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艺校 (76) 作者:小女纸02

.

【混乱艺校】

作者:小女纸022020-8-25发表于S8

第七十六章:惊魂偷枪

就在我焦急难耐的时候,本来喝多了睡去的豹哥骂骂咧咧,摇摇晃晃走了出来:“妈了个逼的,你俩日逼能不能小点声,吵得老子头疼!”

我心想有救了!便趁着豹哥醉酒大晚上视力不好,悄悄躲在过道的掩体旁,心想这下阿伟和赵晓雪有救了,总比我暴力解决要好。

果然暴怒加喝醉酒的豹哥听到阿伟屋内还有声音,几日下来的狂妄让他觉得有人不听自己的十分的恼怒,摇摇晃晃扶着墙,来到了屋外。

“妈了个逼的!”说着抬起一脚狠狠踹在门上,本就没有锁的门应声打开,屋里三个士兵吓了一跳停止了动作,我没想到豹哥竟然这么搞,奶奶的,幸亏拿枪的那个没有一哆嗦开枪。

我后悔不已,完全忽略了醉酒状态下,豹哥的行动也跟平时不一样了。

进屋后的豹哥破口大骂:“奶奶的,你俩有完没完!”

屋内的士兵隐隐约约听出了声音,询问道:“豹哥?”

原本就醉的不轻的豹哥一听缅甸语一瞬间强打着清醒了不少,搓了搓眼发现眼前是三个李中尉的手下,吃惊道:“你们……你们在干嘛?”说着发现第二个士兵捂住赵晓雪的嘴,而赵晓雪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一瞬间豹哥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三个士兵也是吓了一跳,急忙收起枪立正,毕竟小胖子有资格胡作非为,但是作为没有好爹的他们可不敢把事情闹大。

三个士兵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解释:“对……对不起……我们喝多了走错屋了。”

豹哥手捂着头:“哎呀,我也喝多了,头疼的厉害,眼花看不清路,这是我的屋么?咦!好像我也走错了,不好意思你们忙!”

说完转头就走继续回到自己的屋内睡大觉!

我内心大骂不已!

亏我开始还指望他!

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奴才!

鱼肉普通百姓的时候他作威作福谁也不怕,但是面对强权的时候第一时间跪下!

阿伟跟赵晓雪本来燃起的希望再次熄灭,原来还以为豹哥真的是他们的守护,原先豹哥对苏婉儿不公平的时候他们选择谁也不得罪,谁也不出面,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还记得当时我很喜欢傻白甜的赵晓雪,毕竟人家的处女膜还是我捅破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当时我入狱需要证人的时候他们选择了不出声明哲保身。

甩甩头不去想以前的恩怨。

此刻阿伟跟赵晓雪算是彻底看透了豹哥的真面目,嘴上说的保护学生,其实背地里先是卖了苏婉儿又开始卖他们俩!

阿伟气的浑身颤抖,却又不敢在枪架着脑袋的情况下反抗。

三个士兵也是一愣,没有想到豹哥竟然不管这事,原本醉酒此时吓出一身冷汗反而清醒了三分。

第一个士兵小声道:“你唔好她的嘴别让她出声,要不然麻烦了。”

“放心吧,咱们快点结束应该没问题的!”第二个士兵说道。

第一个士兵醒了几分酒后看到地上的阿伟跟床上的赵晓雪:“咦好像不对,走错屋了!”

二号催促道:“别管了!都这时候还管什么错不错啊!”

一号寻思也是!

便掰开赵晓雪的双腿,一低头亲吻着赵晓雪的小穴,吮吸的滋滋有声。

“这姑娘的小穴真嫩!”一号赞叹道:“等我日完了,大家轮流享受一下,今晚上咱们三个轮流日到天亮,哈哈哈”。

“奶子也真白!完全不是缅甸那些娘们风吹日晒的黑黢黢的样子,估计从今以后不是中国姑娘老子还不想上了!”二号一边揉搓着赵晓雪的大奶一边感叹道。

舔了一会一号急不可耐的掏出早就勃起的肉棒,开始在赵晓雪的小穴口磨蹭着,而二号竟然掏出肉棒直接怼在赵晓雪嘴里抽动着口交。

不能再等了!怎么办?

突然想到了一个计划!缅甸语!对!

