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京之都市猎艳 (20) 作者:行走的骆驼

.

【左京之都市猎艳】

作者:行走的骆驼 2020/09/13发表于sis001

. 第二十章 父前偷欢

终于,李萱诗怕惊动熟睡的老公,也经受不住儿子渴求的眼神,慢慢闭上美 目,犹豫的启开了贝齿。

左京立刻捕捉住妈妈喷香的妙舌,交缠吸吮,滋滋的亲出声音,大口大口吞 食着妈妈的香津。

“唔唔……”

李萱诗被儿子舌吻的娇吟连连,但想起老公睡在旁边,忙又压抑的忍住不发 出声音。

深深体验着妈妈诱人的樱桃小嘴,追逐着那湿滑粉腻的香舌,左京尽情享受 那销魂蚀骨的快感,兴奋得像要飞起来了。

李萱诗一直被动的被儿子湿吻着,但僵直的娇躯慢慢地变得酥软下来,白皙 的美艳脸庞开始发烫泛红,娇喘连连起来,垂帘似的长长睫毛不住轻颤着,眼角 现出两颗清泪。

左京温柔的舔去妈妈的泪珠,舌尖轻轻刷着她长长的睫毛。

“嗯……不要……好……好痒……”

“妈妈,我好爱你,给我好吗?我忍不了了!”

心神俱醉的左京看着妈妈秀美绝伦的娇靥,呢喃道,无法控制的伸手想去触 摸妈妈的三角地带。

“小坏蛋!你太放肆了,竟敢深夜潜入爸妈的房间,你不怕你爸爸醒来打死 你!”

李萱诗突然推开儿子,有些慌乱的看了一眼旁边沉睡的老公,从床上爬起来, 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道。

可是左京立马也爬起来抱住妈妈,就要亲吻。

李萱诗看着熟睡的老公,又看着充满欲望的儿子,芳心一片凌乱,她怕再纠 缠下去,把老公吵醒,这个家就完了。

“京京,我……我们……不能这么做……你要是……难受……妈……用手帮 你好吗……”

左京虽然很失望,但他不想把妈妈逼得太急,何况端庄贤淑的妈妈还要帮他 手淫,这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他的心咚咚跳着,飞快的解开裤头,手指了指裤裆上的隆起,微笑注视着妈 妈。

“妈妈,那先把你的新小老公解放出来吧?妈妈,快帮我脱了!”

“你说话别这么下流!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了。”

李萱诗美目白了儿子一眼,顺从的蹲下娇躯,含羞带怯的拉下儿子的裤头。

左京那粗长的大鸡巴立即亢奋的跳了出来,差点敲到李萱诗鼻尖。

“呀!”

李萱诗忽然娇躯一颤,惊呼起来,玉手急速收回捂住小嘴,媚眼睁得老大, 然后几乎是本能的移开了视线。

虽然是见过很多次儿子的大鸡巴惊人的尺寸,可每一次都带给她心跳加速的 震撼,儿子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几乎是老公的两倍还不止。

“要是让这么大的鸡巴插进来……呸呸…李萱诗你没救了…”

绝美的俏脸上火红一片,水盈盈的媚目不由痴迷的盯着儿子的大鸡巴,李萱 诗芳心羞怯无限。?”怎么样,妈妈,儿子的大鸡巴还可以吧?”

左京拉过妈妈雪白柔软的玉手亲吻起来,看着她呼吸加速,媚眼迷离的模样, 一股极其邪恶的快感顿时涌上心来。

“大……很大……”

李萱诗小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欲言又止,深深叹了口气。

她整个人似都酥软了,扭捏不安的把目光转了回来,媚眼里泛起迷乱彷徨, 连雪白的脖子都红透了。

“这是妈妈生出来的大鸡巴,喜欢吗?来摸摸看。”

左京牵引着妈妈白玉般的小手在紫红色的大鸡巴上抚摸起来。

大鸡巴刚触到微凉柔嫩、软若无骨的玉手,猛的又昂起头来,一股透明的粘 液从尿道口溢出,差点滴落到妈妈秀美的俏脸上。

一种说不出的快感让左京觉得骨头都有点发酥,忍不住呻吟出声。

“我……啊……快松手!”

