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妻 (54) 作者:junning9

【嫁妻】(54)

作者:junning9 2020年8月26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五十四)

深夜里睡不着的不只是鸣远,雪儿也在床上煎熬着,雪儿知道明天自己将会是很忙的一天,雪儿强迫着自己要睡觉,可眼睛一闭上,鸣远和俊豪的影子就在眼前晃来晃去的。

雪儿一直在告诉自己,自己和俊豪的这一段就是个孽缘,时间不会太长的。自己始终是会回到鸣远的身边。可是这一个多星期,自己住回娘家,鸣远没有给自己一个电话,一条微信。今晚回到这里,鸣远也是眼盯着墙上的内裤,和电脑屏幕上,自己的裸照。不过想想也是,自己和鸣远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合过影了。总觉得老夫老妻了,就没有必要在有恩爱的举动了,做爱只不过是夫妻生活中的一个功课,其实那么多年以来,两人都是为了做而做,恰恰忽略了最重要的爱。

俊豪无疑是爱自己的,别的不说,自己和俊豪的床笫之欢,让自己重新体会到了爱。而和鸣远的,更多就是尽个义务。

雪儿这个时候有些后悔,如果那个时候鸣远和俊豪提出一妻两夫,自己直接答应就好了。或者是俊豪第一次求婚,答应也好。那也许就没有那么多的事了。现在又是要登记,又要搞仪式,还要和鸣远分开。这分开以后还能回的来吗?

雪儿越想越难受。起身披了件衣服,拉开了房门。书房的灯还亮着。雪儿进了书房,坐在了鸣远的对面。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鸣远看着穿着长睡衣长睡裤,披着俊豪的外套的雪儿。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鸣远看到俊豪的衣服,心里莫名的感觉,是刺激?是快乐?是酸楚?五味杂陈,语气不由自主的重了起来。

“钟鸣远,你有没有点良心。”

“我……”

“你什么你?我就问你,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怎么可能啊”鸣远看着眼里通红通红的雪儿,语气软了下来。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电话,不发微信给我。你不知道我这个时候有多需要你吗?”

“我……”

“唉……钟鸣远,我告诉你,如果你敢不要我了,我就死给你看”

“不会的,不会的”

“我告诉你,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你敢找小三,我就敢杀了你”

“怎么可能啊”

“不行,你要给我保证”

“雪儿,你要我怎么给你保证”

“我想想……对了,锁,我要给你上锁。”

“啊?”

“你就说同不同意吧,我还要在这个屋子里装上监控。这样你只要出门就必须给我锁上,回家以后,我高兴了就帮你解开。”

“……”

“哦,你犹豫了,你就是想找小三”

“我没有”

“没有,你为什么犹豫。我现在变成这样是谁造成的。你就是想不要我了,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说啊”

“雪儿,我……”

“你什么你,我不管,我要你脱光了,”鸣远看着雪儿气的,胸一颤一颤的。这样的无理取闹,鸣远还是第一次见。雪儿这是习惯和俊豪这样了?还是因为诅咒的原因,让雪儿的性格都发生了变化?又或者女人都是这样的?鸣远不知道。鸣远无奈的点了点头,“我都听你的”

鸣远站起了身子,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了,扔在地上。然后走到雪儿的跟前,直立着。凸起的小腹,虽然不是大腹便便,可一看也是缺乏身材管理的,胯下那一条肉棒,因为充血,而翘了起来,雪儿看着这条,20多年来,经常进入自己身体的肉棒,这一刻看起来,突然有种滑稽的感觉。雪儿有些怀疑,鸣远自己低头能不能看到自己的肉棒,又或者是只能看到一点点?雪儿竟然有了丝想笑的感觉。

“去拿锁过来”

鸣远转身,在书桌的抽屉里翻找着。然后拿给了雪儿。

“你自己锁上吧。”

鸣远低着头,锁上自己。

“唉……”雪儿看着鸣远锁上自己,又突然的想哭。雪儿站了起来,一颗扣子一颗扣子的解开睡衣。衣襟中,白皙的腰身耀眼的令人目眩,一对挺拔结实的乳房,像小山包似的隆起。就几颗扣子,雪儿却解了很久,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互相看着。泪在两人的脸上,无声的流淌。

雪儿终于解开了最后一颗扣子,雪儿一把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扔在鸣远的身上,鸣远一动不动,任由那带着雪儿体温和体香的衣服滑落在地上。

