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艺校 (85) 作者:小女纸02

.

【混乱艺校】

作者:小女纸02 2020-9-18发表于S8

第八十五章:祖神的咒怨

我们相伴来到学院内,果然看到乔书记跟方虎焦急的在门口等待,还真是香香说的每天都在门口查看我回来了么。

“哎呀,乔书记!真是想死我了!”我“激动的”跟乔书记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乔书记也是“激动”的跟我回敬。

“一凡,真是担心死我了!你们回来了真好!这么长时间电话打不通,信息也没有回,真是担心死我了!”书记一副焦急的模样。

“这不回来了么,月前我回香香族内了,那里一点信号没有。”我解释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那个知道雨瑶、跟雨蝶怎么样了么?”乔书记终于表达了真实来意。

我也“焦急”道:“别提了!我也很着急,相信其他人也跟你解释了,我们拍摄的时候正好赶上两军抢占玉石矿,我们走散了。不过你放心我们国家在缅甸的影响力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我们当时就是辗转流落到一个小村庄,我们只是表达了自己是中国人,当地的村民就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国家还是不敢欺负咱们国人的!”

乔书记叹了一口气:“可是怎么能一点信息也没有,一个月前到现在一条信息也没有,怎么能不着急呢!”

我拍拍乔书记的肩头:“书记您的心情我理解,我何尝不着急,我已经嘱托刘司令了,您看武装直升机都出动了,还怕找不到人么?只不过那里山区多,有的小村落一点信号也没有,加上可能分散的时候大家都在拍摄,没顾得上没带手机,你不相信我还能不相信刘司令的能力么!”

果然乔书记一听刘司令就止住了,尽管几次欲言又止的焦急却也不好继续开口问了。

乔书记瞪着猩红的双眼看样子好久没有睡好觉了,就要转身离开:“等等!书记我还有事要找您商量一下。”

“哦,什么事,别客气尽管说!”乔书记打起精神回复道。

“香香、你跟梦琪去看看杨媚老师,我跟书记谈些事情。”待两人离开后:“走!书记咱们屋里聊!”

为了倒了一杯茶:“一凡,什么时候搞得这么神秘?”

我眠一口茶:“书记是这样的,你知道以前咱们学院出面让浩哥出资弄的影视公司,现在浩哥包括嫂子他们都没有回来,如果这个事一直搁浅也不是个事对不对?”

“哦,这个事我知道。”乔书记有些脸黑道,我知道乔书记生气什么!

因为上部作品是浩哥安排的角色,姐妹俩都有露点床戏,乔书记是什么人,是市内首屈一指的人物,你说私下跟别人换妻无所谓,但是一下子拿到荧幕前!这张老脸怎么办?

后来看到电影的乔书记直接气炸了还跟浩哥大吵了一场。

我继续道:“这个事本来就是学院出面促成的,可是后来不但书记您一点股份没有,而且安排角色什么的,也不问问书记您,这个事太过分了!”

我一句话说道乔书记心坎上了,乔书记一下子来了精神:“一凡你说的对!你继续!”

我默默放下茶杯:“这个影视公司注册的时候挂靠的学院的名义,严格意义上说应该书记您说了算,我跟女友的控股也是大股东,书记您出面做一次资产审查,然后将浩哥法人剔除,强制将我变更为企业法人,同时将浩哥名下20%股份扣押在学院名下,我相信您做出一份浩哥的债务报表不难,这20%的股份就质押债务不就完美了!然后学院拍卖股权,我再低价回购回来,最主要的是我跟您私下签订协议,面上我增加了20%股权,但是背后的收益都是您的!”

乔书记虽然不是很懂财务,但是我说的很详细,琢磨了一会一拍大腿:“我明白了!只要陈浩有债务,就可以对他进行资产审查,让法院强制执行,等他回来后一切都晚了,拿了他的法人,这个影视还不是一凡你说了算!至于那20%股权的收益,还是算了我哪好意思拿一凡你的钱。”

我笑了笑:“书记看您说的,我说了算不就是您说了算么?至于钱更是应该书记您拿的,这早就是您应该得到的,如果我是浩哥的话我早就把分红送您手上了!”

乔书记喜上眉梢:“哈哈哈,一凡你果然有才华,就算在社会中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那老哥就斗胆沾沾你的光。”

“哈哈哈,也是!”一行人相视而笑。

“哈哈哈!能跟您合作那是我的荣幸。书记要尽早,如果按照正常诉讼再到执行流程没有几个月甚至半年下不来的!”