我悄然回到屋内快速的换上豹哥之前让我训练用的军装,这可是真的缅甸军装,谁知当时豹哥为了刁难我的道具也有发挥作用的一天。

我立马换上军装悄悄的走到房子外再快速跑步进来一把推开房子的大门“碰”的一声,然后脚步不停留的继续跑到阿伟的房间,一把暴力推开第一次用缅甸语吼道:“紧急战事,你们迅速归队,违者枪毙!”

虽然我的语言不是特别规范,但是来的路上我小声嘀咕了好几遍,再加上三人毕竟还有七八分醉意,哪里顾得上分辨真假。

尤其是正在享受赵晓雪小穴的一号更是吓得一个哆嗦,上一秒还沉浸在赵晓雪小穴的紧致上无法自拔,这一刻一听到战事就吓了一跳,他们这伙人整天跟着小胖子瞎混,就怕上战场,没有危及存亡的事情也轮不到他们几个上战场,此刻看着门口穿着军装的我,一下子轰的一声脑子蒙了。

满脑子想的就是一旦上战场怎么办?会死人的!我会死么?

心神时候的一号更是不可控制的一抖一抖喷射着精液,我内心叹息一声,哪里知道就这换衣服的两分多钟一号就射了,还是晚了一步。

三个人吓得手脚慌乱的开始往外跑的跑,穿衣服的穿衣服!

三号因为没有脱衣服跑的最快,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压低了军帽,也没有被认出和怀疑,看到三号疯狂的向大营跑去,我也紧随其后,同时敏锐的听力时刻注意着身后的脚步声,加上两人喝醉还要穿衣服所以这一耽搁一分多钟的时间过去了,而我听不到背后的脚步声,却又不断的催促着三号:“快点!快点!”硬生生把三号催的跑的跟狗似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等三人都离开呢,第一:为了尽可能少的暴露自己;第二:根据从众心态,一号跟二号看到我俩人已经跑了,自然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跟着我俩跑既能保证赵晓雪的安全也能减少一号跟二号的思考时间,减低了怀疑度;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唯独三号带着枪!

是的!从一开始我就猜测到了三人的出屋时间和速度!

此刻我的心紧张的扑通扑通直跳,距离军营有一小段灌木林遮蔽的林间小道,我紧紧地跟在三号的背后整个眼睛都紧张的汗水湿透但是眼睛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三号,一旦他有任何回头动作,可能就不会顺利。

好在失魂落魄的三号满脑子都是瞎想,结合这几日的确战事吃紧,早就吓得六神无主机械的跑着。

再次确认身后两人没有赶来,也到了小林子的中断!

在三号快要经过一颗树木的瞬间,我浑身肌肉绷紧如同捕猎的猎豹,猛地一跃蹿出猛地从背后手掌按在三号的后脑勺朝着树木的方向砸去!

噗!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伴随着我另一只手及时的从背后绕过去,捂住三号的嘴巴,可怜的三号一声没吭就晕死了过去。

剧烈的喘息了两口气,浑身因为紧张都颤抖!

但是此刻还没有安全!

不是紧张的时候!

为了不留下痕迹我不敢拖动三号而是抱起三号挑着有杂草的位置慢慢没入了夜色中,一直走了很远,确保远离事发地,我才浑身颤抖的将三号放在地上,解下三号的枪袋,保险没开,数了数子弹,然后就静静的压抑着呼吸等身后两人经过。

过了大约不到一分钟,躲在灌木丛中的我看到前后两道影子跑过,又静等了片刻悄然离开。

因为这几日的训练我对山上的路线熟悉无比,基本上集团军的防守是对外不对内,内部岗哨松散不说,人也少,再加上是夜晚一路上我小心谨慎躲过几乎睡过去的岗哨人员,来到了临近集团军的边界的位置,不敢再往前走了,前面肯定会碰到巡逻兵,找到好辨认的一棵树,用枯枝挖了一个洞将枪袋连枪一块埋在树下。

虽然我也不知道今后能不能用上,但愿用不上吧。

一路悄然回去路过小溪洗掉手上的泥土,这一折腾一个多小时已经过去了,回到屋子我平复了呼吸脱掉军靴在手里提着,光着脚毫无声息的走向大门。

“一凡!”这时候一声呼唤吓得我汗毛都炸起来了,我一扭头寻声望去,是阿伟!

