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传之都市欲 (79) 作者:huaishi1986(修罗散人)

.

【修罗传之都市欲】

作者:huaishi19862020-8-17发表于S8

第79章:奸父淫妇

在杨槐和玉婷离开学校不久,高义和白洁也担心被白正业发现,在校长室操了一会儿之后,就从后门溜出学校。

高义回到家,发现女儿竟然这么晚都没有回来,打电话才知道女儿下午就和朋友去临市玩了,要后天才回来。

叮嘱女儿一番之后,高义兴奋地冲到隔壁白洁家。

操逼下种一时爽,再想爽时看娃忙。让高义和白洁郁闷的是,儿子晚上睡一会儿就醒来哭闹,一晚上高义都没有艹尽兴。

等到天亮,将臭小子交给保姆,高义就拉着白洁到自己家,两人才彻底放开就在客厅浪战起来。

万没想到,下午本应该在临市旅游的子怡回来了。

子怡和好闺蜜诗文,跟着段承阳等几个纨绔去临市玩,遇到了一个特别漂亮的金发女孩,段承阳他们几个纨绔就去调戏人家,却被一个又高又胖的黑人小伙挡住了,竟然是女孩的哥哥。几人还调侃,白人女孩怎么会有黑人哥哥,不会是情人吧,没想到那黑人小伙竟然会点功夫,加上身体壮硕。在几个男生的围攻之下,还将为首的段承阳打伤。不过他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事后,几个纨绔还想纠结当地黑帮去报复,结果被警察找上门来,原来人家的父母是洋基国外交官,幸好当地警察局局长和段强是好友,才放过他们。但是段承阳他们几个也没法再玩下去了,连累诗文和子怡也败兴而归。

子怡回到家一开门,就见到一脸惊恐、浑身赤裸的爸爸和白洁。

高义吓得差点在女儿跟前跪下,毕竟他可是有前科的,上次偷情被女儿撞见,可是差点害了女儿,当然给女儿造成心理阴影他不知道。“子怡,你听我解释,我和白洁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普通男女关系。”子怡眯着眼说道,这层窗户纸终究是捅破了,子怡并没有生气,反而很平静。

“不是,你误会了,我们,我们。”

“你们是在做运动?”子怡言语中带着戏谑,爸爸和白洁的奸情的确让她恼恨了很久,但是经历了和白正业一个周的性爱,她也原谅了爸爸,他也是男人,也有欲望。而且这些日子她也能感觉到爸爸和白姐姐是真心的。但今天竟然撞见这俩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在屋里淫乱,她忍不住要吓一吓这个不知羞的老家伙。

“子怡,你听我解释,我,我们……”

“你们是真心相爱的?”子怡又道。

高义被女儿挤兑得都快哭出来了。

这时白洁回卧室穿了件睡裙,然后走到子怡跟前,说道:“子怡,你,你别怪你爸爸。都是我不好,是我勾引你爸爸。”

“子怡,都是爸爸的错,是爸爸不好……”高义披上白洁递来的睡袍,然后挡在白洁身前。

“行啦,一唱一和的,还真是两口子。”子怡不耐烦地打断爸爸的话,坐到沙发上,看着两人。然后感觉手放的地方有些湿,抬起一看,瞬间明白了这是刚刚两人欢爱,留下的淫液,顿时又臊又恼。

“子怡,都是爸爸的错,爸爸喜欢你白姐姐,就,就……”

“就把白姐姐强奸了,还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子怡瞪着爸爸说道。

“啊?”高义和白洁惊讶地看着子怡。

“家里住一个人和住两口子能一样吗?我一回来就觉得不对劲。还有爸你天天往白姐姐家里跑,我能不奇怪吗?我又不傻,能发现不了你们俩的事儿?”

“啊?你早就发现了?”高义问道。

自己和人家爸爸的奸情被发现,白洁也是羞得低着头没脸看子怡。

子怡上前拉着白洁的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白姐姐,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照顾我爸,还,还给我生了个小弟弟。”说完又瞅了爸爸一眼。

高义见到子怡没有想象中那般暴怒,心中的恐慌放下不少。

“子怡,你,你不怪你爸爸啊?”白洁惊讶地问道。

“哎,孩子都有了,怪他有什么用啊?爸,您老是宝刀不老啊。可真行,这么大年纪了,还玩的这么刺激。”

高义被宝贝女儿这么调侃,臊的不行,“呵呵呵,那个,子怡,都是爸爸的错,爸爸对不起你。”

“你是对不起我,更对不起白姐姐。哎,白姐姐,是我们家对不起你,这老家伙把你害苦了吧。”

“没,没有,我,我是心甘情愿的。”白洁低声说道。

子怡笑着搂着白洁,“白姐姐,我可是不会叫你后妈的啊。”

两人一听又惊又喜,心里的大石头这才算是落了地。

白洁双眼含泪,拉着子怡的手,“谢谢你,子怡,我,我,叫我姐姐就好。”

“哎,就是不知道你们俩这样子,将来可怎么办?”

