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少年 (第二章 师父)作者:角先生

(第二章 师父)奔驰平稳地进了地下车库,王彤熄火停车,回头发现儿子已经睡着了,仔细一看似乎在细声哭泣,还流出了眼泪。“浩儿,醒醒,到家了。”王彤细声叫醒儿子,怕吓着他。“哦。”陈浩醒了过来,揉了下眼睛,开门下车。发现王彤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两大袋食物,颇为吃力,就走过去接了过去,拎着走向了电梯。王彤有点发呆,这样子看来,儿子并不是完全讨厌自己的,心里一喜小跑着赶上陈浩。进了电梯却发现儿子还是冷着脸,面无表情,王彤又不敢说话了。电梯在15楼停下,王彤打开指纹锁,先进去换好鞋子,然后接过陈浩手里的食物袋进了厨房。陈浩慢慢走进家门,家里完全没变,拖鞋还在老地方,还是那张沙发、餐桌,只是吃饭的人少了一个,也不再有以前的笑声了。王彤换了件家常的轻便服装出来,平光眼镜已经摘下,露出了美丽的丹凤眼,“淳儿,你先洗个澡。妈妈来准备午餐,今天我买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菜。”陈浩怀疑地看了一下王彤,就进了自己的房间,拿了替换衣服去洗澡了。等他洗完出来,隔壁厨房传来乒乒乓乓的刀铲声,还真在做菜?陈浩用毛巾擦拭着头发走了过去。农村出身的女孩,很少有不会做饭的,但王彤就是这样一个例外。家里做饭的活以前基本被陈浩父子包圆了。陈浩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那个漂亮的女人手忙脚乱地抄着一道番茄炒蛋,看起来不错,比以前强多了。刚想到这,就见王彤手一抖,手里的盐下去了一小半。“哎,哎,还是我来吧。”陈浩抢过勺子,飞快地把着盐部位挖了出来,然后估摸着放了点下去,扔掉了剩余部分。“我说你这一年不会一直在外面吃的吧?”陈浩背对着王彤问道。“大部分时候点外卖。”王彤看着眼前的儿子,发现他这一年又长高不少,有一米八五了吧?肩膀变宽了,也有肉了。身上湖人队的球衣嫌小了,把结实的肌肉绷得紧紧的,虎背熊腰。儿子不再是个孩子了。陈浩把番茄炒蛋盛到碟子里,洗了下锅,开始做红烧鱼。“那个,我看到桌子上的大学录取通知了,想不到你还真办成了,谢谢你啊!一定很不容易吧?”一个劳改犯能进浙江大学,想想都不可思意。王彤嘴巴翘起来,“主要是你高中获得那么多比赛奖章,人家校长动了爱才之心,所以特招了你……我只不过逼着老朱写了份‘谅解说明’。”说完就后悔了。只见儿子的肩膀抖了一下,略显干枯的声音传来,“你俩还有联系啊!”“早没了,他和其他家长也有龌龊的事情,被曝光了,然后就被学校辞退了。”王彤赶紧解释。陈浩舒缓了一下,把鱼翻了个身,“我有点后悔当初的做法,我应该用照片逼着你和爸爸离婚,然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过自己的独木桥……我在狱中反复回想着这件事,觉得你也挺不容易的,为了给小舅造房子,嫁给了一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男人,婚后基本没有交流,爸爸岁数又大你差不多在守活寡,出轨也正常。”后面传来哭声,王彤哽咽道:“不是,我有你已经很满足了,我虽然不爱你爸爸,但他的确帮了外婆家很多,我很感激、尊重他的。”“那你和老朱……”“那个流氓打着你老师的旗号接近我,迷奸了我,还用照片威胁我,我是没办法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爸爸身体不好,我怕他知道后出事,你又正好是高三,最关键的时候。”说到伤心处,王彤走上前搂住了儿子宽大的背部,伏下了头。陈浩马上感到了两团丰满顶在了自己背上,那么舒服,鸡巴一下在球裤上顶出了一个大帐篷。“也怪我,太自我,根本没注意到你的异常……妈,我再叫你一声妈。请再给我点时间,我现在很矛盾,一方面我对自己说要原谅你,你毕竟给了我生命,又对我有养育之恩;另一方面你和老朱偷情的画面就像一根刺扎在了我的心底,一想起来就会愤怒,就觉得被欺骗了……我暂时真的无法接受你,请再给我点时间。”陈浩把断成两段的红烧鱼盛了出来,然后挣脱了王彤的手臂,把菜端到了餐桌上。“吃饭吧,尝尝我的手艺有没有退步。”母子俩默默地吃完午饭,陈浩洗好碗后,又换了身出门的衣服,“我下午约了个朋友,晚饭前回来。”“哦,你要不要拿点钱去?”说完王彤就要去拿自己的钱包。“不用了,监狱里工作也是有工资的。再说不是有‘花呗’嘛……我出去了,晚饭我会回来做的,再见!”陈浩打了个的,去往市中心的星巴克,还好现在不是上下班高峰,否则路上花的时间要很多。半小时后来到了星巴克,刚进门就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皮特,这里。”