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传之都市欲 (83-85) 作者:huaishi1986(修罗散人)

.

【修罗传之都市欲】

作者:huaishi19862020-9-10发表于S8

. 第83章:变态性欲 女儿和情妇都不在家,哄儿子睡下的高义百无聊赖,就在这时候,听到隔壁开门的声音。高义刚开始还很高兴,以为白洁回来了,但细想觉得不对,白洁回来了,应该直接来他们家,怎么回隔壁了?难道是王申回来了?

高义到隔壁敲敲门,果然是王申回来了。他明天休班,今晚和几个朋友吃过饭才回来。家里无人,他正要给白洁打电话,就听见敲门声,没想到是高校长。

“王申啊,怎么这么晚回来了?小洁她和子怡出去玩儿了,子俊在我家,我刚哄睡下。”高义说道,一只手偷偷将微信语音打开,他也是急智,这样就能够提前知会白洁,王申回来了,免得一会儿王申打电话找她的时候,她没有准备,露出什么马脚。

“哦,那个,怎么好意思麻烦高校长,小洁她也太不像话了。”王申不好意思地说道。

“嗨,没什么。我也挺喜欢小子俊的。白洁她成天在家里也闷坏了,应该多出去散散心。”高义说道。

刚刚从酒吧出来,白洁正要和送自己的秦芝虎告别,这时候玉婷和杨槐也跟了出来。刚刚边跳舞边做爱,意乱情迷的玉婷,因为白洁的离开,而恢复了清醒,拉着杨槐也离开了愈发淫乱的包间。

本来要送白洁的秦芝虎,见杨槐和玉婷也出来了,知道自己送白洁不太合适,刚刚的暧昧也让两人有些尴尬。就将送白洁的事情托付给了杨槐。

和玉婷一起坐上杨槐的车,就发现了高义发来的语音,白洁听到语音也是一愣。

旁边同样听到的玉婷,凑到她耳边,不怀好意地笑道:“老公回来了,奸夫提前报信啊。”

“去你的。”白洁白了玉婷一眼,她和玉婷反正现在也是半斤八两,也不怕玉婷笑话。

紧接着,语音后面又是一条微信,“今晚来我家。”

玉婷也瞥见了,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丈夫和奸夫,该怎么选啊?”

白洁拍了她一下,正要说话,王申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在哪玩儿啊,怎么还不回来?”王申问道。

“哦,那个,我在玉婷家呢,今晚喝了些酒,不回家了。”

玉婷听见白洁和丈夫的对话,惊得张大了嘴,最后还忍不住凑上去帮闺蜜圆谎,“王老师,今晚我老公不在家,小洁就睡我这里了。”

挂上电话,白洁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玉婷。又撇撇前面开车的杨槐,刚好,杨槐通过后视镜也看到了她,知道她尴尬,就打趣道:“玉婷,白老师去你家,我去哪啊?”

玉婷一听本来还带着坏笑,旋即脸一红,“你爱去哪去哪。”

没想到这时候,初平也打来了电话,问玉婷怎么还不回家。

两女相视,尴尬一笑。

先将白洁送回去,白洁上楼前,给高义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看着,防止王申出来,和她撞见。然后二人偷偷溜进高义家,将门轻轻关上。然后便迫不及待热吻在一起。

今晚在酒吧里,就勾起了白洁的情欲,此刻孩子已经送给王申了,子怡也不在家,这下二人更加无所顾忌。加上老公就在隔壁家里,更加刺激兴奋。

在沙发上操了一阵,高义搂着白洁,说道:“今晚你去哪了啊,穿得有这么骚,还一身的酒味儿。”

“去酒吧了啊。”白洁回答道,然后便将玉婷的事情讲给高义听。

高义听了,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么清纯的玉婷老师也会有外遇。

见高义不说话,白洁弹了一下他的鸡巴,“你是不是也想操玉婷啊?”

“没,没有的事儿。”高义慌忙否认道。

“哼,你个老色鬼,没有才怪呢。”

“还说我,你今晚穿的这么骚,是不是在酒吧勾引男人了?”

“是啊,人家就是去勾引男人了,酒吧的老板之一是我小时候特别崇拜的虎哥,人家就是勾引他了。”白洁嗔道。

高义一听有些吃味,他呆呆看着白洁。

白洁见高义不说话了,知道他吃醋了,安慰道:“别生气了,人家就是故意气气你,人家心里只有你。”

高义听了心中一暖,其实他并不是因为吃醋而发呆,而是想到自己老了,白洁跟一个更年轻的男人或许更好。“我,小洁,你,你要是喜欢他,就跟他吧。”

“啊?”白洁一愣,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高义会这么说,顿时眼泪都流了下来,“你,你不要我了?”

见白洁哭了,高义慌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我的意思是,我老了,你应该跟一个更年轻的男人,能照顾你。”

听到高义这么说,白洁才释怀,“坏蛋,人家儿子都替你生了,还能跟谁啊?”

高义想想也是,他搂着白洁说道:“是我对不起你,耽误了你。小洁,只要你喜欢,你就去爱,和他上床都没有关系,我永远会在你背后守护你。”

白洁感动地看着高义,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身体揉进了高义的怀里,又是激情一夜。直到早晨,王申的电话中传来儿子的哭闹声,白洁才收拾妥当回家去。

而玉婷却没有白洁那么大胆,丈夫几天没有回家,今天,在酒吧偶遇,玉婷更是担心丈夫发现什么异常。所以只得告别情郎,独自回家。杨槐有些担心,分手的时候,还叮嘱万一初平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他。

这些日子,夫妻二人见面的时间很少,初平偶尔回来,两人也是冷漠相对。今晚玉婷回到家,见到丈夫已经提前回来了,仿佛已经恍如隔世。

“那个,你怎么回来的?”初平问道。

“打车。”玉婷放下包,给自己和丈夫各倒了一杯蜂蜜水。

此时玉婷还穿着酒吧里那身性感迷人的裙子,还化了淡妆。初平突然发现,妻子是如此性感妩媚,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想到今晚和小芸被妻子撞见,就解释道:“我和小芸没什么,只是和她老板是好友。”

“哦。”玉婷只是点头应了一声。

玉婷的态度让初平松了口气,又觉得不对劲,妻子的态度也太过冷漠了,仿佛是一个陌生人一般。或许是许久没有和妻子亲热的缘故,想到这些日子,吃过药之后,他在小芸床上的雄风,初平偷偷将一粒药丸吃下,然后凑到玉婷身边,搂着她想与她亲热。

玉婷被搂住的一刹那,身子一抖,本能地挣脱开。然后就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不妥,站起身,尴尬地说道,“我累了,要睡了。”

玉婷冷漠的态度顿时让初平有些恼怒,他以为玉婷这是生他的气,说道:“你,你什么态度?你是在生我的气吗?我跟你说了,我和小芸没什么。”

“没什么就没什么,我也没有生气,我就是累了,想休息了。”玉婷有些无力地说道。

“你……”突然初平想起在酒吧里,汪林一个小弟捡到的丁字裤,会不会真的是妻子的。想到此,初平一把搂住玉婷猛地亲吻起来,同时一只手撩起了玉婷的裙子。

玉婷感觉不对,一把推开丈夫,但为时已晚,自己的裙子被撩起,露出了没有穿内裤的下体。

已经好久没有和妻子做爱了,再次看到妻子的下体,初平都不认识了。阴毛已经被剃干净,光滑的阴阜十分性感,原来粉嫩的阴唇竟然已经变成了艳红色。

玉婷慌乱拉下裙子,“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干什么?”见到妻子下体的模样,初平哪里还不明白。“说,你今晚去酒吧干什么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初平指着玉婷的下体怒斥道。