李萱诗猛然摇摇头,醒过神来,她赶紧把小手攥成了拳头。

左京便只能拉着妈妈的小手在大鸡巴上乱蹭。?”妈妈,你怎么说话不算数 呢?快点吧,不要把爸爸吵醒了!”

李萱诗立马不安的转头看了一眼仍熟睡未醒的老公,白嫩的俏脸上纠结一片, 深深的叹了口气。?”把……把眼闭上,不许偷看!”

她俏脸板了起来,洁白的贝齿倔强的紧紧咬住下唇,但却掩饰不住紧张的表 情。

左京马上照办,稍隔一会儿,他感觉两只有些发颤的玉手握住了大鸡巴。

耳听妈妈轻轻娇喘了口气,感到那软滑的玉手畏畏缩缩的握了一会儿大鸡巴, 才开始慢慢的上下撸动,接着是慢慢的下滑,滑腻的玉手比左京自己套弄要舒服 得多。

左京兴奋得了不得,忍不住悄悄眯眼偷看。

李萱诗没察觉儿子在偷看,只是大大圆睁着漂亮的大眼睛,其间闪烁出逐渐 增长的春情欲望,呼吸愈来愈急促,抚摸大鸡巴的动作越来越痴迷,娇躯也下滑 跪在床上,纤细的柳腰不经意的慢慢的扭来扭去。

一波波舒爽的感觉使左京屁股一拱一拱的,刺激而出的透明粘液湿润了李萱 诗的掌心,小夜灯的幽蓝光晕照的亮晶晶的一片。?”太好了……妈……你真好 ……啊……好舒服…啊……”

不过,李萱诗弄了许久,玉手都酸了,儿子的大鸡巴都没射,而她则累得左 右手换了好几次了。

“哎呀,怎么回事,你怎么还不射?等会你爸爸醒了看你怎么办?”

一直含羞不语的李萱诗有点急了,抬头正和儿子视线相接,不由得俏脸一红。

左京忽然发现妈妈鼻尖上渗出了不少细小的汗珠。

“妈,我想在你脚上弄……”

“这算什么名堂?小坏蛋,你又想什么鬼主意,真是的……”

李萱诗怪异的瞟了儿子一眼,好像有股火焰在眼中一闪而过。

她还是擦了擦手,乖巧的坐在床上,美目羞愧的看了一眼旁边熟睡未醒的老 公,脱下了丝袜,伸出了美白的玉足。

白嫩的玉足晶莹剔透,纤美柔软,发出淡淡的幽香,粉嫩的脚趾又细又长, 脚趾甲修剪得很整洁光滑,上面涂了一层透明指甲油,真是美轮美奂啊。

左京心中一荡,想也没想,张口就把妈妈的白嫩小脚含进嘴里,细细舔舐着 晶莹的脚趾,舌头象舔吮着美味般贪婪。

痒痒的感觉让李萱诗轻轻娇笑起来,笑声中夹杂著呻吟,一双玉足顽皮的扭 动着。

“嗯……嗯……京京……好痒…你……嗯……”

她时不时的呻吟一两声,又怕惊醒老公,强行抑制住。

“妈妈,舒服吗?”

“京京,你好坏,这样作贱妈妈。”

李萱诗轻喘着,拚命要抽回微微抽搐的美脚。

但左京死死抓住妈妈的小脚不放,慢慢将晶莹的脚趾一个个都舔吸了,舌头 在趾丫间摩擦抽动,接着又舔到脚心、脚背、脚跟,牙齿不时的轻轻啃咬。

白白嫩嫩的脚掌在来回舔弄下微微泛了红晕。

左京偷眼看妈妈,见她双手反抓着床单,仰面向天,绝美的俏脸也越来越红, 娇喘声越来越明显,闭着大眼睛,瑶鼻翕动,轻咬着下唇,好像非常享受的样子。

而左轩宇则在旁边酣睡不醒,丝毫不知就在他旁边娇妻爱子之间的淫戏。

左京把妈妈的白嫩脚掌并拢,夹住大鸡巴,摩擦起来。嫩脚的美肉摩挲着大 鸡巴,快感一阵比一阵强烈。

突然左京感觉脊椎一麻,精液像开了闸门一样狂射而出,肆无忌惮的喷落在 妈妈的嫩脚上。

左京猛的抬起头,见妈妈似乎浑然不觉,湿润的大眼睛迷朦的看向那渗着分 泌物的龟头,紧紧抿着的小嘴微微一张,红嫩的舌尖不经意的探出唇缝,轻巧的 舔了下。

两片薄薄的鲜红樱唇被香津润泽得更显娇艳欲滴。

左京的心立刻剧烈颤抖起来。

“妈妈……”

