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妻 (53-54)作者:junning9

嫁妻(五十三)

(五十三)

一片纯绿的空间里,鸣远身子闪着红光,鸣远到处走到处跑,眼前的景色都没有变。就在鸣远已经绝望的时候,眼前的有个道光形成的隧道,里面走出来一个人,鸣远努力的想看清,到底是什么人。可每当鸣远接近他一分,他就往后退三分。

“行了,你别过来了。”那个人终于说话了。

“是你,是你,你是那个降头师”鸣远听出了他的声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不是说你已经消散了吗?”

“我骗你的可以吗?”

“无赖,你都已经算是个神仙了吧,有没有点节操啊!骗我这个普通人,好玩啊?我知道你,我越痛苦,你就越高兴是吧,还能给你充电是吧。得了,懒得理你了。反正我已经接受了,雪儿也准备嫁给俊豪了,后面诅咒肯定是能解开的了,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你就那么自信?不怕我让你老婆,哦对了她是叫雪儿是吧,你信不信我让雪儿变成不孕症?让她永远怀不上?”

“你就别费劲了,你不知道现在科技多发达吗?大不了,做人工试管呗,你吓我啊”

“还真不怕啊,行了,不逗你了。不经逗。说正事”

“我跟你有他妈的正事”

“你真会玩,居然认奸夫的妈做干妈”

“那又怎么样,反正这事一开始就他妈的乱七八糟的,还能乱到什么程度?”

“你牛,”

“说吧,你这次出来是要干嘛?如果是要看我痛苦,你已经看到了。”

“我这次真的要消散了,你和你的雪儿,还有你们身边的,做的事和我以前设计的都不一样。我在你心里感受的刺激比痛苦多。你对绿帽这个事,看的真不重。你现在享受大于痛苦,我能从你痛苦中得到的能量越来越少了。”

“不是,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这样”

“可,你现在不也慢慢喜欢这样的刺激吗?今天被当众拔下裤子,你心里有感觉不好意思吗?你被你的干妈,笑鸡巴小的时候,你有不好意思吗?没有,你心里有的是刺激,不是痛苦,你们现代人和我以前真的完全的不一样”

“那商量一下呗,这诅咒帮我解了呗”

“解不解的,你现在还觉得重要吗?你不想雪儿和俊豪有个结局吗?在说现在帮你解了,你能保证雪儿能回来?你现在有什么可以和俊豪比的?比年龄?比身材?比相貌身高?还是比钱?你说你有那一样能比的了。”

“那……”

“行了,以后怎么样看你自己了,我是没有能力在去控制事情的发展了”

“控制?以前都是你控制的?”

“不,我只是创造了些条件,让雪儿和俊豪能继续,现在事情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你的意思是,以后雪儿都回不来了?”

“这个看看你自己了”

“操”

“我走以前,让我说句对不起吧”

“妈的,对不起有屁用啊,帮我解了降头吧”

“这个降头是无解的,你这个干妈的八字真的能助你,以后……算了,以后你会知道的”说完绿雾慢慢散去

“你回来,你回来,你别走!”鸣远无助的伸着手在空中挥舞着。

“我不走,鸣远,我不走”雪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雪儿……哦,对不起,嫂子”

“鸣远……”

“这是什么地方?”鸣远慢慢恢复了意识。

“我们家楼下停车场,我见你浑身发烫,没点反应,正准备送你去医院,你就一直抓着我的手……”

“哦,对不起,嫂子”

“又没有其他人,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老婆。鸣远,不管怎么样,我永远是你的老婆。”

“嗯……我永远爱你”

“老公……”雪儿扑在鸣远的怀里,放声大哭,疯狂的吻着鸣远。一时间雪儿的泪,雪儿的粉,雪儿的口红,将鸣远的脸弄成了大花脸。

“哦,老公,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雪儿突然想起了什么,带着哭腔的对鸣远说到。

“嗯,没事了,不去医院,我们回家吧。这里人来人往的,被看到不好。”

“怕什么,我们是两口子”

“低调,低调,你忘了,这是你说的。再说了,咱这车太小,施展不开”

“讨厌!”雪儿扶着鸣远慢慢坐了起来。鸣远这才发现,自己的皮带扣和拉链是解开的。

雪儿看到,鸣远低头看着自己解开的皮带和拉链,脸一红,“别乱想,刚才准备送你去医院,怕你那里有那个东西,给人发现,所以我叫媛媛帮你解锁了。刚帮你拿下来,手就被你抓的老疼老疼的,你看,都抓出印了。”

“我看看”鸣远,拉过雪儿的手,那吹弹即破的肌肤上确实是有点点青色的印记。“还疼吗?”鸣远心疼的吹着。

“哎呀,好了,吹管什么用啊。行了,没事了,快穿好裤子吧。”

一进家门,雪儿就一把搂过鸣远的脖子,雪儿现在的身高已经和鸣远差不多了,不用象以前那样还要踮着脚,才能吻上鸣远的嘴。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不由分说的就盖在了鸣远的唇上。

鸣远对雪儿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完全没有准备,一时不知如何招架,他先是轻扭了几下,但见雪儿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也就被动的接受着雪儿的吻。

也许是经过了刚才的认亲,鸣远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和雪儿亲吻了,只能机械的配合着,好在配合的还算合格,充满激情的雪儿没有感觉出鸣远的不对。

“铃铃铃铃……”雪儿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雪儿这才放开了鸣远,捡起掉在地上的手袋,拿出了手机。

“喂,雪儿……”何媛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嗯”雪儿平静了下呼吸,轻声的应了一声。

“怎么样?鸣远现在怎么样?你现在在哪儿?在医院吗?”

“我在家”

“不是说要去医院的吗?”

“是,可鸣远醒了,不同意去”

“那他怎么样现在?”

