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红少女上(校花的淫与情) (11-12) 作者:水光不惊

.

【浅红少女】

作者:水光不惊2020-9-26发表于SIS

. 十一、校园暴露

清晨时分三中的校园里一片宁静。毕竟离假期结束还有一天时间,现在只有极少数的学生返回学校。

可是在这美好的清晨里,寥寥无人的男生宿舍五层的走廊里却隐隐传出啪啪地肉体碰撞声和极力压制的女生呻吟声。

楚盛三人的宿舍内此时一片淫靡之景。于子玫和纪冰佳赤裸着身子跪趴在地上,身后狄肌和苏飞的阳具在她们体内耸动着。在于子玫和纪冰佳面前楚盛大马金刀的坐着,两只弥漫着汗臭味的脚伸到少女面前,两女一边忍受着狄肌和苏飞的奸淫一边还要用手抬着楚盛的脚含进口中用香舌仔细的舔着楚盛还带着污灰的脚趾和趾缝。

感受着脚上传出来的湿润的暖暖的麻麻的感觉,看着少女们强忍着恶心却不得不把自己的臭脚含进嘴里的屈辱表情,楚盛觉得这个清晨格外美妙。

楚盛三人是带着于子玫和纪冰佳在昨天搬回学校宿舍的,宿舍的宿管员早已被楚盛买通了,于子玫和纪冰佳就住在男生宿舍里。当然和在公寓里时一样不允许两女睡床而且楚盛让狄肌把少女们在公寓时吃饭的食盆也带来了,即使是在学校宿舍里少女们依旧要过着母狗般的生活,而经过不断调教的于子玫和纪冰佳只是稍微反抗了一下就屈从了。这让楚盛意外中很是兴奋,这距离他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于子玫和纪冰佳麻木的在三个男人的注视下分开大腿,肛门慢慢放松,把一个带着狗尾的肛塞塞进自己的菊穴中,红色和蓝色的绒毛好像真的从股间长出来的一样在双腿间晃动着。

一个盛满稀饭的食盆被放在少女面前,两个少女跪趴在地上,头碰头的舔食着盆里的稀饭。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短短一个周的时间,两人的屈辱感竟大大淡化了,两人都适应了这种屈辱的进食方式。

一旁,狄肌早已拿出摄像机拍摄下少女们的下贱姿态。

等于子玫和纪冰佳吃完早饭时间也才刚刚六点半,于是楚盛开始执行他下一步对少女的淫辱调教的计划。

楚盛命令于子玫和纪冰佳分开站好,取出记号笔,以少女雪白的娇躯为纸,涂画出淫荡的文字与图案:于子玫的乳房上以乳头为圆心被画上一层层圆圈,在两乳之间画着一根阳具,胯骨位置写着骚母狗于子玫的字样,在光洁无毛的阴阜上写着插入口三个小字,字下面画了一个粗粗的黑色剪头指向少女渗着精液的肉穴。

纪冰佳的小腹上也被写上了贱婊子纪冰佳的字样,大腿内侧和雪臀上用红色记号笔歪歪扭扭的写着肉便器、小屄好痒、超爱大鸡巴等淫乱字样。

然后狄肌和苏飞把红色和黑色的颈带分别套在于子玫和纪冰佳的秀颈上。颈带的前端挂着一个不大不小的不锈钢环,既是装饰但也可以有别的特殊用途。

接着是少女们已经无比熟悉的跳蛋,两颗较小的用胶布贴在少女们的乳头上,一颗较大的被塞进阴道深处。三个线盒绑在少女的腰间。

狄肌和苏飞用手铐把两女的双手反拷在背后。给于子玫和纪冰佳分别披上一件外套,衣服的下摆刚好遮住肛栓的狗尾末端,只要做出弯腰或者坐下这类动作狗尾就会露出来。三个人把于子玫和纪冰佳的风衣袖子塞进口袋中,给两女穿上一双将近十公分的高跟鞋,但是没有给少女们系上衣服扣子,就那样敞开着,少女们身体的秘密一览无余。“现在请两位大校花从男生宿舍开始一个往东一个往西绕着学校的外围转一圈再回来吧”楚盛道。

“楚盛,你不能这样!”