李萱诗身体立刻娇躯一震,醒过神来,手足无措,迷离的大眼睛眨了几下, 俏脸上满是复杂的神色,像是有点茫然失落又像是有点兴奋欣慰,似乎还带着几 分无奈惭愧。

“啊……京京……”

左京开始用脸颊摩擦妈妈的嫩滑脚底。

“我想妈妈……亲我……那里……”

李萱诗闻言娇躯一颤,水汪汪的美目竟有点不敢正视儿子,只是斜睨着他。

高雅美艳的俏脸上又呈现出一种前所未见的妖媚冶荡,虽不是刻意流露出的, 但却充满了成熟女人的诱惑。

她轻轻抽回雪白的大长腿,蜻蜓点水般的踢了儿子的头一下。

“什么呀,京京,不许胡说,你真坏死了!妈妈这样做都已经很对不起你爸 爸了,很过分了……怎么还要妈妈做……做那种事呢……”

“不嘛,妈妈,你就亲它一口嘛,你看,它又硬起来了!”

李萱诗媚眼一瞥,果见儿子的鸡巴又开始昂扬起来,她马上羞赧的低下头 ……

“坏东西…怎么会这样…”

她悄悄的看了一眼儿子那已经完全勃起的粗长大鸡巴,又娇羞的偏过头去。

左京挺着大鸡巴一晃一晃的送到妈妈面前,伸手将妈妈的俏脸转过来。

“妈妈,来,舔一下它!”

粗大的鸡巴已顶在了李萱诗的红润樱桃小嘴上,她漂亮的大眼晴睁开,迷濛 水润,葱白的玉手不由自主握了上去。

“天啊……太罪恶了……我……我究竟在干什么呢……该死……唉……不该 这样的……”

李萱诗内心挣扎着,勃发的欲望却象春药炙烤着她的芳心。

左京紧盯着妈妈诱人的樱桃小嘴,激动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期待着。

窗外,月光皎洁如水;室内,夜灯幽蓝温馨。

豪华的席梦思大床上,爸爸在酣睡如故;妈妈则手握儿子的大鸡巴,媚眼痴 迷。

李萱诗含羞带愧的偏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老公,又转过螓首,深情的注视儿 子了一会儿,母子间禁忌的邪欲在绝美的粉脸上燃烧着,似醉非醉。

她迟疑了一下,葱白的玉手轻轻握住儿子的大鸡巴,温柔的抚摸着。

过了一会,大鸡巴突然传来了冰凉滑腻的触感,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刹那,但 已使左京获得了强烈刺激。

他心跳陡然加快,“妈妈……她舔我的鸡巴了?”

接着,只见李萱诗白皙的玉手托起阴囊,樱桃小嘴一下又一下的小心舔着, 徐徐将儿子的龟头含进热热软软的小嘴里,笨拙的夹吮着。

李萱诗一点口交的技巧都不会,洁白的贝齿刮得鸡巴好疼。

“这说明妈妈从没给爸爸口交过,这是她的第一次!”

想到这里,左京就兴奋的不行。

妈妈生涩的动作带给左京一种前所未有的美妙感觉,那种禁忌快感真是要多 刺激就有多刺激,他差点呻吟出声。

如水的月光洒进屋内,再加上室内幽蓝的夜灯下,李萱诗那柔美白嫩的肌肤 彷佛罩上了层淡淡的银装,闪闪发光,荡起阵阵涟漪。有种说不出的妖艳和淫荡。

“老天,妈妈在为我口交,连爸爸都不曾享受到的,这……这不会是在做梦 吧?”