“我冷,去把空调打开”雪儿赤裸着上身坐回了椅子上。鸣远被那白花花的肌肤刺的眼红。伸手拿过了空调遥控器,打开了空调。然后又站在雪儿的面前,眼直勾勾的看着雪儿。

雪儿提臀脱下了身上的睡裤,还是扔在了鸣远的身上。鸣远依然没有动,只是眼睛看向了雪儿的小腹。鸣远看着鼻血流了出来,雪儿小腹原本黑色的毛,现在是一团红色,被精心的修剪成了个心型。

“怎么样,要不要靠近点看。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我的阴毛会变成红色的是吗?来过来,靠近点,这样看得清楚点。”

鸣远的脚不听使唤的向雪儿的方向靠近,蹲了下来,头小心翼翼的朝雪儿的小腹靠近。雪儿身体一股清香扑面而来,这香气很特别,不是沐浴露的味道。

“是不是觉得我很香?你干妈,我的婆婆,这些天带着我去做美体。美体顾问,推荐我吃个香体丸,我已经吃了一个多星期了。现在是不是很喜欢我的味道?告诉你,这个很贵的,我婆婆自己都舍不得吃。你说我以前嫁给你的时候,你妈怎么就什么都没有给我?你说现在这个婆婆是不是对我很好?”

鸣远盯着雪儿小腹上那一抹红,没有说话。

“这个你也觉得好看吗?我婆婆说,现在人结婚前把夫妻的事都做了,结婚晚上都没有什么新鲜感了。这是我给我的新郎准备的惊喜,不错吧。一颗红心哦。还有,还有……”雪儿有些兴奋的对着鸣远介绍着。

雪儿稍稍的往椅背靠了靠,举起了双腿,打开,将自己的下体展现在鸣远的面前。

“来,靠近点”雪儿把脚架在了鸣远的肩上“跪下,这样太高了,我的腿不舒服”

鸣远听话的跪在了雪儿的两腿之间,雪儿那漂亮的性器,离鸣远是那样的近,鸣远甚至可以感受到,雪儿那小穴里喷出热气,打在自己的脸上。

“鸣远,好好看看。我的逼逼是不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是的”

“那里不一样了”雪儿自问自答接着说到“现在阴唇上没有了毛,粉粉的,好看吗?”

“好看”

“以前是什么样的?”

“以前上面有毛”

“还有呢?”

“现在你毛毛只在小腹上留有一些,”

“鸣远啊鸣远,你想想你有多久没有这么近的看我的逼逼了。你多久没有亲过我逼逼了?现在想亲亲吗?”

“想”

“可是,我不想让你亲。我要留给我的新郎亲”

雪儿说着,自己也动了情,两片肥嫩的粉色阴唇咬合在一起的地方,有几滴晶莹的露珠正在缓缓的渗出。

雪儿用指尖的掰弄下,密闭的花瓣略略的翻开了,露出了迷人的桃源洞口。雪儿的脸色通红,水汪汪的双眼里满是妩媚。两瓣花唇里沁出了大量粘稠的爱液,正顺着股沟汇聚成了涓涓溪流,在灯光下闪耀着旖旎的光泽……鸣远伸出手正想摸上去,雪儿却像是受到惊吓般,一脚蹬在鸣远的肩上,将鸣远蹬到在地上,然后站了起来。

“别动手,给你看了还不满足?那就连看都不给你看了。睡觉,如果明天早上我高兴了,还会让你帮我洗澡”

“那我要怎么才能让你高兴呢?”

“自己想吧,我要睡了”雪儿的心情忽好忽怀的。她知道自己爱着鸣远,可见到鸣远又会让自己想到俊豪。然后自己就……雪儿发誓自己根本就没有想羞辱鸣远的意思,看着原本的一家之主,现在站在自己面前,那畏畏缩缩的样子,那锁着的鸡巴挂着丝线般的流着的液体,雪儿真的真的想哭。但雪儿不敢在鸣远的面前哭,急忙转身假装平静的慢步回到房间,书房里只留下被雪儿扔在地上的衣服,和垂头丧气跪在地上的鸣远。

天蒙蒙亮,一晚上迷迷糊糊的雪儿,睁开了眼,楼底隐隐约约传来扫地的声音,雪儿看了下手机。

“老婆,起床了吗?要我去接你吗?今天人多,我们早点过去吧”十几分钟前,俊豪就发来了微信。

“刚醒,我洗洗,然后化个妆,就过去。你不用接我了,我让鸣远送我过去就好了。”

