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妻 (57) 作者:junning9

【嫁妻】(57)

作者:junning9 2020年9月9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五十七)

天际微微泛白,晨风吹落几片黄叶,鸣远慢慢的醒了过来,鸣远这才发现自己在浴缸里躺了一夜。昨天的一切都好像是在做梦一般。那么的不真实。鸣远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尽把雪儿给嫁了出去。雪儿就这样成了俊豪的女人,雪儿今后的日子应该会是多姿多彩的吧,那自己呢?是独自等待着雪儿生了孩子以后回来?还是也放逐自己,也找个女人?鸣远看着自己那短小的鸡巴,笑着摇了摇头,就自己这兵器,还想找女人?自己是怎么想的?有哪个女人会喜欢那种不上不下被吊在半空中的性生活?哪个女人不是喜欢器粗的?雪儿不就是这样吗?以前雪儿只用过我的鸡巴,和俊豪做过以后……鸣远脑海里开始浮现出雪儿与俊豪做爱时的场景,顿时感到无比的刺激,鸣远甚至觉得如果没有这个诅咒如果,鸣远如果知道了俊豪对雪儿的心,那也会努力撮合他们。

鸣远有时感觉自己现在越来越矛盾了,虽然自己以前多少有那么点绿帽情节,而且也因为这个中了这个绿帽降,可当雪儿的枕边人变成了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男孩,也还是会让他心里有一块难以化解的心结,甚至有些哽咽在喉,芒刺在背。另一方面,却又为雪儿和俊豪在床上的风情万种而感到无比的兴奋。

嫁妻,即是鸣远无奈的选择也是鸣远心里曾经幻想过的场景。现在算是梦想成真了,可自己呢?自己也曾想过,如果能和雪儿还有她的情人之间三人3P盘肠大战的淫乱场景,可从雪儿昨晚和俊豪的缠绵不休的状态看,自己应该是没有这个机会了。对了,雪儿她们醒过来了吗?她们是不是又开始在晨练呢?这新婚洞房花烛夜后的早晨,这个晨炮,俊豪应该不会放过吧。雪儿也应该是半推半就的吧。想到这里,鸣远看着窗外蓝蓝的天,鸣远决定要在去观摩雪儿和俊豪的晨练。

新房里很安静,静的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大红喜被下,雪儿和俊豪还抱在一起睡着。雪儿紧紧的依偎在俊豪的怀里。一脚勾着俊豪的脚。鸣远躺在了雪儿的身后,手轻轻的覆盖在雪儿的乳房上。虽说是灵魂体,鸣远是手一次又一次的穿过雪儿的身体,可鸣远还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雪儿乳房和以前的不同。鸣远的记忆里,雪儿从生了鹏鹏以后,乳房就变得软软的,可现在雪儿的乳房是那样的充满弹性。哎,鸣远轻叹了口气,雪儿的乳房又变得和没生孩子的时候一样样了,可这次雪儿的这对玉乳不在属于自己的了。鸣远的手慢慢摸向雪儿的胯间,鸣远的手穿过雪儿放在小腹的手,一只手正握着俊豪的鸡巴,男人的晨勃让俊豪的鸡巴硬梆梆的被雪儿握在手里。不知什么原因,俊豪动了下身子,将梦里的雪儿唤醒了。雪儿感受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抓着的鸡巴,红着脸,用食指在鸡巴的马眼上轻轻的刮了几下,感受着马眼里流出的粘液,在把粘液涂抹整个龟头。

俊豪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出神的看着怀里的女人,竟然忘了下体传来的阵阵舒爽。“想什么?傻了吗?”雪儿往俊豪的怀里挤了挤,声音倦意里带了些许娇慵。舌头在俊豪的乳头上舔了一下。俊豪打了一激灵,下面的分身又大了几分。

“我在想,终于把你变成了我的老婆。”俊豪低头微笑着看着怀里那张白皙精致的脸庞。

“高兴吗?”雪儿俏皮地朝俊豪眨了眨眼睛。

俊豪没有回答,只是满脸笑意地俯身,将雪儿压在了身下,深深地吻住她甜糯的红唇。四唇相交,口舌相缠,人心合一,灵肉相融。雪儿含着俊豪舌头的嘴发出了一声声嘤嘤的娇喘。手轻轻摩挲着俊豪那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小弟弟。

鸣远看着雪儿与俊豪忘情的接吻,“滋滋……滋滋……”口水吸吮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雪儿的呼吸越来越重,长长地睫毛在微闭的双眼下不停地抖动,雪儿也动情了……过了好一会儿,雪儿和俊豪才恋恋不舍地分开。雪儿羞涩地看了一眼俊豪,脸上春情荡漾。

