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傳之都市欲 (80-82) 作者:huaishi1986(修羅散人)

簡體

. book18.org

【修羅傳之都市欲】 book18.org

作者:huaishi1986book18.org

2020-8-22發表於S8 book18.org

第80章:夢幻酒吧 book18.org

獲得子怡的諒解之後,高義和白潔去了一塊最大的心病。 book18.org

這幾天,白潔真切體會到了家的溫馨和幸福。和子怡親如姐妹,和高義夫妻恩愛且性慾愈發濃烈。只是苦了子怡,每晚都要聽著春宮戲,狠狠自慰一番才能睡去。每天早晨,帶著黑眼圈起床,就看著爸爸與白潔濃情蜜意的模樣,子怡心中更是惱恨。 book18.org

高義這個老色鬼,開始幾天還很謹慎,只在晚上關上房門後淫亂。 book18.org

直到有一次,半夜趁著白潔給兒子喂奶的時候,出來喝水,就隱約聽見女兒房間裡傳來如訴如泣般的呻吟聲,貼著房門,高義哪裡還聽不出女兒在屋內做什麼。 book18.org

開始高義還覺得懊悔,沒有給女兒做個好榜樣,把女兒帶壞了。但是回到臥室,看見白潔美艷的嬌軀,想法立刻就變了。女人被操爽了,才能體會到性福。女兒也長大了,也應該知道性事,也應該享受性愛的樂趣。想通這一點,高義就興奮起來。 book18.org

從那之後,高義越發放飛自我,變著花樣與白潔淫亂。洗澡的時候,要在浴室來一炮;做飯的時候,要麼讓白潔給他偷偷口交,要麼他給白潔口交;甚至出去扔個垃圾,都會在樓道里艹一發。雖然避著女兒,但子怡又不是瞎子聾子,怎麼會察覺不了。 book18.org

爸爸和白姐姐的變態性愛也喚醒了她身體里的情慾,子怡越來越饑渴,越來越想念那個帶她體驗那美妙絕倫滋味的男人。 book18.org

這天,實在看不下去的子怡,拉著白潔出來逛街,將子俊扔給爸爸的同時,還狠狠宰了他一筆錢。 book18.org

白潔也難得出來一次,就叫上玉婷一起。 book18.org

見到白潔竟然和高校長的女兒一起出來逛街,玉婷心中更是驚訝無比。她覺得自己的腦子都不夠用了,難道真如楊槐所說,男人女人都一樣的變態嗎?那邊爸爸任由女兒和一個老頭子通姦,這邊女兒也接納了爸爸的情婦?這世道怎麼就突然如此瘋狂。 book18.org

三女逛了一會,就偶遇劉詩文,然後子怡就被詩文拉走了。 book18.org

玉婷和白潔逛街累了,就找了一間安靜的咖啡廳休息。坐在角落,玉婷又開始琢磨白潔一家子的亂事,子怡知不知道她父親和白潔的事情啊?白潔怎麼就這麼大膽,竟然和自己姦夫的女兒成了好姐妹,玉婷覺得自己的三觀都被顛覆了。 話又說回來,自從被楊槐強姦之後,自己仿佛就穿越到了另一個世界,自己和楊槐、方晴和大偉,還有笑看淫生那一家子,現在又是自己的好姐妹白潔和自己很尊敬的高校長。 book18.org

「玉婷,你有心事啊?」白潔問道,今天從見到玉婷開始,白潔就覺得玉婷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book18.org

「啊?沒,沒有。」玉婷慌忙答道。 book18.org

「是不是初平又惹你生氣了。」白潔問,好姐妹的夫妻關係不睦,她是知道的。 book18.org

「沒有啦。」玉婷臉一紅,初平這個名字在她心裡越來越沒有存在感,今天白潔一提醒,她才發覺,自己還好意思管閨蜜的閒事,自己不也一樣出軌了。 「哎,你就是太溫柔了,一直慣著他,這樣遲早慣出問題來。」 book18.org

白潔這麼一說,玉婷不禁難過起來,她想過和初平離婚,然後嫁給楊槐,但她始終沒有勇氣踏出最後一步。 book18.org

見到玉婷悲切的表情,白潔以為說中了她的心事,「你啊,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現在他就這麼欺負你,將來你不再年輕了,他事業有成、位高權重,還指不定干出什麼事來。」 book18.org

「王老師對你好嗎?」玉婷輕嘆一口氣,反問道。 book18.org

「啊?」白潔也是一愣,「他啊,還好,就是工作太忙。」提起自己的老公王申,白潔不禁心生愧疚。 book18.org

「那高校長呢?」玉婷心不在焉,話沒有經過大腦就脫口而出。 book18.org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白潔一聽,臉色一下子白了,冷汗都下來了。 「啊?高,高校長?」 book18.org

玉婷話一出口,便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恨不得給自己一耳光,「那個,我,我就是上次去你家,看到高校長了。」 book18.org

聽玉婷這麼一說,白潔才稍稍放下心來,「那個,高校長人很好,住在對門嘛,就很照顧我。」 book18.org

「哦。」玉婷順勢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book18.org

兩女一時陷入了沉默,白潔卻越想越不對勁,女人心思本就細膩,玉婷突然提起高校長,絕對不是沒有緣由,而之後自己的敷衍,玉婷絲毫沒有懷疑,這就更加不正常。越想,白潔越覺得不對勁,心頓時又提到了嗓子眼。「玉婷,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白潔看看四周,然後小聲問道。 book18.org

「啊?沒,沒有,我,我只是那天在學,不是在你家……」玉婷結結巴巴地解釋。 book18.org

聽到玉婷說「在學」,白潔腦子嗡地一下,玉婷難道說是在學校?白潔幾乎要哭出來了。 book18.org

看到白潔受驚嚇的模樣,玉婷心裡不禁有些好笑,想捉弄捉弄她。「哦,我啊,在學校就覺得高校長對你很好,那天去你家啊,看到高校長竟然幫你做飯。」說到這裡,玉婷湊到白潔跟前,「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和高校長……」 「沒,沒,哪有啊?不是你想的那樣……」白潔慌忙解釋,但慌亂的表情早已出賣了她。 book18.org

「你是不是和高校長的閨女結拜姐妹了啊?是不是認高校長當乾爹了啊?」玉婷笑眯眯地問道。 book18.org

「啊?」白潔一聽玉婷的話,腦子都轉不過來了,呆呆地看著她,良久之後,才傻笑著點點頭,「昂,是,是啊。」但很快她就反應過來,玉婷絕對不會這麼白痴。 book18.org

輕嘆一口氣,玉婷才拉著白潔冰涼的小手,將那天晚上在學校的見聞講給白潔聽,當然只是講她看見高義和白潔的事情,略去了白正業。 book18.org

聽了玉婷的話,白潔的心更是冰涼,自己的醜事竟然被閨蜜發現了。「玉婷,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個不要臉的女人?」 book18.org

見到好閨蜜都快哭出來了,玉婷拉著她的手,「傻瓜,你就不問問我怎麼會出現在學校?其實我和你一樣。」 book18.org

「啊?和我一樣?」白潔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然後又驚訝地問:「和誰?」 「他叫楊槐。」玉婷說道。 book18.org

