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京之都市猎艳 (7)作者:行走的骆

.

【左京之都市猎艳】

作者:行走的骆驼2020/08/21发表于:sis001

. 第七章 蚀骨销魂

“哦,天啊…太美了…京哥哥操得青菁好舒服…好过瘾…啊…”

岑青菁疯狂地摆动着大肥屁股,拼命地迎合左京的动作,“啊…京哥哥…插死我吧…对…就是这…用力操我…啊…简直爽翻了…这么爽…啊…”

左京感到岑青菁温暖的肉壁紧紧地包围着大鸡巴,刺激得左京狂暴地插操她的小骚屄。

“…我好爽…原来操阿姨的小屄…这么爽…青菁你真是个小骚屄,我要操死你!…”

左京吼叫着,下体猛烈地撞击着岑青菁白嫩的大屁股。

现在岑青菁已娇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青菁…青菁是小骚屄…要…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操!…”

她一边扭动大屁股,一边不停地浪喊:“啊…好…好美…京京…好哥哥…操我…青菁想要你…操我…想了好久…啊…青菁永远是你的人…小屄…永远只给你…只给京哥哥操…啊…好哥哥…好哥哥…用力操…操…啊…”

想到正在操自己的妈妈的好闺蜜,左京全身不禁颤抖,死命地抵紧岑青菁,好似要再深入她抽搐着的火热又湿淋淋的小嫩屄。

岑青菁肥大的屁股猛烈地向后挺动,一对巨乳前后地晃动,还很淫荡地叫起来:“…用力呀…继续操我狠狠地操我…小屄快破掉了…插…插破了…我要出来了…你…射进…射进青菁的小屄…青菁要怀你的孩子…让青菁怀孕…”

看见岑青菁语无伦次的淫荡样子,左京就忍不住狂抽猛插,把她操得欲仙欲死。

“啊…太美了…京哥哥…老公…”

岑青菁喃喃道:“操我,用力操我…用你大鸡巴…操死青菁的小骚屄吧…呀…呀…”

听到妈妈的闺蜜叫他老公,左京心里的刺激更大了。

他趴在岑青菁的粉背上,伸手在她晃动不已的大奶子上揉捏紧搓着,听着岑青菁骚媚淫浪的叫床声,更为猛力的抽插,不久,大鸡巴传来一阵阵舒爽的快感。

终于在岑青菁泄了好几次身子后,左京感觉背脊越来越麻。

“操…操死你…青菁…啊…操死你这骚屄…不行了…要射出来…啊…”

左京再也忍不住了,伏在岑青菁光滑的大屁股上,大鸡巴紧紧地顶在小屄里,射出了一阵又一阵不伦的精液。

左京舒爽得伏在岑青菁软绵绵的粉背上,舍不得离开她的小屄。

过了好一会,岑青菁恢复了力气。

左京把她抱到床上,搂着她,说道:“青菁阿姨,青菁,舒服吗?”

岑青菁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太爽了,从来没有这么爽。你看我都爽得流泪了。”

她搂着左京的脖子,嘴唇贴了上来跟左京热吻着,丁香小舌跟他的舌头纠缠着,搅除大量的津液。

就这么舌吻了大约五分钟,岑青菁才依依不舍地抽出了舌头,舌尖上还带出一条透明的丝线。

“京京,好哥哥…你真的好强啊,操得青菁爽死了。”

左京含住岑青菁的巨乳,软而尖地舌头在乳晕上轻轻旋转舔拭,岑青菁的俏脸上红的要滴出血来似的,用手轻推着左京的肩膀轻呼:“不要,不要这样…”

左京抬了眼睛看她,笑意充溢眼底:“怎么了青菁?难道不想喂奶给我吃么?”

岑青菁忽然用力推开了左京,说道:“不,京京,虽然和你做爱确实很爽,但是你也要注意身体呀。况且…”

岑青菁往楼上瞄了两眼,说道:“筱薇还在楼上,要被她看到就麻烦了,到时我真没脸活了!…”

左京淫笑道:“没事,筱薇睡着了,刚才不知道是谁浪叫的那么大声,那个时候怎么不怕被筱薇听见呀?何况就是筱薇听见了也不怕,到时我来个母女通吃,尝尝母女花的美妙滋味…!”

