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艺校 (87) 作者:小女纸02

.

【混乱艺校】

作者:小女纸022020-9-22发表于S8

第八十七章:女友私会哥弟(二)

哥哥盯着女友精液溢出的小穴心理上获得极大的满足:“其实你的小穴带着我的精液更美!”

女友无力得躺在床上,身体还一颤一颤轻微痉挛。

喘息片刻的哥哥再次爬起,抬起女友的一条腿,自己半躺着这样节省体力,刚射过的男人往往比较累,哥哥也是如此。

“刚才射得快是因为最近积攒的比较多,看我这次不干个够。”挺动着依旧勃起的肉棒对着女友的小穴再次插入到底!自信的他浑然不知道自己射完还能勃起完全是因为喝了女友的玉液,还以为自己厉害沾沾自喜。

“啊!”女友还没缓过来再次被插入,浑身绷紧颤抖。

哥哥扭头对弟弟吼道:“怂蛋!还看什么,要么一起干,要么滚!”

“啊!”弟弟瞪着血红的双眼:“香香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说着恼羞成怒的走到女友跟前一下拔掉了自己的裤子,漏出早就勃起的肉棒,然后跪在女友跟前将肉棒伸到女友小嘴里。

女友也没有抗拒纤纤玉手握住弟弟的肉棒,揉搓了几下就开始用灵活的香舌缠绕青筋怒气的青龙。

弟弟只觉得浑身爽到魂里了,既难受又激动的享受着女友的服务。

弟弟一边享受着女友小嘴带来的柔软舒爽,一边羡慕的瞪着哥哥的大肉棒不断的穿刺着女友的小穴。

只见此时哥哥黝黑的大肉棒已经被精液染湿,一层乳白的泡沫覆盖在肉棒上,而且随着哥哥的抽动,越来越多的精液被带出来,沾湿了女友洁白的屁股。

哥哥挺动着大肉棒不断的啪啪啪撞击着女友的小穴,卵蛋一晃一晃击打着女友的屁股,不一会儿卵蛋上都被精液沾湿了。

过了一会哥哥累的有些气喘,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用命令的口吻道:“你来!跟我换,我享受一下小嘴。”

弟弟早就心动不已听到哥哥的吩咐,急忙将肉棒从女友小嘴里抽出,带出晶莹的口水,两人互换了位置。

弟弟将女友的一条腿扛在肩头,这样既能方便插入又能清晰的看到每次插入的过程,真可谓心灵与身体的双重享受、“啊!”因为有精液的顺滑,加上哥哥的肉棒比他粗长,插入竟然毫不费力,只觉得无法形容的顺滑温热和潮湿紧紧地包裹着肉棒,弟弟禁不住呻吟出来。

就开始了慢慢的抽动,仔细的感受肉棒带来的舒爽,而哥哥则将沾着精液的肉棒伸到女友的嘴前,性欲中的女友也没有嫌弃肉棒沾了精液,一口含住肉棒,同时灵活的小舌缠绕而上,仔细的洗礼着精液。

因为精液混合了女友体液的香味倒是不难受,甚至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此时女友上下受击别提有多淫靡,嘴角还带着精液的残液。

弟弟看的双目喷火,使劲的将女友的腿抬高,呈现一字马的形状,舞蹈出身的女友开胯自然没的说。

弟弟的肉棒噗滋噗滋的抽动着:“香香,你知道么,我真的好爱你!答应我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可以不在意过去的!”

弟弟现在还没有看明白现状,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我一直不明白他怎么还没有成熟,还以为女友是爱他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把他看成是天了。

女友清理完哥哥的肉棒吐了出来:“在我眼里你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弟弟一时脸憋得通红:“为什么?为什么?”

女友淡淡道:“我有爱的人了,他为我赴汤蹈火,而你永远只会隔岸观火,他给我安全感,是我愿意舍弃性命来陪伴的人,你不会懂的!”

“哈哈哈!好笑!”哥哥从背后抱住女友,同时绕过来一只手把我女友的酥胸:“好一个愿意舍弃性命陪伴?跟我们哥弟俩3P就是你的爱,就是你的陪伴?”

弟弟也是不解的看着女友。

女友既然已经决定走这一条路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理会哥哥的嘲讽:“我知道你是心理嫉妒,故意诋毁,嘲讽我的时候,看我出现你俩还不是屁颠的跟过来,难道你俩就那么高尚?”

