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传之都市欲 (80-82) 作者:huaishi1986(修罗散人)

.

【修罗传之都市欲】

作者:huaishi19862020-8-22发表于S8

第80章:梦幻酒吧

获得子怡的谅解之后,高义和白洁去了一块最大的心病。

这几天,白洁真切体会到了家的温馨和幸福。和子怡亲如姐妹,和高义夫妻恩爱且性欲愈发浓烈。只是苦了子怡,每晚都要听着春宫戏,狠狠自慰一番才能睡去。每天早晨,带着黑眼圈起床,就看着爸爸与白洁浓情蜜意的模样,子怡心中更是恼恨。

高义这个老色鬼,开始几天还很谨慎,只在晚上关上房门后淫乱。

直到有一次,半夜趁着白洁给儿子喂奶的时候,出来喝水,就隐约听见女儿房间里传来如诉如泣般的呻吟声,贴着房门,高义哪里还听不出女儿在屋内做什么。

开始高义还觉得懊悔,没有给女儿做个好榜样,把女儿带坏了。但是回到卧室,看见白洁美艳的娇躯,想法立刻就变了。女人被操爽了,才能体会到性福。女儿也长大了,也应该知道性事,也应该享受性爱的乐趣。想通这一点,高义就兴奋起来。

从那之后,高义越发放飞自我,变着花样与白洁淫乱。洗澡的时候,要在浴室来一炮;做饭的时候,要么让白洁给他偷偷口交,要么他给白洁口交;甚至出去扔个垃圾,都会在楼道里艹一发。虽然避着女儿,但子怡又不是瞎子聋子,怎么会察觉不了。

爸爸和白姐姐的变态性爱也唤醒了她身体里的情欲,子怡越来越饥渴,越来越想念那个带她体验那美妙绝伦滋味的男人。

这天,实在看不下去的子怡,拉着白洁出来逛街,将子俊扔给爸爸的同时,还狠狠宰了他一笔钱。

白洁也难得出来一次,就叫上玉婷一起。

见到白洁竟然和高校长的女儿一起出来逛街,玉婷心中更是惊讶无比。她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了,难道真如杨槐所说,男人女人都一样的变态吗?那边爸爸任由女儿和一个老头子通奸,这边女儿也接纳了爸爸的情妇?这世道怎么就突然如此疯狂。

三女逛了一会,就偶遇刘诗文,然后子怡就被诗文拉走了。

玉婷和白洁逛街累了,就找了一间安静的咖啡厅休息。坐在角落,玉婷又开始琢磨白洁一家子的乱事,子怡知不知道她父亲和白洁的事情啊?白洁怎么就这么大胆,竟然和自己奸夫的女儿成了好姐妹,玉婷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话又说回来,自从被杨槐强奸之后,自己仿佛就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自己和杨槐、方晴和大伟,还有笑看淫生那一家子,现在又是自己的好姐妹白洁和自己很尊敬的高校长。

“玉婷,你有心事啊?”白洁问道,今天从见到玉婷开始,白洁就觉得玉婷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啊?没,没有。”玉婷慌忙答道。

“是不是初平又惹你生气了。”白洁问,好姐妹的夫妻关系不睦,她是知道的。

“没有啦。”玉婷脸一红,初平这个名字在她心里越来越没有存在感,今天白洁一提醒,她才发觉,自己还好意思管闺蜜的闲事,自己不也一样出轨了。

“哎,你就是太温柔了,一直惯着他,这样迟早惯出问题来。”

白洁这么一说,玉婷不禁难过起来,她想过和初平离婚,然后嫁给杨槐,但她始终没有勇气踏出最后一步。

见到玉婷悲切的表情,白洁以为说中了她的心事,“你啊,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现在他就这么欺负你,将来你不再年轻了,他事业有成、位高权重,还指不定干出什么事来。”

“王老师对你好吗?”玉婷轻叹一口气,反问道。

“啊?”白洁也是一愣,“他啊,还好,就是工作太忙。”提起自己的老公王申,白洁不禁心生愧疚。

“那高校长呢?”玉婷心不在焉,话没有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白洁一听,脸色一下子白了,冷汗都下来了。

“啊?高,高校长?”

玉婷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那个,我,我就是上次去你家,看到高校长了。”

听玉婷这么一说,白洁才稍稍放下心来,“那个,高校长人很好,住在对门嘛,就很照顾我。”

“哦。”玉婷顺势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两女一时陷入了沉默,白洁却越想越不对劲,女人心思本就细腻,玉婷突然提起高校长,绝对不是没有缘由,而之后自己的敷衍,玉婷丝毫没有怀疑,这就更加不正常。越想,白洁越觉得不对劲,心顿时又提到了嗓子眼。“玉婷,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白洁看看四周,然后小声问道。

“啊?没,没有,我,我只是那天在学,不是在你家……”玉婷结结巴巴地解释。

听到玉婷说“在学”,白洁脑子嗡地一下,玉婷难道说是在学校?白洁几乎要哭出来了。

看到白洁受惊吓的模样,玉婷心里不禁有些好笑,想捉弄捉弄她。“哦,我啊,在学校就觉得高校长对你很好,那天去你家啊,看到高校长竟然帮你做饭。”说到这里,玉婷凑到白洁跟前,“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和高校长……”

“没,没,哪有啊?不是你想的那样……”白洁慌忙解释,但慌乱的表情早已出卖了她。

“你是不是和高校长的闺女结拜姐妹了啊?是不是认高校长当干爹了啊?”玉婷笑眯眯地问道。

“啊?”白洁一听玉婷的话,脑子都转不过来了,呆呆地看着她,良久之后,才傻笑着点点头,“昂,是,是啊。”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玉婷绝对不会这么白痴。

轻叹一口气,玉婷才拉着白洁冰凉的小手,将那天晚上在学校的见闻讲给白洁听,当然只是讲她看见高义和白洁的事情,略去了白正业。

听了玉婷的话,白洁的心更是冰凉,自己的丑事竟然被闺蜜发现了。“玉婷,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见到好闺蜜都快哭出来了,玉婷拉着她的手,“傻瓜,你就不问问我怎么会出现在学校?其实我和你一样。”

“啊?和我一样?”白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又惊讶地问:“和谁?”

