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传之都市欲 (47-49) 作者:huaishi1986(修罗散人)

.

【修罗传之都市欲】

作者:huaishi19862020-5-16发表于S8

第47章:心思

高子怡一觉醒来,只觉得天还是黑的,但是身子却感觉被晒得暖洋洋的。愣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还蒙着眼罩,摘下眼罩,外面太阳已经老高了,窗帘也被拉起来,阳光透过窗子洒在自己嫩白的身子上。高子怡支起身子,发现身上只在肚脐上盖了一角夏凉被,估计是被自己梦中踢开了。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让高子怡才想起昨夜的疯狂。

昨夜自己仿佛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在狂风暴雨中,任凭巨浪将自己抬上九天,又卷进深渊。高子怡真切的体会到了欲仙欲死的感觉。现在的女大学生早就不是那个纯洁的年代了,性爱在女生宿舍也不是什么禁忌,高子怡虽然因为自己的心理疾病一直没有和男友真正做爱,但是同寝姐妹可没少交流。

高子怡也听他们说过自己的初夜,说过和男友做爱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听过这闺蜜的讲述,对自己的初夜又怎能没有想法。相比闺蜜跟男友初夜时候的青涩,那开苞的痛苦,自己昨晚痛是痛了点,但是更多的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快活。想想也是,那个老混蛋床上的功夫和经验可不是那些小男生能够比的,那自己昨晚究竟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高子怡本就是个坚强且很有主见的女孩,事情发生了,她也没有多少自怨自艾。侧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阵,高子怡坐起身,想要下床,这时下体一阵刺痛,让她不禁吸了几口冷气。低头看自己的私处,还有些红肿,私处底下的床单上,还有一大朵一大朵的梅花。

高子怡脸有些发烫,环顾房间,发现老混蛋不在。隐约听见窗外的呼喝声,高子怡转过头,原来他正在院子里打拳,竟然还一丝不挂,虽然背对着自己,但高子怡还是羞红了脸,将脸瞥到一边。余光里,那个老混蛋的后背似乎有纹身,像是一只猛虎。

咬着牙忍着下体的痛楚,高子怡打开行李,穿上衣服。然后就坐在沙发上愣神。白正业此时光着身子在院子里,她又不能出去,只能坐在这里。

自己的初夜竟然给一个老色鬼拿了去,而且爸爸的把柄还在他手上,自己现在只能认命陪这个老色鬼玩七天,也不知他能不能遵守约定放过自己和爸爸。想到此处,饶是高子怡再坚强,也不禁哭泣起来。

白正业也起的很晚,起来后也不穿衣服,就在院子里打了一个套拳,然后冲了个澡,边擦边回房,见到高子怡坐在那里哭泣,心里一软,不禁有些内疚,但是此时已经无法回头。

白正业稳了稳心神,换了一副无赖的嘴脸:“闺女,起来啦,怎么不清洗一下就穿上衣服了啊。昨晚一身汗,不洗澡不难受吗?”

高子怡抬起头,瞪了眼白正业,见他仍旧光着身子,下体那根巨屌更是让她一阵恶心,瞥过脸去,也不理他。

白正业见了,不慌不忙套了件大裤衩,“去洗个澡吧,我去做饭。说过要陪我一个星期的,你可别惹我生气,惹我不高兴了,一个星期可就不够了。”

“你……”高子怡抹去泪水,怒视着他。

“昨晚不舒服吗?我不温柔吗?你委屈,我还委屈嘞,你见过哪个强奸犯有我这般耐心。小怡啊,我敢保证,昨晚的初夜会让你回味一辈子的。可没哪个女人有你这般福气。”白正业说着接过高子怡扔过来的抱枕,起身就去做饭。这小妮子也没有多恨自己啊,要不茶几上有茶壶、被子,怎么会只扔来一个抱枕。

待白正业离去,高子怡才觉得身上黏糊糊的十分难受,就起身去找浴室洗澡,结果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浴室。她拉不下脸去找白正业问清楚,只能无措地站在院子里。

这时白正业拿菜到院子机井边洗菜,看到高子怡的模样,笑着指了指院子侧面平房的房檐下。高子怡这才发现,这边平房上伸出小半截木棍,上面挂了根淋浴喷头。再往上看,平房上有个太阳能热水器。不禁又犹豫起来,难道是要自己在院子里脱光了洗澡?