左京躺在床上,叉开双腿,任由妈妈施为,感到鸡巴开始暴涨了,已经勃起 到最大限度了。

忽然李萱诗直起身,彻底解下睡裙。一只玉足跨过儿子的身子,小嘴里继续 含着大鸡巴。

竟然形成了传说中的69式……

饱满湿淋淋的嫩屄在左京眼前摇晃着,在长满半个小腹的大片黑黑阴毛中, 两片肥厚紫红的阴唇紧紧合着,形成一条向里凹着的圣洁细缝。

“啊,我就是从这降生出来的!这也会是我以后的乐园。”

左京眼晴紧盯着妈妈神秘的幽谷,激动的难以自抑。

接下来,李萱诗竟探手拨开她的阴毛,翻开肥厚的阴唇,整根纤指肏入蜜道 里。

突然一滴爱液滴到了左京脸上,接着又一滴,再一滴……

终于欲望战胜了理智,左京抖颤着伸出手指,轻轻触摸着妈妈的嫩屄。

噢!好滑好暖啊。

李萱诗大概是被这突如奇来的举动吓到了,一动也不敢动的趴在儿子的大腿 间。

左京拉下她按在嫩屄上的玉手,亲吻着阴毛,并朝蜜穴里吹起气来。

一股股热气吹得李萱诗娇躯连颤,阴唇如小嘴般一张一合,菊蕾也一松一收, 粘稠的爱液被挤拉成一条水丝,坠落下来。

左京立刻凑上嘴去舔吸,爱液香而甘美。

“啊……不……脏……别……嗯……”

李萱诗纤腰扭摆,躲闪着儿子舌头的挑逗,急忙用一只玉手抵推住儿子的头 不让继续下去,琼鼻中发出了难耐的娇吟声。

红嘟嘟的蜜唇里又流出了一股爱液。

左京掰开妈妈的玉手,抱住她雪白的大长腿,鼻尖分开湿淋淋的肉唇,伸长 舌尖,吃力的往里挤。

左京很吃惊妈妈的嫩屄蜜道居然还那么窄,宛如处女。舌头彷佛是进入了一 个棉花堆,但温暖湿润的感觉又如同泡在热水盆里,使人陶醉。

左京舔舐起柔嫩的肉壁来,淫水和唾液混在一起,在摩擦下发出“啧啧”的 声音。

李萱诗娇躯抖颤得越来越厉害,阴唇渐渐的充血膨胀,春情欲念在儿子持续 的挑逗下终于激发。

雪白肥嫩的大屁股挺起耸动,湿淋淋的肉屄整个贴在儿子脸上厮磨着。

湿淋淋的爱淫涂抹到左京眼睛、面颊、鼻梁、嘴唇上,差点使左京窒息,浓 密蜷曲的阴毛扎得他痒痒的。

“妈妈,我让你舒服了,你也别停下呀。”

李萱诗便不由自主的再次张开樱桃小嘴含住儿子的大鸡巴,雪白的玉手跟着 握住套动摇晃起来。

左京非常轻巧的把充血勃起的阴蒂含在嘴里,吮吸着,舌尖温柔的围转撩弄。

“嗯……不行……京京……不……不要再逗妈妈了……妈妈受不了啦…… ……好难受……”

李萱诗被儿子舔吸得不行了,含着大鸡巴的小嘴开始慢了下来,最后变成有 一下没一下的。

她的阴蒂一跳一跳的,嫩屄中的爱液潮喷似的一阵比一阵凶猛的涌出。

先是混浊,然后清澈,先是粘稠,然后稀薄,激射得左京满脸都是。

或许是爸爸从来没替妈妈舔吸过嫩屄,从来没尝过的刺激让妈妈很快就高潮 了。

并且是潮吹……

李萱诗娇躯突的连颤几下,瞬间僵直紧绷着,肥臀往上抬起,接着狠狠的放 下,嫩屄不断的抖动着,每抖一下就溢出一股热粘粘的爱液。

左京张开大嘴,全吞下去了。

“妈妈,你简直是蜜糖做的!可不可以天天给我喝呀?”

左京笑嘻嘻的搂住妈妈香汗淋漓的赤裸玉体,坚硬的大鸡巴直挺挺的顶在她 白嫩的小腹上,兴奋之情从内心荡漾开来。

李萱诗被香汗浸湿的胴体显得格外腻滑,在灯光下晶莹光泽。

“小坏蛋……你就作践妈妈吧。”

李萱诗双手掩在潮红的俏脸上,大屁股扭了几下,如蛇的细腰有意无意的向 后弓着,躲避着儿子的大鸡巴。

左京笑嘻嘻的轻轻揭下妈妈的玉手。

“妈妈,我爱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作践你呢?”