“他叫杨槐。”玉婷说道。

“杨槐?”白洁惊讶地捂住了嘴。

玉婷又叹了口气,她不忍心让好姐妹担惊受怕,而要想打消姐妹的疑虑,也只能将自己的秘密讲给白洁听。

白洁呆呆地看着玉婷,信息量太大,她一时难以消化。玉婷的遭遇竟然和自己如出一辙。对玉婷的话,白洁没有怀疑,且不说玉婷根本没必要抹黑自己来博取她的信任,而且白洁早就觉得玉婷最近有些不一样,比以前更加成熟美艳了。作为过来人,白洁当然知道这是男人滋润的结果。“哎,没想到咱们姐妹俩竟然都是这样的命。”白洁当下将她和高校长的孽情也讲给玉婷听。

玉婷也觉得不可思议,更让她惊讶地是,令全校师生尊敬的高校长竟然会下药强奸女老师。“你恨他吗?”

“那你恨吗?”白洁反问。

玉婷摇摇头。

“如果恨他,怎么会给他生儿子。”白洁道。

“那子怡知道吗?你们以后怎么办啊?”玉婷当即将自己之前的问题一股脑说了出来。

“子怡也是前几天刚知道的,高义他吓得差点给女儿跪下。”想到那天高义的模样,白洁又觉得好笑。“没想到子怡那丫头倒是想得开,还……”

“还和你成了好姐妹?真是佩服你,你这就算是人家的后妈了吗。”玉婷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不禁有些感叹子怡心胸的宽阔。

“不许取笑我。”白洁红着脸,拍了玉婷一下。“高义想把现在的一切都抛弃了,带着我去另一个城市,但我不想他为了我放弃一切。”

玉婷一听更是无语,好姐妹竟然和自己一样痴情。“那你爸爸呢?白叔他知道吗?”

白洁又是一愣。

“杨槐和白叔认识,我也才知道他就是你爸爸。”玉婷解释道。

提起爸爸,白洁心中又是五味杂陈,自己本来非常恨他,现在却觉得没脸见他。“他不知道,我和老高这样子,他是不会同意的,说不定还会杀了老高。”说着白洁神情有些暗淡。

“放心啦,说不定白叔叔也和子怡一样能够想得开呢。”玉婷安慰道,她没有告诉闺蜜,白正业早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奸情,就让他们父女自己解开误会吧。

交换了彼此的秘密,二人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之后两人也不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替各自的男人挑选衣服。

傍晚,杨槐打来电话。玉婷才想起,杨槐跟自己提过,梦幻酒吧今晚开业。

于是就邀请白洁一起去酒吧玩儿,白洁当即答应,“老板娘邀请,我当然要去了。”

“不是啦,他,他只是一个股东,老板是他一个朋友。”玉婷不好意思地说道。

见到白洁,杨槐有些惊讶,但既然玉婷没有掩饰和自己的关系,想来就是已经将他们俩的关系告诉了闺蜜,只是不知道白洁知不知道她和校长的奸情,也被他们俩知道了。

两女出来逛街都是一身的休闲衣,杨槐径直开车到了梦幻酒吧的后门,王家兄弟的情趣商店隔壁又开了一家高档女装店,杨槐给二女挑了两件性感的紧身连衣裙,才带着二女从后门进入酒吧。

经历了种种的磨难,梦幻酒吧终于赶在暑假结束前开业了。

一进酒吧,玉婷白洁两女一下子惊住了,店如其名,酒吧里真的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酒吧整体呈现出科幻的风格,在灯光音效的作用下,给人置身次时代的感觉。最妙的是舞台,整个舞台是有几百块可升降模块构成,且都是有LED显示屏组成,可以拼出各式各样的舞台,一直延伸到酒吧中央的舞池。

三人刚进门,就见到灯光从打在舞台尽头,一个穿着科幻且性感的美人走了出来,玉婷认识,是之前在笑看淫生情趣商店见过的那个叫小美的女孩。小美嗓音极美,配上性感曼妙的舞姿,台下爆发出阵阵狼嚎。这时让人惊叹的一幕出现了,小美的舞姿锁定,仿佛一道影子从她身上脱离出来,然后影子跟随着小美继续翩翩起舞,紧接着又闪出了三个,就这样台上出现了四个卡通少女伴舞。如此梦幻的一幕让观众都惊呆了。

这是3D呈像技术,玉婷只听说过,没想到此时真实见到,惊地说不出话来。

“想不想上去表演啊?”杨槐问道。

回过神来的玉婷摇摇头。

一边的白洁却打趣道:“玉婷唱歌可好听了,学校联欢会,玉婷的歌可都是压轴节目。”

“别笑话我了。”玉婷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要是上台表演玉阴经,一定绝世美景。”杨槐偷偷在玉婷耳边说道。

玉婷一定脸更红了,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杨槐呵呵一笑,带着两女上楼。

二楼是雅座,能将一楼尽收眼底。将两女带到二楼一个视线极好的角落,此时秦芝虎、大伟、还有王家哥俩和林冰一边喝酒一边欣赏小美的表演。

见到秦芝虎,白洁十分惊讶。当年高大帅气的秦芝虎可以说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情窦初开的白洁就想长大之后嫁给自己的虎哥。没想到再相见,自己已经嫁为人妇,还和一个老头子通奸生子。虽然白洁爱高义,但见到曾经爱慕的虎哥,仍觉得伤感。

而且,现在的秦芝虎,头发花白,面容憔悴。不难想象这些年他受了多少磨难。

秦芝虎也没有想到白洁竟然会跟着杨槐、玉婷一起过来,大哥白正业今天也来了,但不方便露面,现在和老鬼被安排在一个包间里。

对白洁,秦芝虎心中一直觉得十分亏欠,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她们母女。而现在,虽然知道大哥不介意女儿跟一个老头子通奸,但秦芝虎对白洁仍觉得歉疚。