“这房子我好久没来住了,太阳能刚安上,没有洗澡间,就不要讲究了吧。”白正业边洗菜边道,“这房子里就我们俩,也没其他人来了,你放心洗。”

高子怡红着脸转过头去不看白正业,心里暗骂,混蛋,可不就防你。

似乎是听到了高子怡的心声,白正业进门前,转头坏笑道:“你身子我哪里没看到过,哪里没亲过,你要是觉得一个人洗不习惯,那我陪你洗怎么样?”

“滚……”高子怡怒骂了一句。

看着白正业进了门,高子怡站在院子里犹豫再三,这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夏日阳光晒了一会儿,高子怡有些晕眩,汗也冒了出来,这让她更加难受。自己在这里还要待六七天,难道都不洗澡了?高子怡思索着,正如老混蛋所说,自己都被他看个干净,还在乎什么?

想到此,高子怡一咬牙,就脱下了衣服挂在院子里的晾衣绳上,但是内衣内裤还是没有脱,就这样在院子里洗了起来。洗了一会儿,高子怡想起自己的洗漱用品还在屋里,想回去拿,一转身,就见到白正业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吓得尖叫一声,差点跳起来。

白正业拿着高子怡的洗漱用品来送给她,见到高子怡婀娜的身姿,就站在高子怡身后欣赏起来。打量着高子怡玲珑剔透的身子,如玉一般光滑的后背,翘挺的屁股,修长的美腿,小脚丫上还涂着黑色的指甲油。白正业有种抱起小妮子一条腿就在院子里艹干的冲动,下体的巨根也硬挺起来。见到高子怡转过身尖叫一声,才回过神,色眯眯地说道:“给你沐浴液。”

高子怡惊恐的用手挡住上下私处,说道:“你,你,你放这里就行了。”

想到高子怡的病还没有全好,此时要是用强,可能又会给她留下阴影。白正业还是收起了挺枪上前的心思,转身就回屋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调侃,“洗澡还穿内衣,不难受啊,那么两块布也遮不了多少。”

红着脸看白正业回屋,高子怡才从惊恐中渐渐平复,刚刚她还真怕白正业对她用强,开始没有注意,此时,高子怡又看到白正业后背那个猛虎纹身,配上一身古铜色的肌肉疙瘩,高子怡又想起昨晚在自己身上耸动的那个火烫的身体,摸上去硬邦邦的,但却十分的舒服。不似自己的男友那般软绵绵的,前男友。当然,她也留意到了白正业下体那个巨大的帐篷,早晨的时候,她也见过那物软绵绵的时候,却也是十分的巨大,真不知昨晚怎么插进自己的身体里。和男友亲热的时候,虽然没有发展到最后一步,但是男友也让她隔着裤子摸那里,男友那物绝对没有这个老色鬼大,甚至一半都没有。

高子怡愣了一会儿,又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敢到羞臊,拿起沐浴乳想擦,又看看自己的内衣,想了几秒钟,还是脱了下来。

白正业躲在门后看着这一切,嘿嘿一笑,然后就转身去做饭。本来因为女儿的关系,他就想着要以牙还牙,强暴高义的女儿。但是昨晚,他心软了,不忍心用强,给小妮子带来黑暗的回忆。早晨醒来,看着身边被自己蹂躏一夜的曼妙身体,白正业更是狠不下心来,索性就打定主意慢慢调教这个小妮子。即便无法避免给她带来伤害,也要让这份伤害尽可能美妙。

吃过了午饭,二人小憩了一会儿,为了打消高子怡的疑虑,白正业到沙发上躺着睡觉。

下午阳光不再那么毒烈了,白正业起来出了门。高子怡睡梦中,听见有响声,惊得坐了起来,却发现白正业已经不在屋内,想起刚刚应该是院门关上的声音。左右无事,她就想着不妨跟白正业出去看看。打开门,高子怡还小心翼翼地左右观察了一下,生怕被人看到她一个女孩子和一个老男人同住一屋。

“放心吧,不会有人的。”只听见白正业的声音传来,高子怡打量四周,发现白正业在院门正对面的一个果园子里冲她招手。

高子怡又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人,就走了过去。白正业这处房子在村子的最里面,独门独栋,左右都没有邻居,后面的那排房子也都没有人住了。房子外面就是村里人的耕田,这些年村里人都走了,田也大部分都荒废了。

这处果园是连同房子一块买下的,白正业是农村出来的孩子,还是割舍不掉土地的情谊,平日里就让老郭帮着打理。老郭头也是老实人,家里有地,也不多这一小块,就当是自己家的地一样耕作维护。还在果树间点了些辣椒、黄瓜、西红柿之类的蔬菜。