弟弟有些羞愧,哥哥则是苦笑:“好!好!你说的对,我们都一样,都是一样的烂人!”说着用力捏着女友的乳头。

“嗯哼……”女友不自禁发出鼻息,摇摇头:“欲望任何人都有,好色任何人都有。我的爱人也有,但是我们跟你们不同!”

弟弟不服气道:“有什么不同?”

女友淡淡道:“你们在肉欲中沉沦,而我们是清醒的。”

“什么东西?”哥哥听不懂了。

这时候弟弟感觉一阵阵快感袭来正要加快速度,快速的抽插着,女友的小穴已经被污浊的乳白精液完全污染。

哥哥急忙制止道:“你先缓一下!今儿个,咱们俩要日个够可别射那么早!”

弟弟有些不舍的抽出小穴,大口的喘着粗气。

哥哥让女友侧躺着,而自己则从背后仅仅的贴着女友,将女友的两腿搭在一起略微往前弓,这样挺着小屁股漏出小穴的位置。

哥哥一手搂着女友的小蛮腰,一手扶着肉棒,腰部一挺再次进入女友的体内,同时另一只手顺势摸索到女友阴蒂的位置。

每挺动一次就会用力揉搓一下小穴。

“啊……太刺激了……我要流出来了……”小穴跟阴蒂双手受刺激,女友不一会儿就败下阵来,整个皮肤都透着潮红的余韵分外迷人。

突然女友浑身绷紧,嘴里语无伦次:“啊……我不行了……慢点……啊……快点……快点……”

也不知道是让慢一点还是快一点,只是哥哥开始了猛烈的抽动每一次都撞击的屁股啪啪作响,本来雪白的小屁股被击打的红红一片,同时另一只手快速的更加用力的将勃起的阴蒂快速的揉搓。

我只听噗滋噗滋的水渍声响起,女友的整个身体紧紧地弓紧:“啊!!!”伴随一生呻吟进入了高潮。

“这高潮的时候顶不住啊!小穴吸人太厉害了!”哥哥死命的憋住,不让精液发射,满头大汗脸色涨红。

直到女友高潮退去哥哥才拔出肉棒,丝丝缕缕晶莹的液体从小穴流出,让整个小穴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迷人。

而此时心急的弟弟看的欲火焚身忍不住了,快速将肉棒塞进女友嘴里快速的挺动着。

“唔唔……”女友被插的有点深,有点恶心想要吐出来,但是已经到了射精边缘的弟弟丝毫没有理会。

“啊!”弟弟眼看控制不住肉棒一条一条的,立马抽出肉棒对着女友的酥胸,一阵喷射。

污浊的精液星星点点的洒在女友的胸前、小腹。

“好舒服!”弟弟大口的喘着粗气。

哥哥摇摇头:“真是一个猴急的家伙。”

说着将女友抱起成跪着的姿势,让女友一边为射过精的弟弟清理肉棒一边从背后疯狂的抽插。

哥哥双手还在女友的裸背上滑动:“皮肤真滑!同样是女人为什么族内别的女人都赶不上你们家族的,真是没天理了!最过分的是你妹妹竟然也离开族内了,本来我的目标还想拿下她呢!”

一边操着姐姐一边垂涎妹妹,复杂的心理下让哥哥更加兴奋,刚刚缓了片刻压下射精的冲动再次袭便全身:“啊!小穴咬我!啊啊啊!”

哥哥猛地一下狠狠的插入小穴最深处,浑身颤抖着一下一下再次喷射进小穴的最深处。

“啊!好烫!”女友也浑身瘫软在床上再次到达了高潮。

哥哥无力的趴在瘫软的女友身上喘着粗气,好半天才抽出肉棒,精液混合着女友的淫液一股脑流出,整个床单也是污浊不堪。

“啪!”哥哥随手拍在女友的翘臀上:“真是太爽了!”

哥弟俩都抽身休息,而女友喘息片刻也恢复过来,低头默默的看着床单上、胸口上的精液。静静的套上裙子,内衣随手扔到一边也不要了。

“别走啊!”哥哥不舍得拉着女友。

女友淡淡道:“我困了!”起身离开。

“操!日完了就这冷漠的态度!”哥哥暴躁的拍在桌子上,而弟弟则是双目失神……

只是我们谁都没有发现夜色下一个中年男子盯着哥哥弟弟的耳房直到女友离去才默默叹息一声:“她还是知道了!哎!”

