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傳之都市欲 (83-85) 作者:huaishi1986(修羅散人)

簡體

. book18.org

【修羅傳之都市欲】 book18.org

作者:huaishi1986book18.org

2020-9-10發表於S8 book18.org

.book18.org

第83章:變態性慾book18.org

女兒和情婦都不在家,哄兒子睡下的高義百無聊賴,就在這時候,聽到隔壁開門的聲音。高義剛開始還很高興,以為白潔回來了,但細想覺得不對,白潔回來了,應該直接來他們家,怎麼回隔壁了?難道是王申回來了? book18.org

高義到隔壁敲敲門,果然是王申回來了。他明天休班,今晚和幾個朋友吃過飯才回來。家裡無人,他正要給白潔打電話,就聽見敲門聲,沒想到是高校長。 「王申啊,怎麼這麼晚回來了?小潔她和子怡出去玩兒了,子俊在我家,我剛哄睡下。」高義說道,一隻手偷偷將微信語音打開,他也是急智,這樣就能夠提前知會白潔,王申回來了,免得一會兒王申打電話找她的時候,她沒有準備,露出什麼馬腳。 book18.org

「哦,那個,怎麼好意思麻煩高校長,小潔她也太不像話了。」王申不好意思地說道。 book18.org

「嗨,沒什麼。我也挺喜歡小子俊的。白潔她成天在家裡也悶壞了,應該多出去散散心。」高義說道。 book18.org

剛剛從酒吧出來,白潔正要和送自己的秦芝虎告別,這時候玉婷和楊槐也跟了出來。剛剛邊跳舞邊做愛,意亂情迷的玉婷,因為白潔的離開,而恢復了清醒,拉著楊槐也離開了愈發淫亂的包間。 book18.org

本來要送白潔的秦芝虎,見楊槐和玉婷也出來了,知道自己送白潔不太合適,剛剛的曖昧也讓兩人有些尷尬。就將送白潔的事情託付給了楊槐。 book18.org

和玉婷一起坐上楊槐的車,就發現了高義發來的語音,白潔聽到語音也是一愣。 book18.org

旁邊同樣聽到的玉婷,湊到她耳邊,不懷好意地笑道:「老公回來了,姦夫提前報信啊。」 book18.org

「去你的。」白潔白了玉婷一眼,她和玉婷反正現在也是半斤八兩,也不怕玉婷笑話。 book18.org

緊接著,語音後面又是一條微信,「今晚來我家。」 book18.org

玉婷也瞥見了,噗呲一聲笑了出來,「丈夫和姦夫,該怎麼選啊?」 白潔拍了她一下,正要說話,王申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在哪玩兒啊,怎麼還不回來?」王申問道。 book18.org

「哦,那個,我在玉婷家呢,今晚喝了些酒,不回家了。」 book18.org

玉婷聽見白潔和丈夫的對話,驚得張大了嘴,最後還忍不住湊上去幫閨蜜圓謊,「王老師,今晚我老公不在家,小潔就睡我這裡了。」 book18.org

掛上電話,白潔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玉婷。又撇撇前面開車的楊槐,剛好,楊槐通過後視鏡也看到了她,知道她尷尬,就打趣道:「玉婷,白老師去你家,我去哪啊?」 book18.org

玉婷一聽本來還帶著壞笑,旋即臉一紅,「你愛去哪去哪。」 book18.org

沒想到這時候,初平也打來了電話,問玉婷怎麼還不回家。 book18.org

兩女相視,尷尬一笑。 book18.org

先將白潔送回去,白潔上樓前,給高義打了個電話,讓他幫忙看著,防止王申出來,和她撞見。然後二人偷偷溜進高義家,將門輕輕關上。然後便迫不及待熱吻在一起。 book18.org

今晚在酒吧里,就勾起了白潔的情慾,此刻孩子已經送給王申了,子怡也不在家,這下二人更加無所顧忌。加上老公就在隔壁家裡,更加刺激興奮。 在沙發上操了一陣,高義摟著白潔,說道:「今晚你去哪了啊,穿得有這麼騷,還一身的酒味兒。」 book18.org

「去酒吧了啊。」白潔回答道,然後便將玉婷的事情講給高義聽。 book18.org

高義聽了,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那麼清純的玉婷老師也會有外遇。 book18.org

見高義不說話,白潔彈了一下他的雞巴,「你是不是也想操玉婷啊?」 「沒,沒有的事兒。」高義慌忙否認道。 book18.org

「哼,你個老色鬼,沒有才怪呢。」 book18.org

「還說我,你今晚穿的這麼騷,是不是在酒吧勾引男人了?」 book18.org

「是啊,人家就是去勾引男人了,酒吧的老闆之一是我小時候特別崇拜的虎哥,人家就是勾引他了。」白潔嗔道。 book18.org

高義一聽有些吃味,他呆呆看著白潔。 book18.org

白潔見高義不說話了,知道他吃醋了,安慰道:「別生氣了,人家就是故意氣氣你,人家心裡只有你。」 book18.org

高義聽了心中一暖,其實他並不是因為吃醋而發獃,而是想到自己老了,白潔跟一個更年輕的男人或許更好。「我,小潔,你,你要是喜歡他,就跟他吧。」 book18.org

「啊?」白潔一愣,她怎麼也不會想到高義會這麼說,頓時眼淚都流了下來,「你,你不要我了?」 book18.org

見白潔哭了,高義慌忙解釋道:「不是,不是,我,我的意思是,我老了,你應該跟一個更年輕的男人,能照顧你。」 book18.org

聽到高義這麼說,白潔才釋懷,「壞蛋,人家兒子都替你生了,還能跟誰啊?」 book18.org

高義想想也是,他摟著白潔說道:「是我對不起你,耽誤了你。小潔,只要你喜歡,你就去愛,和他上床都沒有關係,我永遠會在你背後守護你。」 白潔感動地看著高義,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將身體揉進了高義的懷裡,又是激情一夜。直到早晨,王申的電話中傳來兒子的哭鬧聲,白潔才收拾妥當回家去。 book18.org

而玉婷卻沒有白潔那麼大膽,丈夫幾天沒有回家,今天,在酒吧偶遇,玉婷更是擔心丈夫發現什麼異常。所以只得告別情郎,獨自回家。楊槐有些擔心,分手的時候,還叮囑萬一初平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他。 這些日子,夫妻二人見面的時間很少,初平偶爾回來,兩人也是冷漠相對。今晚玉婷回到家,見到丈夫已經提前回來了,仿佛已經恍如隔世。 book18.org

「那個,你怎麼回來的?」初平問道。 book18.org

「打車。」玉婷放下包,給自己和丈夫各倒了一杯蜂蜜水。 book18.org

此時玉婷還穿著酒吧里那身性感迷人的裙子,還化了淡妝。初平突然發現,妻子是如此性感嫵媚,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想到今晚和小芸被妻子撞見,就解釋道:「我和小芸沒什麼,只是和她老闆是好友。」 book18.org

「哦。」玉婷只是點頭應了一聲。 book18.org

玉婷的態度讓初平鬆了口氣,又覺得不對勁,妻子的態度也太過冷漠了,仿佛是一個陌生人一般。或許是許久沒有和妻子親熱的緣故,想到這些日子,吃過藥之後,他在小芸床上的雄風,初平偷偷將一粒藥丸吃下,然後湊到玉婷身邊,摟著她想與她親熱。 book18.org

玉婷被摟住的一剎那,身子一抖,本能地掙脫開。然後就覺得自己似乎有些不妥,站起身,尷尬地說道,「我累了,要睡了。」 book18.org

玉婷冷漠的態度頓時讓初平有些惱怒,他以為玉婷這是生他的氣,說道:「你,你什麼態度?你是在生我的氣嗎?我跟你說了,我和小芸沒什麼。」 「沒什麼就沒什麼,我也沒有生氣,我就是累了,想休息了。」玉婷有些無力地說道。 book18.org

「你……」突然初平想起在酒吧里,汪林一個小弟撿到的丁字褲,會不會真的是妻子的。想到此,初平一把摟住玉婷猛地親吻起來,同時一隻手撩起了玉婷的裙子。 book18.org