进了果园,高子怡不禁好奇的打量起来,园子里有三四十棵果树,高子怡虽不认识果树,但树上结满了果子,她也知道是什么,有桃子,杏,还有梨和苹果。苹果还不到时候,倒是桃子和杏都熟透了。只不过不多,每棵树就十几个。

“想吃就摘着吃,园子头上有个小溪,可以去洗洗。”白正业在园子里摘蔬菜,对高子怡说道,然后就递过来一根小黄瓜。

高子怡接过黄瓜,小黄瓜比她平日里在市场买的小不少,还没有她的手长,有些发白,黄瓜上还有小刺。她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小的黄瓜。

“你可有口福了,这小黄瓜水嫩水嫩的,可比那些桃、杏好吃。你尝尝,黄瓜不用洗,很干净的。”

高子怡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嘴馋,擦擦了就吃了起来,果然十分爽口。见高子怡很喜欢吃,白正业笑咪咪地说道:“想吃就自己摘,园子里黄瓜藤这么多,你慢慢找吧,这样吃起来更有乐趣。”

高子怡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不一会儿,小女孩子好玩的心态就占了上风,她挨个黄瓜藤翻找着,不一会儿,手里就十几根小黄瓜,仿佛收集到宝贝一样。白正业见状笑呵呵地又给了她一个小篓,让她喜欢什么就摘什么。

二人一个下午将果园里扫了个干净,高子怡玩的很开心,小篓子里满满的,除了黄瓜还有几个甜瓜,还有一些桃子和杏。白正业也摘了很多的蔬菜,还有一根大房瓜,说晚上包包子吃。

回到家,白正业就忙活着准备包子馅,一个下午,让二人关系拉近了不少,但是一进屋,似乎隔阂又重新回到了二人之间。高子怡挑了些喜欢吃的,洗了洗就回里屋,边吃边看电视。

白正业笑眯眯地看着她,经过了这一下午,虽然还有隔阂,但也不是没有收获,这小妮子回来明显随便多了。

第48章:调教

晚上的包子很好吃,事已至此,高子怡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索性就放开了。吃过晚饭,白正业将电脑连到电视上,打开一部电影和高子怡一起看。一部电影看完,夜也渐深,村里的老人睡觉都早,屋外面一点没有城市的嘈杂,只能听见蝉鸣。白正业凑到高子怡边上,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咱们早点休息吧。”

高子怡听了浑身一颤,忍不住抱着胸,警惕地看着白正业。

白正业虽然此时内心已经是火烧火燎,却耐着性子,也不继续说话,只是一脸坏笑看着子怡。

子怡心知晚上那事是躲不了的,索性大大方方,自己躺到床上。然后紧闭双眼,也不说话。

白正业见状也二话不说,扒光了衣服扑到床上。

“关上灯好吗?”高子怡闭着眼小声说道。

看着如受惊小猫一般的高子怡,白正业只能压下自己心中的各种想法,耐着性子慢慢调教这个小美人。

关上灯,屋内漆黑一片,因为窗帘也拉上了,所以连月光都照不进来。高子怡这才如受惊的小兔一般小心翼翼睁开眼睛,这时候就看见一个身影慢慢压在自己身上。子怡本能还是有些害怕,但是当那个火热的大手从她的T恤中探入并抚上她的身子,那温暖的感觉让她安心不少。都说女人的阴道通着心灵,昨夜的每一个感觉,都深深地刻在了高子怡的心里。

白正业没有因为昨夜的开苞而减少稍许的温柔,依旧耐心的爱抚着子怡,亲吻着她的身体,慢慢的扒下她的衣服。

感受着身上这个老男人充满着雄性的气味,在自己的身体上爱抚着,亲吻着,高子怡仿佛能够感受到他每一个动作里的温柔和爱意,这让她渐渐卸下防备,随着身体舒爽的感觉,她尽管咬着嘴唇,但还是发出了呻吟声。

当那如烙铁一般火烫的阳柱再一次插入她的蜜穴,胀痛和充实酥麻的感觉相互交织,还是让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又是一夜的风雨……

天蒙蒙亮,子怡就被一阵鸡鸣叫醒,睁开眼,尽管窗帘还没有拉开,但是温暖的阳光还是照射进来,打在子怡身上,暖洋洋的。低头看着趴在自己胸口,嘴里还含着自己粉嫩乳头的男人,微光中,这个男人竟然不再那么令人讨厌。感觉双腿间还夹着那根火热坚硬的肉棒,子怡内心不禁泛起波澜。这个男人操的自己死去活来,也不知道高潮了几次。他却只射了一次,便温柔的搂着自己睡去。

