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妻 (49) 作者:junning9

. 【嫁妻】 cool18.com 作者:junning 2020年8月12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四十九)

俊豪架着醉的不醒人事的鸣远,雪儿在一旁不停的嘀咕“不会喝,还喝那么多”

“我没喝多”鸣远也许听到了雪儿的埋怨,“我…我没喝多呢…”鸣远含糊不清的说道。

俊豪扶着鸣远,将鸣远放到了雪儿车子后座上。

“雪儿,路上慢点”何媛跟在后面,小心的嘱咐着

“行了,行了,如果不是你搞那么多事,鸣远也不会喝多”雪儿有些不耐烦的顶了何媛。

“俊豪,回去好好劝下雪儿,让她别生气。”

“嗯,我会的。妈,别生雪儿的气,她也是因为关心鸣远。”

“不会的,妈知道,路上小心点。”

雪儿等俊豪坐进了车子,就急忙开着车向家的方向一路而去……

“雪儿,我爱你……”鸣远在后座上哼哼唧唧着。“雪儿,你别走……”

“我告诉,你以后敢喝酒,我就敢扔你到垃圾堆里。”雪儿扭头对着俊豪说到“你看看,这都醉的像什么样子,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爱惜,几十岁的人……”

俊豪是第一次看到雪儿这样板着脸说话,憋着一句也不敢回。回到小区,俊豪更是连忙背着鸣远上了楼,这喝醉酒的人,比平时是要重上几分,可是对于不满18岁的俊豪来说,却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一路走还一路安慰着雪儿,“没事,雪儿。鸣远他压抑的太久了,总憋着对身体更不好,发泄出来,反而是好事。”

“好事个屁,醉酒对身体的伤害是最大的。”

“是,是,是,我保证以后不喝酒。”

“你敢试试?你个小屁孩儿的。”

“我的意思是,以后上了大学,工作了也不喝酒。”

“以后就不归我管”

“可我想让你管着一辈子”

“做梦,快点走吧”雪儿听着这些土味的情话,心里不由的也是有些甜蜜的感觉。心里暗自的叹了口气。

进了房间,俊豪吩咐雪儿去给鸣远泡蜂蜜水,自己一人将鸣远背进了鸣远的房间,帮鸣远脱去了鞋袜,衣服,裤子。就和照顾自己醉酒的家人一样,所有的事做的都是那么的自然。而鸣远醉的完全没有点反应。

“行了,你回屋去洗洗睡吧。”雪儿端着蜂蜜水进来“我来就好了。”说着将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转身进了卫生间拧了把热毛巾出来。“你怎么还在着,回你屋去,该干嘛干嘛”

“老婆……我……”

“今晚我在这儿,一回儿他醒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雪儿给鸣远擦了把脸,又进了洗手间。在出来时,俊豪还在屋里。

“你怎么还在这……你干嘛……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站在洗手间门口的雪儿,看着堵着自己的俊豪,双手抱着胸,往洗手间里退了一步。

“雪儿,老婆,是你让我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最幸福的男人,我不想和其他人分享,在和你也许是不长的日子里,分享你的爱。你是我的,你的肉体,你的灵魂,我都想拥有。”俊豪拉着雪儿抱着胸的手,将雪儿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老婆,你感受到了吗?我的心,每一次的跳动都是因为你。”

“我……我……可是鸣远……俊豪,我做不到,鸣远是我的老公,你知道的,我做这些完全都是因为鸣远”

“我知道,我知道,就不能给我一小段的时间吗?”

“俊豪……我……我承认我喜欢你,但……你我生不逢时,下辈子吧”

“……”俊豪一把将雪儿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一张滚烫的唇重重地印在了雪儿的嘴上,深情的吻能解决爱恋中男女的大部分问题。

“哦……”雪儿的身体,出卖了她的心。整个人顿时瘫软,配合地张开小嘴,伸出丁香小舌,主动到俊豪的嘴里探寻起来……

突然,雪儿意识到鸣远就在屋里,雪儿马上下意识地用力推开了俊豪,紧接着看了看床上的鸣远——还好!鸣远醉得没有点反应。

“好了,你回屋洗澡去,鸣远在旁边呢”