“还好吧”

“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他现在不愿意去,再看看吧。”

“那你有事给我电话”

“嗯”雪儿迫不及待的关了电话,就拉着鸣远进了房间,紧接着樱唇就压在了鸣远的脸上,鸣远刚开始似乎还有些欲拒还迎的抵抗,不一会儿就配合着双手紧紧地搂住雪儿的腰,头部不停地扭动,变换着角度和雪儿深吻起来。雪儿性感的身体在鸣远的怀里不停的颤抖。

突然,鸣远离开了雪儿的香唇,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雪儿。雪儿的眼里似乎也要冒出火来了,性感的眼神赤裸裸地看着鸣远……

鸣远猛的抱起了雪儿,两步就来到了床前,象扔个东西似的,将雪儿扔在了床上。雪儿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就又被鸣远一把抱着翻了个身。当雪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是趴在床上,被鸣远从身后压住了。

鸣远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解着自己的皮带,然后伸手把雪儿的裙子撩到腰上,不论雪儿如何激烈地挣扎着,他都没空理会了。

拉下点雪儿身上的丝袜和内裤,露出屁股,鸣远就挺着自己那坚硬如铁的鸡巴,近乎强奸式的,就这样将鸡巴插进了雪儿的小穴里。

“啊!”鸣远插入的一瞬间,雪儿失声地叫了出来。

鸣远感受着雪儿小穴的温度,她的小穴正紧紧地夹着自己的鸡巴,鸣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征服感。

雪儿趴在床上,任由鸣远的鸡巴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习惯了俊豪的大鸡巴,鸣远鸡巴要让雪儿分心去收缩着自己的阴道,只有这样才能让鸣远有一种征服的感觉,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感觉身体里的痒,被挠到。毕竟这是结婚那么多年以来,鸣远第一次这样粗暴的对待自己。说实话雪儿喜欢鸣远这样对待自己,以前鸣远太温柔了,可能鸣远是怕太刺激了,会早早的结束吧,雪儿是这样想的。

果然,鸣远在雪儿的身体里,坚持不到三分钟便一边抽插着,一边喘着粗气说道“我……我要射了……!!”

雪儿还没来得及回头,鸣远就已经用尽全力,趴在雪儿身上抽插,他的快感终于到达了顶点,鸣远只感觉全身一紧,小腹传来一股温热,白浊又滚烫的精液便从他的龟头里射出,一股股精液全都射到了雪儿的身体里。

射精过后的鸣远,仰面朝天,躺在雪儿的身边气喘吁吁的。

而一旁的雪儿在床上趴了一会儿,便坐起身,从床头的纸巾盒里抽了几张纸,在自己的胯下,擦了几下,就靠近躺在床上的鸣远她伸出她那纤纤玉手贴上鸣远的脸颊,俯下身子,看着鸣远一张布满汗珠的脸,“老公,我还要”

“不行了,不行了,对不起”

“我逗你的,你刚才好粗暴啊,”

“我弄疼你了吗”

“嗯,不过我喜欢你这样。还有力气起来洗澡吗?我们一起啊”

“不行了,没力了,让我休息会儿,你先洗吧。”

“哎呀,脏死了。快点起来,我帮你洗洗”

这个时候的鸣远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无力摇手“雪儿,我真的没力了”

“真拿你没办法”雪儿只好穿好被鸣远扯下的丝袜和内裤,进了洗手间,打了盆热水过来。鸣远已经睡着了,雪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帮鸣远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去,然后拧着毛巾帮鸣远把身子上上下下擦了个遍。要不是在帮鸣远擦洗的时候,鸣远还能迷迷糊糊的配合着,雪儿都差不多以为鸣远又变得和几个月前刚得病那会儿一样,完全没有了知觉。雪儿真的害怕,再来那么一次,那雪儿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终于伺候完鸣远,雪儿一身是汗。就在雪儿准备去洗澡的时候。电话在门口的鞋柜上不停的响着。

“喂”雪儿拿起电话,看都不看就一边接通电话,一边轻喘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给自己到了杯水

“雪儿,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何媛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里传来

“怎么啦?那么晚了,有事?”雪儿一边喝着水,一边应付着。

“鸣远怎么样了?”

“还好吧”

“什么叫还好吧,哦……”

“你哦什么哦”

“哎呀,雪儿你要记得自己的现在的身份。有这样和婆婆说话的吗?”

“当着外人的面,给你面子。现在不给你面子,怎么啦。快说什么事,累死我了,没事我去洗澡了”

“雪儿,你刚才那么迟才接电话,是不是和鸣远做了对不起俊豪的事?”

“你瞎说什么啊”雪儿嘴硬的回着,脸红了。同时这才觉得,刚才鸣远射进自己身体里的精液弄湿了自己的内裤,贴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不舒服,身体里面痒痒的。

“真没有?”

“不信拉倒,他倔的要死,让他去医院,死活不肯,进了房间就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刚帮他换好衣服,擦好身”

“你帮他换衣服,擦身?”

“我不做,谁做?你?别逗了”

“雪儿,男女有别啊”

“何媛,别太过了啊。他在车上出了一身的汗,衣服从里湿到外,先不说其他的,就是普通朋友,我帮他换个衣服怎么啦。

再说了,你说他是我小叔子,我这个当嫂嫂帮他换衣服怎么啦?我说,何媛,你什么时候思想变得那么龌龊啊”

“哟哟哟,还生气了”

“得了,我一身汗呢,白天陪你宝贝儿子,走到腿断,回来又帮你干儿子擦身,我欠你的啊。还有事没事,没事挂了”

雪儿在单独面对何媛的时候,也不在是那副乖乖女的样子。

“好好好,是妈错了,雪儿不生气啊。我就想问看看,要不要去医院,别硬撑着。”

“现在他睡得死沉死沉的,明天早上在看看吧”

“那也行吧,那个雪儿你晚上可不能……别和他一屋,听到没有……”

“啰嗦,挂了。”雪儿不等何媛回话,就抢先挂上了电话。

不知是因为何媛的瞎操心,让雪儿心里的火憋的难受。又或者是刚才鸣远那差劲的表现,让雪儿刚有感觉,就戛然而止,弄得现在身体里面痒的烧心。喝水只会让雪儿,越喝越渴。

雪儿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小支啤酒,一口气倒进了嘴里,那白色的啤酒泡,顺着嘴角,打湿了身上的裙子。一瓶下去,雪儿并没有感觉自己心里的火被熄灭,反而觉得是火上浇了油,更是心烧。这一刻,雪儿无比的想念俊豪,如果这个时候俊豪在身边,那就可以和俊豪没羞没臊的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性爱。那感觉……爽!

