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艺校 (81) 作者:小女纸02

.

【混乱艺校】

作者:小女纸022020-9-8发表于S8

第八十一章:战争齿轮碾卑民

小队长耻笑完豹哥就走到门前大声的敲打岗哨前站的铁门:“奇怪!大白天关门干啥?是应该好好收拾一下这些执勤的,太不务正业了!”

小队长嘀咕一声,但是依旧不见人开门,小队长有些怒了,猛烈的用脚踹铁门:“里面的人听着,我数到三,立马给我开门我是奉李将军命令过来捉拿叛党的!再不开门军法处置!”

里面的人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零零散散快速集结。

待大门打开,小队长疑惑的看着五位士兵,一脸阴沉道:“白天谁执勤?为什么无故关闭哨岗?”

五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眼神躲避,小队长更是心生疑惑:“让开!”

小队长就要带人进入哨岗内,可是面前五个人深色犹豫有些害怕却也没有让开道路:“对不起队长,哨岗不允许无关人员进入!”

“恩?”小队长眉头皱的更深了!对着身后的士兵道:“上家伙!”唰唰唰跟随队长的满编队举起手中的枪正对着眼前的五个哨岗士兵。

哨岗慌了,小队长带着我们一行人径直进入哨岗内,只见哨岗的小屋子还是紧紧的关闭着,小队长抬起一脚猛地踹开屋门,却见床上一位手脚都绑住的姑娘,姑娘一动不动,躺在原本应该洁白的床单上,但是此刻床单却被鲜血染红尤其是姑娘下体的部位,血液的颜色已经开始发紫,可以确定肯定不是刚刚流出的血液。

“大胆!”小队长怒道回手掏出手枪指着五人。

五人吓得急忙跪下:“队长饶命!您听我解释这是咱们集团军要捉拿的犯人,可是她拒不招供团伙,我们就采取严刑逼供,我承认我们的确为了贪功没有即使上报,但是我们对李将军是忠诚的!”

队长是李将军的左膀右臂,忠心耿耿,听了士兵这番话尤其是刚政变拿下军权的敏感时期,特别需要拉拢忠心的士兵,所以也没有再苛责,而是走到姑娘跟前探了探姑娘的鼻息,已经断气了!

只见姑娘的身上到处是撕咬的淤青,胸口嘴角满是精液,看的队长刚建立起来的好感荡然无存,队长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回头狠狠一耳光接着一个耳光扇着哨岗士兵,每扇一巴掌说一句:“我们是军人!”

一直到扇累了才停手,五个士兵已经鼻青脸肿鼻血不止,求饶不断。

“队长!您打我们吧!打死我们也是应该的,当时我们捉住这个姑娘的时候,她趾高气昂自以为是中国人我们不敢怎么样,满嘴污蔑我们战士,污蔑我们集团军,还说李中尉就是个无能的色胚,死了活该。兄弟们气不过就凌辱了她!我们不知道她这么弱不禁风突然大出血,我们也慌了,本想立功表现却弄死了人,我们竟然把李将军要抓的人弄死了!呜呜呜!”一个领队的哨岗士兵一边哭泣一边不断的扇自己的脸:“我们就打算关闭哨岗,等到天黑的时候集体吞弹自杀,以消李将军的怒意!”

队长用气的颤抖的手指着五人,恨铁不成钢:“哎!你们……你们……糊涂啊!”说着气的转身离开,在屋外不断的踱步思考,良久在五人战战兢兢的等待中回头道:“先罚你们看管这群犯人,我们一天一夜没睡先安排我们休息一下,至于对你们的责罚等我亲自询问李将军再决定!”

我们一直站在屋外,我是第一个所以看得清屋内的一切,包括哨岗的每一个眼神,包括队长的每一个眼神,当然也包括床上躺着的死去的姑娘——冯雨碟!不错!正是冯雨瑶的妹妹,内心默默叹息一声,战乱卑民何以生存?

回头看了一眼,冯雨瑶还在屋外很远的距离,并不知道屋内的情况,但愿她永远不知道吧!

同时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为了抓捕我们一天一夜没睡觉!下了这么大的决心!

心里一琢磨也大体明白,首先肯定为了夺权昨天白天他们一直没能睡觉,可是夺下军权后又发现李将军的儿子被杀了!本来这样的事情可以安排手下去做,但是作为李将军的死忠,对于这件事同样恼火不已于是主动请缨提旅,亲自带队追查我们!