高子怡知道,两天晚上,这个老男人结束之后,那物仍旧坚挺无比,但是他却忍着没有再折腾自己。惊叹于他性能力强悍的同时,她又有些小感动。

光着身子也不穿衣服,径直去院子里洗了个澡,再回来的时候,白正业已经醒了,躺在床上,笑眯眯看着赤裸身子的高子怡。

高子怡慌忙用衣服遮住身子。

“傻丫头,有什么好遮掩的。”说着白正业挺着坚硬的鸡巴下了炕,径直去院子里打拳。

穿上衣服,高子怡看到床上一片狼藉的被褥,啐了一口,还是如小媳妇一般去收拾,拉开窗帘,她看到白正业正在院子里打拳,那满身铜色的肌肉,背上那只凶猛的老虎,胯下如长枪一般的巨屌,都充满着野性的美。这让高子怡不禁呼吸有些急促。

吃过了饭,白正业就提议带着高子怡去山里玩。高子怡是个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没怎么到过农村,所以很快就被山间的景色和田里的趣事所吸引,放下了被要挟被强奸的心结。

白正业也似乎回到了女儿白洁小的时候,他带女儿玩耍的时光。为她摘果子,摘野果,带着她挖野菜。玩了一天,下午的时候,二人还在河里捉了几条鱼。晚上回家,白正业包了野菜饺子,又将捉的鱼清蒸。子怡一天过得很开心,对白正业的敌意也消去了不少。

吃过晚饭,时间还早,高子怡知道晚上会有什么事情等待着自己,心里却没有一丝的害怕,除了害羞,竟然还隐隐有些期待。坐在床上,脸红彤彤的,低着头不敢看白正业。

见到小美人这幅摸样,白正业知道两天温柔的性爱让她尝到了甜头,心中十分得意。便想着继续调教这个美人。将电脑连到电视上,他也爬到床上,挤到子怡身边坐下。

子怡以为还是和昨晚一样,看电影。也不太在意,对于白正业坐在自己身边也没有抗拒。毕竟人都被他艹了,还有什么好隐藏的。然而电视上播放的却不是电影,而是录像。很快,子怡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因为电视上播放的画面竟然是爸爸高义的办公室,此时高义在办公室里准备着什么。

“看看你爸爸是怎么玩弄女人的。”说着白正业把子怡搂进自己怀里。

“坏,坏蛋,我才不要看,你们没一个好东西。”子怡挣扎着说道。

“性爱不快乐吗?你就不想知道你爸爸是怎么和人家老婆发生关系的吗?”白正业搂着她继续说道。

人家老婆?高子怡一愣,心中暗想,难道真的是白洁?

正在想着,只见一个女人走进了高义的办公室,赫然就是白洁。看到白洁喝下春药,然后被高义强奸。高子怡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这么卑鄙的人。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心中既羞愧又气愤,这一刻她忍不住怨恨自己的父亲。

白正业只是搂着她,然后点开了第二段视频,高义和白洁在家里玩脱衣扑克牌。当看到高义一点点将白洁逼入绝境,高子怡忍不住暗骂一声:“混蛋。”她当然知道自己的爸爸牌技很高,也看得出这一切都是爸爸做的局。

但是让她奇怪的是,白洁到后面越发的顺从,当她和爸爸互相舔舐对方的性器的时候,子怡感觉到自己的下体竟然有种想要尿尿的感觉。

“想不想也和他们一样,尝试一下?”白正业搂着高子怡在她耳边说道。

“呸,恶心死了。”高子怡羞红了脸,骂道。

白正业也不以为意,继续看着录像。这些录像,他看过好几遍了,现在对于女儿被高义玩弄,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生气了,毕竟他也操了高义的女儿。此时高子怡在白正业怀里,已经春心萌动了,白正业能够感觉到她的屁股微微的扭动着。

当白洁答应高义做他一个月的情人,高子怡喉咙里竟然恩了一声,随即呼出了一口浊气。紧接着白洁被高义压在身下,疯狂草干着,而白洁也搂着高义迎合着。高子怡再也忍不住,她感觉尿水都将内裤打湿了。

挣脱开白正业的怀抱,高子怡跑出了房间去厕所撒尿。回来的时候,高子怡看到白正业脱了个精光,手里上下套弄着那根巨大的鸡巴。顿时脸更红了,心跳得更快了,刚刚随着尿尿排解掉的麻痒感觉又仿佛回到了下体。“你,你,你不要脸。”说着转过头去,却看见电视上,爸爸跪在床上,将白洁的双腿抗在双肩上,快速草干着。顿时更是羞臊不堪。