玉婷感覺不對,一把推開丈夫,但為時已晚,自己的裙子被撩起,露出了沒有穿內褲的下體。 book18.org

已經好久沒有和妻子做愛了,再次看到妻子的下體,初平都不認識了。陰毛已經被剃乾淨,光滑的陰阜十分性感,原來粉嫩的陰唇竟然已經變成了艷紅色。 玉婷慌亂拉下裙子,「你幹什麼?」 book18.org

「我幹什麼?我幹什麼?」見到妻子下體的模樣,初平哪裡還不明白。「說,你今晚去酒吧幹什麼了?這,這是怎麼回事?」初平指著玉婷的下體怒斥道。 「沒,沒幹什麼,我就是和閨蜜去玩兒了,那個,內褲在上廁所的時候弄丟了。」玉婷辯解道。 book18.org

啪,初平甩手就是一巴掌,「賤人。」 book18.org

玉婷被一巴掌扇倒在地,她冷冷看著初平,沒有哭泣,沒有惱恨,也沒有悲傷。這一巴掌算是將她和初平最後一點牽絆打斷了,從地上爬起來,玉婷冷冷說道:「我們離婚吧。」 book18.org

「什麼?」初平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book18.org

「我在外面有男人了,我們離婚吧。」玉婷又說道。 book18.org

「賤人,你……」初平一聽,自己真的被戴了綠帽,頓時氣得說不出話來,又打出一巴掌。 book18.org

但玉婷修煉玉陰經,早已不是以前的柔弱女子。她只輕輕一閃,就躲過了初平的巴掌。 book18.org

初平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妻子。 book18.org

就在此時,玉婷的手機收到一條微信。玉婷打開看了一下,竟然是楊槐擔心她有事,發來問候。 book18.org

「他是誰?」初平看著妻子,喘著粗氣問道。 book18.org

玉婷看著丈夫,她知道楊槐此時就在樓下,嘆了口氣,她心中有了答案。給楊槐打了個電話,讓他上樓來。 book18.org

果然沒過多久,就有人敲門。 book18.org

楊槐一進門,初平一下愣住了。他沒想到妻子的姦夫,自己竟然認識,還是個自己惹不起的主。楊槐靠著梁遠征的關係,經營一家保安設備公司,他自然知道,還和楊槐吃過幾次飯。而且夢幻酒吧就是他和秦芝虎合夥開的,還公然與三爺對抗,雖然吃了虧,但在東萊市還是掀起了不小的波瀾。這樣的人,他還真沒膽子惹。 book18.org

楊槐一進門,見到玉婷臉上一個紫紅的巴掌印,頓時無比心疼,他想要教訓初平,卻被玉婷拉住。 book18.org

「是我對不起你,離婚之後,我什麼都不要。」玉婷看著丈夫說道。 「賤人。」初平咬著牙又罵了一聲。 book18.org

看著初平的模樣,楊槐有心要羞辱他,摟著玉婷坐到沙發上,「初警官,玉婷早就是我的女人了。男人要大度一點,好聚好散。」說著手撫上玉婷的大腿。玉婷知道他要使壞,卻阻擋不住。 book18.org

看著公然在自己面前親熱的兩人,初平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楊總,你不要欺人太甚。」 book18.org

「初警官哪裡的話,您是官,我是民,我可不敢欺你。況且你還有三爺和汪總罩著。」楊槐渾不在意地說道,手已經伸到了玉婷的大腿內側,玩弄起她濕潤的小屄。 book18.org

初平看著楊槐囂張的模樣,恨得牙痒痒,聽他同時提起三爺和汪林,又十分驚訝。楊槐就算知道自己和汪林交往甚密,但怎麼會知道三爺和汪林的關係。 「看在玉婷的面子上,奉勸你一句,汪林的買賣會要了你的命,勸你趁早抽身。」 book18.org

初平一聽,心中驚恐異常,「你,你說什麼?」 book18.org

「汪林,還有他背後的曲鑫,我比你更加了解,看在玉婷的面子上,勸你一句,別跟著他們混,最後被他們賣了都不知道。」 book18.org

初平盯著他,「你什麼意思?」 book18.org

「汪林那點生意,瞞得住別人,瞞不住我。你們李副局長的背景,你也應該有所了解。他們在這個時候拉攏你,想讓你幹什麼?想想之前你們局裡那些倒霉的警官,再想想你現在的處境。」楊槐又提醒道。 book18.org

初平不是傻瓜,東萊之前就有好幾個警察與毒販有勾結,被查到之後自殺了。初平此時嚇出一身冷汗,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然踩入了萬劫不復的陷阱。 這時,楊槐不再理會他,而是吻住了玉婷的香唇。 book18.org

「別,別在這裡。」玉婷推開楊槐,嗔道。 book18.org

「你今晚真美。」說著楊槐又摟著玉婷熱吻,同時將玉婷的裙子撩起,玩弄起她的小屄。 book18.org

看著公然在自己面前親熱的二人,初平惱怒卻又不敢動他們,自己得罪不起楊槐,而且經楊槐的提醒,他已經意識到了危險。那他就更加得罪不起楊槐,或許他還是自己唯一的生路。 book18.org

看著妻子被楊槐玩弄,那攝人心魂的蜜洞已經滲出了淫水,加上之前吃下的春藥,初平漸漸興奮起來。 book18.org

「楊槐,求你,我們回家去。」玉婷嬌喘著,哀求道。 book18.org

「沒事的,初平不介意的。」楊槐此時已經興奮異常,特別是看到初平膽小怕事,竟然呆在原地一動不動。 book18.org

玉婷的情慾已經被挑逗起來,余光中,看到丈夫此時的模樣,心中更加鄙視的同時也十分興奮。當初他不是要把自己獻給劉洪亮換官位嗎?那今天自己就做個蕩婦,當著他的面伺候男人給他看。 book18.org

當楊槐脫下褲子,讓玉婷給自己吃雞巴的時候,玉婷毫不猶豫就蹲在了楊槐的胯下。 book18.org

看到楊槐巨大的雞巴,初平驚得張大了嘴巴。而美艷的妻子如蕩婦一般為他含住雞巴的時候,初平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雞巴更是堅硬異常。 book18.org

玉婷修煉玉陰經有些日子了,調整好姿勢,便將楊槐的雞巴盡根吞進口中。 初平驚呆了,妻子怎麼可能將如此巨大的雞巴吞進去,看妻子的脖子隆起,分明雞巴已經插進了喉嚨,這簡直顛覆了初平的認知。 book18.org

享受了玉婷的喉交,楊槐抱起玉婷,不等她反對,大雞吧艹進小屄中。 「啊……壞蛋,不要啊,我,我們進屋去,進臥室去艹,啊……」玉婷浪叫著,哀求道。 book18.org

「我就要當著你老公的面操你,讓他看看什麼是真男人,看看他的老婆又多淫蕩。」楊槐此時興奮異常。 book18.org

「啊,草死我了,啊,壞蛋,人家要被你玩死了。初平,你看吧,我是個騷貨,是個不要臉的女人,我就喜歡楊槐的大雞吧,他是我的天,是我的男人。啊……」玉婷被操地瘋狂浪叫著,已經顧不得廉恥了。 book18.org

看著曾經清純羞澀的妻子,此時成為一個淫娃蕩婦,初平卻越發興奮,堅硬的雞巴竟然突突突在褲子裡發射了,然後腿軟的初平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夏天的褲子很單薄,所以初平襠部很快就浸濕了一大片。 book18.org

「看,你老公興奮的在褲襠里射了。」楊槐笑道,更加無所顧忌,將玉婷的裙子脫了下來。 book18.org

玉婷也已經不在乎了,跨過了最後的一步,自己只能跟著楊槐墮落下去。「啊……草死我吧,我是你的了,你想怎麼玩兒,就怎麼玩兒,我給你當性奴,任你調教,啊……初平,我們,我們離婚吧,你滿足不了我了,我是個賤人,是個騷貨。」 book18.org

