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愛會所黯影 第四部 成琳的願望(4.7-4.9完結)作者:流金歲月

簡體

********** 這部總算全寫完啦,可能以後還會有文和黯影的人物有交叉,不過虐戀主題就到這裡了。謝謝書屋熱心網友的吐槽點贊和禮物,記在心裡非常感動。 book18.org

最後,每次都是完結時才敢給文加封面。希望大家喜歡! ********** book18.org

一個星期的辦案追蹤讓人筋疲力盡,但一想到成琳,畢康宇就覺得難挨的工作還能撐得住。在過去的七天,他只在家呆了三個晚上,但他每天都和成琳在一起。有時她會準備晚餐或宵夜,有時太晚了,他進門時她已經睡著,然而成琳從來不介意被吵醒,任他施為。畢康宇尤其著迷成琳光溜溜攤在床上的樣子,白皙的皮膚泛著高潮後還未完全褪去的粉紅色,屁股和大腿上青青紫紫的傷痕,好像是對畢康宇殘暴行為的控訴。可是他一點都不愧疚,反而覺得這些痕跡深深刺激他的視覺,讓他想要再做點什麼。 book18.org

成琳的順從有一種可怕的力量和吸引力,畢康宇沉溺其中。 book18.org

昨天晚上他回去時,成琳正舒服地躺在浴缸里享受泡泡浴。香燭與精油的芳香包圍著她,惹得他鼻子痒痒的。兩人在浴室里大幹一場,畢康宇卻不覺得過癮,狠勁兒上來,把她扔到床上,拿著成琳泡澡用的香燭,甩了兩下將蠟油滴在她敏感的肌膚上。成琳的痛叫讓畢康宇差點兒泄身,剛想道歉,成琳卻摟著他的脖子。 book18.org

「再來一次,」她低聲說。 book18.org

畢康宇手掌捂住她的喉嚨,把熱蠟滴在她的胸部和腹部。從她嘴裡逃出來的嘶嘶聲和嘆息聲成了他最難忘的記憶。他真想了手裡的事情趕緊回家,但畢康宇知道,如果這會兒收隊,說不定就會讓在逃罪犯多一些時間逃離掌控。畢康宇有理由相信,和平六道交通事故的肇事者仍然藏匿在這個城市的角落。 book18.org

他們來到一處居民樓,這是根據線索拜訪的最後一戶人家。空氣中飄過一股油煙味,很普通。也許什麼也沒有,但他還是慢慢環顧四周,然後跨步向前。越走油煙味中夾雜的暴斂氣息就越濃。畢康宇眯起眼睛,舉起一隻手示意搭檔小田,可小田直視前方顯然沒注意。畢康宇暗暗嘆氣,小田的妻子已經懷孕,而且就快臨盆,心裡擔心是正常的,不過這會兒走神可不是好主意。 book18.org

畢康宇拽了他一下,小田終於反應過來,給他一個抱歉的眼神。兩人繞著樓看一圈,然後一起上樓。樓下跟隨的三個警察守在門口,這會兒已經得到信號。如果有情況,一定會截住任何可疑人士並制服,如果是正在尋找的逃犯,那麼這個案子就算有了交代。畢康宇打起精神走在頭一個,從電梯里跨步出來。他剛走兩步,就看到一個戴兜帽的男人低著頭一邊走路一邊低頭玩著手機從他們身邊走過。畢康宇稍微側身讓了讓,那人沒有趕在電梯門合上前快步向前,反而扭了個身子選擇走樓梯。 book18.org

這年月哪兒有年輕人下樓寧願走樓梯而不等電梯的,畢康宇疑心頓起。跟著那個兜帽男走進樓梯井,喝聲叫住他。那人根本沒聽,反而瘋了似的立刻撒腿往樓下跑。畢康宇一個越身撲上去,兜帽男眼見被抓住,忽然轉身並從兜兒里掏出把槍。事情發生的太快,只聽砰一聲,畢康宇覺得胃部一陣刺痛。向下瞥了眼,令他震驚的是自己竟然跪在地上。他困惑地抬起頭,想知道為什麼沒按安排好計劃的進行。 book18.org

