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妻 (50) 作者:junning9

【嫁妻】(50)

作者:junning92020年8月14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五十)

雪儿悄悄的进了俊豪的房间,他全身赤裸着,被子被踢到了一边。俊豪的两腿之间——如此巨大粗长的一根肉棒,黑黑的,好凶狠的样子,直挺挺地似乎在向偷偷溜进来的雪儿耀武扬威。

真的好大、好粗,比鸣远的大多了,天啊!我到底在想什么!雪儿赶紧摇了摇头,想要把这些淫荡的想法甩出自己的脑袋里。可雪儿还是感到口干舌燥,呼吸加重。

雪儿站在床前,做了几下深呼吸,这才脱掉了身上衣服,接着慢悠悠地爬上俊豪的床上,慢跪在他跨间,俏眼盯着他那让自己高潮无数次的、硕壮无比的大肉棒,颤抖地伸出纤纤右手,温柔地亲了一下他的大龟头,又扭头看看了看俊豪,俊豪没有什么反应。

雪儿继续用手扶着大肉棒,尽力的张开小嘴,慢慢地将肉棒含了进去。俊豪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雪儿把脸靠近挺立的大肉棒,左手悄悄握住大肉棒的根部以让它不会乱动,右手握住大龟头与大肉棒根部之间的部位开始套动,并将龟头含在嘴里,舌尖挑逗着马眼。俊豪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伸手摸在雪儿的香肩上,舒服的呻吟着。

“嗯……宝贝……怎么过来了……嗯……”

雪儿抬起头抛了一个媚眼给俊豪,又低下了头,放开右手,只用左手握住大肉棒的根部,用自己的嘴唇压住大肉棒的侧面,然后移动香唇在大肉棒各处格外仔细地亲吻起来。

“滋滋……滋滋……”雪儿的舔弄发出一阵阵淫靡的声音,俊豪的脸上露出无比爽快的神情。

雪儿原本坐在自己脚踝上的翘臀已经挺立了起来,变成了跪的姿势。屁股至大腿已经有一道细流了,慢慢地流了下来。

俊豪突然坐了起来,一把拉过雪儿,将雪儿压在了身下,一根大长屌,准确的插了进去,一杆到底。

“哦……”雪儿一声惊呼,随即满足地“嗯……嗯……嗯……”呻吟了起来。

“宝贝,怎么自己偷偷跑进来了。”

“哦……哦……人家想你……啊……你不喜欢……嗯……我就回去……啊……你放开我……啊……我要回去了……”

“来了就别想走了”

“哦……干死我……老公……我要死了……”雪儿低吟着。双腿拼命的张开,双手紧紧地搂住俊豪,像是生怕俊豪会走开。

雪儿一边享受着俊豪的抽插,那感觉让自己欲仙欲死,一边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声,生怕让鸣远发现。刚才鸣远让自己过来的时候,自己还一本正经的,现在鸣远睡了,自己却不知廉耻的偷偷的跑进了俊豪的房间。这偷情的刺激让雪儿异常的兴奋和前所未有的快感。

“唔……嗯……!哈啊……,好涨,好满,豪哥哥,你的大鸡巴好烫,好大,好粗,啊……人家里面好舒服啊……”

“宝贝,是不是和他做了?”

“唔……他是我老公……人家要尽义务的嘛……哦……顶到花心了……”

“干死你,让你和他做”俊豪快速的抽插着。

被这么长这么大的肉棒完全快速插入身体,雪儿似乎也有些吃力,直挺的秀眉皱得弯弯的,娇艳欲滴的红润脸庞,好看的扭曲着,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把心爱的女人操到死去活来,哭爹喊娘,痛苦中带着极度欢愉的表情,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一股又一股的淫液,被大龟头刮出蜜穴,再顺着奋力甩动的浑圆香臀滴落到不知哪里,那股与股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大,响亮的啪啪声,混合着雪儿勾魂摄魄的婉转娇啼在房间里回响着。