“放心!只要伪造案件日期就好了,你放心好了,具体文件几个礼拜估计就能下来,等我好消息,我抓紧时间办,尽量在陈浩回来前搞定!”乔书记精神抖擞的离开了。

看着两人离开我默默地看着桌上渐渐凉去的茶杯,哎,好多人都回不来了,有凄惨至极的冯雨瑶、冯雨蝶姐妹;有懵懂向往成功的苏婉儿;有罪大恶极的大毒枭豹哥;还有让我复杂至极的浩哥!

浩哥这个人在我的心中依旧如同迷雾一般,好多时候我依旧看不清晰。说他坏吧,他对女友是真的很用心;说他好吧,他对女友也是坏事做尽;说他勇敢吧,为了不得罪豹哥给女友下药让豹哥奸淫;说他懦弱吧,最后却因为担心我死后女友自杀,竟然挺身而出。

我不知道为什么浩哥这个人的一生这么的纠结,我突然想到以前的一个细节,那次我听他跟豹哥的电话说道一个堂主被抓,豹哥立马问堂主的家人控制住了没?

那么换位考虑豹哥是否也同样手段控制着浩哥,所以才造就了他两面的表现,只是浩哥最后肯定没有想到因为一时冲动命丧他乡。

起身将杯中的凉茶倒掉,凉茶太苦,不忆!

傍晚回去,一夜又是跟两女翻云覆雨直至筋疲力竭。

“一凡,我想回趟族内!”女友在我胸口画着圈圈道。

“哦!为什么?”我不解道。

女友叹了一口气:“我心里还是不平静,我想回族内在干尼族母庙内祈愿,你能陪我么?”

的确女友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和折磨,我都心疼女友是怎么撑下来的,这时候回到自己生长的地方何尝不是一种慰藉!

于是我点头赞成道:“行!等个三五天我们在市里买一套大别墅,再让最好的装修公司装修,要拎包入住那种!”

“一凡,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女友跟梦琪都不解的看着我。

我一手握住一人的大奶道:“嘿嘿,现在你老公是法人,花公司的钱办自己的事还能少交税,这有啥!”

随后两日跟两女一块挑选房产,一千六百万拿下一套三层大别墅,在两女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划卡交款!

梦琪瞪着大眼睛一脸傻样:“一凡,你……你……这样,花公司的钱会不会被抓走?我俩会不会守活寡?”

我气得鼻子都冒烟了,瞪了梦琪一眼:“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影视行业买个别墅拍摄用不是很正常,你以为是常规企业?上次那个**影视为了洗钱买了五六千万的古玩说是为了拍摄,被人捅到媒体,不也最后没事!”

两女呆呆站在别墅下一脸错愕,我搂着两女的柳腰:“放心,从此我们的生活不一样了!”

“什么不一样?”

我笑而不语,内心道因为我们踩着芸芸众生劳碌的身体来到了金字塔的顶端,哪个位于金字塔顶端的人不是如同吸血虫一般吸食着他人的血液。

我是吃了豹哥跟浩哥的财产,而他们俩则是通过毒品,啃食了多少家庭的血肉!

随后又安排了装修公司,订购了家具又是两百多万接近三百万下去!

付完钱我都有些傻眼,一套别墅置办下来要进两千万!若不是因为蚕食了他们俩人的遗产,我去哪里倒腾这么多钱!

靠在某宝上卖自已的品牌么?一件衣服扣除各种成本大概5-8块钱盈利不等,我要卖多少件才能住得起别墅!

视野层次上去了,我也不会安心打理一个低端的品牌,为了每年百万的收益而去操心!

我的目标是更有层次的赚钱方法,我不禁又想到了小六的大美女姐姐怜雪!等回来后再尝试联系一下。

“啪!”我一巴掌拍在梦琪的小屁股上:“我们要离开一段时间,别墅的装修你就帮忙盯着,乖乖等我们回来!”

“嗷呜!”梦琪张牙舞爪:“死一凡,你是皮痒了不是!不知道家里谁说了算是不!”说着一口狠狠咬在我的肩头,甚至肩头都渗出腥红的血液才松口。

我龇牙咧嘴有些气恼:“你个疯子干什么。”

“呜呜呜呜!”突然梦琪坐地上大哭:“你们是不是想从此私奔,把我扔下!是不是!”