“将来我会娶白洁的,大不了,把房子卖了,我带着小洁和子俊去别的城市。”高义说道。

“你当然要娶白姐姐过门了,还算你有点担当。对了子俊呢?”子怡责怪地看着爸爸问道。

“那个,保姆看着呢。”白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子怡一听,没好气地白了高义一眼。“你们俩可真行,儿子都顾不上了。”

“白姐姐,王老师不在家的时候,你就住到我们家吧。”晚饭的时候,子怡突然说道。

“啊?”白洁一愣。

高义却是大喜,白洁住在家里就再也不用带出去偷情了,而且如果王申突然回来,有子怡在家,也能帮忙敷衍过去,不会引起王申的怀疑。“对对,你就搬过来吧,和孩子住在我这里,我照顾你们娘俩也方便。”

“你把主卧让出来给白姐姐,你睡沙发。”子怡冷冷说道。

“啊?”高义听了,脸一苦。

白洁娇笑一声,在高义大腿上狠狠扭了一下。

“对了,子怡,你有没有男朋友啊?”白洁问道。

“啊?没,没有。”子怡说道,心里却不由地想起了白正业那个老混蛋,脸立刻就红了。

见到子怡的表情,白洁哪里还不明白,还当是子怡脸皮薄,却怎么都不会想到子怡心中的男人竟然是自己的爸爸。

“呵呵呵,有时间带男孩子回来给爸爸看看。”高义笑道。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啦。”子怡娇嗔道,心里更加责备那个男人,难道让自己领着白姐姐的爸爸回来吗?到时候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见女儿不愿意承认,高义也不好继续追问,又换了个话题。“子怡,毕业也有段时间了,想干点什么啊?”

“如果没想好,就先跟姐姐一起当老师怎么样?”白洁也跟着说道。

“我再考虑考虑。”子怡说道。

“考虑一下也好,现在我们学校也缺老师,你可以先干一段时间,看看自己喜不喜欢这个职业,如果不喜欢再考虑别的。”白洁耐心地开导,倒真像个后妈了。

高义在桌子下面偷偷握住了白洁的小手,以示感激。

子怡低头想了一下,也没有想出有什么感兴趣的工作。看着白洁关切的目光,心里一暖,她母亲死得早,从小就没有感受过母爱,现在白洁的关心还真让她有种被妈妈关心的感觉。“行啊,就听小妈的,体验一下人民教师的感觉。”说着撒娇地将头倚在白洁的肩膀,没想到正好看见白洁的裙子被撩起,一只大手探到裙底。

子怡顿时臊红了脸,呸了一声,起身离去。

白洁也是羞臊地要命,狠狠在高义腰间扭了一下。

白洁搬进来的第一晚,子怡就后悔答应这件事了。

刚躺下没多久,就听见隔壁卧室传来如夜猫叫春一般的声音。分明是两人又开始了活塞运动。白洁碍于子怡在隔壁,所以压抑着声音。

然而这声音更是磨人,何况子怡通过视频见过俩人疯狂的做爱,也体验过更疯狂的性爱。

埋在被窝里辗转反侧,声音却越发的清晰。熬到后半夜,声音越来越大,伴着床吱呀吱呀的晃动声,啪啪啪肉体的撞击声,还有白洁呼出一口压抑许久的浊气,啊啊啊的浪叫声。

“啊……轻点,呼,子怡,啊……子怡在呢,啊……”

此时的子怡早已是欲浪翻涌,小屄也春水泛滥了,恨不得过去取代白洁,让那根阳柱狠狠蹂躏自己。

再也忍受不住的子怡,踢开被子,将内裤脱下,手指在小屄内揉搓抠挖。咬着被角,手指越揉越快,脑海里却浮现出那个如老农一般的身躯,淫水激射而出的同时,两行泪水从眼角滑落。

子怡带着满足和渴望沉沉睡去,隔壁的浪战却还在继续。

终于将高义的精水榨干,白洁趴在高义又白又胖的身体上娇喘着。“混蛋,你以为还是只有我们俩的时候啊?子怡在隔壁肯定听见了。”白洁小声抱怨道。

“呵呵呵,谁让你这么美啊,和你在一起就是忍不住。”高义呵呵笑道,然后想了一下又说道:“不过,子怡最近不一样了。”

“白痴,你才发现啊。”

“子怡真的有男朋友了?”

