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艺校 (83) 作者:小女纸02

.

【混乱艺校】

作者:小女纸02 2020-9-14发表于S8

第八十三章:一波多折

士兵肆无忌惮得冲撞着冯雨瑶的身体,逐渐的小穴开始分泌淫液,士兵抽插的更加顺利:“呼!好爽!别挣扎了!你就是欠操的货,你的小穴真实的反映了你的想法,你还跟老子装!”

可是冯雨瑶哪里能听懂士兵说的什么,依旧哭泣着抗争着。

冯雨瑶的哭泣声让操动的士兵更加烦躁,于是暴躁的掐住冯雨瑶的脖子,同时下体如同打桩机一般卵蛋不断的撞击着冯雨瑶雪白的屁股上“啪啪啪啪啪!”

冯雨瑶窒息的手脚并用想要推开士兵,可是哪里是一个男人的力气能比的,再加上下体还受到猛烈的冲击,早就浑身发软没有了力气,现在又被士兵死死地掐住脖子,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冯雨瑶慌了!拼命想要拽开士兵的手臂,但是哪里是受过训练士兵的对手。

“好爽!更紧了!”没想到这样做爱这么爽!士兵盯着冯雨瑶祈求的眼神“这下你不哭了吧?你怎么不哭了!”说着凶狠的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冯雨瑶浑身绷紧面对死亡的威胁,全身的紧张让士兵更加兴奋:“哇!更紧了!”粗大的肉棒快速的撞击着紧致的小穴,晶莹的淫液沾湿了肉棒让整个肉棒变得亮晶晶,如同出鞘的刺刀。

“啊太他妈的爽了!”感受着每一次冯雨瑶因为痉挛带来的紧致包裹,变态的士兵变得面目狰狞,满头大汗压抑着射精的冲动,不自觉的加大手上的力度。

逐渐的冯玉瑶双眼开始泛白。

因为在做爱的状态下身体处于亢奋状态,血液内的氧气消耗也是迅速的,不行!这样下去冯玉瑶会死的!

我焦急的思考,慢慢的移动到另一扇窗户的位置,正好两个哨兵看不到我,但是豹哥正好在窗底下他正对着我,能看到我。

我慢慢讲窗户打开一条小缝隙,果然生性警惕的豹哥第一时间抬头用一只独眼发现了我,机智的他没有出声只是吃惊的看着我。

我对豹哥的反应很满意和欣赏,我对着豹哥晃了晃刀子,又指了指伤员的位置,然后张大口无声的通过嘴型简单表达:“你对付伤员,我干掉士兵!” 我这个位置只要突然翻窗进去,猝不及防的士兵可能会来不及反应,当然我这也是赌,因为经过训练的士兵反应速度可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可是这是最好的机会了!一旦错过我的爱人就会收到不可控制的威胁!

可是豹哥看了我一眼后竟然慢慢的将眼睛闭上,任由我怎么挥舞匕首示意也不为所动,怎么办?

我焦急的等待,看着士兵背对着我奋力的耸动着几次想要冲动,冲进去,可是看了一眼女友跟梦琪我还是止住了!

我真的冒不起这个风险!

因为士兵身体的阻挡我看不到冯雨瑶的状况,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

“啊!!!!!”这时士兵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嘶吼着如同征战沙场一般猛烈的撞击着。

这时候豹哥突然睁开眼睛,站起身来小步的向门外走去,因为脚上也有绳索舒服只能小步移动。

坐在床上的伤兵背倚着床头拿着枪疑惑的看着豹哥,豹哥指了指下面做尿尿的动作,伤员用枪指了指屋外他能看到的一个位置。

豹哥点点头不急不缓的向屋外走去,当然距离伤员床位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但是伤员看豹哥也是伤员肩膀上的弹片没有取出,行动不便,眼睛还瞎了一只,也没有警惕。

“吼!射了!”士兵猛地一下深深插入开始浑身颤抖的一股一股喷射着积攒的精液。

士兵感觉自己的整个灵魂都升到天上去了,这种肆无忌惮得做爱让他彻底得放飞了自我!