“哦……说谁是你老公…小…骚货……”俊豪道,拼命地抽插着。

“哦……我老公是杨俊豪……杨俊豪是我的大肉棒老公……我最爱的老公……雪儿最爱的老公……雪儿只给你一个人操……哦……我要来了……”终于,在俊豪这高频持续的强烈抽插下,雪儿在狂浪中到了高潮。

俊豪停下了抽插,抱着雪儿,一边大口的喘息着,一边摸着雪儿的后背,等待着雪儿的平息。

“老公,我爱你,爱死你了”雪儿双手绕在俊豪的脖子上,眼里荡漾着浓浓的情意。

“怎么和他做完不舒服,又来找我?”俊豪捏了下雪儿的鼻头。

“他是我老公,那他想要,我总不能拒绝吧。”

“谁是你老公?再说一遍?”

“你,你,你,你是我老公,好了没有?真不知你吃的哪门子醋。”

“雪儿,我真的不想和他分享。你就专心致志的做我的老婆,只爱我一个,可以吗?等孩子生了,我就把你还给他。”

“嗯……这不是还没到双十一嘛”雪儿的手指在俊豪的胸膛上,打着圈圈。一会又抬起了头,吻在了俊豪的唇上。

“老婆,你休息好了吧,我要操你了”

“来吧,来操我,操死你的老婆”雪儿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淫话,可今天,雪儿说的是那么的自然,没有点害臊的感觉。

“我们换一个姿势,趴好”俊豪拔出大屌,“噗”的一声,那声音就像是开香槟的声音,被堵在阴道里的淫水随着鸡巴的拔出,汩汩的流了出来,打湿雪儿身下的床单。

雪儿羞红了脸,转过了身子,两只胳膊两只膝盖撑着。以前鸣远也要求过这样,可雪儿总觉得这样像个小狗的样子,太羞人,所以给过鸣远一次以后,就再也不肯用这样的姿势。雪儿回过头,咪着眼看着俊豪,“来吧,豪哥。”

俊豪顶着大肉棒,在雪儿的股间上下挑动着,雪儿感受着下身炙热的棒棒在来回摩擦,整个心被高高提起,摒住了呼吸,不知是在害怕还是期待着下一个瞬间,那火热凶猛的巨龙就会冲进自己的身体,雪儿不敢回头看,俊豪摩擦到频率在加快,可就是不插进雪儿那泥泞不堪的穴里。

“豪哥,快进来啊,别逗我了”

俊豪这才将,将早就蓄势待发汁水淋漓的肉棒插入了雪儿的花丛里。

“嗯…嗯…嗯…”雪儿紧紧支撑着,生怕被身后俊豪猛烈的冲击压趴了身子,而蜜穴中被俊豪胯间粗大的肉棒给抽插的越来越舒服,淫水又是止不住的渗了出来,有些还顺着她两条白花花大腿的内侧慢慢的流下来!那种每次进入子宫都能被龟头触碰到的酥麻感觉使她舒爽的欲仙欲死。

“扑滋,扑滋,扑滋”俊豪胯间的粗壮肉棒在雪儿双股间越来越湿漉漉的娇嫩蜜穴中飞速的进进出出…俊豪一边抽插,一边将自己的手覆盖着雪儿的屁股上来回摩挲,嘴里还说着“这屁股真好看,圆圆的,翘翘的,兔子精,还记得你发的贴吗?”

“嗯……记得……御弟哥哥”

“你说你要找潘驴邓小闲的时候,我是怎么回的?”