“好,我们民政局门口见,爱你哟”俊豪的信息很快就回了过来。

雪儿两眼盯着天花板,“唉,事已至此,只能走下去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出轨了。心?尽量吧,现在不是常说不忘初心吗?我要相信鸣远,相信自己。”雪儿暗自的给自己打了打气。原本昨晚想好今天早上,借着让鸣远给自己洗澡的时候,再次羞辱鸣远的心思也没有了。“鸣远,已经够可怜了,现在只希望事情早点结束,让一切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如果老天爷一定要罚一个人,那就罚我好了。”

雪儿简简单单的冲洗了一下,就坐在梳妆台前,认真的涂涂抹抹的。

穿上内裤,小腹上那颗红心,在白色透明的内裤里显得十分的明显。雪儿从来不知道,阴毛还能这样处理,只能说现在的人,太会玩了。以前做爱都是黑灯瞎火的,自己的性器都很不好意思让鸣远看到,可和俊豪以后……一想到俊豪,雪儿的感觉心里没来由的,紧张了一下。雪儿连忙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门外边,鸣远看着时钟一圈一圈的转着,心里如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用力将时间停止下来。可鸣远全身无力,身上的力量都汇集到了鸡巴上,上了锁的鸡巴,被卡的让鸣远不舒服。鸣远只能想尽办法让自己不断的换念头,可每换一个念头,又会在几秒之后又转到了雪儿和俊豪的身上。煎熬,无比的煎熬。激动,无比的激动。兴奋,无比的兴奋。

雪儿的门终于打开了,白色衬衫,白色百褶裙,白色丝袜,套着粉红色运动外套。头发高束用粉红色的发圈扎着。

这装扮鸣远感觉是那么的熟悉,是的,20多年前,雪儿和自己去登记时,也是类似的打扮。只是那个时候还没有白色丝袜,雪儿穿的是一条白色的运动长裤。

“走吧”雪儿故意不看着鸣远,走到了门口鞋柜前,穿上小白鞋。“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就自己打车去”

“啊?走,走,走”鸣远的鸡巴被卡的难受,只能弓着腰,开着脚走到门口套上鞋子。可这在雪儿的眼里,看着就是一幅未老先衰,老态龙钟的样子。

天以入秋,天气有了丝线的冷意,微风

吹拂下,鸣远发丝微摆,给人一种莫名的伤秋之感。而雪儿的样子,在这种画卷下倒显得几分可爱。

现在,天已经大亮,这个时间上班族们早已经纷纷行动了,路上已是车水马龙,公车到站声,鸣笛声,人们大声吹着牛的声音不绝于耳,外界虽然嘈杂,雪儿的心却静如止水。吩唠的只有鸣远的心。

不远的距离,鸣远的车很快就开进了民政局的大院。雪儿不等车完全的停稳,就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对着站在楼梯上的俊豪挥了挥手。

“雪儿”俊豪拉着雪儿的手,伸手理了理被风吹过的发稍。“昨晚睡的好吗?”

“嗯”

“我睡不好,太激动了”

“傻瓜”

“雪儿”曦涵的声音在两人的身后响起“一大早在这秀恩爱啊,今天来这儿的都一样。拿着。”

“什么?”雪儿问到

“号啊,我让爸提前帮拿好的,一个1号,一个3号”

雪儿看了看手里的号“曦涵,我们还是换一个吧”

“为什么啊”

“你是俊豪的姐姐,要先办,要不这样后面你做不得吃”

“还有这一说,可你是鹏鹏的妈啊,我的婆婆”曦涵在雪儿的耳边小声说着“你小声点”雪儿拍了下挽着自己胳膊的曦涵的手“担心让人听到”

“好好好,听你的,我拿1号,走吧,我们去排队拿表。”

今天结婚的人特别的多,曦涵和鹏鹏,雪儿和俊豪进了大厅,好不容易在大厅里找到个地方,等着8点的到来。

8点,大厅的广播里开始有序的叫着号。四个人安着规定填表,照相,交表,就在查验身份证的时候,雪儿不由的紧张起来,因为她知道自己和俊豪的身份证都是俊豪的师兄办的,这还是雪儿第一次拿出来办事。手紧张的紧紧的抓着俊豪的衣袖。

“何小姐,看你样子很紧张啊”柜台里面的大姐笑着对雪儿说。

“啊?没有”雪儿眼睛向着征婚厅的位置看了进去,“你们是自己来的吗?”