岑青菁俏脸一红,娇哼道:“坏死了,我叫那么大声是因为谁呀?还不是你…这大鸡巴弄得…我告诉你啊,筱薇还小,你现在千万别坏了她身子,至少也等她满了16岁。”

左京搂着岑青菁的光滑的胴体说道:“好青菁,你放心,我现在不会动筱薇的,有你这个大美人满足我就够了!”

岑青菁害羞地往左京怀里一钻:“坏!你真坏死了!”

“青菁,你是什么时候想到要引诱我的?”左京问道。

“嗯…其实你和筱薇在她房间做的事我都看见了,我没想到京京你小小年纪,鸡巴却这么大,筱薇她爸过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有过什么,今天看到京京你和筱薇互相用性器摩擦取悦,不知为何我就…我就忍不住了!”

岑青菁停顿了一下,“京京,你不会怪青菁淫荡吧,竟然勾引好闺蜜的儿子,同时还是女儿喜欢的男孩。”

左京低头吻了她一口,道:“不会的,好青菁,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守活寡辛苦了,以后就由我来满足你这个大淫妇吧!以后我一定把这些年你的欲望全都补回来。”

“什么欲望嘛!坏京京!就算要补回来…也不能今天一天就都补回来呀…身体才是本钱呀…”

岑青菁撒娇的白了他一眼。

左京哈哈大笑,但是想一想岑青菁说得也对,今天一晚都已经三次了,他就算年轻力壮也不能早早的精尽人亡啊,他要是精尽人亡了,岂不是便宜了别人来操这骚浪的大美人了。

于是左京说道:“嗯…那青菁宝贝我们去洗洗澡吧!”

岑青菁没有说话,而是突然翻过身把左京推倒在床上,骑在他的头上,张开樱桃小嘴把左京的大鸡巴含着大口地舔食着上面的粘液,她细嫩纤指握住左京的蛋蛋,轻巧地抚摸着。

“京哥哥…让青菁来帮你清洗清洗。”

大鸡巴外面舔吮干净以后,岑青菁又用香舌将包皮剥开,围绕着龟头反复吸吮。

左京面对着岑青菁湿淋淋的小屄,她的下体一片狼籍,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流出的淫水,湿成一片,粘满了她的整个小屄。

于是左京也抱着她的大屁股:“那我也来帮你清洗清洗。”

岑青菁小嘴含着左京的鸡巴,感到左京的嘴脸已经靠近她的嫩屄,她马上分开大腿往下坐,把小屄完全呈现在左京面前。

望着岑青菁的小屄,那湿润温暖的小嫩屄,实在是太淫荡诱人了。

左京把嘴巴贴到岑青菁的小屄上,用舌头搅入岑青菁的屄里小心地伸出舌头在屄洞四周舔了一口。

岑青菁的爱液味道不错,再加上自己的精液,真是令人无比兴奋。

“嗯…哼…坏…京京…舔青菁那里…”

岑青菁兴奋的说着:“用你的舌头舔青菁的小屄…快舔吧…把你的舌头伸进去…舔干净里面的蜜汁…舔它…”

“啊…京哥哥…好京京…”

左京不停地舔岑青菁的小嫩屄,舌头深深地插在她的小屄内。

岑青菁哪经得如此的逗弄,淫心大动,大屁股不断地在左右摇晃,两只雪白的巨乳剧烈的晃动,嘴里不住的浪叫:“啊…京京…好哥哥,别舔了…青菁那里面痒死了!快…还要和京哥哥操屄…快…再用你的大鸡巴操我…”

岑青菁飞身躺倒在沙发上,将大白腿尽可能地打开。并用双手淫荡地拨开那已经湿淋淋的小屄,刚才说的那些让左京注意身体的话仿佛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

“来吧…好京京…实在耐不住了…你还是用大鸡巴…插到青菁的…小屄里…狠狠地插吧…插进来吧!插进青菁淫荡的屄里吧…京哥哥…”

岑青菁浪得声音颤抖地叫道:“快爬上来狠狠地用你的大鸡巴插青菁的小屄吧!…把你的大鸡巴…插进…青菁的小屄里…小屄已经为你打开了…哦…快…快操青菁…”

