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少年 (第七章 特殊客人)作者:角先生

【逆风少年】(第七章 特殊客人)作者:角先生从师娘那“毕业”后又过了一个礼拜,在陈浩的努力下,母子两人的关系总算回温,但只要一谈到左岸,王彤就会抱着手,撇着嘴生气。这天刚上班,还没开始和同事们吹牛,前台就电话通知,有客人点陈浩了。在同事们吃味的眼光中,陈浩洒脱地走了出去。他的风格形象也和师父一样走的雅皮士路线,做旧的小西装,里面是简单的白衬衣,口子解开了三粒,隐约露出肌肉结实的胸部。为了掩盖略显幼稚的面容,陈浩上班时会梳个背头,戴一副无框的金丝眼镜。路过师娘办公室时,师娘正在门口打电话,看到他走过来,就优雅地背过身去,单手拉住裙摆的下沿往上一掀。顿时两片颤巍巍的白嫩就从陈浩的眼前闪过,时间不长但足够让他确定师娘今天又没穿内裤。这就是最近慧姐和陈浩打招呼的方式,怪不得同事们都在背后议论左岸女神慧姐踹掉了老情人,勾搭上了新晋男神皮特。而勇哥更是莫名其妙发现自己人缘上涨,同事们都对他客气的不得了,请吃请喝,老板还给他加了薪。陈浩还能怎么样只能收回打招呼的手摸摸鼻子,装着没看见的样子擦肩而过。王彤今天难得早回家,快到小区门口时是正好看到儿子开着那辆二手奥迪去上班了。灵机一动想要去见识下儿子工作的地方,大名鼎鼎的左岸PUB,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跟着儿子进了会所,向前台表示就要刚才进来的先生接待。了解到她是第一次来,前台向她推荐了一个叫风月无边的包间。等进了包间,王彤顿时感觉自己像是进了盘丝洞,不说其他,墙上挂的西式油画都是白嫩的妇女和强壮的男人在交合,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不好闻也不难闻。坐了一会儿王彤感觉自己有点浑身燥热的感觉,王彤很怕那种感觉,不敢坐在房间里了,来到了走廊上。左岸PUB其实有好几种不同风格的包间,以迎合不同类型的客户。而王彤待的风月无边恰是里面最有肉欲的一个系列,甚至包间里面还喷了催情素。一般新客人都会被推荐这种房间,目的不言而喻。王彤把头贴在冰凉的墙上意图去掉心头的那种烦躁感,这时她看到走廊的尽头走来一位英俊的男士,挺拔的身姿、清澈的眼神、温文尔雅的笑容……随着那男人的走近,王彤的心怦怦地跳起来,把头缩在胸口,做鸵鸟状。男神的双腿停在了她的面前,手好像还伸出来摸向她的肩膀,怎么办?温柔的声音响起,“妈,你怎么在这里?”什么!王彤惊恐地抬头仔细一看,什么男神,不就是自己那混蛋儿子?王彤心里咒骂道,梳什么背头、带什么眼镜;然后暗暗羞愧自己刚才竟然花痴式地对自己儿子动了情。王彤之所以会这样,当然是催情素的作用。儿子原谅她以后,她没了负担,深藏心底的欲望又开始悄悄抬头,而催情素一下把这种欲望放大了很多倍。平时在家里陈浩总是一副学生仔的打扮,王彤从来没有想过儿子能这么优雅、这么性感。虽然她马上恢复了头脑,驱散了错误的想法,但她不知道的是“儿子可以是一个完美情人”的想法已经潜入了她的内心,像颗种子一样等待着合适的时机发芽。陈浩皱着眉看了一眼母亲订的包间,马上打电话给前台帮她换了间。当王彤被陈浩牵着手带往新包间时,她只觉着儿子的手如此温暖、如此有力,身上的气息也很好闻。新包间是清谈的和式风格,两人脱了鞋盘坐在榻榻米上。王彤看着在摆弄茶道的儿子,想起了四个字——温暖如玉。“妈,你今天是不是来查岗的?”陈浩给母亲递上茶后,有几分好笑地问道。“是啊,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把我儿子迷得不肯回家的。”王彤娇媚地白了眼陈浩。后者一惊,还是第一次看到母亲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茶壶一斜,热水晃到了手上。“啊呀!”“怎么啦?”王彤赶紧拉过陈浩的手,像小时候一样对着伤处吹气。看着母亲撅着的嘴,认真吹气的样子,陈浩不由自主地把头凑过去和母亲前额相抵。“妈,你真美。”“就胡说,老太婆了。”看看伤口没事,一把丢开儿子的手,嫌弃地推开了他的脑袋。“妈,别忘了,我们有‘真心话誓约’的,所以我对你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提到誓约,陈浩马上想到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攻略机会吗?这里的氛围不是很合适吗?“妈,其实我一直想和你好好谈谈,结果出狱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在瞎忙什么……妈,你……”陈浩按着计划中的问题开始发问,结果王彤接下来一句话就把他的计划全部打乱了。“浩儿,你……是不是喜欢妈妈?那种男人对女人的喜欢?”