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少年 (第八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作者:角先生

【逆风少年】(第八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作者:角先生王彤从睡梦中醒来,就看到儿子那双好看的眼睛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里面清晰倒影出自己的脸庞。其实陈浩为了给母亲留下一个浪漫、深刻的印象,强制自己五点就醒了,他知道王彤习惯在六点醒来。他起来偷偷洗了把脸,把乱糟糟的头发梳理整齐,最后来了两片益达。然后再偷偷回到了床上摆好了姿势等母上大人醒来。就在他又要睡过去时,总算看到妈妈的睫毛开始抖动,要醒了。赶紧摆出了这副深情凝望的样子。功夫没有白费,就在陈浩低下头想亲吻一下王彤的前额时,王彤竟然迷糊着闭上了眼,向上抬起头,嘟起了两片性感的小嘴唇。陈浩当然选择将错就错,头一低,嘴巴改变目标吻向妈妈的嘴唇。他的大脑此刻是忙碌的,即要控制自己的表情,不能因为意外所得而得意忘形;又要拼命回忆师娘的教学,怎么给妈妈一个完美之吻。轻轻接触,摩擦,第一次绝不能太急色。然后时间也不要太长,在感觉最美好的那一刻主动撤退,给对方一个惘然若失,期待下一次的想法,顺便让两人喘口气。妈妈深呼吸了一下,眼睛就要睁开,就是这个时间点,陈浩又对着那对红唇吻了上去。这次可以加点力,显示你的急切,对对方的渴望。可以咬咬对方的下嘴唇,为什么不是上嘴唇,师娘没说,陈浩也不敢问。如果对方有情动的征兆,就可以尝试伸进去舌吻了。陈浩感觉到王彤的大腿开始夹紧,这是蜜穴里湿润时的下意识的防御反应。两只原本卷缩在胸口,握成拳头的手松了开来,拉着陈浩的汗衫往她身边扯,她希望身边的男人离她更近一点。陈浩后撤一下让双方再喘口气,这次王彤没有睁开眼睛,她在等着另一波甜蜜的亲吻。陈浩伸出了一只手,王彤默契地抬起了头,让强壮的手臂穿了过去,她幸福地枕在了胳膊上面。但这只手的作用不光如此,陈浩下移手臂,托住了母亲细长的脖子,微微抬起,这样王彤的头成后仰状,嘴巴、牙关自然而然地张了开来。陈浩伏低脑袋,又吻住了微微肿胀的嘴唇,舌头直接伸了进去。王彤的接吻技术明显比较生疏,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只会凭本能给予儿子反应。等陈浩的舌头在她嘴里搅和了一阵后,她才反应过来,互动起来。这个口液互换的舌吻进行了很长时间,直到两人感到舌头没有知觉了才不得不分开。王彤浑浑噩噩,在她四十几年的漫长人生中,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吻可以这样激情,这样缠绵,竟然直接给她带来了一个小小的高潮,今天早晨的第一个高潮。她无力地躺在床上,眼神迷茫地看着儿子忙碌。陈浩掀掉了被子,让她仰面躺平,然后一把脱去了自己的白T恤。宽阔的胸肌、6块腹肌、公狗腰,无一不对王彤散发出荷尔蒙的诱惑。迷糊中的王彤只觉胸前一凉,才惊觉自己那样式保守的罩罩已经被陈浩脱去了,两只饱受压迫的肥奶迫不急待地冲了出来,跳跃着、欢呼着,迎接解放者的到来。王彤下意识地用两只手挡住了胸口,两只小手只能挡住一小块乳头部位,反而由于受到压迫,白嫩的乳房显得更大了。陈浩没有说话,就用眼神和妈妈交流着。里面分明有着哀求、渴望、迷恋。王彤看着儿子炙热的眼神,叹息了一声,然后闭上双眼,手松开放在了身体两则,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果然是妈妈身上最美丽的部位啊,白、嫩、满、翘。陈浩伸出一根手指好奇地顶了下,那坨神奇的东西竟然像他小时候吃得果冻一下颤抖起来,顿时一股强烈的饥饿感从陈浩内心冒了出来。王彤紧闭双眼,却不知道这样反而使自己的其他感观更敏锐了。她感到了儿子对自己的那对骄傲小心翼翼的把玩,儿子急促、灼热的鼻息喷在了自己的嫩肉上。刚刚泻过的蜜穴里又开始酸麻了,就像有蚂蚁在里面爬一样。王彤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媚到骨子里的娇喘,乳头急速地勃起了,王彤可以想象儿子看到这一过程的反应。