“没事,现在就是在他耳边敲锣打鼓,他都不会有反应的,我想和你就在这儿床上……”

“不行……”雪儿连忙推着俊豪,想把俊豪推出房去。可……三下两下就被俊豪抱起,压在了床上,鸣远的身边。猛烈的吻立时铺天盖地的印在雪儿的脸上,唇上,耳边,脖颈处

“啊……呜……不……要……不要……在这里,我求你了……豪哥……啊……”雪儿一边小声哀求着,一边小心的挣扎着,生怕身边的鸣远醒来。同时又让雪儿有种偷情的刺激,阴道里不由自主的流出了大量的淫液……两张滚烫的唇疯狂地啃噬在一起。

“老婆……我爱你……我爱死你了……”

雪儿沉醉在了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里,渐渐不在挣扎,越来越配合着俊豪的亲吻和动作。片刻间,两人的衣服一件件的落在了地上。

此时此刻,所有的顾虑,所有的道德,所有的担忧,都已被雪儿远远地抛在一边,这一刻,雪儿只想要她的心爱豪哥,她的御弟哥哥,她的豪老公,她要他疯狂的爱!无所顾忌的爱!即便鸣远此刻就在同一张床上。

俊豪身下那条粗长黑亮的大肉棒,紫得发黑的大龟头早已按捺不住了,不停地抖动着,马眼闪闪发亮,已经渗出了许多淫液了……

而雪儿的阴部也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大量的淫液已经打湿了她的阴毛,就连淫靡不堪的阴道口此时都还有淫液再往外冒,实在是太淫荡了!

没有多余的动作,俊豪猛地一沉腰,雪儿空虚的阴道顿时得到了充实。

“哦……”雪儿的腿死命的绕住了俊豪的腰,阴道剧烈的痉挛着,阴道里的小肉肉,如同牙齿般咬着侵入的大肉棒,让俊豪差点把持不住,连忙俯下身去,紧紧的抱着雪儿,将鼻深埋在雪儿的秀发里。雪儿在俊豪的怀里,抖动着,今天的高潮来的特别的快,特别的突然,特别的猛烈。在俊豪插入进来的一瞬间,雪儿身体里就像是爆炸了一般,那快乐的感觉充斥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那高亢而又有些压抑的呻吟,婉转的在屋里的上空缭绕。

这呻吟声如惊雷般惊醒了酒醉的鸣远。初秋的晚上,天已渐凉,可鸣远依然浑身的燥热,鸣远咪着眼,看着雪儿被俊豪紧抱在怀里,抖动着身体,酒醒了七分,鸣远的心在疼痛,在酸楚中又感到无比的幸福和甜蜜。鸣远想要拉着雪儿的手,可又怕惊醒鸳鸯一对。“老婆……别走……你别走……”鸣远闭着眼酒话般的呢喃着,同时向着雪儿的方向伸出手。

鸣远的呢喃声惊得雪儿和俊豪抱得更紧了,两人都不敢大声的喘息。“老婆……你别走……”鸣远的手在床上,雪儿的身边,假装无意识的拍着。

“不走……不走”雪儿回过神,连忙抓着鸣远的手,小声的回应着。鸣远抓住了雪儿的手,十指紧扣着,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雪儿见到鸣远慢慢安静下来,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鸣远紧扣着手指。雪儿只好用另一只手推着身上的俊豪,“还不起来!”雪儿小声的说着。

“没事的,他只是在说梦话,他不会醒的。我们动作轻点,没事的”

“你要死啊……快拔出来……”

雪儿一只手用力的推着俊豪,下身小幅度的扭动着,既想让俊豪那粗粗的丑家伙离开自己的身体,又怕动作太大了把鸣远吵醒。在这样的反复小幅度的扭动中,反让她阴道里如虫子咬般的酥麻和瘙痒。

“不行,别在这里,豪哥,我求你了,抱我出去”雪儿小声的哀求着。可鸣远的手依然紧扣着自己手指。

“就在这里吧,你看鸣远可舍不得你走”俊豪的手从雪儿的颈后穿过,搂着雪儿滑嫩的肩上,摩挲着。

“哦……你轻点……鸣远醒了就……”

“醒了就醒了吧,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就想在这床上和你做……”

