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京之都市猎艳 (19) 作者:行走的骆驼

.

【左京之都市猎艳】

.作者:行走的骆驼2020/09/11发表于sis001

. 第十九章夜半偷香

洗完了澡,左轩宇在客厅中泡了一杯浓茶,看了一会电视,醉熏熏的脑袋才清醒了许多。

然后他才上楼走入卧室,他来到足够3、4个人横躺的大床前,看见妻子穿了一件粉红色睡衣,身上盖上一条薄毯,玲珑凹凸的身体是那样别致,她的睡姿是那么婀娜诱人。

左轩宇慢慢弯腰低头想亲吻妻子的性感樱唇,妻子匀称的呼吸中弥漫着一股芳香。

这个时刻,左轩宇的心情异常激动,他只觉内心中有一股强烈的冲动,不由舔了一舔干裂的嘴唇。

这念头出现的同时,左轩宇的身体立刻有了激烈的反应,察觉到了鸡巴已经膨胀,他赶忙解钮扣脱衣服,向她扑去。

这时,李萱诗先是惊恐地睁开那双勾人魂魄的大眼睛,然后又睡眼朦胧地嘟囔:“老公,你怎么才回来?”

左轩宇此时却呼吸急促,举着又硬又涨的鸡巴傻傻地爬在妻子的身边,满脸涨红地喘着粗气。

见到欲火焚身的老公,李萱诗在厨房中被儿子挑逗的春情又被勾引了出来。

她忽然翻身,激情地伸开她的双臂抱住老公的头亲个不停:“老公,来吧,老婆想要了……快来,我现在要你…!”

李萱诗兴奋地边说边褪去睡衣,张开两条美丽的大长腿,露出两腿之间那圣洁神秘的私处。

肚脐下呈倒三角形生着一片浓密弯曲漆黑的耻毛,遍布耻毛的微鼓的阴阜下面,两片鲜红色的肉缝似张微张。

这惹火的画面,刺激的左轩宇忍耐不住,握住坚硬的鸡巴顶在她蜜穴洞口,鸡巴在小屄口来回刮磨了几下,感觉到小屄稍稍有些润湿,赶忙顺着温暖紧夹的小屄嫩肉插了进去。

“啊……不要……老公你慢点么……嗯……好……!”

李萱诗雪白的胴体不住扭动,滑腻的肌肤渗出细密的汗水,皮肤的颜色彷佛也因为过于淫荡而变成粉红色。

左轩宇醉酒的大脑精虫上脑,顾不上怜香惜玉,鸡巴抖动如狂,纵情用力抽插,恨不得把两只卵蛋也插进妻子的小嫩屄里。

饥渴的嫩屄乍逢老公的鸡巴插入,爽得李萱诗娇吟连连,小嫩屄里淫水泛滥,加大了润滑,激情的交欢让李萱诗频频耸动大肥屁股,迎合老公的抽插。

左轩宇在酒精刺激下,不顾一切地一下又一下地抽插着妻子的嫩屄,尽情地享受紧窄而又美妙的快感。

大约抽插了十几下,不到1分钟的时间,看见妻子娇媚的脸颊红润一片,左轩宇顿时更加卖力的耕耘。

李萱诗也婉转娇吟地用纤手搂住老公的脖子,“嗯……嗯……”的呻吟起来。

哪里能受得了这种刺激,畅快的感觉使左轩宇很快就到达了快乐的巅峰,他感觉到强烈的射精冲动。

马上就要有点兴头的李萱诗,察觉到老公的状况,赶忙娇声说:“老公,千万别啊……等我……”

紧接着她的玉手快速移到老公的屁股上,使劲掐他,以图阻止他射精的冲动。

可是,不争气的左轩宇只觉背脊一阵酸麻,一团团黄浊的精液源源喷出,射进了妻子的小屄。

“别……别么……”

李萱诗哀怨地娇嗔……

她软软的躺在那里无力娇喘着,白嫩的酥胸快速的起伏着,美丽的身体扭动着,像是在抗议着什么,晶莹的肌肤上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李萱诗幽幽地长长地嘘了一口气,看着已射完精,得到满足的老公仍趴在她丰满玲珑的胴体上,已是呼声连天的睡着了。

