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爱会所黯影 第四部 成琳的愿望(4.7-4.9完结)作者:流金岁月

********** 这部总算全写完啦,可能以后还会有文和黯影的人物有交叉,不过虐恋主题就到这里了。谢谢书屋热心网友的吐槽点赞和礼物,记在心里非常感动。

最后,每次都是完结时才敢给文加封面。希望大家喜欢! **********

一个星期的办案追踪让人筋疲力尽,但一想到成琳,毕康宇就觉得难挨的工作还能撑得住。在过去的七天,他只在家呆了三个晚上,但他每天都和成琳在一起。有时她会准备晚餐或宵夜,有时太晚了,他进门时她已经睡着,然而成琳从来不介意被吵醒,任他施为。毕康宇尤其着迷成琳光溜溜摊在床上的样子,白皙的皮肤泛着高潮后还未完全褪去的粉红色,屁股和大腿上青青紫紫的伤痕,好像是对毕康宇残暴行为的控诉。可是他一点都不愧疚,反而觉得这些痕迹深深刺激他的视觉,让他想要再做点什么。

成琳的顺从有一种可怕的力量和吸引力,毕康宇沉溺其中。

昨天晚上他回去时,成琳正舒服地躺在浴缸里享受泡泡浴。香烛与精油的芳香包围着她,惹得他鼻子痒痒的。两人在浴室里大干一场,毕康宇却不觉得过瘾,狠劲儿上来,把她扔到床上,拿着成琳泡澡用的香烛,甩了两下将蜡油滴在她敏感的肌肤上。成琳的痛叫让毕康宇差点儿泄身,刚想道歉,成琳却搂着他的脖子。

“再来一次,”她低声说。

毕康宇手掌捂住她的喉咙,把热蜡滴在她的胸部和腹部。从她嘴里逃出来的嘶嘶声和叹息声成了他最难忘的记忆。他真想了手里的事情赶紧回家,但毕康宇知道,如果这会儿收队,说不定就会让在逃罪犯多一些时间逃离掌控。毕康宇有理由相信,和平六道交通事故的肇事者仍然藏匿在这个城市的角落。

他们来到一处居民楼,这是根据线索拜访的最后一户人家。空气中飘过一股油烟味,很普通。也许什么也没有,但他还是慢慢环顾四周,然后跨步向前。越走油烟味中夹杂的暴敛气息就越浓。毕康宇眯起眼睛,举起一只手示意搭档小田,可小田直视前方显然没注意。毕康宇暗暗叹气,小田的妻子已经怀孕,而且就快临盆,心里担心是正常的,不过这会儿走神可不是好主意。

毕康宇拽了他一下,小田终于反应过来,给他一个抱歉的眼神。两人绕着楼看一圈,然后一起上楼。楼下跟随的三个警察守在门口,这会儿已经得到信号。如果有情况,一定会截住任何可疑人士并制服,如果是正在寻找的逃犯,那么这个案子就算有了交代。毕康宇打起精神走在头一个,从电梯里跨步出来。他刚走两步,就看到一个戴兜帽的男人低着头一边走路一边低头玩着手机从他们身边走过。毕康宇稍微侧身让了让,那人没有赶在电梯门合上前快步向前,反而扭了个身子选择走楼梯。

这年月哪儿有年轻人下楼宁愿走楼梯而不等电梯的,毕康宇疑心顿起。跟着那个兜帽男走进楼梯井,喝声叫住他。那人根本没听,反而疯了似的立刻撒腿往楼下跑。毕康宇一个越身扑上去,兜帽男眼见被抓住,忽然转身并从兜儿里掏出把枪。事情发生的太快,只听砰一声,毕康宇觉得胃部一阵刺痛。向下瞥了眼,令他震惊的是自己竟然跪在地上。他困惑地抬起头,想知道为什么没按安排好计划的进行。

“操!”小田立刻赶上前,一边扶住他,对着耳机大吼大叫。

毕康宇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是面前的画面在快进,就是他的世界变得迟缓。总之他跟不上节奏,言语、思考、感觉陷入一片混乱。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见小田对着他的耳朵大叫:“毕哥,你中枪了,挺住啊!救护车就在路上。”

“是啊!”怪不得呢,原来他中枪了。毕康宇叹口气,忽然想起重要的一件事,“人抓住了?”