“没,没干什么,我就是和闺蜜去玩儿了,那个,内裤在上厕所的时候弄丢了。”玉婷辩解道。

啪,初平甩手就是一巴掌,“贱人。”

玉婷被一巴掌扇倒在地,她冷冷看着初平,没有哭泣,没有恼恨,也没有悲伤。这一巴掌算是将她和初平最后一点牵绊打断了,从地上爬起来,玉婷冷冷说道:“我们离婚吧。”

“什么?”初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在外面有男人了,我们离婚吧。”玉婷又说道。

“贱人,你……”初平一听,自己真的被戴了绿帽,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又打出一巴掌。

但玉婷修炼玉阴经,早已不是以前的柔弱女子。她只轻轻一闪,就躲过了初平的巴掌。

初平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妻子。

就在此时,玉婷的手机收到一条微信。玉婷打开看了一下,竟然是杨槐担心她有事,发来问候。

“他是谁?”初平看着妻子,喘着粗气问道。

玉婷看着丈夫,她知道杨槐此时就在楼下,叹了口气,她心中有了答案。给杨槐打了个电话,让他上楼来。

果然没过多久,就有人敲门。

杨槐一进门,初平一下愣住了。他没想到妻子的奸夫,自己竟然认识,还是个自己惹不起的主。杨槐靠着梁远征的关系,经营一家保安设备公司,他自然知道,还和杨槐吃过几次饭。而且梦幻酒吧就是他和秦芝虎合伙开的,还公然与三爷对抗,虽然吃了亏,但在东莱市还是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这样的人,他还真没胆子惹。

杨槐一进门,见到玉婷脸上一个紫红的巴掌印,顿时无比心疼,他想要教训初平,却被玉婷拉住。

“是我对不起你,离婚之后,我什么都不要。”玉婷看着丈夫说道。

“贱人。”初平咬着牙又骂了一声。

看着初平的模样,杨槐有心要羞辱他,搂着玉婷坐到沙发上,“初警官,玉婷早就是我的女人了。男人要大度一点,好聚好散。”说着手抚上玉婷的大腿。玉婷知道他要使坏,却阻挡不住。

看着公然在自己面前亲热的两人,初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杨总,你不要欺人太甚。”

“初警官哪里的话,您是官,我是民,我可不敢欺你。况且你还有三爷和汪总罩着。”杨槐浑不在意地说道,手已经伸到了玉婷的大腿内侧,玩弄起她湿润的小屄。

初平看着杨槐嚣张的模样,恨得牙痒痒,听他同时提起三爷和汪林,又十分惊讶。杨槐就算知道自己和汪林交往甚密,但怎么会知道三爷和汪林的关系。

“看在玉婷的面子上,奉劝你一句,汪林的买卖会要了你的命,劝你趁早抽身。”

初平一听,心中惊恐异常,“你,你说什么?”

“汪林,还有他背后的曲鑫,我比你更加了解,看在玉婷的面子上,劝你一句,别跟着他们混,最后被他们卖了都不知道。”

初平盯着他,“你什么意思?”

“汪林那点生意,瞒得住别人,瞒不住我。你们李副局长的背景,你也应该有所了解。他们在这个时候拉拢你,想让你干什么?想想之前你们局里那些倒霉的警官,再想想你现在的处境。”杨槐又提醒道。

初平不是傻瓜,东莱之前就有好几个警察与毒贩有勾结,被查到之后自杀了。初平此时吓出一身冷汗,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然踩入了万劫不复的陷阱。

这时,杨槐不再理会他,而是吻住了玉婷的香唇。

“别,别在这里。”玉婷推开杨槐,嗔道。

“你今晚真美。”说着杨槐又搂着玉婷热吻,同时将玉婷的裙子撩起,玩弄起她的小屄。

看着公然在自己面前亲热的二人,初平恼怒却又不敢动他们,自己得罪不起杨槐,而且经杨槐的提醒,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那他就更加得罪不起杨槐,或许他还是自己唯一的生路。

看着妻子被杨槐玩弄,那摄人心魂的蜜洞已经渗出了淫水,加上之前吃下的春药,初平渐渐兴奋起来。

“杨槐,求你,我们回家去。”玉婷娇喘着,哀求道。

“没事的,初平不介意的。”杨槐此时已经兴奋异常,特别是看到初平胆小怕事,竟然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玉婷的情欲已经被挑逗起来,余光中,看到丈夫此时的模样,心中更加鄙视的同时也十分兴奋。当初他不是要把自己献给刘洪亮换官位吗?那今天自己就做个荡妇,当着他的面伺候男人给他看。

当杨槐脱下裤子,让玉婷给自己吃鸡巴的时候,玉婷毫不犹豫就蹲在了杨槐的胯下。

看到杨槐巨大的鸡巴,初平惊得张大了嘴巴。而美艳的妻子如荡妇一般为他含住鸡巴的时候,初平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鸡巴更是坚硬异常。

玉婷修炼玉阴经有些日子了,调整好姿势,便将杨槐的鸡巴尽根吞进口中。

初平惊呆了,妻子怎么可能将如此巨大的鸡巴吞进去,看妻子的脖子隆起,分明鸡巴已经插进了喉咙,这简直颠覆了初平的认知。

享受了玉婷的喉交,杨槐抱起玉婷,不等她反对,大鸡吧艹进小屄中。

“啊……坏蛋,不要啊,我,我们进屋去,进卧室去艹,啊……”玉婷浪叫着,哀求道。

“我就要当着你老公的面操你,让他看看什么是真男人,看看他的老婆又多淫荡。”杨槐此时兴奋异常。

“啊,草死我了,啊,坏蛋,人家要被你玩死了。初平,你看吧,我是个骚货,是个不要脸的女人,我就喜欢杨槐的大鸡吧,他是我的天,是我的男人。啊……”玉婷被操地疯狂浪叫着,已经顾不得廉耻了。

看着曾经清纯羞涩的妻子,此时成为一个淫娃荡妇,初平却越发兴奋,坚硬的鸡巴竟然突突突在裤子里发射了,然后腿软的初平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夏天的裤子很单薄,所以初平裆部很快就浸湿了一大片。

“看,你老公兴奋的在裤裆里射了。”杨槐笑道,更加无所顾忌,将玉婷的裙子脱了下来。

玉婷也已经不在乎了,跨过了最后的一步,自己只能跟着杨槐堕落下去。“啊……草死我吧,我是你的了,你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我给你当性奴,任你调教,啊……初平,我们,我们离婚吧,你满足不了我了,我是个贱人,是个骚货。”