秦芝虎和白洁两个人各怀心思,寒暄之后,一时有些尴尬。

“那个,筱叶姐呢?”白洁问道,她和筱叶自小就是好姐妹。

秦芝虎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

倒是一边的杨槐,看出了秦芝虎有些尴尬,就说要去招待一下贵客,便拉着他离开了。而玉婷适时地介绍林冰给白洁认识,岔开了话题。

秦芝虎和秦筱叶兄妹的遭遇,杨槐都告诉了玉婷,玉婷对此十分同情。看着周围这几个人,林冰和小美是王家兄弟的公妻,虎哥和妹妹乱伦,白洁和校长通奸,自己则跟着杨槐越来越淫乱。玉婷不禁又生出感叹,这世界难道真就如此淫乱?还是自己跟随着杨槐踏入了一个淫乱的圈子?将来自己会怎样?会搅在这个圈子里吗?看着离去的杨槐,身边的大伟还有其他几个男人,玉婷小屄顿时有些麻痒,淫水流了出来。

杨槐和秦芝虎离开玉婷他们几个,正与几个贵客寒暄,就见一个小弟急匆匆跑过来,在秦芝虎耳边说道,曲鑫来了。

说话间,就见到一楼大门口,曲鑫带着儿子曲毅还有马宏,陈志龙,周确几人,当然还有穿着性感到暴露的筱叶,走了进来。顿时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秦芝虎、杨槐还有王五一起下楼迎接。

“哈哈哈,虎子,真不愧是我三金集团的顶梁柱啊,一个破败的后宫,竟然让你整成这么时尚好玩儿的地方。”跟着秦芝虎上了二楼之后,曲鑫大笑道。

“三爷过奖了,芝虎能有今天,全赖三爷栽培。”秦芝虎道,眼睛扫了一眼妹妹,酒红色的秀发,画着魅惑妖艳的浓妆,枚红色的朱唇,天鹅般的雪颈上带着项圈,黑色的紧身连衣裙,前面胸口露出了深深的乳沟,背后完全裸露,直到臀部,露出股沟。修长的美腿,穿着渔网袜,配上高跟鞋。那媚骨的风韵,让人看一眼就恨不得按在身下蹂躏。

“哎,哪里哪里,不瞒你说,我还真舍不得放你离开三金。以后再遇到什么麻烦,一定要回来找我,三金集团永远有你的位置。”曲鑫说着从背后搂着筱叶,手探进了筱叶的裙子里,揉捏着她的奶子。

“那就谢谢三爷了。”秦芝虎眯着眼说道。

“嗨,说什么谢啊,筱叶是我女人,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也得照顾你不是。”曲鑫笑道,说着将筱叶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做下。

没想到筱叶主动搂住曲鑫的脖子献上了香吻。

秦芝虎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内心屈辱和兴奋交织在一起。而身边的杨槐此时微微皱眉,去接筱叶的那天,他就察觉筱叶不对劲,今天看到这一幕,筱叶的状态让他想起了《玉阴经》中人鼎的一个阶段,但又不一样。曲鑫到底喂筱叶吃了什么药?可惜自己对药理学了解不多,只会炼制修罗经中的药剂,其他就一窍不通。或许几个老道能有办法,想到这里,杨槐又是头大。

曲鑫几个过来,自然引起了整个酒吧所有顾客的注意,玉婷和白洁他们当然也看到了。特别是白洁,看到筱叶姐竟然跟在曲鑫身边,还打扮的如此淫荡,十分震惊,她还想过去与筱叶姐打招呼,没想到没等曲鑫几人上楼,她们就被大伟带到了一个包间之中。他可不能让筱叶的悲剧再在这几个女人身上发生,现在他们处在弱势,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曲鑫注意到几个女人。

曲毅环顾四周,竟然没有找到自己惦记许久的那个大美人儿,顿时有些恼怒,“杨槐,你金屋藏娇啊。”

“啊?曲少说笑了,我哪里有娇可藏啊,我喜欢筱叶,可惜筱叶不喜欢我,喜欢三爷啊。”杨槐笑道。

曲毅还要继续追问,却被曲鑫一个眼神瞪了回去,秦芝虎杨槐的举动说明了他们对自己没有办法,也说明他们早有防备。

“虎子,三爷有个生意,想和你合作,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啊?”一边的马宏问道。

杨槐三人一听,同时皱眉,他们一下就猜到了什么生意,毒品。酒吧,连同后面的十里街,是毒品最好的销售场所,之前十里街有王家哥俩带领着老街坊们把关,曲鑫的毒品生意很难渗透到这里。但是现在梦幻酒吧本身就是极好的贩毒场所,加上与十里街联通,很容易就能将生意扩展到街上。然而,他们是绝难接受帮曲鑫贩毒的。

“怎嘛?不愿意?”曲鑫冷冷问道,他可不担心秦芝虎不就范,他妹妹就把在自己手里。他给儿子使了个眼色。

曲毅掏出了一粒蓝色的药丸儿,放在桌子上,“嘿,这可是我们最新研发的好东西,最猛的春药,无论多贞烈的女人,吃了都会变成淫娃荡妇。不单如此,还极容易上瘾,女人一旦沾上,一辈子都摆脱不掉。而且,这药可不稳定,上瘾后一旦停用,身体机能就会紊乱,女人怎么交合都不会得到满足,最后会纵欲而亡。怎么样,绝对的一本万利,你这里改成妓院都没有问题啊。楼上几层不是还空着吗?”说完,曲毅哈哈大笑。而坐在曲鑫怀里的筱叶身子微微一颤。

同样身体颤抖的还有秦芝虎,他终于明白妹妹被喂了什么药。

杨槐这时候也皱紧了眉头,曲毅说这话,明里是告诉他们筱叶用了什么药,其实是在要挟他们。

“三爷,能与您合作发财,我们自然是求之不得。这样,我们按市价从您那里拿货,数量,开始先少一点,以后慢慢增加,您看可好。”杨槐抢先说道。

曲鑫眯着眼沉思一会儿,又和马宏对望一眼,马宏微微点头,表示同意。曲鑫笑道:“哈哈哈,还是杨兄弟会做生意,行,那就这么定了,具体的协议和老马谈。”

. 第81章:梦幻相遇

曲鑫几人非常满意地离开了。

秦芝虎一拳打在桌子上,“都怪我!”