初平看著赤裸交媾的兩人,看著把妻子艹瘋掉的楊槐,竟然有種俯身下拜的衝動。 book18.org

這一夜,楊槐和玉婷從客廳艹到了臥室,至始至終都沒有避諱初平,各種初平沒有見過,更加無力辦到的做愛姿勢,讓初平嘆為觀止。 book18.org

曾經青澀的妻子,此時已經成為一個完美尤物,皮膚更加白皙細膩,奶子更大了,乳暈陰唇顏色更深。初平甚至懷疑,妻子已經有好幾個男人,不然怎麼會被滋養成這樣。 book18.org

屈辱帶來的是更加的興奮,初平最終還是臣服於慾望,脫下了褲子,邊看妻子和情人交合,邊擼自己半軟的小雞巴。 book18.org

看到丈夫的醜態,玉婷更加堅定要跟著楊槐,就讓他帶著自己一直墮落下去吧。 book18.org

「啊……艹,草死我吧,我是蕩婦,我是妓女,是你的性奴,啊,老公,艹,艹死我了。初平,你看到了,我,我已經是個極度不要臉的女人了,將來我還要給別的男人操,給他們輪姦,啊……為他們生野種,啊……我要瘋了,要來了。」 book18.org

高潮的淫水尿液正好打在初平的臉上,初平一個激靈,雞巴又擠出了幾滴精水。 book18.org

早晨,睡在沙發上的初平被臥室二人激烈的操逼聲驚醒,也沒有說什麼,而是默默地出了門。 book18.org

他沒有去上班,而是徑直去了小芸家,一進門,打開抽屜,找到藥丸,一下吃了三顆。 book18.org

小芸還在睡夢中,就覺得有人壓到自己身上,睜開眼,就看見初平雙眼冒火,挺著格外腥臭的雞巴送到自己嘴邊。 book18.org

雖然不知道昨晚回家經歷了什麼,小芸還是溫順地張嘴含住了那根硬挺的小肉棍。 book18.org

在小芸嘴裡射了一發,初平又迫不及待地艹進了小芸屄里。 book18.org

又發射了一炮之後,初平的雞巴再難勃起,但心火仍沒有排解。惱恨的初平又想到昨晚楊槐的話,自己很有可能被汪林算計了,而小芸就是幫凶。想到此,初平忍不住在小芸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小芸吃痛,慘叫一聲。 book18.org

小芸的慘叫似乎喚醒了初平心中異樣的慾望,他又狠狠打了幾巴掌,越打越興奮,小芸吃痛,想掙扎,卻被初平一把掐住了脖子,繼續打了起來,小芸的慘叫和哀求如春藥一般,讓初平愈發興奮。 book18.org

打了一會兒,越來越覺得不過癮,初平抽出腰帶,將小芸綁在床上,然後用小芸的一根皮帶做鞭子,更加瘋狂地抽打小芸。 book18.org

小芸尖叫著,哀求著,但這對於初平,反而如興奮劑一般,讓他發泄地更加暢快。抽打一陣,初平又吃了幾粒藥丸,雙眼赤紅,然後挺著堅硬的雞巴艹進了小芸的屁眼裡。 book18.org

做過早操的玉婷和楊槐,一絲不掛地從臥室出來,發現初平早已離開。玉婷轉頭對楊槐道:「壞蛋,從今以後,人家就是你的女人了。」說著,倚在了楊槐懷裡。 book18.org

「你早就是我的女人了,從那晚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認定這輩子你是我的女人,我會永遠愛你。」楊槐道。 book18.org

「愛我,還要我給別的男人操。」玉婷想著從那天晚上自己被曲毅騷擾開始,自己就一點點被楊槐算計,一點點陷入到他的欲網中,短短几個月時間,自己已經無法自拔。 book18.org

「愛你,就希望你成為世界上最性福的女人,性愛的性哦。」楊槐摟著玉婷,揉搓著她的奶子。 book18.org

「你給初平戴了綠帽,是不是也想自己戴綠帽啊?」玉婷問道。 book18.org

「是,我不瞞你。昨晚你也看到了,初平看著你被我操,興奮的擼管子,想到你被別的男人艹,我也興奮。但是我絕不逼你,我希望你自己發掘性愛的樂趣,希望你主動給我戴綠帽子。」說到這裡,楊槐語氣都有些激動。 book18.org

「不逼我,人家也抵抗不住你的引誘啊。」玉婷幽怨地瞪了他一眼,與丈夫算是攤牌了,自己也就沒有退路了。接下來的日子,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等著自己?玉婷不禁對未來有些興奮。 book18.org

楊槐沒有跟玉婷說幾個老道的事情,順其自然吧,讓玉婷自己一點點打開,或許更有趣。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84章:父女和解 book18.org

和初平就這樣徹底攤牌了,玉婷也徹底看清了丈夫的變態和懦弱。從那之後,她和楊槐肆無忌憚的在家裡做愛,甚至初平回來都不避諱。離婚的事情,那晚之後,初平仿佛沒有聽到一般,也沒給任何答覆。倒是回家的頻率明顯勤了。 玉婷想趁早和初平了斷,被楊槐阻止,他倒是十分享受當著初平的面和玉婷歡愛。每次做愛,又初平在場邊看邊擼管,二人的性愛就會格外激烈和刺激,玉婷也越發喜歡這種變態的場景,甚至經常故意在高潮時將淫水尿液泚到初平身上。 book18.org

楊槐倒是不擔心初平會報復他和玉婷,經過他的提醒,初平也看出自己已經深陷危機之中,他不敢得罪楊槐,反而要求楊槐救他一命。 book18.org

初平也去找過汪林。汪林知道他是個聰明人,計策被識破,就再難隱瞞,索性就坦白了,說他自己也是曲鑫擺在前面的擋箭牌,不過他讓初平放心,他早就準備好了後路,警察來抓的時候,他就跑路去南洋,到時候一定帶著初平。去了南洋,榮華富貴在等著他們。 book18.org

然後又威脅初平,他已經無路可走了,只能跟著他一條道走到黑。而且他給初平的春藥其實也是毒品,此時初平已經染上了毒癮。 book18.org

初平此時極度後悔上了汪林的賊船,但為時已晚,正如汪林所說,自己已經沒有退路,楊槐或許能救他一命,但他也不敢將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楊槐身上,汪林背後是曲鑫和劉洪亮,他知道那些人的實力。 book18.org

容忍楊槐和玉婷,一方面是滿足自己變態的性慾,另一方面則是留一分活命的機會。 book18.org

心灰意冷之下,初平將滿腔的雄心壯志化為了性慾,回家看老婆與姦夫做愛,然後去小芸那裡發泄,成為了初平生活的全部。 book18.org

…… book18.org

暑假就這樣過去了,回到學校的玉婷,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自己跟了楊槐,越來越淫蕩,現在照鏡子,整個人都不一樣了,以前那個青澀的女孩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嫵媚的少婦。而且穿衣風格也不再保守,原來那些土氣的衣服都被楊槐扔了,現在自己的衣服都是按照他的心思買的,面對路人痴呆的目光,玉婷也從開始的羞澀變得享受。 book18.org

白潔也結束了產假回來了,子怡也接受了父親和白潔的建議,到學校做老師。當然,自己的姦夫在學校,也是重要的原因。 book18.org

看著高子怡、白潔還有高校長和白大叔,玉婷感覺不單自己,學校也不一樣了,似乎也籠罩了淫靡的氣息。 book18.org

清風雙姝,因為子怡的加入變成了三姝。而且,好色的男老師發現,無論是生完孩子的白潔,還是原本清麗的玉婷,亦或是大家印象中的叛逆小丫頭,三女都突然嫵媚嬌艷起來,仿佛經歷一個假期後一起盛開。所以,將雙姝改為清風三艷。當然如果他們知道,三朵鮮花盛開的過程,一定會心碎成渣渣。 book18.org

子怡從小就受父親的薰陶,對老師這個工作自然是很熟悉,第一次登上講台,就很從容。坐在台下的白潔、玉婷等幾個聽課老師都紛紛點頭稱讚。 book18.org

第一節公開課,子怡就得到了老師們的認可,接下來,就正式成為了學校的數學老師。和玉婷、白潔手拉手回辦公室的路上,卻遇到了白正業。 book18.org

這傢伙對子怡也產生了情愫,知道她今天第一次登上講台,還忍不住為她擔心。剛剛便是偷偷去子怡的教室看她講課了。 book18.org

撞見女兒和子怡一起手拉手過來,白正業心情有些複雜,子怡將她故意撞見爸爸和白潔的姦情告訴了白正業,白正業對於女兒和子怡成為好姐妹感到十分欣慰。但同時也有些擔心,自己和子怡如果被發現了,兩對父女如何面對,又會發生什麼?況且白潔到現在都沒有原諒自己。 book18.org

