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京之都市猎艳 (17) 作者:行走的骆驼

.

左京之都市猎艳

作者:行走的骆驼2020/09/05 发表于sis001

第十七章 与母暖昧

晚上放学后,左京坐着妈妈的车回到家里,看到老爸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

左京喊了一声:“爸爸!”

左轩宇抬头见到老婆,儿子回来,说了一句:“老婆,京京,你们回来了!”

李萱诗走到鞋架边,弯下细腰换鞋子,说道:“老公,你饿了吧,我马上为你做饭!”

左京看到妈妈因弯腰换鞋,而向后翘着的被短裙包裹的大屁股,不由色欲熏心,他看到爸爸是背对着他们,色胆包天之下,悄悄上前,伸出手摸到了妈妈的翘臀上。

“唔…”李萱诗吓了一跳,她赶紧伸手到后面抓住儿子的色手,同时扭头,凤目含怒瞪着儿子,试图以母亲的严厉,让儿子知难而退。

可左京现在精虫上脑,哪里肯退却,他的右手将妈妈的包臀短裙掀起,露出里面紫色的透明蕾丝内裤包裹的大肥屁股。

左京的手在妈妈的雪白大屁股上贪婪抚摸揉捏,将那两片肥嫩的臀瓣揉捏成各种形状,滑如凝脂的触感让左京欲罢不能,两手不停在妈妈肥嫩的大屁股上爱抚着。

“唔唔…”

李萱诗想不到儿子如此大胆,竟敢当着他爸爸的面乱来。

她想要阻止,可是又怕被老公发现,儿子的色手防似有魔力一般,每一下抚摸揉捏,都能带给她快感连连。

并且当着老公的面,被自己的儿子侵犯,这种只有出现在日本av中的情景,让她有着强烈的背德禁忌的刺激感。

“对了,老婆,刘鑫伟女儿的10岁生日,我没去参加,他们两口子没有怪我吧?”

这时,左轩宇的声音传了过来,令得母子俩的动作顿时一僵,不过当看见左轩宇并没有回头,仍背对着他们看着报纸,都松了一口气。

左京见爸爸没发现,心中更是刺激万分,他一手爱抚着妈妈的丝袜大腿,一手揉捏着妈妈的大肥屁股。

强烈的禁忌快感让李萱诗强忍住没发出呻吟声,她一边双手扶着鞋架,翘着大屁股任由儿子玩弄,一边回答老公的话。

“嗯,没有,老公,刘鑫伟说下次要单独请你!”

“这个老刘啊,还是那么客气!”

“是…是啊!”

李萱诗一边应付着老公的话,一边强忍着儿子的抚摸,超强的刺激让她春情荡漾,她感觉嫩屄里一股股的淫水激射而出,她竟然就这样高潮了。

连忙拉下后面被儿子拉上去的裙摆,强忍着下身的泥泞,李萱诗对左轩宇说了一句:“老公啊,我先去洗个澡,再给你做饭啊!”

说着一阵风似的冲向了浴室,左京看着妈妈的狼狈,心中“嘿嘿…”一笑。

“咦,儿子,你妈妈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就要洗澡?”

面对老爸的话,左京一阵头大,只好敷衍道:“爸,你又不是不知道,妈妈向来有洁僻,可能出汗了吧!”

听了儿子的话,左轩宇“嗯”了一声,他就是随口一说,也没太在意。

他向儿子招招手道:“儿子,过来,陪爸爸杀两局!”

左京知道爸爸的棋瘾犯了,便走过去,隔着茶几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

这时左轩宇已拿出象棋,摆好了阵势。

左轩宇笑呵呵道:“儿子,三局两胜啊,爸爸今天定要将你杀个片甲不留!”

“行啊,爸爸,儿子我今天可不会留手的哦!”

“哈哈,儿子,尽管放马过来吧!”

说着父子二人已摆开阵势,楚河汉界捉对厮杀起来。

左京的象棋技艺本就不错,再加上修炼了“九天诀”以后,他感觉整个人脱胎换骨,无论是反应,记忆力,还是智商都不知翻了多少倍。

因此想轻松赢爸爸不要太容易,不过毕竟是爸爸,怎么能不给他面子呢?

于是,在左京放水之下,左轩宇赢了三局,这让左轩宇哈哈大笑起来。

“爸爸,想不到你的棋艺这么厉害啊,儿子不如你!”