“我看着像。”

“但是她不承认啊,难道是又分手了?”高义皱着眉头,想到了最不好的结果,就是女儿被玩弄之后又被抛弃了。想到此,心中一痛。子怡的妈妈去世早,自己一个大男人也搞不懂女孩的心思。刚毕业回来的时候,他知道女儿和大学男友分手,就有些无措,不知道怎么安慰开导女儿。现在如果女儿再遭打击,他这个爸爸就更加失职了。

感受到高义的担心,白洁摇摇头,安慰道:“刚毕业回来那会儿,是和人分手的情绪。但最近不像,像是……像是相思病。”

“相思病?她相思谁啊?”高义疑惑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总觉得她心里有人了。”白洁回答道。

高义见白洁也说不出来,又想到了今天的事情,“你说,今天她对我们俩的事情怎么这么平静?”高义又问。

白洁摇摇头,“我也很奇怪,哎,别担心了,这些日子,我多和她相处,侧面探探她的心思。”

高义握着白洁的小手,温柔地说道:“老婆,你真好。”

白洁脸一红,羞道:“去,谁是你老婆。”

高义却又将她压在身上,含住了她胸前的柔夷,“啊……别,别吸的那么用力,坏蛋,啊……怎么老跟你儿子抢食吃。”

……

白正业不知道女儿家里的变化,也无暇想念那个让他销魂的女孩子。他和老鬼今天一起来到了南林小区。

秦芝虎自从那日出院之后,就一个人回到了南林小区,将自己关在屋内,一呆就是五天,杨槐他们几次过来探望,秦芝虎都没有开门。没办法,杨槐只得找来了白正业和老鬼。

“虎子,开门,再不开门,我可要找人撬锁了。”白正业在门口喊道。

过了许久,门打开了,白正业和老鬼看到秦芝虎的模样都愣住了。短短几天时间,秦芝虎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几岁。头发变得花白,胡子拉碴,面容枯槁。

见到两位哥哥,秦芝虎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白正业和老鬼叹了一口气,摸摸拍拍秦芝虎的肩膀。

屋内一片狼藉,空酒瓶到处都是,足见这几天秦芝虎是有多么的颓废。

白正业看着这一切,忍不住锤了秦芝虎一拳,“臭小子,没出息,这就被打倒了?”

秦芝虎看着大哥,声音沙哑地说道:“筱叶,筱叶她。”

“筱叶,你还有脸提筱叶,你废了,谁去救她?”

“我没用,我害了筱叶。”秦芝虎说着,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痛哭起来。

白正业和老鬼看着小弟这幅摸样,也十分心疼,秦芝虎这次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二人将秦芝虎拉起来,坐到沙发上,“虎子,你别急,咱们一定能救出筱叶。”老鬼安慰道,“哥哥明天就去将曲毅劫来,将筱叶换回来。”

秦芝虎却摇摇头,“鬼哥,没用的,他们一定会有所防备。而且,筱叶,筱叶她……”

白正业和老鬼来之前,杨槐将那天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俩。白正业安慰道:“劫人不行,咱们再从长计议,我也听槐子说了,他怀疑筱叶中毒了,但这么短时间让筱叶如此顺从,应该不是普通的毒品。你稍安勿躁,咱们一起想办法,当务之急是弄清楚筱叶到底怎么了,再想办法找解药。”

老鬼搂着秦芝虎,说道:“虎子,打起精神,筱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现在不就是被曲鑫他们玩弄调教吗?既然现在没办法救她出来,就让她打消心中的顾虑,让她全身心享受性爱,这是你现在唯一能做的。”

秦芝虎听了老哥的话,顿时想起当日杨槐的表现,是啊,杨槐那天就是分担了自己和妹妹的屈辱,也让妹妹心里能好受一些,这才是自己应该做的。

“你要是心理的坎过不去,那老哥就带罗衣来给你发泄,你把曲鑫那套在罗衣身上来一遍。”老鬼又道。

白正业苦笑着摇摇头,这个老鬼还真是邪性。秦芝虎和妹妹乱伦的事情,老哥俩也想到了,所以老鬼才这样说。

秦芝虎摇摇头。

兄弟三人又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白正业拿出一本装订简陋的书,“这是槐子给你的,叫《修罗经》,这些日子,你可以慢慢修炼,很多事情,这本书或许能给你不一样的视角。”经书白正业仔细翻看了一边,所以才清楚书中的内容。说完,白正业又看看老鬼,“或许老鬼这家伙的想法是对的,这男人女人在一起,最享受的事情,不就是极致的性欲嘛。小洁的事情,老哥我都能想开。高义那老小子年纪大了些,但床上的功夫真的不一般,比小洁老公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小洁每天都被操的欲仙欲死,所以才对他死心塌地,这也是一种幸福。老哥我也变态,看着女儿被一个老头子艹,也他妈兴奋的要命。”