“啊……你讨厌……”雪儿的手无力的拍打着俊豪的屁股,那画面更加的淫荡,雪儿的拍打,好像就是在配合着俊豪那一下一下的抽插。

“我是俊豪的女人”雪儿在心里一个声音这样告诉自己,“自己不能陪他一辈子,那就让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做他专属的女人吧,他是想在鸣远的面前,告诉鸣远,我是她的女人,他是想在这个原本属于鸣远和自己的大床上,宣布自己专属权利的转移。这该死的诅咒,让自己的身体……好吧,既然我改变不了,那就享受吧。”

俊豪稍稍直起了身子双手把住雪儿的胯骨,狠命地在她的阴道里插进抽出,每次都是一杆到底,再全根尽出,看上去很是凶猛,一点也没有点怜香惜玉的感觉!“哦……哦……哦……老公……啊……太爽了……哦……你太流氓了……老公……哦……不过我喜欢……哦……哦……啊……太爽了……插到底了……”

雪儿压抑着声音的浪叫让俊豪大为受用,奋力地在雪儿淫水泛滥的阴道里插进抽出。雪儿双腿尽量的分开,以方便大鸡巴更深的插入,一只手狠命的抓着床单,俏脸通红,双眉微蹙,一脸的又似痛苦又似享受的样子,腰部则配合着的抽插,有节奏地一挺一挺。

雪儿从来不会想到过,自己会有一天,会和鸣远之外的人做爱,会要和鸣远之外的人结婚,更不会想到过,会有那么一天,就在鸣远的身边,和另一个男人做爱。这种离经叛道的性爱,让雪儿不安,也让雪儿有种叛逆的刺激和兴奋。雪儿的双腿死命地绕住了俊豪的熊腰,以便抽插能够更深入些。胸前的一对玉乳像是欢快的两只兔子,随着俊豪的抽插剧烈的前后抖动着。快感一浪接着一浪,人也慢慢变得肆无忌惮起来,淫叫的声音越来越大。此刻,对于雪儿来说,什么道德,什么家庭,全是次要的,这一刻,她只要俊豪、只要快感。

“哦……老公……你太厉害了……要来了……哦……不行了……我要飞了……太爽了……哦……哦……啊……”雪儿压抑地浪叫几声后,绷直了身体,高潮迅猛而至。

“哦……哦……老婆……哦……我也要射了……嗯……嗯……哦……”

俊豪发力在雪儿的阴道里驰骋了几十下后,在雪儿的阴道里灌注了他的子子孙孙……这次的高潮来得又快又急,居然用了不到5分钟两人达到了如此酣畅淋漓的高潮,太舒服了!太刺激了!

而此刻鸣远依然紧握着雪儿的手,看着雪儿在这儿,本应该是两人专属的私隐的床上,就在自己的身边,在俊豪大肉棒肆无忌惮地抽插下,获得了如此惊心动魄的高潮!而原本应专属于自己的阴道,此刻,灌满了另一个男人的精液!鸣远的心就像是喝了杯酸奶般,那样的酸酸甜甜。

“老婆,舒服吗?”

“嗯,很舒服,但很羞人,下不为例。”雪儿亲了下俊豪的脸,轻轻的回答。

“老婆,我爱你”

“我也爱你,快起来吧,一会鸣远醒了,很尴尬的。你快回房间去。”

“那你呢?”

“我就在这,看着,别这样……他是我男人”

“那我呢?”

“你是我的小男人”

“他的鸡巴大,还是我的鸡巴大”

“你讨厌,那有问这个的。”

“这有什么,说说啊,不说我就不走了。”

“你的大,和你做最舒服,可以了吧。真讨厌”

“那我还是你的小男人?”