那是一个时髦的中年男人,一身庄重而不呆板的暗花西装,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带着一副金丝眼镜,风度翩翩,一个如假包换的雅皮士,引得周围几个女人不断地在偷看他。这人就是陈浩在监狱里认的师父,本名赵勇,年龄不详,江湖人称勇哥。入狱前主业是某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副业是某会所的金牌男公关,没错,就是你们认为的那种男公关。赵勇对陈浩的解释是,他是个“隐私癖”,就是很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一段隐秘、刺激的隐私会让他达到高潮。而会所这类的地方隐私无疑是最多的,所以他兼职成了一位男公关。勇哥拥有很多忠诚的女客户,结果就惹来了是非。一位客户的老公找上门,两人发生争执,勇哥一拳把那位送进了医院,自己被判了三年。新人入狱时要受一顿杀威棒的,陈浩这个楞头青被打成了猪头也不服软。结果他这种“创伤性过激反应”引起了勇哥的好奇,他阻止了这场殴打,和陈浩打了赌,一周内他会让陈浩主动坦白,如果做不到,他认陈浩当大哥;如果做得到,陈浩拜他为师。一周后,勇哥成功地成为继陈浩、王彤、老朱之后知道真相的第四人,同时多了个徒弟。而皮特正是勇哥给陈浩取得花名,因为勇哥觉得这个名字的发音很性感。“师父,最近好吗?”勇哥比陈浩早出狱一个月。“就那样呗,教授是当不成了,只能老老实实当公关了。”勇哥故意露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聊了会儿,勇哥严肃地问陈浩,“你真得决定当男公关了吗?”“兼职,是兼职,我九月要上大学了,只能晚上到师父那兼个职。”“你想清楚了?男公关的社会名声可不好,我是年纪大了无所谓,可你还有大好前程。这职业也会对你的婚姻观、爱情观造成不好的影响。”陈浩苦笑着喝了口咖啡,“师父你也了解我家的那件破事,你觉得我还会相信爱情吗?”“你和我说过,人要清楚地认识自己。你看啊,我现在最大的缺点是年龄小,而最大的优点算是比较帅,结合这两点不是很明显最合适的职业就是公关嘛……我需要钱,我不想太依赖那个女人,我要和她处于平等的地位。”陈浩的思路很清晰。“好吧,你想清楚就行,你也成年了,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就好。随时欢迎你到‘左岸’去找我。”又喝了会咖啡,勇哥突然问道:“你拳套带没?”陈浩微笑着指指背包,点点头。“那走撒,我们去练练。”监狱里有的是时间健身,而勇哥还是一位拳击大拿,陈浩也跟着他学习了拳击。两人出了门,勇哥指着一辆奥迪对陈浩说道:“有位富婆刚送了我一辆跑车,这辆奥迪就用不到了,送给你作为你的出狱礼物。”陈浩露出白牙,“那谢谢师父了,走我带你上健身房。”他也没和师父客气,知道师父一向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在勇哥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一间叫做“骑士”的大型健身房,在里面的拳台上就哼哧哼哧互殴了一顿,最终陈浩以体力胜出。洗了个澡,陈浩告别师父回了家。到家后,发现王彤还在书房里全神贯注地处理工作,走进去习惯性地把脸贴了过去,然后一想不对,生生停住,王彤却早已回头吻了下他的脸颊。两人大眼瞪小眼略显尴尬,这是他们母子以前常用的贴面礼。“公司业务还行吗?”陈浩发起了一个话题。“业务量增长不大,现在老外都没钱,外贸不好做,还好我们有几个老客户。”“那得想办法转型啊,加大内销或进口。对了我听说现在国外的老旧家具在国内很受欢迎。”陈浩想起了今天师父说过的一个信息。“你想啊,在国外收购些合适的二手家具,然后修整下,给他们编个故事,如某某伯爵亲手打造的,某某公爵送给情人的。现在国内有钱人越来越多,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喜欢这些有故事的旧家具呢?”王彤听了儿子的话,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即使家具不行也可以把这套方法用在其他东西上啊。她叭的一声又在儿子脸颊上亲了口,“我就好奇那么多热门的专业你不选,偏偏选择冷门的心理学。我还指望你以后到公司来帮我呢。”陈浩本来想说学心里学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你,防止你再红杏出墙,想想不妥,最后改口道:“心理学是一门看人的本领,你看人的水平不行,我想当你的小狼狗,帮你对付坏人。”这句话好像也不对,王彤有点脸红,拍了下陈浩,“瞎说什么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