豹哥突然不小心一摔倒向了伤兵的位置,伤兵警惕的急忙调转枪头,可是豹哥逐渐摔向自己,豹哥慌乱的手舞足蹈,因为双手被束缚住,倒是也没有威胁应该也是受伤过重吧。

伤兵经历过受伤知道那种感觉不好受,内心几乎没有犹豫的将手离开了扳机的位置。

豹哥的眼神猛地一亮即将摔倒的瞬间,腿部猛地一用力,整个身体如同爆发的猎豹,双手猛地一砸压下伤兵手中的枪,同时脑袋重重撞击在伤兵的腹部!

本来就是脆弱的伤口,一下子撞开了缝合尚未愈合的伤口,鲜血渗出。

伤兵疼的龇牙咧嘴,一哆嗦手中的枪支不受控制掉落。

就在豹哥摔倒的瞬间我就行动了,猛地一把拽开窗户,翻身,弹跳!

从背后猛地一扑将趴在冯雨瑶身上的士兵,按在冯雨瑶的身上,阻止了他的起身,防止他看到桌上枪的位置。

同时迅速匕首从脖子下划过!

士兵浑身抽搐着,我一把拽开士兵。

“啵”士兵依旧勃起的肉棒从冯雨瑶的小穴中抽离,还顽固的喷射最后一股精液。

那边豹哥也用脑袋砸晕了本来就虚弱的伤兵,上次伤兵就失血不少,这下子估计裂开的伤口就算缝合了,没有输血环节也完蛋了!

我看战斗已经结束,急忙探了一下冯雨瑶的呼吸。

已经停了!

按压了一下颈动脉!

也是静止!

要不要做心肺复苏?

倒不是因为我不想救她,因为我担心大脑缺氧那么久就算苏醒会不会变成植物人,最好也是痴呆!

怎么办?

救不救?

就在我犹豫片刻的时候。

“哈哈哈哈!”我听到豹哥肆无忌惮得笑声!

我奇怪的扭头看去只见豹哥用绑住的双手拿着枪对着我:“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没想到吧一凡!”

“你什么意思?”我皱着眉头看着豹哥,内心却责怪自己,我也是因为他是伤员放松了警惕,再者他被束缚住,我没有想到还能这么迅速控制手枪。

“什么意思?我要问你什么意思?原来你早就会缅甸语了!你隐藏的好深啊!你为什么一直对我们隐瞒?不相信我?还是想干掉我?你以为我不知道?”豹哥凶狠的瞪着我。

我叹了一口气,降低自己的语速,防止刺激到豹哥:“豹哥你什么意思我不懂,我的语言是跟随你们慢慢学的,前几日才掌握。况且我们身在异乡,就算我们有什么过节也可以放下,我们的最主要目的是团结一致!摆脱危险回到自己的国家!对不对?”

“哈哈哈哈!我信你个鬼!我一直以为自己老谋深算!真是走了眼!没想到你竟然是队里最精明的一个,算计了我那么多次我竟然毫无知觉!你以为我不知道,一旦我放下枪下一个死的就是我?是不是很想杀了我啊!我看你杀人竟然比我还坦然!杀了我也不会给你带来心理的负担,还能快意恩仇!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豹哥已经警惕的拿枪指着我。

我这才发现的确这次我杀掉士兵,没有多少慌张和心理负担。

原因有很多的确杀人第一次心理压力最大,最主要的是这次的行动时间过于紧张,一环扣一环,之后心思全在思考是否救助冯雨瑶身上,真没有时间紧张!

“放下刀!否则我立马开枪!别跟我说一句废话!”豹哥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立马将匕首丢在地上:“豹哥,咱们之间没必要这么紧张!我们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哈哈哈哈!自己人?我现在才知道你还是一个医术超高的医生!哈哈哈!你隐藏的真够深的!既然你说自己人!我问你为什么不救我?你知道我每天闻着自己身上的伤口逐渐的腐烂是多难受,多绝望吗?啊!”豹哥撕心裂肺的吼着。

“你不就是想看着我自生自灭逐渐的死去吗?看着我逐渐感染痛苦的腐烂而死!否则你出去采药为什么不带我的!”豹哥仇恨的看着我。

其实这就是我的想法,但是我怎么可能承认,那不是刺激他么,再者从心理学上说我一旦让豹哥在心理上建立优势,那就更难以有迂回的余地了。

我假装愤怒的吼道:“你以为我不想采药救你吗?可是他妈的那几个没人性的士兵他们会同意吗?你不知道他们的目标巴不得男人全死了留下女人给他们玩弄吗?你真的以为他们会好心让我给你采药吗?”