初平看着赤裸交媾的两人,看着把妻子艹疯掉的杨槐,竟然有种俯身下拜的冲动。

这一夜,杨槐和玉婷从客厅艹到了卧室,至始至终都没有避讳初平,各种初平没有见过,更加无力办到的做爱姿势,让初平叹为观止。

曾经青涩的妻子,此时已经成为一个完美尤物,皮肤更加白皙细腻,奶子更大了,乳晕阴唇颜色更深。初平甚至怀疑,妻子已经有好几个男人,不然怎么会被滋养成这样。

屈辱带来的是更加的兴奋,初平最终还是臣服于欲望,脱下了裤子,边看妻子和情人交合,边撸自己半软的小鸡巴。

看到丈夫的丑态,玉婷更加坚定要跟着杨槐,就让他带着自己一直堕落下去吧。

“啊……艹,草死我吧,我是荡妇,我是妓女,是你的性奴,啊,老公,艹,艹死我了。初平,你看到了,我,我已经是个极度不要脸的女人了,将来我还要给别的男人操,给他们轮奸,啊……为他们生野种,啊……我要疯了,要来了。”

高潮的淫水尿液正好打在初平的脸上,初平一个激灵,鸡巴又挤出了几滴精水。

早晨,睡在沙发上的初平被卧室二人激烈的操逼声惊醒,也没有说什么,而是默默地出了门。

他没有去上班,而是径直去了小芸家,一进门,打开抽屉,找到药丸,一下吃了三颗。

小芸还在睡梦中,就觉得有人压到自己身上,睁开眼,就看见初平双眼冒火,挺着格外腥臭的鸡巴送到自己嘴边。

虽然不知道昨晚回家经历了什么,小芸还是温顺地张嘴含住了那根硬挺的小肉棍。

在小芸嘴里射了一发,初平又迫不及待地艹进了小芸屄里。

又发射了一炮之后,初平的鸡巴再难勃起,但心火仍没有排解。恼恨的初平又想到昨晚杨槐的话,自己很有可能被汪林算计了,而小芸就是帮凶。想到此,初平忍不住在小芸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小芸吃痛,惨叫一声。

小芸的惨叫似乎唤醒了初平心中异样的欲望,他又狠狠打了几巴掌,越打越兴奋,小芸吃痛,想挣扎,却被初平一把掐住了脖子,继续打了起来,小芸的惨叫和哀求如春药一般,让初平愈发兴奋。

打了一会儿,越来越觉得不过瘾,初平抽出腰带,将小芸绑在床上,然后用小芸的一根皮带做鞭子,更加疯狂地抽打小芸。

小芸尖叫着,哀求着,但这对于初平,反而如兴奋剂一般,让他发泄地更加畅快。抽打一阵,初平又吃了几粒药丸,双眼赤红,然后挺着坚硬的鸡巴艹进了小芸的屁眼里。

做过早操的玉婷和杨槐,一丝不挂地从卧室出来,发现初平早已离开。玉婷转头对杨槐道:“坏蛋,从今以后,人家就是你的女人了。”说着,倚在了杨槐怀里。

“你早就是我的女人了,从那晚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认定这辈子你是我的女人,我会永远爱你。”杨槐道。

“爱我,还要我给别的男人操。”玉婷想着从那天晚上自己被曲毅骚扰开始,自己就一点点被杨槐算计,一点点陷入到他的欲网中,短短几个月时间,自己已经无法自拔。

“爱你,就希望你成为世界上最性福的女人,性爱的性哦。”杨槐搂着玉婷,揉搓着她的奶子。

“你给初平戴了绿帽,是不是也想自己戴绿帽啊?”玉婷问道。

“是,我不瞒你。昨晚你也看到了,初平看着你被我操,兴奋的撸管子,想到你被别的男人艹,我也兴奋。但是我绝不逼你,我希望你自己发掘性爱的乐趣,希望你主动给我戴绿帽子。”说到这里,杨槐语气都有些激动。

“不逼我,人家也抵抗不住你的引诱啊。”玉婷幽怨地瞪了他一眼,与丈夫算是摊牌了,自己也就没有退路了。接下来的日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等着自己?玉婷不禁对未来有些兴奋。

杨槐没有跟玉婷说几个老道的事情,顺其自然吧,让玉婷自己一点点打开,或许更有趣。

.

第84章:父女和解

和初平就这样彻底摊牌了,玉婷也彻底看清了丈夫的变态和懦弱。从那之后,她和杨槐肆无忌惮的在家里做爱,甚至初平回来都不避讳。离婚的事情,那晚之后,初平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也没给任何答复。倒是回家的频率明显勤了。

玉婷想趁早和初平了断,被杨槐阻止,他倒是十分享受当着初平的面和玉婷欢爱。每次做爱,又初平在场边看边撸管,二人的性爱就会格外激烈和刺激,玉婷也越发喜欢这种变态的场景,甚至经常故意在高潮时将淫水尿液泚到初平身上。

杨槐倒是不担心初平会报复他和玉婷,经过他的提醒,初平也看出自己已经深陷危机之中,他不敢得罪杨槐,反而要求杨槐救他一命。

初平也去找过汪林。汪林知道他是个聪明人,计策被识破,就再难隐瞒,索性就坦白了,说他自己也是曲鑫摆在前面的挡箭牌,不过他让初平放心,他早就准备好了后路,警察来抓的时候,他就跑路去南洋,到时候一定带着初平。去了南洋,荣华富贵在等着他们。

然后又威胁初平,他已经无路可走了,只能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而且他给初平的春药其实也是毒品,此时初平已经染上了毒瘾。

初平此时极度后悔上了汪林的贼船,但为时已晚,正如汪林所说,自己已经没有退路,杨槐或许能救他一命,但他也不敢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杨槐身上,汪林背后是曲鑫和刘洪亮,他知道那些人的实力。

容忍杨槐和玉婷,一方面是满足自己变态的性欲,另一方面则是留一分活命的机会。

心灰意冷之下,初平将满腔的雄心壮志化为了性欲,回家看老婆与奸夫做爱,然后去小芸那里发泄,成为了初平生活的全部。

……

暑假就这样过去了,回到学校的玉婷,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自己跟了杨槐,越来越淫荡,现在照镜子,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以前那个青涩的女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妩媚的少妇。而且穿衣风格也不再保守,原来那些土气的衣服都被杨槐扔了,现在自己的衣服都是按照他的心思买的,面对路人痴呆的目光,玉婷也从开始的羞涩变得享受。

白洁也结束了产假回来了,子怡也接受了父亲和白洁的建议,到学校做老师。当然,自己的奸夫在学校,也是重要的原因。

看着高子怡、白洁还有高校长和白大叔,玉婷感觉不单自己,学校也不一样了,似乎也笼罩了淫靡的气息。

清风双姝,因为子怡的加入变成了三姝。而且,好色的男老师发现,无论是生完孩子的白洁,还是原本清丽的玉婷,亦或是大家印象中的叛逆小丫头,三女都突然妩媚娇艳起来,仿佛经历一个假期后一起盛开。所以,将双姝改为清风三艳。当然如果他们知道,三朵鲜花盛开的过程,一定会心碎成渣渣。

子怡从小就受父亲的熏陶,对老师这个工作自然是很熟悉,第一次登上讲台,就很从容。坐在台下的白洁、玉婷等几个听课老师都纷纷点头称赞。

第一节公开课,子怡就得到了老师们的认可,接下来,就正式成为了学校的数学老师。和玉婷、白洁手拉手回办公室的路上,却遇到了白正业。

这家伙对子怡也产生了情愫,知道她今天第一次登上讲台,还忍不住为她担心。刚刚便是偷偷去子怡的教室看她讲课了。

撞见女儿和子怡一起手拉手过来,白正业心情有些复杂,子怡将她故意撞见爸爸和白洁的奸情告诉了白正业,白正业对于女儿和子怡成为好姐妹感到十分欣慰。但同时也有些担心,自己和子怡如果被发现了,两对父女如何面对,又会发生什么?况且白洁到现在都没有原谅自己。

