得我苏痒难耐。

兰博基尼的皮椅上已经被我们俩的淫液给湿润一大片,我屁股下湿润滑腻,整个腰部动起来发出一阵阵噗噗声。从外边看,整个车都在剧烈摇晃,里边两个赤裸的肉体紧紧纠缠在一起,不断地上下耸动。

突然,我的大肉棒一用力,终于挤开了她的花心软肉,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婴儿小嘴的吮吸更加急速,恨不得将我榨干似的。

林甜甜突然用力将我抱紧,红唇急寻我的嘴唇,疯狂的啃食起来。同时她下体用力套弄,仿佛一个螺旋吸洞要将我吞没。我的鸡巴次次都突破她的花心,顶入她的最深处。她做爱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能够进入她花心的男人,第一次享受到这种体验,整个人都疯狂起来。

“啊!”

呻吟尖叫已经不能发泄她肉体里的欲望,她突然张口咬住我的肩膀,剧痛之下我也忍不住低吼一声,用力将龟头全部塞进了她的子宫里,接着就是一股股如潮水般的喷射,将她的子宫灌满,有填满她的阴道肉腔,最后还从我们俩人性器的连接处涌了出来。

“哦……丢了……”

而她也在此刻被我送上高潮,整个人用力挺直肉体,脖颈后仰,披头散发一声悠远狭长的呻吟在夜空中久久回荡。一股股淫水像大坝泄洪般汹涌而出,混合着我喷射在她子宫和阴道中的精华从性器连接处喷涌出来。

她的肉体像摇筛子似的剧烈颤栗,整个人又像八爪鱼一般伏下身子死死缠着我,神志都有些模糊,嘴角还残留着一丝口水。

我和她的胯部和大腿早已湿淋淋一片,整个车厢内弥漫着浓重的淫靡气息,只剩下两人的喘息声。

久久的寂静之后,林甜甜还死死地抱着我,整个人一副慵懒的模样。想到我们俩已经折腾了快半个小时,虽然跑车开得快,估计关勇他们已经快到了吧。

“啪”我伸手在林甜甜挺翘的臀瓣上拍了一下,臀肉竟然如波浪般荡漾一阵。

“讨厌,别动,让我再歇一会。”林甜甜不满地伸手在我腰间掐了一下,声音甜腻地抗议。

跟她盘肠大战一番,舒爽过后,我也想休息一阵,可是想到他们几个估计都到了,我俩这么磨蹭,等会还不知道怎么解释呢。

“他们几个应该都到了,我们再不过去就晚了。”

林甜甜抬起头,抵着我的鼻子,伸出香舌在我嘴唇上舔了一下,诱惑道:“都怪你,跟头牛似的,快肏死我了!”

我闻言逮着她的嘴唇狠狠地亲吻一阵,这才道:“你就不怕我再来一发!”说着故意挺了挺还插在她阴道中的阴茎,经过几分钟的休息,此刻又恢复了坚挺。

再说我的性能力要是真卯这劲儿干,干一个多小时都不会泄,非得把她干死不可。这是怕再耽搁下去不好找借口,又怕她第一次品尝我的大肉棒,经受不住,才射给了她。

“嗯,不要,再肏就坏了。”林甜甜感受到我的肉棒在她体内跳动,嘤咛一声,赶忙压住我不许我乱动。

刚才我的凶猛她可是深有体会,从来没有过这么酣畅淋漓的性爱,此刻她还能感觉到阴道内外有些胀痛,十有八九是被我给干肿了。她可没勇气再来一发,到时候走路都成困难了。

“那就赶快起来,先帮我清理清理!”我嘿嘿直笑,气得她银牙痒痒。

只见她双手扶着我的肩膀,缓慢地将下体从我肉棒上退出。由于我的肉棒还硬着,推出的过程不可谓不销魂,从她哆嗦的嘴唇和鼻息见的呻吟就知道。

“呼”终于退了出来,林甜甜忍不住唱出一口气。她媚眼白了我一下,盯着我那沾满她淫水的亮晶晶的大鸡巴,心里真是又爱又怕。

“哦,小心,牙别刮疼我!”林甜甜两只手握着我的阴茎,还露出一小半,她往后撩了撩头发,伏下身子张口就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