「操!」小田立刻趕上前,一邊扶住他,對著耳機大吼大叫。 book18.org

畢康宇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不是面前的畫面在快進,就是他的世界變得遲緩。總之他跟不上節奏,言語、思考、感覺陷入一片混亂。 book18.org

不知過了多久,他聽見小田對著他的耳朵大叫:「畢哥,你中槍了,挺住啊!救護車就在路上。」 book18.org

「是啊!」怪不得呢,原來他中槍了。畢康宇嘆口氣,忽然想起重要的一件事,「人抓住了?」 book18.org

「當然抓住了,就是咱們要找的那傢伙,不會有錯。」小田惡狠狠道。 book18.org

那就好,世界在他眼前傾斜。 book18.org

畢康宇醒來時,強烈的疼痛讓他想起成琳,她喜歡這種感覺?畢康宇對成琳的認識又有了新的高度,他得記下來,這感覺可真不怎麼樣,到時候和成琳好好說一下。正想著,他的身體搖晃不已,一定是有人將他搬上急救車。他是不是快死了,但過去的生活並沒有在他眼前閃現,無數遺憾卻如泉涌般冒出來。蕾蕾算一個,不過這個還好,成琳已經讓他相信也許蕾蕾在這段關係中也有錯。很明顯,他們相愛但不合適。蕾蕾不喜歡性愛,而畢康宇在性愛中想要更多。 book18.org

不,畢康宇現在真正遺憾的是沒有好好愛成琳。當然,現在說愛太早,他甚至還分不清痴迷的是她這個人還是她的身體。不管怎麼樣,對於成琳他一直都有選擇權,而他的選擇大錯特錯。 book18.org

成琳和他之間發生的事情也許屬於異端,但他不會騙自己說不希望這個異端繼續下去。見鬼,他曾經見過一個戀腳的男人,似乎也沒讓那人有多羞恥。還有一個愛上人形娃娃的,也不過是性格古怪而已。畢康宇希望能回到過去,不光是躲過子彈,他還想和成琳重新開始。少一些羞恥、多一些主動,總之肯定不是現在偷偷摸摸見不得人似的。 book18.org

該死的,他還沒虐夠琳子呢! book18.org

這是畢康宇最後一個念頭,希望不是,他心裡念叨著。 book18.org

畢警官中槍了。 book18.org

成琳在急診室的門外徘徊了兩個小時,手掌被指甲劃破,雙腳也因為來回踱步而隱隱發痛。王爺早上打電話讓她來黯影時成琳還不太願意,自從認識畢警官,她在黯影就不再上場表演。直覺敏銳的王爺立刻發現她的變化,成琳只能如實相告。以王爺的手段,調查一個人易如反掌。據她所知,黯影本來就有一兩個警察是御師。她原本以為王爺查到了什麼消息,想要讓她打消和畢康宇在一起的念頭。 book18.org

在黯影,成琳的地位挺微妙。因為第一天入會時,王爺親自給她上了一頓藤條。據說這在黯影是頭一遭兒,王爺對此從來諱莫如深,更是讓大家不禁猜測成琳和王爺的關係,其實只有成琳知道王爺對她的照顧完全是因為受了沈老託付。她過去被沈老保護得很好,對陌生人沒有足夠的警戒心和防備心,很容易被騙被傷害。就算黯影是王爺的地盤,這裡的人背景也是有深有淺、魚龍混雜。 book18.org

王爺和她暗示過黯影一些可靠的御師,但成琳千里迢迢搬到這個城市獨立生活,所有目的就是為了自己做回主,所以她雖然在黯影玩得開心,也交了很多朋友,卻沒有和任何人建立真正的關係,更別說被御師戴脖銬。王爺明白她的心思,也並不勉強。然而,這並不妨礙他暗地裡調查畢康宇,清清楚楚掌握畢康宇的資料。 book18.org