趁着豹哥思索分不清真假的时候我继续道:“你先放下枪,这很危险,对你也很危险!一旦开枪万一周围有巡逻的就会听到枪声。就算在树林中远处听不到枪声,但是高处的哨岗也会发现受惊的鸟群,异常十分的明显,一旦你不小心走火,大家都得死!而且你也知道李将军的儿子死了!他们要活活烧死我们,你想想那种痛苦你愿意尝试么?”

豹哥眼中闪过挣扎的犹豫,他怕死!我知道的。

“别废话!浩子你去捡了匕首!”豹哥依旧拿枪指着我,吩咐浩哥捡去匕首。

浩哥没有说话,默默地捡起匕首。

“浩子杀了他!”豹哥依旧用枪指着我,对浩哥道。

“什么?”浩哥吃惊的看着豹哥。

“一凡怪就怪你太危险了!”豹哥解释道:“还愣着干嘛!快去呀!”豹哥冲浩哥吼道。

“不要!”女友就要冲过去,可是身边的白龙一把拉住女友:“别冲动,他有枪的!”

女友愤怒的瞪着豹哥:“你杀了一凡我也不会独活的!”

豹哥不为所动:“虽然我承认你是我上过的最有魅力的女人,但是前提是我有命消受,我是喜欢你,但是我更爱我自己!一凡今天你无论如何也要死,谁也救不了你!”

“香香,你别刺激豹哥了,万一豹哥受刺激走火咱们都完了!再说豹哥对你不错,你不也做他的女友了么?这样多好,对大家都好!”白龙见豹哥站在优势面,急忙表明状态安抚豹哥。

“你……”女友愤怒的瞪着白龙。

“一凡我劝你为香香和你的家人考虑一下,最好不要反抗,我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否则你懂得!你就安心的去吧,浩子动手!”豹哥焦急的命令浩哥。

浩哥为难的看着豹哥:“老大!你知道我喜欢香香,你让我动手,我以后怎么面对香香?不如我给你割开绳子你自己动手怎么样?”

说着向豹哥走去,豹哥思索片刻:“也好!我正好也想亲自动手!”

同时豹哥也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是不能寒了心腹,所以考虑了浩哥对香香的情谊,答应了浩哥的提议。

浩哥走到豹哥跟前,豹哥依旧端枪一动不动指着我,浩哥举起刀子刀豹哥的手腕处就要割开绳子!

此时我的头皮都炸开了!

怎么办?

难道这次真的完了吗?

千般算计,步步为营,最终还是逃脱不掉么?

真的不甘心!好不甘心!

正在刀子触碰绳子的瞬间,浩哥猛地刀子下沉只取豹哥心头,同时全力向豹哥冲去要扑倒豹哥。

豹哥没想到浩哥突然反水,幸亏是举起手臂,刀子从手腕到胸口还有一段距离,曾经的军事训练让他的应激反应时间十分的迅速,顾不得枪声的问题,快速压低枪口“砰砰”两枪,这么近的距离,两枪全中浩哥的身上。

但是浩哥的冲劲不减依旧扑到了豹哥,刀子插在胸口可惜没有了继续推进的力气!

就在浩哥反水的瞬间,我也一个加速冲去,一脚猛地踢开豹哥的手枪,同时猛地扑倒双手死死地将匕首按进心脏!

豹哥剧烈的颤抖着,怒目圆瞪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可能是不解浩哥的反水,可能是不解占据优势的他怎么会被我杀死,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我站起身急忙检查浩哥的伤势,近距离的两枪一枪打中肝脏的位置,一枪在胸口的位置就是不知道是否击中心脏。

“为什么?”我不解的看着浩哥没有想到这个一度让我痛恨的男人竟然会帮我。

浩哥不舍的看着女友:“你爱过我么?”