突然她感觉到自己被一把抱住,然后拖到床上。“关了,关了吧,把电视和灯都关了好不好。”高子怡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早已任命,甚至十分期待,但还有些羞耻,捂着脸哀求道。

白正业自然不会答应,他将高子怡搂在怀里,继续看着电视里女儿被高义艹干。“你恨你爸爸吗?”白正业问道。

“啊?”高子怡听了一愣,紧接着就看见电视上,白洁被艹到高潮了,紧紧搂着高义的脖子,浪叫着。看着白洁那如痴如醉的表情,高子怡竟有些迷惑,她也不知道恨不恨爸爸的无耻行为。

白正业这时候握住了子怡白嫩的小手,抚上了自己火烫的鸡巴。“啊……”子怡仿佛被烫了一下,想抽开,却被白正业紧紧握住。“帮我撸撸鸡巴,你爸爸艹女人的水平不错,能把女人艹服帖了。”

“混蛋。”子怡骂了一句,也不知是骂谁。手抽不出来,只得按照白正业的指示,套弄着他火热的鸡巴。电视里白洁被干的浪叫声不断,二人从卧室,干到了客厅。在那个自己熟悉的老房子里,爸爸化身一只欲兽,各种姿势艹干着年轻美丽的女老师。

白洁从开始的抗拒,到后来被干的欲仙欲死,主动迎合高义。白洁的浪叫声让子怡面红耳赤,内心也渐渐起了波澜,当白洁叫高义干爹的时候,子怡竟然主动向上扭了扭屁股,手里还不断地套弄着白正业的巨物。

白正业见到高子怡被电视中自己父亲的性爱吸引,一只手慢慢抚上了她翘挺的奶子,而另一只手则摸到了她的胯间。隔着衣服,白正业轻轻刮蹭着子怡的奶子和阴唇。

意识到自己的私处被侵犯,子怡正欲推开白正业的咸猪手,没想到,白正业用力揉了一下高子怡的奶子,“恩……”高子怡竟然舒服地呻吟了出来。

没等她反应过来,白正业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子怡的裤裆里。“啊……不要……”火热的粗糙的大手抚上敏感无比的阴唇,子怡一个激灵,两手把着白正业使坏的胳膊,但就是生不出抗拒的力气。

白正业趁热打铁,将子怡的上衣和胸罩都扒了下来,把玩揉捏着高子怡的乳房。“关,关灯,我,我给你。啊……”高子怡呻吟着哀求道,此时她也是无比的空虚,和电视里的白洁一样,渴望着那根肉棒插入自己的身体。

“不着急,继续看电视。”白正业挑逗着这个已经意乱情迷的小美人说道。

这时候电视里是接下来一个月高义和白洁的性爱剪辑,有时候是照片,有时候是短视频。二人在高义家里,在学校校长室,甚至在教室里。各种姿势的情爱,让高子怡大开眼界,特别是身体被白正业玩弄的快感,让她感同身受一般。下体的淫水在白正业的挑逗下,已经将内裤打湿了,在快感一波接一波的同时,小穴内麻痒空虚的感觉反而越发强烈。子怡咬着嘴唇,拼命压制着呻吟和渴望。

当白正业的两根手指插进子怡的小穴,她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啊……不要……”

白正业的二指禅甚是厉害,很快就找到了高子怡的G点,只刮蹭了几下,高子怡一声尖叫,竟然喷潮了。

白正业抽出手指,看看指尖的淫水,含到嘴里吮吸几下。高子怡见了臊地把头转到一边。白正业玩得起兴,怎么会放过她,看着小妮子越发的娇媚,眼光里都是春水。白正业将高子怡裤子脱到大腿上,搂过来压到自己身上,大鸡吧杵到子怡湿润的胯间。

高子怡感受着阴唇处传来的火热感觉,知道那是什么,想挣扎,却被白正业死死搂住。“继续看电视。”

“求,求求你,别,别折磨我了。”子怡媚眼如丝转头看着白正业哀求道。此时的她,身体如千万蚂蚁在心头啃食一般,由内而外地痒,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也不知道自己哀求什么,是让白老头放过自己,还是艹自己。

子怡转头哀求,白正业也转头看她,二人脸对脸,白正业一口含住了子怡的香唇。子怡出奇没有一点抗拒,前几天,晚上做爱,子怡对接吻总是很抗拒,今天却意外地配合,还主动搂住了白正业的脖子。

白正业一边与子怡热吻,大鸡吧龟头还刮蹭着子怡的阴唇。“啊……干爹,艹,操我,用力啊,啊……不行了,亲爹啊,大鸡吧亲爹,鸡巴草死我了,啊……”这时候电视里一阵尖声浪叫吸引了二人的注意力,只见白洁被高义压在办公桌上狠艹浪干。