身边的王五拍拍他的肩膀,“虎哥,别这么说,这事儿怎么能怪你。”

“走吧,咱们去和白叔、鬼叔商量一下。”杨槐说道。

三人到了一个隐秘的包间,里面白正业和老鬼正坐着喝酒,听杨槐将事情说了一遍,老鬼当即跳了起来,“他妈的,老子去干死他。”

白正业也是怒发冲冠,“都是我当年留下的祸患,既然是我们老一辈人的事,那就由我们了结。”

杨槐和王五拉住了他们俩。

“两位老叔别冲动,曲鑫的势力今非昔比,你们去了也未必占得了便宜,而且筱叶的毒现在还没有办法解,就算杀了他也没用。”杨槐拉着几人坐下,然后继续说道:“今天答应他们也是无奈之举,毒品咱们买下,但不卖,就当交保护费了。”

“这能行吗?这一个月得交出去多少钱啊?”白正业皱眉说道。

“唉?槐子,你去找找梁远征不行吗?我想他不会同意你贩毒的,这事跟他说,他一定能插手。”老鬼道。

杨槐沉思许久,摇摇头,“梁远征无法阻止曲鑫在梦幻酒吧贩毒,我去找他,他最可能做的就是拉我出来,不让我参合酒吧的事情。”

白正业也点点头,“对,曲鑫当年贩毒起家,背后就有赵家的势力,梁远征不可能不知道。他也是赵家的狗,不可能阻止这件事。”

老鬼挠挠头也不说话。

王五这时说道,“大家别着急,我们还有一些钱,能坚持一段时间,咱们现在要先想办法救出筱叶,给她解毒。如果大家相信我,我倒是有几个朋友兴许有办法为筱叶解毒。”

秦芝虎一听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王五,王五笑道:“虎哥,这事儿,我以后详细跟你说,不过说不上有几成把握。”

杨槐也说道:“五哥说得对,我们都别着急。我也想办法,找找解毒的方法。”

……

另一边,大伟见到曲鑫他们走后,才带着几人从包间出来。玉婷认识曲毅,也大概能猜到大伟带她们藏起来的用意。还跟白洁解释,说他们都不是好人,与秦芝虎杨槐有过节,白洁心中更是纳闷,既然如此,为何筱叶会跟着那些人?

不过很快,她们俩的注意力就转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初平。玉婷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自己的老公,初平此时和几个人坐在一楼边上的一桌,一个打扮艳丽的女人小鸟依人一般偎依在他怀里,初平时不时与女人亲热一下。

初平最近可说是春风得意,真切感受到了成功男士的滋味。不单是事业有成,财运亨通。小芸给了他一种药,吃过之后,性能力大增,而且性爱的体验更是前所未有的美妙。当然,初平不知道的是,这种药其实是一种毒品,原料之一就是孔雀膏。短短几日,初平已经毒瘾深种。

白洁搂着发呆的玉婷,说道:“初平不是什么好男人,这下你也不用觉得对不起他了。”

轻叹一口气,玉婷幽幽道:“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他在外面有女人了,但并不觉得愤怒和悲伤,只有轻松。”

“那是因为在你心里早就不爱他了。”白洁说道,“什么时候请我喝你和杨槐的喜酒啊?”

玉婷听了脸一红,却没有答话,和杨槐结婚?那会是什么样的生活?成为杨槐和大伟的公妻,甚至和林冰小美他们一样,被几个男人轮艹。玉婷觉得自己被一步步拉下深渊,残存的最后一点廉耻和理性如一根蚕丝拉住她,但她也不知道这根蚕丝什么时候会断掉。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比我有福气,能和爱的人厮守就要把握住,我就不行。”白洁哀怨道。

玉婷也知道白洁话里的意思,她没办法和高义结婚。玉婷也不好过多解释什么,借口上洗手间,来摆脱这个话题。

没想到一进二楼女厕,就听见让她羞臊的声音。

“啊,不要,轻点,轻点,啊……”玉婷不禁纳闷,谁这么大胆,竟然在厕所里做爱。

“小浪蹄子,操的你爽不爽啊,是不是比在医院厕所里还刺激啊?”男人的声音赫然便是王尧,而女人便是前些天在医院奸淫的女护士徐颖。

自从那天被王尧强奸之后,徐颖就被抓住了把柄,这不今晚他邀请了徐颖过来玩儿,没想到一来就被王尧拖进了厕所强奸。

“啊……不行了,要来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啊……”徐颖咬着嘴唇,拼命压抑着强烈的快感,但是那销魂蚀骨的滋味怎么能压抑地住,哪怕是知道在公共场所,她还是忍不住呻吟着。

二楼的厕所设计的有些隐秘,来的人不多,玉婷站在门口摇摇头,还是没有进去,她能听出男人是王尧,但女人不知道是谁,林冰在外面,小美在台上表演。这王家哥俩还真是淫乱,也不知道杨槐这家伙会不会也经常在外面找女人鬼混。

从厕所退出来,玉婷还很贴心地在门上挂上了打扫的牌子。

来到一楼厕所,玉婷才发现只听了那么一会儿春戏,自己的内裤竟然被淫水浸湿了。犹豫了一下,玉婷还是脱下了内裤,脱下内裤的一瞬间,玉婷感觉心跳加快,竟然兴奋起来。

但自己没有拿包,裙子有没有裤兜,想来想去,玉婷将内裤卷成一团,拿在手里。

万没想到,从厕所出来,玉婷撞见了她最不想见的人,初平。

夫妻竟然在这样的环境下碰面,场面一时陷入尴尬。正当初平要说什么,从女厕出来的小芸一下子扑到初平怀里,“平哥,这儿快就想我啦。”

初平有些尴尬地将小芸推开,“那个,玉婷,你,你怎么来了。”玉婷今晚一身黑色紧身连衣裙,尽显婀娜身姿,许久不见,初平一时之间竟然有种不认识的感觉,没想到老婆变得如此的风情万种。

“哦,我和白洁过来玩儿。”玉婷面无表情地说道,手不自觉的背到身后,手里还握着自己脱下的小内裤。

“哦,呵呵呵,那个,我,我也是陪朋友来玩儿。这,这是小芸。”初平介绍道,相比玉婷,小芸如此平庸,他不禁自我怀疑,为何自己放着这么个大美人老婆在家,出来玩次品。又好奇玉婷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改变,几乎让他认不出来了。