站在花洒下,冰凉的冷水冲在雪儿的身上,那从身里冒出的燥热,才稍稍的褪去,可那下体那羞羞的痒,却还依然在撩拨着雪儿的心。那是一种像被蚂蚁噬咬,却不能被满足的感觉。身体深处那种失落的空虚感在冷水的冲刷下有了短暂的消失,但很快又填满了她的全身。

雪儿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冲着凉水了,天气已经是秋天了,再这样冲下去,自己非生病不可。

镜子里的女人,有着女人嫉妒男人疯狂的美丽容颜,天使般的面容叫人过目不忘。越过脸颊一路向下看去,完美的S曲线绝对称得上是魔鬼般的身材。雪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自恋般的幻想着,抬起双手沿着胸前的雪峰游走,用感官和视觉来安慰自己一颗躁动的心,在双腿之间游走了一瞬,尽管她可以感受得到自己那充满春情的潮水,可是雪儿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躺在床上,枕边依稀还有着俊豪的气息,雪儿感觉到身体又热了起来,感觉到心在“砰砰砰”的急速跳动着,俊豪那小腹间黑油油的一片毛发,毛发间竖着粗粗的一条,那粗粗的一条的顶端是大大的一个头,杀气腾腾,威风凛凛,雪儿感觉自己的思绪在到处飘荡。

那躁动的心,那蚂蚁噬咬般的痒,让雪儿在床上辗转反侧,雪儿下了床,光着脚走进了鸣远的房间,“我这是要干嘛?”雪儿不断的问自己,鸣远睡得很熟。雪儿将手伸进了被子里,鸣远的那条,和鸣远一样睡得死沉死沉的。不是说男人晚上睡着了的时候,那东西会有无意识的自勃吗?为什么鸣远的那幺小?雪儿套了好一会儿,鸣远没有醒,鸣远的那条东西也没有醒,雪儿突然感觉自己怎么就像个寡妇一般。

雪儿小心的关上鸣远的门,重新躺回床上,椅背上俊豪早上出门前换下的沙滩裤,吸引了雪儿的目光。雪儿重新翻身下床,将俊豪的沙滩裤拿起,盖在自己的脸上,洗衣液的香味中,夹杂着点俊豪的气息。雪儿将裤子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全身赤裸的雪儿,套着俊豪那宽大的沙滩裤,那样子……说实话并不好看。可雪儿却在套上裤子的那一瞬间觉得,自己被俊豪怀抱着。雪儿拿过俊豪的枕头,抱在怀里,虽然那身体里依然传来些蚂蚁噬咬的痒,但雪儿感觉舒服了许多,迷迷糊糊间也睡着了。

雪儿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风骚的女人,可……生活跟雪儿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竟然第二个进入自己身体的男人,是儿时玩伴的儿子,这玩笑开的有些大了。可雪儿哪怕是在梦里也还能清晰地从身体的各个角落感觉到他的亲吻,他的抚摸甚至他进入时的快感,在梦里也能让她暗暗地羞红了脸。这是玩笑还是惊喜?她有些茫然了,快乐似乎总是和痛楚在一起的,既矛盾又统一。

醒来的雪儿,慵懒的躺在床上,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插进了宽宽的裤子里,放在了自己那一片黑色的草丛里。手机就放在手边,雪儿知道一会儿会响的。“滴滴滴”几乎同时,雪儿就把手机拿在了手里,“老婆,早!”

雪儿笑了,“早,老公”

“起床了吗?”

“没有,还躺床上呢?”

“昨晚想我了吗?”

“嗯”

“我也想你”

“嗯”

“我们一起起床吧”

“嗯”

雪儿洗漱完,套上一件短T恤,也没穿内裤,就套了件卷边的小热裤。出到客厅,鸣远已经把早餐摆在了桌子上。

“起来了?还有个豆浆,马上好”

“你怎么起这么早,还发烧吗?”

“没事了,可能是睡的好吧,所以就起得早”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谁啊,怎么这么早”鸣远看了看雪儿“是他?”

“我也不知道,不会是他吧,看看不就知道了”

门一开,何媛就推开挡在门口的鸣远,径直走近了房间,那精致的瓜子脸上铺着一层淡淡的妆容,化得刚好的眼影和水水的红唇相互照应格外性感妖媚,再配上黑色开胸紧身小西服,将她那身型衬托的更加精致。一阵香风从鸣远的面前飘过,鸣远不由的睁大了眼,盯着她看,尤其是那条黑色的超短包臀迷你裙外加上黑色超薄透明丝袜和长靴,更是将她原本就修长匀称的双腿勾勒的更加娇艳动人。

鸣远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还没吃早餐?”

“你怎么来了?干嘛?”

“没干嘛,就是过来看看”

“看看?没那么简单吧。要我说,你是来检查的吧”

“也对,这孤男寡女的……”

“你吃了吗?”鸣远低着头红着脸,小声的问到。

“怎么才一晚上就……”

“好了,媛媛。差不多得了”

“好好好,依你,谁让你是我的好儿媳妇。”

“得了,得了,你还没说这么早来干嘛”

“你不是说鸣远病了吗,凯宇早早要出车,我就顺路跟过来看看”

“顺路,您这个顺的是哪门子路啊。一个东城,一个西城的。”

“你凯叔要到这边接人,我顺路过来不可以啊。”

“可以,可以,懒得理你。”说完往嘴里,塞了最后一口面包,擦了擦嘴。就回了房间。

“怎么怕我啊”何媛看鸣远坐在餐桌的另一头,自顾个儿的吃着早餐。

“没有”

“昨天认的亲,你还算不算数?”

“算!”鸣远犹豫了下,回答到

“那见了我,怎么不叫?”

“妈”鸣远又是犹豫了一下

“心不甘情不愿的”

“不是,主要是不习惯”

“你是不是怪我?”

“不是”

“你也知道,雪儿可能不容易怀上,实话说,我也不希望这事拖得太久。我也想大家都能尽快回到正常生活。你只要知道,我做的都是为了大家好,就可以了。如果可以我不希望和雪儿在一起的是俊豪,哎……不说了”

“嗯,我知道了妈”

“我问你,昨晚你回来以后有没有跟你嫂子……”

何媛看着鸣远躲闪的眼神,我再问你,“昨晚你们两一起睡的?”

“没有,没有”

“鸣远,你就不怕,雪儿到时候肚子里的是你的,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你要赌?你就不能,等雪儿生了以后……”

“最后怎么样,又有谁知道?”

“怎么你是对雪儿没信心还是对自己没信心?也对,像你的那玩意才那么点,没信心也正常。好了,你还是按我们原来说的那样锁上吧,要不我可不放心雪儿和你在一起”

“不行”雪儿突然从房间里出来“他昨晚突然发高烧,说不定就是上了那个什么锁”

“诶呦为,我的好雪儿啊,你这是什么逻辑,你这和穿内裤会引起发高烧,有什么区别”

“这我不管,总之我不同意”

“雪儿,你是谁的老婆?”