看到白正業,子怡偷偷給他拋了個媚眼。而白潔心情卻有些複雜,她心底其實早就原諒了父親,但自己和高義能被父親接受嗎?這是白潔現在和父親之間最大的心結,殊不知自己的父親早已知道。 book18.org

「爸。」白潔走到白正業身前低低叫了一聲。 book18.org

這一聲爸,讓白正業身體一顫,頓時一股老淚流了出來。 book18.org

「爸,對不起。」白潔見父親的模樣,覺得萬分內疚,是自己沒有盡到女兒的孝心,再也忍不住,撲到白正業懷裡哭了出來。 book18.org

路過的老師學生不明所以,紛紛停住圍觀。 book18.org

子怡一見,拉著父女倆,回到了門衛室。 book18.org

「是爸爸對不起你,爸爸對不起你。」白正業摟著女兒說道。 book18.org

「好啦,白姐姐,一會兒還有課呢,你們父女倆下班後再哭好不好?」子怡在一邊說道。 book18.org

「爸,今晚來我家吧。」白潔說道。 book18.org

白正業點點頭,能得到女兒的原諒,他感覺死而無憾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早晨,白潔是做子怡的車來的。下班後,子怡自然接上白潔父女一起回家。 倒是高義,知道今晚白正業要來,有些害怕,不敢回家,就藉口加班,在學校待到深夜。 book18.org

高義「加班」,晚上子怡自然在白潔家裡吃飯。 book18.org

白潔當子怡是繼女,是好姐妹,白正業當她是自己的女人,所以也沒有避諱她。 book18.org

父女傾訴心事,將心結徹底打開。抱著自己的外孫,看著一邊的子怡,白正業再也不恨高義,甚至有些感激他。 book18.org

「爸,要不,你搬過來住吧。」白潔說道。 book18.org

子怡聽了有些驚訝地看了她一眼,「不用了,我自己住著挺好的。」白正業也是一愣,然後謝絕道。 book18.org

白潔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她聽說爸爸住在農村的瓦房,就脫口而出邀請爸爸來家裡住。話一出口也有些後悔,畢竟自己和高義現在還見不得光。 白潔卻沒有發現,子怡在桌下下面偷偷踢了白正業一腳。 book18.org

吃過晚飯,子怡主動提出要送白正業回家,白正業的摩托車還停在學校,而此時去村裡的公交也已經停運了。 book18.org

「白姐姐都原諒你了,你也不要再恨我爸爸了。」車上,子怡說道。 白正業看了子怡一眼,「子怡,你恨我嗎?」 book18.org

子怡轉頭看看他,「恨你?恨你,還和你上床啊?」 book18.org

「你爸爸替我照顧小潔,我能看出來她很幸福。況且還有你這個小妖精,我謝他還來不及呢。」白正業說著趴到子怡胯間,撩起她的裙子,隔著內褲,舔舐她的小屄。 book18.org

「啊……壞蛋,人家,人家開車呢。」再也受不了的子怡,將車子停在了路邊。二人迫不及待地糾纏在一起,玩起了車震。 book18.org

隨著動作越來越激烈,車子震動也越來越大,路過的行車,很容易看出車子裡發生了什麼,有好事的,經過的時候,就鳴笛打趣兩人。 book18.org

「啊……壞蛋,都被人,被人知道了,啊……好爽啊。」蜷縮在車裡的子怡瘋狂扭動著身體。 book18.org

艹干一會兒,白正業覺得車子裡施展不開,就要拉著子怡出去。 book18.org

「不要,出去就被人看見了。」子怡掙扎道。 book18.org

「路邊不是有樹林嘛,咱們去林子裡,就像當時在郭家屯一樣。」白正業壞笑道。 book18.org

子怡又想起當日和白正業在果園裡性愛的場景,半推半就被白正業拉出了車,二人光著身子鑽進了路邊的小樹林中,白正業順手抽走了車上的坐墊。 「啊,好爽,要死了,壞蛋,你的雞巴怎麼更大更硬了。」子怡坐在白正業大腿上,身子劇烈的起伏著。 book18.org

就在這時,三個小流氓喝完了酒踉踉蹌蹌走了過來。「聽,什麼聲音。」其中一人說道。 book18.org

「我操,不會是有人在樹林裡打野炮吧。」另一個人說道。 book18.org

聽到外面對話的兩人,如同炸毛一般,特別是子怡,全身肌肉都緊繃起來。子怡小屄肉劇烈的收縮,如同小嘴瘋狂吮吸著白正業的雞巴,爽的白正業一個不注意,精液已經上膛,然後本能地猛烈抽送幾下,這下可要了子怡的命,子怡睜大眼睛,再也忍不住浪叫了出來,「啊,不要,不要……」子彈重重打在花心上,子怡渾身顫抖,淫水尿液一同噴了出來。 book18.org

正在此時,一陣閃光燈射了過來,「我操,還是老夫少妻。」幾個小流氓邊說著,邊用手機拍照。 book18.org

「艹,好漂亮的小妞,真他麼極品。」另一個看清子怡的樣貌之後,忍不住讚嘆道。 book18.org

「老頭,哪找的這麼極品的雞啊,讓給我們哥幾個咋樣,我們就不把照片公開了。」一個小流氓揮揮手機說道。 book18.org

高潮之後的子怡驚恐地蜷縮在白正業懷裡,白正業卻沒有絲毫的擔心,「那個,幾位小哥,這是我女兒,只要你們不把照片公開,想怎樣都行。」 子怡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白正業,卻見他邊說邊放開她,慢慢站起來。 「我操,真的假的,和女兒亂倫。」三個小流氓有些震驚地看著兩人,一時也沒有注意白正業接近了他們。不過就算注意,他們也不會緊張,畢竟白正業是個老頭子,還孤身一人。 book18.org

就在這時,就見到白正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下一人的手機,將他打倒,緊接著又迅速將沒有反應過來的幾人都打倒在地,搶下手機。 book18.org

有兩個小流氓直接昏死過去,剩下一個,一臉驚恐地看著白正業,然後連滾帶爬逃走了。白正業抱起子怡,大雞吧又刺入她的體內。 book18.org

「啊,混蛋,你,你瘋啦,還有人呢。」子怡掙扎著。 book18.org

「怕什麼?被人看到又不掉塊肉。」白正業摟著子怡,又艹了起來。 就在這時,子怡的電話響了,竟然是高義打來的。子怡按住使壞的白正業,然後接通了電話。「喂,爸。」 book18.org

「那個,那個,白,你白叔走了嗎?」高義上來就問道。 book18.org

高義的話白正業也聽見了,想來這傢伙是要急著回家艹白潔了,忍不住也開始聳動下體,慢慢艹乾子怡。 book18.org

「啊……走,走了。」 book18.org

「真的啊?」高義一聽白正業走了,十分高興,沒有聽出女兒聲音的異常,「什麼時候走的?你在家嗎?」 book18.org

「人家剛送白叔到家,呼呼,詩文約我,詩文約我,啊……」子怡拚命壓抑著快感,說道。 book18.org

「啊?這麼晚了,還約你出去玩兒啊,別去了,趕緊回家,明天還要上班呢。」 book18.org

「啊,沒事啦,人家在,在她那裡休息就好,明天不會,不會遲到的。」說著就掛上了電話,然後猛地扭動腰肢。白正業也心領神會,知道小妮子快高潮了,也加快節奏,猛操幾十下。 book18.org

子怡長吟一聲,噴出了陰精。淫水恰好打在還在裝昏的小混混臉上,小混混一下子跳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兩人,狼狽地拉起另一個裝死的同伴離開了。 book18.org