岑青菁淫荡地扭动着她丰满的大屁股,大长腿大大地张开,双手不知羞耻地拨开小嫩屄,透明晶亮的淫液从肥美的小屄中滴落下来。

左京看着躺在床上张开大腿的美艳熟妇,那股骚媚透骨的淫荡模样,刺激得大鸡巴更加暴胀。

他猛地一翻身,压到岑青菁丰满滑嫩的肉体上,迫不及待地手握粗硬的大鸡巴,顶在那湿漉漉的嫩屄上,迅速地将屁股向下一挺,整根粗长的鸡巴就这样“滋!”的一声,戳进了岑青菁的嫩屄之中了。

左京那坚硬似铁的大鸡巴用劲地向前一顶,岑青菁的粉臀就向上一迎,撞个正着!

紧窄的嫩屄深深的含着龟头不放,岑青菁口里没命地呻吟着呼叫:“啊…心肝…大鸡巴哥哥…京京…好哥哥…你太会操我了…用力操我…嗳呀…青菁……以后…只让哥哥大鸡巴插…插青菁的小屄…操的…操青菁的…小骚屄…啊…啊…”

岑青菁已经语无伦次,一会‘哥哥’,一会‘老公’,一会‘京京’地喊着。

左京尽最大可能将大鸡巴往岑青菁的嫩屄深处插,一边干着她的嫩屄,一边说:“青菁……我操你的小骚屄…爽不爽…啊…啊…骚屄…大鸡巴要天天插你…要天天插你的小骚屄,啊…啊…”

岑青菁被操得大肥屁股颤动了几次,扭转着细腰,迎合左京的强力抽插,舒爽地娇声呻吟着道:“啊…啊…好京京…好哥哥…操我…操我吧!…啊…射在青菁的屄里面…让青菁怀孕…给…给哥哥生个孩子…哦…大鸡巴哥哥…小屄快破掉了…插…插破了…”

左京和岑青菁的身体里,都隐藏着对不伦这种禁忌的快乐期待,一旦世俗的道德面具撕下,这种快感就像大河决堤一样的奔流不息。

“哦…呜,我插…插…插死你这个骚阿姨,操死你的小骚屄,骚青菁,我好舒服…啊…”

岑青菁被插得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叫声连连,嫩屄里一阵阵的颤抖,股股的淫液不断的流出。

“啊…天呀!爽死我了…好京京…好哥哥…的大鸡巴…插得好美…操我…我的骚屄…你好会干屄…啊…青菁…爱你…嗯…”

现在岑青菁已娇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她一边扭动大白屁股,一边不停地颤抖。

“啊…天啊…老公…”

岑青菁呻吟着,大白腿紧紧地夹住左京的腰身,拼命摇动大肥屁股,等待左京的再一次冲击。

岑青菁此时已经陷入狂乱的状态,淫声秽语不断,细腰只知道疯狂地扭动,小屄已经开始剧烈地收缩,紧紧得箍住左京的大鸡巴,娇躯几乎是本能地疯狂地套弄着左京的大鸡巴。

“泄…泄…泄…了…我也来了!…青菁…骚屄……我射给你…哦…我要射进骚屄里…”

左京喘着粗气,奋力进行着最后一轮的抽插。

岑青菁的小屄在剧烈地抽搐着,一股灼热的热流突然涌出,迅速包围了左京的大鸡巴。

左京被热浪冲的一颤,不觉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里一插,几乎连蛋蛋也一起插进去了,龟头直抵子宫口。

突然,左京觉得蛋蛋传来一阵剧烈抽搐,蛋蛋里好象爆裂似的喷洒出火热的精液,烫得整只大鸡巴里面隐隐作痛,浓密粘稠的精液跟着冲出马眼,一股脑儿全部喷注入岑青菁的粉嫩子宫内。

放射的快感令左京全身乏力,整个人瘫在岑青菁娇躯上。左京抱着她如蛇般的细腰,抚摸着岑青菁的滑润肌肤,入手如羊脂美玉凝滑。

这场性爱让岑青菁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高潮,让她欲仙欲死,销魂蚀骨。

左京,这个闺蜜的儿子,女儿岑筱薇的青梅竹马,一个才14岁的少年,却让她体会到了久违的“性福”,她感觉以后都离不开这个小男人了。

两人在沙发上静静休息了一会,才各自穿好衣服,岑青菁在左京额头亲了一下,娇昵的道:“京京,你先看会电视,我去做饭了!”