“这位就是嫂子吧,嫂子你好,我叫小芸,是初哥的朋友。”小芸显然知道自己的位置,经历了短暂的慌乱,很快镇定下来,主动跟玉婷打招呼。

“哦,你好。”玉婷尴尬地一笑,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能如此坦然面对自己。

“初哥,你和嫂子到外面说话吧,我回去告诉汪总一声。”说着小芸就乖巧拾趣地离开了。

“那个,她,她是汪总的秘书。”初平解释道。

这时,几个醉酒的年轻人匆忙挤过去,撞了一下玉婷,结果玉婷手里的内裤就掉到了地上。这下子,玉婷更慌乱了,生怕被初平看到,慌忙说道,“那个,你朋友还在等你吧,你去吧,我和白洁一起来的,我也过去找她了。”

“那,那你去吧。”初平也是心虚,顺势就和妻子分开了。

见初平这么快回来,汪林和小芸都有些惊讶。“弟妹没有误会吧?”汪林问道。

“昂,没有,她有啥好误会的,男人在外面玩儿不是很正常嘛。”初平说道。

“初哥威武,真男人。”一边汪林的小弟竖大拇指赞道。

“哥,嫂子可比人家漂亮多了。”小芸见到玉婷就自惭形秽,现在还没有缓过来呢,而且她心里也非常奇怪,本来她以为初平的老婆再漂亮,也不过是不懂情趣的女人,不然也不会拴不住老公。然而今天一见,不但漂亮,还妩媚动人,比电影大明星有过之而无不及。

“漂亮有什么用,还是你最好,最体贴。”初平得意地搂着小芸亲吻了一下说道,他不会想到玉婷会坐在二楼的雅间,会将他的行为看得一清二楚。

“汪哥,你说秦芝虎会答应三爷的条件吗?”初平喝了口酒,回到了正题上。他也是个聪明人,和汪林相处了这么久,底细他也大致了解,汪林是刘洪亮的亲戚(当然这是假的),暗中为曲鑫运毒和贩毒。对此初平没有担忧,反而更加安心地帮助汪林。在东莱市甚至靖海省,谁能动得了刘洪亮和三爷。自己和汪林背后有这两个人罩着,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殊不知,他就是二人培养的随时甩出去的弃子。

汪林眯着眼,看着二楼,“由不得他不同意,三爷可不是他能得罪的。”

初平听了也是点点头,他也不认为秦芝虎能够和三爷对抗。

就在这时,汪林的一个小弟从厕所回来,坐下后,手里一抖,将捡到的丁字裤展示了出来。“我操,在厕所门口的墙角捡到的,还有些湿呢,也不知道哪个骚货扔下的。”

桌上几个男人哈哈大笑,倒是小芸转头望向厕所,在初平耳边小声道:“刚刚嫂子可是站在那里啊。”

初平听了直接愣在当场,的确,刚刚玉婷就站在那里,难道是玉婷丢下的?怎么可能?想到今天看到玉婷让人惊艳的模样,初平越发怀疑起来。

和初平分开后,玉婷匆忙回到了二楼雅座,发现王尧竟然从厕所出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十分漂亮的少妇。

那女人头发还有些湿,眼角含春,在座的都是过来人,哪里看不出少妇经历了什么。

让玉婷没想到的是,林冰竟然主动拉着少妇坐下,向众人介绍,这是她的好闺蜜,大学的同学,名叫徐颖。

如果是在二次元,玉婷此时一定会一脑门子黑线,老公和闺蜜通奸,她竟然和没事人一样,这叫什么事儿。

徐颖和几人简单打了招呼,便低着头不说话。林冰见状,白了王尧一眼,便拉着徐颖到安静的角落说话。

“小颖,是我对不起你。”林冰拉着徐颖的手说道。

林冰这么一说,徐颖的眼泪就止不住流了下来,边流泪边摇头,她也不知打该说什么。

“都是王尧那个混蛋,害了你。”林冰说着拿出纸巾为徐颖擦拭眼泪,“那天在医院你也看到了,我们家就是这么淫乱,不怕你笑话,平日里,我都是王尧和他哥的共妻,也会和别的男人做爱。”

徐颖抬起头,惊讶地看着自己的闺蜜,有些难以置信。

“我也不瞒你,我的第一次就是被他们哥俩轮奸了,从那之后就成了他们俩的共妻,他们的性奴。”

“啊?”徐颖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被王尧艹的舒服吧,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老公也没能力满足你。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做爱是最快乐的事情。”

听到此,徐颖有些慌乱地站起身,“我,我要回家了,我还要回去给孩子喂奶。”说完狼狈地离开了。

送走了徐颖,林冰回到雅座,杨槐和秦芝虎还有表演的小美恰好也回来了。

正事都办完了,几人就进了一个包间,包间有个小舞池。然后杨槐就拉着玉婷跳舞,小美搂着大伟,林冰搂着王五。倒是王尧,得知徐颖要回家,就急火火跟出去送她。剩下秦芝虎和白洁有些尴尬,还是白洁拉过虎哥的手,一起走进了舞池。

杨槐搂着玉婷,跳了一会儿,手就不老实了,撩起了玉婷的短裙,让他没想到的是,玉婷竟然没有穿内裤。顿时兴奋起来,拉着玉婷的小手,为自己解开了裤裆拉链。

玉婷当然知道杨槐这家伙的坏心思,小声耳语道:“不要,别在这里,有人。”

“怕什么,在学校操场,当着那么多人都不怕。”杨槐说道。

“那,那不一样,别,不要啊。”但玉婷被杨槐挑逗的很快情动,哪里会是杨槐的对手,很快杨槐的鸡巴就释放了出来,然后这家伙用鸡巴挑起了玉婷的裙摆,随着舞步,慢慢刺进了玉婷的湿润的小屄中。

“还说不要,都这么湿了。”

“啊……坏,坏蛋,人家被你作践死了。”

一边和秦芝虎跳舞的白洁,看到这一幕也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纯洁可人的玉婷,此时会如此淫荡,当着众人的面就和野男人做爱。

而在杨槐玉婷的带动下,气氛顿时淫靡起来。小美被大伟搂起,双腿夹住大伟的腰,然后将大伟的鸡巴吞进了体内。林冰扶着墙,被王五抬起一条腿,艹干起来。

白洁有些意乱情迷,与秦芝虎四目相对,曾经的爱慕化为了情欲,二人热吻起来。

热吻了几分钟,最后一丝理智还是让白洁清醒过来,她推开秦芝虎,慌忙离开。

秦芝虎苦笑着摇摇头,看看做爱越发激烈的几人,也跟着白洁出了包间,他可不放心让白洁一个人回去。

……

在梦幻酒吧的另一边,子怡和闺蜜刘诗文今晚也来了,和白洁说开了之后,子怡的心情很不错。然而,没过多久,就遇到了令她糟心的人,前男友梁植还有那个第三者、曾经的好姐妹吴珊珊。