她不满的娇嗔了一声,将老公身体掀到一边,为他盖上薄毯,赤裸着丰满的肉体下了床,披上了睡衣,赤着莲足走出房间,进了旁边的浴室。

左京在楼下浴室洗了个澡,又到院子里修炼了一会“九天诀”,才上了二楼准备回自己卧室。

路过爸妈的房间时,突然听到旁边浴室传来异样的声音,他心中疑惑,难道是妈妈在洗澡,想到这里不由一阵兴奋。

左京轻轻地将浴室的门推开一道缝隙,缝隙的斜对面正好是块玻璃,玻璃正好映出了浴室里的一切。

这时李萱诗正在慢慢地脱掉了那件粉红色睡衣,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让左京清晰的看见了妈妈的那饱满硕大的奶子。

左京顿时双眼赤红,死死的看着浴室中的美景。

只见妈妈的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完美,那晶莹剔透的娇嫩双乳,一对似少女一般的鲜嫩乳房不但硕大坚挺,而且不管是颜色和弹性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左京呆呆的,双眼一直不舍得眨动,直盯着妈妈酥胸尖端两颗挺立的乳头,粉红的,娇嫩无比。

妈妈的双峰雪白粉嫩,动荡有致,上面那两颗豆大樱红蓓蕾微微上翘,鲜红的乳晕美丽诱人,纤纤细腰和饱满酥胸有着鲜明的对比,盈盈不堪一握,玲珑曲线凹凸有致。

随着那白嫩纤细的玉手轻轻的将身上的睡衣完全褪下,妈妈雪白诱人的胴体赤裸呈现在左京的眼前。

那娇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颤巍巍怒耸娇挺的雪白椒乳,盈盈仅堪一握、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犯罪。

突然之间妈妈将这足以令所有男性如痴如狂的美乳握在手中,那种饱满而酥软的感觉象电流一样通过掌心传到大脑,妈妈那丰满的酥胸,嫩红的奶头羞涩地挺立在浴室中昏黄的灯光下。

只见妈妈用力将自己的双乳挤向中间,形成了一条深深的乳沟,松开双乳,妈妈的一只莹白玉手轻轻的抚摸着一侧的乳尖,指尖拨弄着淡红色的乳晕,两个玉指轻轻的夹着小而精巧的胚蕾。

娇嫩异常的胚蕾被袭,左京清楚的看到妈妈浑身如同触电一般,忍不住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另一只玉手却慢慢的伸入她的胯下蜜处,按在那娇嫩的小屄上发掘着深谷埋藏着的宝藏,两处女性身体最敏感的区域同时在妈妈的手下战栗着,她不由得紧咬银牙,剧烈的娇喘起来。

“嗯……!”

一声迷乱羞涩地娇哼。

妈妈叉开两条白皙修长的大腿,美妙肉屄正对着左京的方向,很是诱惑,最诱人的饱满的小腹的曲线完全呈现。

看着妈妈萋萋的迷人草丛,一双宛如春笋般嫩白的修长美腿,浑圆挺翘的美臀,两腿交界处,一条细长的肉缝,搭配着若隐若现的特殊茸毛,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瑕疵,看了叫人垂涎欲滴,浑身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叫人目眩神迷。

只见妈妈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呼吸顿止的美艳绝伦、冰凋玉琢般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毫无一点微瑕、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圣女般的玉体一丝不挂,赤裸裸地亭亭玉立在浴室中,顿时室内春光无限,肉香四溢。

那一片晶莹雪白中,一双颤巍巍傲人挺立的盈盈椒乳上一对娇软可爱、含苞欲放般娇羞嫣红的稚嫩乳头羞赧地硬挺着,一具盈盈一握、娇柔无骨的纤纤细腰,丰润浑圆的玉臀、娇滑平软的洁白小腹,乌黑柔曲的绒绒毛发。

一双雪藕般的玉臂和一双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玉腿再配上她那秀丽绝伦、美若天仙的绝色娇靥,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真是上帝完美的杰作。