一切思路变得清晰!

同时也确定了我心中一直的一个疑惑,对于我们这一行人的处罚会是什么?答案不需要怀疑肯定是死亡!

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现在的李将军已经疯了!不能用理智来形容,那么通过大使馆联系求援根本不好使,他会直接回绝我们已经离开等等原因,大使馆又不具备强制搜查权,等缅甸高层层层批准下来,我们的尸体估计早就从狼狗的肚子里拉出来了!

同时小队长一直不苟言笑,为人正直抛开立场来说是一个真汉子,他带出的兵也是纪律严谨,不可能为钱为色所动!

一个几乎没有弱点的人不可能接受我们的谈判和拉拢!

那么生路只有一条!

我抬起头看着眼前跪在队长面前的五个人,对的!

就是他们!

唯一的一线生机!

可是这五个癞蛤蟆一样的角色能完成使命么?只有看天意了!

在心中制定了一些列的计划,反复思索每一个细节,然后默默的低下头掩饰不断闪耀的目光。

队长指着五个人道:“你们把尸体保管好,我们醒来后要带回去!还有我们睡在仓库吧,这里味道很不好!”

五个人知道队长指的不但是鲜血的味道,还有空气中弥散的精液的特殊味道,五个人尴尬的点头答应,如获大赦的赶忙收拾。

直到目送一行人进入仓库背依着墙面抱着枪不一会沉沉睡去,五个人才如释重负抬着冯雨蝶的尸体来到屋外的一个阴凉处。

这时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哨岗抬着一具尸体!而冯雨瑶更是瞬间失控,拼命的要扑过去:“啊!妹妹!妹妹啊!”奈何被困在一起除了拉扯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三个人见状过来就是拳打脚踢:“妈的!别吵着军爷睡觉!你他妈的想死啊!”一个机灵一点的士兵突然猛地一个掌击敲晕冯雨瑶,同时扯掉自己的袜子,一下子塞到冯雨瑶的嘴里喃喃道:“这俩人长得真像!”

因为语言的不通他们哪里知道就是姐妹俩!

众人心生悲凉看着冯雨蝶赤裸的身体,完全都明白了冯雨蝶死前经历过什么样的摧残跟折磨!

收拾完尸体五个人将我们推搡在一起:“都老实点,别出声!吵醒了军爷有你们好受的!”五个人心惊胆战的看着仓库的位置。

另一个人道:“别跟他废话了领队,他们又听不懂!”

一直沉默的我突然开口用缅甸语道:“放心,我们会安静的,安静的死跟挣扎的死结局是一样的!”

五个人吃惊的看着我,我们这边的人也一脸吃惊,这毕竟是是我第一次当众开口说缅甸语。

“咦?你会说缅甸语?”领队吃惊的看着我。

我理所当然的点点头:“缅甸是一个有历史的国家,我很有兴趣就学习了缅甸语,很奇怪吗?”

一个外国人夸赞自己的国家,瞬间能收获一大批好感度,尤其是夸赞一个落后的国家更是如此!

一群哨岗兵内心膨胀感瞬间爆发,对我虽然谈不上好感但是至少没有恶意了。

我趁机道:“能给我来一碗清水么?缅甸的水没有污染真甜!”

本来我一个犯人提要求是不可能被允许的,但是俗话说伸手不打笑人脸,领队略一犹豫就去为我倒了一碗清水,因为手被捆住,只好喂着我喝。

“慢点喝,这是你能喝到的最后一碗了,集团军全军下令死活不论一定要找到你们,而且传说李将军要将你们捉住当着全军,用火慢慢烧死!”领队一句话果然印证了我内心的猜测,虽然种种迹象已经让我猜测到,但是被对面亲口印证,不免内心一慌,差点呛住。

我深呼吸慢慢平复心情,喝完水没漏端倪淡淡道:“果然真甜,人生的最后一碗水格外甜!你也尝尝!”

领队笑道:“我有啥好尝的,天天喝不觉得甜了!”

我摇摇头:“你还是尝尝吧!我不认为你今后还能喝的到!”

领队皱着眉头有些恼怒:“你什么意思?我好心喂你水!”