“子怡,你也在啊,好巧啊。”吴珊珊看见子怡,高兴地拉着梁植过来打招呼,她当然知道子怡现在不待见他们俩,但是她就是故意过来气气子怡。

子怡白了她一眼,也不答话。

“子怡,你毕业后,也不说一声,就走了,我和梁植担心了好久呢。”吴珊珊道。

“哦。”子怡低着头喝酒,也不理他们。

“子怡,好久不见。”梁植说道。

子怡看了看他,点点头,没有说话,再次见到这个自己曾经喜欢的男人,虽时间过去没多久,但已经物是人非。他和吴珊珊正式走到了一起,而自己却被一个老头子拿走了初夜,这种落差,让子怡心中有些凄凉,不禁恼恨起那个死老头。

“我爸爸同意梁植研究生毕业后就到他的公司上班,这次我们俩来东莱,一来是旅游,二来也是考察一下爸爸在东莱的公司。”吴珊珊的爸爸是个企业家,她得意的炫耀道。

“原来是个没种的小白脸啊?子怡,这种垃圾货色,幸亏你没要。”诗文看出三人的关系,冷笑道。

“你说什么?”吴珊珊怒道。

“啪。”诗文一拍桌子,边上几个纨绔都站了起来。

梁植看出诗文几人不好惹,拉着不忿的吴珊珊离开了。

看着俩人离开,诗文尤不解气,“艹,什么玩意儿,贱人。”

“哎呀,别生气了,又不是你前男友。”子怡拉着诗文坐下,说道,心里却突然冒出了另外一个身影,一个更有男子汉气概的身影。

“艹,不行,我要替你出气。”诗文怒道。

“哎呀,算了,已经分手了,你不是说嘛,幸亏我没要。”

“那也不行,欺负我姐妹就不行。”诗文站起来,冲不远处一桌喊道:“鸭子,滚过来。”

这时,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屁颠屁颠跑了过来,他叫周飞宇,也是个富家纨绔,从小跟诗文他们一起长大,算是哥们弟兄,这家伙人长的帅,而且泡女人的本事一流,诗文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鸭子。

“那个女人多久能拿下?”诗文指着远处的吴珊珊问道。

“嗨,我以为谁呢,吴珊珊啊,我们两家在生意上有往来,高中就认识,就是对她不感兴趣,要不早就上了。”周飞宇笑道。

“别说大话,现在能上吗?我要你上她,还要让她男友看到。”诗文道。

“哎,别,算了吧。”子怡阻止道。

“什么算了,绝对不行。”

“简单啊,瞧好吧。”说着周飞宇就离开了。

然后就见到他带着几个男女朋友走到吴珊珊一桌。

此时吴珊珊还在生梁植的气,刚刚梁植的软弱让她极为生气。当然她也知道那些人不好惹,但当着高子怡的面丢脸,就是让她不爽。回来就责备梁植没本事,害她丢了面子。

就在这时,周飞宇带着朋友过来打招呼。吴珊珊和他认识,很快就和周飞宇他们打成一片。

周飞宇也真有一手,很快就开始和吴珊珊打情骂俏起来。吴珊珊是存心要气气梁植,而且相比之下,周飞宇的确比梁植更有魅力,。

梁植在一边插不上话,女友当着自己的面与别的男人勾搭更加让他觉得受辱。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后也不回桌,而是在离着自己那桌不远的吧台喝闷酒。

过了一会儿,再回头看,发现姗姗和周飞宇都不见了。梁植回到桌上,问起同桌几人,几个男人带着异样的眼光,告诉梁植,姗姗去停车场了,可能离开了。

梁植也没有多想,就径直来到了地下停车场,走到停车位,就见到姗姗的车在不停的抖动,开了一条缝的车窗,传来了姗姗的浪叫声。

梁植再傻也知道,女友此时在干什么。他想上去阻止,但是没走两步,就站住了,跺了跺脚,还是离开了。

诗文和子怡几人躲在一边看好戏,看到梁植这么没种,已经有些醉的诗文呸了一口,“真是没种的男人,活该被戴绿帽。”

子怡也说不上自己此刻的心情,诗文是为了提自己出气,但看到这一幕,她内心并没有一丝解气和高兴,反而有些意兴阑珊。“走吧,无聊死了。”

诗文醉眼朦胧地看着好姐妹,“怎嘛?还不解气啊,那我找人揍她一顿。”

“不用了,为这种人不值当。”

“嘻嘻嘻,幸好你没有跟他继续下去,这种男人真配不上你。”诗文搂着子怡的肩膀说道,说完,觉得一阵反胃,趴着墙角吐了起来。红酒后劲十足,吐过之后,诗文就彻底不醒人事了。

子怡本想打车送诗文回家,没想到刘洪亮的司机早就在停车场等着她,子怡扶着诗文上车,她也要一起走的时候,就看见角落里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 第82章:梦幻相遇2

送走诗文,子怡刚要过去跟那人打招呼,却被梁植拦住了去路。

“子怡,我能和你单独聊聊吗?”梁植远远看到子怡,就走了过来,女友的背叛让他心灰意冷,就想回来和子怡破镜重圆。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子怡冷冷道,眼睛都没有正眼看梁植,而是盯着不远处那个老头,白正业。

在包厢里和杨槐、秦芝虎他们喝了一会儿酒,老鬼这家伙竟然还带了外甥女罗衣出来玩,这会儿已经在包间里干上了,老鬼本来还叫他一起,但白正业此刻可不想凑那个热闹,女儿就在酒吧不说,他还看见了那个魂牵梦绕的女孩子。

从包间出来,坐在离着子怡不远的角落里,看她似乎遇到了麻烦。本来他还想是不是过去帮子怡解围,但没想到根本用不着自己,她身边的姐妹就替她出了头。一时间,白正业觉得有些落寞,有些孤独,独自喝了几杯酒,却越来越没有滋味。来到停车场,正要骑车离开,却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子怡,你听我说,我还是爱着你的。”梁植见子怡根本不搭理自己,搂住了她的肩膀,说道。

子怡挣脱开,然后冷冷看了他一眼,“我们已经分手了,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子怡,你还生我的气对不对,你心里还有我对不对。”梁植问道。

子怡一听,冷笑一声,“别自作多情了,我们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梁植依旧不依不饶,一把搂住子怡,强吻她。却被子怡一把推开,然后甩了一巴掌。

“别让我看不起你。”子怡怒道。

“子怡,我爱你,我还深爱着你,你原谅我好不好,再给我一次机会。”说着梁植又要上来抱住子怡。

这时一个身影闪道子怡身前,一把抓住了梁植伸过来的手。

梁植和子怡同时一愣,子怡看着身前这个男人,眼角顿时有些湿润了。

而梁植惊讶地看着挡住自己的老头,怒道:“你是谁啊?我和我女朋友的事,你最好别管。”

白正业却笑笑,转头问道:“子怡,他是谁啊?”