看到白正业,子怡偷偷给他抛了个媚眼。而白洁心情却有些复杂,她心底其实早就原谅了父亲,但自己和高义能被父亲接受吗?这是白洁现在和父亲之间最大的心结,殊不知自己的父亲早已知道。

“爸。”白洁走到白正业身前低低叫了一声。

这一声爸,让白正业身体一颤,顿时一股老泪流了出来。

“爸,对不起。”白洁见父亲的模样,觉得万分内疚,是自己没有尽到女儿的孝心,再也忍不住,扑到白正业怀里哭了出来。

路过的老师学生不明所以,纷纷停住围观。

子怡一见,拉着父女俩,回到了门卫室。

“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对不起你。”白正业搂着女儿说道。

“好啦,白姐姐,一会儿还有课呢,你们父女俩下班后再哭好不好?”子怡在一边说道。

“爸,今晚来我家吧。”白洁说道。

白正业点点头,能得到女儿的原谅,他感觉死而无憾了。

……

早晨,白洁是做子怡的车来的。下班后,子怡自然接上白洁父女一起回家。

倒是高义,知道今晚白正业要来,有些害怕,不敢回家,就借口加班,在学校待到深夜。

高义“加班”,晚上子怡自然在白洁家里吃饭。

白洁当子怡是继女,是好姐妹,白正业当她是自己的女人,所以也没有避讳她。

父女倾诉心事,将心结彻底打开。抱着自己的外孙,看着一边的子怡,白正业再也不恨高义,甚至有些感激他。

“爸,要不,你搬过来住吧。”白洁说道。

子怡听了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不用了,我自己住着挺好的。”白正业也是一愣,然后谢绝道。

白洁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她听说爸爸住在农村的瓦房,就脱口而出邀请爸爸来家里住。话一出口也有些后悔,毕竟自己和高义现在还见不得光。

白洁却没有发现,子怡在桌下下面偷偷踢了白正业一脚。

吃过晚饭,子怡主动提出要送白正业回家,白正业的摩托车还停在学校,而此时去村里的公交也已经停运了。

“白姐姐都原谅你了,你也不要再恨我爸爸了。”车上,子怡说道。

白正业看了子怡一眼,“子怡,你恨我吗?”

子怡转头看看他,“恨你?恨你,还和你上床啊?”

“你爸爸替我照顾小洁,我能看出来她很幸福。况且还有你这个小妖精,我谢他还来不及呢。”白正业说着趴到子怡胯间,撩起她的裙子,隔着内裤,舔舐她的小屄。

“啊……坏蛋,人家,人家开车呢。”再也受不了的子怡,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二人迫不及待地纠缠在一起,玩起了车震。

随着动作越来越激烈,车子震动也越来越大,路过的行车,很容易看出车子里发生了什么,有好事的,经过的时候,就鸣笛打趣两人。

“啊……坏蛋,都被人,被人知道了,啊……好爽啊。”蜷缩在车里的子怡疯狂扭动着身体。

艹干一会儿,白正业觉得车子里施展不开,就要拉着子怡出去。

“不要,出去就被人看见了。”子怡挣扎道。

“路边不是有树林嘛,咱们去林子里,就像当时在郭家屯一样。”白正业坏笑道。

子怡又想起当日和白正业在果园里性爱的场景,半推半就被白正业拉出了车,二人光着身子钻进了路边的小树林中,白正业顺手抽走了车上的坐垫。

“啊,好爽,要死了,坏蛋,你的鸡巴怎么更大更硬了。”子怡坐在白正业大腿上,身子剧烈的起伏着。

就在这时,三个小流氓喝完了酒踉踉跄跄走了过来。“听,什么声音。”其中一人说道。

“我操,不会是有人在树林里打野炮吧。”另一个人说道。

听到外面对话的两人,如同炸毛一般,特别是子怡,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子怡小屄肉剧烈的收缩,如同小嘴疯狂吮吸着白正业的鸡巴,爽的白正业一个不注意,精液已经上膛,然后本能地猛烈抽送几下,这下可要了子怡的命,子怡睁大眼睛,再也忍不住浪叫了出来,“啊,不要,不要……”子弹重重打在花心上,子怡浑身颤抖,淫水尿液一同喷了出来。

正在此时,一阵闪光灯射了过来,“我操,还是老夫少妻。”几个小流氓边说着,边用手机拍照。

“艹,好漂亮的小妞,真他么极品。”另一个看清子怡的样貌之后,忍不住赞叹道。

“老头,哪找的这么极品的鸡啊,让给我们哥几个咋样,我们就不把照片公开了。”一个小流氓挥挥手机说道。

高潮之后的子怡惊恐地蜷缩在白正业怀里,白正业却没有丝毫的担心,“那个,几位小哥,这是我女儿,只要你们不把照片公开,想怎样都行。”

子怡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白正业,却见他边说边放开她,慢慢站起来。

“我操,真的假的,和女儿乱伦。”三个小流氓有些震惊地看着两人,一时也没有注意白正业接近了他们。不过就算注意,他们也不会紧张,毕竟白正业是个老头子,还孤身一人。

就在这时,就见到白正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下一人的手机,将他打倒,紧接着又迅速将没有反应过来的几人都打倒在地,抢下手机。

有两个小流氓直接昏死过去,剩下一个,一脸惊恐地看着白正业,然后连滚带爬逃走了。白正业抱起子怡,大鸡吧又刺入她的体内。

“啊,混蛋,你,你疯啦,还有人呢。”子怡挣扎着。

“怕什么?被人看到又不掉块肉。”白正业搂着子怡,又艹了起来。

就在这时,子怡的电话响了,竟然是高义打来的。子怡按住使坏的白正业,然后接通了电话。“喂,爸。”

“那个,那个,白,你白叔走了吗?”高义上来就问道。

高义的话白正业也听见了,想来这家伙是要急着回家艹白洁了,忍不住也开始耸动下体,慢慢艹干子怡。

“啊……走,走了。”

“真的啊?”高义一听白正业走了,十分高兴,没有听出女儿声音的异常,“什么时候走的?你在家吗?”