一場野戰,在幾個小流氓和爸爸的騷擾之下,反而更增添了激情。 book18.org

白正業摟著高潮之後的子怡回到車上,子怡已經被操的腿軟,沒法再開車。白正業將她放到了副駕駛,自己開車。 book18.org

平復過來的子怡,看著白正業,想著剛剛,這個男人輕而易舉就制服了幾個年輕壯漢,還當著他們的面操自己。子怡心裡沒有絲毫的怨恨或者責備,反而折服於他的氣概。低下頭,又含住了那根沾滿淫水尿液的巨杵。 book18.org

匆忙掛上電話的子怡,反而引起了高義的懷疑,女兒在幹什麼?聽聲音怎麼不對勁啊?作為老司機,高義很快就想到了女兒在幹什麼,頓時又酸又氣,想給女兒再打回去,但又放棄了。 book18.org

坐在椅子上,高義陷入了沉思。自己不是早就想開了嗎,女兒長大了,也應該享受性愛。高義又想起那天白潔從酒吧回來,他跟白潔說的話,白潔自己都願意放手,對女兒自己也不應該管的太嚴,就讓她自己去探尋性福吧。想起女兒剛剛電話里的聲音,似乎是被操的很爽啊。想到這裡,高義忍不住興奮起來,隔著褲子擼了幾下雞巴。當然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姦淫自己女兒的會是白正業。 越想越興奮的高義自然不會繼續呆在學校擼管子,他急火火趕回家,去艹別人家的女兒。 book18.org

白正業的鄰居還沒有睡,還在屋裡看電視。有了剛剛的經歷,子怡也就放開了,還沒進屋,就套上了白正業的雞巴,「啊……,好大,好爽啊,乾爹,草死我,操死小浪逼。」 book18.org

浪叫聲傳到了隔壁夫妻的耳朵,兩口子對望一眼,默默關上了電視機,也投入美妙的世界中。 book18.org

隔壁小夫妻來了兩輪,已經沉沉睡去。而這邊老白才發射了一發。 book18.org

「乾爹,你的雞巴怎麼比上回更厲害了。」子怡趴在他胸口上,說道。 「嘿嘿,乾爹得了一門神功。」 book18.org

「還神功,你以為是武俠小說啊。」 book18.org

「這可是一門雙修的功法,怎麼樣?陪著乾爹雙修吧。」 book18.org

「啊?我才不要呢。」 book18.org

「女人練了可以永葆青春哦。」 book18.org

「啊?真的嗎?怎麼可能啊。」子怡有些不相信。 book18.org

「是不是真的,練練不就知道了。」說著,白正業又翻身將子怡壓在身下,開始了第二輪的激戰。 book18.org

浪叫聲驚醒了隔壁的女人,又被勾起慾火的她掀開被子,含住了丈夫癱軟的雞巴,醒來的丈夫無奈只得打起精神,再次去滿足妻子的欲壑。心裡卻暗嘆,艷福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享受的。 book18.org

身體被掏空的丈夫摟著妻子睡去,祈禱著妻子不要再被吵醒。而隔壁,子怡再一次從高潮的昏死中醒來,「啊……不行了,你太猛了,人家快被你折騰死了。」 book18.org

「嘿嘿,這本玉陰經,你拿回去修煉,順便讓白潔也練練,修羅經給你爸爸,你爸爸也會這麼猛的。」 book18.org

「呸,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子怡道,旋即又想到自己和白正業的關係,「乾爹,萬一我們的事情被我爸爸和白姐姐發現怎麼辦?」 book18.org

聽到此,白正業也是有些頭痛,他和女兒剛和好,要是女兒知道自己和子怡的姦情,肯定又會恨上自己。 book18.org

看到白正業擔心,子怡卻道:「哼,憑什麼他們倆可以在一起,我們就不可以啊?」 book18.org

「啊?」白正業有些發愣地看著子怡。 book18.org

「我嫁給乾爹你,白姐姐嫁給我爸,這樣不就行了。」子怡又繼續說道。 「這,這也太,太亂了。」白正業結結巴巴說道。 book18.org

「乾爹,你想不想也艹白潔姐姐啊?」子怡湊到白正業耳邊悄聲說道。 白正業驚訝地看著子怡,一時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以前每天聽著爸爸和白姐姐在隔壁做愛,我就忍不住想加入。現在我也想每天都被乾爹操。那為什麼我們四個人不能組建一個大家庭。」 book18.org

「啊?」白正業驚地幾乎坐起來,他想起了老鬼跟他說的話,這些想法,他也是只敢意淫一下,沒想到子怡竟然說出來了。 book18.org

子怡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雞巴又脹大了幾分,「壞乾爹,你也想過是不是,你早就期待了吧。」 book18.org

「可,可是小潔還有你爸爸不會同意的。」白正業沒有否認。 book18.org

聽到此,子怡也陷入了沉思,「不行就跟他們倆攤牌,反正也是他們先勾搭在一起的。對了蘋果。」子怡想到了那個山洞,還有那個烈性春藥一般的蘋果。 說起山洞,白正業後來又去找過幾次,但每次都是一樣,沒有任何山洞的痕跡。 book18.org

「那下次我們一起去找找,我還真是有些懷念那裡。」 book18.org

「小淫娃,看來乾爹還沒有滿足你啊。」說著白正業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攻伐。 興沖沖趕回家的高義,徑直來到白潔家,白潔剛將兒子哄睡,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book18.org

高義一進門就撲到了白潔身上,「啊。壞蛋,別吵醒兒子。」 book18.org

很快二人就坦誠相見,融為了一體。「走,抱上兒子,我抱著你們母子回家。」高義抱著白潔,邊走邊草,來到臥室說道。 book18.org

「壞蛋,子怡呢,子怡一會兒回來了。」 book18.org

「小丫頭今晚不回來了。」 book18.org

兩人就這樣赤裸著身子,回到了隔壁高義的家裡。激情過後,白潔翻出了玉婷給她的修羅經。高義年紀也不小了,玉婷也為閨蜜的性福擔心,所以徵得楊槐同意後,也給了白潔一份。 book18.org

「沒想到還有這種功法。」高義驚訝地翻看起來。 book18.org

「練好了說不定,你有機會艹玉婷哦。」白潔說道。 book18.org

「啊?真的嗎?」高義驚訝地問。 book18.org

「混蛋,就知道你有這個心思。」白潔白了他一眼。 book18.org

「怎麼,怎麼會。我有你一個就夠了。」高義摟著白潔,安慰道。 book18.org

「哼,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嘴裡罵著,白潔的心裡卻突然想到了秦芝虎,自從在夢幻酒吧重逢,那個男人的身影時不時就會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他滄桑的容顏讓自己心痛,讓自己想安慰他。 book18.org

「想什麼呢?」高義看白潔發獃,問道。 book18.org

「沒,沒什麼。」 book18.org

但是兩人早已心靈相通,高義一下就看出白潔在想什麼。「你是不是還喜歡秦芝虎嗎?」 book18.org

「啊?說什麼呢。」白潔一愣,又解釋道:「人家小時候很崇拜虎哥,也喜歡他。但是現在人家心裡只有你。」然後看看高義,繼續說道:「只不過,那天看到虎哥的樣子,我十分心疼。」 book18.org

「傻瓜,不用解釋的,我知道你的心意。我這麼大年紀了,你還年輕,我不會自私的鎖住你的。只要你喜歡,你就去。乾爹永遠是你的港灣,玩兒累了,就回來。」 book18.org

「乾爹,你真好,我永遠愛你。」白潔感動地趴在高義胸口,然後又道:「乾爹,玉婷現在也是個騷貨,你要是想上她,我幫你試探一下。」 book18.org

「啊,不,不用了。」 book18.org

「口是心非。」白潔一把握住了高義硬挺起來的大雞吧,「壞東西都這麼硬了,還說不要。」 book18.org

「那個,那個還不是因為你嘛。」 book18.org

「還狡辯,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是不是除了你的親閨女,誰都想操啊。」白潔又想起高義向她坦白的,當年和女兒班主任通姦,被女兒撞見的事情。 book18.org