那高挑匀称、纤秀柔美的苗条胴体上,玲珑浮凸,该瘦的地方瘦,该凸的地方凸,那有如诗韵般清纯、梦幻般神秘的温柔婉约的气质让每个男人都为之疯狂。

这时令左京欲火狂喷,鼻血狂流的景象发生了。

只见妈妈水汪汪的大眼睛迷蒙一片,一只玉手轻轻的剥开她的小嫩屄,一窥迷人的神秘之境。

妈妈青葱似的雪白修长双腿与曲线优美、浑圆高挺的肥臀,不论色泽、弹性,均美的不可方物。

摸着一丛柔软略微弯曲的绒毛,她玲珑细小的两片唇瓣色呈粉红,成半开状,两团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秘屄嫩洞。

那只雪白的玉手在裂缝的边缘滑动,指尖摸到软绵绵的东西,双丘之间的溪谷,有无法形容的景色,略带肉色的浅红色,用手指分开两瓣湿淋淋肉唇,露出深红色的内部,已经有粘稠的露珠从里面流出来。

当那只玉手纤指轻轻的进入那对左京来说是一处神秘的所在的时候,左京不由的轻呼一声,于此同时那妈妈猛地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螓首猛地抬起,满头的青丝在空中飞舞。

“嗯嗯嗯…嗯嗯…!”

急促的娇喘呻吟声在浴室中回荡,只见妈妈叉开大腿,一只玉手握住她胸前饱满耸挺的雪白大奶子,不停揉搓着。

另一只玉手则伸出两根葱白纤指,插入她湿淋淋粉嫩的蜜屄中狂乱的扣挖着。

“嗯嗯…哦哦哦…!”

强烈的快感刺激着李萱诗渴求更多,雪白的纤指在嫩屄中抽插的越来越快,湿淋淋的淫水顺大腿根部滴流而下。

李萱诗发泄着在老公那里没有满足的情欲,逐渐沉沦在自慰的快感中不能自拔。

“嗯…不行了…啊…!”

陡然一声高亢的娇啼,划破深沉的夜色,只见一股淫水从李萱诗的嫩屄中箭射而出。

她一阵一阵的痉挛抽搐,丰满的肉体酥软无力,软绵绵的滑倒坐在了湿滑的地砖上。

左京看着这淫靡的一幕,内心激荡,心绪难平,强忍着冲进浴室中将妈妈就地正法的冲动,悄悄地退回了自己的卧室。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左京脑海中不时的闪过妈妈那赤裸的娇躯,那丰满的双乳,修长雪白的大腿之间的秘处的萋萋芳草和湿淋淋嫣红的肉唇。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失,快一个小时过去了,左京还是睡不着觉。

他拿出手机一看时间,一晃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之前受到了妈妈的刺激,满脑子都是妈妈绝世的容颜和雪白的丰满肉体。

强烈的欲火炙烤着左京,他感觉再这样下去要疯了,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闪过脑海。

“不管了,死就死吧!”

左京一骨碌爬起来,下了床走出了自己的卧室。

外面夜凉如水,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走廊上,显得静悄悄的。

左京悄悄的走到父母卧室外,先趴在门缝边侧耳静听,里面传来爸爸的呼噜声和妈妈均匀的呼吸声。

他伸手推了下门,发觉门没锁死,轻轻一推就开了。左京轻轻走进爸妈卧室,并随手带上了门。

房内床头柜上开着一盏小夜灯,幽蓝的灯光照的房内清晰可见。

自从上初中后,左京就很少进入爸妈的房间了。这时他有种做贼的感觉,他今晚就是来做贼的,偷香的贼。

卧室装修的豪华高贵,以暖色调为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床头墙上那一副巨大的像框,那是爸妈结婚10周年补拍的结婚照。

那时爸爸42岁,人到中年,穿着黑色西装,面色沉静,身材笔挺。妈妈当时30岁,花信少妇,穿一袭白色蕾丝婚纱,娇艳绝色,似仙女下凡。

左京缓缓地走到爸妈的大床前,只见爸爸侧身而卧,正呼声连天,睡得沉沉的。

而妈妈此刻正姿态撩人地躺在床上,纤手搂抱着爸爸的腰,正睡的香甜。

左京只看了一眼,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色深深地吸引住了,只觉得怦然心动,欲火焚身!