我没有回答领队的话而是继续道:“来捉我们的一共十二个人!中途休息的时候两个士兵手脚不老实占我们里面女孩的便宜,还没到做爱的地步也就摸摸奶子,两个士兵被就地枪决了!”

咣当!

领队手中的碗掉在地上碎裂开来,领队心惊的瞟了一眼仓库的位置,好在一行人太困了没有被惊醒。

领队满头大汗的拽着我的衣领,压低着声音问道:“你说的什么?再说一遍!”

我任由领队拽着衣角:“我劝你也别挣扎了,我说了安然的死跟挣扎着死是一样的结局,他们不杀你不过是因为缺人看着他们睡觉,等他们不需要你们了,我相信你们走的一定比我们早!”

领队恶狠狠道:“我不信!队长刚才已经原谅我们了!我相信他的人品绝对不会出尔反尔!”

我笑了笑:“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让你也死个明白!我问问你现在军队乱不乱?”

领队点点头:“乱啊,怎么了?”

我用略带轻视的眼光看着领队:“中国有句俗话乱事必用重典,说的是平乱最有效的是重刑。不枪毙几个不听话的以后怎么管理军队,怎么收管军心?”

领队跟几个队员你看我,我看你,紧皱的眉头任由汗水慢慢低落,领队不死心盯着我的眼睛道:“你有什么证据枪毙了两个人?”

我不答反问:“你说我们队里的姑娘漂亮么?”

几个人眼睛放光的点点头,我继续道:“如果你们押运我们,能手脚老实么?”

几个人扪心自问,肯定不老实,这些姑娘各个如花似玉,貌美如花,而且皮肤白皙,昨晚逮到一个他们都轮了一晚上,更别提一下子看到这么多大美女呢。

我继续道:“但是你见队长剩下的士兵吓得有谁敢动我们一根手指头的?”

“哎!大家都是一样的命运的,看在你一碗水的份上,我告诉你死个明白,下了地狱记住我的恩情,咱们相互照应哈!”说完闭上眼睛不问不管。

领队急的额头冒汗,可是他以为队里的其他人都不懂缅甸语,毕竟我们聊天的时候其余的人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唯一懂得豹哥低着头也看不清表情,我猜聪明的他也早就察觉了异常,为了活命没有说话,也幸亏进来哨岗豹哥心灰意冷一句话也没有说。

所以领队无法从我们其他人身上问出信息,一咬牙:“把他们绑紧了,系在木桩上!弄好了你们都过来!”

再一次看到领队眼神下掩饰的凶狠,我知道我赌对了!

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凶狠的眼神是领队堵门不想让队长进来,第二次是被扇耳光跪地求饶的时候。

尤其是第二次一边跪地演戏一边眼中掩饰着凶光,我就猜测他们是在赌,看一下队长的态度,如果获得原谅最好,如果不能获得原谅指不定暴起发难!

这五个人敢抓到集团军要求的犯人却不上报,留着玩弄了一晚上甚至玩死了!而且大白天关闭哨岗!种种迹象表明,几个人没参军之前肯定是无法无天的地痞流氓,没有逼到那份上还能装成小绵羊,一旦感觉受到威胁,绝对是敢豁出命的主。

同时也发现这几个人小聪明多,小心思多,越是这样的人越是会多疑!胸襟和绝对的信任都是大智慧的人才能具有的,而他们不过是多疑的小流氓罢了,果然我随便编造了两人被枪杀的事情,就让五人惊疑不定。

此时五人聚集在不远处小声议论着,虽然我一直闭着眼假装漠不关心,甚至强迫自己进入打坐状态调整呼吸和心率,但是忐忑的心就要压制不住,从队长入睡到几人墨迹争执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了,要知道入眠1-2小时是睡得最沉的!可不要耽误了时机啊!

虽然他们离得远说的也小声,但是听力极好的我还能隐约听到他们的交谈。

“大哥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我们就做了吧!谁也不敢冒那个风险,而且这次这几个犯人正在风头上,我一想李将军知道我们轮奸死了他的犯人,你说他能怎么办?肯定枪毙我们呀!因为我们不听话,要那我们杀鸡骇猴!”一个焦急的小弟道。

另一个小弟附和道:“对啊大哥别犹豫了!回到军区我们肯定是个死,而且一定是当着全军的面被枪决,与其憋屈的死,不如拼一把!”