「楊槐?」白潔驚訝地捂住了嘴。 book18.org

玉婷又嘆了口氣,她不忍心讓好姐妹擔驚受怕,而要想打消姐妹的疑慮,也只能將自己的秘密講給白潔聽。 book18.org

白潔呆呆地看著玉婷,信息量太大,她一時難以消化。玉婷的遭遇竟然和自己如出一轍。對玉婷的話,白潔沒有懷疑,且不說玉婷根本沒必要抹黑自己來博取她的信任,而且白潔早就覺得玉婷最近有些不一樣,比以前更加成熟美艷了。作為過來人,白潔當然知道這是男人滋潤的結果。「哎,沒想到咱們姐妹倆竟然都是這樣的命。」白潔當下將她和高校長的孽情也講給玉婷聽。 book18.org

玉婷也覺得不可思議,更讓她驚訝地是,令全校師生尊敬的高校長竟然會下藥強姦女老師。「你恨他嗎?」 book18.org

「那你恨嗎?」白潔反問。 book18.org

玉婷搖搖頭。 book18.org

「如果恨他,怎麼會給他生兒子。」白潔道。 book18.org

「那子怡知道嗎?你們以後怎麼辦啊?」玉婷當即將自己之前的問題一股腦說了出來。 book18.org

「子怡也是前幾天剛知道的,高義他嚇得差點給女兒跪下。」想到那天高義的模樣,白潔又覺得好笑。「沒想到子怡那丫頭倒是想得開,還……」 「還和你成了好姐妹?真是佩服你,你這就算是人家的後媽了嗎。」玉婷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結果,不禁有些感嘆子怡心胸的寬闊。 book18.org

「不許取笑我。」白潔紅著臉,拍了玉婷一下。「高義想把現在的一切都拋棄了,帶著我去另一個城市,但我不想他為了我放棄一切。」 book18.org

玉婷一聽更是無語,好姐妹竟然和自己一樣痴情。「那你爸爸呢?白叔他知道嗎?」 book18.org

白潔又是一愣。 book18.org

「楊槐和白叔認識,我也才知道他就是你爸爸。」玉婷解釋道。 book18.org

提起爸爸,白潔心中又是五味雜陳,自己本來非常恨他,現在卻覺得沒臉見他。「他不知道,我和老高這樣子,他是不會同意的,說不定還會殺了老高。」說著白潔神情有些暗淡。 book18.org

「放心啦,說不定白叔叔也和子怡一樣能夠想得開呢。」玉婷安慰道,她沒有告訴閨蜜,白正業早已經知道了他們的姦情,就讓他們父女自己解開誤會吧。 交換了彼此的秘密,二人的關係更加親密了,之後兩人也不再藏著掖著,大大方方替各自的男人挑選衣服。 book18.org

傍晚,楊槐打來電話。玉婷才想起,楊槐跟自己提過,夢幻酒吧今晚開業。 於是就邀請白潔一起去酒吧玩兒,白潔當即答應,「老闆娘邀請,我當然要去了。」 book18.org

「不是啦,他,他只是一個股東,老闆是他一個朋友。」玉婷不好意思地說道。 book18.org

見到白潔,楊槐有些驚訝,但既然玉婷沒有掩飾和自己的關係,想來就是已經將他們倆的關係告訴了閨蜜,只是不知道白潔知不知道她和校長的姦情,也被他們倆知道了。 book18.org

兩女出來逛街都是一身的休閒衣,楊槐徑直開車到了夢幻酒吧的後門,王家兄弟的情趣商店隔壁又開了一家高檔女裝店,楊槐給二女挑了兩件性感的緊身連衣裙,才帶著二女從後門進入酒吧。 book18.org

經歷了種種的磨難,夢幻酒吧終於趕在暑假結束前開業了。 book18.org

一進酒吧,玉婷白潔兩女一下子驚住了,店如其名,酒吧里真的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 book18.org

酒吧整體呈現出科幻的風格,在燈光音效的作用下,給人置身次時代的感覺。最妙的是舞台,整個舞台是有幾百塊可升降模塊構成,且都是有LED顯示屏組成,可以拼出各式各樣的舞台,一直延伸到酒吧中央的舞池。 book18.org

三人剛進門,就見到燈光從打在舞台盡頭,一個穿著科幻且性感的美人走了出來,玉婷認識,是之前在笑看淫生情趣商店見過的那個叫小美的女孩。小美嗓音極美,配上性感曼妙的舞姿,台下爆發出陣陣狼嚎。這時讓人驚嘆的一幕出現了,小美的舞姿鎖定,仿佛一道影子從她身上脫離出來,然後影子跟隨著小美繼續翩翩起舞,緊接著又閃出了三個,就這樣台上出現了四個卡通少女伴舞。如此夢幻的一幕讓觀眾都驚呆了。 book18.org

這是3D呈像技術,玉婷只聽說過,沒想到此時真實見到,驚地說不出話來。 「想不想上去表演啊?」楊槐問道。 book18.org

回過神來的玉婷搖搖頭。 book18.org

一邊的白潔卻打趣道:「玉婷唱歌可好聽了,學校聯歡會,玉婷的歌可都是壓軸節目。」 book18.org

「別笑話我了。」玉婷不好意思地說道。 book18.org

「你要是上台表演玉陰經,一定絕世美景。」楊槐偷偷在玉婷耳邊說道。 玉婷一定臉更紅了,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 book18.org

楊槐呵呵一笑,帶著兩女上樓。 book18.org

二樓是雅座,能將一樓盡收眼底。將兩女帶到二樓一個視線極好的角落,此時秦芝虎、大偉、還有王家哥倆和林冰一邊喝酒一邊欣賞小美的表演。 見到秦芝虎,白潔十分驚訝。當年高大帥氣的秦芝虎可以說是她心中的白馬王子,情竇初開的白潔就想長大之後嫁給自己的虎哥。沒想到再相見,自己已經嫁為人婦,還和一個老頭子通姦生子。雖然白潔愛高義,但見到曾經愛慕的虎哥,仍覺得傷感。 book18.org

而且,現在的秦芝虎,頭髮花白,面容憔悴。不難想像這些年他受了多少磨難。 book18.org

秦芝虎也沒有想到白潔竟然會跟著楊槐、玉婷一起過來,大哥白正業今天也來了,但不方便露面,現在和老鬼被安排在一個包間裡。 book18.org

對白潔,秦芝虎心中一直覺得十分虧欠,覺得自己沒有照顧好她們母女。而現在,雖然知道大哥不介意女兒跟一個老頭子通姦,但秦芝虎對白潔仍覺得歉疚。 book18.org

秦芝虎和白潔兩個人各懷心思,寒暄之後,一時有些尷尬。 book18.org

「那個,筱葉姐呢?」白潔問道,她和筱葉自小就是好姐妹。 book18.org

秦芝虎一時語塞,不知道如何回答。 book18.org

倒是一邊的楊槐,看出了秦芝虎有些尷尬,就說要去招待一下貴客,便拉著他離開了。而玉婷適時地介紹林冰給白潔認識,岔開了話題。 book18.org

秦芝虎和秦筱葉兄妹的遭遇,楊槐都告訴了玉婷,玉婷對此十分同情。看著周圍這幾個人,林冰和小美是王家兄弟的公妻,虎哥和妹妹亂倫,白潔和校長通姦,自己則跟著楊槐越來越淫亂。玉婷不禁又生出感嘆,這世界難道真就如此淫亂?還是自己跟隨著楊槐踏入了一個淫亂的圈子?將來自己會怎樣?會攪在這個圈子裡嗎?看著離去的楊槐,身邊的大偉還有其他幾個男人,玉婷小屄頓時有些麻癢,淫水流了出來。 book18.org