“人家刚送白叔到家,呼呼,诗文约我,诗文约我,啊……”子怡拼命压抑着快感,说道。

“啊?这么晚了,还约你出去玩儿啊,别去了,赶紧回家,明天还要上班呢。”

“啊,没事啦,人家在,在她那里休息就好,明天不会,不会迟到的。”说着就挂上了电话,然后猛地扭动腰肢。白正业也心领神会,知道小妮子快高潮了,也加快节奏,猛操几十下。

子怡长吟一声,喷出了阴精。淫水恰好打在还在装昏的小混混脸上,小混混一下子跳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两人,狼狈地拉起另一个装死的同伴离开了。

一场野战,在几个小流氓和爸爸的骚扰之下,反而更增添了激情。

白正业搂着高潮之后的子怡回到车上,子怡已经被操的腿软,没法再开车。白正业将她放到了副驾驶,自己开车。

平复过来的子怡,看着白正业,想着刚刚,这个男人轻而易举就制服了几个年轻壮汉,还当着他们的面操自己。子怡心里没有丝毫的怨恨或者责备,反而折服于他的气概。低下头,又含住了那根沾满淫水尿液的巨杵。

匆忙挂上电话的子怡,反而引起了高义的怀疑,女儿在干什么?听声音怎么不对劲啊?作为老司机,高义很快就想到了女儿在干什么,顿时又酸又气,想给女儿再打回去,但又放弃了。

坐在椅子上,高义陷入了沉思。自己不是早就想开了吗,女儿长大了,也应该享受性爱。高义又想起那天白洁从酒吧回来,他跟白洁说的话,白洁自己都愿意放手,对女儿自己也不应该管的太严,就让她自己去探寻性福吧。想起女儿刚刚电话里的声音,似乎是被操的很爽啊。想到这里,高义忍不住兴奋起来,隔着裤子撸了几下鸡巴。当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奸淫自己女儿的会是白正业。

越想越兴奋的高义自然不会继续呆在学校撸管子,他急火火赶回家,去艹别人家的女儿。

白正业的邻居还没有睡,还在屋里看电视。有了刚刚的经历,子怡也就放开了,还没进屋,就套上了白正业的鸡巴,“啊……,好大,好爽啊,干爹,草死我,操死小浪逼。”

浪叫声传到了隔壁夫妻的耳朵,两口子对望一眼,默默关上了电视机,也投入美妙的世界中。

隔壁小夫妻来了两轮,已经沉沉睡去。而这边老白才发射了一发。

“干爹,你的鸡巴怎么比上回更厉害了。”子怡趴在他胸口上,说道。

“嘿嘿,干爹得了一门神功。”

“还神功,你以为是武侠小说啊。”

“这可是一门双修的功法,怎么样?陪着干爹双修吧。”

“啊?我才不要呢。”

“女人练了可以永葆青春哦。”

“啊?真的吗?怎么可能啊。”子怡有些不相信。

“是不是真的,练练不就知道了。”说着,白正业又翻身将子怡压在身下,开始了第二轮的激战。

浪叫声惊醒了隔壁的女人,又被勾起欲火的她掀开被子,含住了丈夫瘫软的鸡巴,醒来的丈夫无奈只得打起精神,再次去满足妻子的欲壑。心里却暗叹,艳福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的。

身体被掏空的丈夫搂着妻子睡去,祈祷着妻子不要再被吵醒。而隔壁,子怡再一次从高潮的昏死中醒来,“啊……不行了,你太猛了,人家快被你折腾死了。”

“嘿嘿,这本玉阴经,你拿回去修炼,顺便让白洁也练练,修罗经给你爸爸,你爸爸也会这么猛的。”

“呸,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子怡道,旋即又想到自己和白正业的关系,“干爹,万一我们的事情被我爸爸和白姐姐发现怎么办?”

听到此,白正业也是有些头痛,他和女儿刚和好,要是女儿知道自己和子怡的奸情,肯定又会恨上自己。

看到白正业担心,子怡却道:“哼,凭什么他们俩可以在一起,我们就不可以啊?”

“啊?”白正业有些发愣地看着子怡。

“我嫁给干爹你,白姐姐嫁给我爸,这样不就行了。”子怡又继续说道。

“这,这也太,太乱了。”白正业结结巴巴说道。

“干爹,你想不想也艹白洁姐姐啊?”子怡凑到白正业耳边悄声说道。

白正业惊讶地看着子怡,一时说不出话来。

“以前每天听着爸爸和白姐姐在隔壁做爱,我就忍不住想加入。现在我也想每天都被干爹操。那为什么我们四个人不能组建一个大家庭。”

“啊?”白正业惊地几乎坐起来,他想起了老鬼跟他说的话,这些想法,他也是只敢意淫一下,没想到子怡竟然说出来了。

子怡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鸡巴又胀大了几分,“坏干爹,你也想过是不是,你早就期待了吧。”

“可,可是小洁还有你爸爸不会同意的。”白正业没有否认。

听到此,子怡也陷入了沉思,“不行就跟他们俩摊牌,反正也是他们先勾搭在一起的。对了苹果。”子怡想到了那个山洞,还有那个烈性春药一般的苹果。

说起山洞,白正业后来又去找过几次,但每次都是一样,没有任何山洞的痕迹。

“那下次我们一起去找找,我还真是有些怀念那里。”

“小淫娃,看来干爹还没有满足你啊。”说着白正业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伐。

兴冲冲赶回家的高义,径直来到白洁家,白洁刚将儿子哄睡,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高义一进门就扑到了白洁身上,“啊。坏蛋,别吵醒儿子。”

很快二人就坦诚相见,融为了一体。“走,抱上儿子,我抱着你们母子回家。”高义抱着白洁,边走边草,来到卧室说道。

“坏蛋,子怡呢,子怡一会儿回来了。”

“小丫头今晚不回来了。”

两人就这样赤裸着身子,回到了隔壁高义的家里。激情过后,白洁翻出了玉婷给她的修罗经。高义年纪也不小了,玉婷也为闺蜜的性福担心,所以征得杨槐同意后,也给了白洁一份。

“没想到还有这种功法。”高义惊讶地翻看起来。

“练好了说不定,你有机会艹玉婷哦。”白洁说道。

“啊?真的吗?”高义惊讶地问。

“混蛋,就知道你有这个心思。”白洁白了他一眼。

“怎么,怎么会。我有你一个就够了。”高义搂着白洁,安慰道。

“哼,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嘴里骂着,白洁的心里却突然想到了秦芝虎,自从在梦幻酒吧重逢,那个男人的身影时不时就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他沧桑的容颜让自己心痛,让自己想安慰他。

“想什么呢?”高义看白洁发呆,问道。

“没,没什么。”

但是两人早已心灵相通,高义一下就看出白洁在想什么。“你是不是还喜欢秦芝虎吗?”

“啊?说什么呢。”白洁一愣,又解释道:“人家小时候很崇拜虎哥,也喜欢他。但是现在人家心里只有你。”然后看看高义,继续说道:“只不过,那天看到虎哥的样子,我十分心疼。”

“傻瓜,不用解释的,我知道你的心意。我这么大年纪了,你还年轻,我不会自私的锁住你的。只要你喜欢,你就去。干爹永远是你的港湾,玩儿累了,就回来。”

“干爹,你真好,我永远爱你。”白洁感动地趴在高义胸口,然后又道:“干爹,玉婷现在也是个骚货,你要是想上她,我帮你试探一下。”

“啊,不,不用了。”

“口是心非。”白洁一把握住了高义硬挺起来的大鸡吧,“坏东西都这么硬了,还说不要。”

“那个,那个还不是因为你嘛。”

“还狡辩,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是不是除了你的亲闺女,谁都想操啊。”白洁又想起高义向她坦白的,当年和女儿班主任通奸,被女儿撞见的事情。

白洁说起子怡,高义又想到子怡今晚不知道在哪里鬼混,是不是现在也和白洁一样被男人艹干。

看到高义神色不对,白洁问道:“想什么呢?”

“啊?那个,我想起子怡了。”

“对了子怡今晚去哪了啊?”