感受到肉棒进入一个温热的腔体中,灵动的舌头在我的龟头和冠状沟只见来回舔弄吮吸,发出“噗噗”的声音。

我手指深入她的发丝间,轻轻抚摸着她的头皮,阴茎将她的口腔塞得满满的。她的舌头一会对着我的马眼一阵猛舔,一会又将我鸡蛋大的龟头塞入喉咙中,爽的我不由自主地挺动起来,干的她白眼直翻,忙退出肉棒干呕起来。

“这么大的鸡巴,跟牛屌一样!”林甜甜缓过劲儿来,伸手在我的龟头上轻轻拍了下,揶揄道。

我哈哈笑道:“这要是牛屌,那你下边不成牛逼了!”

“去你大爷的,你才是牛逼!”林甜甜闻言又跟我打闹一团。

等我和林甜甜感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8点15分了,关勇他们几个人到了有 20分钟,点了一部分东西,剩下的都由我和林甜甜来点。

“你们俩在路上磨蹭什么呢,怎么这会才过来?开个跑车还这么慢?”吴建军从我跟林甜甜进来,目光就一直落在她的身上,眼中带着严重的怀疑,语气也就有点酸酸的。

虽然林甜甜对他不感兴趣,但我刚才肏了人家的心中的女神,此刻有种被人看穿的感觉,对他的语气也不以为意。

赵佳明性格爽朗,跟谁都玩得开,也帮腔道:“是呀,夏远,你们开的最快,来的最晚,必须罚酒三瓶。”

其他人也都怂恿起来。

“第一次到这儿来,路线不熟悉,饶了路了,对不住各位。三瓶就三瓶,今天大家高兴,咱们喝个尽兴!”我撒了个谎,爽快地认了罚。今晚算是大家为我庆功,我又来晚了,罚一顿酒这是跑不了的事儿。

林甜甜性格也是女汉子,面对一群老爷们劝酒,一点也不怂,桌子一拍嚷嚷道:“谁怂谁傻逼,今天本小姐非把你们灌趴下不可!”

“甜甜,你今儿个开车呢,女孩子还是不要喝酒吧!”吴建军心里有些不忍,张嘴就劝。

“没事儿,叫代驾,你要喝就过来,不喝坐一边去!”

吴建军被噎的有些脸红,好在灯光下看不真切。既然劝不住,他也就赌气似的,拿起酒瓶子就跟大家拼起来。

菜很快就上了,不一会儿气氛就热闹起来。关勇一会还得送大家回去,就没喝酒,陈雅静酒量一般,陪着大家喝了几杯,就在一旁帮着烤肉,其他都已经喝嗨了,骰子摇的嘎嘎响。

“我说夏远,你这次案子办的真漂亮,不到24小时就侦破了这场入室杀人案,可给咱们新人长脸了,我敬你一杯!”

赵佳明最活跃,此刻已经喝得有些东倒西歪了。他拿起啤酒杯过来搂着我的肩膀又摇又晃、兴奋不已,搞得我衣服上都撒了一些啤酒。

我酒量还算可以,比他清醒许多,见状举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谦虚道:“哪有哪有,都是运气好,若不是跟秦队凑巧碰到……呃,不说这些废话,心意全在酒杯里,干!”

我刚想说若不是跟秦璐凑巧碰到马强和吴芳两个盘肠大战说漏了嘴,想到跟女领导一块看活春宫这种事儿怎么敢乱说,忙打个哈哈绕过去。好在此刻大家都有些醉意,也没人在意我的话。

“干,反正我觉得你就是牛逼,哈哈,以后哥几个可得跟着你混了!”赵佳明跟我猛地一碰杯,一口就闷了下去,然后醉醺醺地嚷嚷着。

我也一口干个底儿朝天,又拿起一杯对着众人感激道:“今儿个谢谢大家为我捧场,我们都是新人,要想在这群老油条手里边抢食儿,可得靠咱们几个齐心协力。虽然大家都不在一个组里,日后因为案子也难免会有一些摩擦,但可不要因此生分了。我祝大家以后步步高升、青云直上,咱们干!”

“干!”

“青云直上!”

“等下,还有我呢!”