“当然抓住了,就是咱们要找的那家伙,不会有错。”小田恶狠狠道。

那就好,世界在他眼前倾斜。

毕康宇醒来时,强烈的疼痛让他想起成琳,她喜欢这种感觉?毕康宇对成琳的认识又有了新的高度,他得记下来,这感觉可真不怎么样,到时候和成琳好好说一下。正想着,他的身体摇晃不已,一定是有人将他搬上急救车。他是不是快死了,但过去的生活并没有在他眼前闪现,无数遗憾却如泉涌般冒出来。蕾蕾算一个,不过这个还好,成琳已经让他相信也许蕾蕾在这段关系中也有错。很明显,他们相爱但不合适。蕾蕾不喜欢性爱,而毕康宇在性爱中想要更多。

不,毕康宇现在真正遗憾的是没有好好爱成琳。当然,现在说爱太早,他甚至还分不清痴迷的是她这个人还是她的身体。不管怎么样,对于成琳他一直都有选择权,而他的选择大错特错。

成琳和他之间发生的事情也许属于异端,但他不会骗自己说不希望这个异端继续下去。见鬼,他曾经见过一个恋脚的男人,似乎也没让那人有多羞耻。还有一个爱上人形娃娃的,也不过是性格古怪而已。毕康宇希望能回到过去,不光是躲过子弹,他还想和成琳重新开始。少一些羞耻、多一些主动,总之肯定不是现在偷偷摸摸见不得人似的。

该死的,他还没虐够琳子呢!

这是毕康宇最后一个念头,希望不是,他心里念叨着。

毕警官中枪了。

成琳在急诊室的门外徘徊了两个小时,手掌被指甲划破,双脚也因为来回踱步而隐隐发痛。王爷早上打电话让她来黯影时成琳还不太愿意,自从认识毕警官,她在黯影就不再上场表演。直觉敏锐的王爷立刻发现她的变化,成琳只能如实相告。以王爷的手段,调查一个人易如反掌。据她所知,黯影本来就有一两个警察是御师。她原本以为王爷查到了什么消息,想要让她打消和毕康宇在一起的念头。

在黯影,成琳的地位挺微妙。因为第一天入会时,王爷亲自给她上了一顿藤条。据说这在黯影是头一遭儿,王爷对此从来讳莫如深,更是让大家不禁猜测成琳和王爷的关系,其实只有成琳知道王爷对她的照顾完全是因为受了沈老托付。她过去被沈老保护得很好,对陌生人没有足够的警戒心和防备心,很容易被骗被伤害。就算黯影是王爷的地盘,这里的人背景也是有深有浅、鱼龙混杂。

王爷和她暗示过黯影一些可靠的御师,但成琳千里迢迢搬到这个城市独立生活,所有目的就是为了自己做回主,所以她虽然在黯影玩得开心,也交了很多朋友,却没有和任何人建立真正的关系,更别说被御师戴脖铐。王爷明白她的心思,也并不勉强。然而,这并不妨碍他暗地里调查毕康宇,清清楚楚掌握毕康宇的资料。

“你什么时候把人带到黯影?他的水平还差远着呢!”王爷看到成琳时,私下问道。

王爷这么说应该算是对毕康宇暂时放心,成琳嘴上不说,心里却蛮排斥王爷的做法,现在两人根本还没到让王爷紧张的那一步。

“他是个老实人,不一定适合这里。”成琳小心翼翼道。

“他如果不适合这里,那怎么可能适合你。”王爷像看傻子一样,指出显而易见的事实。

王爷说得没错,可挡不住成琳的逆反心里。虽然低眉顺目,她还是掩饰不住一丝抱怨:“王爷,这事儿您先别插手,好么?”

“不插手?你知道他现在人在哪儿么?我敢肯定没在家。”王爷一脸嘲笑。

成琳心里一紧,知道自己犯了蠢,立刻跪下来,请求原谅和惩罚。王爷哪里会用惩罚当惩罚,直到这会儿才不紧不慢提到毕康宇挨枪子,现在正在医院急诊室急救。成琳吓得魂飞魄散,磕头谢了王爷,立刻飞奔过来。

可是到了医院又能如何,成琳没有任何理由探听消息,更别说见到人了。一开始她就承诺两人出了家门互不相识,招呼都不能打。现在看来真是大错特错,毕康宇可能死了,或者可能快死了,而眼看就要错过和他告别的机会。成琳害怕极了,攥着一块皱巴巴的纸巾低声抽泣。她才刚刚找到毕康宇,好不容易和他有个开始,难道这么快就要失去么?