说着岑青菁扭着翘臀朝厨房走去,左京紧盯着岑青菁那被短裙包裹的翘臀,心头一阵火热。

他到现在都不敢置信,自已竟然与妈妈的好闺蜜,岑筱薇的妈妈岑青菁阿姨发生了肉体关系。

想起刚刚那缠绵悱恻的一幕幕,岑青菁那销魂蚀骨的风骚表情,左京就不能自制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等岑青菁做好饭菜,上楼把还在甜睡的岑筱薇叫下来,三人吃完了饭,左京就告辞了。

虽然岑青菁与岑筱薇母女二人都表现出不舍,但左京还是离开了。

只是岑筱薇送左京出来的时侯,突然凑到他耳边小声道:“京哥哥,你今天与妈妈干的好事我都看到了!”

吓得左京身体一僵,刚要开口,岑筱薇已经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进去了。左京暗自松了口气。

今天发生的事对他冲击很大,他失去了处男身,却意外的得到了美艳迷人,成熟妩媚的岑青菁阿姨的肉体。

想起岑青菁的风骚淫荡表情,左京忽然想起,要是妈妈李萱诗在床上又会是怎样一副动人表情呢?

脑海里闪过妈妈的绝世容颜,他心头一热,加快了脚步向家赶去。

到了家,只见妈妈李萱诗正在厨房忙碌着,灶台上已经摆了好几道菜了。

左京凑上去,伸手向着一盘红烧排骨抓去,道:“妈,今天怎么烧这么多菜啊?”

李萱诗拍开他的手道:“京京,去,去,别捣乱,你帮我把菜端到客厅去,等会有客人要来!”

“什么客人呀?”左京小声问了一句。

不过李萱诗没答他,只是用葱白的玉指戳了一下左京的额头,道:“别啰嗦,赶紧去!”

左京没奈何,将菜一一端到客厅餐桌上。

过了一会,门铃声响了起来,左京自告奋勇的去开门。

一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胖胖的男子,大约五十来岁,两鬓都有点斑白了。

一看到左京,脸上挤出笑脸,还伸手过来摸左京的头:“你就是李老师的贵公子左京吧。”

左京对他的印象很不好,但还是捏着鼻子认了,让他进到家里来。

一到了客厅,这胖老头看到了正走出厨房的李萱诗,双眼立时放光,视线就跟刀子一般在她的身上游走。

先是从李萱诗那高耸饱满的酥胸再到小蜂腰,然后又是她滚圆的翘臀,以及李萱诗那穿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美腿,一时间这胖老头居然待在了那儿,移不动脚步。

对于外人,李萱诗向来都是冷冰冰的,高高在上,此时的她秀发高挽,盘在脑后,只用一根簪子团起黑发,秀外高雅,高贵而又如冰山,拒人于千里之外,有一种不容质疑的气场。

李萱诗双臂环抱在胸前,将高耸饱满的一对雪乳微微挤压出别样诱惑的形状,纤腰细细,圆臀娇翘,两条美腿修长笔直。

李萱诗穿的是OL的制服,两条美腿上裹着肉色的丝袜,肌肤光泽亮眼,举止优雅,一颦一簇之间都有着别样的成熟风韵。

“何教授,欢迎啊。”

李萱诗微笑着,主动伸出手去跟这何教授握手。

何教授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随即看到李萱诗伸过来的雪白玉手时,眼睛再次一亮,眼神炙热,彷佛燃起火焰。

他连忙用两只手一把抓住李萱诗的肤白玉手,极尽吃豆腐之能,感受李萱诗玉手的细腻柔滑,极是热情的说道:“李老师啊,你今天可太漂亮了,我一见……让我心都丢了一大半啊。”

赤裸裸的示好,没有丝毫的掩饰,这个该死的胖老头,左京恨不得过去直接把他掐死。

好在这时李萱诗不动声色的把小手抽了回去,又邀请那何教授入座,他这才方肯罢休的坐下,只是一双眼睛怎么也没离开李萱诗丰满娇媚的身躯。

面对满满的一桌子菜,只是胖老头没有任何的关心,所有心思全在李萱诗身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左京看得暗恨不已,竟敢打妈妈主意,他恨不得立刻将这何教授打成猪头。

“来,何教授,请用餐吧。”

李萱诗彷若没有看到何教授那在自己娇躯上乱瞟的目光,笑着说道,礼貌从容。

何教授呵呵一笑,道:“好,好!”