“嗯……啊……哥哥轻点……哥哥回我……香滑软紧鼓”

“嗯,真是好鼓!夫鼓者也,拍之要响,敲之要弹。老婆,真是好股!这坚、硕、挺、翘、浑、圆、丰、盈。你的屁股占全了。老婆,哥发现你这屁股比以前更漂亮了,哥爱死你的屁股了。”

“哥哥……只爱……雪儿的屁股吗?……哦……”

雪儿随着俊豪胯间的粗壮肉棒在她双股间的蜜穴中肆无忌惮的抽插着,边呻吟着边回应着俊豪说着,也可以说是话无完整,因为她还带着娇喘与哭腔,也不知道她此时到底是舒服还是难受。

“哦,太爽了,哥还爱你这个小屄屄,紧紧的,里面象是有牙一样,会咬人,老婆,舒服吗?”

“嗯…哥…你就别问了…嗯…羞死人啦…嗯…”小莹边感受着蜜穴被大肉棒抽插着的那种欲仙欲死般的感觉,边娇喘着说。

随着淫水的飞溅,雪儿的屁股被俊豪盘得发光。在黑暗中白花花的晃着。雪儿两股之间,粉色的小菊花随着俊豪的抽插一开一合,十分诱人,而蜜穴更是随着俊豪的动作飞溅出许多淫液,落在床单上。

雪儿的蜜穴越发紧致,如有律动般的一下一下箍紧着俊豪的肉棒,雪儿只觉得俊豪的肉棒越来越炙热,而且自己此刻虽然背着身子,却能清晰地感受着身体里肉棒的每一个细节。也能脑补出两人身下淫靡地交合,是多么的淫荡羞人,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和母狗一般,雪儿越想身体就越软,有几次手都撑不住自己的身子。让自己的上身都趴了下去。

快感越来越强烈,雪儿的手在也撑不住了,整个上半身趴在了床上,屁股因为有俊豪扶着,高高的翘着,雪儿娇媚的叫了一声“嗯…”俊豪只感到温热的淫水冲刷着自己的马眼龟头,是那样的舒畅,这次他没有停,在雪儿泄身的同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因为雪儿的上半身已经趴下,俊豪半蹲起了身子,手牢牢的固定着雪儿的屁股,居高临下的大力抽插着。一下一下,又急又深,杆杆到底,直抽打得雪儿的屁股掀起一阵白浪,继而又泛起红花。

“啪啪啪”不绝于耳。

雪儿感觉着自己快要死掉了,高潮可以是如此的绵长,还没有泄干净的她又被俊豪发起冲刺,让她只感觉自己下身有止不住的快感,流不尽的淫水。强烈的冲刺让雪儿如坐过山车般,直入云端。

“啊……老婆……”俊豪终于将他的精液喷射在雪儿蜜穴里。

两人一块瘫倒在床上,俊豪趴在雪儿背上,颤抖着身子。

雪儿缓了好一会儿才从高潮中回过神来,这才感受到自己下体阴道里满满当当,全是俊豪的子孙,他那尚未完全软下来的肉棒还抵在自己穴口,不让精液流出,让自己的小腹有些发涨。

俊豪在雪儿耳边亲昵的轻吻着,雪儿闭着眼睛安静地靠在俊豪怀里,享受着高潮最后的余韵,屋里安静的只有两人稍微急促的呼吸,慢慢的两人的呼吸越来越平静,屋里也就完全安静了下来。

天边刚刚泛白,俊豪准时的生物钟,就叫醒了他。鸡巴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又硬了起来。将雪儿的阴道塞的满满的。鸡巴就一直插在雪儿的阴道里。俊豪稍稍动了一下,也将雪儿吵醒了。雪儿扭过头,和俊豪亲了会儿。

“怎么又不老实了”

“正常反应,正常反应”

“日子还长着呢,我们还是要悠着点。”

“嗯,听你的,你在睡会儿,我起来跑步练拳,然后给你带早餐回来。”

“嗯,帮我拿点纸过来,里面都是你的东西”

“你不喜欢?”

“好了啦,人家就说说而已,里面确实都是你的东西嘛”

“昨晚你不是和他?”

“讨厌,都说了,他是我老公,我不能拒绝的嘛,再说,他的东西才一点点,哪里像你,每次都是射的那么里面,那么多。”

“老婆,我要再一次告诉你,你现在只有一个老公,就是我杨俊豪!”