“鸣远的”

“哦……雪儿啊雪儿,亏你说的出口,你拿我们家俊豪当什么了”

“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我是鸣远的老婆,也是俊豪的老婆。原本我们仨就商量好了的,我们是一妻两夫的。”

“那我不管,这几天我们可一直说,你在这段时间里只做俊豪的老婆的。”

“好了,嫂子,别争了,我锁上。没事的”

“不行,我不同意”

“雪儿,要不就是你回你妈家住几天,反正我不放心你们两在一起。”

“……”

“……”

鸣远和雪儿相互看着对方。

“哎呀,你们这是干嘛,搞的我好像是恶人一般,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们好。”

“嫂子,就听妈的吧。”

雪儿心那叫一个疼,鸣远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身份的转变。雪儿无奈的点了点头。鸣远见雪儿点了头,就想着进房去拿了锁,把自己锁上。雪儿连忙叫住了鸣远“我回我妈家住几天”说着雪儿进屋拿了些随身物品,拖着何媛,头也不会的出了门。

鸣远站在阳台往下看,雪儿拉着何媛一直向着大门的方向而去。看着雪儿远去的背影,鸣远那一刻跳楼下去的心都有。可转念一想,如果自己就这么跳下去了,那雪儿所做的牺牲就都白费了。鸣远无比惆怅的收拾了心情,拿起雪儿留下的车钥匙,上班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鸣远每天就是单位,雪儿的新房,家。这么来回的跑着,忙着。雪儿没有给鸣远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微信。鸣远也强忍着没有给雪儿电话。何媛到时每天晚上都会发给鸣远一些雪儿的相片。看雪儿提新车,买戒指,买家具,选窗帘。看何媛带着孙婆婆去雪儿家提亲,拿八字,要姓名,定日子。各种鸣远知道的不知道的结婚礼数。照片里的雪儿脸上充满了笑容。

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雪儿的新房都布置好了。鸣远站在屋子的中间,环顾四周,这就是雪儿要和俊豪一起生活的地方,在这里她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做爱,不用顾及自己的感受。

“鸣远”俊豪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鸣远回过头,俊豪和雪儿手拉着手,十指紧扣,一起站在门口。一个星期没见到雪儿,雪儿的样子变得鸣远有些认不出来了。

那白皙的皮肤似乎吹弹可破。细长的柳叶眉下面一双大大的眼睛,明亮瞳孔映出周围的一切,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上下飞动。小巧而不失细致的鼻子均匀地呼吸,如蔷薇般诱人的红唇可爱的嘟着。一头乌黑的秀发被故意高高的扎起了一个歪歪的马尾,耳朵后面别着故意留下来的两缕头发。白色的T-shirt,没有任何图案,只是单纯的纯白色,金色的滚边,外面套着黑色小外套,披着黑白格子的大围巾。黑色的短裙,及膝的带有蕾丝的长筒白色的袜子,脚下是一双灰色的长筒女王靴。

“这还是我认识的雪儿吗?”鸣远看着眼前这个几乎认不出来的雪儿,一时的失神,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雪儿。看的雪儿脸红到了脖子,悄悄的后退了半步,半个身子藏在了俊豪的身后。

“保护雪儿的人应该是我”鸣远的心里想着,一股火就想冲上去,将俊豪扒拉到一边。可看着雪儿身边的俊豪,黑色的碎发透着如同夜般的静谧和神秘,纤长微卷的睫毛,一双墨色眸子宛若世间最为璀璨的宝石,神秘优雅的眼神深处,透着一股让人难以捉摸的桀骜专横、傲岸无情!仿佛是天生的掌控者,将众生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高挺的鼻子,下面薄薄的唇瓣抿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度,巧夺天工的五官精致而华丽。

“女人是男人最好的老师”鸣远的心里不知怎么又冒出了这么一句,“原本看着还稚嫩的脸,现在也变得那么的有男子气概。那眼神看过来的时候,带着胜利者的自豪,和对我这个失败者的嘲讽”鸣远刚刚冒起火,没有冲上头,而是让自己的鸡巴翘了起来。冲满了血。

“怎么,不认识了?”俊豪那是笑的对鸣远说

“没有,哥,嫂子”鸣远低下头,小声的叫着。

“雪儿的行李还放在门口,你去拿进来吧”

“行李?”

“这过两天就要结婚了,本来我和我妈的意思是全部换新的,可雪儿说很多衣服都才买没多久,不想买新的,所以刚才我们就去收拾了一下,把雪儿要用的要穿的搬了过来。”

雪儿从进门就一直不敢看着鸣远,一句话也不说的,就低着头,站在俊豪的身后。

鸣远看了看雪儿,细看之下,雪儿的眼里满是雾水。鸣远叹了口气,出到门口,将放在门口的一个皮箱,搬了进来。那皮箱比鸣远想象的要小,拎在手上,好像也不算很重,鸣远的心视乎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安慰。

“那行了,就放这儿吧。这几天辛苦了。你先回去吧,剩下的,我和雪儿收拾就好了”俊豪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是啊,新房已经布置完了,自己还在这干嘛?这是雪儿和俊豪的家,在这个家里,没有自己的位置”鸣远没说一句话,转身惆怅的离去了。

回到家里,家里冷冰冰的,厨房里到处都是外卖的袋子。客厅的茶几上满是啤酒瓶子。

“局长,局长”鸣远被办公室的同事的叫声叫醒,明天就是双十一了,鸣远今天一天在办公室里完全没有状态。

“啊?什么事?”鸣远强打起精神,将自己调整到工作的状态里。

“这是您要的明天的排号。一个1号,一个是3号,可以吗?”

“哦,可以。谢谢”

“局长,谢啥啊,明天是您什么人要登记吗?”

“哦,亲戚”

“那您要亲自帮您亲戚办吗?”