楊槐和秦芝虎離開玉婷他們幾個,正與幾個貴客寒暄,就見一個小弟急匆匆跑過來,在秦芝虎耳邊說道,曲鑫來了。 book18.org

說話間,就見到一樓大門口,曲鑫帶著兒子曲毅還有馬宏,陳志龍,周確幾人,當然還有穿著性感到暴露的筱葉,走了進來。頓時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 秦芝虎、楊槐還有王五一起下樓迎接。 book18.org

「哈哈哈,虎子,真不愧是我三金集團的頂樑柱啊,一個破敗的後宮,竟然讓你整成這麼時尚好玩兒的地方。」跟著秦芝虎上了二樓之後,曲鑫大笑道。 「三爺過獎了,芝虎能有今天,全賴三爺栽培。」秦芝虎道,眼睛掃了一眼妹妹,酒紅色的秀髮,畫著魅惑妖艷的濃妝,枚紅色的朱唇,天鵝般的雪頸上帶著項圈,黑色的緊身連衣裙,前面胸口露出了深深的乳溝,背後完全裸露,直到臀部,露出股溝。修長的美腿,穿著漁網襪,配上高跟鞋。那媚骨的風韻,讓人看一眼就恨不得按在身下蹂躪。 book18.org

「哎,哪裡哪裡,不瞞你說,我還真捨不得放你離開三金。以後再遇到什麼麻煩,一定要回來找我,三金集團永遠有你的位置。」曲鑫說著從背後摟著筱葉,手探進了筱葉的裙子裡,揉捏著她的奶子。 book18.org

「那就謝謝三爺了。」秦芝虎眯著眼說道。 book18.org

「嗨,說什麼謝啊,筱葉是我女人,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也得照顧你不是。」曲鑫笑道,說著將筱葉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做下。 book18.org

沒想到筱葉主動摟住曲鑫的脖子獻上了香吻。 book18.org

秦芝虎平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內心屈辱和興奮交織在一起。而身邊的楊槐此時微微皺眉,去接筱葉的那天,他就察覺筱葉不對勁,今天看到這一幕,筱葉的狀態讓他想起了《玉陰經》中人鼎的一個階段,但又不一樣。曲鑫到底喂筱葉吃了什麼藥?可惜自己對藥理學了解不多,只會煉製修羅經中的藥劑,其他就一竅不通。或許幾個老道能有辦法,想到這裡,楊槐又是頭大。 book18.org

曲鑫幾個過來,自然引起了整個酒吧所有顧客的注意,玉婷和白潔他們當然也看到了。特別是白潔,看到筱葉姐竟然跟在曲鑫身邊,還打扮的如此淫蕩,十分震驚,她還想過去與筱葉姐打招呼,沒想到沒等曲鑫幾人上樓,她們就被大偉帶到了一個包間之中。他可不能讓筱葉的悲劇再在這幾個女人身上發生,現在他們處在弱勢,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讓曲鑫注意到幾個女人。 book18.org

曲毅環顧四周,竟然沒有找到自己惦記許久的那個大美人兒,頓時有些惱怒,「楊槐,你金屋藏嬌啊。」 book18.org

「啊?曲少說笑了,我哪裡有嬌可藏啊,我喜歡筱葉,可惜筱葉不喜歡我,喜歡三爺啊。」楊槐笑道。 book18.org

曲毅還要繼續追問,卻被曲鑫一個眼神瞪了回去,秦芝虎楊槐的舉動說明了他們對自己沒有辦法,也說明他們早有防備。 book18.org

「虎子,三爺有個生意,想和你合作,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啊?」一邊的馬宏問道。 book18.org

楊槐三人一聽,同時皺眉,他們一下就猜到了什麼生意,毒品。酒吧,連同後面的十里街,是毒品最好的銷售場所,之前十里街有王家哥倆帶領著老街坊們把關,曲鑫的毒品生意很難滲透到這裡。但是現在夢幻酒吧本身就是極好的販毒場所,加上與十里街聯通,很容易就能將生意擴展到街上。然而,他們是絕難接受幫曲鑫販毒的。 book18.org

「怎嘛?不願意?」曲鑫冷冷問道,他可不擔心秦芝虎不就範,他妹妹就把在自己手裡。他給兒子使了個眼色。 book18.org

曲毅掏出了一粒藍色的藥丸兒,放在桌子上,「嘿,這可是我們最新研發的好東西,最猛的春藥,無論多貞烈的女人,吃了都會變成淫娃蕩婦。不單如此,還極容易上癮,女人一旦沾上,一輩子都擺脫不掉。而且,這藥可不穩定,上癮後一旦停用,身體機能就會紊亂,女人怎麼交合都不會得到滿足,最後會縱慾而亡。怎麼樣,絕對的一本萬利,你這裡改成妓院都沒有問題啊。樓上幾層不是還空著嗎?」說完,曲毅哈哈大笑。而坐在曲鑫懷裡的筱葉身子微微一顫。 同樣身體顫抖的還有秦芝虎,他終於明白妹妹被喂了什麼藥。 book18.org

楊槐這時候也皺緊了眉頭,曲毅說這話,明里是告訴他們筱葉用了什麼藥,其實是在要挾他們。 book18.org

「三爺,能與您合作發財,我們自然是求之不得。這樣,我們按市價從您那裡拿貨,數量,開始先少一點,以後慢慢增加,您看可好。」楊槐搶先說道。 曲鑫眯著眼沉思一會兒,又和馬宏對望一眼,馬宏微微點頭,表示同意。曲鑫笑道:「哈哈哈,還是楊兄弟會做生意,行,那就這麼定了,具體的協議和老馬談。」 book18.org

.book18.org

第81章:夢幻相遇 book18.org

曲鑫幾人非常滿意地離開了。 book18.org

秦芝虎一拳打在桌子上,「都怪我!」 book18.org

身邊的王五拍拍他的肩膀,「虎哥,別這麼說,這事兒怎麼能怪你。」 「走吧,咱們去和白叔、鬼叔商量一下。」楊槐說道。 book18.org

三人到了一個隱秘的包間,裡面白正業和老鬼正坐著喝酒,聽楊槐將事情說了一遍,老鬼當即跳了起來,「他媽的,老子去乾死他。」 book18.org

白正業也是怒髮衝冠,「都是我當年留下的禍患,既然是我們老一輩人的事,那就由我們了結。」 book18.org

楊槐和王五拉住了他們倆。 book18.org

「兩位老叔別衝動,曲鑫的勢力今非昔比,你們去了也未必占得了便宜,而且筱葉的毒現在還沒有辦法解,就算殺了他也沒用。」楊槐拉著幾人坐下,然後繼續說道:「今天答應他們也是無奈之舉,毒品咱們買下,但不賣,就當交保護費了。」 book18.org