“哎,子怡今晚可能是跟男人回家了。”

“跟男人,谁啊?”白洁有些惊讶地问道,子怡之前送爸爸回家了,怎么又跟其他男人了。白洁也没有想到子怡会跟着爸爸。

“我,我也不知道。”想起女儿被男人艹干,高义又心酸又兴奋。

“你也别担心了,子怡长大了,应该有自己的生活。”然后白洁脑海里闪过一个主意,她趴在高义胸口,说道:“想不想艹自己的女儿啊?爸爸,我是子怡,想不想干我啊。”

高义哪里还忍得住,翻身将白洁压在身下,“想,小骚货,骚女儿,爸爸要干你,爸爸要操死自己的闺女。”

“啊,爸爸,艹死我吧,啊,子怡好爽啊,操死子怡吧,操大女儿的肚子。”白洁浪叫道。

一听白洁这么说,高义更加兴奋,“啊,子怡,爸爸好爱你,爸爸要操死你,啊,你和哪个混小子上床了,爸爸好嫉妒。”

“啊,爸爸,艹女儿,操死女儿了,别人的鸡巴哪有爸爸的大,啊,子怡爱死爸爸了,啊,艹,艹死女儿了。”

高潮过后,白洁趴在高义身上,“死鬼,操死我了,你不会是真想上自己的闺女吧?”

“啊?怎么,怎么会。”高义辩解道。“刚刚不是,不是说着玩儿嘛。”

“哼,口是心非的家伙。”

亲了一口怀里的美娇妻,高义内心却起了波澜,玉婷,子怡,想想,就有些激动,越是危险的禁忌,越是诱人。

【未完待续】

第85章:梁远征的忧虑

玉婷下班后,径直去了健身中心。自从有了保安公司和梦幻酒吧,大伟也顾 不上健身中心了,好在健身中心已经运作好几年了,一切都有条不紊。这个时候 健身中心正是人最多的时候,玉婷怕遇见熟人,就直接从楼后面的旋梯上了三楼。

大伟出去和方晴约会了,杨槐在公司没有回来,玉婷换上运动服,练了一会 儿玉阴经,这的确是一套神奇的功法,玉婷修炼了短短一段时间,身体相比以前 要好很多,而且明显不怕冷了。

现在已经入秋,楼上也没有开空调,但是玉婷一点都不觉得冷,练了一会儿 就香汗淋漓。下体更是淫水潺潺。

身体越来越燥热,似乎每个姿势都在渴求着另一半的插入。甚至有种去楼下 找那些男人宣泄自己的冲动。

杨槐一回来,只见玉婷娇喘着摆出一副有些淫荡且极度撩人的姿势,修炼着 玉阴经。上身紧身小背心,下体紧身运动裤,将她曼妙的曲线展露无疑,运动衣 裤自然不是普通的,而是杨槐挑选的,质地极其轻薄。特别是玉婷下体的骆驼齿, 明显一大块湿痕,使得本就轻薄的裤子变得半透明。

杨槐迫不及待地一把从背后搂住玉婷,然后将裤裆一下撕开,挺着鸡巴草进 早已湿滑的蜜穴之中。

“啊……坏蛋,人家的裤子,啊……”

“小骚货,裤裆都湿了一大片,是不是早就发浪了。”

“啊,才不是,哦,人家,人家这不是在修炼玉阴经,啊,坏蛋,一回来就 草人家,啊,大鸡巴好棒啊,好舒服啊……”

二人草了一轮,继续边草边修炼玉阴经。本就是双修功法,二人高频率的性 爱,功力自然精进迅速。二人以极高的难度,草干着。然后杨槐就这样搂着玉婷, 简单做了点饭,换个姿势,边吃边草。每一口饭都是相互嘴对嘴喂食。

一顿饭吃的玉婷高潮迭起,舌头都麻了。这时,大伟和方晴回来了。

见到还在热吻喂食、浑身赤裸的两人,方晴和大伟自然看出他们一顿饭怎么 吃的,他们俩也没少这样吃饭。

玉婷见到方晴大伟回来,慌忙找衣服遮住身子,却被杨槐阻止,“晴姐和大 伟又不是外人,怕啥啊。”

“就是,初平都看见了,还怕我们俩啊。”方晴笑道,玉婷和杨槐当着初平 的面做爱,自然是杨槐告诉大伟,大伟又告诉她的。

“啊?”玉婷一听方晴这么说,羞臊地不行,将头埋进了杨槐怀里。

见二人吃完了,方晴笑道:“你们俩继续吧,我和大伟收拾。”说着,和大 伟一起收拾饭桌,而杨槐恬不知耻地搂着玉婷边做边走到客厅沙发上。

一边的大伟和方晴收拾完了之后,也将她扒光,搂着她边艹边走到客厅。

两对男女也不再避讳,边做爱,边聊天。“玉婷,呼,你,你的奶子,又, 又大了。”方晴坐在大伟的大腿上,娇喘着说道。

“啊……是,是啊,大了两个号呢,乳晕颜色也变深了。”玉婷同样的姿势 坐在杨槐大腿上说道。

“是啊,快赶上晴姐了,小屄的颜色也深了。”大伟揉搓着方晴的奶子,笑 道。

“嘿嘿嘿,晴姐的奶子也大了一号吧。玉婷年轻一点,所以发育会更快。” 杨槐也把玩着玉婷的一对已经能称得上硕乳的奶子。

“坏蛋,人家的奶子会长到多大啊。”玉婷不禁有些担心。

“放心,玉阴经会塑造最完美的身材,乳房长到最完美的比例就会停下。到 时候……”杨槐坏笑着含住了一颗乳头。

“到时候会怎样?”方晴问道。

“到时候,晴姐就知道了。”大伟也含住了一颗柔夷吮吸起来。

“啊,坏蛋,晴姐,他们俩都是坏蛋,咱们也别问了,就任由他们摆布吧。”

就在这时,杨槐的电话响了,是秦芝虎打来的。

放下电话,杨槐一脸沉重,拉着大伟穿衣出门而去。

剩下的两女没有多问,但离开男人的怀抱,顿时觉得空虚无比。又说了一会 儿话,便回房间睡觉。

然而,躺在床上,更加地空虚,小屄里麻痒异常。玉婷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这时,就感觉一个香躯压到自己身上。打开灯,竟然是方晴。

方晴也不说话,直接吻住了玉婷,玉婷开始还有些抗拒,但很快融化在方晴 的热情里。两女纠缠在一起,动作越发亲热,一会儿相互舔舐下体,一会儿相互 用手抠挖,一会儿下体相磨。最后,仍不解渴的方晴从厨房拿来了擀面杖……

赶到梦幻酒吧,就见到酒吧的客人已经清空,到处是警察在搜查,只有几个 年轻人蹲在墙角。秦芝虎和王家兄弟则陪在一个警察身边,解释着什么。

杨槐走过去一看,带队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李良。

李良看见杨槐,说道:“这不是杨总吗?怎么,杨总在酒吧也有股份?”

“呵呵呵,和兄弟合伙开的,李局长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李良没有答话,而是冲一边搜查的警察喊道:“怎么样?搜查到没有?”