看着电视里白洁如痴如醉的表情,子怡竟然心生向往,下体也不自觉扭动着,似乎渴望着那个火热的巨杵能够带给自己同样的快乐。

白正业看着电视里女儿的浪态,心中再却没有一点的怨恨,反而欲火更盛,他抓起子怡的小手按到自己的鸡巴上,引着她上下套弄,没想到子怡出奇地听话,看着电视里爸爸和白洁已经换了姿势,二人站在地上,高义从后面搂着白洁艹干。白洁向前弓着身子,一只胳膊环着高义的脖子,和白正业子怡此时的姿势很像,只不过他们二人是躺在床上。

白正业再也忍不住,挺着大鸡吧一点点插进了子怡湿滑油腻的小屄里,“啊……”子怡长大了嘴巴,这一下仿佛将她整个人都插穿了一般,痛快无比。

白正业大鸡吧一点点刺进子怡的花心,感受着子怡的小屄肉紧紧包裹着自己的鸡巴,子宫口如小嘴一般吮吸自己的马眼,白正业爽的忍不住吸了几口凉气。

“恩……”子怡也是呼出一口浊气,正等体内的鸡巴艹干自己,让自己也体验白洁那般欲仙欲死的滋味,却不想,这个老混蛋艹进自己体内就不动了。

白正业搂着子怡也不急着艹干,而是继续看电视。人就是这样有些事情一旦想开了,就不觉得怎样了,即便是自己的女儿如贱妇一般被一个老男人玩弄。

第49章:调教2

子怡躺在白正业身上,想要白正业艹自己,却说不出口,这个混蛋将自己的欲火勾起来也就罢了,他还将那根坏东西插进自己体内,抵着自己最敏感的花心却不动了。她只觉得下体又胀又痒,又舒服又难受。

看着电视里女儿淫乱的神态,白正业心态也在发生着变化。高义这老混蛋胯下本事也是不凡,白正业虽然这些年都在监狱度过,但是女儿是他从小养大的,白洁是个什么样的女孩,他最清楚,不说贤良淑德,但绝不会是什么不知廉耻的女人。高义这些视频,白正业基本上都看过了,大致也了解了高义是怎么一点点拿下了自己的女儿。以高义艹女人的本事和调教的手段,女儿的沦陷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况且白正业这些日子了解到,高义对女儿也是不错。

之前自己的女儿被人家操了,心态不平衡,所以恨。现在自己也把人家的女儿开了苞,现在还操着,心态也就平衡了,反而想起了高义的好。

高子怡被搂着,也不知道过了很久,只觉下体越来越痒,忍不住扭动了几下,尽管舒服,但是始终不解渴。白正业也感受到怀里的小美人此时已经是饥渴难耐了,下体的淫水不断从交合处渗出来,嘴角竟也淌下涎液。白正业扭过子怡的脑袋,吻了一下,小妮子双眼迷离,迎合着他。“想要吗?学学你白姐姐。”白正业指着电视里说道。

此时高义躺在地毯上,白洁跨坐在高义身上,上下起伏,下体随着起伏,套弄着高义的大鸡吧。嘴里还不断浪叫着。

高子怡看了脸更是羞得通红一片,“去,我,我才不要。啊……”话音未落,白正业向上挺了一下鸡巴,高子怡舒服得一声尖叫。

“要不要啊,要就坐起来,自己套。”白正业松开高子怡,双手环在脑后。

高子怡扭动着身子,尽管她很想要,但是最后的一点羞耻心让她做不出白洁那么淫荡下贱的事情。“啊……”就在她犹豫的时候,白正业又是屁股一拱,那快感仿佛一根绳子一般把她往深渊里坠。

“啊,坏,坏蛋。”子怡娇嗔道,这老家伙真是坏透了,要艹,就赶紧艹,偏偏要这样折磨自己。子怡又羞又急,眼泪都流了出来。然后就感觉背后一股力量把自己推了起来。

子怡被推起来,跪坐在白正业身上,小穴里还紧紧套着他的大鸡吧。看着电视里白洁扭动的越发疯狂,浪叫声越发的大了。子怡终于忍不住,学着白洁稍稍抬起屁股,然后做下去,“啊……”强烈的快感几乎让她窒息了。