又有人附议道:“对啊大哥,你想啊做成了,我们埋了尸体,也没人知道是我们干的,而且这些俘虏里面的男人我们都杀了,女的都留下,每天换一个玩,这样的日子才逍遥啊!中国姑娘真的太棒了!我一辈子也不想碰缅甸的脏女人了!”

“对啊!对啊!”下面一堆附和声。

领队一咬牙:“妈的!干了!但是你们要听我的!对面有十个人我们才五个人动手的话,人手肯定不够,而且这帮人精明的紧,都是抱着枪睡!一旦我们失手,枪声传出别的哨岗听到了,大家都得玩完!”

“好大哥听你安排,你就说怎么干吧!为了活着!为了美人!兄弟们拼了!”

“对啊,对啊,大哥你快说,我都等不及了!”

领队眼露凶光:“咱们把鞋脱了,都光着脚,每人两把匕首,好在他们睡得比较密集我们不是没有机会!一个人需要同时解决两个人,记住刺脖子上的动脉两手齐动,还有都带绷带做的口罩,防止我们的呼吸声惊醒他们,还有!到达指定位置不要私自行动,看我手势默数三声一起动手,兄弟们!是生是死就看这一回了!”

“好!咱们干了大哥!”一行人下定决心!

先是回屋收拾一番,大约正好队长一行人睡去一个小时多点的时候,我见哨兵们光着脚拿着匕首悄悄的走向仓库。

因为天热,睡在仓库的人并没有关门是为了通风,却不想这个疏忽大意会留下致命的威胁。

五个人轻声慢慢摸到仓库内,没有穿鞋可以说一丝声响也没有,更别提还有绷带捂住口鼻,压抑住了呼吸声和气流,任谁都不能察觉有人靠近。

在我紧张的期盼中,一阵杂乱声过后,有打斗跟挣扎的声音,大约十分钟过后声音消去,我呼了一口气,幸亏没有枪声,否则我就要齐动最糟糕的第二套方案了!

不一会儿匆忙的脚步传来:“快!快扶住他!”一行人扶着一个肚子流着鲜血肠子都漏出来的人快速的转移到屋内!

也不是全无损伤!

有一个人终究是反应速度不敌人家,被人掏出匕首朝着肚子拉了一下,军用匕首削铁如泥更别提肚皮了!

那时候听到的扭打声应该也是这个时候的事情,还有一个人胳膊也被滑了一下但是不致命。

我装作不知看着一行人匆匆面前经过问道:“这是怎么了?”

没人理会我,我突然大吼道:“我是医生!”

果然领队猛地回头看着我:“你是医生?”

我坚定的点点头,心想中医也算医生吧?

领队急忙划开我背后的绳子,指着肠子都要流出来的男子道:“救他!他活你活!”

我心想这群没有医学见识的吓成这样,别看着伤口吓人,但是却根本不致命,对方肯定是仓促拔出匕首顺势一划,如果想要杀人自然是匕首刺进去,刺伤内脏!

这个人仅仅是肚皮破了没有啥事,但是依旧装作慌张的跑过去:“快!准备医用酒精,针线!”

好在这些都有,我用酒精将双手跟器材消毒,开始一针一针缝合伤口,说实话我从没缝过伤口,但是他们也没干过,也不知道我做的专不专业!

只是看我手不抖就相信了我,毕竟他们也不敢上报军医不是?除了我还能有谁帮助他们。

“躺好不能动,否则拉扯伤口二次感染你就有生命危险了!”我充分发挥医生吓唬人的本事,伤者尽管疼的满头大汗吓得一动不动,我心想委屈你了兄弟我这半吊子缝合没有止痛药肯定疼死了!

没想到天意还是站在了我这边,幸亏你受伤了,要不我们仅仅是暂时解除危机,现在至少你没有恢复我们都是安全的,姑娘们也是安全的。

领队激动的握着我的手:“我代表兄弟们谢谢你!我兄弟安全了吗?”

我可不敢信地痞的诺言,皱着眉头道:“不敢说,就看伤口有没有感染,还需要观察,有抗生素么?”

“有!”

“先给他服下,我还需要出去采集药材,养护他的内脏,否则天气这么热一旦恢复不好伤口感染腐烂,你们懂得!”我半真半假吓唬道。

一行人点头称是,领队指着身边一个人:“你跟我一起陪先生采药,剩下的人看好伤员!”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