「這能行嗎?這一個月得交出去多少錢啊?」白正業皺眉說道。 book18.org

「唉?槐子,你去找找梁遠征不行嗎?我想他不會同意你販毒的,這事跟他說,他一定能插手。」老鬼道。 book18.org

楊槐沉思許久,搖搖頭,「梁遠征無法阻止曲鑫在夢幻酒吧販毒,我去找他,他最可能做的就是拉我出來,不讓我參合酒吧的事情。」 book18.org

白正業也點點頭,「對,曲鑫當年販毒起家,背後就有趙家的勢力,梁遠征不可能不知道。他也是趙家的狗,不可能阻止這件事。」 book18.org

老鬼撓撓頭也不說話。 book18.org

王五這時說道,「大家別著急,我們還有一些錢,能堅持一段時間,咱們現在要先想辦法救出筱葉,給她解毒。如果大家相信我,我倒是有幾個朋友興許有辦法為筱葉解毒。」 book18.org

秦芝虎一聽抬起頭睜大眼睛看著王五,王五笑道:「虎哥,這事兒,我以後詳細跟你說,不過說不上有幾成把握。」 book18.org

楊槐也說道:「五哥說得對,我們都別著急。我也想辦法,找找解毒的方法。」 book18.org

…… book18.org

另一邊,大偉見到曲鑫他們走後,才帶著幾人從包間出來。玉婷認識曲毅,也大概能猜到大偉帶她們藏起來的用意。還跟白潔解釋,說他們都不是好人,與秦芝虎楊槐有過節,白潔心中更是納悶,既然如此,為何筱葉會跟著那些人? 不過很快,她們倆的注意力就轉到了另外一個人身上,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初平。玉婷怎麼也不會想到會在這裡看見自己的老公,初平此時和幾個人坐在一樓邊上的一桌,一個打扮艷麗的女人小鳥依人一般偎依在他懷裡,初平時不時與女人親熱一下。 book18.org

初平最近可說是春風得意,真切感受到了成功男士的滋味。不單是事業有成,財運亨通。小芸給了他一種藥,吃過之後,性能力大增,而且性愛的體驗更是前所未有的美妙。當然,初平不知道的是,這種藥其實是一種毒品,原料之一就是孔雀膏。短短几日,初平已經毒癮深種。 book18.org

白潔摟著發獃的玉婷,說道:「初平不是什麼好男人,這下你也不用覺得對不起他了。」 book18.org

輕嘆一口氣,玉婷幽幽道:「其實我早就感覺到他在外面有女人了,但並不覺得憤怒和悲傷,只有輕鬆。」 book18.org

「那是因為在你心裡早就不愛他了。」白潔說道,「什麼時候請我喝你和楊槐的喜酒啊?」 book18.org

玉婷聽了臉一紅,卻沒有答話,和楊槐結婚?那會是什麼樣的生活?成為楊槐和大偉的公妻,甚至和林冰小美他們一樣,被幾個男人輪艹。玉婷覺得自己被一步步拉下深淵,殘存的最後一點廉恥和理性如一根蠶絲拉住她,但她也不知道這根蠶絲什麼時候會斷掉。 book18.org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你比我有福氣,能和愛的人廝守就要把握住,我就不行。」白潔哀怨道。 book18.org

玉婷也知道白潔話里的意思,她沒辦法和高義結婚。玉婷也不好過多解釋什麼,藉口上洗手間,來擺脫這個話題。 book18.org

沒想到一進二樓女廁,就聽見讓她羞臊的聲音。 book18.org

「啊,不要,輕點,輕點,啊……」玉婷不禁納悶,誰這麼大膽,竟然在廁所里做愛。 book18.org

「小浪蹄子,操的你爽不爽啊,是不是比在醫院廁所里還刺激啊?」男人的聲音赫然便是王堯,而女人便是前些天在醫院姦淫的女護士徐穎。 book18.org

自從那天被王堯強姦之後,徐穎就被抓住了把柄,這不今晚他邀請了徐穎過來玩兒,沒想到一來就被王堯拖進了廁所強姦。 book18.org

「啊……不行了,要來了,求求你,放過我吧,啊……」徐穎咬著嘴唇,拚命壓抑著強烈的快感,但是那銷魂蝕骨的滋味怎麼能壓抑地住,哪怕是知道在公共場所,她還是忍不住呻吟著。 book18.org

二樓的廁所設計的有些隱秘,來的人不多,玉婷站在門口搖搖頭,還是沒有進去,她能聽出男人是王堯,但女人不知道是誰,林冰在外面,小美在台上表演。這王家哥倆還真是淫亂,也不知道楊槐這傢伙會不會也經常在外面找女人鬼混。 從廁所退出來,玉婷還很貼心地在門上掛上了打掃的牌子。 book18.org

來到一樓廁所,玉婷才發現只聽了那麼一會兒春戲,自己的內褲竟然被淫水浸濕了。猶豫了一下,玉婷還是脫下了內褲,脫下內褲的一瞬間,玉婷感覺心跳加快,竟然興奮起來。 book18.org

但自己沒有拿包,裙子有沒有褲兜,想來想去,玉婷將內褲捲成一團,拿在手裡。 book18.org

萬沒想到,從廁所出來,玉婷撞見了她最不想見的人,初平。 book18.org

夫妻竟然在這樣的環境下碰面,場面一時陷入尷尬。正當初平要說什麼,從女廁出來的小芸一下子撲到初平懷裡,「平哥,這兒快就想我啦。」 book18.org

初平有些尷尬地將小芸推開,「那個,玉婷,你,你怎麼來了。」玉婷今晚一身黑色緊身連衣裙,盡顯婀娜身姿,許久不見,初平一時之間竟然有種不認識的感覺,沒想到老婆變得如此的風情萬種。 book18.org

「哦,我和白潔過來玩兒。」玉婷面無表情地說道,手不自覺的背到身後,手裡還握著自己脫下的小內褲。 book18.org

「哦,呵呵呵,那個,我,我也是陪朋友來玩兒。這,這是小芸。」初平介紹道,相比玉婷,小芸如此平庸,他不禁自我懷疑,為何自己放著這麼個大美人老婆在家,出來玩次品。又好奇玉婷這些日子發生了什麼,怎麼會有如此大的改變,幾乎讓他認不出來了。 book18.org

「這位就是嫂子吧,嫂子你好,我叫小芸,是初哥的朋友。」小芸顯然知道自己的位置,經歷了短暫的慌亂,很快鎮定下來,主動跟玉婷打招呼。 「哦,你好。」玉婷尷尬地一笑,沒想到這個女孩竟然能如此坦然面對自己。 「初哥,你和嫂子到外面說話吧,我回去告訴汪總一聲。」說著小芸就乖巧拾趣地離開了。 book18.org