俊豪的双手在雪儿的玉乳上揉捏,雪儿为了能够和俊豪更紧密地吻到一起,一只手伸到脑后,从后面反手紧紧地勾住了俊豪的脖子,另一只手在俊豪的鸡巴上抚摸……很快,很快俊豪鸡巴越来越大,越来越粗。

真像张爱玲说的“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阴道”,鸣远看着雪儿不停扭动着的屁股,那汩汩流水的阴道,双腿勾着俊豪的腰,主动向上耸动着。俊豪的龟头已经慢慢的陷入的雪儿的泥泞里。

就在俊豪准备一插到底的时候,雪儿的手用力的握住了俊豪鸡巴,阻止着俊豪鸡巴进一步的插入。

“怎么啦,老婆?”

“不要了吧,天已经亮了,还要去过早呢”

“这时候,还管什么过早不过早的?来吧,我们爽一下”

“不行的,你可以不管,我不可以啊,你是不是要我做老婆?”

“你不已经是我老婆了嘛。证也领了,婚也结了”

“那就要去过早啊,要不该说我不懂事了。另外,以后我们一天最多只能做一次。”

“为什么啊”

“我知道你厉害,可做这事不可以太多的,只有累死的牛,我可不想伤了你的身子,再说了,你还在长身体嘛”

“合着你刚才是故意逗我玩呢”

“你才知道啊”雪儿用力的将俊豪从自己身上推开,然后一下翻身下了床,快速的跑进了洗手间,只留下光屁股的背影看得鸣远是鼻血都要流了出来。

俊豪晃荡着胯间的大屌,慢悠悠的走到洗手间门口,“小娘子,你是跑不掉的”说着手压在了门把上,可聪明的雪儿早就将门反锁上了。“你在躺会儿吧,我洗漱完了在叫你”

“一起呗”

“不要,听话,等下我叫你”

俊豪只好又回到了床上。鸣远一看估计着两人是不会做了,只好飘回了房间,可昨晚魂体进不了本体的情况又发生了,不论鸣远如何努力,魂魄体始终被自己的本体排斥着。鸣远开始紧张害怕起来。魂体慢慢的开始向上飘去,鸣远想要抓住自己的身体,可,鸣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魂体的手,一次又一次的穿过自己的本体。难道就这样了吗?我不甘心!鸣远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着,能和往常一样的重新和自己的身体合二为一,可……鸣远的魂体还是慢慢的飘到了天花板,穿过天花板,鸣远看着院子的地上那飘落的银杏叶,秋天来了,对于俊豪来说,秋天来了,他也收获了雪儿。现在是身体,估计不要多久他还将收获雪儿的心。而自己终将是一个悲剧人物,自己在今天就要死去,随着自己的死去,有俊豪的陪伴,雪儿会更快的习惯没有自己的日子,适应新的身份,为俊豪生儿育女。哎,上次那个孙婆婆就告诉自己不要随随便便的灵魂出窍了,自己怎么就没听懂呢?怎么就那么贪的想去看雪儿做爱呢?如果不是自己想着去看雪儿做爱,那现在的自己应该也可以脚踏实地的站在地上吧。那怕是陪着雪儿过早,在怎么难堪,可毕竟是活着啊。对了,孙婆婆不是说我和何媛有母子缘吗?那个降头师不也说何媛会帮自己的吗?现在都快死了,还……鸣远飘在空中胡思乱想的,看着自己离地越来越远,就在鸣远以为自己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的时候,胡思乱想的想到了何媛,那向上的力突然好像轻了,鸣远也可以感觉到自己好像变重了。对了鸣远突然想起,在自己认亲的时候,何媛跨蹲在自己的头上,一股吸力慢慢的拉着鸣远一点一点的向下,随着不断的向下,那吸引力就越大,慢慢的鸣远感觉出来,那吸引力来自何媛的房间。对,就是何媛的房间。鸣远的耳边已经可以听到何媛那叫床的声音。是的,年轻人都喜欢晨起锻炼。

“啊……爽,小宝贝……太爽了……小宝贝,啊……用力,啊……爽……爽死……老娘了……啊……啊……你快点啊……等下……雪儿还要来过早……啊……太舒服了……好屌……操死我了……”何媛语无伦次的呻吟着。凯宇在浴室里,从后面抱着何媛的屁股,洗脸盆里何媛的牙刷无辜的躺在里面。应该是何媛准备刷牙的时候,被凯宇从后面插入的。