不行!毕康宇生死未卜,她可不能什么都不做。成琳内心坚定下来,悄悄溜进急诊室病房,现在才刚刚下午,太阳低挂在空中,将窗外建筑物、树木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也许成琳应该等到天黑,这样守候的人会不会少一些。毕康宇就是想见她,也会希望她能等到晚上。但如果他没坚持那么久呢?这样的遗憾让人难以忍受。成琳暗暗拿定主意,她可以冒充一个爱管闲事的邻居,又刚好在这个医院工作。听说毕警官受伤特意来探望,她来看望情理之中嘛!那些正守着他的朋友、同事不会猜到真相。

一个年轻人打开病房门,神色因疲惫而松弛。

“嗨,你好。我……我是成琳,认识毕警官,听说他受了伤,我能进去看看他么?”

“不行,毕警官现在不适合见访客。”这个年轻人穿着制服,应该是毕警官的同事。

“我明白,只是……他伤得重么?”

年轻人皱起眉头,成琳知道他不想吐露太多细节。

“小田,不管是谁,让人进来了!”里面传出毕康宇的声音。

成琳眼睛一亮,对着年轻人说道:“谢谢,小田。”

成琳快步踏入病房,看到床上的毕康宇时差点绊一跤摔到地上。他的脸色像病房墙壁一样惨白,嘴唇又干又裂,眼睛深陷在眼眶中,“哦,天哪。毕警官?”

毕康宇的瞳孔放大,又慢慢收缩,直到聚焦在她身上。他想说话又很快合上嘴,只是用沙哑的声音咕哝了声'成琳'。

成琳快步走到床前,握住他的手道:“哦,我太担心了。”

“嗯,头儿?”小田的声音在成琳身后响起,她这才想起来后面还有一个观众。成琳有些紧张,赶紧松开她的手。毕康宇会让她离开吗?她泄露他们的秘密,他会生气和担心吗?

毕康宇越过她的肩膀看过去,“没事,小田,你不用在这儿看着了,快回去照顾你媳妇儿吧。”

“但你不能一个人呆着,”小田争辩道。

“我不是一个人,有成琳呢,放心。”

“好吧,如果你确定……”小田的语气仍然很疑虑,但最终让步,退出病房。

成琳等门锁上,这才抓住毕康宇的手贴在脸上,眼眶里的泪水哔哩吧啦掉下来。

“成琳,没事的。”

“你中枪了!我只知道这些,你……你可能……我吓死了。”

“医生说如果我没有感染就能活下来,伤口清理得非常彻底。”毕康宇干巴巴补充。

“哦,天哪,”成琳低声泣诉:“谢天谢地。我以为你快死了,我知道我不该来。对不起,但我不能只坐在家里等消息。”

“我很高兴我的死会让人这么伤心难过。”

成琳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她说不出话来,甚至连责骂都不行。

“不哭了,成琳。”

毕康宇的语气有些严肃,成琳这才闭上嘴忍住眼泪,说道:“对不起,你认为小田会说出去吗?我们可以告诉他我是个过度热心的邻居,而且在这所医院当护士……”

毕康宇摇摇头,成琳以为他有更好的主意,止住声音听他吩咐。毕康宇反手抓住成琳,说道:“我中枪的时候以为这次会丢了性命,当时脑子里都是你,我们不该这样继续下去。”

成琳深吸一口气,所以毕康宇想结束。不过没关系,他还平平安安活着就好,这个距离可比阴阳相隔要近多了。虽然成琳心里万分不愿意,但这会儿不是和毕康宇争论的时候,她乖巧地点点头。

“我不该偷偷摸摸、躲躲藏藏,”毕康宇道:“成琳,我希望我们能够光明正大在一起。”

闻言成琳定住了,好半天才眨眨眼,不确定地问道:“你是说……女票那种?”

“当然,你用不着这么怀疑啊!”

成琳把手从他掌中抽出,努力想从毕康宇的表情看出他有多认真,“我说过你不用……”

“是的,我知道你说过,可是我们没必要偷偷摸摸。大家都是成年人,男未婚女未嫁,没人会对我们在一起感到惊讶。我们之间分享的不该只有深夜,我们还有很多。”

成琳不确定她喜欢这个想法,她很关心毕康宇,但不想属于一个男人,她才刚刚成为自己,“这不一样,我对你的爱慕,是因为我们之间……共同的喜好。我并不想时时刻刻都顺从听话,要不然也不会搬家来到这个城市……我的生活,我自己的生活……我很享受。”

成琳吞吞吐吐,句子断断续续,毕康宇却笑了,“我没想过时时刻刻命令你,只有在你需要的时候让你顺从听话。这事儿也不着急,一年、两年,或更长的时间,我们可以看情况再下结论。你觉得呢?”