“嗯……到时候看情况吧”

鸣远应付着

晚上,鸣远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循环播放着自己帮雪儿拍的相片,时至今日鸣远才发现,自己给雪儿拍的相片实在是太少了。最多的一次,就是上次坐在轮椅上拍雪儿拍的那一套。桌子的不远处的墙上,挂着装裱好的三条内裤。鸣远清楚的记得这三条内裤。

那白色的那条,原本是绿色的,雪儿就是将这条穿了一天的,绿色内裤,套在自己的头上,救醒了自己。那绿色仿佛是被自己吸收了颜色,变成了白色。

那灰色的那条,是雪儿第一次被俊豪亲吻时候穿着的,雪儿那也是一次,被人亲吻就喷水。很庆幸,雪儿能和俊豪在一起。那条被剪碎了的,是俊豪剪的。

看着装裱好的内裤,鸣远想如果雪儿再次看到,会不会又生气了,上次装裱的时候被雪儿看到,自己还想着让雪儿签名,可雪儿生了很大的气……不过雪儿这次看到应该不会生气了吧,她明天就正式的变成俊豪的老婆了,她怎么可能为别的男人生气呢?俊豪才是她生活的重心。

书房的门被推开了,雪儿扎着头发,套着围裙,手里拿着抹布,进来也没看鸣远,就收拾着屋里的一切。

“雪儿……”鸣远看着雪儿,哽咽着

雪儿故作镇定的手停了下来,看着鸣远,再也忍不住了,扑倒了鸣远的怀里,一边哭着,一边用手打着鸣远。

许久,雪儿哭累了,也打累了。坐在鸣远的腿上,看着桌上电脑里自己的相片,看看墙上自己的内裤。“笔”雪儿突然开口

“嗯?”

“我说笔拿过来”

“什么笔?”

“你上次不是要我签名吗?拿笔过来,我签”

“哦……笔……笔在哪儿”鸣远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机械的应和着

“傻瓜”雪儿从笔筒里拿出一只签字笔,站起了身,径直走到墙跟前,在三个装裱的框里认真的选着位置,然后小心的签上自己的名字。退后一步看了看,雪儿觉得少了点什么,出了书房,没几分钟,又进了书房。

雪儿拿着小镜子,认真的涂抹着口红,然后在自己的签名下,小心翼翼的印下,就像是签章盖印一般。

“再拿两个框出来”

“嗯?”

“才三条哪里够,明天早上我登记穿的,明天下午结婚典礼穿的,我都送你,你都一起装裱记念吧。对了,你是要不洗的是吧。我会留给你的。还愣着干嘛,快去拿来,我帮你一起签名盖印。”

鸣远这才迷迷糊糊的去找装裱的面纸,雪儿在书房里自顾自的絮絮叨叨的,什么要按时吃饭要按时睡觉要坚持锻炼,不要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的,要不要再找个钟点工过来搞卫生,都是些生活的琐事,鸣远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签这个位置好不好?胸罩你要不要,那三个框都只是内裤,另两个要不要给你一套的?这个底色不好看,还有没有,去拿过来,要不要我多签几个,到时你可以选?”雪儿一边说着一边哭着,脸上却从始至终都一直挂着笑容。

“好了……我去洗澡了。对了,要不,我把现在身上穿的也给你吧。”说着雪儿就想把手伸进裙子里脱下丝袜和内裤。“我还是等下挂在我老公房间的门把手上吧,你等下自己来拿。”说着雪儿就回到俊豪的房间。

“鸣远,你来拿吧。”俊豪的房门打开了又关上。鸣远看着挂在门把上的粉色蕾丝胸罩和内裤。鸣远的浑身在颤抖着。就在鸣远的手接近拿到内裤的时候,雪儿的声音从门里传来。“调好闹钟,明天5点起来,我还有事要你做。晚上早点睡”

“我能睡得着吗?”鸣远的心苦苦的。鸣远这一刻万分的想念那个降头师,不是说自己的痛苦可以给他的那缕神识充电吗?自己那么的痛,应该可以给他充满电了吗?为什么他不出现呢?他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呢

【未完待续】

(五十四)

深夜里睡不着的不只是鸣远,雪儿也在床上煎熬着,雪儿知道明天自己将会是很忙的一天,雪儿强迫着自己要睡觉,可眼睛一闭上,鸣远和俊豪的影子就在眼前晃来晃去的。

雪儿一直在告诉自己,自己和俊豪的这一段就是个孽缘,时间不会太长的。自己始终是会回到鸣远的身边。可是这一个多星期,自己住回娘家,鸣远没有给自己一个电话,一条微信。今晚回到这里,鸣远也是眼盯着墙上的内裤,和电脑屏幕上,自己的裸照。不过想想也是,自己和鸣远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合过影了。总觉得老夫老妻了,就没有必要在有恩爱的举动了,做爱只不过是夫妻生活中的一个功课,其实那么多年以来,两人都是为了做而做,恰恰忽略了最重要的爱。

俊豪无疑是爱自己的,别的不说,自己和俊豪的床笫之欢,让自己重新体会到了爱。而和鸣远的,更多就是尽个义务。

雪儿这个时候有些后悔,如果那个时候鸣远和俊豪提出一妻两夫,自己直接答应就好了。或者是俊豪第一次求婚,答应也好。那也许就没有那么多的事了。现在又是要登记,又要搞仪式,还要和鸣远分开。这分开以后还能回的来吗?

雪儿越想越难受。起身披了件衣服,拉开了房门。书房的灯还亮着。雪儿进了书房,坐在了鸣远的对面。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鸣远看着穿着长睡衣长睡裤,披着俊豪的外套的雪儿。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鸣远看到俊豪的衣服,心里莫名的感觉,是刺激?是快乐?是酸楚?五味杂陈,语气不由自主的重了起来。

“钟鸣远,你有没有点良心。”

“我……”

“你什么你?我就问你,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怎么可能啊”鸣远看着眼里通红通红的雪儿,语气软了下来。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电话,不发微信给我。你不知道我这个时候有多需要你吗?”

“我……”

“唉……钟鸣远,我告诉你,如果你敢不要我了,我就死给你看”

“不会的,不会的”

“我告诉你,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你敢找小三,我就敢杀了你”

“怎么可能啊”

“不行,你要给我保证”

“雪儿,你要我怎么给你保证”

“我想想……对了,锁,我要给你上锁。”

“啊?”