「你什麼時候把人帶到黯影?他的水平還差遠著呢!」王爺看到成琳時,私下問道。 book18.org

王爺這麼說應該算是對畢康宇暫時放心,成琳嘴上不說,心裡卻蠻排斥王爺的做法,現在兩人根本還沒到讓王爺緊張的那一步。 book18.org

「他是個老實人,不一定適合這裡。」成琳小心翼翼道。 book18.org

「他如果不適合這裡,那怎麼可能適合你。」王爺像看傻子一樣,指出顯而易見的事實。 book18.org

王爺說得沒錯,可擋不住成琳的逆反心裡。雖然低眉順目,她還是掩飾不住一絲抱怨:「王爺,這事兒您先別插手,好麼?」 book18.org

「不插手?你知道他現在人在哪兒麼?我敢肯定沒在家。」王爺一臉嘲笑。 book18.org

成琳心裡一緊,知道自己犯了蠢,立刻跪下來,請求原諒和懲罰。王爺哪裡會用懲罰當懲罰,直到這會兒才不緊不慢提到畢康宇挨槍子,現在正在醫院急診室急救。成琳嚇得魂飛魄散,磕頭謝了王爺,立刻飛奔過來。 book18.org

可是到了醫院又能如何,成琳沒有任何理由探聽消息,更別說見到人了。一開始她就承諾兩人出了家門互不相識,招呼都不能打。現在看來真是大錯特錯,畢康宇可能死了,或者可能快死了,而眼看就要錯過和他告別的機會。成琳害怕極了,攥著一塊皺巴巴的紙巾低聲抽泣。她才剛剛找到畢康宇,好不容易和他有個開始,難道這麼快就要失去麼? book18.org

不行!畢康宇生死未卜,她可不能什麼都不做。成琳內心堅定下來,悄悄溜進急診室病房,現在才剛剛下午,太陽低掛在空中,將窗外建築物、樹木的影子拉得長長的。也許成琳應該等到天黑,這樣守候的人會不會少一些。畢康宇就是想見她,也會希望她能等到晚上。但如果他沒堅持那麼久呢?這樣的遺憾讓人難以忍受。成琳暗暗拿定主意,她可以冒充一個愛管閒事的鄰居,又剛好在這個醫院工作。聽說畢警官受傷特意來探望,她來看望情理之中嘛!那些正守著他的朋友、同事不會猜到真相。 book18.org

一個年輕人打開病房門,神色因疲憊而鬆弛。 book18.org

「嗨,你好。我……我是成琳,認識畢警官,聽說他受了傷,我能進去看看他麼?」 book18.org

「不行,畢警官現在不適合見訪客。」這個年輕人穿著制服,應該是畢警官的同事。 book18.org

「我明白,只是……他傷得重麼?」 book18.org

年輕人皺起眉頭,成琳知道他不想吐露太多細節。 book18.org

「小田,不管是誰,讓人進來了!」裡面傳出畢康宇的聲音。 book18.org

成琳眼睛一亮,對著年輕人說道:「謝謝,小田。」 book18.org

成琳快步踏入病房,看到床上的畢康宇時差點絆一跤摔到地上。他的臉色像病房牆壁一樣慘白,嘴唇又干又裂,眼睛深陷在眼眶中,「哦,天哪。畢警官?」 book18.org

畢康宇的瞳孔放大,又慢慢收縮,直到聚焦在她身上。他想說話又很快合上嘴,只是用沙啞的聲音咕噥了聲'成琳'。 book18.org

成琳快步走到床前,握住他的手道:「哦,我太擔心了。」 book18.org

「嗯,頭兒?」小田的聲音在成琳身後響起,她這才想起來後面還有一個觀眾。成琳有些緊張,趕緊鬆開她的手。畢康宇會讓她離開嗎?她泄露他們的秘密,他會生氣和擔心嗎? book18.org

