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少年 (第三章 师娘)作者:角先生

(第三章 师娘)陈浩第二天就和母亲说找了个兼职,去左岸找勇哥岗前培训了。他想在开学前多学点东西。王彤正式开始了新项目也没空管他。左岸,全称左岸PUB,是一间规模不大,但在贵妇圈内非常有名气的会所,因为它是市内唯一一家只接待女宾的会所,就是俗称的“鸭店”。陈浩跟在师父身后正在参观左岸PUB.“和其他女性会所一样,这里也分素场、荤场。客人上门后,首先会被问明是要素场还是荤场。这里一共四层楼,一楼大厅,二楼素场,三四楼是荤场。”“有什么区别?师父。”陈浩把这些信息都牢记在心。“顾名思义,素场就是只有陪酒、陪唱、陪聊,很少涉及性;荤场则以性为中心,艳舞、SM、性交……素场公关需要渊博的知识、灵活的大脑、风趣的谈吐,当然还要有英俊的外表。那些荤场公关则只需要一根大鸡巴,粗鄙不堪。”勇哥正在摇头晃脑地说着荤场的不是,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勇哥,你身为素场主管,在背后这样说同事,合适吗,风度呢?”一个身材高挑,丰乳肥臀的艳女摇曳着从三楼的楼梯走下来。当她走到近前的时候,陈浩敏锐地发现她上身竟然是真空的,旗袍里面明显没戴罩罩,两只奶子欢快地跳跃着,形成一阵阵波浪,看得陈浩头昏目眩。被女郎怼得非常尴尬的勇哥赶紧给他们介绍。“皮特,这位是慧姐,荤场部主管。”“慧姐好。”“真乖,好俊俏的后生,勇哥你是从哪里拐来的?”说话间,慧姐紧紧搂住勇哥,两只大灯明显夹住了那只胳膊。“阿惠,这是我徒弟,皮特,今天第一次来上班,我不是正带他参观嘛。”勇哥貌似有点怕慧姐,眼睛一转对慧姐说道:“我们素场已经参观完了,要不麻烦慧姐带皮特参观下荤场?”不等她开口,又对陈浩说道:“慧姐可是有大本事的人,你学到一两招,终身受用无穷……我先走,刚来了重要客人,你们好好聊啊!”说完就挣开手臂急匆匆跑了,一点也没有平时的淡定。慧姐像小女孩一样狠狠跺了下脚,眼睛里媚波暗起,变得水汪汪的。直到勇哥消失不见,慧姐才转身看向陈浩,笑眯眯地说,“你是勇哥的徒弟啊,看来他还真的器重你。”“还请慧姐多多照顾。”陈浩憨厚地笑道,并鞠了个躬。慧姐看着眼前这个意中人的徒弟,突然想逗逗他。“皮特,你们素场公关最会揣摩人的心思。我来考考你,你猜,我最喜欢你叫我什么。如果猜对了,我传授你一些真本领;如果猜错了,说明你素场本领还没学到家,就不要贪多嚼不烂了。”喜欢我叫她什么?陈浩脑子飞速运转起来,绝对不是“慧姐”,再想想。陈浩在脑中飞快地把慧姐出现之后的每个动作过滤了一遍,突然灵感一动,开口叫道:“师娘!”“哎,好聪明的小子。”慧姐踮起脚啪地在陈浩的脸上亲了下,这没什么,很多长辈都这么亲晚辈以表示亲切。但要命的是当她靠在陈浩身上时,那对硕大的乳房贴在了他的胸前。现在还属于夏天,俩人的衣服都很薄,陈浩不仅感到了那份沉重的丰满,还清晰地感到了前端的两粒小硬粒,顶得他的胸又麻又痒。鸡巴一下跳出来要向师娘致敬。陈浩窘迫地含胸收腹,都快要哭了。“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去我办公室,我给你奖励。”慧姐拖着陈浩进了三楼一间大办公室。这间房间很有“品味”,书架上、桌子上散落着各种情趣用品,光假鸡巴陈浩就粗略地看到了十几根。角落里还矗立着几具栩栩如生的吹气娃娃。这房间的主人一看就是性爱大师。“这些东西都是厂家免费送的,让我们提供改进建议。”慧姐低头在收拾着沙发上的情趣内衣,圆滚滚的屁股对着陈浩,害他赶紧闭眼念起静心咒。慧姐回头看见陈浩的样子,咯咯浪笑出声,把他拖到沙发边,“坐吧,小傻瓜。”陈浩一屁股坐下却感到下面有什么东西,用手掏出来一看,却是一个白嫩的飞机杯,上面的外阴线条分明。慧姐笑着把飞机杯放到一边,然后调整一下表情,正色对陈浩说道:“开始前我要问你个问题,你认为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还是单纯的肉体性爱对一个普通女人更有吸引力?是指普通女人也就是大部分妇女,不包括少数特例。”看到陈浩有点听不懂,“举个例子,一个普通女人遇到两个男人,男人A她非常喜欢,但不能给她性爱,不能满足她;男人B,她不喜欢甚至可能厌恶他,但能给她身体和性爱的满足。请问,若干时间后,这女人只能挑选其中一个男人来长相厮守,她是会选择A还是B。”慧姐缓慢而清晰地向陈浩问出了这个问题。陈浩脑子轰的一下,不知怎么想起了他妈妈王彤,如果B相当于老朱的话,A就相当于爸爸。脑子里开始自动闪现回忆,王彤在办公室偷情时,那时候的神情分明是愉悦、主动的。而且,回忆最近几次王彤提起老朱的样子,嘴上说他是老流氓,但那语气、那神情,分明有几分迷恋和遗憾。如果老朱没有肺气肿,如果再出现一个可以给她性爱、给她高潮的男人,她会选择谁?是自己还是别的男人?陈浩像被扎破的充气娃娃,整个人萎了下来,他脑中不由地浮现起王彤搂住其他男人离他而去的场景。