“我们决不可能这么做的”

在自己熟悉的校园里,周围全是自己的老师同学,要她们做这种事于子玫和纪冰佳本能的反抗。

可楚盛这次连威胁两人的兴趣都没有,直接打开跳蛋的开关,把于子玫和纪冰佳推出门外。

于子玫和纪冰佳站在宿舍门外,门内传来楚盛的声音:“趁现在时间还早外面人少赶快去吧,不然就怕过一会你俩这副样子连宿舍楼都出不去就会被整个楼的男生围观吧。”。

尽管知道现在学校里几乎没人但她们实在没有勇气以这个样子走遍学校,万一被老师和同学看见她们的一切就完了。可是少女们也同样清楚楚盛是不会放过她们的。

最终两女狠狠心走下楼梯,在楼梯口,已经连拉拉手都做不到的两女对视了一眼给予对方安慰和祝福。就迈着踉跄的步伐一东一西开始了各自的艰难之路……

于子玫走了不到一百米,额头就布满了一层汗水,本来就因为穿环和调教变得敏感的乳头和肉穴再加上疯狂震动着的跳蛋,敏感处的传来的痛感与快感交替着一波波冲上于子玫的大脑使她几乎站立不住,双手反铐在背后加上穿着高跟鞋于子玫无法掌握平衡,只能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动。而且由于楚盛给她们上的手铐不是商店里卖的情趣手铐里面有一层绒毛保护而是真正的仿真手铐不一会少女白皙纤细的手腕就被磨红了。

就在于子玫艰难且紧张的蹒跚在学校的小路上的时候,少女没有发现一个摄像机从一旁的草丛中伸出将少女敞开衣扣戴着淫具行走在校园的淫靡情景一点不落的拍摄下来。

走了大概三分之一的路程于子玫停下脚步喘了口气,她知道以楚盛一贯的风格,现在肯定有人跟着自己和纪冰佳,但她没有想找到盯着自己的那个人,一是因为她现在已经没有那个精力了。二是因为她知道即使发现了对方她也做不了什么,说不定还要被羞辱一番与其那样还不如装傻快点走回去,结束这次痛苦的煎熬。可是少女还必须小心翼翼的行走,因为她的风衣只是披在身上,万一掉下来,双手被反拷的她根本无法把衣服穿回去,到那时她就真的要光着身子走回去了。

但是于子玫的阴道因为跳蛋和阴环的摩擦已经分泌出大量的淫水变得十分湿滑,原本被塞进阴道深处的跳蛋已经快要滑落到阴道口了。

于子玫咬咬牙收缩阴道的肌肉夹紧了那颗跳蛋,但跳蛋的强力震动也更清晰的传入于子玫的大脑刺激着于子玫流出更多的淫水,流出的淫水越多少女越要用力夹紧跳蛋如此少女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之中。

就在少女颤抖着继续行走时,前方的岔路上忽然传来一道充满惊讶与不确信的声音:“于子玫?”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于子玫浑身一激灵,定神一看顿时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股凉气从头皮炸开,心神剧惊的于子玫忘记了对阴道的控制,跳蛋竟直接从湿润的阴道中滑落!

男生看到于子玫狼狈淫荡的姿态也呆住了,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校花,不过现在的于子玫不再是以往他眼中那个纯洁清高的校花,白皙的身体上画上了淫荡的图案,敏感处佩带着跳蛋,一枚跳蛋还刚刚从阴道里掉落出来由于线盒还挂在腰间所以跳蛋在腿边摇摆着,上面还泛着一层水光,透过双腿间的缝隙可以看到一条狗尾在少女身后轻轻颤抖,透明的液体顺着大腿滑落……

看着面前的男生于子玫眼前阵阵发黑,这个男生也是第三中学的学生,而且是她的同班同学——林易。

同样吃了一惊的还有在暗处偷拍的狄肌,待看清了来人后狄肌暗骂一声:不好,但他没有急于现身,而是继续在暗处静观其变。

看到淫态毕露的少女林易的下体渐渐涨大已经把牛仔裤撑起了一小块,于子玫敏感的发现了林易的变化,已经有很多次性交经验的女孩自然知道这代表什么,更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求求你,不要看”于子玫下意识地颤抖着哀求道。可是双手被反拷的少女没有办法遮挡起自己的身体。她本来可以背过身子不过女孩猛然想到现在有一个她无法逃避的严峻问题需要解决。