女友离开后默默地走到河流旁,现在天气略微转凉好在,云南这边还不是冻人,女友解开肩带,裙子从肩头滑到脚下。

月色照亮一个美丽的肤白女神,女友将手伸到下体却沾了满手的精液,女友厌恶的看了一眼,默默走入河水中清洗,河水不深仅仅到小腿位置。

而我则默默走了过来。

“恩?一凡?”女友听到脚步声,扭头一看是我有些惊讶。

我早就憋了那么久,二话不说脱掉衣服也走入河中。

“一凡等等……我清洗一下……”正在洗手的女友看我要过去拥抱,慌乱的拒绝道。

而我没有理会女友的拒绝,走过去紧紧地拥抱女友,微凉的河水下两具火热的身体紧紧相拥,冰火的刺激让女友浑身毛孔挺立,刚刚被河水冲刷下去的欲望再次被点燃,可爱的乳头再次挺立,摩擦着我的胸膛。

“等等我先清洗一下”女友慌乱道,因为女友刚才只是洗了洗手,根本没来得及洗澡。

我没有理听,也听不见去女友的话,搂住女友低头吻住女友的小嘴。

“唔唔……”女友支支吾吾抗议,我一边热烈亲吻着女友发泄自己情绪的混乱,一边感受着胸膛两颗凸起摩擦,禁不住伸手把玩女友的酥胸,触手除了酥胸的柔软,还有残余精液的粘稠。

女友也察觉了,猛地用力挣开我:“对不起一凡,你等等我清洗一下。”女友的声音都快哭了,浑身颤抖着。

我知道女友的意思,她自己都嫌弃自己脏,可是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我一把将女友继续搂入怀中,女友真的太可怜了,我的心都在颤抖,明明貌美若仙,应该是任何一个男人得到了都会拿自己的生命来珍惜的,偏偏遇到什么破咒怨,如同孙悟空的紧箍咒时刻束缚着,压抑着。

我怎么可能再伤害女友本来就脆弱的内心呢?

紧紧地抱住女友的娇躯,下体已经膨胀的顶在女友的阴部,膨胀的欲望和对女友的爱怜,让我不可控制的燃烧着。

“啊!”女友感觉一根火热的肉棒盯着自己小穴的位置:“等……等……一下……”

女友看着自己的小穴还带着污浊的精液,因为我的肉棒撑开小穴,顺着我的肉棒流出,滴落在澄澈的水中:“一凡……我……”

“嘘!”我用一根手指抵住女友的嘴唇:“什么都不要说了,你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可以了!我爱你,深深的爱着你,无论何时何地,无论面对怎样的境遇!”

说着我抱起女友的一条腿,扛在手臂上,开始慢慢挤入女友的体内,在微凉的夜风中挤入一片潮湿跟温暖的巢穴。

“啊……”女友紧紧地抓着我的后背,我看着女友迷离的眼睛,开始了不紧不慢的抽插,每一次都插入的那么用心,仿佛宣誓着小穴的主权。

淡淡的云朵慢慢的拉开了帷幕遮住了偷窥的月亮,清澈的河水缓缓流淌夹杂着低沉的喘息。

有了爱的交融才能彻透灵魂,才能升华灵魂,我们肆无忌惮得交合着发泄着……

直到女友浑身瘫软,直到我浑身抽动的喷射着精华……

次日我在刺目的阳光下睁开双眼,看着蜷缩在我怀里,惹人怜爱的女友,内心感触颇多,昨天的一切仿若一梦……

我呆呆的看着女友天妒容颜的面容,直到女友也悻悻然的睁开眼:“啊!一凡,你看我干嘛?”

我刮了一下女友的小鼻子:“我看我的女友真漂亮!”

女友白了我一眼:“早晚有你看够的一天!”

“怎么可能?”说着我拉过女友的小手放在自己鼓鼓的下体上:“你说我看够了没有!”

“啊!”女友既慌乱又开心的缩回小手:“大色狼!快起来了!你不是说今天去拜访我妈妈么?”

我无奈的松开女友,因为一旦来一场晨操,估计赶路的时间不够了。

于是赶紧起来洗漱收拾,当我们在女友爸爸跟哥哥们的簇拥下来到族内的大门处,一向沉默寡言的族长发话了:“香香,问问你母亲,如果她想回来就接回来吧!就说她的使命结束了。”

女友浑身一颤,吃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难道父亲知道了白虎之王的事情?难道父亲知道我继承了咒怨从而妈妈得以解脱?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可惜女友心中万千疑问想要询问,父亲却转身离去。

族长的话再次印证了我内心的猜测,果然!