“哈哈,那是,爸爸的象棋技艺一向很高,莫说是你,就是公司里那些人也没一个是爸爸的对手的!”

左京心里暗自腹诽:你是老总,谁敢不给你面子啊。

不过左京嘴上还是恭维着爸爸,这让左轩宇得意洋洋,笑不绝口。

接下来,父子二人又闲话家常,气氛融洽。

不多久,李萱诗喊了一声“开饭了”,父子二人才结束交谈。

饭后,左京回到房间,开始修炼起“九天诀”,他的境界始终维持在炼气境巅峰,还差一步就能突破到筑基期。

可就是这临门一脚,却迟迟找不到契机,不过左京却并不气馁,他相信这一步不远了。

且说左轩宇与李萱诗回到房间,左轩宇迫不及待的拉着妻子就要行房。

李萱诗娇羞的纤指一点老公额头,柔媚如水的道:“傻样,着什么急啊,还怕你老婆飞了不成,去,先洗个澡去!”

左轩宇“嘿嘿”傻笑着去浴室冲澡了。看着老公的背影,李萱诗也对今晚与老公的鱼水之欢充满了期待。

毕竟这几天一直为儿子打飞机手淫,最后发展到腿交,接吻,她的情欲也积攒到一个爆发期。

尤其今天在课堂上被儿子摸大腿,捏酥胸,以及刚刚换鞋时,被儿子当着老公的面摸大腿及玩弄大屁股,竟让她高潮了。

儿子对她无时不在的情欲的挑逗,就象强烈的春药,让她急切的想要发泄出来。

但是对于母子乱伦,李萱诗还是做不到,因此她对儿子的行为总是点到即止,显然她也迫于伦理的界限,每次都用理智守住了防线,现在她心里还无法接受与儿子的乱伦。

现在好了,老公回来了,李萱诗决定今晚要和老公好好的享受鱼水之欢,将身体的欲望发泄出来。

她要用老公来抵御儿子的情欲挑逗。李萱诗从衣橱里拿了一件黑色真丝睡袍,穿了起来。

v型的领口,睡袍的长度大概到膝盖的位置,睡袍是敞开的,走起路来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里面那神圣的圣地,中间就靠一条黑色的系带绑在腰部。

当左轩宇飞速冲完澡来到房间后,李萱诗当着老公的面缓缓打开系带的时候,左轩宇的呼吸随着妻子的动作开始急促了起来。

当李萱诗完全打开系带后,一具惹火完美的躯体顿时显露出来,呃,李萱诗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左轩宇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两眼有些发红,像一只发情野兽,立马把妻子一把抱起扔到床上,然后自己压在妻子身上,用力开始嘿咻嘿咻起来。

当左轩宇跟往常一样,把自己发泄过后就呼呼大睡了,而李萱诗在一旁不满的看着老公,小嘴里嘟囔不知道说些什么。

夜很长,夜又很短。 当晨曦透过窗棂射入室内,左京爬起床来,穿好衣服,走到卫生间洗漱起来。

等来到餐厅,左京看到爸爸已经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早新闻,便喊了声:”爸爸,早!”

左轩宇明显神清气爽,精神十足,道:“哈哈,儿子起来啦,你妈妈在厨房做早餐,等下爸爸送你去上学,好不好?”

“啊,爸爸,你怎么想起来送我上学的,公司没事情了吗?”

“呵呵,儿子,爸爸以前对你关心不够,一直忙于事业,忽略了你的成长,正好公司这段时间步上了正轨,爸爸也清闲一点,所以爸爸决定,这几天都由爸爸早上送你和妈妈上学,然后下午爸爸再开车接你们回来!”

“啊,太好了,爸爸,我就喜欢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日子!”

左京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虽然对妈妈有强烈的占有欲,但他对爸爸却是一直尊重,敬爱,他从没想着要拆散父母而独占妈妈。

这时左京只听妈妈的甜美的声音从厨房传出:“老公,过来把早餐端出去!”