成琳乍一听这个建议不知如何反应,她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当毕康宇看着她的时候,眼睛变得柔和而温暖,“我不是在要求或者命令,成琳。这只是一个建议,我和你的独立并存的建议。”

独立?成琳的心漏跳半拍,她喜欢这个词儿。“好吧,一个建议,和你在一起。”

毕康宇嘴角牵起弧线,给她个一切都很好的眼神,没一会儿沉入梦乡。成琳再次伸手轻轻握住他,等毕康宇好转,可以带他去黯影转转。

“毕先生,”安荃小心地和毕康宇打了个招呼,看向成琳,态度立刻轻松许多,“嗨,琳子!”

成琳紧紧抓着毕康宇的手,笑了,“荃荃,你今天在台上简直棒极了。”

今天白御师和荃荃表演了一场扬鞭跃马,成琳没说的是观看他们的表演让成琳面红耳赤、心神荡漾。毕康宇才刚刚起步,比起白晋文的花样就像幼稚园的小朋友,而且荃荃被白御师撩拨得情动难抑,那副娇媚模样,让舞台上的表演极度淫靡刺激。毕康宇的双手一直扶着成琳的腰,发烫的身子死死贴在她后背,热力十足的肉棒狠狠抵住她的臀缝。成琳死死咬着唇,盯着台子上的男女放浪形骸,不由得轻轻扭着腰臀配合。

安荃高兴地问道:“真的么?如果你都能夸,那应该是不错。”

“我敢肯定!白御师的鞭子打在你身上时,再也没有谁比你的表现更迷人。你们俩现在是越来越默契了!”

安荃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什么时候看到你们上台啊?”

成琳含笑看看毕康宇,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两人关系进展出奇得顺利。毕康宇加入黯影没多久,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尤其是鞭子之类非常危险的器械。毕康宇在没有十足把握之前,估计不会上场,“希望很快吧!”

安荃点点头,挥了挥手跑开。毕康宇攥着成琳的手,贴着她的耳廓咕哝道:“不许再跟别人说话。”

“但我必须打招呼啊!”成琳红着脸,却挪不动身子,眼神忍不住飘向毕康宇胯间高高的隆起。在目睹了白御师和荃荃极度刺激的虐爱表演后,成琳敏感的身子一直处于兴奋中,被毕康宇在耳边吹口气、说句话就有些把持不住。

“这是命令,成琳。”发烫的嘴唇含住晶莹的耳垂,咬了一口,向出口走去。

成琳立刻紧闭双唇,加快脚步跟上毕康宇。看来毕康宇等不及回家惩罚她,一想到还要再在路上忍四十分钟,这惩罚未免太过残酷。没想到刚到门边,毕康宇一个拦腰的动作,把她压到门边的墙壁上。好吧,看来不至一个人等不及了!

“你一晚上都在逗我,”毕康宇不满地说道,将成琳的身体紧紧夹在他和墙壁之间。

“对不起!”成琳边说边挣扎着反抗,只是因为她知道毕康宇喜欢。

“我才不信。”毕康宇奚落,一只手伸进她的领口,顺势包住一团高耸发胀的乳房,狠力揉弄。

他说得对,成琳进入黯影后就低头盯着地上,不时舔一下嘴唇,在别人都听不到的时候低声说'是的,先生'。尤其是一身黑色的紧身连衣裙,正面看上去端庄娴静,但右侧开叉很高,宽边蕾丝袜筒几乎全部露出来,背部除了一条条花边黑丝带几乎没有遮掩,从上到下露出光滑的脊椎,几乎可以看到幽深的臀缝。成琳不止一次瞥见毕康宇因为她的模样走神,这会儿更是等不及想把她剥个精光。

成琳双手摁在他的胸口,火热的身子轻颤,顶着小腹的肉棒散发着惊人的热力,隔着两人的衣物都烫得她心悸。余光让她察觉一些会员驻足在不远的地方,好奇地朝他们看过来,她轻轻扭动起腰身,主动而羞涩地向前贴紧毕康宇的腰胯。

“你是不是想着法儿的要激怒我,好让我结结实实揍你一顿,再狠狠地操你!”毕康宇的眼睛发亮,显然他也察觉到有人在观察,整个人又紧张又兴奋。成琳暗暗高兴,虽然来黯影时间不长,但毕康宇已经从极度不习惯到越来越自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荃荃和白御师的扬鞭跃马让他也非常兴奋,竟然还没回去就忍耐不住了。

“你……不等回家……”小腹上滚烫坚硬的肉棒让她全身发烧,毕康宇壮实的身子把她狠狠抵在墙上,疯狂的吮吸舔咬,粗鲁的双手大力揉弄着她柔软的身子。成琳痛并快乐着,压抑不住的受虐快感一波波化成诱人的低吟从鼻腔里婉转而出。她的小腹一阵暖热,大量花蜜浸透薄薄的丝质小内裤。毕康宇这会儿就要么?成琳紧握拳头,满心欢喜期待。

“你以为你能这样戏弄我,然后相安无事?”