有了第一步,接下来,子怡就彻底放开了,她双手撑着白正业的大腿,上下耸动着屁股,体内那个套弄的热肉棒仿佛是快感发动机,让她如升云端。

套弄了十几分钟,子怡一个激灵,来了高潮便瘫软在白正业的怀里。

“舒服吗?”白正业搂着子怡,玩弄着她的乳头,说道。

“恩……”子怡深吟一声。

白正业吻住了她的嘴唇,子怡也热情地迎合着。热吻一阵,白正业也不再含蓄,搂着子怡做起来,让她跪趴在炕上,他拉着子怡的手,从后面艹干起来。

又是一夜的激情,一直延续到凌晨,高子怡被干得昏死过去,白正业才在小浪女红肿的小穴中射出最后一发炮弹,搂着子怡睡了过去。

而另一边,高义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女儿,高子怡跟他说要出去玩一个周的时候,他想都不想就答应了。女儿大了,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他这个做父亲的也不好过多的干预,加上女儿毕业回来心情就不好,出去散散心也是好事。当然更多的原因是,他现在已经顾不大上自己的女儿了,自从有了白洁,高义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每天就想着白洁那处销魂洞。

这不高子怡刚走的第一天晚上,高义就迫不及待地住到了白洁家,二人在床上滚了一夜,儿子醒了,白洁就坐在高义身上,下体插着鸡巴,上面给儿子喂奶。高义搂着白洁,吸吮另一边。

折腾一夜,白洁满足地睡去,儿子醒了哇哇哭闹,她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还是高义下床将儿子放在白洁怀里,让儿子在赤身露体的妈妈身上吃奶。

……

朦胧中,只觉窗帘唰地一下被打开,刺眼的阳光一下子洒在身上,高子怡挡住眼睛,懒洋洋地张开眼,浑身地酸痛让她一点都不想动。

“啪”白正业在高子怡奶子上拍了一下,“小懒猫,还不起啊,看你尿的。”

高子怡张开眼,慢腾腾支起了身子,再看下体,一大片湿渍,想起昨晚的疯狂,脸不禁有些发烫。

“晌午了,去院子洗个澡,好吃饭。”白正业柔声道。

吃过午饭,白正业又迫不及待把子怡搂在怀里继续看高义的性爱视频。边看,还让子怡给他撸鸡巴。子怡不禁暗骂自己老爸无耻,奸淫良家妇女也就罢了,还都拍成视频。

这回是在高义家里,一个月的期限已过,没想到白洁竟然被高义艹服了,过了一个周,竟然主动找上了高义,二人一见面就融为了一体。

看着电视里高义和白洁激烈的媾和,高子怡心中生出些许感概,自己也食过知味,也见识了白洁被自己爸爸拿下的全过程,想起先前还误会白洁,此时,心中也不知是该怪谁恨谁。想到此,她又不禁看了一眼手里火烫的肉屌,白洁姐姐被爸爸艹了一个月才沦陷,而自己被这个老男人干了三天,就有些沉迷了。

“子怡,来,帮我嘬嘬鸡巴。”白正业无耻地说道。

高子怡听了,顿时道:“滚,我才不要,臭死了,脏死了。”她才不想吃男人撒尿的地方。

“我可是帮你含过小屄,来嘛,试试,你看你爸爸和白洁多爽,性爱姿势很多,每一种都有不一样的快感,你不想试试?”

犹豫了一下,子怡嘴上说不要,但是看着电视里,白洁给爸爸含鸡巴那迷醉的样子,她不禁也有些跃跃欲试。转头对白正义说道:“我,我那里肿了,你轻点。”

白正业一听,这小妮子是答应了,当即将她抱到床上,二人69式相互口交起来。子怡凑到白正业的鸡巴跟前,她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男人的阳具,凑近了看,鸡巴更是宏伟,几乎有她的小脸长了,真不知这么大的鸡巴是怎么插到自己的小屄里的,鸡巴上的腥臭味让她眉头微皱。“这味道习惯了你就会觉得美味异常,就像榴莲一样。”白正业不失时机地鼓励道。

子怡伸出小舌头,在鸡巴上舔了几下,味道很重,但是并不是难以接受,而且鸡巴上的青筋刮蹭舌头的感觉,还有火烫的温度,让舌头似乎还有些异样的舒服。尝试了几次,子怡渐渐习惯了这个味道,而且这个舔舐的感觉似乎能让人上瘾,子怡越舔越卖力,最后张口含了进去。

白正业一直在欣赏着子怡一点点尝试为自己口交,见到子怡越来越熟练,将自己小半截鸡巴含了进去,这才舔舐子怡的小屄,小屄已经被他草肿了,刚舔上去,子怡被激的抖了一下,但是此时她全神贯注地为白正业口交,竟然没有喊痛。