畢康宇越過她的肩膀看過去,「沒事,小田,你不用在這兒看著了,快回去照顧你媳婦兒吧。」 book18.org

「但你不能一個人呆著,」小田爭辯道。 book18.org

「我不是一個人,有成琳呢,放心。」 book18.org

「好吧,如果你確定……」小田的語氣仍然很疑慮,但最終讓步,退出病房。 book18.org

成琳等門鎖上,這才抓住畢康宇的手貼在臉上,眼眶裡的淚水嗶哩吧啦掉下來。 book18.org

「成琳,沒事的。」 book18.org

「你中槍了!我只知道這些,你……你可能……我嚇死了。」 book18.org

「醫生說如果我沒有感染就能活下來,傷口清理得非常徹底。」畢康宇乾巴巴補充。 book18.org

「哦,天哪,」成琳低聲泣訴:「謝天謝地。我以為你快死了,我知道我不該來。對不起,但我不能只坐在家裡等消息。」 book18.org

「我很高興我的死會讓人這麼傷心難過。」 book18.org

成琳的眼淚流得更凶了,她說不出話來,甚至連責罵都不行。 book18.org

「不哭了,成琳。」 book18.org

畢康宇的語氣有些嚴肅,成琳這才閉上嘴忍住眼淚,說道:「對不起,你認為小田會說出去嗎?我們可以告訴他我是個過度熱心的鄰居,而且在這所醫院當護士……」 book18.org

畢康宇搖搖頭,成琳以為他有更好的主意,止住聲音聽他吩咐。畢康宇反手抓住成琳,說道:「我中槍的時候以為這次會丟了性命,當時腦子裡都是你,我們不該這樣繼續下去。」 book18.org

成琳深吸一口氣,所以畢康宇想結束。不過沒關係,他還平平安安活著就好,這個距離可比陰陽相隔要近多了。雖然成琳心裡萬分不願意,但這會兒不是和畢康宇爭論的時候,她乖巧地點點頭。 book18.org

「我不該偷偷摸摸、躲躲藏藏,」畢康宇道:「成琳,我希望我們能夠光明正大在一起。」 book18.org

聞言成琳定住了,好半天才眨眨眼,不確定地問道:「你是說……女票那種?」 book18.org

「當然,你用不著這麼懷疑啊!」 book18.org

成琳把手從他掌中抽出,努力想從畢康宇的表情看出他有多認真,「我說過你不用……」 book18.org

「是的,我知道你說過,可是我們沒必要偷偷摸摸。大家都是成年人,男未婚女未嫁,沒人會對我們在一起感到驚訝。我們之間分享的不該只有深夜,我們還有很多。」 book18.org

成琳不確定她喜歡這個想法,她很關心畢康宇,但不想屬於一個男人,她才剛剛成為自己,「這不一樣,我對你的愛慕,是因為我們之間……共同的喜好。我並不想時時刻刻都順從聽話,要不然也不會搬家來到這個城市……我的生活,我自己的生活……我很享受。」 book18.org

成琳吞吞吐吐,句子斷斷續續,畢康宇卻笑了,「我沒想過時時刻刻命令你,只有在你需要的時候讓你順從聽話。這事兒也不著急,一年、兩年,或更長的時間,我們可以看情況再下結論。你覺得呢?」 book18.org

成琳乍一聽這個建議不知如何反應,她以前從未有過這種感覺。當畢康宇看著她的時候,眼睛變得柔和而溫暖,「我不是在要求或者命令,成琳。這只是一個建議,我和你的獨立並存的建議。」 book18.org

獨立?成琳的心漏跳半拍,她喜歡這個詞兒。「好吧,一個建議,和你在一起。」 book18.org

畢康宇嘴角牽起弧線,給她個一切都很好的眼神,沒一會兒沉入夢鄉。成琳再次伸手輕輕握住他,等畢康宇好轉,可以帶他去黯影轉轉。 book18.org

「畢先生,」安荃小心地和畢康宇打了個招呼,看向成琳,態度立刻輕鬆許多,「嗨,琳子!」 book18.org

成琳緊緊抓著畢康宇的手,笑了,「荃荃,你今天在台上簡直棒極了。」 book18.org

今天白御師和荃荃表演了一場揚鞭躍馬,成琳沒說的是觀看他們的表演讓成琳面紅耳赤、心神蕩漾。畢康宇才剛剛起步,比起白晉文的花樣就像幼稚園的小朋友,而且荃荃被白御師撩撥得情動難抑,那副嬌媚模樣,讓舞台上的表演極度淫靡刺激。畢康宇的雙手一直扶著成琳的腰,發燙的身子死死貼在她後背,熱力十足的肉棒狠狠抵住她的臀縫。成琳死死咬著唇,盯著台子上的男女放浪形骸,不由得輕輕扭著腰臀配合。 book18.org