只见阿伟蹲在屋檐下,我当时因为紧张没有注意到:“嘘!屋里说!”我吓得急忙制止阿伟。

我俩悄无声息的进入阿伟的屋内,阿伟激动的握着我的手:“一凡果然是你在帮我们!谢谢你!”阿伟激动的都要哭了!

而我内心却是惊讶不已,有些紧张的看着阿伟:“你怎么知道是我把你的?”

阿伟急忙道:“你别紧张,不是你暴露了,你想我们相处了多久你的身高你的音调,最主要的是你的正义感。我不用猜也知道肯帮我的就是你,但是我又不确认,看你跑出去了一直担心就在屋外等你,果然等到了。”

我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因为有把柄留下。

这时候穿戴好的赵晓雪也是擦着泪水走到我跟前激动的说:“谢谢你一凡,要不是你我今天死的心都有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他射进去了么?”因为当时只是看到一号身体的抽动我不确认。

阿伟面容有些扭曲跪在地上压抑着哭着:“都怪我太没用,没能保护好晓雪!”

赵晓雪也搂着阿伟:“不怪你的!当时你被枪威胁着,我理解你。”

我没时间看两人交流感情,再次问道:“他射进去了么?”

赵晓雪红着脸低着头小声道:“恩……”

“哎……”我叹了一口气:“出来肯定没有带避孕药,你及时用盐水清洗一下,可别怀孕了!”

赵晓雪激动的抬起头,本来因为担心怀孕心情一直很压抑和忐忑,这下有了一丝希望:“管用么?”

我摇摇头:“不敢保,高浓度的盐水只能保证还存活在阴道内的精子被杀死,但是如果已经进入卵巢的就无能为力了,看男人的长度跟射精的力度有关!”

因为担心怀孕我最近跟女友做都是射在女友小嘴里。

因为高浓度的盐水一是不保准,二是会破坏女性阴道内菌落平衡,容易让女孩得阴道炎。

郑重交代一番“我会说缅甸语这个事谁也不能说出去!”

我便悄悄回到屋内,强迫自己调息一遍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外面杂乱的脚步声包围了我们的屋子:“所有人出来接受检查!”是小胖子的声音!

豹哥也是匆忙的出来,大家也是一脸懵逼的睡意朦胧的出来围住豹哥问:“怎么回事?”

豹哥笑着走到小胖子跟前递了一支烟:“李中尉这是怎么回事?”

小胖子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阿伟跟赵晓雪:“跟豹哥说道,昨晚我的一个手下被人袭击偷走了枪支!我怀疑有人不怀好意干的。”

在部队丢失枪支是一件大事,虽然缅甸管理混乱一些,但是也必须上报!

现在小胖子哪里敢上报,那不是把自己以及手下强奸女孩的事情全给抖落了出来!

只好自己带着手下来查看,这是一个头上缠着绷带的男子走过来用凶狠的眼光盯着每个人。

小胖子低声问道:“看出是谁了么?”

三号那天别说喝醉了就算没喝醉也什么也没有看到,哪里有印象?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眼熟的人。

小胖子对豹哥解释道:“豹哥对不住了,丢枪是大事!为什么怀疑大家一是因为我手下在大家这里只有少数人知道,二是有人假传军令很明显是为了救人,我也明说豹哥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你说谁会救阿伟跟赵晓雪?”

这次小胖子竟然没有用豹哥翻译,而是自己带来了翻译官!

开来隔阂和怀疑种下了!

翻译对大家道:“昨晚有人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请大家配合搜查!”说着士兵们一拥而入对着所有人的房屋展开地毯式搜查。

豹哥黑着脸:“你怀疑我?”

豹哥内心一万个憋屈,那天他回到屋后头疼不已,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后来发生的什么都不清楚!

小胖子不置可否:“我只是例行公事!”

因为经过手下叙述,只有豹哥进屋发现了他们的勾当,又离开了,豹哥此时的嫌疑最大!

半个小时过去了,因为每个人的屋子都很小很快就搜查完。

士兵们一无所获,小胖子有些焦急让翻译吼道:“你们谁发现昨晚有可疑的,可疑举报,我们奖励金钱同时将您列为我们军区的贵客,提供最周全的保护。”

可是那晚大家都喝醉了,好一点的可能当时迷糊中听到脚步声醒来也是什么也都忘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是强装着镇定。

而阿伟跟赵晓雪不需要镇定,两份愤怒的瞪着昨晚进入屋子的三个人,虽然情绪异常倒是也不能引起怀疑,而且两人不需要怀疑因为他们事发时在场。

那么剩下的男人也就豹哥、我、白龙、浩哥有嫌疑了!