“你就说同不同意吧,我还要在这个屋子里装上监控。这样你只要出门就必须给我锁上,回家以后,我高兴了就帮你解开。”

“……”

“哦,你犹豫了,你就是想找小三”

“我没有”

“没有,你为什么犹豫。我现在变成这样是谁造成的。你就是想不要我了,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说啊”

“雪儿,我……”

“你什么你,我不管,我要你脱光了,”鸣远看着雪儿气的,胸一颤一颤的。这样的无理取闹,鸣远还是第一次见。雪儿这是习惯和俊豪这样了?还是因为诅咒的原因,让雪儿的性格都发生了变化?又或者女人都是这样的?鸣远不知道。鸣远无奈的点了点头,“我都听你的”

鸣远站起了身子,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了,扔在地上。然后走到雪儿的跟前,直立着。凸起的小腹,虽然不是大腹便便,可一看也是缺乏身材管理的,胯下那一条肉棒,因为充血,而翘了起来,雪儿看着这条,20多年来,经常进入自己身体的肉棒,这一刻看起来,突然有种滑稽的感觉。雪儿有些怀疑,鸣远自己低头能不能看到自己的肉棒,又或者是只能看到一点点?雪儿竟然有了丝想笑的感觉。

“去拿锁过来”

鸣远转身,在书桌的抽屉里翻找着。然后拿给了雪儿。

“你自己锁上吧。”

鸣远低着头,锁上自己。

“唉……”雪儿看着鸣远锁上自己,又突然的想哭。雪儿站了起来,一颗扣子一颗扣子的解开睡衣。衣襟中,白皙的腰身耀眼的令人目眩,一对挺拔结实的乳房,像小山包似的隆起。就几颗扣子,雪儿却解了很久,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互相看着。泪在两人的脸上,无声的流淌。

雪儿终于解开了最后一颗扣子,雪儿一把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扔在鸣远的身上,鸣远一动不动,任由那带着雪儿体温和体香的衣服滑落在地上。

“我冷,去把空调打开”雪儿赤裸着上身坐回了椅子上。鸣远被那白花花的肌肤刺的眼红。伸手拿过了空调遥控器,打开了空调。然后又站在雪儿的面前,眼直勾勾的看着雪儿。

雪儿提臀脱下了身上的睡裤,还是扔在了鸣远的身上。鸣远依然没有动,只是眼睛看向了雪儿的小腹。鸣远看着鼻血流了出来,雪儿小腹原本黑色的毛,现在是一团红色,被精心的修剪成了个心型。

“怎么样,要不要靠近点看。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我的阴毛会变成红色的是吗?来过来,靠近点,这样看得清楚点。”

鸣远的脚不听使唤的向雪儿的方向靠近,蹲了下来,头小心翼翼的朝雪儿的小腹靠近。雪儿身体一股清香扑面而来,这香气很特别,不是沐浴露的味道。

“是不是觉得我很香?你干妈,我的婆婆,这些天带着我去做美体。美体顾问,推荐我吃个香体丸,我已经吃了一个多星期了。现在是不是很喜欢我的味道?告诉你,这个很贵的,我婆婆自己都舍不得吃。你说我以前嫁给你的时候,你妈怎么就什么都没有给我?你说现在这个婆婆是不是对我很好?”

鸣远盯着雪儿小腹上那一抹红,没有说话。

“这个你也觉得好看吗?我婆婆说,现在人结婚前把夫妻的事都做了,结婚晚上都没有什么新鲜感了。这是我给我的新郎准备的惊喜,不错吧。一颗红心哦。还有,还有……”雪儿有些兴奋的对着鸣远介绍着。

雪儿稍稍的往椅背靠了靠,举起了双腿,打开,将自己的下体展现在鸣远的面前。

“来,靠近点”雪儿把脚架在了鸣远的肩上“跪下,这样太高了,我的腿不舒服”

鸣远听话的跪在了雪儿的两腿之间,雪儿那漂亮的性器,离鸣远是那样的近,鸣远甚至可以感受到,雪儿那小穴里喷出热气,打在自己的脸上。

“鸣远,好好看看。我的逼逼是不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是的”

“那里不一样了”雪儿自问自答接着说到“现在阴唇上没有了毛,粉粉的,好看吗?”

“好看”

“以前是什么样的?”

“以前上面有毛”

“还有呢?”

“现在你毛毛只在小腹上留有一些,”

“鸣远啊鸣远,你想想你有多久没有这么近的看我的逼逼了。你多久没有亲过我逼逼了?现在想亲亲吗?”

“想”

“可是,我不想让你亲。我要留给我的新郎亲”

雪儿说着,自己也动了情,两片肥嫩的粉色阴唇咬合在一起的地方,有几滴晶莹的露珠正在缓缓的渗出。

雪儿用指尖的掰弄下,密闭的花瓣略略的翻开了,露出了迷人的桃源洞口。雪儿的脸色通红,水汪汪的双眼里满是妩媚。两瓣花唇里沁出了大量粘稠的爱液,正顺着股沟汇聚成了涓涓溪流,在灯光下闪耀着旖旎的光泽……鸣远伸出手正想摸上去,雪儿却像是受到惊吓般,一脚蹬在鸣远的肩上,将鸣远蹬到在地上,然后站了起来。

“别动手,给你看了还不满足?那就连看都不给你看了。睡觉,如果明天早上我高兴了,还会让你帮我洗澡”

“那我要怎么才能让你高兴呢?”

“自己想吧,我要睡了”雪儿的心情忽好忽怀的。她知道自己爱着鸣远,可见到鸣远又会让自己想到俊豪。然后自己就……雪儿发誓自己根本就没有想羞辱鸣远的意思,看着原本的一家之主,现在站在自己面前,那畏畏缩缩的样子,那锁着的鸡巴挂着丝线般的流着的液体,雪儿真的真的想哭。但雪儿不敢在鸣远的面前哭,急忙转身假装平静的慢步回到房间,书房里只留下被雪儿扔在地上的衣服,和垂头丧气跪在地上的鸣远。

天蒙蒙亮,一晚上迷迷糊糊的雪儿,睁开了眼,楼底隐隐约约传来扫地的声音,雪儿看了下手机。

“老婆,起床了吗?要我去接你吗?今天人多,我们早点过去吧”十几分钟前,俊豪就发来了微信。

“刚醒,我洗洗,然后化个妆,就过去。你不用接我了,我让鸣远送我过去就好了。”

“好,我们民政局门口见,爱你哟”俊豪的信息很快就回了过来。

雪儿两眼盯着天花板,“唉,事已至此,只能走下去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出轨了。心?尽量吧,现在不是常说不忘初心吗?我要相信鸣远,相信自己。”雪儿暗自的给自己打了打气。原本昨晚想好今天早上,借着让鸣远给自己洗澡的时候,再次羞辱鸣远的心思也没有了。“鸣远,已经够可怜了,现在只希望事情早点结束,让一切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如果老天爷一定要罚一个人,那就罚我好了。”