“知道了,大醋坛子,酸死了”

“不行,我不去跑步了,我要操到你下不了床”

“啊,不要……啊……我不敢了……啊……哦……哦……老公不要……哦……你怎么那么能干……我……会被你……操死的……”俊豪的大鸡巴,在雪儿的阴道里,大开大合,杆杆到底,毫无顾忌的猛烈冲刺着。

“哦……老公……干我……操死我……”

“谁是你老公?”

“杨俊豪是我老公……哦……好舒服……”

“那钟鸣远是谁?”

“钟鸣远,是我老公杨俊豪的弟……啊……啊……是我小叔子……”

“以后还敢和他做吗?”

“不了……不了……以后只和老公做……那个钟鸣远不是我老公……我老公就是你就是杨俊豪……我的骚屄就只给你一个人操……哦……哦……老公……我爱你了老公……啊……太爽了……真的要被你操死了……哦……”雪儿的淫水四溅,语无伦次。

“老婆,你现在越来越骚了,太骚了,我喜欢,哦,我要射了”俊豪在雪儿言语的刺激,异常的兴奋,很快就迎来了高潮。

“啊……哦……老公……射进来……全射进来……射到我的屄里里……射到我的子宫里……哦……我要给你生儿子……哦……我爱你……太涨了哦……好烫……哦……哦……我要来了……哦……我也来了……啊……”雪儿感受着俊豪最后的冲刺,狂乱起来。在被俊豪大量的精液一烫,顿时也不堪刺激,与俊豪一起攀上了高潮的顶峰。

整个房间又安静了,只剩下雪儿和俊豪大口的喘息声。

“讨厌,弄的人家都散架了”雪儿知道,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被俊豪征服了。

俊豪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什么样的言语能顶得过,那热烈的吻呢?

吻,不愧是调情神器,十来分钟的热吻,两人的呼吸又开始沉重了起来。

“老公……你听我说……不要了……”雪儿一边吻着,一边说。

俊豪一边摸着雪儿的奶头,一边说“不要了?”

“我受不了……不要了……”

“那我们一起去外面吃早餐?”

“不想动了,没力气了”

“走吧,吃了早餐,我们去看我们的新房,离双十一就差那么十几天,还有很多事要做的。”

“啊……”雪儿抓狂的抓了抓头发“真麻烦”然后才在俊豪又哄又骗下,才被俊豪抱到了洗手间里,让俊豪细心的洗了个澡。又被抱回梳妆台前。

“你把床单洗了,窗子打开透透气,我自己来”

“得令,其实我老婆素颜就很漂亮”

“滚!”

“得令!”趁着雪儿化妆换衣服的空档,俊豪很快就把两人的衣服和床单给洗好,晒好。再进得屋里,雪儿一双修长洁白的双腿和盈盈一握的杨柳腰裸露在外,穿在身上的,只有黑色蕾丝胸罩和内裤……正在衣柜前发呆。

“怎么啦?”

“没什么,不知道穿什么”

“我来看看,嗯……穿这个吧”俊豪那了件还挂着吊牌的黑色修身连衣裙,和一双没开包的黑色丝袜。

“这样穿?会不会凉啊”

“嗯……那外面在套件风衣,就这件吧”

“这样穿会不会太老了?”