警察摇摇头,“报告局长,没有查到。”

李良听了,转过头看看杨槐,“既然是杨总开的,看在梁市长的面子上,我 也不为难你。之前我们接到举报,说有人在你们梦幻酒吧贩毒,就过来查一下, 还真是查出了有人携带毒品。”说着指了指墙角的几人。

杨槐一看,其中一人还真是酒吧的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新招的服务员。 另外几个也是毛头小子,看起来应该是和那个服务员一伙儿的。

这事不用猜也知道,应该是曲鑫安插进来捣乱的。酒吧开业开得急,人手不 够,所以就招了几个年轻人。杨槐和秦芝虎也知道可能被掺沙子,所以想着忙过 这一段时间,就清理一下这些人。没想到,警察却早一步上门了。好在他们和酒 吧也没有什么紧密的联系。

“李局长,这事儿是我们失察。”杨槐陪笑道。

“失察?失察就能推卸责任吗?”李良厉声说道。

“是,是,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一定配合警方。”杨槐点头说道。

“这样,今天就先搜查到这,酒吧限期整改。另外,你们几个,谁是负责人, 跟我们回去录一下口供。”

秦芝虎主动上前,说跟他们回去。

送走了李良一伙警察,王尧狠狠将椅子踢倒。

杨槐则拍拍他的肩膀,“别急,今晚这事儿很正常。”

然后让小弟关上酒吧,他拉着王家兄弟还有大伟去了王家老宅。

“草,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妈的,没想到这第一把火竟然就烧到了我们身 上。”王尧骂道。

“哥,李局长今晚有点……”大伟知道李良的为人,所以问道。

杨槐摆摆手,示意王家哥俩先不要着急,然后说道:“这个李良,和我认识, 今晚他不会无缘无故过来。”杨槐说道。

“认识?”王尧惊讶地问。

然后杨槐将自己与李良的渊源讲给他们听。

王五听完陷入沉思,“槐子,照你的意思,李良应该不是敌人,那今晚他应 该不是故意来找麻烦的。”

杨槐点点头,又摇摇头,“酒吧的事情,他应该早就知道了,今晚他即是无 意的,也是故意的。”

“什么意思?”王尧挠挠头问。

而王五却想到了什么,“你是说,他应该收到了举报,然后顺势来做给曲鑫 看?”

杨槐点点头,“就算接到举报,也不用搞这么大阵仗,我想李良是过来打击 一下我们,做给曲鑫看。另外他也想帮我,逼梁远征出来替我出头,好压制一下 曲鑫。”

王五低头思索了许久,说道:“槐子,我有个想法。”

王五这几天给杨槐的感觉是有勇有谋,脑子反应快且心思缜密,听王五这么 说,立刻来了兴趣。“五哥,别卖关子了,有话就直说。”

王五挠挠头,“你也说过了,这李良看起来是上面有人安插进东莱的一柄刀。 站在刘洪亮、曲鑫的角度看,白道有李良,黑道便是你。”

杨槐一听点头同意,他和李良见面的时候也想过这个问题。

“既然如此,不管你们俩个联不联合,他们都会将你们俩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那在咱们和李良面前就有两条路。一个是联合。”说着,王五抬起头看看杨槐。

倒是大伟,在一边疑惑地说道:“哥,上次和李良见面,不就说好联合了吗?”

杨槐白了他一眼,这家伙脑子不笨,还很聪明,但跟着自己的时候,就不愿 意动脑子了,任由自己替他分析。

王五笑道:“上次不是秘密地联络吗?那就是说曲鑫他们还不知道咱们已经 和李良联合了。”

杨槐摇摇头,“摆到台面上联合不好,咱们现在的实力太弱,而李良在局也 没有根基。”

王五点点头,“我也这么想,那就只剩下一条路。”

“咱们和李良对抗?”杨槐问。

“对,曲鑫不是逼咱们贩毒吗?那咱们就光明正大跟李良对抗。”

杨槐点点头,选择和李良对抗,也是示弱的表现,能够麻痹曲鑫。

“和李良对抗,不单是麻痹曲鑫,也能让曲鑫没有机会在咱们这里贩毒。” 王五继续说道。

杨槐点点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今晚这事儿可不像是曲鑫或者马宏的 手笔,更加可能是曲毅干的。”

王五也点点头,笑道:“我看有这个可能。”

王尧也反应了过来,笑道:“这么说来,曲大少爷是帮我们忙了。”

杨槐点头道:“说的对,游戏才刚刚开始,好玩的还在后头。”

……

刚升任东莱大掌柜的梁远征,这些日子并没有意气风发、春风得意。相反, 自从升官之后,他内心就一直隐隐有些不安,偏偏他找不到原因,这让他更加惶 恐,这些日子连姜敏那里都很少去了。

半生浸淫官场,最让梁远征得意的,不是自己的执政能力,不是找到大树后 的官运亨通,也不是年过半百还能美人在怀。而是他从战场带下来的敏锐的直觉, 对危险的直觉。

当年被赵凤泉看重,纳入麾下,旁人看梁远征从此借的东风张帆远洋,但圈 内人才知道赵家门内看起来前程远大,其实更加凶险万分,赵老爷子本就是个极 有野心的人,背后又有庞大的政治势力支持,赵家当年在东莱的门人可以说是人 才济济。然而,这一路走来,那些曾经风华正茂的,那些曾经聪明绝顶的,有多 少栽倒在向上攀爬的路上,有多少成为了赵家的挡箭牌,有多少成为了别人的垫 脚石。

梁远征不是最聪明的,不是最有能力的,刚入赵家集团,很长时间他都是不 显山不露水,但他挺到了现在,不但成为了赵家留在老窝的看门人,还能稳稳压 住号称赵家头号鹰犬的刘洪亮一头,凭借的就是他滑如泥鳅,狡如狐狸的性格。

赵老爷子看中梁远征谨慎持重、大局观强,所以让他守在东莱,但也深知他 为人* 猾,所以留下刘洪亮看住他。

此次相位之争,赵老爷子的胜算不小,背后还有高人支持。但对手周朝先也 不弱,而且周朝先的竞选纲领中就有大力整治腐败,明眼人都知道,他的目标之 一就是赵家。当然,就算周朝先当选,梁远征也不认为他就能够整倒赵家。但整 不倒赵家,并不代笔梁远征就是安全的,恰恰相反,赵老爷子失败就一定会折损 一些羽毛,自己一着不慎,就可能是这些羽毛中的一根。

目前东莱的局势似乎并没有什么好担心,依旧是铁板一块,而且此次换届, 自己和刘洪亮牢牢把持东莱政局,安插进来的李良听说在缉毒方面能力很强,但 强龙还不压地头蛇,何况李良顶多是只瘸腿的孤狼。但这才是最不符合情理的地 方。周朝先口号喊得震天响,怎么可能就插进这么一个人?梁远征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时,秘书敲门进来,向他汇报了今晚李良亲自带人搜查梦幻酒吧的事 情。

对于李良,梁远征并没有多少担心,况且还有刘洪亮看着,他只是让秘书捡 着李良重要的行踪告诉他一声就行。今晚去搜查一个酒吧,显然不是什么大事。

秘书也看出梁远征对这点小事不太感兴趣,又告诉他,这梦幻酒吧有杨槐的 股份。秘书也知道梁远征和杨槐的关系,所以才将今晚的事情说予梁远征。

听到此,梁远征不禁皱眉,怎么又和杨槐这臭小子有关?

