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京之都市猎艳 (26) 作者:行走的骆驼

.

【左京之都市猎艳】

作者:行走的骆驼2020/09/20发表于sis001

第二十六章 捣毁毒巢

左京当然了解女警花的性格,从一个坚贞的少妇,走到今天的出轨偷情已经是很大的变化了,尽管是被人下了春药的情况下。

想要女警花尽情的展现女人的妩媚还要慢慢来,只有让她深陷情欲的漩涡中不能自拔,才会激发她淫乱的本能,那需要慢慢的引诱和挑逗,让她自己敞开心扉。

女警花虽然不浪叫,但她的大屁股却一刻也没停下过,她只有不停的起落着大屁股才能缓解嫩屄里的麻痒,她骑在少年的身上双腿大大的分开,从琼鼻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声。

现在也不知道是左京在操她,还是她在操左京。

左京使劲的板着女警花的两片肥嫩臀瓣。

“警花姐姐,和你操屄真好,你的小屄真紧,夹的我真舒服,真想总这么操你,你的小屄是我的了,还有你的大屁股,都是我的,我操,我操你的骚屄。”

女警花被少年粗俗的言语刺激的已经不能自持,她只是“嗯……嗯…”的娇吟,也不知是在回答少年,还是在抒发自己舒爽的感受。

她感觉今天真的要丢脸了,她真想回答少年,“我舒服,你操的我舒服,你的大鸡巴操的小屄舒服,使劲操我的小屄…!”

在左京淫乱的粗语中,女警花的魂魄已经飞离了身体,在天空中飘荡。

她敏感的嫩屄在大鸡巴的冲撞下,已经不堪负重,她的高潮点到了,飞快挺动的大屁股,突然的狠狠地一坐,瞬间就停顿下来,双手紧紧抱着左京,小嘴里“啊…”的一声淫叫。

“我来了,我不行了。”

左京看着怀里还在不断抽搐的美女警花,心里充满爱怜。

他知道女人在高潮后,是需要男人的爱抚和甜言蜜语,感觉女警花的大屁股还在轻轻的颤动,虽然从高潮的痉挛中松弛下来,嫩屄还是紧紧地夹着大鸡巴不松,小嘴里还在娇喘着。

抚摸着女警花光滑柔嫩的肌肤,左京柔声说:“警花姐姐,舒服吗?”

“嗯…!”

女警花趴在左京的身上,娇羞中,无力的轻嗯了一声。

“我没骗你吧,警花姐姐,如果你把舒服的感觉大声的说出来,叫出来,你会更舒服的,这就是所谓的叫床,会叫床的女人是最迷人的。”

左京一边亲吻着女警花白嫩的脸蛋,一边说着。

女警花娇羞的捶打一下左京的肩膀,“不会,从来没叫过,那多丢人。”

左京“嘿嘿…”一笑,“那有什么丢人的,女人在和心爱的男人操屄时,说些浪语,不但能更好的说明她在用心的享受和情郎的激情,还能使男人有巨大的征服感和成就感,彼此更能情感交融!”

左京做出一副暧昧的表情,把嘴附在女警花的嫩耳边小声说,“警花姐姐,和你操屄真好,你的小屄真紧,夹得大鸡巴真舒服,告诉我,喜欢我的大鸡巴吗?”

女警花羞气得说,“去,怎么总是说这些下流话,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吗,就不能文明点吗,我不爱听,我不会附和你的!”

说完女警花俏脸含春的看着左京,身体却肉紧的扭动了几下大屁股,嫩屄却把他的大鸡巴夹得更紧了。

左京舒服地轻吟一声,“好好,不说,你不爱听就不说!”

手在女警花的后背和大屁股上来回的抚摸着,心里却暗笑,每当他说出那些下流的词汇,就发现女警花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小屄收缩更有力。

虽然女警花嘴里说着不爱听,可是身体上却积极的响应。

像女警花这样的女人,平日里冷艳端庄,她老公为人正直老实,也不可能说这些下流粗俗的话语,夫妻间的性爱一定是传统平淡。

可是每个严谨贤淑的女人都有她阴暗的一面,这是不争的事实,只是每个人的约束能力不一,意志品质不等罢了。

现在的女警花,就她的性格而言,在做出了背夫偷情,红杏出墙的事情,一定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虽然是被春药害的。

但从她清醒后仍然愿与左京再次激烈的交欢,从她的身体反应上也看出来,她淫欲的一面已经出现,但这并不说明女警花的意志品质不坚,也不是一个淫荡下贱的女人,恰恰相反,越是贤淑端庄的女人一旦敞开身心,释放出来的情欲却是惊人的。

感受到女警花嫩屄又在不停地蠕动,左京积压已久的欲火也想得到释放,那没有射精的大鸡巴,在女警花的嫩屄里坚硬如钢,好像炸了一样的难受。?”警花姐姐,你舒服了,我还没好呢,你看怎么办呐!”