左京起身要去帮忙,左轩宇却不让,自己进了厨房将早餐端了出来。

美味可口的早餐吸引了左京的味蕾,他立即埋头大吃起来,惹得左轩宇在旁连喊:“臭小子,吃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左京还在专心对付早餐的时候,只听“噔噔噔…”一阵高跟鞋的声音让他抬起了头。

只见妈妈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左京的目光瞬间被吸引,痴痴的望着妈妈。

妈妈今天的打扮性感十足,她今天穿的也是职业装,不一样的是今天这件职业装外面不是外套而是一条短袖粉色连衣裙,里面是一件翻领的白色蕾丝衬衣,这套职业装是单排扣的。

外面的的连衣裙到胸口处呈现v型,金属的纽扣从胸部中间一直到大腿处,裙摆短到大腿根部,勉强遮住浑圆挺翘的肥臀。

里面翻领的白衬衣的纽扣已经扣到的脖子处,把胸部给包裹住。

只不过这件职业装似乎是紧身的,妈妈这样一扣,更体现出她那曼妙的娇躯。

她只要稍微身体一向前倾,那耸立的丰满巨乳和如蛇细腰就马上勾勒出一道极为诱惑的s型曲线。

再往下看一双透明的超薄肉色长筒袜,乍一看上去就像没穿一样,把妈妈那双丰满修长的双腿表现得更加优美,下面是一双发亮的白色水晶细长高跟凉鞋。

这丝袜和高跟鞋的搭配真是性感十足,风情万种,左京的裤子当场有向上的趋势,而爸爸脸上面无表情,但是他的身体反应出卖了他,左京发现他的裤子也隆了起来,妈妈的风情真是无人可挡。

而妈妈的一头披肩长丝随意披散在肩头,乌黑亮丽,成熟妩媚的粉嫩脸蛋上化了淡淡的妆,雪白的肌肤细嫩光滑,整个人展现出一股妩媚妖艳至极致的风情。

李萱诗从厨房走了出来坐在老公的旁边,开始优雅的吃着早餐。

左轩宇看着旁边艳丽的老婆,说了一句:“老婆,你今天真是美丽。”

“是啊,妈妈今天真是漂亮,学校的女老师被你比下去了。”

左京在旁边也赞叹道。

“格格…哪有那么夸张,谢谢老公和京京的夸奖。”

李萱诗巧笑倩兮着回答。

左京一边吃着早餐,一边低头用眼角注视着妈妈那双完美丰满的长腿,妈妈优雅的吃着早餐,白嫩的小脚交叠着。

李萱诗正吃着,突然发现有人的目光在瞄着她,她抬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儿子眼睛时不时盯着自己的的美腿,她的俏脸上浮现一丝娇羞的笑容,没有理会儿子,继续吃着早餐。

“儿子,你这段时间学习怎么样?快期中考试了吧?”

左京正在偷窥妈妈的丝袜美腿,听到爸爸的话,忙抬起头端坐身子,回答道:“啊,那个…爸爸不用担心,你儿子我的学习好的很,不信你问妈妈就知道了!”

“嗯,是的,老公,京京简直就是学习的天才,每门功课每次考试都是100分,而且京京还自学完了初二,初三的整个课程呢!”

李萱诗一脸骄傲的说道,明媚动人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儿子。

“是吗?哈哈哈,看来我儿子跟他老子一样是个天才啊!不错,不错,不愧是我的儿子!”

“什么啊老公,不是你的儿子,难道还是别人的啊?”

“呃,老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儿子跟我一样聪明!”

“格格…知道啦,傻样!”

左京享受的看着父母拌嘴的乐趣,突然下体被什么碰到一下,他忙往桌下一看,顿时双眼瞪大,简直不敢相信。

只见妈妈一只美腿不知道什么时候伸了过来,那细长的高跟凉拖还穿在脚上,妈妈把小脚绷直了些,用鞋头在他的鸡巴上有规律的上下摩擦着。

左京望了妈妈一眼,只见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一边优雅的吃着饭,一边又跟爸爸说着话。

“老公啊,京京的成绩不仅是全年级第一,而且每次奥数竞赛以及各种学习比赛,京京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哦!”

李萱诗边跟老公说着话,边将脚上的高跟凉鞋踢掉,伸着她那丝袜美脚踩在儿子的鸡巴上摩挲着。

“妈妈这是在玩火啊!”