「那個,她,她是汪總的秘書。」初平解釋道。 book18.org

這時,幾個醉酒的年輕人匆忙擠過去,撞了一下玉婷,結果玉婷手裡的內褲就掉到了地上。這下子,玉婷更慌亂了,生怕被初平看到,慌忙說道,「那個,你朋友還在等你吧,你去吧,我和白潔一起來的,我也過去找她了。」 「那,那你去吧。」初平也是心虛,順勢就和妻子分開了。 book18.org

見初平這麼快回來,汪林和小芸都有些驚訝。「弟妹沒有誤會吧?」汪林問道。 book18.org

「昂,沒有,她有啥好誤會的,男人在外面玩兒不是很正常嘛。」初平說道。 「初哥威武,真男人。」一邊汪林的小弟豎大拇指贊道。 book18.org

「哥,嫂子可比人家漂亮多了。」小芸見到玉婷就自慚形穢,現在還沒有緩過來呢,而且她心裡也非常奇怪,本來她以為初平的老婆再漂亮,也不過是不懂情趣的女人,不然也不會拴不住老公。然而今天一見,不但漂亮,還嫵媚動人,比電影大明星有過之而無不及。 book18.org

「漂亮有什麼用,還是你最好,最體貼。」初平得意地摟著小芸親吻了一下說道,他不會想到玉婷會坐在二樓的雅間,會將他的行為看得一清二楚。 「汪哥,你說秦芝虎會答應三爺的條件嗎?」初平喝了口酒,回到了正題上。他也是個聰明人,和汪林相處了這麼久,底細他也大致了解,汪林是劉洪亮的親戚(當然這是假的),暗中為曲鑫運毒和販毒。對此初平沒有擔憂,反而更加安心地幫助汪林。在東萊市甚至靖海省,誰能動得了劉洪亮和三爺。自己和汪林背後有這兩個人罩著,還有什麼可擔心的,殊不知,他就是二人培養的隨時甩出去的棄子。 book18.org

汪林眯著眼,看著二樓,「由不得他不同意,三爺可不是他能得罪的。」 初平聽了也是點點頭,他也不認為秦芝虎能夠和三爺對抗。 book18.org

就在這時,汪林的一個小弟從廁所回來,坐下後,手裡一抖,將撿到的丁字褲展示了出來。「我操,在廁所門口的牆角撿到的,還有些濕呢,也不知道哪個騷貨扔下的。」 book18.org

桌上幾個男人哈哈大笑,倒是小芸轉頭望向廁所,在初平耳邊小聲道:「剛剛嫂子可是站在那裡啊。」 book18.org

初平聽了直接愣在當場,的確,剛剛玉婷就站在那裡,難道是玉婷丟下的?怎麼可能?想到今天看到玉婷讓人驚艷的模樣,初平越發懷疑起來。 book18.org

和初平分開後,玉婷匆忙回到了二樓雅座,發現王堯竟然從廁所出來了,身邊還帶著一個十分漂亮的少婦。 book18.org

那女人頭髮還有些濕,眼角含春,在座的都是過來人,哪裡看不出少婦經歷了什麼。 book18.org

讓玉婷沒想到的是,林冰竟然主動拉著少婦坐下,向眾人介紹,這是她的好閨蜜,大學的同學,名叫徐穎。 book18.org

如果是在二次元,玉婷此時一定會一腦門子黑線,老公和閨蜜通姦,她竟然和沒事人一樣,這叫什麼事兒。 book18.org

徐穎和幾人簡單打了招呼,便低著頭不說話。林冰見狀,白了王堯一眼,便拉著徐穎到安靜的角落說話。 book18.org

「小穎,是我對不起你。」林冰拉著徐穎的手說道。 book18.org

林冰這麼一說,徐穎的眼淚就止不住流了下來,邊流淚邊搖頭,她也不知打該說什麼。 book18.org

「都是王堯那個混蛋,害了你。」林冰說著拿出紙巾為徐穎擦拭眼淚,「那天在醫院你也看到了,我們家就是這麼淫亂,不怕你笑話,平日裡,我都是王堯和他哥的共妻,也會和別的男人做愛。」 book18.org

徐穎抬起頭,驚訝地看著自己的閨蜜,有些難以置信。 book18.org

「我也不瞞你,我的第一次就是被他們哥倆輪姦了,從那之後就成了他們倆的共妻,他們的性奴。」 book18.org

「啊?」徐穎驚訝地捂住了嘴巴。 book18.org

「被王堯艹的舒服吧,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老公也沒能力滿足你。時間長了,你就知道了,做愛是最快樂的事情。」 book18.org

聽到此,徐穎有些慌亂地站起身,「我,我要回家了,我還要回去給孩子喂奶。」說完狼狽地離開了。 book18.org

送走了徐穎,林冰回到雅座,楊槐和秦芝虎還有表演的小美恰好也回來了。 正事都辦完了,幾人就進了一個包間,包間有個小舞池。然後楊槐就拉著玉婷跳舞,小美摟著大偉,林冰摟著王五。倒是王堯,得知徐穎要回家,就急火火跟出去送她。剩下秦芝虎和白潔有些尷尬,還是白潔拉過虎哥的手,一起走進了舞池。 book18.org

楊槐摟著玉婷,跳了一會兒,手就不老實了,撩起了玉婷的短裙,讓他沒想到的是,玉婷竟然沒有穿內褲。頓時興奮起來,拉著玉婷的小手,為自己解開了褲襠拉鏈。 book18.org

玉婷當然知道楊槐這傢伙的壞心思,小聲耳語道:「不要,別在這裡,有人。」 book18.org

「怕什麼,在學校操場,當著那麼多人都不怕。」楊槐說道。 book18.org

「那,那不一樣,別,不要啊。」但玉婷被楊槐挑逗的很快情動,哪裡會是楊槐的對手,很快楊槐的雞巴就釋放了出來,然後這傢伙用雞巴挑起了玉婷的裙擺,隨著舞步,慢慢刺進了玉婷的濕潤的小屄中。 book18.org

「還說不要,都這麼濕了。」 book18.org

「啊……壞,壞蛋,人家被你作踐死了。」 book18.org

一邊和秦芝虎跳舞的白潔,看到這一幕也驚呆了,她怎麼也想不到,平日裡純潔可人的玉婷,此時會如此淫蕩,當著眾人的面就和野男人做愛。 book18.org

而在楊槐玉婷的帶動下,氣氛頓時淫靡起來。小美被大偉摟起,雙腿夾住大偉的腰,然後將大偉的雞巴吞進了體內。林冰扶著牆,被王五抬起一條腿,艹幹起來。 book18.org

白潔有些意亂情迷,與秦芝虎四目相對,曾經的愛慕化為了情慾,二人熱吻起來。 book18.org

熱吻了幾分鐘,最後一絲理智還是讓白潔清醒過來,她推開秦芝虎,慌忙離開。 book18.org

秦芝虎苦笑著搖搖頭,看看做愛越發激烈的幾人,也跟著白潔出了包間,他可不放心讓白潔一個人回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在夢幻酒吧的另一邊,子怡和閨蜜劉詩文今晚也來了,和白潔說開了之後,子怡的心情很不錯。然而,沒過多久,就遇到了令她糟心的人,前男友梁植還有那個第三者、曾經的好姐妹吳珊珊。 book18.org