梁植一愣,没想到这老头竟然认识子怡,难道是子怡的爸爸?

子怡眼神迷离又带着幽怨地看着白正业,撅着嘴说道:“他是我男朋友。”

白正业一愣,这个男人刚刚还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怎么就成了子怡的男朋友了。梁植听了大喜,趁着白正业愣神的功夫,绕过白正业,抓住子怡的手,“子怡,你终于肯原谅我了,太好了。”然后又看看白正业,“这位是伯父吗?”

“不是,他就是我爸学校的看门大叔。”子怡依旧撅着嘴,看着白正业。

既然这老头不是子怡的父亲,那梁植也没有什么顾忌,搂着子怡说道:“走,我们去别处谈,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

子怡任由梁植搂着离开,眼神却始终盯着白正业,她在等白正业表态。

白正业看着子怡被男人搂着离开,心里一痛,这些日子发生的种种事情一一闪过脑海,白正业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等等!”

梁植回过头,疑惑地看着白正业。只见他走过来,一把将子怡拉了过去。“你想干什么?”梁植怒道。

一边的子怡却十分欣喜,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白叔,你别这样,梁植不是外人。”

“我刚刚听你说了,你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为什么还要跟他走。”白正业说道。

“这是我们俩的事,关你屁事。”梁植骂道。

子怡在这时却拉着白正业的手,抓在自己的胳膊上,然后惊恐地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白正业有些纳闷,这小妮子怎么说变脸就变脸,然后就感觉子怡偷偷挠了几下自己的手。

梁植看到白正业抓住了子怡的手,更加愤怒,“你,你放开,我警告你啊,再不放开,我可不客气了。”

子怡这时候,双眼含泪,看着梁植,“梁植,救我,他,他不是好人,我被他强奸了,还被他关起来,操了七天。”

“啊?”梁植听了一下子懵了,子怡被这个老男人强奸了?

白正业也有些发蒙,看着子怡,却见她趁梁植不注意给了自己一个鬼脸。心中暗想,这小妮子是要作什么妖啊。没有多想,就感觉自己的胳膊又被子怡扭了一下,明显是要自己配合她。

白正业看了梁植一眼,这家伙应该就是子怡的前男友,看来子怡是要打击报复一下这小子啊。当即将子怡搂进自己怀里,拉着她就要走,“嘿嘿嘿,上次还没玩够,没想到你这小妮子又撞进我怀里,这次你可别想再逃了,我非把你操成我的性奴不可。”

梁植一时之间有些转不过弯来,看着白正业搂着子怡要走,还是拦住了他们,“等等,你,你被他强奸了?”

没想到这个没种的男人不是要救子怡,反而问出这句话,白正业和子怡心中都是鄙视。

“嘿嘿嘿,子怡身上所有的第一次都是我拿走的。子怡,上回操了你七天,你不是很爽吗?每天都被我操的欲仙欲死。”白正业说道。

“你,你混蛋!”梁植怒骂道,然后又看向子怡,“子怡,他,他说的是真的吗?”

子怡泪眼婆娑,喃喃说道:“我,我是被逼的,救我。”

梁植感觉自己心都碎了,这时就见到白正业搂着子怡热吻起来,那雄性的味道再次袭来,子怡瞬间迷醉了,这些日子她渴望的不就是这个嘛。

“住手,放开她,不然我要报警了。”梁植看到那个老头竟然与自己心爱的女友热吻,顿时又急又气。

沉迷的子怡也恢复了理智,将白正业推开,然后跑到梁植身后,“救我,救我。”

没等梁植说话,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干嘛呢?”吴珊珊走了过来。她额头还有些湿,裙子也有些褶皱,原来腿上的黑丝袜已经没有了,一看就是刚激情完。

梁植看着她,也是一愣。没等他细想,就被吴珊珊一把拉了过去,“我才离开这么一会儿,你就和她勾搭在一起,你想干什么?”

“不,不是,我,我……”梁植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浑然忘记了明明是自己的女友刚刚背着自己和别的男人车震。

吴珊珊批评完男朋友,看看子怡,又扫视了一眼站在一边的白正业,笑道:“哎呦,子怡,几天未见,勾引男人的本事见长啊,口味也变重了。”

子怡冷笑道:“彼此彼此。”

“那个,姗姗,你别误会,子怡是被这个老头强奸了。”梁植解释道。

这下让子怡心更凉了。

“啊?”姗姗瞪大了眼睛,故作惊讶地说道,但表情里分明是幸灾乐祸。“子怡,你要不要紧啊,需不需要我替你报警啊?”

“报警,那刚刚你需要报警吗?”子怡说道。

“你,你什么意思?”吴珊珊听子怡这么说,愣住了,难道自己刚刚和周飞宇偷情,子怡看到了?

正在这时,一辆敞篷跑车开了过来,周飞宇坐在车上,挥挥手里一件小内裤,冲吴珊珊笑道:“姗姗,这次还不过瘾,下次去我家。”

吴珊珊惊恐地看着周飞宇,然后又看看身边的梁植。

梁植再也忍不住,啪给了她一巴掌。

“你,你敢打我?你有什么了不起。”吴珊珊捂着脸,哭着说道。然后看向周飞宇,“愿意搭我一程吗?”