翻译继续道:“大家配合下准备搜身!”我们男人又士兵负责搜身,而女士则是小胖子自己亲自动手,期间少不了揩油占便宜,但是隔着衣服几个女孩咬咬牙也就过去了,没有在意。

小胖子搜完发现一无所获,其实他也不指望有人证,他倒是留在屋内,可是睡死过去啥也不知道,别人有这样的反应就显得很正常了!

可是小胖子内心却是最怀疑豹哥,内心骂道:“这个人肯定心黑,我说昨晚我要走他那么迫不及待的让我留下,留下吧第一天手下就丢了一支枪!豹哥的嫌疑最大!”

翻译继续道:“实话告诉大家,昨晚丢失的是一把枪!这个事情很严重,大家再仔细想想,身边有没有人拿出过枪?”

我一言不发,大家七嘴八舌讨论,白龙道:“长官!您想想我们要抢干嘛?我们又不会用啊!我们这里面都是柔弱的艺术人员,没有一个军人啊,偷了您的枪我们也不会用啊!”

“军人!”对的!一句话点醒了小胖子,让小胖子更加确认自己的猜想,这里的人不就只有豹哥是雇佣兵出身?要不是因为你是杨司令的客人,奶奶的!就凭你算计小爷这件事,小爷直接毙了你!

心里这么想的可是这么搜查也没有查出证据,小胖子只好作罢,但是内心对豹哥的怀疑到达了顶点!

豹哥看着小胖子怀疑的眼神也是有苦说不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昨晚刚奠定老铁的关系,今天怎么就翻脸了,他妈的那个投枪的混蛋你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啊!气死我了!这李中尉的关系算是白维持了,可恶!

小胖子也没有办法直接拿豹哥怎么地,好歹说豹哥也是杨司令一把手的朋友,本来这次搜查就是他私下进行的,带着一肚子气挥挥手让士兵散了:“别让我逮到是谁敢算计到我头上!”

一肚子气的小胖子拉着苏婉儿回屋里,白日宣淫,一阵阵呻吟声传来,我攥紧拳头却因为汉奸豹哥的阻挠没有理由出面,领队都说了人家自由恋爱,我能有什么理由出面,更别提这还是人家的集团军内,有理都能说不清,没理更别提了!

余下一个多礼拜等待浩哥剧本出来,我们也就是完成日常的训练,可是那些士兵一看自己的领队都能强行找个女朋友除了受伤的三号在养伤,还有八个士兵整天绕着我们队里的女孩转悠,让我一步不敢离开女友所有的训练任务我都是紧卡时间跟女友同步完成。

别的女孩就有些苦不堪言,动不动就有人抱怨咸猪手,甚至唱过甜头的一号对赵晓雪念念不忘,更是整体缠着这个姑娘,调戏那个姑娘。

无脑的一号还想强上赵梦琪,这火辣的妹子二话没说一直全力一脚踢在一号的蛋蛋上,一直到剧本出来都没有再见这个一号,传说蛋蛋好像踢爆了。

小胖子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上报一号是训练时候不小心隔着蛋了,总不能说强奸一个小姑娘不成反而让人一脚踢爆啊!

那事后就算一号出院了还是要受到惩罚。

赵梦琪的举动获得阿伟跟赵晓雪的一度好评,憋在口里的恶气可算是出了,并且最近士兵有点害怕不敢那么过分了,任何一个男人都害怕蛋蛋碎了,太监的痛苦可不是一般男人能承受的。

话说一号到底怎么样了,且看战地医院。

医生:“抱歉!你左测的蛋蛋要摘除一个,右侧的那个还在发炎,但是有可能保得住!”

一号撕心裂肺的喊着:“啊!混蛋!我要报复!老子要强奸了你!啊啊啊啊!大哥你要为我做主啊!”

小胖子这几天天天干苏婉儿美的不亦乐乎,突然出了这一档子事在床头皱着眉头:“那医生以后会影响性生活么?”

“年轻的时候影响不是特别大也能勃起,但是雄性激素的分泌量肯定减少,欲望也会降低不少。”

一号哀嚎道:“大哥你要替我做主啊!”

小胖子咬牙道:“放心这个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