“怎么会,这叫成熟,老婆,你现在的样子,怎么穿都好看,当然,对我来说,不穿最好看……”

“讨厌……还不快换衣服”

两人一边说笑着,一边换好了衣服。推开房门,出现在鸣远面前的一对壁人,男的外套一件卡其色的修身西装,内衬一件白色衬衫,胸口的肌肉撑起衬衫,显得十分的MAN,下身同款的修身西裤,黑色棉袜,把年轻的俊豪衬托的那样成熟稳重。站在俊豪旁边的是一身黑色修身连衣裙,裙摆只到膝盖,腿上穿着一双黑色丝袜,脚上踩着一双黑色漆皮细高跟。一件米色长风衣,随意的搭在手的臂弯里,一袭长发披在脑后,这样一身打扮显得雪儿风情万种又不失高贵。

看傻了酒醒后,还有些没有回过神的鸣远。

“早!”俊豪打了声招呼,雪儿则抓着俊豪的衣袖,神情躲闪着,低着头。

“哦,早……豪哥”

“鸣远,你看我们的事,到昨天也算是彻底的公开了,你也别叫什么豪哥了,直接点,痛快点,就叫大哥,或者是哥吧”雪儿在旁边听了有些急了,扯了扯俊豪。俊豪则不以为意的,拍了拍雪儿的手。

雪儿一生气,想放开俊豪的手,可被俊豪抓着,又不敢在鸣远面前表现的太过亲热,生怕鸣远尴尬。

“哥,嫂子”鸣远犹豫了下,还是叫出了口。这万事开头难,鸣远这一声“哥,嫂”喊出来后,心里却也如释重负。

“嗯,你酒醒了?”俊豪应的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嗯,哥,你和嫂子这是要去哪儿?”这第二声的哥嫂,鸣远就叫的明显自然了许多。

“我和你嫂子去吃点早餐,然后去看下新房,离双十一没多少天了,要抓紧布置一下。”雪儿见两人这样聊着,心里特别的不舒服,低头拉着俊豪就往门口去。

“哥,嫂,你们中午回来吃饭吗?”

“不用”雪儿的语气中充满了不高兴。

一关上门,雪儿就在俊豪的腰上狠狠的揪了一下,“啊……干嘛啊”出了门的俊豪恢复了年轻男孩的样子,这让雪儿有些弄不清,刚才在家里的俊豪和现在自己身边的俊豪,是不是一个人。

“这样做贱鸣远,有意思吗?”

“我这不是为了让他那个什么能彻底点嘛”因为在外面,俊豪没有有把“绿”字说出来。

“……”雪儿低着头,手挽着俊豪的手臂,跟着俊豪进了电梯,下了停车场,被俊豪扶着坐在了副驾上,后座上还放着昨天两人买的大包小包。

雪儿回过神时,俊豪已经把车平稳的开出了停车场。

“好了,别生气了。我这样真是为鸣远好”

“没生气,只是真的不习惯。”

“相信我,会好起来的。想吃什么?”

“随便吧,没胃口。你为什么说让他叫你哥,是为他好。”

“因为我们不按年龄排”

“呃?”

“我们以鸡巴大小来排的”

“臭流氓”雪儿听了,红着脸,伸手又准备揪俊豪,“别闹啊,开车呢”雪儿抬起的手,才没有揪上俊豪的腰,在空中挥了一下,羞红着脸,扭头看着窗外。星期天的清晨,路上的车不多,阳光照进车里,雪儿的心情又莫名的好了起来。

“我饿了,我想吃云吞”雪儿突然低声说到。

“好,我们新家小区门口,就有。”

很快,俊豪在小区的路边找到了个停车位。雪儿这才发现,俊豪选的这个地方离他学校不远,而且旁边不远处就是西湖公园。说实话,这个小区的房子,买了做投资真的不错。“唉,自己和媛媛比起来,就是差点这种魄力,大家起点一样,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现在差距那么大。就那现在何媛交给自己管理的茶店,自己最多就是守成。”

雪儿坐在店里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阳光,和跑前跑后帮自己端早餐的俊豪,这一刻和二十多年前的场景,是如此的一致,那个时候鸣远也是这样为自己跑前跑后的。雪儿有了种重活一次的感觉,只是这一次,身边的男孩已经变成了俊豪。