“不,毕警官,”她诚实地回答。

“好吧,你可能不听话,但至少你很聪明。”说着,毕康宇扒下她的裙子领口,光裸的上身暴露在凉爽的空气中,露出圆润的肩头和高耸的乳房。他双手大力揉捏,粉嫩的乳头马上高高翘起。毕康宇弯下腰吸的啧啧作响,没一会儿雪白的乳房就沾满他的口水并且布满咬痕,在灯光的反射下发出红艳艳的光。

“小婊子,”毕康宇捏着乳尖,低声说:“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成琳点点头,她的膝盖变得虚弱,幸好他还抱着她。毕康宇捏得更紧,她不得不哀求道:“是的,先生,求你!”

“一晚上你让我忍得好辛苦。”

“对不起,先生。”

毕康宇咬了她的嘴唇,“骗子,你喜欢得要命。”

哦,是的,她很喜欢。

毕康宇滑下胳膊,慢慢拉高裙摆,分开丝袜美腿,指尖熟练地挑开丝质的内裤裆部,轻巧地探入她的泥泞,拇指拨弄穴口上方娇嫩的花蕊,中指慢慢探进紧窄的蜜穴,“湿成这样了?”

“嗯……”成琳痛得哼哼,难受地扭转腰身,大力收缩着无比敏感的花穴,双手急乎乎在毕康宇腰间摸索,将皮带打开拉下拉链,灵巧放出滚烫的肉棒,一手握住。

“琳子,使劲儿……”毕康宇一边逗弄成琳的湿滑紧穴,一边享受着肉棒被她软乎乎的小手包裹套弄的快感。

“来……跨上来……”毕康宇深沉的黑眸死死盯着她,全是欲望和渴求。

成琳高兴地分腿卡住毕康宇的腰部,主动纳入热力十足的肉棒。毕康宇一个挺身,将肉棒顶入她的身体,自下而上的满胀感让成琳双肩一下子靠到墙壁。毕康宇低头叼住她的乳尖,双手抱住成琳的臀部,开始缓慢有力地向上挺动。只一会儿,成琳也主动摇晃着腰肢,有节奏地起伏身子。

压抑的呻吟从成琳死死咬紧的嘴里荡漾开来,恍惚间听到毕康宇调笑道:“在这儿尽管喊啊,不用憋着!”

因为在家时两人非常谨慎,所以不发出巨大激烈的声音成了毕康宇和成琳之间挑战、被挑战的一个内容。成琳入戏很深,倒是忘了在黯影根本没必要压抑。毕康宇的戏谑惹得成琳忽然有些害羞,可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搂住毕康宇的脖子吻住他,身下狠狠收缩着花穴。毕康宇瞧这架势,更是毫无保留地狂暴突进,成琳放浪形骸地迎合,时高时低地呻吟。

没一会儿,成琳穴壁一阵抽搐,激烈地挺动几下高潮了。毕康宇却好像才刚刚开始。一下下在她身体里挺动,好一会儿才松了精关泄了身。两人互相抱了一会儿,直到成琳双腿站回到地上,周围响起一片吹口稍的喝彩声。

当他们离开黯影,成琳挥挥手和门卫小杨再见,一个音没发。

毕康宇把成琳搂在怀里,笑了,“回家再好好收拾你一顿!”

成琳撅起小嘴儿,反对道:“收拾我?为什么?我可没做错事儿呢!”

毕康宇摇摇头,“你不会以为这就算完事儿了吧?”

“当然,我……刚才还不算数么?”

“白晋文和荃荃的表演的时候,光是你那副垂涎欲滴的模样,就是一个最好的理由!”毕康宇哼了声说道。

“嗨,这怎么能怪我呢,是你今天要来的啊!”

“那今儿新学的招数用在谁身上?”

成琳这才明白过来,笑道:“好吧,瞧你说得那么严重,我可得让让代价来的值得呢!”

她加快脚步,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回家后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 = = = = 完结 = = = =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