慧姐把他摇醒了,“皮特,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慧姐,我觉的女人们最终会选择B.”陈浩咬牙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啪,慧姐高兴地打了个响指,“答对了。这就是张爱玲为什么说,要得到女人的心必须通过阴道,估计她也有过两个男人难以抉择的情况,而她最终选择了B.”“而根据我在左岸的多年观察,事实也正是如此。素场相当于男人A,荤场相当于男人B,只要在两个场所都经历过的女客,大部分都选择了留在荤场。这也是为什么荤场有两层而素场只有一层,荤场的客人多啊。”“我说这么多,就是想让你明白肉体的愉悦是重于灵魂的愉悦的。要占有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占有她的阴道。当然如果心灵和阴道能同时占有就是理想状态了,就是所谓的真爱了。”“慧姐我明白了,接下来我会认真学习你传授的性爱技巧的。”慧姐又打了一个响指,“这就对了,我就怕你忸忸怩怩放不开,以敷衍的态度来学习。”她扭着大屁股从抽屉里掏出一张图纸递给陈浩。上面画着两个赤裸的女人,一个正面一个反面,女人的体表上标着红黄蓝三种小点,还有一些线条,类似于中医院的人体筋脉图。“这是女性的敏感点分布图,红点最多,代表着绝大多数女人这些地方都敏感,黄点次之,蓝点只有极少数女性这里会敏感。线条代表你舌头和手指的运动路线。回去都要背下来,有助于你更快让女人发情,达到高潮。”陈浩点点头小心地把图放到了衣兜里。“下面是最重要的环节了,你把裤子脱了,干脆把衣服也脱了,方便后面的学习。”慧姐严肃地命令陈浩。看着慧姐老师上课般的神情,想想前面的对话,陈浩一咬牙,就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地站在慧姐面前。然后在慧姐的注视下,肉棒一步步翘起、肿大。慧姐一秒破功,脸再也绷不住了,“本钱雄厚的嘛,倒省了很多事……皮特,我问你,男人最常见的男性疾病有哪些?”“阳痿,早泻,短小。”陈浩脱口而出。慧姐点点头,“反之,能不断勃起,射精时间延长的大型鸡巴就是最好的鸡巴,令女人们求之不得的鸡巴。是不是?”“是的。”慧姐的椅子滑过来,开始撸起陈浩的肉棒,陈浩沉迷于学习中,没有察觉不对。“条件一,巨大,你的鸡巴又粗又长,符合。”“条件二,勃起,这和肾功能有关,你这么年轻,完全不用担心。”“只剩最后一个条件了,射精时间,这和龟头的敏感度有关。有一种治疗早泄的手术叫‘阴茎敏感神经阻断术’,就是在这条神经上来一刀,术者就再也不会感到龟头上的舒适感,就不会早泻了。”慧姐把陈浩的肉棒翻过来,指着龟头底部的一条神经说道。“这手术有很大的缺点,术者很难达到高潮,经常是女人水都干了,他还射不出来,这手术只能满足女人……而我恰巧拥有一种神秘药水——百鞭精油。”书架旁有一个小冰箱,慧姐打开让陈浩看了一眼,里面存放着一瓶类似于药酒的液体,里面泡着各种动物鞭体。“这是我师门一代代传下来的,独此一家。根据每个人的敏感度,涂抹正确的剂量,就可以控制射精的时间,要多久有多久。是不是很神奇?”“那师娘,要怎么测试我的敏感度?”陈浩又一次抓住了关键点。慧姐站起来,舌头舔了下嘴唇,开始解衣服,“所以让我们来做爱吧,根据你的射精时间反推出敏感度,最后计算出精油的用量。”“这不行,不能通过打飞机测试吗?或者用刚才的飞机杯。”陈浩强烈反对这个提议。“不行,只有和我本人性交,我才能凭经验算出准确的数值。”慧姐尽力解释。“不行,你是我师娘,这样不道德……我宁愿不用百鞭精油了,我相信凭我自身实力也不会差到哪去。”最后慧姐见说服不了陈浩,只能给勇哥打起了电话,用了免提。“慧啊,有什么事啊?我在忙着呢。”电话里勇哥的声音很喘,还有女人的呻吟声传来。陈浩担心地看了下眼慧姐,她的脸上还是笑眯眯的,神情缓和。“那我长话短说,就是说好的,给皮特使用百鞭精油的事。你徒弟觉得对不起你,拒绝和我做爱……你直接和他说吧,我开了免提。”“喂,皮特。”“师父,我在。”“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吗?公关们的爱情观、道德观会和正常人不一样,我和你慧姐就是这样,其实我们两人相处很长时间了,也算老夫老妻了,昨天我就和她商量着让你用精油。今天见面时的一幕只不过是我们俩之间的小默契,小小角色扮演了下。”“我和她对于和其他异性做爱都看得很淡,那只是工作,就像去不同的餐厅品尝不同的佳肴。在心里彼此才是第一位的,这也算柏拉图式的恋爱了吧。小兔崽子你明白没?再聊下去我快感快没了,挂了。”电话滴滴的挂掉了,慧姐关掉手机,微笑着看着年轻人,“明白没?可以开始了吗?”陈浩无奈地点点头,师娘很快脱去了旗袍,里面不仅胸罩,连内裤也没有,就像一颗花生剥去了红色的种皮,一下爆出颗白色、肥美的果实。陈浩咽了口口水,看着晶莹剔透、果冻式的师娘缓缓走过来,她将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