雪儿和俊豪手牵着手,在小区里散步着,时光倒流,20多年前,也是秋天,同样的阳光明媚,微风吹过,吹落片片树叶,也吹起雪儿披肩的长发。只是20年前,和鸣远是恋了,爱了,才上了。现在……顺序颠倒了,上了,好像爱了,这儿会似乎好像大概也许也恋了吧。雪儿笑着摇了摇头。俊豪问“怎么啦,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笑了”

房子在小区的最深处,这里远离了喧嚣,难得的闹中取静之处。两人正要迈进楼道,就听见何媛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俊豪,雪儿,等我一下”

“妈”俊豪回过头,雪儿则笑着站在一边。

“怎么?还不好意思哈”何媛过来就拉着雪儿的手“怎么样鸣远昨晚没吐吧?”

“没有”

“好了,别不好意思了,雪儿你放心,妈和你保证不会有婆媳矛盾”何媛说着“毕竟我们是从小一起长的好姐妹”何媛又咬着雪儿的耳朵小声说着。

雪儿伸手拍了下何媛。

“行了,不逗你了,我找了软装修的公司,一会在外人面前,你可不能这样了啊,妈也是要面子的。”

“妈,你放心吧。雪儿知道的”俊豪在一旁帮着雪儿说话。

三人进了房间,雪儿一边听着何媛说着布置的想法,一边打量着房间。一个50来平的房子,客厅占了大部分,高挑的楼层,被原来的主人隔了个隔楼,卧室不大,房子的露台不小。雪儿心里盘算着自己布置的想法。

“雪儿,你说我说的对吗?”

“呃?你说什么了?”

“我说了半天,你都没听啊”

“我……”

“好了,妈。雪儿应该也有自己的想法吧,你说是不是”俊豪帮着腔。

“嗯”

“那雪儿你说说”

“我想客厅就简单点,留出空间,这样平时俊豪可以在客厅练拳,我也可以在客厅做瑜伽什么的。卧室旁边的那小屋,用来做衣帽间,露台布置下,装上窗帘,就是很好的茶室。上面的隔楼,用来做书房。”

“好好好,我同意”俊豪不等雪儿说完就急忙表态。

“那我要过来,睡哪儿?”

“妈,你来干嘛?”

“你个臭小子,娶了媳妇,就不知道谁是你妈了是吧”

“妈……”雪儿不知怎么脱口叫了出来,三人都楞了。

“雪儿,你这可是第二次,叫我妈啊,而且是第一次主动,妈,太高兴了。”何媛抓着雪儿的手,那表情是真实的。“雪儿,我跟你说,说实话刚听说俊豪跟你,我心里特别的不舒服。回来转一想,我们能从闺蜜变婆媳,那是得多大的缘分啊,我这心里就跟吃了蜜一样。这房间怎么布置,雪儿你说了算,钱妈出”

“嗯,妈……还是我出吧……毕竟我和俊豪也只是……”

“雪儿,别想那么多,俊豪说你能做他一天的媳妇就心满意足了,我也一样,能做你一天的婆婆,我就永远当你是我的儿媳妇。”

三个人一个早上就在和软装公司的设计师商量中度过了,雪儿和何媛手一直挽在一起。在外人面前,雪儿表现的非常的乖巧,让设计师都以为,这是两母女呢。临走时还当着两人的面,对俊豪说特别羡慕他,能有个怎么漂亮的媳妇,而且婆媳处得和母女一般。乐得何媛,脸上和开了花似的。一边打着电话给曦涵,让她两口子一起吃饭,一边张罗着改水电的师傅,刷墙的师傅。

“雪儿”

“妈”一个早上,雪儿已经很自然很习惯了

“你打电话给鸣远,一起吃饭,这时间紧任务重的,他可不能闲着,很多事要他做。随便趁着中午,大家都在,一起把曦涵两口子和你俩的婚事一起商量清楚。”说着何媛就风风火火的出了门,打着电话叫她的凯宇过来接她。