“大宝贝,你要记得你的身份,现在雪儿就是你的儿媳妇,你是婆婆。儿媳妇候着婆婆正常。我们好好玩,别管过早不过早的。”

“啊……用力……啊……可被雪儿……看出呜呜呜呜……我被你……多不好意思啊”

“我们夫妻做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谁和你是夫妻了……啊……”凯宇一巴掌怕拍在了何媛的屁股上“啊……疼……”

“你是不是我老婆”凯宇又是一巴掌打在何媛的屁股上,何媛的小屄不由自主的收缩了下,紧夹着凯宇的鸡巴。

“啊……是……我是你老婆”凯宇的手一下一下的拍在何媛的屁股上,拍得是臀肉颤颤,拍拍声不绝耳。

“那等下让雪儿也改口叫我爸爸吧”

“啊……好……哦……老公……哦……好深……哦……好深啊……哦……哦……还要……太爽了……哦……”“两只乳房随着凯宇的大力抽插快速地前后跳跃起来,何媛整个人看上去意乱情迷的,浪叫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

凯宇双手托住何媛的翘臀,狠命地在阴道里插进抽出,每次都是一杆到底,再全根尽出,看上去很是凶猛,一点也没有对何媛怜香惜玉的感觉!

何媛俏脸通红,双眉微蹙,一脸的又似痛苦又似享受的样子,腰部则配合着凯宇的抽插,有节奏地一挺一挺。大肉棒的插入抽出带出来大量乳白的淫液,乳白色的淫液把大肉棒都染白了。

”哦……哦……哦……啊……老公……哦……太舒服了……哦……你太能干了……哦……天哪……插到底了……哦……老公……小屄被你插穿了……哦……我爱死你了……老公……“凯宇见何媛越来越狂乱,也兴奋异常,只见他紧紧地把住何媛的胯骨,奋力的抽插着。在凯宇风驰电掣般的抽插下,突然,轰然一下,何媛阴道里面立刻开始急剧收缩,将凯宇插入的肉棒紧紧握住。何媛全身颤抖痉挛起来——渴望已久的高潮翻江倒海般地汹涌到来了!

”哦……哦……哦……老婆你太骚了……哦……老婆你下面在咬我……哦……哦……我要射了……哦……啊……“凯宇也受不了何媛的浪叫,在何媛高潮后阴道强烈收缩下,射在了何媛的阴道里。就在凯宇射精的那一霎那,鸣远仿佛被人大力的推了吧,穿过了凯宇的身体,随着凯宇射出的精液,冲进了何媛的阴道里,被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推进了何媛的子宫里,鸣远失去了意识。

凯宇抱着何媛的胸,慢慢的将何媛扶起来,何媛歪着头,看着自己选的小情人,小宝贝,爱惜的笑了一下。凯宇顺势吻上了何媛微张的嘴,何媛”嗯“的一声配合着凯宇的热吻。

好一会儿,何媛才喘息着,慢慢的将自己的屁股向前,让凯宇射过以后还堵着自己的鸡巴脱离了自己的身体。转身,看着凯宇那条鸡巴和阴毛上,满是自己的白浆和凯宇的精液,脸一红,抓着那条鸡巴,牵着走到了旁边的淋浴区。温柔的帮凯宇冲洗着。

”老婆,这几天不是你的受孕期吗?刚才那样,你会不会怀上啊,给我生个儿子吧“”我生完俊豪就结扎了,那里还会怀上啊“”啊?那我不是没有孩子了?“

”你可以找别的女人生啊“

”不是,不是,老婆,我就想和你生个我们俩个人的孩子。“”凯宇,你听我说,过几年姐就老了,而你还那么的年轻,你应该找个年轻的……“凯宇捏住了何媛的翘鼻,顿了一下,直勾勾地看着何媛。”老婆,别说了,我这辈子最疯狂的事,就是爱上了你!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你陪我疯一辈子!我以后不会在提孩子的事了,我现在不已经有了儿子女儿,儿媳女婿了吗?老婆,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只要你好好的陪我,让我爱你一辈子。“何媛还能说什么,紧紧的和凯宇就这样抱在一起。直到敲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啊,都怪你。雪儿她们来过早了“