太羞耻了,王彤的双手紧紧抓着床单,脚趾伸直,双腿纠缠在一起。她感觉自己被儿子的目光强奸了一遍。突然,一条柔软的东西开始舔弄起自己的一颗樱桃,那是儿子的舌头啊;同时另一颗被一只大手有力地蹂躏着,疼中带麻。王彤感觉蜜穴里的水越流越多,又要到了……她像一条刚被扔上岸的鱼,拼命弹跳起来,双手一下抱住了儿子的脑袋用尽全力向下挤压,仿佛要让亲爱的儿子在自己的怀中窒息而死。陈浩含着母亲的乳头,暂时停了动作,让她可以集中注意力去享受那份高潮的愉悦。等感到王彤一波高潮过去后,陈浩才继续恢复动作。舌头离开了樱桃,打着转一路缓缓而下。乳房、肋部、肚脐,路过的皮肤分明冒出了鸡皮疙瘩,王彤的呻吟声又大了起来。当陈浩示意母亲抬高屁股想把那条湿透的内裤扒下来时,王彤突然醒悟过来。一把把儿子的头部禁锢在自己的小腹上,使他无法动作。“儿子,可以了。妈妈今天很‘好’了,很满足了……给妈妈点时间,让我们一步一步来,可以吗?”王彤边喘息,边恳求着儿子。也是,好饭不怕晚,越是好的东西越要好好品尝,既然妈妈心中还有顾虑,那就慢慢来好了。听到儿子同意,手也离开了自己了内裤,王彤感激地把陈浩拉起来,想再给他一次深吻。王彤爱上了舌吻的甜蜜感觉。“妈妈,你舒服了,我还没有舒服呢?帮我一下吧。”陈浩装出痛苦的表情。“什么?”王彤有点不明白儿子的意思。陈浩站在了床上,直接把四角短裤一脱。没了束缚的大鸡巴弹了出来,上下抖动就像是甩了个枪花。王彤啊了一声,把手紧紧捂住了嘴,满脸呆滞。怎么这么大?插进去要把人插死的吧?“妈妈,帮我弄出来吧?我难受死了。”陈浩移动到王彤的侧面,把鸡巴靠近母亲。王彤伸手摆出一副拒绝的样子,陈浩却借机把鸡巴塞进了那只手里,然后用自己的手控制着王彤的手开始上下滑动,嘴里还说着,“真舒服,妈妈的手摸得我真舒服。”神情夸张。王彤捂着嘴,发出小狗一样的悲鸣。现在王彤一只手捂嘴另一只被按在陈浩的鸡巴上撸动;而陈浩空出来的手则在玩弄着他最喜欢的大乳房。没办法,妈妈的技术太菜了,陈浩为了快点喷射,只能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了。过了一会儿,王彤渐渐安定下来,不那么恐惧了。她也看出光一只手是无法给儿子打出来的,于是捂嘴的手也放了上去。陈浩又空出了一只手,这次放到了下面,隔着内裤,抚摸起王彤的蜜穴来。这次王彤没有拒绝,毕竟儿子的作案工具在牢牢把握中,她反而调整了一下姿势,侧过来一点,便于陈浩的动作。“妈,吐一点口水在棒棒上面。”王彤犹豫了一会儿,最终低头吐了一口口水在龟头上,在陈浩的指点下,然后迅速用手涂抹到了棒杆上。这个略微恶心的动作带来的效果却是不错,不光陈浩舒服起来,王彤的手也没有那么火辣辣了。所以王彤自觉地又吐了口,但是太大了,不得不再加一口。有点那么个意思了,但这次陈浩想和妈妈一起到达。于是手指掰开内裤,直接摸上了阴唇,噗呲噗呲,水淋淋的阴唇就像是一朵泡着水里的黑木耳。王彤开始颤抖了,手把鸡巴握得更紧,陈浩舒服地呻吟了一下。陈浩的手指没有插进去,他怕引起王彤的不适,来日方长,不用急在一时。他感觉王彤身体抖动地越来越厉害了,眼睛眯了起来,手里的撸动也越来越急促,知道妈妈要到了。手往上摸到了那个突起的小肉芽,揉了几下,突然曲起中指就是狠命一弹,手指击中了肉芽。这招是师父的绝学,叫“仙人指路”。就听得王彤嚎叫一声,下肢僵直,大股大股的水飙了出来,她竟然潮喷了。陈浩也放开精关,大量的白色液体,射在了妈妈的脸上。颜射能使女方潜移默化中对你臣服,师娘的话言犹在耳.射精后,陈浩看到王彤已经瘫痪在床,就把她抱到了浴室里开始帮她清洗。在涂沐浴露时,王彤突发奇想,就着沐浴露又帮儿子打了个飞机,这次动作熟练了很多。第二天陈浩就正式到左岸辞了职,也怂恿着王彤尽量把工作带回家做。一等王彤工作结束,两人就像新婚夫妻一样自然而然地缠在了一起。接下来的十几天里,除了蜜穴、菊穴,王彤的每一个能做爱的地方都被儿子攻占了,嘴、乳、大腿根、脚穴,甚至连腋下都尝试了一下,只不过感觉并不算好。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大学开学的日子终于到了,陈浩不得不告别妈妈,走出了家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