「子怡,你也在啊,好巧啊。」吳珊珊看見子怡,高興地拉著梁植過來打招呼,她當然知道子怡現在不待見他們倆,但是她就是故意過來氣氣子怡。 子怡白了她一眼,也不答話。 book18.org

「子怡,你畢業後,也不說一聲,就走了,我和梁植擔心了好久呢。」吳珊珊道。 book18.org

「哦。」子怡低著頭喝酒,也不理他們。 book18.org

「子怡,好久不見。」梁植說道。 book18.org

子怡看了看他,點點頭,沒有說話,再次見到這個自己曾經喜歡的男人,雖時間過去沒多久,但已經物是人非。他和吳珊珊正式走到了一起,而自己卻被一個老頭子拿走了初夜,這種落差,讓子怡心中有些淒涼,不禁惱恨起那個死老頭。 book18.org

「我爸爸同意梁植研究生畢業後就到他的公司上班,這次我們倆來東萊,一來是旅遊,二來也是考察一下爸爸在東萊的公司。」吳珊珊的爸爸是個企業家,她得意的炫耀道。 book18.org

「原來是個沒種的小白臉啊?子怡,這種垃圾貨色,幸虧你沒要。」詩文看出三人的關係,冷笑道。 book18.org

「你說什麼?」吳珊珊怒道。 book18.org

「啪。」詩文一拍桌子,邊上幾個紈絝都站了起來。 book18.org

梁植看出詩文幾人不好惹,拉著不忿的吳珊珊離開了。 book18.org

看著倆人離開,詩文尤不解氣,「艹,什麼玩意兒,賤人。」 book18.org

「哎呀,別生氣了,又不是你前男友。」子怡拉著詩文坐下,說道,心裡卻突然冒出了另外一個身影,一個更有男子漢氣概的身影。 book18.org

「艹,不行,我要替你出氣。」詩文怒道。 book18.org

「哎呀,算了,已經分手了,你不是說嘛,幸虧我沒要。」 book18.org

「那也不行,欺負我姐妹就不行。」詩文站起來,沖不遠處一桌喊道:「鴨子,滾過來。」 book18.org

這時,一個帥氣的小伙子屁顛屁顛跑了過來,他叫周飛宇,也是個富家紈絝,從小跟詩文他們一起長大,算是哥們弟兄,這傢伙人長的帥,而且泡女人的本事一流,詩文就給他起了個外號叫鴨子。 book18.org

「那個女人多久能拿下?」詩文指著遠處的吳珊珊問道。 book18.org

「嗨,我以為誰呢,吳珊珊啊,我們兩家在生意上有往來,高中就認識,就是對她不感興趣,要不早就上了。」周飛宇笑道。 book18.org

「別說大話,現在能上嗎?我要你上她,還要讓她男友看到。」詩文道。 「哎,別,算了吧。」子怡阻止道。 book18.org

「什麼算了,絕對不行。」 book18.org

「簡單啊,瞧好吧。」說著周飛宇就離開了。 book18.org

然後就見到他帶著幾個男女朋友走到吳珊珊一桌。 book18.org

此時吳珊珊還在生梁植的氣,剛剛梁植的軟弱讓她極為生氣。當然她也知道那些人不好惹,但當著高子怡的面丟臉,就是讓她不爽。回來就責備梁植沒本事,害她丟了面子。 book18.org

就在這時,周飛宇帶著朋友過來打招呼。吳珊珊和他認識,很快就和周飛宇他們打成一片。 book18.org

周飛宇也真有一手,很快就開始和吳珊珊打情罵俏起來。吳珊珊是存心要氣氣梁植,而且相比之下,周飛宇的確比梁植更有魅力,。 book18.org

梁植在一邊插不上話,女友當著自己的面與別的男人勾搭更加讓他覺得受辱。起身去了趟洗手間,出來後也不回桌,而是在離著自己那桌不遠的吧檯喝悶酒。 過了一會兒,再回頭看,發現姍姍和周飛宇都不見了。梁植回到桌上,問起同桌几人,幾個男人帶著異樣的眼光,告訴梁植,姍姍去停車場了,可能離開了。 book18.org

梁植也沒有多想,就徑直來到了地下停車場,走到停車位,就見到姍姍的車在不停的抖動,開了一條縫的車窗,傳來了姍姍的浪叫聲。 book18.org

梁植再傻也知道,女友此時在幹什麼。他想上去阻止,但是沒走兩步,就站住了,跺了跺腳,還是離開了。 book18.org

詩文和子怡幾人躲在一邊看好戲,看到梁植這麼沒種,已經有些醉的詩文呸了一口,「真是沒種的男人,活該被戴綠帽。」 book18.org

子怡也說不上自己此刻的心情,詩文是為了提自己出氣,但看到這一幕,她內心並沒有一絲解氣和高興,反而有些意興闌珊。「走吧,無聊死了。」 詩文醉眼朦朧地看著好姐妹,「怎嘛?還不解氣啊,那我找人揍她一頓。」 「不用了,為這種人不值當。」 book18.org

「嘻嘻嘻,幸好你沒有跟他繼續下去,這種男人真配不上你。」詩文摟著子怡的肩膀說道,說完,覺得一陣反胃,趴著牆角吐了起來。紅酒後勁十足,吐過之後,詩文就徹底不醒人事了。 book18.org

子怡本想打車送詩文回家,沒想到劉洪亮的司機早就在停車場等著她,子怡扶著詩文上車,她也要一起走的時候,就看見角落裡走出一個熟悉的身影。 .book18.org

第82章:夢幻相遇2 book18.org

送走詩文,子怡剛要過去跟那人打招呼,卻被梁植攔住了去路。 book18.org

「子怡,我能和你單獨聊聊嗎?」梁植遠遠看到子怡,就走了過來,女友的背叛讓他心灰意冷,就想回來和子怡破鏡重圓。 book18.org

「我們沒什麼好談的。」子怡冷冷道,眼睛都沒有正眼看梁植,而是盯著不遠處那個老頭,白正業。 book18.org

在包廂里和楊槐、秦芝虎他們喝了一會兒酒,老鬼這傢伙竟然還帶了外甥女羅衣出來玩,這會兒已經在包間裡乾上了,老鬼本來還叫他一起,但白正業此刻可不想湊那個熱鬧,女兒就在酒吧不說,他還看見了那個魂牽夢繞的女孩子。 從包間出來,坐在離著子怡不遠的角落裡,看她似乎遇到了麻煩。本來他還想是不是過去幫子怡解圍,但沒想到根本用不著自己,她身邊的姐妹就替她出了頭。一時間,白正業覺得有些落寞,有些孤獨,獨自喝了幾杯酒,卻越來越沒有滋味。來到停車場,正要騎車離開,卻聽見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book18.org