二人相互口交着,子怡被白正业舔的来了几次高潮,而每次高潮都让她更加卖力地为白正业口交,白正业低头看她这么卖力,也不再忍耐,松开精关,在子怡嘴里爆射。射精的瞬间,白正业把住子怡的小脑袋,道:“别吐,都吃进去,很补的,味道你以后会很喜欢。” 子怡挣脱不开,只得吞咽射在嘴里的精液,那浓稠火烫的精液射在喉咙深处,竟然让她也有了快感,也就不再抵触,只是,精液量太大,吞咽不急,从鼻孔里喷了出来。白正业见了松开她的小脑袋,精液又喷在子怡脸上,“啊……”子怡一个激灵,竟然又高潮了。

愣了一会神,子怡才幽幽恢复过来,嘴巴里此时还满是精液,那腥臭的味道她却一点也不抵触,将嘴里的精液咽下,转头看了白正业一眼,“混蛋,刚刚差点被你呛死。”

白正业见她竟然一点都不抵触吃自己精液,看着她满脸还都是自己的精液,心里兴奋异常,“我说的没错吧,是不是很刺激,你现在还不习惯,多几次,你就能全部吞下了。不信,你看小,昂,白洁,她就能把你爸爸的精液全部吃下去。”

“爸爸一次射的精液也这么多吗?”子怡不禁脱口而出,话音未落就觉得自己说话不妥。

“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白正业说着又将自己的鸡巴凑到子怡嘴边,来给男人吃鸡吧,要有始有终,吃完要给男人舔干净。

“坏蛋。”低声骂了一句,子怡还是听话地将白正业的鸡巴舔干净,那腥臭的味道让她有些着迷。

休息了一会儿,已经过了晌午,看看外面的天,已经凉快了许多,白正业道:“带你去爬山吧。”

“啊?”高子怡一愣,她很少来农村,对于农村可是十分好奇,听白正业说去爬山,顿时来了兴趣。

村里的山路已经有些荒废,长满了杂草,路边的果园也是如此,这个时节恰是桃子成熟的时候,但是路边的桃林却无人打理,桃子长势也不好。白正业摘了些桃子,在路边小溪洗了洗,脱下衬衫包着。

二人走走停停,累了,就停下吃些水果。恬静的田园风光让子怡觉得新奇,很快恢复了小女孩的本性,一会儿钻进果园里摘果子,一会儿又跳到小溪里玩水。

二人就这样在山里转了一下午,几次白正业叫住子怡要回去,但是子怡却总也恋恋不舍。也不知道走了多远,饶过了几个山头,二人竟然发现了一处小瀑布,白正业到附近山里转过几次,不记得有这么一处小瀑布,想来是雨季降水多才形成的。小瀑布下面冲出一个小水塘,水不深,浅处也就没过膝盖的样子,清澈见底,水底是白白细细的沙子。像是山顶的砂石被冲刷下来沉淀在此处。

子怡没见过如此美景,兴奋地跑了过去,光着脚丫,挽起裤腿就跳进水里。水塘不深,瀑布下面最深处也就能没过胸,水底的沙子细软,踩在上面很是舒服。白正业看到在水塘边玩水的子怡,顿时来了坏心思,偷偷过去,一把抱住子怡扑进水里。

“哎呀。”子怡一声惨叫,从水里爬起来,对白正业嗔了一句。“人家的衣服都弄湿了。”子怡心情很好,却没有生气的意思。

白正业也不答话,和子怡在水里戏闹起来。戏闹一会儿,白正业就忍不住搂着子怡热吻起来。子怡初时还想反抗,她可不想在野外和白正业做爱,但白正业哪里会放过她,没等子怡反应过来,白正业已经脱去了她的裤子。

“啊,坏,坏蛋,啊……万一被人看见,啊……”子怡压低声音浪叫着,挣扎着。

然而当白正业挺着大鸡吧艹子怡的小屄,子怡一下子软在白正业怀里。白正业一上来就猛操几下,子怡彻底没了反抗的力气。“哪里有人?放心,这里不会有人来的。”白正业边艹边安慰道。

子怡被干的意乱情迷,竟然不自觉迎合白正业。二人在水里艹干一阵,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难受,白正业索性就将两人都扒了个干净。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说话的声音,二人吓了一跳。还是白正业机灵,搂着白洁蹲在水里,只露出脑袋,见到声音越来越近,子怡更是焦急,“怎么办,会被看见的。”

白正业这时候一转头,就看见瀑布,就拉着子怡躲到瀑布下面……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