餐厅的包厢里,何媛一边点着菜,一边安排着师傅下午过来。雪儿和俊豪两个当事人,却无所事事的,只能持手相看。

“妈,”曦涵和鹏鹏出现在门口

“姐,姐夫,你们来了”俊豪站起身打着招呼,雪儿又是下意识的跟着站了起来,跟着俊豪“姐,姐夫”雪儿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接受了将要成为俊豪媳妇的事实。

何媛点完了菜,待服务员出去以后,开口说道“嗯,这样挺好”,这没来由的一句让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是说,雪儿叫你们姐姐姐夫,这样挺好,以后在外人面前就这样吧,要不一不小心露了馅,就麻烦了。”

“可鹏鹏他……”雪儿还想解释着。

“放心,回家他还是你儿子,该怎么叫就怎么叫”

“哦,好吧。”

“真乖”何媛捏了下雪儿的脸。

“妈……你这样我可吃醋了”曦涵撒着娇的对何媛说到。

“哟哟哟,来来,妈也捏你一下。”

“对了妈,我和我弟的事,我告诉我爸了。他说车的钱他出。雪儿,明天我们去看保时捷吧”

“我都行”

“不能都行,曦涵你明天就带雪儿去保时捷,那个贵挑那个”

“妈,不用”

“雪儿,你现在是我的儿媳妇,当妈的,不能亏待你。曦涵,就这么定了”

就在三个女人兴奋的商量着车子的事,鸣远推开了包厢的门。

“媛姨,凯叔”

“哥,嫂子”鸣远打了声招呼,在俊豪的身边坐了下来。

“唉,雪儿,鸣远叔怎么叫你嫂子?”曦涵不明事理的问着。

雪儿和鸣远的脸瞬间红了。

“别瞎问”何媛拉了下曦涵。

“没什么的妈”雪儿深吸了口气“姐,也没什么,就是他和俊豪打赌输了,所以要叫俊豪哥,我也就变成了嫂子了”说着雪儿脸更红了。

“瞎打听什么,人仨人儿的事,你管那么多干嘛”何媛帮着雪儿圆着场。

“妈,我去下洗手间”雪儿对何媛说了下,就站起身,往门口走去,经过鸣远身边的时候,捅了下鸣远。鸣远也急忙跟了出去。

“鸣远,对不起”在旁边没人的包厢里,雪儿拉着鸣远的手,低着头。

“没事,要不是你解围,我还不知道怎么说呢”

“那个鸣远,还有个事,”

“你说”

“就是鹏鹏和曦涵的婚房,车,咱都没出钱。现在我和俊豪这事,房子和车也……”

“嗯,那你的意思”

“妈不让我出,可我……”

“妈?”

“哎呀,就是媛媛”

“哦,你现在叫得很顺口啊”

“钟鸣远!你现在后悔还来的及”雪儿生气了

“不是,我就开个玩笑,没别的意思。你看我不也媛姨凯叔的叫着嘛,嫂子”

“少嬉皮笑脸的,严肃点”

“好,严肃点,你说你的想法”

“你看,是不是我和俊豪这房子布置……”

“行,这布置的钱,我们出。”

“那就这么定了,快回去吧”

“嗯。”

两人前后脚进了包间。

“雪儿”何媛凑在了雪儿的耳边,小声的说“妈,要嘱咐你一句”

“嗯,你说”

“你现在已经答应做俊豪的老婆了,那你和鸣远,就要保持点距离”

“我知道了”雪儿低头应着,机械的舀着汤,送进自己的嘴里。

“那个媛姨,这鹏鹏和曦涵结婚,我们家什么都没出。现在我哥和我嫂,这事,你看……”

“行了,是我家娶媳妇,不用你操心,你要真有时间,这个房子布置的事,你就监督一下吧,回头我把装修公司的电话给你,你下午就去新房那里盯着把。争取明天早上把水电改好。时间很紧啊”

“行,听媛姨的”鸣远对这样的称呼越叫越顺了。

【待续】

评分完成:已经给 麻酥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