“哦……哦……”林易回过神来,尽管校花淫糜动人的模样让他体内也升腾起强烈的欲望可听到少女楚楚可怜的哀求还是强迫自己移开视线。

“这件事不要说出去好不好?”口中说着不要看的于子玫却一步步走到林易面前,姣好的脸庞贴到林易的面前,林易甚至可以闻到于子玫身上散发出诱人的肉欲气息以及隐约的精液气味。

“你……”林易迟疑道,其实林易也有些蒙,直到现在他也无法把平时高洁如女神的校花与面前这个轻佻放荡的女子在心中重合,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念头在脑海中翻滚,谁又知道在人前永远是品学兼优的优等生校花在私下里竟会以这样淫贱的姿态游走在校园里。

“我……我……我控制不住自己……求你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好吗,不然我就完了,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于子玫接着低声哀求。

于子玫知道周围肯定有监视自己的人,如果她说出了自己和楚盛的事先不说林易会不会相信,可以肯定的是事后她一定会被楚盛变本加厉的折磨,为了不暴露自己和楚盛之间的事只能对林易软语相求甚至自辱来掩护把自己害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人,于子玫心头一酸,眼泪成串的流下来。

“……好吧,今天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虽然有那么一刻林易起心以此威胁于子玫满足自己的欲望,但随即又放弃了,尽管今天于子玫纯洁无暇的形象破灭了但他也不愿意用恶劣的手段来得到少女。

于子玫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林易离去的背影似乎不敢相信林易这么轻易就放过自己。

就在这时狄肌从一旁窜了出来嘿嘿笑着“算这小子识相,不然狄爷打断他的腿!”说着伸手搂住于子玫的肩膀,“于母狗,刚才和那小子说什么了?不是答应让他操他才走吧”。

于子玫看了狄肌一眼,没答话只是看着林易离开的方向目光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见于子玫没搭理自己狄肌恼羞成怒的捏住于子玫的下巴恶狠狠的道“老子和你说话没听到吗?”

于子玫吃痛,无奈的露出一个媚笑,“玫奴对他说他对玫奴做什么都可以。可他就这样放过玫奴了。”

“哼”狄肌冷哼了一声手上又加了几分力“告诉你,别以为你还是那个高冷的校花,你现在就是一条母狗,老子让你跪下你就得跪下,让你撅着屁股挨操就得撅着屁股挨操,听到了吗?”说着手指伸到于子玫的下体抠挖了一阵又把掉出来的跳蛋重新塞回于子玫的小穴里。

“玫奴……听到了”于子玫喘息着。

“告诉你最好处理好这件事,不然那小子抖搂出来,也是个麻烦”狄肌威胁道。

“玫奴知道了”于子玫低下头。

“这还差不多”狄肌把湿漉漉的手指在于子玫的风衣上擦了擦,“今天的事不准告诉老大听到了吗?”

“玫奴明白”于子玫低声道。

“走吧,回去吧”狄肌也怕再出什么事毕竟他们要的是绝美校花像性奴一样臣服在他们胯下,如果他们对两位校花做的事暴露于子玫必然身败名裂离开学校而他们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狄肌抱着于子玫的腰帮少女支撑身体的部分重量带着于子玫抄了一条近路,往男生宿舍走去……

. 十二、楚盛不在的日子

午休时分,除了极少数离家近的学生中午回家,大部分同学都回到宿舍休息,还有小部分走读的学生趴在教室里与周公相会或是看书或偷偷玩手机,偌大的校园表现出一片难得的清静。

教学楼顶平台上,一个少女趴在楼顶边缘的女儿墙上,小臂交叠手肘支在女儿墙顶,一套叠起来的校服压在少女手边,而少女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脑后绾成一个发髻,一张清丽动人的脸庞,眉头清皱,雪白的身体因为情欲泛起浅浅的粉红色,身姿修长此刻却不得不低低弯着腰,双腿大大张开。