白潔說起子怡,高義又想到子怡今晚不知道在哪裡鬼混,是不是現在也和白潔一樣被男人艹干。 book18.org

看到高義神色不對,白潔問道:「想什麼呢?」 book18.org

「啊?那個,我想起子怡了。」 book18.org

「對了子怡今晚去哪了啊?」 book18.org

「哎,子怡今晚可能是跟男人回家了。」 book18.org

「跟男人,誰啊?」白潔有些驚訝地問道,子怡之前送爸爸回家了,怎麼又跟其他男人了。白潔也沒有想到子怡會跟著爸爸。 book18.org

「我,我也不知道。」想起女兒被男人艹干,高義又心酸又興奮。 book18.org

「你也別擔心了,子怡長大了,應該有自己的生活。」然後白潔腦海里閃過一個主意,她趴在高義胸口,說道:「想不想艹自己的女兒啊?爸爸,我是子怡,想不想干我啊。」 book18.org

高義哪裡還忍得住,翻身將白潔壓在身下,「想,小騷貨,騷女兒,爸爸要干你,爸爸要操死自己的閨女。」 book18.org

「啊,爸爸,艹死我吧,啊,子怡好爽啊,操死子怡吧,操大女兒的肚子。」白潔浪叫道。 book18.org

一聽白潔這麼說,高義更加興奮,「啊,子怡,爸爸好愛你,爸爸要操死你,啊,你和哪個混小子上床了,爸爸好嫉妒。」 book18.org

「啊,爸爸,艹女兒,操死女兒了,別人的雞巴哪有爸爸的大,啊,子怡愛死爸爸了,啊,艹,艹死女兒了。」 book18.org

高潮過後,白潔趴在高義身上,「死鬼,操死我了,你不會是真想上自己的閨女吧?」 book18.org

「啊?怎麼,怎麼會。」高義辯解道。「剛剛不是,不是說著玩兒嘛。」 「哼,口是心非的傢伙。」 book18.org

親了一口懷裡的美嬌妻,高義內心卻起了波瀾,玉婷,子怡,想想,就有些激動,越是危險的禁忌,越是誘人。 book18.org

【未完待續】 book18.org

第85章:梁遠征的憂慮 book18.org

玉婷下班後,徑直去了健身中心。自從有了保安公司和夢幻酒吧,大偉也顧 不上健身中心了,好在健身中心已經運作好幾年了,一切都有條不紊。這個時候 健身中心正是人最多的時候,玉婷怕遇見熟人,就直接從樓後面的旋梯上了三樓。 book18.org

大偉出去和方晴約會了,楊槐在公司沒有回來,玉婷換上運動服,練了一會 兒玉陰經,這的確是一套神奇的功法,玉婷修煉了短短一段時間,身體相比以前 要好很多,而且明顯不怕冷了。 book18.org

現在已經入秋,樓上也沒有開空調,但是玉婷一點都不覺得冷,練了一會兒 就香汗淋漓。下體更是淫水潺潺。 book18.org

身體越來越燥熱,似乎每個姿勢都在渴求著另一半的插入。甚至有種去樓下 找那些男人宣洩自己的衝動。 book18.org

楊槐一回來,只見玉婷嬌喘著擺出一副有些淫蕩且極度撩人的姿勢,修煉著 玉陰經。上身緊身小背心,下體緊身運動褲,將她曼妙的曲線展露無疑,運動衣 褲自然不是普通的,而是楊槐挑選的,質地極其輕薄。特別是玉婷下體的駱駝齒, 明顯一大塊濕痕,使得本就輕薄的褲子變得半透明。 book18.org

楊槐迫不及待地一把從背後摟住玉婷,然後將褲襠一下撕開,挺著雞巴草進 早已濕滑的蜜穴之中。 book18.org

「啊……壞蛋,人家的褲子,啊……」 book18.org

「小騷貨,褲襠都濕了一大片,是不是早就發浪了。」 book18.org

「啊,才不是,哦,人家,人家這不是在修煉玉陰經,啊,壞蛋,一回來就 草人家,啊,大雞巴好棒啊,好舒服啊……」 book18.org

二人草了一輪,繼續邊草邊修煉玉陰經。本就是雙修功法,二人高頻率的性 愛,功力自然精進迅速。二人以極高的難度,草幹著。然後楊槐就這樣摟著玉婷, 簡單做了點飯,換個姿勢,邊吃邊草。每一口飯都是相互嘴對嘴喂食。 book18.org

一頓飯吃的玉婷高潮迭起,舌頭都麻了。這時,大偉和方晴回來了。 見到還在熱吻喂食、渾身赤裸的兩人,方晴和大偉自然看出他們一頓飯怎麼 吃的,他們倆也沒少這樣吃飯。 book18.org

玉婷見到方晴大偉回來,慌忙找衣服遮住身子,卻被楊槐阻止,「晴姐和大 偉又不是外人,怕啥啊。」 book18.org

「就是,初平都看見了,還怕我們倆啊。」方晴笑道,玉婷和楊槐當著初平 的面做愛,自然是楊槐告訴大偉,大偉又告訴她的。 book18.org

「啊?」玉婷一聽方晴這麼說,羞臊地不行,將頭埋進了楊槐懷裡。 見二人吃完了,方晴笑道:「你們倆繼續吧,我和大偉收拾。」說著,和大 偉一起收拾飯桌,而楊槐恬不知恥地摟著玉婷邊做邊走到客廳沙發上。 book18.org

一邊的大偉和方晴收拾完了之後,也將她扒光,摟著她邊艹邊走到客廳。 兩對男女也不再避諱,邊做愛,邊聊天。「玉婷,呼,你,你的奶子,又, 又大了。」方晴坐在大偉的大腿上,嬌喘著說道。 book18.org

「啊……是,是啊,大了兩個號呢,乳暈顏色也變深了。」玉婷同樣的姿勢 坐在楊槐大腿上說道。 book18.org

「是啊,快趕上晴姐了,小屄的顏色也深了。」大偉揉搓著方晴的奶子,笑 道。 book18.org

「嘿嘿嘿,晴姐的奶子也大了一號吧。玉婷年輕一點,所以發育會更快。」 楊槐也把玩著玉婷的一對已經能稱得上碩乳的奶子。 book18.org

「壞蛋,人家的奶子會長到多大啊。」玉婷不禁有些擔心。 book18.org

「放心,玉陰經會塑造最完美的身材,乳房長到最完美的比例就會停下。到 時候……」楊槐壞笑著含住了一顆乳頭。 book18.org

「到時候會怎樣?」方晴問道。 book18.org

「到時候,晴姐就知道了。」大偉也含住了一顆柔夷吮吸起來。 book18.org

「啊,壞蛋,晴姐,他們倆都是壞蛋,咱們也別問了,就任由他們擺布吧。」 就在這時,楊槐的電話響了,是秦芝虎打來的。 book18.org

放下電話,楊槐一臉沉重,拉著大偉穿衣出門而去。 book18.org

剩下的兩女沒有多問,但離開男人的懷抱,頓時覺得空虛無比。又說了一會 兒話,便回房間睡覺。 book18.org

然而,躺在床上,更加地空虛,小屄里麻癢異常。玉婷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這時,就感覺一個香軀壓到自己身上。打開燈,竟然是方晴。 book18.org

方晴也不說話,直接吻住了玉婷,玉婷開始還有些抗拒,但很快融化在方晴 的熱情里。兩女糾纏在一起,動作越發親熱,一會兒相互舔舐下體,一會兒相互 用手摳挖,一會兒下體相磨。最後,仍不解渴的方晴從廚房拿來了擀麵杖…… book18.org

趕到夢幻酒吧,就見到酒吧的客人已經清空,到處是警察在搜查,只有幾個 年輕人蹲在牆角。秦芝虎和王家兄弟則陪在一個警察身邊,解釋著什麼。 book18.org

楊槐走過去一看,帶隊的不是別人竟然是李良。 book18.org

李良看見楊槐,說道:「這不是楊總嗎?怎麼,楊總在酒吧也有股份?」 「呵呵呵,和兄弟合夥開的,李局長今天來是有什麼事嗎?」 book18.org

李良沒有答話,而是沖一邊搜查的警察喊道:「怎麼樣?搜查到沒有?」 警察搖搖頭,「報告局長,沒有查到。」 book18.org

李良聽了,轉過頭看看楊槐,「既然是楊總開的,看在梁市長的面子上,我 也不為難你。之前我們接到舉報,說有人在你們夢幻酒吧販毒,就過來查一下, 還真是查出了有人攜帶毒品。」說著指了指牆角的幾人。 book18.org