我一脸错愕的看着梦琪,倒是一时疏忽忘记了这个憨货的感受,刚跟我们一起,现在我跟女友回去留下她,一个女孩需要安全感的,可是我忽略了!

内心一阵愧疚,我蹲下紧紧地拥着梦琪:“傻瓜,我要是跑还至于扔了两千多万在这啊!想什么呢,就算你想跑我还不让呢!”

一阵安慰总算哄好了这个小祖宗……

一路跋山涉水,好不容易再次来到女友的族内……

时间:次日晚地点:干尼祖母庙我按照女友的要求沐浴更衣,两人手牵手跪在庙像前祈愿,慢慢的两人因为路途劳顿渐渐睡去。

梦中我清晰的知道自己身处虚幻的梦境,这里没有太阳,没有星光却处处日白昼一般照亮,我漫步在一半沙滩一半绿洲的怪异路面徐徐前行,我甚至还在感叹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梦!很巧怪的感觉明明知道自己身处梦境中却又无法醒来。

此时前方一个伟岸高大却又美丽异常的身影,看得清又看不清,我便朝着这个方向一直前前进,穿过了沙滩、横跨了绿洲、游过了河流、翻上了山头,可是总感觉近在咫尺的人物却怎么也触摸不到追赶不上。

我有些懊恼,执着劲上来了,我还非要来一个夸父逐日!

分不清白天黑夜,我身后的脚印不断的拉远,直到我筋疲力竭脑袋一片眩晕即将倒下时,一双白皙的玉手将我扶起,我抬起头却见一个婉若天仙的女子白衣袅袅站于前方,却又如层层迷雾一般环绕看不真切。

“你非我族人!但念你心诚,可为你解惑!”语音绕耳十分好听。

我刚要开口说话,却见伴随着女神的声音天空如无字画笔书写一行行大字:“天生白虎却为王,若不淫性必刑夫。”伴随着书画还有一副花卷展开竟然是女友的画像!

“女神您的意思是说我的女友么?”

女神没有回答我的话语,继续道:“自古白虎克夫!更何况她还是我的传人肩负传承后代的重任,当时我族人丁稀少我曾下过咒怨,凡我后人女子皆为白虎之王必须承担繁衍重任,情可专性必乱!只有保持多个男人的交往才能分散刑克,保住爱人!”

“克夫?分散刑克?”我喃喃自语,回忆起跟香香交往的一幕幕,期间诸多波折,入狱、被集团军小胖子针对、被豹哥针对、好不容易逃到村庄又被哨兵抓住……

一些列的诡异偏偏都发生了!

难道真的是白虎克夫,所以女友需要很多的男人来分散这种诅咒从而降低对我的影响?就如同稀释一滴墨水一般,水量越大墨色越浅!

“若行我愿者必将护佑情郎,子孙安康……”女神的身影逐渐的消散!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来不及思索,突然感觉整个世界如同一幅花卷被逐渐的撕裂。

我又回到了现实,正跪在庙像前!

而女友也是此时醒来,双眼泪流满面,我刚要安慰询问,女友双手合十虔诚跪拜:“波香愿代妹妹行愿,愿干尼祖母保佑一凡跟我的家人!”

“香香你什么意思?”

女友摇摇头没有回答牵着我的手慢慢走了出来:“一凡你的梦境是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简单概括:“梦里一个女神说你是白虎之王,刑克丈夫。”

“还有!”

我硬着头皮道:“还有需要行愿,跟多个男子发生关系!”

女友擦了擦眼泪:“我的也是!只不过还有一个我的妹妹跟我一样都是白虎!我不想妹妹出事也不想你出事,我又不舍得放弃你一凡!对不起!我发誓为干尼祖母行愿!如果你后悔现在离开我还来得及!”

我急了抱住女友道:“你说什么傻话,都是什么时代了还迷信!”

女友摇摇头:“别自欺欺人了一凡!如果是迷信,为什么你我梦境都一样!如果是迷信为什么族内谁生病只要去庙内祈愿,喝一碗香灰水就能痊愈!有些事情你不懂,但是却真实存在!”

我一时无言以对坚定道:“怕什么!大不了刑克我!我还怕了不成!”我怒道!这是什么破咒怨!一时让我火大!

女友摇摇头:“一凡,有件事我一直没对你说,我跟你舍友风公子上过床,跟豹哥、浩哥上过床,当着你的面跟乔书记方虎上过床,还有阿伟、白龙等等好多人,还参加过群交,好多我不知道的蒙面男人都上过我!你还愿意接受我么!”