在少女身后是一个高大强壮的年轻男子,脏兮兮的校服敞着怀,校裤半脱,皮肤黝黑,粗蛮的脸上一双小眼睛里闪烁着兴奋淫欲的光芒,男子有力的双手压在少女的腰肢上逼迫少女屈身弯腰。粗壮的肉棒没入少女无毛的肉穴正卖力的耸动,每一下肉体的碰撞都发出沉重的声响,两人的交合处白浊的液体顺着少女的大腿流下。

这对男女自然就是于子玫和狄肌。五一放假回来后不久,楚盛就请假了,就连狄肌和苏飞这两个形影不离的跟班也不知道他干嘛去了,只是临走前留下话来说狄肌两人可以随便玩弄两位校花,但一不准让人发现,二不准给两位校花的身体造成严重伤害,除此之外随便他两玩。这一下狄肌和苏飞就像老鼠掉进蜜罐子里,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于是于子玫和纪冰佳就迎来一段痛苦的日子。像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于子玫深深低下头抵在双臂上,掩盖自己的呻吟声。愈发敏感的身体渐渐被操出感觉,不知不觉的开始前后摆动雪臀迎合狄肌的抽插。

寥寥无人的教室内,纪冰佳和其他人一样趴在课桌上午休小憩,可是如果现在有人弯下腰从桌底看去的话,就会看到冰山校花此刻淫靡的姿态:校服敞开着怀,里面没穿任何内衣和胸罩,一对盈盈一握的秀乳直接暴露出来,乳头上银白的乳环间连着一根金色的乳链,校裤褪到大腿,真空状态下校花赤裸的翘臀直接坐冰凉的板凳上,双腿微分,肉穴被一根粗大的黑色震动棒撑开。

在纪冰佳左后方苏飞正用手机给纪冰佳录像。不久苏飞就收起手机走出教室,看到苏飞离开教室,纪冰佳脸上闪过一丝悲哀,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拉上校服拉链,提起裤子忍着自己身体里震动棒的折腾尾随苏飞去往早已熟悉的目的地——男生厕所。

天台上,狄肌的进攻更加狂暴,啪啪声响成一片,于子玫的身体本就被淫药调教的十分敏感,再加上穿了阴唇环阴蒂环,现在又被狄肌用狂猛的方式操穴,体内的性欲已是不受控制,浑身发软要不是狄肌提着她的腰早就倒在地上了。

“嗯……”于子玫低沉的呻吟,逐渐临近高潮的爆发点……

教学楼内男生厕所里,苏飞一只手搂住纪冰佳的腰让纪冰佳的身体与自己紧紧贴在一起,另一只手隔着校服在纪冰佳的胸上又揉又抓,同时疯狂的吻上纪冰佳的嘴唇,舌头长驱直入纪冰佳的嘴里,在那里拨弄翻搅,两人的舌纠缠在一起。当两人唇分的时候苏飞喘息着道:“脱衣服”

纪冰佳的气息也很乱,纵然还保持着理智但也不敢违逆苏飞。

少女顺从的拉下校服拉链脱掉校服,接着褪下校裤,把身上仅有的两件单薄衣物挂在厕所隔门的挂钩上,然后少女就任由苏飞摆布了。

天台上,于子玫的身体忍受力终于达到极限,尽管提前捂住嘴巴但还是发出急促高昂的呻吟,身体一阵剧烈颤抖——她高潮了。

身下少女的高潮更加刺激了狄肌,他低吼着加快抽动频率,十几下之后,一泡浓浓的精液灌在少女体内。

不知被多少次内射的少女没有挣扎,平静的接受这一切,阴道传来的火热,让少女提醒自己一会儿下去不要忘记吃避孕药,可是紧紧攥起的拳头和被紧咬的嘴唇显示少女并不平静的内心。