楊槐一看,其中一人還真是酒吧的人。是個年輕的小伙子,新招的服務員。 另外幾個也是毛頭小子,看起來應該是和那個服務員一夥兒的。 book18.org

這事不用猜也知道,應該是曲鑫安插進來搗亂的。酒吧開業開得急,人手不 夠,所以就招了幾個年輕人。楊槐和秦芝虎也知道可能被摻沙子,所以想著忙過 這一段時間,就清理一下這些人。沒想到,警察卻早一步上門了。好在他們和酒 吧也沒有什麼緊密的聯繫。 book18.org

「李局長,這事兒是我們失察。」楊槐陪笑道。 book18.org

「失察?失察就能推卸責任嗎?」李良厲聲說道。 book18.org

「是,是,是我們的責任,我們一定配合警方。」楊槐點頭說道。 book18.org

「這樣,今天就先搜查到這,酒吧限期整改。另外,你們幾個,誰是負責人, 跟我們回去錄一下口供。」 book18.org

秦芝虎主動上前,說跟他們回去。 book18.org

送走了李良一夥警察,王堯狠狠將椅子踢倒。 book18.org

楊槐則拍拍他的肩膀,「別急,今晚這事兒很正常。」 book18.org

然後讓小弟關上酒吧,他拉著王家兄弟還有大偉去了王家老宅。 book18.org

「草,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媽的,沒想到這第一把火竟然就燒到了我們身 上。」王堯罵道。 book18.org

「哥,李局長今晚有點……」大偉知道李良的為人,所以問道。 book18.org

楊槐擺擺手,示意王家哥倆先不要著急,然後說道:「這個李良,和我認識, 今晚他不會無緣無故過來。」楊槐說道。 book18.org

「認識?」王堯驚訝地問。 book18.org

然後楊槐將自己與李良的淵源講給他們聽。 book18.org

王五聽完陷入沉思,「槐子,照你的意思,李良應該不是敵人,那今晚他應 該不是故意來找麻煩的。」 book18.org

楊槐點點頭,又搖搖頭,「酒吧的事情,他應該早就知道了,今晚他即是無 意的,也是故意的。」 book18.org

「什麼意思?」王堯撓撓頭問。 book18.org

而王五卻想到了什麼,「你是說,他應該收到了舉報,然後順勢來做給曲鑫 看?」 book18.org

楊槐點點頭,「就算接到舉報,也不用搞這麼大陣仗,我想李良是過來打擊 一下我們,做給曲鑫看。另外他也想幫我,逼梁遠征出來替我出頭,好壓制一下 曲鑫。」 book18.org

王五低頭思索了許久,說道:「槐子,我有個想法。」 book18.org

王五這幾天給楊槐的感覺是有勇有謀,腦子反應快且心思縝密,聽王五這麼 說,立刻來了興趣。「五哥,別賣關子了,有話就直說。」 book18.org

王五撓撓頭,「你也說過了,這李良看起來是上面有人安插進東萊的一柄刀。 站在劉洪亮、曲鑫的角度看,白道有李良,黑道便是你。」 book18.org

楊槐一聽點頭同意,他和李良見面的時候也想過這個問題。 book18.org

「既然如此,不管你們倆個聯不聯合,他們都會將你們倆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那在咱們和李良面前就有兩條路。一個是聯合。」說著,王五抬起頭看看楊槐。 book18.org

倒是大偉,在一邊疑惑地說道:「哥,上次和李良見面,不就說好聯合了嗎?」 book18.org

楊槐白了他一眼,這傢伙腦子不笨,還很聰明,但跟著自己的時候,就不願 意動腦子了,任由自己替他分析。 book18.org

王五笑道:「上次不是秘密地聯絡嗎?那就是說曲鑫他們還不知道咱們已經 和李良聯合了。」 book18.org

楊槐搖搖頭,「擺到檯面上聯合不好,咱們現在的實力太弱,而李良在局也 沒有根基。」 book18.org

王五點點頭,「我也這麼想,那就只剩下一條路。」 book18.org

「咱們和李良對抗?」楊槐問。 book18.org

「對,曲鑫不是逼咱們販毒嗎?那咱們就光明正大跟李良對抗。」 book18.org

楊槐點點頭,選擇和李良對抗,也是示弱的表現,能夠麻痹曲鑫。 book18.org

「和李良對抗,不單是麻痹曲鑫,也能讓曲鑫沒有機會在咱們這裡販毒。」 王五繼續說道。 book18.org

楊槐點點頭,沉思了一會兒,說道:「今晚這事兒可不像是曲鑫或者馬宏的 手筆,更加可能是曲毅乾的。」 book18.org

王五也點點頭,笑道:「我看有這個可能。」 book18.org

王堯也反應了過來,笑道:「這麼說來,曲大少爺是幫我們忙了。」 楊槐點頭道:「說的對,遊戲才剛剛開始,好玩的還在後頭。」 book18.org

…… book18.org

剛升任東萊大掌柜的梁遠征,這些日子並沒有意氣風發、春風得意。相反, 自從升官之後,他內心就一直隱隱有些不安,偏偏他找不到原因,這讓他更加惶 恐,這些日子連姜敏那裡都很少去了。 book18.org

半生浸淫官場,最讓梁遠徵得意的,不是自己的執政能力,不是找到大樹後 的官運亨通,也不是年過半百還能美人在懷。而是他從戰場帶下來的敏銳的直覺, 對危險的直覺。 book18.org

當年被趙鳳泉看重,納入麾下,旁人看梁遠征從此借的東風張帆遠洋,但圈 內人才知道趙家門內看起來前程遠大,其實更加兇險萬分,趙老爺子本就是個極 有野心的人,背後又有龐大的政治勢力支持,趙家當年在東萊的門人可以說是人 才濟濟。然而,這一路走來,那些曾經風華正茂的,那些曾經聰明絕頂的,有多 少栽倒在向上攀爬的路上,有多少成為了趙家的擋箭牌,有多少成為了別人的墊 腳石。 book18.org

梁遠征不是最聰明的,不是最有能力的,剛入趙家集團,很長時間他都是不 顯山不露水,但他挺到了現在,不但成為了趙家留在老窩的看門人,還能穩穩壓 住號稱趙家頭號鷹犬的劉洪亮一頭,憑藉的就是他滑如泥鰍,狡如狐狸的性格。 book18.org

趙老爺子看中梁遠征謹慎持重、大局觀強,所以讓他守在東萊,但也深知他 為人* 猾,所以留下劉洪亮看住他。 book18.org

此次相位之爭,趙老爺子的勝算不小,背後還有高人支持。但對手周朝先也 不弱,而且周朝先的競選綱領中就有大力整治腐敗,明眼人都知道,他的目標之 一就是趙家。當然,就算周朝先當選,梁遠征也不認為他就能夠整倒趙家。但整 不倒趙家,並不代筆梁遠征就是安全的,恰恰相反,趙老爺子失敗就一定會折損 一些羽毛,自己一著不慎,就可能是這些羽毛中的一根。 book18.org

目前東萊的局勢似乎並沒有什麼好擔心,依舊是鐵板一塊,而且此次換屆, 自己和劉洪亮牢牢把持東萊政局,安插進來的李良聽說在緝毒方面能力很強,但 強龍還不壓地頭蛇,何況李良頂多是只瘸腿的孤狼。但這才是最不符合情理的地 方。周朝先口號喊得震天響,怎麼可能就插進這麼一個人?梁遠征百思不得其解。 book18.org

就在這時,秘書敲門進來,向他彙報了今晚李良親自帶人搜查夢幻酒吧的事 情。 book18.org

對於李良,梁遠征並沒有多少擔心,況且還有劉洪亮看著,他只是讓秘書撿 著李良重要的行蹤告訴他一聲就行。今晚去搜查一個酒吧,顯然不是什麼大事。 book18.org

秘書也看出梁遠征對這點小事不太感興趣,又告訴他,這夢幻酒吧有楊槐的 股份。秘書也知道梁遠征和楊槐的關係,所以才將今晚的事情說予梁遠征。 book18.org

聽到此,梁遠征不禁皺眉,怎麼又和楊槐這臭小子有關? book18.org

梁遠征是個純粹的政客,不太喜歡和黑道打交道。所以對於曲鑫,他刻意疏 遠,不願跟他們沾染太多。加上這段時間,官場上的事情很多,自然不太清楚楊 槐這些日子和曲鑫的恩怨。 book18.org