安荃高興地問道:「真的麼?如果你都能夸,那應該是不錯。」 book18.org

「我敢肯定!白御師的鞭子打在你身上時,再也沒有誰比你的表現更迷人。你們倆現在是越來越默契了!」 book18.org

安荃臉上泛起一絲紅暈,「什麼時候看到你們上台啊?」 book18.org

成琳含笑看看畢康宇,在過去的幾個月里,兩人關係進展出奇得順利。畢康宇加入黯影沒多久,還有很多需要學習,尤其是鞭子之類非常危險的器械。畢康宇在沒有十足把握之前,估計不會上場,「希望很快吧!」 book18.org

安荃點點頭,揮了揮手跑開。畢康宇攥著成琳的手,貼著她的耳廓咕噥道:「不許再跟別人說話。」 book18.org

「但我必須打招呼啊!」成琳紅著臉,卻挪不動身子,眼神忍不住飄向畢康宇胯間高高的隆起。在目睹了白御師和荃荃極度刺激的虐愛表演後,成琳敏感的身子一直處於興奮中,被畢康宇在耳邊吹口氣、說句話就有些把持不住。 book18.org

「這是命令,成琳。」發燙的嘴唇含住晶瑩的耳垂,咬了一口,向出口走去。 book18.org

成琳立刻緊閉雙唇,加快腳步跟上畢康宇。看來畢康宇等不及回家懲罰她,一想到還要再在路上忍四十分鐘,這懲罰未免太過殘酷。沒想到剛到門邊,畢康宇一個攔腰的動作,把她壓到門邊的牆壁上。好吧,看來不至一個人等不及了! book18.org

「你一晚上都在逗我,」畢康宇不滿地說道,將成琳的身體緊緊夾在他和牆壁之間。 book18.org

「對不起!」成琳邊說邊掙扎著反抗,只是因為她知道畢康宇喜歡。 book18.org

「我才不信。」畢康宇奚落,一隻手伸進她的領口,順勢包住一團高聳發脹的乳房,狠力揉弄。 book18.org

他說得對,成琳進入黯影后就低頭盯著地上,不時舔一下嘴唇,在別人都聽不到的時候低聲說'是的,先生'。尤其是一身黑色的緊身連衣裙,正面看上去端莊嫻靜,但右側開叉很高,寬邊蕾絲襪筒幾乎全部露出來,背部除了一條條花邊黑絲帶幾乎沒有遮掩,從上到下露出光滑的脊椎,幾乎可以看到幽深的臀縫。成琳不止一次瞥見畢康宇因為她的模樣走神,這會兒更是等不及想把她剝個精光。 book18.org

成琳雙手摁在他的胸口,火熱的身子輕顫,頂著小腹的肉棒散發著驚人的熱力,隔著兩人的衣物都燙得她心悸。餘光讓她察覺一些會員駐足在不遠的地方,好奇地朝他們看過來,她輕輕扭動起腰身,主動而羞澀地向前貼緊畢康宇的腰胯。 book18.org

「你是不是想著法兒的要激怒我,好讓我結結實實揍你一頓,再狠狠地操你!」畢康宇的眼睛發亮,顯然他也察覺到有人在觀察,整個人又緊張又興奮。成琳暗暗高興,雖然來黯影時間不長,但畢康宇已經從極度不習慣到越來越自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荃荃和白御師的揚鞭躍馬讓他也非常興奮,竟然還沒回去就忍耐不住了。 book18.org

「你……不等回家……」小腹上滾燙堅硬的肉棒讓她全身發燒,畢康宇壯實的身子把她狠狠抵在牆上,瘋狂的吮吸舔咬,粗魯的雙手大力揉弄著她柔軟的身子。成琳痛並快樂著,壓抑不住的受虐快感一波波化成誘人的低吟從鼻腔里婉轉而出。她的小腹一陣暖熱,大量花蜜浸透薄薄的絲質小內褲。畢康宇這會兒就要麼?成琳緊握拳頭,滿心歡喜期待。 book18.org

「你以為你能這樣戲弄我,然後相安無事?」 book18.org

「不,畢警官,」她誠實地回答。 book18.org

「好吧,你可能不聽話,但至少你很聰明。」說著,畢康宇扒下她的裙子領口,光裸的上身暴露在涼爽的空氣中,露出圓潤的肩頭和高聳的乳房。他雙手大力揉捏,粉嫩的乳頭馬上高高翹起。畢康宇彎下腰吸的嘖嘖作響,沒一會兒雪白的乳房就沾滿他的口水並且布滿咬痕,在燈光的反射下發出紅艷艷的光。 book18.org