男厕里,纪冰佳双手支在墙壁上,上身弯曲与腿几乎呈90° 角,圆臀高高翘起,双腿张开,一根震动棒插在汁水充盈的小穴里,露在外面的部分还再轻轻晃动。

苏飞拔出了这根折磨纪冰佳一中午的凶器,黑色的粗长棒身上还密布着凸起,苏飞没有关掉震动棒而是把沾满纪冰佳自己淫水的震动棒插进纪冰佳的嘴里。

“冰山校花小姐,免得一会儿你骚起来叫的整栋楼都听的见,你还是含着这东西吧,而且上面含下面含都差不多吧”苏飞戏谑道。

纪冰佳闭上眼,经过这些日子聪明的少女早已看出苏飞折磨人的花样一点都不比楚盛和狄肌少,只是不像狄肌那么简单粗暴,而是一种阴坏。

苏飞见少女没有反应冷冷一笑,心道现在还挺装,等回公寓让你在我面前哭着发骚求操。

心里想着怎么调教少女,手下可一点没停,把裤子脱到脚踝,抬起纪冰佳的一条腿,挺起的肉棒在于子玫胯下淫水的辅助下一下子就消失在纪冰佳的肉穴里。下体忽然一下被巨物塞满,纪冰佳的眼眸骤然睁大,忍不住发出呻吟,却因为嘴里含着震动棒出口的只有嗯嗯声。

苏飞的肉棒开始在纪冰佳紧紧的肉穴里抽动,几十下之后拔出来顶在纪冰佳的屁眼上。纪冰佳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掰开自己的臀瓣,苏飞没有客气巨大的肉棒用力顶进,一点点消失在少女的屁眼里。

尽管经过一次次开发纪冰佳肛交时的感觉不像第一次那样痛苦了,但少女从此中绝感受不到什么舒服,就只是在咬着牙坚持等苏飞射在里面。

天台上,于子玫跪在地上把头埋进狄肌胯间,在手指的辅助下用嘴和舌头为狄肌清理肉棒,等把狄肌的肉棒里里外外残留的精液,淫水和污垢全舔进嘴里才抬起头,狄肌毫不怜香惜玉的提上裤子也不管疲惫的少女,扬长而去。

于子玫忍着心中的酸楚和悲哀,起身走到天台边从校服口袋里翻出湿巾,把自己的身体擦干净,套上校服,慢慢走下天台……

男厕,苏飞在少女的直肠里的抽插越发激烈,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伸到纪冰佳的胯间,按在纪冰佳的阴蒂上快速揉搓,包皮上穿了阴环的纪冰佳在苏飞的揉搓下俏脸潮红,直接刺激阴蒂带来的快感比性交更加强烈混合着痛苦的快感侵蚀着她的大脑。

“唔唔……”纪冰佳身体僵直然后一阵颤抖,下体喷出一股阴精,她竟先一步高潮了,随后苏飞也射在她直肠里。

肛交和高潮耗费少女大量体力,不过尽管少女十分疲劳,可被调教已久的少女还是清楚的知道她不能休息。

纪冰佳拿出嘴里的震动棒关掉,然后和于子玫做的一样,跪在地上为苏飞清理干净肉棒,只是刚从自己肛门的拔出来的肉棒沾染了更多污秽,纪冰佳清理的更加辛苦。

清理完毕后,苏飞靠近纪冰佳,少女的俏脸上潮红褪去脸色有点苍白。

“谢谢款待”苏飞微笑着道,然后走出厕所。

纪冰佳眼神零乱,这句话就好像在说她是一个妓女,只能用肉体款待男人。

纪冰佳黯然的简单整理自己的身体,穿上衣服,在穿裤子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把关掉的震动棒重新插回自己的肉穴里才提上了裤子。

走出厕所的时候纪冰佳碰上了刚刚下楼的于子玫,两个少女对视了一眼,旁人看不出少女身上刚刚发生的事,可同病相怜,无数次赤裸相对的少女却能从对方疲倦的脸色,零碎的眼神,散乱的发丝,别扭的动作看出发生在两人身上的事情。