雪儿简简单单的冲洗了一下,就坐在梳妆台前,认真的涂涂抹抹的。

穿上内裤,小腹上那颗红心,在白色透明的内裤里显得十分的明显。雪儿从来不知道,阴毛还能这样处理,只能说现在的人,太会玩了。以前做爱都是黑灯瞎火的,自己的性器都很不好意思让鸣远看到,可和俊豪以后……一想到俊豪,雪儿的感觉心里没来由的,紧张了一下。雪儿连忙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门外边,鸣远看着时钟一圈一圈的转着,心里如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用力将时间停止下来。可鸣远全身无力,身上的力量都汇集到了鸡巴上,上了锁的鸡巴,被卡的让鸣远不舒服。鸣远只能想尽办法让自己不断的换念头,可每换一个念头,又会在几秒之后又转到了雪儿和俊豪的身上。煎熬,无比的煎熬。激动,无比的激动。兴奋,无比的兴奋。

雪儿的门终于打开了,白色衬衫,白色百褶裙,白色丝袜,套着粉红色运动外套。头发高束用粉红色的发圈扎着。

这装扮鸣远感觉是那么的熟悉,是的,20多年前,雪儿和自己去登记时,也是类似的打扮。只是那个时候还没有白色丝袜,雪儿穿的是一条白色的运动长裤。

“走吧”雪儿故意不看着鸣远,走到了门口鞋柜前,穿上小白鞋。“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就自己打车去”

“啊?走,走,走”鸣远的鸡巴被卡的难受,只能弓着腰,开着脚走到门口套上鞋子。可这在雪儿的眼里,看着就是一幅未老先衰,老态龙钟的样子。

天以入秋,天气有了丝线的冷意,微风

吹拂下,鸣远发丝微摆,给人一种莫名的伤秋之感。而雪儿的样子,在这种画卷下倒显得几分可爱。

现在,天已经大亮,这个时间上班族们早已经纷纷行动了,路上已是车水马龙,公车到站声,鸣笛声,人们大声吹着牛的声音不绝于耳,外界虽然嘈杂,雪儿的心却静如止水。吩唠的只有鸣远的心。

不远的距离,鸣远的车很快就开进了民政局的大院。雪儿不等车完全的停稳,就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对着站在楼梯上的俊豪挥了挥手。

“雪儿”俊豪拉着雪儿的手,伸手理了理被风吹过的发稍。“昨晚睡的好吗?”

“嗯”

“我睡不好,太激动了”

“傻瓜”

“雪儿”曦涵的声音在两人的身后响起“一大早在这秀恩爱啊,今天来这儿的都一样。拿着。”

“什么?”雪儿问到

“号啊,我让爸提前帮拿好的,一个1号,一个3号”

雪儿看了看手里的号“曦涵,我们还是换一个吧”

“为什么啊”

“你是俊豪的姐姐,要先办,要不这样后面你做不得吃”

“还有这一说,可你是鹏鹏的妈啊,我的婆婆”曦涵在雪儿的耳边小声说着“你小声点”雪儿拍了下挽着自己胳膊的曦涵的手“担心让人听到”

“好好好,听你的,我拿1号,走吧,我们去排队拿表。”

今天结婚的人特别的多,曦涵和鹏鹏,雪儿和俊豪进了大厅,好不容易在大厅里找到个地方,等着8点的到来。

8点,大厅的广播里开始有序的叫着号。四个人安着规定填表,照相,交表,就在查验身份证的时候,雪儿不由的紧张起来,因为她知道自己和俊豪的身份证都是俊豪的师兄办的,这还是雪儿第一次拿出来办事。手紧张的紧紧的抓着俊豪的衣袖。

“何小姐,看你样子很紧张啊”柜台里面的大姐笑着对雪儿说。

“啊?没有”雪儿眼睛向着征婚厅的位置看了进去,“你们是自己来的吗?”

“是的”俊豪回答到

“怎么不叫几个朋友过来帮照相什么的”

“哦,我们怕今天人多,而且大家都上班,所以就自己来了”俊豪自如的应付着。雪儿的眼始终看着里面,在台上的鹏鹏和曦涵。还有在给两人证婚的鸣远。“如果没出这个事,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是在里面见证鹏鹏的幸福时刻吧。从小到大,鹏鹏人生每一个重要时候,自己都在他旁边。可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自己却……”

“雪儿”俊豪拍了拍雪儿的肩,将雪儿搂了过来。

“啊”

“杨先生,何小姐恭喜你们,你们在旁边等一会儿,等下进里面宣誓一下就可以了”

“谢谢,谢谢”俊豪礼貌的应和着。

雪儿看看里面的宣誓,心紧张的快要让自己窒息。如果不是俊豪一直拉着自己的手,雪儿相信自己一定会逃离这里的。雪儿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木偶,被人牵引着。当雪儿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和俊豪肩并肩站在了宣誓台上,面对着鸣远。

眼前这个场景和鸣远的梦一模一样,这是在做梦吗?鸣远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那卡的紧紧的的鸡巴,让鸣远感到了生痛,鸣远的身体告诉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鸣远用尽量平稳的声音,照着手中的文稿念着。

“我是钟鸣远民政局颁证员,很高兴能为二位颁发结婚证。请问杨俊豪先生,何雪小姐,你们是自愿结婚,结为夫妻的吗?”

“是的”对面雪儿和俊豪相互看了一眼,又转向鸣远异口同声答到。

“那么请两位宣读誓言”

“我杨俊豪,自愿娶你何雪,做我的妻子。我愿对你承诺,从今天开始,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直到地老天长。我承诺我将对你永远忠实。”

“我何雪,自愿嫁给你杨俊豪,做我的丈夫。我愿对你承诺,从今天开始,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直到地老天长。我承诺我将对你永远忠实。”雪儿的泪在流着,声音在颤抖的低着头,不敢看向鸣远,还要躲着那用热烈目光盯着自己的俊豪。

“今天,我们将共同肩负起法律赋予的婚姻责任和义务:孝敬父母,教育子女,互敬互爱,遵纪守法。今后,无论贫穷与富有,健康与疾病,我们将患难与共,风雨同舟,热爱对方,珍惜爱情。”

