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少年 (第五章 攻略开始)作者:角先生

(第五章 攻略开始)从左岸PUB回来后,陈浩在自家楼下徘徊了一段时间,调整自己的心态,过了一遍慧姐的建议,以及自己的思路,最后才毅然拉开单元门跨了进去,就像一位要出征的将军。对,陈浩决定从现在起就正式追求、攻略自己的母亲王彤。打开家门,却发现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在书房工作,而是板着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满脸写着我生气呢。但陈浩开口一句话就使她多云转晴,喜极而泣。“妈,我回来了。”陈浩响亮而清晰地说出了这句问候,时隔一年以后。他清楚地看到王彤猛然抬起了头,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望着自己,而后大眼睛里开始冒出水光,双手捂着嘴开始哭泣。他俩都知道当陈浩叫她“妈”时就意味着儿子完全原谅了母亲,他们又成为了最亲密的母子。陈浩走过去坐了下来,把王彤搂在了怀里。过了好一会,王彤才恢复了正常,她有点不好意思地从儿子怀里坐起,“我去洗把脸。”声音透着一种轻松、幸福。等王彤从卫生间出来,看到陈浩正拿着一张红色的房产证,笑眯眯地望着她,“原来你发现了这啊,在为这事生气吗?”王彤走过去坐在原位,靠着儿子,打了他一下,“买房子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想搬出去,不要妈妈了?”说完又有点生气。“哎呀,老妈。我就弄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说你能干、聪明,怎么就我一个人觉得你笨笨的,老是被人欺负。”陈浩敏锐地感到王彤的心态低沉下来,自己说错话了,她以为自己又在说那件事。这不好解释,越描越黑,陈浩干脆打开房产证,“你再看看地址。”王彤低头一看,是外地的,不远的一个县城。陈浩接着解释,“这是我做投资的……在监狱里,我对我的人生重新做了规划。我打算以后就当个包租公,买很多房子,靠收房租过活,这样就不用上班,可以整天陪着你。这就是我入手的第一套房子,我查了很多资料,这个县位置很特殊,以后肯定会发展起来,所以……”还没有说完,就发现王彤搂住了他胳膊,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我儿子真得长大了,懂事了,会照顾妈妈了,以后妈妈可全靠你了。”不说王彤单说陈浩,在这无比温馨的时刻,他竟然在吃王彤的豆腐。原来今天王彤的内衣、外套都比较薄,当她紧紧搂住儿子的胳膊时,那份柔软、丰满完全被他体会到了。如果是以前,陈浩肯定会装着没事一样离开,但他今天反而开始大大方方享受。“比师娘的小点,但更结实,师娘的有E,妈妈肯定是D.”就这样母子两人一个感动得无法自拔,一个享受得欲仙欲死。“那你哪来的钱呢?”“我所有的压岁钱,那个地方的房子现在很便宜,我买的面积也小,我还向老板预支了2个月的工资,凑了个20万的首付。”老板是看在勇哥的面子上才同意预支的。“你在哪个饭店打工啊?具体做什么?工资这么高?”王彤是知道陈浩的积蓄的,大概算了下,吓了一跳,2个月工资差不多有七八万。陈浩在犹豫说假话,还是说出工作的真相。突然想到师娘的话,“第一步要打开妈妈的心扉。”现在不正是个机会吗?陈浩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了个无关的问题,“妈妈,你觉得家人们之间应该有秘密吗?再直接一点,你觉得我俩之间应该有秘密吗?”不等王彤回答,就直接给出了答案,“我觉得不应该有。就说你那件事,如果你告诉了我或爸爸任何一人,结果最糟也总比现在的要好。还有,如果我早告诉你我买房的事,你今天就不会误会,白白生气了吧?”王彤想了下,点了点头。