「子怡,你聽我說,我還是愛著你的。」梁植見子怡根本不搭理自己,摟住了她的肩膀,說道。 book18.org

子怡掙脫開,然後冷冷看了他一眼,「我們已經分手了,再沒有任何關係了。」 book18.org

「子怡,你還生我的氣對不對,你心裡還有我對不對。」梁植問道。 子怡一聽,冷笑一聲,「別自作多情了,我們倆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梁植依舊不依不饒,一把摟住子怡,強吻她。卻被子怡一把推開,然後甩了一巴掌。 book18.org

「別讓我看不起你。」子怡怒道。 book18.org

「子怡,我愛你,我還深愛著你,你原諒我好不好,再給我一次機會。」說著梁植又要上來抱住子怡。 book18.org

這時一個身影閃道子怡身前,一把抓住了梁植伸過來的手。 book18.org

梁植和子怡同時一愣,子怡看著身前這個男人,眼角頓時有些濕潤了。 而梁植驚訝地看著擋住自己的老頭,怒道:「你是誰啊?我和我女朋友的事,你最好別管。」 book18.org

白正業卻笑笑,轉頭問道:「子怡,他是誰啊?」 book18.org

梁植一愣,沒想到這老頭竟然認識子怡,難道是子怡的爸爸? book18.org

子怡眼神迷離又帶著幽怨地看著白正業,撅著嘴說道:「他是我男朋友。」 白正業一愣,這個男人剛剛還和另外一個女人在一起,怎麼就成了子怡的男朋友了。梁植聽了大喜,趁著白正業愣神的功夫,繞過白正業,抓住子怡的手,「子怡,你終於肯原諒我了,太好了。」然後又看看白正業,「這位是伯父嗎?」 book18.org

「不是,他就是我爸學校的看門大叔。」子怡依舊撅著嘴,看著白正業。 既然這老頭不是子怡的父親,那梁植也沒有什麼顧忌,摟著子怡說道:「走,我們去別處談,我有好多話要跟你說。」 book18.org

子怡任由梁植摟著離開,眼神卻始終盯著白正業,她在等白正業表態。 白正業看著子怡被男人摟著離開,心裡一痛,這些日子發生的種種事情一一閃過腦海,白正業終於忍不住,喊了一聲,「等等!」 book18.org

梁植回過頭,疑惑地看著白正業。只見他走過來,一把將子怡拉了過去。「你想幹什麼?」梁植怒道。 book18.org

一邊的子怡卻十分欣喜,但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白叔,你別這樣,梁植不是外人。」 book18.org

「我剛剛聽你說了,你和他已經沒有關係了,為什麼還要跟他走。」白正業說道。 book18.org

「這是我們倆的事,關你屁事。」梁植罵道。 book18.org

子怡在這時卻拉著白正業的手,抓在自己的胳膊上,然後驚恐地說道:「你,你想幹什麼?」 book18.org

白正業有些納悶,這小妮子怎麼說變臉就變臉,然後就感覺子怡偷偷撓了幾下自己的手。 book18.org

梁植看到白正業抓住了子怡的手,更加憤怒,「你,你放開,我警告你啊,再不放開,我可不客氣了。」 book18.org

子怡這時候,雙眼含淚,看著梁植,「梁植,救我,他,他不是好人,我被他強姦了,還被他關起來,操了七天。」 book18.org

「啊?」梁植聽了一下子懵了,子怡被這個老男人強姦了? book18.org

白正業也有些發矇,看著子怡,卻見她趁梁植不注意給了自己一個鬼臉。心中暗想,這小妮子是要作什麼妖啊。沒有多想,就感覺自己的胳膊又被子怡扭了一下,明顯是要自己配合她。 book18.org

白正業看了梁植一眼,這傢伙應該就是子怡的前男友,看來子怡是要打擊報復一下這小子啊。當即將子怡摟進自己懷裡,拉著她就要走,「嘿嘿嘿,上次還沒玩夠,沒想到你這小妮子又撞進我懷裡,這次你可別想再逃了,我非把你操成我的性奴不可。」 book18.org

梁植一時之間有些轉不過彎來,看著白正業摟著子怡要走,還是攔住了他們,「等等,你,你被他強姦了?」 book18.org

沒想到這個沒種的男人不是要救子怡,反而問出這句話,白正業和子怡心中都是鄙視。 book18.org

「嘿嘿嘿,子怡身上所有的第一次都是我拿走的。子怡,上回操了你七天,你不是很爽嗎?每天都被我操的欲仙欲死。」白正業說道。 book18.org

「你,你混蛋!」梁植怒罵道,然後又看向子怡,「子怡,他,他說的是真的嗎?」 book18.org

子怡淚眼婆娑,喃喃說道:「我,我是被逼的,救我。」 book18.org

梁植感覺自己心都碎了,這時就見到白正業摟著子怡熱吻起來,那雄性的味道再次襲來,子怡瞬間迷醉了,這些日子她渴望的不就是這個嘛。 book18.org

「住手,放開她,不然我要報警了。」梁植看到那個老頭竟然與自己心愛的女友熱吻,頓時又急又氣。 book18.org

沉迷的子怡也恢復了理智,將白正業推開,然後跑到梁植身後,「救我,救我。」 book18.org

沒等梁植說話,就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幹嘛呢?」吳珊珊走了過來。她額頭還有些濕,裙子也有些褶皺,原來腿上的黑絲襪已經沒有了,一看就是剛激情完。 book18.org

梁植看著她,也是一愣。沒等他細想,就被吳珊珊一把拉了過去,「我才離開這麼一會兒,你就和她勾搭在一起,你想幹什麼?」 book18.org

「不,不是,我,我……」梁植結結巴巴說不出話,渾然忘記了明明是自己的女友剛剛背著自己和別的男人車震。 book18.org

吳珊珊批評完男朋友,看看子怡,又掃視了一眼站在一邊的白正業,笑道:「哎呦,子怡,幾天未見,勾引男人的本事見長啊,口味也變重了。」 子怡冷笑道:「彼此彼此。」 book18.org