虽然鸡巴隔着裤子,但妈妈的性感丝袜小脚上下摩擦了一小会,便出现效果,左京的鸡巴很快的膨胀了起来。

左京没料到妈妈竟然这么大胆,当着爸爸的面就敢这么调戏他,一时之间他也觉得非常刺激,胯下的鸡巴在妈妈柔滑的丝袜小脚摩擦下变得涨大起来。

正在用餐的李萱诗也顿时一惊,她感受到了儿子鸡巴的膨胀,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儿子。

左京趁机将左手放到下面,一把捉住妈妈的美腿。

李萱诗突然发现自己的小脚被儿子捉住,顿时一惊,美目睁得有些大,她没想到儿子这么大胆敢捉住她的小脚。

李萱诗此时再也无法镇定,用那双凤眼瞪了儿子一眼,眼中充满着羞怒,她脚上发力想挣脱儿子的手。

左京哪里会如她愿,反而将身体向前坐近一些,然后用手将妈妈的美腿强行放在自己的鸡巴上,让妈妈的丝袜脚开始上下摩擦起来。

李萱诗的美目睁得更大了,她没料到儿子胆子这么大,她坐在老公旁边不太敢使出太大力气,怕惊动了老公,修长的美腿挣扎了几次都无果后,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然后便索性不管了,任由儿子的手将她的美腿在他的下体开始上下摩擦起来。

她的丝袜小脚感受到儿子的鸡巴粗长硬挺,尺寸惊人,不由让她俏脸绯红,芳心剧跳。

坐在李萱诗旁边,正吃着早餐的左轩宇,丝毫不知自己老婆与儿子在餐桌底下发生的勾当,他哈哈一笑道:“我就说我儿子很厉害的,是不是老婆!”

李萱诗正被儿子调戏的春心撩乱,突听老公问话,连忙应合道:“嗯,是啊,是啊!”

左轩宇毫不知情的又赞扬了儿子几句,此时他已吃完了早餐,道:“老婆,儿子,你们慢慢吃,我再看会新闻!”

说着左轩宇转过身去,坐到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见到爸爸背对着他们,左京胆子大了起来。

妈妈晶莹丝袜包裹下的纤细玉足,极大助涨了左京的兴致,精致白嫩的秀足被他捏个过瘾。

李萱诗好几次尝试着挣扎都没能成功,可又被儿子的大鸡巴隔着丝袜小脚逗得情欲泛滥。

“别…别这样……不可以…”

李萱诗支支吾吾地小声向儿子抗议着,不过明显底气不足,脸上的表情越发迷乱。

左京不在意的笑了笑对妈妈小声说道:“妈妈别动,否则爸爸发现就不好了!而且谁让你先挑逗我的!”

李萱诗听后呆了呆,她看了看背对着他们的老公,见他毫无察觉的样子,不由暗松了一口气。

又见儿子一脸得意的表情,李萱诗没好气的看了儿子一眼,小声说道:“那你就顺藤摸瓜,更加放肆起来了是吧。万一被你爸看到,我看你怎么办?”

“那谁让你先刺激我的。”

左京辩解道。

“哼,但是你爸爸看到的是你在桌子底下捉着我的脚,干着那些龌龊的事情!”

李萱诗反驳道。

“可是我看妈妈也挺享受的啊!”

左京将了妈妈一军。

“胡说,我…我哪有!”

李萱诗粉脸红红的神色,明显想要极力掩饰些什么。

左京说:“妈妈,你不是教育我要诚实守信么?一定要遵循身体的本能反应啊!”

“那个…那个…妈妈我…”

李萱诗呐呐无言的涨红着俏脸,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妩媚的俏脸渐渐浮上了迷人的羞晕。

左京得理不饶人的道:“妈妈,为什么你要勾引我?”

”那个…妈妈…妈妈…不是…故意要…”

李萱诗慌乱的想抽回被拿捏住的小脚,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俏脸红艳艳的满是羞晕,被捏在儿子手中的丝足小心翼翼地缩了缩。

左京怎会让她如愿,将妈妈完美的玉足突然拉了上来。

“呀!不要…!”

李萱诗的声音惊慌地挡住自己的短裙,不让裙底的风光暴露在自己儿子面前。

左京看了眼爸爸,见他没注意这边,色胆包天下,他将自己的脸贴在妈妈的柔嫩足底上,贪婪地嗅着精致玉足间的清香:“真香啊!妈妈的丝足果然是极品啊!”

一边的将李萱诗的丝足抬了起来重吻几下后,一口含住了彷佛蚕宝宝一般的玉趾。

“呀…!”

惊慌的李萱诗胡乱地推着儿子,却又怕不远处的老公发现,没敢太使力,早羞得发软的娇躯明显不是儿子的对手。

“我很喜欢妈妈,妈妈的的小脚好迷人好性感哦!”