说着,左京挺起腰部用大鸡巴在女警花的嫩屄里抽送了几下,发出“滋滋…”的水声。

女警花一下羞红了脸,刚才使用女上男下的姿势,在新奇紧张的刺激下,做得太投入了,再加上少年下流粗俗的言语挑逗,高潮来得太快了。

少年射没射精她跟本就不知道,高潮后的女警花,只知道少年的大鸡巴还坚硬地插在她的嫩屄里,加上少年温柔的抚摸,叫她感受到他的体贴,她很享受也很满足。

嫩屄里插着个大鸡巴,耳朵里听着下流的淫词,每当听到,“屄,鸡巴,操…”等词汇,她的身体都有一阵悸动。

直到少年说出他还没射精,她才反应过来,暗想,自己太自私了,她高潮的七荤八素,淫水狂泄,少年却没有享受到高潮的快感,为了她那刹那间的痉挛,它就那么坚强地挺在那里。

她心里一阵感动,双手捧起少年的脸,在他的嘴唇上深情的一吻,脸红着说,“对不起,我太自私了,你很难受吧!”

说完就上下抛动起她的大屁股,她想让少年尽快地射出来,和她一起享受那高潮的美妙。

感觉到女警花卖力地套动着自己的大鸡巴,左京体会出了女警花的柔情蜜意,和与他心灵的贴近,他享受着女警花那润滑紧窄嫩屄的套弄,他爱怜地抱紧女警花的娇躯。

看着她绝美的俏脸,深情的说,“没关系,只要我的警花姐姐高兴我就高兴,你舒服了我就很满足,感谢你敞开心扉接纳我,也感谢我的警花姐姐敞开身体让我插进去,哈哈。”

“讨厌,谁敞开身体啦,还不是你勾引我!”

女警花俏脸更红,心里却倍感温暖,少年也能说出如此温暖人心的话语,和他在一起,他的一言一行,一个动作,都能叫女警花心灵震颤,这真是一物降一物。

自己平时非常恶心的下流言语,从少年的嘴里说出来,她却倍感刺激,嘴里说不爱听,身体上却毫不保留地接受了,女警花感到和少年做爱,总有发泄不完的情欲,难道自己就是为他而生的吗。

两人的呼吸又粗重起来,女警花一刻没停的吞吐着少年的大鸡巴,“咕唧,咕唧…”的声音,紧密而淫靡。

左京感到女警花的欲望再一次的提升,女警花已经累的娇喘吁吁,但她不想停下来。

“和我操屄好吗,舒服吗?”

左京一边揉着女警花的白嫩大奶子,一边往上挺耸着。

女警花猛然收紧大屁股,猛烈的动作突然的停顿下来,她把头深深地埋进少年的脖颈处,从鼻腔里轻轻的哼出:“嗯…!”

“喜欢我的大鸡巴吗?”

左京继续挑逗她。

“嗯…!”

女警花现在已经是神情迷乱,她真想放开喉咙浪吟一番,可就是放不开,潜意识中,她认为只有妓女才能那样浪叫。

“警花姐姐,我想让你撅着大屁股从后面操你。”

女警花心神一震,“不要,太羞人了!”

她颤声说。

那种羞人的姿势,自她结婚以来才用过两回,不过给她的刺激却很大。

“来吗,警花姐姐,我想看着你的大白屁股操你!”

左京恳求地挺动了几下大鸡巴。

女警花“啊…”的一声娇吟,“就你花样多,那种姿势太淫荡了!”

感觉到嫩屄里大鸡巴的抽动,女警花的声音都在发颤,其实,女警花也很喜欢这种动物交配的姿势,这种姿势更有一种被男人征服的感觉。

“来吧,试试吗,很刺激的!”