“今天是你们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日子。你们的爱情,因为今天而绽放美丽;你们的婚姻,因为今天而拥抱幸福。二位已经结为合法夫妻了,希望在未来的岁月里,你们彼此珍惜,相亲相爱,相濡以沫,牵手一生!”鸣远一边念着,一边忍受着鸡巴在裤裆里的喷射。此刻鸣远突然感觉自己太有先见之明了,事先在办公室里,在自己的内裤前面垫上了厚厚的纸,要不现在就要在众人面前出洋相了。

看着俊豪亲吻着羞答答的雪儿的脸,这一刻鸣远在喷射的同时,也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身后是曦涵和鹏鹏的掌声。

“好了,那么多人看着呢”

鸣远走到一旁和同事交接着工作,要不是今天鹏鹏结婚,要不是今天雪儿结婚,鸣远做为局长才不会来做这么基础的工作。

“钟局,这第一对和第三对,是你亲戚吧”

“嗯,啊第一对是我儿子儿媳,第三对是我朋友的孩子”鸣远背诵着早就想好的说词。

“哦,那钟局,要请吃喜糖啊”

“有,有,有,鹏鹏,拿喜糖来”

“来,吃糖”俊豪先从包里拿出了喜糖“几位大哥大姐,来吃糖。晚上如果有时间时间一起来喝喜酒啊”

“谢谢,谢谢。吃糖就好了。”几个人相互客气着。雪儿在一旁羞红着脸,紧拉着俊豪的衣角。

“这新娘子害羞了,行了,再次恭喜四位,恭喜钟局,你们忙,我们也先忙。”

出了大厅,鸣远叫住了准备和鹏鹏曦涵一起离开的雪儿和俊豪“哥,嫂”鸣远压低声音的叫着“去我办公室坐一下”

俊豪看了看雪儿。“你定,听你的”雪儿乖巧的对着俊豪说。

“时间还早,那就去坐下吧”

鸣远连忙在前面带路,领着俊豪和雪儿到了办公室,到上早就煮好的茶。

“哥,嫂,你们先坐下,我上下洗手间”因为没有其他人,鸣远的声音大了点。

安顿好俊豪和雪儿,鸣远一路小跑的跑进了洗手间,解开裤子,那精液已经糊得鸣远阴毛上小腹上到处都是,鸣远扯了很多纸才将自己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又再重新在自己内裤前面垫上纸。然后又一路小跑的回到办公室。

鸣远推开门,雪儿正被俊豪抱坐在腿上,两人的嘴正贴在一起,亲吻着。俊豪抬眼看了眼鸣远,没有说话,也没停下对雪儿的亲吻。鸣远一时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尴尬的站在门口。

“站那干嘛”俊豪抽空说了一句。嘴唇又追上想要跑的雪儿,雪儿挣扎了一下,就又顺从的任由俊豪亲吻着。慢慢的雪儿的全身开始变得滚烫起来,鸣远又闻到了昨晚雪儿的体香,鸣远的全身也变得滚烫起来。雪儿被俊豪身下那硬梆梆的东西顶着,身体变的越发软弱无力起来,私处似乎传来一股温热的暖流,雪儿不知道她此刻娇媚如丝的眼神给鸣远的冲击是有多大,鸣远此刻只觉欲火焚身。

“你叫我们留下来有什么事”

“啊?哦,那个哥,嫂,你们的身份证有带吗?哦我说的是真的那张”鸣远对俊豪的突然停下来的问话,一下没反应过来,“我们的身份证都是真的”

“我的意思是,你们真实年龄的那张”

“你要干嘛”雪儿坐在俊豪的怀里,没有说一句话,也没看鸣远一眼,头埋在俊豪的胸膛里,把一切都交给了俊豪来处理。

“我,我是想,把你们打一张用真实年龄的开出的结婚证”

“嗯?系统不是自动的吗?”

“我,我事先处理了一下,所以可以弄,只是只能在我这个办公室的电脑上处理。”

“雪儿,你觉得呢”

“我听你的”

“那行吧,你弄吧,”说着俊豪从自己和雪儿的包里,拿出了两人的身份证递给了鸣远,就又抱着雪儿亲吻了起来。两人的吻没有点技巧,就是两个舌头在肆意的搅弄,俊豪很快就缠住雪儿娇软嫩舌,疯狂吸吮着。雪儿大脑一片空白,只能紧紧的抱着俊豪的腰间,微微颤动着娇弱的身子,手不由自主的隔着俊豪的裤子,轻抚着那根凸起的老高的棒子。俊豪的手也慢慢把手覆盖在那盈盈一握的娇乳上,雪儿浑身一颤,闭上眼,呼吸急促了起来。

呼吸急促的还有鸣远,鸣远一边看着雪儿在俊豪的怀里,和俊豪的接吻,一边录着两人的身份信息,在鸣远终于按下确认打印的那一刻,鸣远又喷了。

打印机的声音,也让亲吻的两人停了下来,大口喘气着,只是两人的手还在隔着衣服轻抚着对方。

鸣远看着打印机里出来的结婚证,何雪43岁,杨俊豪17岁,那一刻已经射过两次的鸡巴又抬起了头。俊豪和雪儿站起身接过鸣远递过来的结婚证,看了眼,又抱在亲了一下,才对鸣远笑了一下,没说什么直接走到门口,就要准备开门的那一刻。雪儿回头了。

“你的锁,等下我会让你妈帮你打开的”

“等下,我把晚上的地址发给你,你早点过来”俊豪对雪儿说的没有点诧异,接着雪儿的话,对鸣远说到。随后两人打开门,相拥而去。

鸣远站在窗前,看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到雪儿和俊豪的影子,两人面对面的站着,说着什么,随后俊豪亲了一下雪儿的唇,自己开着雪儿的新路虎走了。

雪儿看着俊豪的离去,鸣远猜想雪儿一定是嘴角含着笑。雪儿慢步走出了大门,就在雪儿的身影准备消失的时候,两个中年妇女,慢慢的靠近了雪儿,突然两个女人的脚步加快了,赶到了雪儿的身边,一辆Suv也出现在了鸣远的眼前。车在雪儿的身边停了下来,雪儿正想绕过车子的时候,车门开了,两个女人一左一右的架上了雪儿的胳膊,将雪儿塞进了车子。雪儿甚至来不及喊,鸣远也来不及看清车牌,就开着车扬场而去。

鸣远急忙追到了楼下,车子早已没有了踪迹。鸣远一边拿出电话,拨打着俊豪的电话,一边跑向保卫监控室。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