秘書對楊槐的事情有所了解,但他只當楊槐是依仗梁遠征的關係才敢和三爺 對著干。他擔心梁遠征因此和曲鑫的關係鬧僵,就一股腦將自己了解的這些日子 楊槐和曲鑫的矛盾都告訴梁遠征。 book18.org

梁遠征越聽,眉頭皺得越緊。秘書講完,他也陷入沉思。突然一個念頭在他 腦海閃過,驚得梁遠征拍案而起。 book18.org

秘書也被嚇了一跳,還以為梁遠征為這些事情生氣了,趕忙安慰道:「聽說 楊槐和秦芝虎已經向三爺服了軟,我看三爺看在您的面子上也不會太為難他們。」 book18.org

梁遠征卻沒有聽進去,他揮揮手,示意秘書出去。 book18.org

秘書走後,梁遠征一人背著手,站在窗前。開始重新審視自己一直忽視的這 個世侄。 book18.org

楊槐、楊槐,梁遠征腦海里不斷重複著自己關愛有加的這個世侄的名字。如 果楊槐也是別人安插進東萊的,那這顆暗棋可就太妙了。不涉政治,就不顯眼。 和自己有很深的關係,一回來就和曲鑫槓上。大家都會和自己的秘書一樣,覺得 他是憑藉自己的關係,才敢和曲鑫對著干。這就是打在自己和曲鑫中間的楔子。 雖然他不喜歡和黑道打交道,但曲鑫背後的大老闆是趙家,自己和曲鑫關係一旦 鬧僵,趙家在東萊的根基可就要不穩了。 book18.org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梁遠征腦海里閃出這個疑問。他僅僅就因為父親和自 己的交情,就敢借勢和曲鑫對抗嗎?這小子絕不是這麼無腦的人,那他憑的是誰 的勢?再說曲鑫,曲鑫能容忍一個毛頭小子在自己頭上動土,就因為他和自己有 交情?這話自己都不信。 book18.org

那楊槐背後到底有什麼勢力在支持他,他才敢這麼囂張?他父親楊樹林,自 己再熟悉不過,不可能有什麼深厚的背景。難道是他母親?似乎也不像,如果真 是有什麼勢力,楊大哥也不至於一輩子做個普通的小公務員,而且楊大哥去世的 時候,嫂子家裡也沒有來什麼人。 book18.org

CC公司?劉洪亮曾經跟自己說過這個公司,說楊槐之前在這個公司干過。梁 遠征後來也簡單調查了一下,這個軍火公司背後基本上可以確定有軍方支持,而 楊槐是特種兵,被公司招募走私軍火也很正常。所以他也沒有在意,但是現在想 想,不禁有些背脊發涼。 book18.org

楊槐難道是軍方安插進來的?如果是這樣,那是否說明周朝先已經得到了軍 方某些人的支持? book18.org

隨即他又搖搖頭,如果楊槐和李良是一夥的,那今晚李良為何去找楊槐麻煩? 莫非是苦肉計? book18.org

想不透楊槐,但是梁遠征也終於知道自己的不安來自於哪裡。自己以往太過 愛惜羽毛,不和黑道打交道,也不培植自己在道上的眼線。現在,在這個波譎雲 詭的時刻,他才發現自己的一隻眼睛是瞎的,可怕的是,敵人很有可能就是通過 自己看不見的方向刺進一把刀。 book18.org

曾經山水莊園是自己很得意的手筆,能夠幫自己撈錢,還能幫自己培養籠絡 實力。現在看,山水莊園有些浪費了,遠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 book18.org

雖然沒有搞清楊槐這傢伙到底是何許人,但好歹是理順了思路。不管他是什 麼人,和李良是不是一夥的。自己總要做些準備,好立於不敗之地。當然對於梁 遠征來說,他的不敗之地,可不一定是趙家的不敗之地。同樣趙家不倒,不代表 他就不倒。 book18.org

好久沒有去山水莊園,梁遠征也有些想念姜敏那個騷狐狸了。到了莊園,梁 遠征徑直去了姜敏的宿舍。許久不來,攢了多日的精液可要在騷穴里射個痛快。 book18.org

梁遠征的車一進山水莊園,門衛就給姜敏打了電話。這是姜敏給莊園定的規 矩,任何來莊園的貴賓,都要及時告知老闆或者其他當值的經理,以便立刻出來 迎接。 book18.org

而這個規矩今天也救了姜敏。此時她與羅衣正和老董3P. 自從上次被老董強 * 之後,姜敏也是食髓知味,況且梁遠征好久沒有來了。姜敏幾乎每天都和老董 操逼,說起來這老董的雞巴真是比梁遠征還要強悍,特別是這段日子,每每都把 她和羅衣操的死去活來。 book18.org

這不姜敏被操的正爽,馬上要迎來第二波高潮的時候,手機響了,她不情不 願接起電話,沒想到是梁遠征過來了,不禁讓她有些掃興,但是也沒辦法,只能 打發老董和羅衣離開。她整理好後出去迎接。 book18.org

剛操完逼的姜敏更顯得風騷嫵媚,況且梁遠征好久沒有與女人歡愛,在門口 見到姜敏,就迫不及待地摟著美人親熱。 book18.org

「哎呀,壞蛋,這麼久不來,一來就輕薄人家。」姜敏嬌嗔道。 book18.org

「寶貝兒,你太美了,乾爹可想死你了。」梁遠征邊親邊說道。 book18.org

「去,現在才想起人家啊。這麼久不來,人家還以為你又被哪個女人勾引去 了,把人家忘了呢。」姜敏推開梁遠征,故作生氣地說道。 book18.org

「哪有什麼女人啊,最近不是忙嘛。」說著梁遠征一把橫抱起姜敏,往她的 房間走去。 book18.org

二人走後,從牆角閃出兩個一絲不掛的人,赫然便是老董和羅衣,看著二人 進入房間,老董也抱起羅衣向羅衣的宿舍而去。舅舅和外甥女免不了又是一場酣 戰。 book18.org

一進門,梁遠征就迫不及待脫去二人的衣服,然後伴著美人一聲嬌喘,梁遠 征挺著雞巴艹進了濕滑的蜜穴之中。「我操,你的小屄怎麼這麼濕啊。」 book18.org

「還不是你挑逗的,啊,操死我了,好爽啊……」 book18.org

「小騷貨,我才挑逗這麼一會兒,就流這麼多水?」 book18.org

「啊……好啦,人家承認,人家剛剛和羅衣在玩,行了吧。」姜敏可不敢承 認和別的男人操逼,只得說是和羅衣玩女同。 book18.org

「呵呵呵,原來是在磨豆腐啊,我說呢,還以為你剛剛被別的男人操了。」 梁遠征邊艹邊說道。 book18.org

「混蛋,想什麼呢?」姜敏嬌喘著,故作生氣地罵道,其實是她心虛。 梁遠征見姜敏生氣了,笑道:「嗨,開個玩笑。你這麼騷,我還真是怕滿足 不了你。」 book18.org

「哼,滿足不了,人家就去偷漢子。啊,要來了,啊……」姜敏嬌喘著來了 高潮。 book18.org

梁遠征在刺激之下,也爆射而出。 book18.org

射了一炮,梁遠征有些疲憊,摟著姜敏說道:「哎,老了,你要是想男人了, 就找別的男人玩,別被騙了就行。」 book18.org

「啊?」姜敏一聽,愣住了。梁遠征還總沒有在她面前展露過軟弱的一面。 姜敏趴在梁遠征胯間,愛憐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吸吮著他疲軟的雞巴。「壞乾爹, 怎麼今兒個一發就夠啦,以前哪次不是把人家小屄射滿才盡興啊。」 book18.org

把姜敏摟在懷裡,親吻了一陣,梁遠征沒有繼續歡愛,而是和她說起了楊槐 的事情,這些年,他都是在趙家陰影之下,他也不知道自己身邊有多少趙家的人, 唯一最信任的就是姜敏。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