“呵呵呵,虎子,你看老大都想开了,你还有什么纠结的啊。”老鬼笑道,然后转头对白正业道:“老大,你啥时候把那个小姑娘拿下啊?我看你也别纠结了,你和高校长就结成亲家得了,他娶你闺女,你娶他闺女,然后再来个4P加乱伦,岂不美哉?”

白正业苦笑着摇摇头,说实话,他还真的想念子怡,但是他不忍心再祸害她,殊不知小丫头也在思念着他。

终于让秦芝虎重新振作,白正业和老鬼也不便久留,以防被曲鑫的人发现,察觉到两人已经回到了东莱。

出了门,发现王尧这小子还蹲在楼下的角落里,警惕地看着四周,老哥俩很欣慰,弟弟此番东山再起,总算是找到了靠谱且有能力的兄弟帮手。

白正业和老鬼没有过去打招呼,而是装作农民工从边上经过。出了小区,二人本想去坐公交,路上就看见杨槐从路边一个破旧的小面包车里探出了脑袋。

二人上了车,大伟开车带着两人离开。

“白叔,鬼叔,虎哥还好吗?”二人上了车,杨槐就问道。

白正业点点头,又摇摇头,“他这次受的打击太大了,需要一段时间来冷静。”

杨槐也点点头,“是啊,我能理解,只是不希望他就这样被打倒啊。”

“我想他会想通的。”白正业看着车窗外,说道,然后想起了包里的《修罗经》,这本书,他和老鬼、秦芝虎一人一本,书他看了一遍,被书中的内容震惊了,同时对人鼎也有些困惑。“槐子,如果你是虎子,会怎么样?”

杨槐一愣,转头看向白正业,发现他一只手拍拍包,知道他已经看过了《修罗经》,呵呵笑道:“我会和白叔一样。”

白正业一愣,旋即想明白他是指自己和女儿白洁的事情,苦笑着摇摇头。

一边的老鬼还不知道白正业和杨槐之间发生的事情,也没有翻看《修罗经》,哈哈大笑道:“槐子,你知道你白叔什么想法吗?”

“爱女人,就让她性福。”听到这话,老鬼一愣,拍手大笑起来。

而另一边,白正业和老鬼走后,秦芝虎呆坐了许久,然后打开了微信,与妹妹视频。

视频接通,不出所料,筱叶光着身子坐在曲鑫的身上耸动着,手机显然是在另一个人手里,只见筱叶眼神迷离,嘴角留着口水。一边的奶子上纹着一朵红艳艳的梅花,小逼处阴毛已经剃光,纹着母狗两个字。

“筱叶,你还好吗?”秦芝虎眼神泛红,声音沙哑地问道。

见到哥哥几日不见就苍老如此的模样,筱叶心中一阵绞痛,流着眼泪,娇喘着说道:“哥,别管筱叶了,筱叶已经是三爷的母狗了,离不开三爷了。”

已经想通的秦芝虎,此时感觉鸡巴坚硬如铁,脱下裤子,边撸鸡巴,边说道:“筱叶,你性福就好,只要你觉得爽,被多少人艹都行,哥哥很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说着将手机放低,给筱叶看自己撸鸡巴的丑态。

筱叶身后的曲鑫此时也是兴奋地要死,搂着筱叶狂草一顿,在她小屄里爆射而出。然后喘着粗气,将筱叶按到胯下吮吸自己软掉的鸡巴。“哈哈哈,虎子,没想到你这么变态啊。”

“三爷,就让筱叶伺候您吧,也算是报答这些年您照顾我们兄妹的恩情,哪天您玩腻了,玩坏了,再把妹妹还给我。”

“哈哈哈,算你识相,那我就不客气了。”曲鑫更是得意,恰好此时,曲毅回来,听到秦芝虎这么说,也是兴奋地走过来,搂着筱叶从她背后艹了进去。

“啊,好爽,哥,你就放心吧,妹妹这辈子都是三爷和曲少的母狗,任他们玩弄,草死了都心甘情愿。啊……好爽啊,哥哥,看筱叶要爽死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