左京便含着妈妈的丝袜脚舔吮着边喃喃着。

李萱诗咬着洁白的贝齿,芳心迷乱,春心荡漾下,她感觉下身嫩屄已是湿淋淋一片。

这种当着老公面,被自己儿子挑逗的感觉,既害怕又刺激,强烈的快感袭上心头。

她只能羞红着脸,紧紧捂住自己裙底不让儿子更进一步,闭上一双美目任由儿子轻薄。

看着往常只有爸爸才能近距离观赏的纤细玉足,在白丝包裹下被左京肆意亲吻品尝,左京是得意万分。

左京一边享用着妈妈粉嫩精致的丝足,一边欣赏妈妈死死抵抗被挑起情欲,却又怕爸爸发现时丰富地表情,感觉万分有趣。

享受着极品丝足的光滑渐入了佳境,左京捧起妈妈的白嫩小腿吻了上去。

“呀!不要啊…!”

惊慌的李萱诗急忙拉扯着儿子的头试图阻止。

可左京抓着妈妈的的丝足用粗糙舌头顺着弓足一路舔了上来…

“呜……不……要……”

李萱诗被奇异地快感冲击着,丝足上清晰感受着火热躁动的舌头正一点点地侵蚀着自己的理智。

羞耻间李萱诗慌乱地胡乱踢着丝腿试图挣脱。

但已经被性欲充满头脑的左京反而更加兴奋了,死死抱着一条玉腿,反复用舌头从妈妈如同嫩藕一般的小腿上细细舔到足尖,再一口将丝足含下。

一会又用手扳着丝足,尽情亲吻着颤抖的足弓,用脸贴着足底的嫩肉大力摩擦……

李萱诗的玉足被肆意亵渎着,俏脸彷佛火烧一般通红。

渐渐地,李萱诗诱人犯罪的粉嫩弓足被又亲又啃的弄的湿润不堪,充满了别样诱惑。

左京抬头看了看爸爸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新闻,色胆包天下悄悄地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把早已经绷得硬梆梆的大鸡巴露了出来。

“啊…你……你……要做什么?”

惊恐的李萱诗看着挺立在修长大腿间,粗长狰狞的大鸡巴颤抖轻声说着。

“呵呵!妈妈放心哦,我不会真的做些什么。只不过妈妈也看到了,只是这样的话不能让我尽兴哦……嘿嘿!来把!”

左京压抑着高涨地兽欲,笑容意味深长,不顾妈妈地挣扎,将刚刚舔得湿漉漉的丝足贴在了自己肿涨的男根上。

李萱诗傻呆呆的看着玉足被拿捏着,踩在巨大滚烫的男根上,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无比享受的表情,好象自己正非常下流的用丝足在为儿子下体按摩一般。

“不……不行……!”

被巨大羞耻冲昏了头脑的李萱诗蚊呐般地抗议着,她不敢大声,怕惊动老公。

但左京却兴奋的,半跪着把妈妈的脚跟上的丝袜撕开了个口子,把粗壮滚烫的大鸡巴挤了进去。

“哦,好舒服,被丝袜挤的好紧!”

大鸡巴贴在自己美艳妈妈洁白粉嫩的玉足上,形成的一种另类刺击让左京疯狂。

粗大的鸡巴被紧紧包裹在妈妈光滑丝袜里的感觉,令左京兴奋如狂,胯下一刻不停地猛冲着。

李萱诗娇羞无限,玉体发软,任由儿子折腾。

左京用妈妈的丝足疯狂摩擦大鸡巴,终于到达了高潮,两声低吼后死死的按着秀气的嫩足,把一团团白花花的精液激射在了妈妈的玉足上……

一团团粘稠而又灼热的精液在丝袜的包裹下暂时没有泄漏出来,反而丝袜末端倒吊着汇集成了一团白色的精液袋。

李萱诗何曾经历过这种淫靡的玩法,惊吓地没了主意,呆呆地看着儿子将包裹着精液的丝袜从她的玉足上褪了下来,递给了她。

心神不定的李萱诗目光迷乱地接过来,好一会才清醒过来,低“啊”一声就拿着冲向了卫生间。

“嗯,京京,你妈妈怎么了?火急火撩的!”

不知情的左轩宇看到老婆风风火火的样子,不由奇怪。

“没事的,爸爸,妈妈可能肚子有点疼吧?”

“噢,没事就好!”

说着左轩宇又看向了电视。

暗松了口气的左京便站起身来收拾起碗筷,拿到厨房清洗起来。

接下来,左轩宇亲自开车送老婆,儿子去学校。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