「那個,姍姍,你別誤會,子怡是被這個老頭強姦了。」梁植解釋道。 這下讓子怡心更涼了。 book18.org

「啊?」姍姍瞪大了眼睛,故作驚訝地說道,但表情里分明是幸災樂禍。「子怡,你要不要緊啊,需不需要我替你報警啊?」 book18.org

「報警,那剛剛你需要報警嗎?」子怡說道。 book18.org

「你,你什麼意思?」吳珊珊聽子怡這麼說,愣住了,難道自己剛剛和周飛宇偷情,子怡看到了? book18.org

正在這時,一輛敞篷跑車開了過來,周飛宇坐在車上,揮揮手裡一件小內褲,沖吳珊珊笑道:「姍姍,這次還不過癮,下次去我家。」 book18.org

吳珊珊驚恐地看著周飛宇,然後又看看身邊的梁植。 book18.org

梁植再也忍不住,啪給了她一巴掌。 book18.org

「你,你敢打我?你有什麼了不起。」吳珊珊捂著臉,哭著說道。然後看向周飛宇,「願意搭我一程嗎?」 book18.org

周飛宇笑笑打開了車門。 book18.org

看著女友和別的男人離去,梁植又有些後悔了。這時,子怡卻走向了白正業,摟著他的胳膊,「走吧。」 book18.org

「子怡。」梁植驚訝地叫住了子怡。他無法理解,子怡為何要跟著強姦她的男人走。 book18.org

「梁植,他是我男人。」子怡轉過頭說道。 book18.org

兩個男人同時一愣,梁植難以置信地看著子怡,怎麼可能?子怡怎麼可能跟一個強姦她的老男人。 book18.org

白正業也驚訝地看著子怡,卻沒有說話。 book18.org

「他比你更有男人味兒,他讓我變成了女人,讓我體會到了女人的快樂,我愛他。」將心事吐出,子怡興奮地仿佛要飛起來。 book18.org

苦了一邊的梁植,他呆呆地看著二人,嘴裡嘟囔著不可能,不可能。 轉過身,看著白正業,子怡在他嘴唇深深一吻,媚眼如絲,「還不帶我走。」 「子怡,你,你……」白正業聽出剛剛子怡的話都是認真的,既驚訝又興奮,一時激動地都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乾爹你不喜歡子怡嗎?給乾爹最後一次機會,如果幹爹你不要子怡,那子怡今晚只能跟他了。」子怡指著梁植說道。 book18.org

「喜歡,乾爹當然喜歡子怡。」說著白正業一把抱起子怡,走向摩托車,留下了三觀盡毀的梁植。 book18.org

帶著子怡走到半路,白正業逐漸冷靜下來,他是喜歡子怡,但是二人差距太大,不可能有結果。他不想子怡委身那個無能的小白臉,但也希望她能夠幸福。行至一個僻靜路段,白正業還是停下車,他想和子怡好好談談。 book18.org

「怎麼了?」子怡疑惑地問道。 book18.org

「子怡,乾爹,乾爹對不起你。」白正業道。 book18.org

子怡一聽,以為白正業不想要他,頓時失望之極,「你,你不喜歡我?」 「不是,子怡,乾爹怎麼可能不喜歡你。」白正業慌忙解釋,「你還年輕,乾爹老了。乾爹一時糊塗,害了你,但是乾爹希望你能夠過幸福的生活。」 「跟著乾爹,子怡就覺得很幸福。」子怡摟著白正業說道。 book18.org

「可是,可是乾爹老了。」 book18.org

「老了?我爸爸也老了,他都能照顧白姐姐,你為什麼不能?你的女兒,每晚都被我爸爸操的死去活來,連肚子都草大了,你就不想也這樣操我?」 「子怡,他們已經犯了錯,我們如果再犯錯,就更亂了。我,我們怎麼面對你爸爸和小潔。」白正業道。 book18.org

「怎麼面對,允許他們倆州官放火,為什麼不許我們倆百姓點燈啊?亂就亂吧,白姐姐嫁給我爸,我就嫁給你。」 book18.org

「說什麼瘋話。」白正業說話間,呼吸已經有些粗重。 book18.org

子怡一把摸上白正業的襠部,巨龍早已甦醒,「嘴上說不要,這裡最誠實了。」其實她的小屄此時也是淫水泛濫了。 book18.org

「子怡……」白正業驚訝地看著子怡,眼睛裡卻滿是慾火。 book18.org

左右看看路上都沒有車,子怡蹲下身子,將巨龍放出,然後一口含住。 渴望的味道,渴望的感覺,子怡不再有任何猶豫。 book18.org

「啊……」白正業再也無法抗拒,任由子怡為自己口交。直到有車子的亮光,才匆匆將褲子提起。 book18.org

待車子走後,白正業迫不及待地,將子怡摟上車。讓她趴在油箱蓋上,撅起屁股,撩起裙子,將她的小內褲撕掉,然後坐在後面挺著雞巴艹進小屄中。 接下來的一路,白正業再沒有走大路,而是專挑小路,專挑顛簸路段,這下可爽死了二人,根本不用白正業用力,大雞吧隨著摩托車的顛簸草幹著小浪穴。 「啊……草死我了,啊,乾爹,不行了,要死了。」子怡被操的翻白眼了。 「小騷貨,你不是要當乾爹的女人嘛?乾爹要操死你,要把你艹成蕩婦,艹成乾爹的性奴。」 book18.org

「呼,尿了,啊,又尿了,乾爹,人家就是蕩婦,就是你的性奴。」 一路上,子怡高潮不斷,整個車座都被淫水尿水浸濕了。 book18.org

回到白正業在村裡租的房子,已經是深夜,白正業就這樣摟著昏死過去的子怡徑直回屋。 book18.org

簡單為子怡擦洗一番,子怡又醒了,免不了又是一場酣戰。上次分別之後,二人都再沒有過性愛,算是久旱逢甘霖,自然要艹個暢快。 book18.org

白正業隔壁住了一對進城打工的農村夫妻,兩口子以前在這裡租了好幾年,前不久剛回來。兩口子不願再換住所,在房東說和之下,白正業允許他們住進了隔壁。 book18.org

夫妻倆半夜被隔壁的做愛聲吵醒,還有些納悶,鄰居不是個老頭嗎?哪找的女人,聽著浪叫的聲音,還是個年輕女子。 book18.org

二人聽得慾火焚身,也草了一場。男人本事也不錯,但離著白正業差的很遠。 艹到了天蒙蒙亮,白正業才摟著子怡睡去。第二天,兩人一覺睡到傍晚。 白正業起來打了一套拳,練了一會兒修羅經,然後就去村口買菜。 book18.org

子怡一覺醒來,發現乾爹不在,套了一件他的T恤,剛好包住屁股,就出了門。剛好見到隔壁的夫妻下班回來,三人面對面,都愣住了。還是子怡先回過神來,發覺自己穿著不妥,匆忙跑回屋裡。 book18.org

兩口子驚訝異常,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和鄰居老白操了一夜的女子如此年輕漂亮,還穿得如此暴露,就敢出門,他們還沒見過這麼淫蕩的女人。 book18.org

一邊的男人眼睛都直了,要不是老婆狠狠在他腰上扭了一下,他口水都會流出來。 book18.org

這時,白正業也買菜回來了,見到夫妻倆,打招呼道:「回來啦。」 「白叔,你真牛。」男人沖白正業豎起大拇指道。 book18.org

白正業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他們應該見過子怡了,反正已經做了,也被他們聽見了,白正業不在乎地哈哈哈一笑,「剛找的小媳婦兒,讓你們見笑了。」 寒暄幾句,白正業回了屋,就見到子怡紅著臉坐在床邊。 book18.org

「做都做了,害怕別人說啊?昨晚也不知道誰說什麼都要做乾爹的女人。」 「再說……」子怡臊的不行,抓起枕頭沖白正業扔了過去。「旁邊住了人,也不告訴人家一聲,人家剛剛就穿了一件T恤就出去了。」 book18.org

「穿了一件t恤咋了,這不沒被人看到嘛。我還以為你會光著出門呢。」白正業笑道。 book18.org

子怡聽了更是羞得不行,剛剛她差點就光著出門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