左京引诱着。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

女警花做出很无奈的表情和语气。

她轻轻的抬起大屁股,“噗”的一声,把少年的大鸡巴从嫩屄里吐出来。

没有了阻挡,女警花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嫩屄里流出来,大鸡巴抽出的同时,却让她感到如同心也被带走了似地空虚失落,她真的好想叫这个粗壮的大鸡巴永远的插在她的身体里。

左京立刻坐起身体,给女警花让出一块宽敞的地方,拍拍她那滑不溜手的大屁股。

“来,大屁股撅好。”

女警花满面桃红的扭动酸软无力的娇躯,慢慢地跪趴在衣服铺的地上,把头紧紧的贴在衣服上,雪白肥厚的大屁股高高的撅起,两条浑圆的大腿八分叉开,娇羞无力的说:“这样行吗?”

看着女警花摆出这么一副淫荡的姿势,左京睁大双眼,喉结一动,咯噔一声,咽了一大口唾沫,这姿势太诱人了,由其是像女警花这样气质高贵的少妇。

要在平时左京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今天就让他碰上了,他暗自庆幸自己的艳福不浅。

只见女警花那雪白圆润的臀瓣间,粉红肥嫩的阴唇已经张开,中间圆圆的洞眼清晰可见,还在不停地蠕动着,表面沾满粘滑的乳白色的淫液。

左京一股欲火直冲脑际,他不由感叹的说,“警花姐姐,你真漂亮,你的大屁股太迷人了。”

女警花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假装生气的说:“还看什么,又不是没看过,你来不来!”

这姿势太羞耻了,可是心里却是急切的盼望左京用他那粗壮的大鸡巴,插进她那空虚的嫩屄里,让她再一次感受到那空前的涨满。

“好的,警花姐姐,我来啦,我操你了!”

左京用手扶着大鸡巴,在女警花那诱人的阴唇缝间蹭了蹭,那里润滑异常。

女警花本能的收缩了一下大屁股,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条坚硬粗壮的大鸡巴,加着一声清晰的响声,“滋…”,猛然间就深深地插进女警花的嫩屄里。

女警花“嗯…”的一声吟叫,声音充满了满足和甜美,大屁股自然地向后一挺“太粗了,怎么这么粗啊,真的好满。”

接下来,左京抱着女警花的大白屁股,就是一阵温柔的抽送,频率不是很快。

他知道,这种姿势,女人的嫩屄和鸡巴的角度不同,如果太猛烈,女人会有疼痛感,反而不会舒服,可是这种姿势,却能给男人极大的享受。

尤其是像女警花这种拥有如此完美臀形雪白肥厚的大屁股,感官上加上身体上的刺激,最能满足男人的欲望。

就这样,一个不停的抽送,一个配合地向后挺动,“叽叽…”声,不绝于耳。

女警花的淫水不停的被大鸡巴从嫩屄里带出来,顺着她那浓密的阴毛滴落在两人身下。

“嗯…嗯…呀…呀…!”

她本想控制自己不叫出声来,可是怎么努力也不行,她发现,随着身体越来越高涨的情欲,嫩屄里的酸麻感也越来越强烈,声音不由自主的从她的小嘴里鼻腔里发出来,真的没办法控制,淫叫出来后,真的像少年说的那样,快感更加的强烈和真实。

“警花姐姐,真好,你的大屁股真好看,我看到了,我的大鸡巴再操你的小屄,你的淫水真多,警花姐姐,我操的你舒服吗,你的小屄舒服吗,告诉我,你的小屄舒服吗,你舒服就浪叫吧,叫出来更舒服,告诉我你的小屄舒服吗!”

左京在强烈的欲火冲击下,狂乱的喊出了这些下流粗俗的淫语。

女警花也被少年的淫话刺激的亢奋不已。

“啊…啊…别…别…别强迫我…给我留点尊严吧…别让我说…我说不出口!”

女警花感到又要被左京操出高潮了,用这种淫荡的姿势,高潮来的一定更猛烈。

“警花姐姐,太喜欢和你操屄了,你就告诉我一句,你的小屄舒服吗,我想听。”

女警花狂乱地向后挺动着大屁股,她的大脑一片迷乱,在大鸡巴的冲撞下,仅存的一点理智也被少年的大鸡巴操没了。

“我…我说不出口!”