梁远征是个纯粹的政客,不太喜欢和黑道打交道。所以对于曲鑫,他刻意疏 远,不愿跟他们沾染太多。加上这段时间,官场上的事情很多,自然不太清楚杨 槐这些日子和曲鑫的恩怨。

秘书对杨槐的事情有所了解,但他只当杨槐是依仗梁远征的关系才敢和三爷 对着干。他担心梁远征因此和曲鑫的关系闹僵,就一股脑将自己了解的这些日子 杨槐和曲鑫的矛盾都告诉梁远征。

梁远征越听,眉头皱得越紧。秘书讲完,他也陷入沉思。突然一个念头在他 脑海闪过,惊得梁远征拍案而起。

秘书也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梁远征为这些事情生气了,赶忙安慰道:“听说 杨槐和秦芝虎已经向三爷服了软,我看三爷看在您的面子上也不会太为难他们。”

梁远征却没有听进去,他挥挥手,示意秘书出去。

秘书走后,梁远征一人背着手,站在窗前。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一直忽视的这 个世侄。

杨槐、杨槐,梁远征脑海里不断重复着自己关爱有加的这个世侄的名字。如 果杨槐也是别人安插进东莱的,那这颗暗棋可就太妙了。不涉政治,就不显眼。 和自己有很深的关系,一回来就和曲鑫杠上。大家都会和自己的秘书一样,觉得 他是凭借自己的关系,才敢和曲鑫对着干。这就是打在自己和曲鑫中间的楔子。 虽然他不喜欢和黑道打交道,但曲鑫背后的大老板是赵家,自己和曲鑫关系一旦 闹僵,赵家在东莱的根基可就要不稳了。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梁远征脑海里闪出这个疑问。他仅仅就因为父亲和自 己的交情,就敢借势和曲鑫对抗吗?这小子绝不是这么无脑的人,那他凭的是谁 的势?再说曲鑫,曲鑫能容忍一个毛头小子在自己头上动土,就因为他和自己有 交情?这话自己都不信。

那杨槐背后到底有什么势力在支持他,他才敢这么嚣张?他父亲杨树林,自 己再熟悉不过,不可能有什么深厚的背景。难道是他母亲?似乎也不像,如果真 是有什么势力,杨大哥也不至于一辈子做个普通的小公务员,而且杨大哥去世的 时候,嫂子家里也没有来什么人。

CC公司?刘洪亮曾经跟自己说过这个公司,说杨槐之前在这个公司干过。梁 远征后来也简单调查了一下,这个军火公司背后基本上可以确定有军方支持,而 杨槐是特种兵,被公司招募走私军火也很正常。所以他也没有在意,但是现在想 想,不禁有些背脊发凉。

杨槐难道是军方安插进来的?如果是这样,那是否说明周朝先已经得到了军 方某些人的支持?

随即他又摇摇头,如果杨槐和李良是一伙的,那今晚李良为何去找杨槐麻烦? 莫非是苦肉计?

想不透杨槐,但是梁远征也终于知道自己的不安来自于哪里。自己以往太过 爱惜羽毛,不和黑道打交道,也不培植自己在道上的眼线。现在,在这个波谲云 诡的时刻,他才发现自己的一只眼睛是瞎的,可怕的是,敌人很有可能就是通过 自己看不见的方向刺进一把刀。

曾经山水庄园是自己很得意的手笔,能够帮自己捞钱,还能帮自己培养笼络 实力。现在看,山水庄园有些浪费了,远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虽然没有搞清杨槐这家伙到底是何许人,但好歹是理顺了思路。不管他是什 么人,和李良是不是一伙的。自己总要做些准备,好立于不败之地。当然对于梁 远征来说,他的不败之地,可不一定是赵家的不败之地。同样赵家不倒,不代表 他就不倒。

好久没有去山水庄园,梁远征也有些想念姜敏那个骚狐狸了。到了庄园,梁 远征径直去了姜敏的宿舍。许久不来,攒了多日的精液可要在骚穴里射个痛快。

梁远征的车一进山水庄园,门卫就给姜敏打了电话。这是姜敏给庄园定的规 矩,任何来庄园的贵宾,都要及时告知老板或者其他当值的经理,以便立刻出来 迎接。

而这个规矩今天也救了姜敏。此时她与罗衣正和老董3P. 自从上次被老董强 * 之后,姜敏也是食髓知味,况且梁远征好久没有来了。姜敏几乎每天都和老董 操逼,说起来这老董的鸡巴真是比梁远征还要强悍,特别是这段日子,每每都把 她和罗衣操的死去活来。

这不姜敏被操的正爽,马上要迎来第二波高潮的时候,手机响了,她不情不 愿接起电话,没想到是梁远征过来了,不禁让她有些扫兴,但是也没办法,只能 打发老董和罗衣离开。她整理好后出去迎接。

刚操完逼的姜敏更显得风骚妩媚,况且梁远征好久没有与女人欢爱,在门口 见到姜敏,就迫不及待地搂着美人亲热。

“哎呀,坏蛋,这么久不来,一来就轻薄人家。”姜敏娇嗔道。

“宝贝儿,你太美了,干爹可想死你了。”梁远征边亲边说道。

“去,现在才想起人家啊。这么久不来,人家还以为你又被哪个女人勾引去 了,把人家忘了呢。”姜敏推开梁远征,故作生气地说道。

“哪有什么女人啊,最近不是忙嘛。”说着梁远征一把横抱起姜敏,往她的 房间走去。

二人走后,从墙角闪出两个一丝不挂的人,赫然便是老董和罗衣,看着二人 进入房间,老董也抱起罗衣向罗衣的宿舍而去。舅舅和外甥女免不了又是一场酣 战。

一进门,梁远征就迫不及待脱去二人的衣服,然后伴着美人一声娇喘,梁远 征挺着鸡巴艹进了湿滑的蜜穴之中。“我操,你的小屄怎么这么湿啊。”

“还不是你挑逗的,啊,操死我了,好爽啊……”

“小骚货,我才挑逗这么一会儿,就流这么多水?”

“啊……好啦,人家承认,人家刚刚和罗衣在玩,行了吧。”姜敏可不敢承 认和别的男人操逼,只得说是和罗衣玩女同。

“呵呵呵,原来是在磨豆腐啊,我说呢,还以为你刚刚被别的男人操了。” 梁远征边艹边说道。

“混蛋,想什么呢?”姜敏娇喘着,故作生气地骂道,其实是她心虚。

梁远征见姜敏生气了,笑道:“嗨,开个玩笑。你这么骚,我还真是怕满足 不了你。”

“哼,满足不了,人家就去偷汉子。啊,要来了,啊……”姜敏娇喘着来了 高潮。

梁远征在刺激之下,也爆射而出。

射了一炮,梁远征有些疲惫,搂着姜敏说道:“哎,老了,你要是想男人了, 就找别的男人玩,别被骗了就行。”

“啊?”姜敏一听,愣住了。梁远征还总没有在她面前展露过软弱的一面。 姜敏趴在梁远征胯间,爱怜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吸吮着他疲软的鸡巴。“坏干爹, 怎么今儿个一发就够啦,以前哪次不是把人家小屄射满才尽兴啊。”

把姜敏搂在怀里,亲吻了一阵,梁远征没有继续欢爱,而是和她说起了杨槐 的事情,这些年,他都是在赵家阴影之下,他也不知道自己身边有多少赵家的人, 唯一最信任的就是姜敏。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