果然是这样!

我难以想象这个沉默的男人得知自己的妻子是白虎之王的后人,内心经过怎么的煎熬与磨难,难以想象他经过万般尝试依旧无法破局后的无助。

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我感觉一阵后怕,仿佛看到了以后的自己!

不!

不会的!

我急忙止住自己的想法,拉着女友的小手出发。

经过一段山林泥路终于来到了镇上,按照女友的指示我们来到了一处商铺:“依香衣装”!

这不是女友波香跟妹妹波依名字的结合体么?也体现了族内以女为尊的文化。

进入店内,看到的是一位衣着端庄的中年女子,女子人到中年却风韵犹存,仿若天仙,带着知性与成熟的美感,与破败的小镇格格不入。

“妈妈!”女友兴奋的扑过去。

中年女友本来在整理衣服,突然浑身一颤,看到女儿兴奋的拥入怀中。

两人腻歪了一阵,中年女子扭头看着我:“这位就是女婿吧?”

我放下手中的礼品,恭敬的伸出手:“妈妈您好,我是香香的男友。”

妈妈上下打量我赞赏的点点头:“恩,不错,我家香香有眼光!快到中午了等我张罗一下午饭。”

于是两个女人开始忙碌午饭,我则无事打量两个美女,真像!

至少有八分神似,几乎是卡着人类对美女的认知长得!

再次见到妈妈女友也开心的如同一个孩子。

一桌饭菜闻着就挑逗食欲,没经过人工饲养的猪肉牛肉真是十里飘香。

我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左右打量:“妈妈,怎么没见大伯过来吃饭?”我知道丈母娘改嫁过,所以禁不住好奇问道。

妈妈愣了一下,脸上有些异常随后极力的掩饰住了,能瞒得住女友却瞒不住我。

“哎,他生意忙,咱们吃别管他。”妈妈随意道。

女友则没心没肺的开心给妈妈夹菜,吃的七八分饱。

“对了,妈妈,爸爸让你回到族内!”女友一边吃菜一边假装漫不经心道。

妈妈有些诧异:“我在这边好好的回去干吗?”

“爸爸说你的使命完成了!”

哐当!妈妈的碗掉在了地上,呆了一会看着女儿突然掩面而泣。

女友也装不下去了:“妈妈你不要这样,我挺好的!”

妈妈怜惜的抚摸着女友的脸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前几天我就梦到了干尼祖母说我使命完成了,我还不相信,可是!可是怎么都是真的!为什么?”

妈妈复杂的神情看着我,一声叹息,欲言又止。

我能读懂她的意思,她真的不忍心看到我们两个晚辈再次陷入水火的煎熬。

“对不起我失态了,让我先自己静一下!”说着自己走到屋内,放肆的哭泣着。

女友也是双眼含泪想要过去安慰,我则是拉住了女友,摇摇头,将女友抱在怀里。

傻傻的女友,哪里知道妈妈是多么辛苦,且不说年轻时背负的淫荡之名,后来女友逐渐的张大,焦急的她尝试改嫁破局。

一个女友离开自己心爱的丈夫跟孩子离开长期生活的族内,需要多大的勇气?族内冷嘲热讽说她背信弃义,说她浪荡成性,她都默默忍受了,就是为了试验离开族内咒怨是否存在,就是为了将来给女儿探路。

可是自己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长期支撑的信念瞬间崩塌,是多么悲哀的事情,我拦住女友就是为了让妈妈好好发泄一下。

哭了半天,妈妈才打开房门,拿着一个简单的包裹出来了:“走吧!”

“什么?”我跟女友不解的看着妈妈。

妈妈淡淡道:“回族内……”

“那大伯不需要打声招呼吗?”我心想怎么地,也是改嫁了,这样一声不吭离去对人家太不公平了!

妈妈叹息一声:“不需要了,他早就去了!”

死了?

我跟女友都震惊的看着妈妈。

妈妈一眼不发,轻轻的关上门,留恋的看了最后一眼商铺:“这里的东西我一件也不带走,算是我补偿对你的亏欠。”

结合我自身的经历我早就得出结论,离开族内也离不开咒怨,但是因为没有跟女友的爸妈沟通,他们不知道,还满怀希望自欺欺人的试验下去。

而试验的过程中,妈妈不可避免的跟改嫁的男人产生了感情和愧疚……

哎……

是非曲折难自明,功过是非待神定!

而我们——凡!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