“那你舒服吗?舒服告诉我你那里舒服,是你的小屄吗,告诉我。”

在强烈的快感冲击下,在少年的软磨硬泡下,为了自己享受那美妙的瞬间,女警花终于开始大声的浪叫起来。

“舒服,我舒服死了…!”

“那里舒服,告诉我,警花姐姐。”

“我…我的…小屄舒服,我的小屄舒服。”

“是我的大鸡巴操的你小屄舒服吗?”

“是…是你的大鸡巴操的我小屄舒服…你快呀…快操我…我里面开花了…你快操我…!”

满腔的情欲,随着女警花终于说出了淫词浪语,在她高声的浪叫声中,女警花的欲火得到了猛烈的释放,那种不可形容的快感,刹那间从她的嫩屄里窜满全身。

“警花姐姐,我爱你,我操你的小屄,我要来了,我要射进你的小屄里,真好啊。”

这一次,左京控制着射精的时机,在女警花高潮的同时,他也将浓浓的精液喷射入女警花不断抽搐的子宫里……

云收雨散后,两人又温存良久,当左京拿出帮女警花买的内裤、胸罩、丝袜、白衬衫时,女警花感动的又扑入左京怀中,送上香吻。

穿戴一新后,女警花又恢复成冷艳四射,凛然不可侵犯的人民警察形象。

“我叫丁玫,沙城市公安局刑警队二组组长,我老公叫杜非,是刑警队大队长!”

“哦,是丁玫姐姐啊,我叫左京,正在上初二!”

两个人恩爱缠绵了一下午,现在才想起来自我介绍,有时候缘份真是玄妙难测。

“那个…左京,我们…我们今天发生的事,姐姐希望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我不想我老公知道!”

女警花丁玫美目有些湿润,精致的脸蛋泛着微微的红晕,娇声细细的说道。

“放心吧,玫姐,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们发生的事,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噢!”

左京有些坏坏的笑道。

“哼,讨厌,你就是个小坏蛋,今天的事谢谢你了,若没有你相救,玫姐都不敢想象会遭遇什么!”

“哈哈,玫姐不用谢,其实你早就谢过我了哦!”

“讨厌,不许说!”

“玫姐,你害羞的样子还真可爱,看得我都想再狠狠的亲你了!”

“你…你真坏死了…我…我不理你了!”

“好了,玫姐,天也不早了,这两个抢匪你怎么处理?”

“哼,敢强奸人民警察,这两个抢匪一定不简单,我马上打电话叫同事来,把这两个抢匪带回局里好好审一审,说不定还能挖条大鱼出来!”

说罢,丁玫掏出手机,拨通了局里电话,把抓到两个抢匪的事大致说了一下,让他们派两个人过来。

“那个,玫姐,没事我就先走了!”

“啊…噢…左京,我们互留一下手机号,有事的话,玫姐好找你!”

“玫姐,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就是,我保证满足你噢,嘿嘿…!”

“你这个小坏蛋,讨厌死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说说笑笑间,两个人还是互留了手机号码。

看着左京潇洒离去的背影,丁玫一时之间,美目泛着迷离和纠结,不舍和甜蜜…

但想到爱她的老公,丁玫又有些愧疚难安,芳心滋味难明,柔肠百结。

直到外面警笛声响起,丁玫才重新振作精神,指引警局同僚上楼来将两名抢匪给押上警车,带回公安局。

经过连夜突审,竟然真的审出了重大案情。

一桩小小的当街抢劫案,竟牵扯到沙城市有名的慈善商人陈文峰,这不由引起了公安局长的高度重视。

由于陈文峰在沙城市商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又经常做着慈善事业,一个不好,就会引起连锁反应。

公安局长汤政立即下令刑警大队长杜非查清案情,绝不纵容,也绝不包庇。

杜非不敢怠慢,亲自提审,经过一天一夜连续审讯,果然发现案情重大。

原来这两名抢匪是陈文峰手下马仔,他们交待出陈文峰表面是个慈善商人,实际上是个制毒败毒的大毒枭,控制着沙城市及周边几个城市的毒品交易市场。

根据两个抢匪的招供,杜非与丁玫两夫妻带领手下警员突击检查了陈文峰的秘密仓库,果然发现了大量毒品及制毒工具。

这下证据确凿,杜非、丁玫立即对陈文峰进行抓捕,可是陈文峰早已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破获了这么大一宗毒品案件,省公安厅也震动了,一边发电指示继续追捕陈文峰,一边对于本案的有功之臣进行嘉奖。