”别急嘛,你是婆婆,她是儿媳,让她等等应该的,你慢慢来,我先去应下门“说着凯宇扯过浴巾在腰上围了一下,就出了浴室的门。

”是俊豪吗?“

”是“

”你们等下,你妈还在打扮。你们先准备好茶在院子里等下,一会儿我们就出来。“院子里,南方的初秋太阳还是有些晒的。那银杏树在阳光的照射下,在院子里留下斑驳的影子。

雪儿一身小西装,雪白的衬衣被胸前饱满的双峰给绷得紧紧的,彷佛随时可能被嘣开扣子跳出来一般。下身的包臀短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圆润的腰身,一双笔直挺拔的秀腿套着肉色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亮漆皮鞋,在这身装扮下说不出来的别有风味。黑色的长发长达腰间,微弯的睫毛下是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高挺的琼瑶鼻饱满风韵,下面是一双吐着鲜艳口红的烈焰红唇。

俊豪一身休闲装,正儿八经的坐在雪儿对面。可没个几分钟,俊豪那假装正经的样就绷不住了。看着面前的雪儿,早起的那股劲儿又顶上了心头。回头看了看,假装犹豫了一下,又蹭到了雪儿的身边,一把抱在怀里。

”干嘛啊,一会你妈就出来了,看到多不好意思啊。“”没事,这石椅子凉,我心疼我媳妇。“俊豪一本正经的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手在雪儿的大腿上,隔着薄薄的丝袜摩挲着。

”别……别闹了……“雪儿脸脸颊微红,阻挡着俊豪的举动。

”怕什么,我们现在是夫妻“

”那也不能在这儿啊,大庭广众朗朗乾坤的“

”那我们回屋里“

”别闹……“雪儿嘴上是这样说,可脑子里却是种种令人热血沸腾的情节,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有些异样的水缓缓流出。

俊豪的手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不老实的钻进雪儿的裙子里面,隔着那层丝质布料挑逗着她的身子,虽说是秋天,可院子里没有一丝的风,四处寂静。俊豪的手摸上了雪儿傲人的双峰上,顺着领口伸了进去,雪儿强忍住身体上传来的那一波一波的快感,羞愤的抬手在俊豪的手臂上掐了一把,俊豪吃痛的抽出了手,哀怨的看着雪儿。”该!让你不老实。“俊豪一把拉过她的身子,深深的吻上了雪儿娇嫩的红唇上。

”呜呜呜呜“

雪儿想要推开俊豪,可是俊豪的大手在自己的裙子里面翻腾,那早已经泛滥的地方此时已经忍无可忍的难受起来。雪儿搂着俊豪的脖子,两个人在院子里动情的亲吻起来。

房间里,何媛洗漱完,拿着衣服在身上比划着。凯宇扯下裹在腰间的浴巾,从身后一下就将何媛重新压在了床上,身下那鸡巴,准确的插进了何媛的小穴里。并且立刻开始了快速的抽动。

这突如其来的侵犯,让没有任何准备的何媛猝不及防,她连话都来不及说完,就失声叫了出来。手上的衣服也掉落在了床下。

只见何媛将头埋在枕头里,紧咬着嘴,不敢发出声音来,她知道雪儿和俊豪此时就在院子里。凯宇一边抱着何媛撅起的屁股大力地抽插着,一边说”老婆舒服吗?舒服就叫出来,别憋着。“”啊……小坏蛋……啊……才隔几分钟……你又……牲口……啊……“何媛压抑着自己,艰难的说着。慵懒的阳光从窗外照进,照在凯宇身上,将凯宇的身影照大,投射在床上。何媛努力的撑起身子,胸前两颗大白兔不甘寂寞地跳动着。

凯宇挺着鸡巴,腰部不断用力地在何媛身体里进进出出,又伸出两只手摸上了何媛的大奶子。

”毛毛……快点射了吧……雪儿她们还等着……过早……啊……啊……啊……嗯……“凯宇用尽自己的力气,疯狂地对着何媛的小穴抽插,随着何媛淫荡的叫声突然到达顶点,两人便一同迎来了高潮。

于是凯宇停下了身体的动作,一下子趴在何媛的身上,将何媛再次压在了床上 这时候他的鸡巴还不断地向何媛小穴里输送着精液,何媛温暖的小穴也不断地蠕动着。那精液冲进了何媛的子宫里,鸣远的魂体,整个的浸泡在了凯宇的精液里。那精液的冲击和温热,让鸣远迷迷糊糊间有了点意识,可依然没有点力气,睁不开眼。

高潮过后的两人,此时又开始忘情地亲吻起来。热吻了一会儿,两人依依不舍地将嘴唇分开,筋疲力尽的凯宇这时候才翻身躺在何媛身边,喘着粗气。

何媛看着身旁气喘吁吁的少年,她宠溺地笑了笑,便趴下身子,钻进了凯宇的怀里,脑袋贴着凯宇的胸膛感受着他呼吸的起伏,”累了吧,都怨你,起床时候不是刚给你吗?一点也不爱惜自己“”想着,我也有儿子儿媳了,我就激动。“”你就那么想当爸爸啊“