“是的”俊豪回答到

“怎么不叫几个朋友过来帮照相什么的”

“哦,我们怕今天人多,而且大家都上班,所以就自己来了”俊豪自如的应付着。雪儿的眼始终看着里面,在台上的鹏鹏和曦涵。还有在给两人证婚的鸣远。“如果没出这个事,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是在里面见证鹏鹏的幸福时刻吧。从小到大,鹏鹏人生每一个重要时候,自己都在他旁边。可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自己却……”

“雪儿”俊豪拍了拍雪儿的肩,将雪儿搂了过来。

“啊”

“杨先生,何小姐恭喜你们,你们在旁边等一会儿,等下进里面宣誓一下就可以了”

“谢谢,谢谢”俊豪礼貌的应和着。

雪儿看看里面的宣誓,心紧张的快要让自己窒息。如果不是俊豪一直拉着自己的手,雪儿相信自己一定会逃离这里的。雪儿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木偶,被人牵引着。当雪儿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和俊豪肩并肩站在了宣誓台上,面对着鸣远。

眼前这个场景和鸣远的梦一模一样,这是在做梦吗?鸣远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那卡的紧紧的的鸡巴,让鸣远感到了生痛,鸣远的身体告诉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鸣远用尽量平稳的声音,照着手中的文稿念着。

“我是钟鸣远民政局颁证员,很高兴能为二位颁发结婚证。请问杨俊豪先生,何雪小姐,你们是自愿结婚,结为夫妻的吗?”

“是的”对面雪儿和俊豪相互看了一眼,又转向鸣远异口同声答到。

“那么请两位宣读誓言”

“我杨俊豪,自愿娶你何雪,做我的妻子。我愿对你承诺,从今天开始,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直到地老天长。我承诺我将对你永远忠实。”

“我何雪,自愿嫁给你杨俊豪,做我的丈夫。我愿对你承诺,从今天开始,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直到地老天长。我承诺我将对你永远忠实。”雪儿的泪在流着,声音在颤抖的低着头,不敢看向鸣远,还要躲着那用热烈目光盯着自己的俊豪。

“今天,我们将共同肩负起法律赋予的婚姻责任和义务:孝敬父母,教育子女,互敬互爱,遵纪守法。今后,无论贫穷与富有,健康与疾病,我们将患难与共,风雨同舟,热爱对方,珍惜爱情。”

“今天是你们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日子。你们的爱情,因为今天而绽放美丽;你们的婚姻,因为今天而拥抱幸福。二位已经结为合法夫妻了,希望在未来的岁月里,你们彼此珍惜,相亲相爱,相濡以沫,牵手一生!”鸣远一边念着,一边忍受着鸡巴在裤裆里的喷射。此刻鸣远突然感觉自己太有先见之明了,事先在办公室里,在自己的内裤前面垫上了厚厚的纸,要不现在就要在众人面前出洋相了。

看着俊豪亲吻着羞答答的雪儿的脸,这一刻鸣远在喷射的同时,也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身后是曦涵和鹏鹏的掌声。

“好了,那么多人看着呢”

鸣远走到一旁和同事交接着工作,要不是今天鹏鹏结婚,要不是今天雪儿结婚,鸣远做为局长才不会来做这么基础的工作。

“钟局,这第一对和第三对,是你亲戚吧”

“嗯,啊第一对是我儿子儿媳,第三对是我朋友的孩子”鸣远背诵着早就想好的说词。

“哦,那钟局,要请吃喜糖啊”

“有,有,有,鹏鹏,拿喜糖来”

“来,吃糖”俊豪先从包里拿出了喜糖“几位大哥大姐,来吃糖。晚上如果有时间时间一起来喝喜酒啊”

“谢谢,谢谢。吃糖就好了。”几个人相互客气着。雪儿在一旁羞红着脸,紧拉着俊豪的衣角。

“这新娘子害羞了,行了,再次恭喜四位,恭喜钟局,你们忙,我们也先忙。”

出了大厅,鸣远叫住了准备和鹏鹏曦涵一起离开的雪儿和俊豪“哥,嫂”鸣远压低声音的叫着“去我办公室坐一下”

俊豪看了看雪儿。“你定,听你的”雪儿乖巧的对着俊豪说。

“时间还早,那就去坐下吧”