此时的妈妈,穿了件透明的丝质睡衣,都能清晰的看见里面红红的突起,而露在外面的皮肤白皙娇嫩,晶莹玉润,闪着柔和的光晕。

左京呆呆的站在床前,那双色迷迷的眼神,肆无忌惮的盯着妈妈胸前那硕大的丰满的酥胸,四处游动,有若实质的目光在妈妈衣襟开缝处探觅着,似是要挑开那一抹碍眼的丝质睡衣直接钻进去,探个究竟。

此时的左京,几乎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旖旎深深震摄了心神,迷失了自我,他感觉到心跳加速,内心躁动,夹杂着丝丝兴奋和渴望!

熟睡的妈妈,只是用毯子遮着肚子,晶莹剔透的雪白双腿露在外面,看得左京猛吞口水。

抱着一丝好奇心,左京小心地想偷看一下妈妈穿什么内裤,结果她双腿紧闭,想从裙缝偷看一下也没办法。

左京压抑不住内心中的邪念,轻轻叫了一声“妈妈”,见她没反应,看来妈妈是睡熟了。

心跳得好快,好像要窒息了,左京深呼吸一下,把手伸向妈妈的睡裙,很小心地把它翻卷起来。

超短睡裙撩起,妈妈几乎耀眼的性感大腿,令左京看得几乎忘记呼吸。

妈妈的大长腿雪白粉嫩,曲线玲珑,两腿之间是高开叉的三角裤,从白色的蕾丝边露出茸茸的芳草。

妈妈的白色小内裤,在肚脐下方的腰线上有一朵小花,而耻骨上竟然是镂空的几根阴毛露在外面,细细的,卷卷的。

仔细看时,在黑黑的耻毛附近,薄薄的半透明内裤紧贴在嫩屄上面,阴唇的形状完全浮显,散发出无比淫荡的讯息。

左京轻轻用手指触到妈妈蜜唇的位置时,虽然隔着内裤,还是会感觉出成熟的嫩肉般肉瓣的火热和柔软。

妈妈有匀称的身材,美丽的脸庞,左京偷看了她一下,她的双唇薄薄的,十分湿润,让人看了就想吻上去,两颊泛着微微的粉红色,真是美极了。

一双大长腿又白又直,左京实在忍不住,想再偷偷的看看妈妈的私蜜处,而且他真的好想再摸妈妈的肉屄一下。

左京抬头看了一眼爸爸,见他正呼声连天的沉睡着,丝毫不知自己的儿子正在旁边要偷奸自己的妻子。

色胆包天的左京轻轻地把妈妈娇小柔嫩的纤足握在手中抚摸把玩。

妈妈的小脚不盈五寸,脚趾很齐整,脚型美丽动人。玲珑浮凸的脚丫刚好盈握,摸下去软绵绵的,很有舒服感,左京简直爱不释手。

左京又想摸摸妈妈的酥胸,悄悄地盖上她的裙子,然后指尖颤抖地解开她的钮扣,以极缓极轻的力道拉起她的上衣,好不容易掀开到她的胸部。

妈妈戴的胸罩是比基尼形式,浑圆的罩杯被她盈实的巨乳填充得刚好,既罩住了一对玉乳,却又不会像一些女人,明明没有真材实料,却故意买大号的来遮丑。

浑圆的罩杯微微凸起,那肯定是她的乳头了。左京爬上大床,微张开口,紧张得说不出话,慢慢起身贴向妈妈,手臂也不由自主地伸出去,手掌则内凹成杯状,和她的胸部只有一公分之隔。

他一直不敢动手捏下去,只是隔段距离,顺着形状摩娑着,想像手掌爱抚乳房的情形。他的呼吸十分急促,双手几乎想放下去把玩她丰润的乳房,然后伸进去攫取谜般的乳头。

左京屏住呼吸,迅速在妈妈的乳房上摸了一把,真高兴她没反应,于是他将整个手掌放到她乳房上,哇,真大!