如果不是催情素迷糊了她的思维,王彤是打死也不好意思问儿子这句话的。“当然喜欢的。”由于陈浩现在满肚子心思,没有留意,张嘴就是实话,“妈,你是怎么知道的?”难到自己表现得那么明显吗?王彤把垂下来的头发往通红的耳朵上一夹,低头看着茶杯,“那事发生后,妈妈其实压力很大……现在想来,你倒好,把人一伤,又帮妈妈把丑事遮住,就大意凌然地自首了,是不是觉得自己当时特伟大?”看着母亲娇嗔的脸,陈浩没有说话,把手伸过去握住了王彤的手。“然后压力全到了我身上,这事又没法和别人商量……那些日子,白天忙你爸爸和你的事,明明很累,晚上却完全睡不着……最后偷偷去看 了心里医生。”陈浩移到了母亲身边,伸手搂住了她。“在治疗时,那医生顺口就说到了你,说种种迹象表明你有很重的恋母情结……然后就是,你出狱后,我发现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你常常会偷偷卡我油,到处乱摸,你以为我真感觉不到吗?我是觉得你在监狱里学坏了,而又是我害你进去的,所以忍着你。”王彤在陈浩腰上掐了把,没用力。“不是学坏了,是我认清了内心,不再回避,勇敢承认了对你的那份喜爱。不管结果如何,你是接受还是拒绝,很大可能会是拒绝吧,我都要尝试下去追求你。”“可是,我们……”王彤神色复杂地抬头看向儿子,心里有点失望、有点害怕、还有点高兴。“你不用说出来,我知道你的想法,知道你的害怕,我以前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你时,一开始也是你一样的心态。”王彤心里一抖,儿子充满勇气地说出了那个字,她自己呢,会有勇气吗?“妈,我问你,你考虑过再婚吗?或是找个情人什么的。”陈浩突然换了个话题。“不会了,现在我们母子俩过的挺好的,我不想再有陌生人介入我们的生活。”“那不就清楚了,我们俩,你只有我,我只有你。我们俩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不就行了吗?我们是爱也好,怨也罢,和别人没有一毛钱关系。”两人嘀嘀咕咕在静室里聊了两个小时,主要是陈浩给王彤拼命洗脑。王彤其实属于那种不太聪明、耳根子又软的女人,最后浑浑噩噩中竟然答应尝试一下儿子的追求。师娘的建议果然厉害,她告诉陈浩在两人交往中,一定要主动,不要给王彤有太多的选择余地。大部分女人做决定前会很犹豫,但一旦决定了,就很难会再改变心意了。那天晚上王彤又梦到了在老朱的办公室里做爱,和一个模糊的、看不见脸的男人,她只知道他很年轻,很健壮,很有力,最后当她高潮时,才猛然发现那人竟然是梳着背头,戴着眼镜的陈浩。王彤一惊,从梦中猛然坐起,然后看着自己湿湿的内裤发呆,稍后脸上慢慢浮起两片红云。接下来几天,王彤一下班就去左岸找陈浩,她觉得左岸的消费性价比挺高的,好玩的地方也多。其实她是不知道,有一种比包厢费、饮料费昂贵很多的费用叫小费。她以为自己是在照顾儿子的生意,竟然还在儿子面前邀功,其实……陈浩给了他妈妈一个白眼。左岸PUB多是熟妇带个小鲜肉的组合,王彤和陈浩在这里一点也不突兀。她喜欢挽着陈浩在后花园、舞厅、游戏室之类的地方瞎逛,看着其他女人羡慕嫉妒的眼神,暗暗得意,这小男人是我的,你们只能看却吃不到!要死了,怎么会用“吃”这个单词。王彤这么连续霸占着陈浩,有其他客人不满了。这天王彤正和陈浩在喝茶、聊天、玩暧昧,突然包厢门被人敲响了。开门一看,正是脸色尴尬的领班,他对陈浩说道,“这位女士找你好几天了,一直没约到,在前台发脾气了。你看是不是能凑空安慰下?”陈浩往后一看原来是有段时间没见的燕姐,她现在有点手足无措地站在领班的身后,眼神渴望地看着陈浩。如果是其他客人,陈浩还真会拒绝,反正老子再过几天就要走了。但他对燕姐的观感一向很好,今天就算告个别吧。“燕姐,要是不介意的话,进来坐一会吧。”“没打扰你吧?”嘴里说着话,脚步已经往里走了,“对了,这位先生帮我拿几支红酒进来吧。”燕姐脚步停了停,对领班说了句。王彤对莫名其妙闯进来的燕姐有点防备和警惕,看上去和儿子的关系挺亲密的,但陈浩的介绍打消了她的疑虑,使她顿时高兴起来。“彤姐,这是我最珍贵的客人,燕姐。”“燕姐,这是我的女朋友,小彤。”陈浩说着看了眼母亲,发现她的眼睛变成了月牙。“就是你常说的那位?恭喜你了,赢得美人归。”燕姐心里发苦,前阵子她老公发生了点丑事,她帮着去解决了,作为交换最后老公答应了离婚。她心急地找陈浩就是为了告诉他这件事,结果心上人却已经被其他女人抢走了。燕姐呜呜地哭起来,王彤就去安慰她,聊着聊着王彤和燕姐一起哭了起来,差不多的人生经历带给了她俩很多共同话题,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反而把陈浩晾在了一边。两个女人就着红酒一会儿笑一会儿哭,最后两人都喝得酩酊大醉。陈浩也喝了不少,所以最后他在宾馆开了两间房,燕姐一间,他和王彤一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