“好好好,你是我的大丈夫,行了吧,你快回房间去”

“你要承认鸣远是小男人。”

“好好好,你是我的男人,他是小男人,可以了没有,拿张纸给我,快走。”

“你今晚不能和他做哦,要守身如玉哦”

“快滚”雪儿用力的在俊豪的腰上扭了下。

俊豪这才从床头拿了几张纸,递给雪儿,然后捡起地上的衣服,飞了个吻给雪儿,才心满意足的关上房门回自己屋里。

雪儿的手一直被鸣远握着,一下午的逛街,加上性高潮后的疲倦,雪儿很快就睡着了。

鸣远在酒精的作用下,闻着房间里,那淫靡的味道,也很快睡着了。

当鸣远渴醒的时候。雪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洗好了澡。一脚搭在自己的身上,半边身子挤在自己的怀里。一件棉布的吊带睡裙,调皮的掉下了一边的吊带,露出半边的乳球,冰凉的肌肤贴着自己滚烫的手臂上,分外的舒服。雪儿的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伸进了鸣远的内裤里,搭在鸣远不大的鸡巴上。可能是因为鸣远口渴醒过来时,动了一下,雪儿的手下意识的抓紧了鸣远的鸡巴,套弄了几下。让鸣远的鸡巴硬了几分。

鸣远小心的挪动了下身子,雪儿睁开了眼。

“怎么?”

“没事,我口渴,想喝点水”

雪儿连忙起身,从床头拿来了准备好的蜂蜜水“给,喝慢点,怎么样好点了吗?”

“嗯,我没事。你睡吧,我上下洗手间,洗个澡,要不都是酒味,熏到你。”

“你快睡吧,早上起来再洗吧。”

“一身的酒味,我自己都闻着不舒服”

“知道还喝那么多,又没人劝你喝。”

“你睡吧,我还是去洗下吧。”

“好了啦,躺下,抱着我,睡觉”雪儿背对着鸣远,将自己窝进了鸣远的怀里,伸手将鸣远的手拉过来,搭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鸣远闻着雪儿身上的味道,那沐浴露的香味中似乎还夹杂着点其他的味道。鸣远这才清醒的知道,刚才自己不是在做梦。就在刚才,就在几个小时前,雪儿就是在这张床上,在自己的身边,和俊豪做爱。印象中,事后俊豪不知是玩笑还是认真的,要求留下照顾自己的雪儿,今晚要为他守身如玉。想到这里,鸣远的鸡巴不安分的在内裤里挺了起来,顶在了雪儿的屁股缝里。

“睡吧,”雪儿往前挪了点屁股。

“老婆,我……”鸣远的手在雪儿的小腹上摸着,在肚脐的位置打着圈。在雪儿的长颈上舔着。

“老公……我累了……”雪儿不知是因为要遵守着俊豪要自己守身如玉的要求,还是着的累了。雪儿自己心里也分不清。

“老婆,给我吧,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唉……”雪儿不在坚持。任由鸣远将自己的身体搬正,就在鸣远准备脱去雪儿身上的睡裙的时候,雪儿压住了自己裙子的下摆,“裙子别脱了,脱内裤就可以。”

鸣远楞了一下,这在以前的夫妻生活中,也不是没有过,但今晚让鸣远心里有些不爽,但鸡巴又特别的兴奋,鸡巴兴奋的大了几分。

鸣远脱下自己的内裤,身手摸进雪儿的裙摆里,摸着雪儿的大腿,“别摸了,”雪儿催促着。

鸣远的鸡巴又硬了几分。鸣远连忙脱下雪儿的内裤“上来吧”雪儿的语气中少了和俊豪说话时的那点甜,当然对于雪儿和鸣远来说,老夫老妻了,那点浪漫早就在生活的琐事中消磨殆尽了,夫妻生活也不过是一个功课,本来雪儿这样的语气鸣远还不觉得什么,可……鸣远不在犹豫,扶着自己的鸡巴,对着雪儿的阴道口,狠狠的将鸡巴插进了雪儿那还干涩的阴道里。

“嗯……”雪儿的身体明显没有准备好,阴道里没有点水,虽然说鸣远的鸡巴不大,但这样的情况下,插进去还是雪儿感觉不是那么的舒服。

“轻点,慢点,还没流水呢,疼”雪儿小声的说着。

鸣远也觉得干涩的阴道抽插起来,让自己的鸡巴阻力增加了许多,不是那么的舒服。于是,搂紧了雪儿的身体,嘴巴凑在她的两片红唇上,舌头也探入了带有香甜的雪儿口腔里,和她那柔软的舌头缠绕在一起。一只手摸到她胸部上,隔着衣服握住乳房使劲的揉捏了起来。