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阻隔,可是那种柔软温热的感觉,使他的呼吸受到极其剧烈的扰乱,他的神智也陷入一片慌乱。

左京捏了一下小奶头,妈妈没动,再大力一些,她还是没反应,她真的睡沉了。

还是正事要紧,左京赶紧掀她裙子,又将妈妈双腿轻轻分开。妈妈穿的是一件白色蕾丝亵裤,那透明得不像话的薄,隐隐透出妈妈黑森林的原形。

若隐若现的蜜穴在眼前,左京突然发狂也似地拼命以舌头探索,翻过了那薄薄的一层布,直接舔向妈妈肥美的大阴唇。

在蜜穴入口处有一股淡淡的淫水香味刺激左京的味觉与嗅觉,更使他异常兴奋。他用舌尖贪婪的舔着妈妈的嫩屄。

此时妈妈的小嘴中发出了呻吟声,妈妈可能做着春梦吧,她并没有醒来。

于是左京轻轻的把她两腿分的更开,再小心地跪在她两腿中间,俯下身来,想要把她内裤遮住肉屄的部分往旁边拉开,但是有点紧,于是他抓着她内裤的下缘,把它往下拉了些,现在终于有足够的空间了。

左京用左手小心的把妈妈内裤由胯下拉向她左边,露出了整个饱满的嫩屄。

他终于看到妈妈的嫩屄了,左京把脸整个贴过去,好看个仔细。

妈妈的大阴唇微微张开,左京看到了里面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他的眼睛盯在有绒毛饰边的秘唇上,忍不住伸出两根手指放在肉缝的两侧,慢慢分开闭合的花瓣,就好像花朵突然绽放。

展开肉色的粘膜,左京看到了妈妈的阴蒂,于是他小心地再往两边分开一些,露出湿润光泽鲜红色的肉洞,周围环绕着肉色的组织,妈妈的嫩屄真是漂亮,左京把鼻子伸过去闻了一下,还有甜甜的味道。

左京将脸颊贴在妈妈深邃的三角地带,缓缓地来回移动脸庞,让她黝黑而柔软的体毛摩挲他的皮肤。

他忍不住想学a片舔妈妈嫩屄一下,所以他就轻轻地舔她的阴蒂,舌头绕着它转呀转的。

奇怪,妈妈竟然在睡梦中淫水也会流出来,于是他就趁着她淫水四流的时候伸手仔细地摸她的大小阴唇,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热热的,软软的,滑滑的。

渐渐妈妈的淫水竟然湿到床单上,连左京都开始兴奋得想立刻射精。

左京轻易地拨开妈妈充血的阴唇,戳弄着她肥美的蜜穴,手指向里,触到了女人敏感的阴核,手指完全深入到最后,终于碰到了子宫口,用指尖绕着子宫口的周围,睡梦中的妈妈兴奋得整个肥臀随左京的色手玩弄,轻轻起伏。

左京实在忍不住了,于是爬向上方,把他早已勃起的粗长大鸡巴掏了出来,在妈妈的屄缝里磨来磨去,一触到那浓郁的阴毛,他的鸡巴又胀大了一些。

当触到正流着蜜汁的妈妈的蜜穴,鸡巴膨胀到最大。左京只觉得妈妈的嫩屄好软好滑,恨不得能一下刺进去。

突然妈妈动了一下,缓缓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正在她身上的儿子时,惊吓的要大叫出声。

左京急忙用手捂住妈妈的樱桃小嘴,轻声说道:“妈妈,别喊,吵醒了爸爸就不好了!”

李萱诗惊恐的转头,看向旁边正熟睡的老公,又看看正压在她胴体上的儿子,芳心中剧烈的跳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妈妈,我好爱你,你知道吗?你就给我吧,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

左京也紧张得不得了,手也在不停颤抖,但欲望的心魔已完全控制了他,让他欲罢不能了。

李萱诗呆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儿子竟然如此色胆包天,敢深更半夜潜入父母房间,想当着爸爸的面对妈妈行不轨之事。

她身体触电般发着抖,没有抗拒,但也没有迎合,只是被动的躺在那里。

迷蒙似的大眼睛彷佛蒙上了层水雾,愣愣的望着儿子。

左京忍不住了,俯下身,伸出舌头探入那充满暖香、湿气和香液的樱唇中。

李萱诗嘤咛一声,倒抽了口凉气。她彷佛一下子惊醒过来,银牙咬得紧紧的,玉手使劲推着儿子的头。

左京不肯放弃,在妈妈嘴里四处舔动,叩着贝齿,想将舌头伸入妈妈小嘴里。

母子二人在黑夜的大床上,当着熟睡的老公(爸爸)的面,在无声的抗争着。

彼此胸口贴紧,心跳互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