几天后,沙城市公安局,丁玫一身警服,英姿飒爽的站在领奖台上,接受公安局长授予的荣誉勋章。

台下老公杜非及众公安干警都鼓掌祝贺,丁玫的脑海里却闪过一个少年的笑脸……

接着丁玫接受了她的好闺蜜,沙城市电视台美女主播苏蓉的采访。

面对镜头,丁玫侃侃而谈,美艳的脸蛋,自信的气质,让她迅速成为沙城市人民心目中的最美女警花。

而与此同时在沙城市城乡结合部,一处偏僻的出租房内,一名年约40多岁,身体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正拿着一份沙城日报,大发雷霆。

报纸的头版头条正是美女警花丁玫的大幅照片,标题是“沙城市最美女警花智捣大毒枭陈文峰的老巢”。

而这名中年男子正是陈文峰,他的制败毒窝点被警方捣毁后,幸亏他安插在警方内部的一名内奸提前向他示警,他才得以先警方抓捕他之前仓惶出逃,要不然的话他现在就要吃牢饭了。

陈文峰越想越气,将手中报纸揪成一团,狠狠砸向地上,对着站在他面前的几名手下破口大骂。

那几名手下却垂手肃穆,大气也不敢出一下,低头挨训。

这时门外进来一名染着红发的外国青年,高大健壮,蓝色的瞳孔闪烁着邪异的光芒。

他走到陈文峰面前喊了声“峰哥!”说得中文竟然很流利。

“托尼,怎么样,调查的如何?”

“峰哥,这个叫丁玫的女警察有个双胞胎的姐姐,名叫易红澜,是一名律师,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

说着,托尼从口袋掏出一张照片递给陈文峰。

陈文峰接过照片,目光一下子定格了。

只见照片中,是一个25岁左右身着职业装,气质冷艳,脸蛋绝美,身材丰满撩人的都市白领丽人。

“哈哈…好一对姐妹花,一个是女警察,一个是女律师,不错,不错!托尼,你安排一下,将这对姐妹花给老子掳来,老子要将她们操成母狗!”

陈文峰眼中射出淫邪的光芒。

“好的,峰哥,我这就去安排,就这几天保证把这对姐妹花带到你面前!”

“嗯,好,好啊!”

陈文峰得意的大笑起来,仿佛已看到丁玫、易红澜正跪在他面前摇尾乞怜着。

且说左京那天下午跟女警花丁玫分别后,走到大街上掏出手机打给妈妈。

“喂,妈妈,你和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啊…京京,你刘叔叔和徐琳阿姨太热情了,说什么也不放我们回去,要晚上接着喝,这样吧,你在哪里?妈妈去接你过来吃饭!”

左京说了现在的位置,却又忍不住调戏了一下妈妈。

“嘻嘻,妈妈,我的好老婆,我不要吃饭,我要吃你的大奶子!”

“你…别瞎说,小坏蛋,小心给你爸爸听到了,好了,我挂了,等着妈妈来接你!”

左京听着那边手机挂断的声音,想到妈妈那娇羞慌乱的表情,嘴角不由牵起一抹坏笑。

站在路边等了十几分钟,一辆红色宝马缓缓驶到左京面前,美艳迷人的徐琳从车内探出如花俏脸,笑吟吟的看着他。

“小帅哥,要不要我捎你一程!”

“咦,徐姨,怎么是你来接我?我妈妈呢?”

“怎么?小坏蛋,不想徐姨接你啊!那徐姨可开走了!”

“别…别…!”

左京飞快的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位上,系上了保险带。

“你个小没良心的,徐姨来接你,你还不乐意了!”

徐琳小嘴一嘟,有些小幽怨的说着。

“哪能呢,徐姨最疼京京了,京京不知道有多喜欢徐姨!”

“油嘴滑舌,你就能骗骗小姑娘去,你这么喜欢徐姨,那这几天怎么不见你来看徐姨呢?”

“我…我…这不是刘叔叔在家吗?有些不方便!”

“你刘叔叔在家怎么不方便了?你个小坏蛋,脑子里乱想什么呢!”

“我…我…!”

左京一时有些着急,语无伦次起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