周飞宇笑笑打开了车门。

看着女友和别的男人离去,梁植又有些后悔了。这时,子怡却走向了白正业,搂着他的胳膊,“走吧。”

“子怡。”梁植惊讶地叫住了子怡。他无法理解,子怡为何要跟着强奸她的男人走。

“梁植,他是我男人。”子怡转过头说道。

两个男人同时一愣,梁植难以置信地看着子怡,怎么可能?子怡怎么可能跟一个强奸她的老男人。

白正业也惊讶地看着子怡,却没有说话。

“他比你更有男人味儿,他让我变成了女人,让我体会到了女人的快乐,我爱他。”将心事吐出,子怡兴奋地仿佛要飞起来。

苦了一边的梁植,他呆呆地看着二人,嘴里嘟囔着不可能,不可能。

转过身,看着白正业,子怡在他嘴唇深深一吻,媚眼如丝,“还不带我走。”

“子怡,你,你……”白正业听出刚刚子怡的话都是认真的,既惊讶又兴奋,一时激动地都说不出话来。

“干爹你不喜欢子怡吗?给干爹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干爹你不要子怡,那子怡今晚只能跟他了。”子怡指着梁植说道。

“喜欢,干爹当然喜欢子怡。”说着白正业一把抱起子怡,走向摩托车,留下了三观尽毁的梁植。

带着子怡走到半路,白正业逐渐冷静下来,他是喜欢子怡,但是二人差距太大,不可能有结果。他不想子怡委身那个无能的小白脸,但也希望她能够幸福。行至一个僻静路段,白正业还是停下车,他想和子怡好好谈谈。

“怎么了?”子怡疑惑地问道。

“子怡,干爹,干爹对不起你。”白正业道。

子怡一听,以为白正业不想要他,顿时失望之极,“你,你不喜欢我?”

“不是,子怡,干爹怎么可能不喜欢你。”白正业慌忙解释,“你还年轻,干爹老了。干爹一时糊涂,害了你,但是干爹希望你能够过幸福的生活。”

“跟着干爹,子怡就觉得很幸福。”子怡搂着白正业说道。

“可是,可是干爹老了。”

“老了?我爸爸也老了,他都能照顾白姐姐,你为什么不能?你的女儿,每晚都被我爸爸操的死去活来,连肚子都草大了,你就不想也这样操我?”

“子怡,他们已经犯了错,我们如果再犯错,就更乱了。我,我们怎么面对你爸爸和小洁。”白正业道。

“怎么面对,允许他们俩州官放火,为什么不许我们俩百姓点灯啊?乱就乱吧,白姐姐嫁给我爸,我就嫁给你。”

“说什么疯话。”白正业说话间,呼吸已经有些粗重。

子怡一把摸上白正业的裆部,巨龙早已苏醒,“嘴上说不要,这里最诚实了。”其实她的小屄此时也是淫水泛滥了。

“子怡……”白正业惊讶地看着子怡,眼睛里却满是欲火。

左右看看路上都没有车,子怡蹲下身子,将巨龙放出,然后一口含住。

渴望的味道,渴望的感觉,子怡不再有任何犹豫。

“啊……”白正业再也无法抗拒,任由子怡为自己口交。直到有车子的亮光,才匆匆将裤子提起。

待车子走后,白正业迫不及待地,将子怡搂上车。让她趴在油箱盖上,撅起屁股,撩起裙子,将她的小内裤撕掉,然后坐在后面挺着鸡巴艹进小屄中。

接下来的一路,白正业再没有走大路,而是专挑小路,专挑颠簸路段,这下可爽死了二人,根本不用白正业用力,大鸡吧随着摩托车的颠簸草干着小浪穴。

“啊……草死我了,啊,干爹,不行了,要死了。”子怡被操的翻白眼了。

“小骚货,你不是要当干爹的女人嘛?干爹要操死你,要把你艹成荡妇,艹成干爹的性奴。”

“呼,尿了,啊,又尿了,干爹,人家就是荡妇,就是你的性奴。”

一路上,子怡高潮不断,整个车座都被淫水尿水浸湿了。

回到白正业在村里租的房子,已经是深夜,白正业就这样搂着昏死过去的子怡径直回屋。

简单为子怡擦洗一番,子怡又醒了,免不了又是一场酣战。上次分别之后,二人都再没有过性爱,算是久旱逢甘霖,自然要艹个畅快。

白正业隔壁住了一对进城打工的农村夫妻,两口子以前在这里租了好几年,前不久刚回来。两口子不愿再换住所,在房东说和之下,白正业允许他们住进了隔壁。

夫妻俩半夜被隔壁的做爱声吵醒,还有些纳闷,邻居不是个老头吗?哪找的女人,听着浪叫的声音,还是个年轻女子。

二人听得欲火焚身,也草了一场。男人本事也不错,但离着白正业差的很远。

艹到了天蒙蒙亮,白正业才搂着子怡睡去。第二天,两人一觉睡到傍晚。

白正业起来打了一套拳,练了一会儿修罗经,然后就去村口买菜。

子怡一觉醒来,发现干爹不在,套了一件他的T恤,刚好包住屁股,就出了门。刚好见到隔壁的夫妻下班回来,三人面对面,都愣住了。还是子怡先回过神来,发觉自己穿着不妥,匆忙跑回屋里。

两口子惊讶异常,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和邻居老白操了一夜的女子如此年轻漂亮,还穿得如此暴露,就敢出门,他们还没见过这么淫荡的女人。

一边的男人眼睛都直了,要不是老婆狠狠在他腰上扭了一下,他口水都会流出来。

这时,白正业也买菜回来了,见到夫妻俩,打招呼道:“回来啦。”

“白叔,你真牛。”男人冲白正业竖起大拇指道。

白正业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应该见过子怡了,反正已经做了,也被他们听见了,白正业不在乎地哈哈哈一笑,“刚找的小媳妇儿,让你们见笑了。”

寒暄几句,白正业回了屋,就见到子怡红着脸坐在床边。

“做都做了,害怕别人说啊?昨晚也不知道谁说什么都要做干爹的女人。”

“再说……”子怡臊的不行,抓起枕头冲白正业扔了过去。“旁边住了人,也不告诉人家一声,人家刚刚就穿了一件T恤就出去了。”

“穿了一件t恤咋了,这不没被人看到嘛。我还以为你会光着出门呢。”白正业笑道。

子怡听了更是羞得不行,刚刚她差点就光着出门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