鸣远连忙在前面带路,领着俊豪和雪儿到了办公室,到上早就煮好的茶。

“哥,嫂,你们先坐下,我上下洗手间”因为没有其他人,鸣远的声音大了点。

安顿好俊豪和雪儿,鸣远一路小跑的跑进了洗手间,解开裤子,那精液已经糊得鸣远阴毛上小腹上到处都是,鸣远扯了很多纸才将自己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又再重新在自己内裤前面垫上纸。然后又一路小跑的回到办公室。

鸣远推开门,雪儿正被俊豪抱坐在腿上,两人的嘴正贴在一起,亲吻着。俊豪抬眼看了眼鸣远,没有说话,也没停下对雪儿的亲吻。鸣远一时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尴尬的站在门口。

“站那干嘛”俊豪抽空说了一句。嘴唇又追上想要跑的雪儿,雪儿挣扎了一下,就又顺从的任由俊豪亲吻着。慢慢的雪儿的全身开始变得滚烫起来,鸣远又闻到了昨晚雪儿的体香,鸣远的全身也变得滚烫起来。雪儿被俊豪身下那硬梆梆的东西顶着,身体变的越发软弱无力起来,私处似乎传来一股温热的暖流,雪儿不知道她此刻娇媚如丝的眼神给鸣远的冲击是有多大,鸣远此刻只觉欲火焚身。

“你叫我们留下来有什么事”

“啊?哦,那个哥,嫂,你们的身份证有带吗?哦我说的是真的那张”鸣远对俊豪的突然停下来的问话,一下没反应过来,“我们的身份证都是真的”

“我的意思是,你们真实年龄的那张”

“你要干嘛”雪儿坐在俊豪的怀里,没有说一句话,也没看鸣远一眼,头埋在俊豪的胸膛里,把一切都交给了俊豪来处理。

“我,我是想,把你们打一张用真实年龄的开出的结婚证”

“嗯?系统不是自动的吗?”

“我,我事先处理了一下,所以可以弄,只是只能在我这个办公室的电脑上处理。”

“雪儿,你觉得呢”

“我听你的”

“那行吧,你弄吧,”说着俊豪从自己和雪儿的包里,拿出了两人的身份证递给了鸣远,就又抱着雪儿亲吻了起来。两人的吻没有点技巧,就是两个舌头在肆意的搅弄,俊豪很快就缠住雪儿娇软嫩舌,疯狂吸吮着。雪儿大脑一片空白,只能紧紧的抱着俊豪的腰间,微微颤动着娇弱的身子,手不由自主的隔着俊豪的裤子,轻抚着那根凸起的老高的棒子。俊豪的手也慢慢把手覆盖在那盈盈一握的娇乳上,雪儿浑身一颤,闭上眼,呼吸急促了起来。

呼吸急促的还有鸣远,鸣远一边看着雪儿在俊豪的怀里,和俊豪的接吻,一边录着两人的身份信息,在鸣远终于按下确认打印的那一刻,鸣远又喷了。

打印机的声音,也让亲吻的两人停了下来,大口喘气着,只是两人的手还在隔着衣服轻抚着对方。

鸣远看着打印机里出来的结婚证,何雪43岁,杨俊豪17岁,那一刻已经射过两次的鸡巴又抬起了头。俊豪和雪儿站起身接过鸣远递过来的结婚证,看了眼,又抱在亲了一下,才对鸣远笑了一下,没说什么直接走到门口,就要准备开门的那一刻。雪儿回头了。

“你的锁,等下我会让你妈帮你打开的”

“等下,我把晚上的地址发给你,你早点过来”俊豪对雪儿说的没有点诧异,接着雪儿的话,对鸣远说到。随后两人打开门,相拥而去。

鸣远站在窗前,看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到雪儿和俊豪的影子,两人面对面的站着,说着什么,随后俊豪亲了一下雪儿的唇,自己开着雪儿的新路虎走了。

雪儿看着俊豪的离去,鸣远猜想雪儿一定是嘴角含着笑。雪儿慢步走出了大门,就在雪儿的身影准备消失的时候,两个中年妇女,慢慢的靠近了雪儿,突然两个女人的脚步加快了,赶到了雪儿的身边,一辆Suv也出现在了鸣远的眼前。车在雪儿的身边停了下来,雪儿正想绕过车子的时候,车门开了,两个女人一左一右的架上了雪儿的胳膊,将雪儿塞进了车子。雪儿甚至来不及喊,鸣远也来不及看清车牌,就开着车扬场而去。

鸣远急忙追到了楼下,车子早已没有了踪迹。鸣远一边拿出电话,拨打着俊豪的电话,一边跑向保卫监控室。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