李萱诗连连娇喘着吐出火热的气息,小巧的琼鼻可爱的翕动着,美丽的脸颊 已染成妖艳的桃红色,秀挺鼻梁上布满了激情过后的细小汗珠,眼中似有些许冶 荡的笑意。

“还不够吗?京京……我们真是疯了……这样怎么对得起你爸爸!”

李萱诗樱唇蠕动着,水汪汪的美眸含羞带愧的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老公,轻轻 的说。

“妈妈,爸爸酒喝多了,不一觉睡到天亮是不会醒的,你放心吧!”

“你这个小色魔,胆子也太大了,趁着你爸爸喝醉,就敢在他身边玩弄他老 婆,小心他知道不拿刀砍你才怪!”

“妈妈,我爱你,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为了得到你,我什么都不管。我 要把精液射在你的小屄内、大奶子上,你舔着我的……”

“别……别说了,你真要羞死妈妈?”

在儿子灼热的目光下,李萱诗使劲的把熟透苹果般的娇艳脸蛋扎进儿子怀里, 说什么也不抬起来了。

左京爱怜的抚弄着妈妈顺滑好像黑缎子的秀发。

没错,这个把他养育长大的女人就是一颗正等人去品尝的鲜嫩红苹果,而尝 她的就是她的亲儿子!

从今以后,只要瞒着爸爸,她就不再是妈妈,而要象妻子一样,把那倾国倾 城的玉体交由儿子尽情享用。

左京强行托起妈妈的尖俏下巴,亲上她的小嘴。

李萱诗略微挣扎了几下,遂婉转相就,丁香玉舌伸进儿子嘴里,贪婪吮吸着 儿子的唾液,和儿子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违背伦常的禁忌刺激,母子乱伦的热焰慢慢的吞噬了黑夜中的母子。

娇艳不可方物的李萱诗春情满溢,开始火辣辣的回看儿子,迷人清澈的大眼 睛像要滴出水来,赤裸诱人的娇躯战栗着,皙白得耀眼的大长腿,时而合拢,时 而打开。

求欢的信号发出了……

左京松开了妈妈的小嘴,一口把从她小嘴里牵出的晶莹发亮的丝状津液吸了 过来。

接着就将大鸡巴探下妈妈的嫩屄。

“啊……不要……妈妈……还没准备好……”

突然李萱诗轻轻说着,声音颤抖得厉害,整个娇躯也哆嗦了起来,显然表明 了她此刻内心深处的恐惧与纠结。

她蓦地里伸出两只雪白玉手,死命握住大鸡巴,不让他寸进。

左京这回真急眼了。

“为什么?妈妈,我不管,我就要你!”

他情急的揽住妈妈的细腰,猛地耸动大鸡巴。

龟头穿过妈妈的指缝,点触到浓密阴毛下的娇嫩阴唇,感觉真的很刺激啊!

母子俩顿时一齐打了个寒战。

“不……不要太过份……京京……你不可以对妈妈动粗……天哪…………我 不想对不起你爸爸,都是妈妈不好……到此为止吧……你不能对妈妈这样……不 可以啊……”

李萱诗哭泣着,哀求着,推拒着,呻吟着,高挺的乳峰颤颤不已,股股爱液 也因潜意识中的快感而不停的泌出。

其实她也想过放弃抵抗,可是传统的观念束缚,以及为人妻子的忠贞思想, 让她不想红杏出墙,背叛老公。

尤其还是自古以来都受人唾弃的母子乱伦,而且还是在熟睡的老公的眼皮底 下。

李萱诗的大腿好几次已叉了开来,但还是又并拢了,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最 终李萱诗将儿子推开了。

也许是左京看着妈妈充满痛苦矛盾的大眼睛和楚楚可怜的泪珠,他心软了, 放开了妈妈这块美肉。

李萱诗披上睡裙,狼狈的跳下床,赤着雪嫩的玉足就往外走去。

“京京,妈妈做不到背叛你爸爸,我还要再想想……我去洗洗……”

左京不死心的跟着下床。

“我和妈妈一起洗。”

“小色鬼!”

李萱诗轻啐了一声,但或许是为了不让儿子太失望,她还是红着俏脸点了点 头,但又加了句。

“你要保证不许再欺负妈妈……”

左京连连点头,忙爬下床,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仍在床上熟睡的爸爸。

轻轻带上房门,和妈妈一起走了出去。

【未完待续】 贴主:Cslo于2020_09_13 22:45:13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