两人没有说话,眼神间传递着安慰,鼓励和丝丝姐妹情谊,于子玫和纪冰佳不约而同的伸出手,两只素白的小手拉在一起,走进教室……

夜晚,楚盛的公寓里。

于子玫和纪冰佳背靠着背跪在地上,在她们面前两个男子赤裸着下身,把高高挺着的阳具放进少女们的嘴里。

于子玫和纪冰佳配合着张开嘴纳入泛着腥臊气味的肉棒,舌头和牙齿在两人的肉棒上缠绕剐蹭。

无论干过两个少女多少次见到昔日清高骄傲的校花现在低贱的跪在自己面前给自己舔肉棒,狄肌和苏飞就感觉心底一股邪火上冒。

“跟我走。”苏飞拉起纪冰佳拖着她走向卧室。

“把衣服脱了,屁股撅起来。”狄肌也抽出肉棒命令道。

于子玫身体一颤,一直跪在地上让她的腿有些发麻,她慢慢站起身来,麻木的脱掉裙子,露出蜜桃般的圆润翘臀和已经湿润的下体,双腿微微分开,大腿根部的内侧已有点点晶莹的水珠。

于子玫弯下腰,双手支在椅子上,撅着屁股等待狄肌的插入。

一遍又一遍的奸淫渐渐磨掉少女的羞耻心,如今这些动作少女做的很是熟练。

狄肌双手抓住少女的雪臀巨大的肉棒没有任何前戏直接插入于子玫的阴道中,紧窄的阴道因被淫水充分润滑竟顺利容纳下如此巨物。只是红肿的阴道口传来火辣辣的疼。

狄肌淫笑着用力抽插起来,次次顶到于子玫的花心,双手在少女白皙浑圆的臀瓣上留下通红的指痕。

阴道口的灼痛和阴道被充实的满足感反复冲击着少女敏感的神经,让少女发出满足中带有痛意的呻吟声。

相比于被楚盛奸淫时感觉到的痛苦、恨意、无奈还有惧怕,被狄肌奸淫时少女更多的感觉是屈辱,在少女眼中狄肌只是个小混混,楚盛的一条狗,曾经于子玫对狄肌不屑一顾,可如今却不得不听从狄肌的命令,忍受着其对自己的言语侮辱,甚至还要主动献上自己的身体供对方亵玩。趴在狄肌身下任凭他用脏兮兮的鸡巴操自己,随着狄肌的奸淫这巨大的屈辱感化竟为一种自轻自贱的堕落快感,让少女冲上了性欲的高峰。

少女本就紧窄的阴道因强烈的性欲和羞耻感更加收紧,狄肌的大肉棒没抽插几下就被于子玫的紧阴道刺激到爆发的边缘。想到这几天老大不在,自己可以尽情玩弄这个极品校花也就不再忍着,精关一松一股精液又深深射在于子玫的体内。

狄肌蹲下身子把污浊的肉棒送到于子玫的胸前,少女双手挤压着自己的双乳把狄肌的脏肉棒用自己的秀乳擦干净。狄肌站起来用穿着拖鞋的脚踩压着少女正流出精液与淫水的下体磨动着道:“于母狗赶快把身子洗干净,别耽误老子一会干你的屁眼”说完径直走开了。

于子玫无力的起身,忍受着下体传来火烧般的痛,向卫生间走去……

因为下一轮的淫辱又要到来,于子玫只是简单的清洁了下身体,就擦干身体走出卫生间,就在于子玫刚刚打开卫生间门时看见纪冰佳急匆匆的向卫生间走来,她光着上身,下体的短裙布满褶皱,裸露的乳房,胸口,后背,大腿上带着一些通红的鞭痕和蜡滴的烛油,两女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她们都见到太多次彼此的裸体和狼狈的样子,所以两女没有说话,眼神中涌动着丝丝安慰,然后擦肩而过。

纪冰佳急急的冲进厕所刚解开裙子坐在马桶上,一道急流就突破纪冰佳的身体禁锢激射而出。

就在纪冰佳刚刚排泄完还未来得及起身时,卫生间的门被推开,苏飞走了进来。

来到纪冰佳身前,苏飞抓住纪冰佳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面对着自己,“纪婊子,我和你说的要像母狗一样上厕所你当耳边风吗?”苏飞怒问。

“苏飞,你不要太过分了”纪冰佳咬着牙低声道。

从楚盛离开后,苏飞就开始按照自己的心意调教纪冰佳了,相对于狄肌喜欢操气质空灵又落落大方的于子玫,苏飞更钟情气质高冷的纪冰佳,而且他通常不会像狄肌那样直接开干,他习惯先羞辱少女,让少女主动褪下冰霜高冷的外衣以最卑微的姿态跪在自己脚下求着自己操她。