关勇也拿起饮料杯笑着喊起来,陈雅倩忙丢掉手里的烤架,端起一杯啤酒笑嘻嘻凑上来,众人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这时候常莫林起身说要去上洗手间,关勇晚上喝了不少饮料也憋得慌,我喝了那么多啤酒更是憋涨难受,也起身要跟着一块去。

“这里的洗手间就一男一女两个隔间,你们三个都跑去还得排队,万一里边有个人,还得等好久。直接去江堤那边的草丛解决就完了,大老爷们讲究啥!”吴建军这家伙酒量也不错,见状提醒道。

关勇犹豫道:“这不好吧,太不文明了!”

毕竟他是城里人,家教不错,让他直接去江边撒尿总觉得掉身份。常莫林也有些犹豫,看向了我!

知道他们不好意思,我主动笑道:“你们俩去洗手间吧,我直接江边解决,俩人等也快点!”说完也不管他们啥想法,径直往江边走去。

俩人对视一眼,还是朝着餐厅的洗手间去了。

东江从 S市南边蜿蜒而过,江两岸一座座现代化高楼鳞次栉比,夜色下,灯光璀璨,好不繁华。而S市身为东南沿海经济最发达的省会城市之一,每年的GDP几乎碾压西北部好几个省份。

东江夜市也成了这条繁华城市中一处休闲餐饮的好去处,沿江三公里的夜市区,餐馆、酒店、酒吧和步行街应有尽有。那些都市白领们被繁重的工作和数不尽的人情摧残压迫辛苦一天后,都愿意到这边买醉放松,因此一眼望去都是聚餐嬉闹的场景。

我走了一百多米到江堤边,寻了一处无人的草丛,掏出大屌对着草丛一阵释放,瞬间感觉膀胱舒服了好多。一阵阵夹杂着湿气的江风迎面吹拂,顿时有点上头的酒意被吹散了一些。

抬头望着头顶的夜空,再看看江对面的摩天大楼,突然感觉到自己在这座繁华的城市中无限渺小,一阵孤独感袭来,内心些许空泛。回头看了看酒桌上,林甜甜和陈雅静两个在窃窃私语,而吴建军一个闷葫芦正在旁边一直紧盯着她,想要插话但又插不进去的窘迫感。

我忽然想一个人在这寂静的江边散散步,刚好陈雅静往我这边看过来,我给她打了一个手势,指了指江边,也不知道她是否领会我的意思,便朝着不远处走去。

仲夏时节的江南,天气正是闷热,又喝了那么多酒,浑身毛孔舒张,被湿冷的江风一吹,迅速带走身体热量,竟然冷的打了一个哆嗦。

“啊啊,豹哥,用力肏我……痒死了,大鸡巴哥哥,好舒服……”

“嘿嘿,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当年你……豹哥我可是夜御三女而不衰,今儿才哪儿到哪儿!”

也不知走了三五分钟,我散步到了一处酒吧后边的江堤边,忽然听到江风送来的一连串声音。仔细倾听,发现是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不久前才刚刚经过了跟林甜甜的激烈肉搏,对于这种呻吟声自然异常熟悉。

男子呼呼的粗喘声,女人情欲勃发的呻吟声,隔着不远处异常清晰。

“哦哦,大鸡巴就是有干劲……干死我了,豹哥你……你几个小时前才从霞姐身上下来,想不到这会还这么勇猛……啊啊,妹妹爱死了!”

“呼呼……嘿嘿,小骚逼,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就算是霞姐……也都顶不住我的肏弄,没几下就被我搞到……高潮了。你是没见她那骚样,比你现在还骚,若不是……顾忌她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我都想从后边再……再给她来几发!”

看来是有人按捺不住寂寞,选择在这月黑风轻的江边野合。我怕过去惊着别人尴尬,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准备往回折返。就在这时,两人再次响起的一连串对话让我身子一僵,停下了步子。

女声情欲中带着疑惑道:“嗯嗯,原来……原来霞姐也是个闷骚货,不……不过,我很好奇霞姐现在身份可不一样了,怎么……会跟你瞎搞一起?”

那边男声突然抽插的动作一缓,沉默了一阵,沉声道:“这事儿我告诉你,你可不许多嘴跟其他人提起,要不然小霞姐要你的命!”

听到他语气这么严肃,女人也谨慎起来,不再动作,反而警惕地四周打量了一阵,发现没有什么人这才小声道:“豹哥,我的嘴巴你还不清楚么,口风多紧!”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可有些事情知道了却不一定是好事儿。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