女友踉踉跄跄满眼含泪的爬过来,抚摸着浩哥的脸颊,泪流满面点点头。

“好……”浩哥失去了意识……

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我一边为大家割开绳子一边道“此地不宜久留,快走!”三把手枪我、女友、阿伟一人一只。

匕首也是三把我们一人一把,陆陆续续隔断了绳子就剩下白龙跟李冰倩,我犹豫了。大家都陆续出去了负责搜索粮食水源打包,就剩下我跟他俩在屋内。我关闭了屋门看着两人。

李冰倩焦急的举手臂:“我不是他女友你知道的,我们只是交易关系!相信我!”聪明的李冰倩已经察觉了异常,我犹豫了片刻还是帮她割断了绳子,李冰倩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走出去。

“你……你什么意思?”白龙惶恐的看着我。

“我不想再因为仁慈,留下隐患!”懒得解释,刀过血流……

我看着抽搐的白龙感叹,我其实想过留下你自生自灭,但是死人更安全,怨就怨你自己吧,我不敢让队里再有老鼠屎了,我赌不起!

扭头看了一眼冯雨瑶,叹息一声,耽误了也没有了救治的可能。

我急忙跟出去,找出士兵曾经没收我们的所有物品包括手机银行卡护照身份证等都在一个包裹内,可惜手机没电了。

“快走!”我看大家收拾完毕,急忙催促道,众人手忙脚乱打开大门快速逃跑。

除了李冰倩没有人能在慌乱中发现白龙不见了。

“沿着河水跑,河水能冲掉气味。”经过上次的意外,我思索了很久,借助采药同时勘察地形,早就制定了逃跑的路线!

以前的村庄不能去了,不但不能去还得反向跑,经过我的观察前方二十多公里位置有过炊烟被我察觉,我猜测应该有个小村庄。

这么多人跑步疾走的情况下至少需要接近三个小时,结合地形复杂也需要4-5小时,加上中途休息,依旧我跟阿伟轮流先头勘察,那么时间需要六七个小时,结合中途休息,八小时以上时间需要。

为了防止不巧遇到巡逻的士兵,我们很谨慎的由我跟阿伟轮流先头探查,确认安全后大部队再跟进,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走保底500米的河道,确保气味的流逝。

“咦?白龙呢?”杨媚皱着眉头四周打量问道。

大家这才发现白龙不见了。

我淡淡道:“不知道,走丢了难道?刚开始我还看到他了。”

当时刚离开哨所很混乱,大家谁也没有留意,这时候李冰倩道:“走了一段的时候我还发现他了,奇怪,怎么这会没影了!”

杨媚焦急道:“我们立马回去找找!”

我皱着眉头道:“不行!山林中也不是百分百安全,有狼有猛兽,白龙突然消失,十有八九是因为体力弱落在了最后被狼调走了,而狼又是群居动物,我们要是回去正好喂狼了!”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的确,在哨岗中就听到好几次狼叫,不过他们不知道集团军附近的狼不敢攻击人类,他们的智商那么高,自然知道,人类的厉害。

可是姑娘们吓得脸色发白:“那咱们还是快走吧,我一刻也不敢再树林里待着了!”

“就是,就算我们回去了,也救不了白龙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再也没人提回去的事情,甚至赶路更有劲头了。

一路有惊无险总算在晚上六点多赶到一个百八十户的小村庄,我们集体掩藏在一处灌木丛中,我拿出战术望远镜仔细的打量每一户人家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采放下战术望远镜。

“一凡我们为什么不过去?”女友不解的问我。

“现在过去不合适,你忘了缅甸人喜欢露天浴,现在河里还有好多人在洗澡,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出现,全村都知道了!我们不敢保证这个村庄的人跟集团军有没有什么瓜葛,万一有谁的孩子在集团军参军,你说他父母会不会为了军工告诉自己的儿子,而他的儿子会不会出卖咱?”

“啊!也是呀!”香香一脸吃惊的看着我:“一凡,为什么我感觉你不一样了!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一愣才发觉,突然间我的冷静以及缜密让女友感觉恐慌了,我拍了拍女友的小手:“我还是一样爱你,不一样的是男人都会成长,你说对吗?”

女友听到我依旧爱她便安心了,大家听完我的解释也没有人反对熬时间了,都默默地等候。

夜色降临蚊虫很多,尽管我们使用了哨岗们的军队专用驱虫液但是效果还不是很理想。

“一凡,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可怜的赵梦琪竟然这么受蚊子喜欢,嘴角都被蚊子亲肿了。

大家也都期待的看着我。

“熬过这一站,以后就是一马平川,大家坚持一下,等熄灯了我自有决断,相信我!”我安慰了大家一番,便继续观察村庄,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最后一户才熄灯。

我拍了拍阿伟:“走!出发!”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