“唔……唔……唔……唔……”

雪儿的欲火也慢慢的激发了出来,所以难受的从喉咙里不断的发出低微的呻吟声,整个娇躯也不停的游动起来。

“唔,你动动,痒”

雪儿娇嗔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鸣远屁股抬了起来,把肉棒从她的阴道里拔出了三分之一,再把屁股压下去,肉棒开始在阴道里缓慢的抽插着,速度在慢慢的加快。

雪儿两条玉臂紧紧的缠绕在鸣远的脖子上,胸部的两只丰满的翘乳也被鸣远的胸脯压住,随着鸣远的抽抽,雪儿好像并没有得到满足,鸣远每次把肉棒整根的插入,雪儿都会把她的屁股使劲的往上抬,尽量让肉棒顶到最深处。

可不论雪儿如何努力,也不能让鸣远的龟头顶到自己的子宫颈上。雪儿又努力的收缩着阴道,好让自己能更好的感受到鸣远鸡巴的热度和硬度。鸣远知道雪儿的渴望,但……于是只能不断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就在雪儿鼻孔和喉咙中开始传出了急促的哼闷声时……鸣远紧紧的抱着雪儿,肉棒在阴道里跳动了几下,射出了精液。

“老婆,你去找他吧”

雪儿亲了下鸣远的脸,“说什么呢,你!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睡吧,别想那么多了。我去洗一下”说着下了床一手捂着下面,小跑的进了卫生间。

鸣远的精液少,清,稀。和俊豪的比起来差远了。雪儿叹了口气,蹲在洗手间的地上,手里拿着花洒,对着阴道冲洗着,鸣远的精液混在地上的流水里,根本看不出来。

雪儿用手指伸进了阴道里,插了几下,叹了口气,刚刚有了性致,鸣远就……不知什么原因,雪儿感觉自己的阴道里有种被虫咬的痒,伴随着这个痒雪儿感觉有种热从屄里,蔓延到全身。“我这是怎么啦?今天已经高潮过了,怎么现在又想要了,难道真要像鸣远说的,要去找俊豪?”

雪儿拧了把毛巾,出了洗手间,看着床上鸣远已经打着轻鼾,苦笑的摇了摇头,轻轻的掀开被子,借着洗手间的灯光,鸣远射过精的鸡巴,藏在一堆乱糟糟的阴毛里,不仔细根本找不到踪影。雪儿伸手帮鸣远擦了擦。鸣远没点反应,鸡巴软绵绵的龟缩在阴毛里。雪儿小心的给鸣远盖好被子。

看着镜子里,满脸是水的雪儿,凉水也不能让红红彤彤的脸,感觉冰凉。

躺在床上,雪儿不敢有太大的动静,生怕吵醒鼾睡的鸣远。可那下身不断传来的一丝丝的痒,又不停的袭扰着雪儿,让她无法安睡。拿过手机,时间才刚过3点,离天亮还早呢,“难道就真要去俊豪的屋里吗?”雪儿这样问自己“不,不能去。自己不是那种淫荡的女人。”

打开手机微信,就看到俊豪发过来的图片信息。点开,相片里的自己,一身中国红的喜服,金丝波纹缀着衣边,显得高贵大方。缕缕青丝垂在双肩上。美中不足的是脚上那双运动鞋,有些大煞风景。如果是一双红色绣花鞋,再把眉毛修长点,脸上扑点粉色的腮红,涂上朱红的口红……哎呀,自己在想什么呢?上次和鸣远结婚,穿的是白色婚纱。那个时候雪儿觉得那是自己一辈子里最漂亮的时候。可看着相片里红色喜服的自己,雪儿看着都喜欢,自己太漂亮了。都说时光易老,可那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还能回到年轻时候的容颜,不现在的自己比年轻的时候还漂亮。身材更加的高挑,皮肤更细腻水嫩,乳房也比以前大,雪儿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比划着。那骚动的感觉更加让雪儿觉得阴道里痒痒的,空空的。

不管了,去俊豪房里。雪儿轻身的起身,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又慢慢的关上,床上的鸣远,睡的正香。

【未完待续】 贴主:Cslo于2020_08_11 21:49:21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