李萱诗示意左京起身给两人倒满酒,她端起酒来,媚然一笑,道:“何教授,这次我能评上英语特级教师多亏你了,我李萱诗先在这里谢过了。”

说着,李萱诗端起酒杯,将一杯白酒一饮而尽,潇洒豪气,巾帼不让须眉。

但这何教授却是趁着李萱诗仰头喝酒之时,死死地盯着她那饱满高耸的丰乳,虽然隔着衣服,但他的目光却如利刀。

看得左京很不爽,死死地盯着何教授,眼神阴冷。

这一顿饭还算平静,虽然这何教授三番五次想占李萱诗的便宜。

然而李萱诗都是轻飘飘的躲过,还把他给灌了个大醉,让门外等着的何教授的司机把他送回去了。

席间李萱诗喝了很多杯白酒,她白润桃腮上微微的露出陀红之色,如水的美眸里眼神有几丝涣散,却是媚眼如丝般,风情娇媚,熟妇媚态在不经意间散发出来。

那微微轻启张开的樱桃红唇温润娇嫩,她用玉手撑着略尖的下巴,有些醉眼惺忪的看着左京,说:“京京,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先去睡一觉。”

说罢,李萱诗扭动着圆润美臀,款款而去,进入到卧房里,剩下的左京只得苦逼的收拾起了碗筷。

而李萱诗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六点钟才起来,看了下时间,做晚饭又太麻烦了,因此她带着左京一起去了外面吃,到了晚上八点钟左右才回来。

回到了家里,李萱诗让左京去洗澡,可是左京却记着昨晚的妈妈说的那句话。

“妈妈!”

左京大着胆子喊道。

“怎么了?”

“昨晚你说……”

左京小心翼翼的说:“你要给我……那个……”

李萱诗一愣,旋即想了起来,一张绝美的脸庞上顿时浮现出寒霜,目光也变得冰冷起来。

左京心中咯噔一下,“糟糕,难道是妈妈又要生气了吗?”

可是却见李萱诗绝美脸庞上的寒霜渐渐地散去,她看着儿子,犹豫了片刻,道:“你先去洗澡,到……到房间里等我。”

说到这里,李萱诗那白皙如玉般润白的俏脸上居然浮现出一丝红润娇艳。

左京兴奋的飞快的跑进了浴室里,洗的很快,但也很仔细,尤其是他裆部的鸡巴,清洗地非常彻底,抹上沐浴液,很快的出了白花花的泡泡。

然后,左京又小心翼翼的把包皮给翻开,仔细的用泡泡揉搓清洗龟头,当手指划过的时候,立刻有了感觉。

而且想到妈妈居然能用手帮他打飞机,左京就莫名的兴奋,来了感觉,鸡巴立刻变热了起来,迅速的胀大,一股充实感也随之油然而生。

左京没有在浴室里浪费太久的时间,很快就从浴室里出来了,来到走廊里,望向客厅,没有发现妈妈的身影,因此他猜测妈妈现在肯定在她的卧室里。

左京悄悄地回到了卧室里,关上门,坐在床上,静静的等待妈妈的到来。

然而等待的时间太过漫长了,读秒如年,左京不时的拿起手机看了看,然而每次一看才过去半分钟或是一分钟不到。

等待是漫长的,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左京觉得时间太过漫长了,也过得太慢了,他也不时的望向门口,希望下一刻他的卧室门被打开,妈妈出现在那里。

就这么等待着,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左京终于等不了了,猛然从床上站起来,向着卧室门口走去。

可就在左京刚刚没走两步,“咔擦”一声,门把手被转动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