”嗯“

”那以后我给你生一个?“

”真的吗?你刚才不是还……“

”行了,逗你玩儿呢,快起来。早点过了早,就退房去喝早茶。我都饿死了。“不多时,何媛翻出一件漂亮的白色连身衣裙,飘逸的外裙在何媛的膝盖上方飘荡,内衬裙子仅仅到内裤裤的外缘。光洁的腿上一双肉色丝袜,足底一双半高的白色皮鞋。看着镜子里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何媛满意的精心着妆,一个稳重的成熟少妇。站在门口,何媛挎上凯宇的臂湾,”毛毛,我这样打扮可以吗?“”相当的可以。“何媛这才按下门把手,推开了房门。院子里雪儿还被俊豪抱坐在腿上,两人的唇还贴在一起,雪儿的包臀裙已经被俊豪掀起,露出了包裹在肉色丝袜下的白色内裤。

”嗯哼……“何媛看着抱在院子里的两人,咳了一声,将一对鸳鸯惊醒。还惊飞了一只树上的鹊儿。

雪儿慌乱的从俊豪的怀里挣脱起来,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裙子,一边小声的埋怨着俊豪。

”妈,你们走路怎么没点声音的,人吓人吓死人的“俊豪先发制人的埋怨起何媛。

”哎呀,娶了媳妇长能耐啊“说着手就冲着俊豪的耳朵去。

”别,别,那么多人看着呢“

”看把你能的“

雪儿背对着何媛,脸通红通红的,这真面对了何媛,雪儿一时间还真不好意思起来。

”你们没吃早餐吧,快点,我们过了早,就退房,去喝早茶。对了鸣远怎么没看到“”可能他不好意思吧“俊豪搭着腔。

”那不理他了,我们到厅里过早吧“说着何媛挎着凯宇,转身进了厅堂。

雪儿看了看俊豪,叹了口气,端起茶盘和俊豪一起低着头跟在后面,也进了厅堂。

何媛和凯宇已经端坐在厅堂当中的圈椅上。看着这个曾经的闺蜜,现在的儿媳妇。何媛感慨万千,其实何媛打心底里不希望是这样。可……随让雪儿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随让俊豪尽然会爱上雪儿。算了,就这样吧,就当把儿子托付给了雪儿,这样自己以后也好放心的和凯宇一起,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至于雪儿生了孩子以后……那还是希望俊豪能象他自己说的那样,放得下吧。事到如今,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谁又能知道以后呢?

雪儿端着茶,低着头,站在何媛的面前。这个曾经自己最好的闺蜜,现在自己的婆婆……俊豪的手扶着雪儿的端茶的手。雪儿犹豫了下,跪在了何媛的脚下,将茶举过了头。

”妈,喝茶“雪儿的声音是颤抖的。

何媛接茶的手是颤抖的。何媛接过茶喝了一小口。

俊豪扶着雪儿站了起来。

何媛从桌上拿起一个红包。”雪儿,这个红包里,是我给俊豪从小到大存的钱,还有俊豪在他爸公司里的股份,每年的分红也会转到这里,以后就都交给你保管了。密码是俊豪的生日。“”这……“”拿着吧,老婆管钱天经地义。另外,你以后这样的打扮要改一改。不是说你现在这样不好看。太成熟了,俊豪这个就交给你了。还有以后要听老婆的话,不能欺负我的雪儿,否则,小心我收拾你“”妈,他不会的“事到如今雪儿也完全看开了,这声妈叫的也自然了许多。

”好了,雪儿我们这是亲上加亲啊。俊豪你去看看鸣远,毛毛你定个地方喝早茶。“何媛拉着雪儿的手,高兴的按排一切。

就在何媛拉着雪儿的手,两人小声说话的时候,俊豪紧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妈,雪儿,你们快来。鸣远好像有点不对劲“雪儿一听急忙冲出了门,往鸣远的房间跑去。鸣远平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唇上没有一丝丝的血色。

”鸣远,鸣远,你怎么啦,不要吓我“雪儿哭着摇着鸣远的身体。可鸣远一点反应也没有,除了呼吸能证明鸣远还是个活人。不论雪儿在鸣远的身边怎么叫,怎么摇,鸣远就这样平躺着,没有一点点的反应。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