苏飞为纪冰佳制定了许多剥夺尊严的调教计划。其中令少女倍感屈辱的一项就是命令她小便时要跪在地上像母狗一样翘起一条腿把尿撒在脚边的一个狗盆当中。少女清冷的气质和堕落下贱的样子融合在一起,深深诱惑着苏飞,可是这样屈辱的方式如果苏飞在一旁监看她这么做纪冰佳可以在心理上宽慰自己是被迫的,可是要少女每次都主动这么做少女真的受不了,每次上厕所少女都要下很大的决心才可以完成如此屈辱的动作,加上这次尿急少女直接坐在马桶上小便没想到招致苏飞的怒火。

“过分?”苏飞冷笑,一巴掌扇在纪冰佳脸上,“信不信老子把你扒光了吊在窗台上?”

纪冰佳捂着被打的通红的脸眸子中闪过恐惧之色,这是昨天她和于子玫在两个男人的逼迫下看的AV片中的桥段:身穿灰色囚衣的女优被四马倒攒蹄的捆起来吊在屋子中央,身上还压了石块,两女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女优的痛苦。

“对不起,佳奴错了请主人惩罚。”纪冰佳犹豫了一下,软弱的哀求道。

苏飞看着这么容易就服软的少女,苏飞心中一喜他们的调教效果显现出来了,要是以前纪冰佳可没这么容易求饶。

苏飞二话不说把半硬的阳具放在纪冰佳嘴边。纪冰佳无奈的把苏飞的阳具含进嘴里,熟悉的腥臊气味冲进鼻腔里,纪冰佳开始熟练的吞吐起来,润润的红唇包裹苏飞的肉棒,柔柔的舌头围绕苏飞的龟头打转。苏飞的身体猛一哆嗦,心中暗道:这纪冰佳的口交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

“站起来,背过身去把屁股撅起来”苏飞命令道。纪冰佳顺从的起身把自己下体的尿液擦干净,短裙卷到腰间,弯下腰双手支在马桶边缘,修长的双腿大大分开,小巧的雪臀在苏飞面前高高撅起,少女的下体光洁无毛,四个穿透了少女阴唇的阴环和上方的阴蒂环已被少女自己渗出的液体沾湿反射出淫靡的光泽。

“请苏飞主人狠狠的操佳奴吧”纪冰佳的头深深埋下开口道。

苏飞满意的捏着少女的阴环向两边一拉纪冰佳下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少女不禁轻哼了一声。少女的阴唇被拉的向两边分开,露出粉红的穴口,苏飞的阳具直插了进去。

苏飞的阳具虽比不上狄肌的巨大但尺寸也不小,而且恼恨纪冰佳违背命令这次也不用什么技巧,只是机械的抽插着,双手隔着衣服在纪冰佳的双乳上揉搓着。虽然苏飞只是机械的运动,但纪冰佳敏感的阴道被巨物反复充实不由发出细细的呻吟。

大约十几分钟后苏飞就爆发了出来射在了纪冰佳体内。待苏飞拔出肉棒后,纪冰佳也坐倒在地上,额头渗出一层细汗,但纪冰佳不敢多休息,翻身跪在地上用舌头为苏飞清理阳具。

苏飞等少女把自己的阳具清理干净后提上裤子,走出卫生间,纪冰佳没有得到苏飞的命令只好跪在地上等着。

不一会苏飞回来了,手里拿了一副黑色的手铐。

“把衣服脱了,跪到那边去”苏飞指了指卫生间角落的水管。

纪冰佳俏脸露出痛苦的神色。但还是听从苏飞的命令,脱掉了衬衣和短裙赤裸着身体走到水管的位置跪下。

苏飞把纪冰佳的双手绕过水管拷了起来。“纪婊子,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等什么时候用正确的方式上过厕所什么时候再放了你”苏飞说完就离开了,只留下纪冰佳一个人被锁在厕所里,隐隐听见有皮鞭抽在肉体上的啪啪声出来其间夹杂着男人的淫笑和女子的呼痛声。

纪冰佳慢慢低下头,晶莹的水珠从下垂的发丝间滴落在大腿上开出晶莹的水花……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