“所以啊,我建议我和你之间立个‘真心话誓约’,就是彼此之间不能隐藏任何秘密,主要指工作、学习、情感上的。而当对方就某事提出疑问时,更要说实话。可以吗?”王彤同意了,而且有点感动,她以为儿子立这个誓约只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他,却不知这是儿子攻略计划的第一步。在陈浩的坚持下,两人还弄了个仪式,在阳台上并肩站定,对着月亮,右手抚胸,庄重宣誓。“我陈浩(王彤)在此宣誓,往后余生永不背叛,欺瞒对方,视对方为最重要的人,互相扶持,相守终生!”宣誓完,王彤脸色微红地问:“浩儿,你这些词怎么弄得跟结婚誓词一样啊。”“随便写写的,主要就是个仪式感,反正意思就是那个意思。”两人坐回沙发,陈浩主动开口道:“妈,既然是我提的建议,我就首先向你坦白一件事。”“你说。”王彤心里紧张起来,手指又搅起衣角。“我其实是在左岸PUB打工,所以收入会高一点。”原来儿子坦白的是这个,王彤心里一松,接着又皱起了眉头。“你指的是迎宾路上的那个左岸?”“就是那家,妈也去过啊?”陈浩开了个玩笑。王彤一下站了起来,扭着陈浩的耳朵就开始转圈,“好啊陈浩,你胆子肥了去那种地方,我是不是好久没收拾你了……还作贱我,我做错一次,你就看轻我了?反复提,反复提,我在你心里就是去那种地方鬼混的浪荡女人吗?”说完,陈浩还没什么,她自己就抱着抱枕大哭起来,这次是真生气了。陈浩害怕了,跪下来抱着王彤的大腿,“妈,你是我的女神啊,我怎么会看轻你?我真没在那做坏事,就是陪客人唱唱歌,聊聊天,去那一个原因当然是工资高,另一个原因是去察言观色,实地锻炼心理学技能的……我,我以爸爸的名义发誓!”最后搬出了爸爸,王彤才终于相信了几分,但还是不想理儿子,自己回了房间。哎,原本还想挑逗挑逗她,问几个敏感问题呢,这下,算了,慢慢来吧。洗澡睡觉,临睡前按师娘的指导,把精油小心地涂满了整根鸡巴,特别是龟头和冠沟部位。接下来半小时,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冰火两重天”,鸡巴一会儿像插入了热水里火热异常,一会儿像有人含了冰块在给我口交。最后在没有用手接触的情况下,鸡巴自己射了一次,这才消停。事后打了个电话咨询师娘,说是上油后的正常反应,陈浩才放心地睡了过去。接下来几天,王彤开始不理陈浩了,陈浩猜到她是想让他自动提出辞职,但陈浩是真觉得公关这个职业挺有趣的,所以只能以预支了工资,人要有诚信为借口拖了过去。对于这个工作,陈浩是打算最起码做到开学前。过了几天,勇哥就同意陈浩正式上岗了。他运气好,第一个客人就是一个中年美妇,长相应该属于耐看型,穿着打扮也不像其他客人那么妖艳,但衣物、首饰、小包包都是一些牌子货。那女人应该有心事,是来消愁的,就让陈浩陪她喝酒,结果很快喝醉了,陈浩把她安置到了旁边的一家宾馆内就离开了。过几天又来了,直接点了陈浩,也没怎么说话,就是让陈浩叫她燕姐,喝醉前先给了他2000元小费。然后同样的流程,喝醉、开房、自个回家。第三次来,就开始聊天了,反正就是一个怨妇的标准故事,老公出轨,女儿不在身边,一个人寂寞难过。燕姐一看就是个不在外面瞎玩的良家,警惕性不高。如果是其他男公关估计就是勾搭上床,骗财骗色的套路了。而陈浩则扮演起了心理治疗师,耐心和她沟通,给她排忧解难。他没有给出任何具体建议,如让燕姐离婚什么的,只是让她弄清自己真正的想法和需要。燕姐成了陈浩的第一个忠诚客户。更令他想不到的是这个温婉的良家熟女将来会和他的人生强烈地纠缠在了一起。那一小瓶百鞭精油,陈浩足足涂了一个月才用完。涂完后,他发现明明只使用过一次的白嫩肉棒竟然隐隐有了一种沧桑感。想想也是,连续一个月的火烧水浸,哪怕花岗岩也要裂开了。可以学习“控精术”了,可以金枪不倒了,有点激动的陈浩当下就拿出手机想给师娘通个电话,后来想想改为给师父发了微信说了这件事。师父回复了一个地址和一个时间。过了一会儿师娘来了电话,莫名奇妙地问陈浩,妈妈泡上没,当然老实回答还没有。师娘咯咯浪笑了一番,就挂了电话,莫名其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