「小婊子,」畢康宇捏著乳尖,低聲說:「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嗎?」 book18.org

成琳點點頭,她的膝蓋變得虛弱,幸好他還抱著她。畢康宇捏得更緊,她不得不哀求道:「是的,先生,求你!」 book18.org

「一晚上你讓我忍得好辛苦。」 book18.org

「對不起,先生。」 book18.org

畢康宇咬了她的嘴唇,「騙子,你喜歡得要命。」 book18.org

哦,是的,她很喜歡。 book18.org

畢康宇滑下胳膊,慢慢拉高裙擺,分開絲襪美腿,指尖熟練地挑開絲質的內褲襠部,輕巧地探入她的泥濘,拇指撥弄穴口上方嬌嫩的花蕊,中指慢慢探進緊窄的蜜穴,「濕成這樣了?」 book18.org

「嗯……」成琳痛得哼哼,難受地扭轉腰身,大力收縮著無比敏感的花穴,雙手急乎乎在畢康宇腰間摸索,將皮帶打開拉下拉鏈,靈巧放出滾燙的肉棒,一手握住。 book18.org

「琳子,使勁兒……」畢康宇一邊逗弄成琳的濕滑緊穴,一邊享受著肉棒被她軟乎乎的小手包裹套弄的快感。 book18.org

「來……跨上來……」畢康宇深沉的黑眸死死盯著她,全是慾望和渴求。 book18.org

成琳高興地分腿卡住畢康宇的腰部,主動納入熱力十足的肉棒。畢康宇一個挺身,將肉棒頂入她的身體,自下而上的滿脹感讓成琳雙肩一下子靠到牆壁。畢康宇低頭叼住她的乳尖,雙手抱住成琳的臀部,開始緩慢有力地向上挺動。只一會兒,成琳也主動搖晃著腰肢,有節奏地起伏身子。 book18.org

壓抑的呻吟從成琳死死咬緊的嘴裡蕩漾開來,恍惚間聽到畢康宇調笑道:「在這兒儘管喊啊,不用憋著!」 book18.org

因為在家時兩人非常謹慎,所以不發出巨大激烈的聲音成了畢康宇和成琳之間挑戰、被挑戰的一個內容。成琳入戲很深,倒是忘了在黯影根本沒必要壓抑。畢康宇的戲謔惹得成琳忽然有些害羞,可也不能說什麼,只能摟住畢康宇的脖子吻住他,身下狠狠收縮著花穴。畢康宇瞧這架勢,更是毫無保留地狂暴突進,成琳放浪形骸地迎合,時高時低地呻吟。 book18.org

沒一會兒,成琳穴壁一陣抽搐,激烈地挺動幾下高潮了。畢康宇卻好像才剛剛開始。一下下在她身體里挺動,好一會兒才鬆了精關泄了身。兩人互相抱了一會兒,直到成琳雙腿站回到地上,周圍響起一片吹口稍的喝彩聲。 book18.org

當他們離開黯影,成琳揮揮手和門衛小楊再見,一個音沒發。 book18.org

畢康宇把成琳摟在懷裡,笑了,「回家再好好收拾你一頓!」 book18.org

成琳撅起小嘴兒,反對道:「收拾我?為什麼?我可沒做錯事兒呢!」 book18.org

畢康宇搖搖頭,「你不會以為這就算完事兒了吧?」 book18.org

「當然,我……剛才還不算數麼?」 book18.org

「白晉文和荃荃的表演的時候,光是你那副垂涎欲滴的模樣,就是一個最好的理由!」畢康宇哼了聲說道。 book18.org

「嗨,這怎麼能怪我呢,是你今天要來的啊!」 book18.org

「那今兒新學的招數用在誰身上?」 book18.org

成琳這才明白過來,笑道:「好吧,瞧你說得那麼嚴重,我可得讓讓代價來的值得呢!」 book18.org

她加快腳步,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回家後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 = = = = 完結 = = = =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