我叹了一口气:“有一些我都知道的!我早就怒过、伤过、现在我的心情也想开了!我爱你的人不管你跟谁有过性关系,这不会影响到我对你的爱意!”

女友吃惊的看着我随后眼神又有些暗淡:“可是!尽管我跟这么多男人有过关系还是不足以庇护你,干尼祖母告诉我若我行愿,那么你应该无病无灾好运连连,而不是之前跟我在一起的时候百般不顺!说明我做的还不够!”

“我不答应!这是什么事就算是真的,我能把自己的女友拱手让人么?”我暴躁的打断女友。

女友拉住我的手:“别这样一凡,你听我说……”

我甩开女友的手:“我不听!”气的我转身离开。

女友第一次见我对她发这么大的火,委屈的眼泪在眼里打转却坚强的没有流下来,喃喃自语:“若不是知道我行愿会为你带来福报,我也没脸待在你身边的一凡,你懂吗?而且现在你的事业和运气刚起步,我又怎么敢给你带来厄运!怪就怪我自己命不好,否则我怎么保护我的妹妹怎么保护你!”

可惜走远的我这些都没有听见。我气鼓鼓的回到屋内,内心却不平静!对于梦境的事情却也相信了几分!

跟女友有关系的有几个能得善终的?

浩哥死了这个人要钱有钱要艺术修养有修养要地位有地位,怎么可能莫名其妙死了!豹哥更是一方大佬,黑白两道通吃,香港缉毒都能让他提前得知从而逃脱却在他乡死的莫名其妙!

白龙更是死的离奇我当时仅仅是因为他死之前片刻功夫的叛变,竟然就萌生了灭掉这种累赘的想法,要知道我不是弑杀的人,我怎么可能突然就有了那种想法!

小胖子李中尉更是死的不可思议,他爸爸本来就是集团军二把手出门都有一群狐朋狗友护卫着,这样的人说实话想死都难,更可悲的是他爸爸刚夺权成功,太子党的美梦还没醒,就被炸弹炸死了,如果他那么容易死敌对的集团军来一场刺杀就能乱了李将军的阵脚,他都会被敌对集团军暗杀无数回了!可是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偏偏在各种机缘巧合下离奇的死了!这真的比陨石砸中脑袋的概率还低的事情却真实发生在我的眼前。

方勇也是死亡……就剩下方虎跟乔书记两人的爱人也死亡。

尤其是对于乔书记这个复杂的人物,他的起步何止艰辛。因为有个漂亮老婆,那时候他还是个学院的副主任,所有的领导都惦记他的老婆,曾经他可不是那么乱交,农村出来的还是很专情的,可是得知领导副校长奸淫了自己的爱妻后变得暴躁。不敢找领导心理又过不去这道坎,最过分的是领导竟然有一次喝醉了跟其他的副校长、校长谈及冯雨瑶。

这位副校长沾沾自喜的将自己跟乔书记老婆的事情说了出来,只不过忽略了自己强上的过程美化成说是那女人别看外面端庄其实骚气的很,故意勾引自己!

于是各个领导都心动了!

再加上冯雨瑶告知老公后,无根无底每天谨小慎微的乔书记不对那时候还是乔副主任,竟然不敢替自己做主,内心委屈不堪的冯雨瑶对乔德志失望不已,面对其他领导的诱惑跟逼迫,从开始的抗拒到破罐子破摔。

乔德志没想到因为此竟然自己扶正了,评为正主任,一边享受地位的攀升一边心碎老婆在别人身下承欢。

性格已然扭曲的乔德志便干脆破罐子破摔,又是换妻又是群交,已然把自己的老婆当成了公家的老婆。你说他不爱冯雨瑶么?不可能!每日背后的痛苦不敢回忆!正是因为爱之深他的恨就有多真切,强烈的恨意,让他满脑子都想抢了别人的老婆发泄命运的不公。 此时如果乔德志知道自己的老婆被人奸死了,我估计他整个人都会崩塌的!

貌似跟女友有关的都不得善终,我勉强几次度过生死危机,可能是因为命硬,可能是比较年轻气血旺盛邪魅不占,我、阿伟、风公子小六这几个人还能撑住,但是指不定他们背后也有不好的事情我不知道罢了。

细想起来还真的是刑克之像!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