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红少女上(校花的淫与情) (8) 作者:水光不惊

.

【浅红少女】

作者:水光不惊2020/09/07发表于:SIS论坛

. 第八章:残酷配饰

周末,楚盛公寓。

宽大的双人床上,两个赤裸着的雪白身影近距离面对面跪在一起。

因为双手手腕与脚踝用十字扣拷在一起,少女光洁的背挺直着,小穴和肛门里插着粗大的震动棒正疯狂的在少女体内旋转震动。少女们早已香汗淋漓。

“于母狗,把你的屁股翘起来。”

“纪婊子,奶子给老子挺起来。”狄肌与苏飞在两个少女身后命令道。

于子玫和纪冰佳按着男人的命令照做这屈辱的动作,可止不住泪水滚滚滴落在自己耸立的酥胸上……

“哼,你们身上哪里没有被老子操过,还装什么纯?”楚盛出言狠狠打击少女们的自尊心。

“就是,忘了是谁昨天在学校天台上被我们干的吱哇乱叫的,那时候怎么不见害羞呢?”苏飞帮腔道。

被男人羞辱一通的于子玫和纪冰佳只有深深垂下头,可是两人久经调教的身体却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快感,这种感觉不受她们的意志控制却让少女们倍感无力和羞耻。

“来,让我看看骚校花发情了没有”男人们显然没有打算放过少女。

狄肌抓起于子玫的长发迫使于子玫高高昂起头,另一只手慢慢拔出插在少女肉穴里的震动棒。

在器具的折磨和语言羞辱下少女的下体早已春潮泛滥,粉红色的震动棒拔出后还在极速震动着,棒上沾染的春水被甩的四溅飞射,接着狄肌把这根淫棒抵在少女的唇间,于子玫只能轻启檀口任凭震动棒插进自己嘴里,黏滑的春液和橡胶略微的苦涩味道在于子玫嘴里蔓延,强烈的震荡让她的贝齿和小舌一阵阵发麻,另一边,苏飞也如法炮制从纪冰佳下体抽出的黑色震动棒在少女秀乳间蹭着。

楚盛倒是没有参与折磨少女的活动,因为他正在酝酿一个更残忍的游戏……

阳光明媚的午后,在一天并不怎么繁华的街道上,两个清纯美丽的少女手拉手闲散的漫步在街头,左边略高点的少女穿着一件连衣裙下面是黑色打底裤,右边的少女上身穿着件薄款羊毛衫,下身是一条绷的紧紧的牛仔裤。两名少女的衣服都很显身材加上明丽动人脸庞,走在街上赚足了回头率。但是路人恐怕不会想到这两位绝色少女紧握住彼此的手掌里早已布满汗水,看似平常的步态下身体其实已经疲惫不堪。

两名少女就是于子玫和纪冰佳,刚刚被楚盛三人轮番内射后就被赶到街上,直到现在阴道口还是一片红肿,虽然没有被插上那些羞耻的道具,但正常走路带来的摩擦也让少女们十分不适。

少女们在经过一个转弯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回头望望,楚盛三人正不远不近的跟着她们。少女们叹了口气按出发前楚盛的要求拐到一个更偏僻些的街道最终在一家刺青店前停了下来。

正在于子玫和纪冰佳犹疑该不该进去的时候,楚盛等人从后面跟了上来。

“进去吧,等什么呢?”狄肌粗声粗气的道。

“楚盛,你带我们来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于子玫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嘿嘿,当然是觉得你们的身体太单调了,要在两位校花身上添几样装饰品了。”见达到目的地楚盛不再卖关子了。

“你……什么意思”纪冰佳心里其实已经有一个答案了,可想到那可怕的情形,她不禁手脚冰凉。

“这么笨,当然是给你这里和这里穿上几个小小的环了”苏飞的手摸了摸纪冰佳的胸部和裤裆。

“不……楚盛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我们绝不会答应穿那种东西的。”

于子玫和纪冰佳脸色煞白,身体颤抖着。

“你觉得你们有说不的权力吗?”楚盛冷冷的威胁,“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自己主动走进去给自己打上乳环和阴环,这样不但安全你们还可以好好休息几天,第二就是我们回去自己给你们打,提前说明这之前我们谁也没有弄过这玩意,要是穿坏了或是感染了遭罪的还是你们自己。”

“不要……不要……求你了……以后我们什么都听你的,求你不要让我们穿那些东西……”两名少女低声啜泣,苦苦哀求道。

可楚盛不为所动,对待失去反抗能力的少女毫不手软,决定要完成自己完全支配少女重要的一步。

苦苦哀求无果,少女们知道自己无力反抗,没有办法只能又一次选择了妥协,相互依靠着走上台阶推开刺青店的大门……

“来了,两位美女需要点什么”刺青店的老板见到于子玫纪冰佳两个明媚清丽的动人少女,急忙热情的招待。

“老板,我们想……”于子玫话没说完就红了脸,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答应穿阴环乳环可以说是在被逼迫下妥协,可要在素不相识的老板面前主动要求打这些淫具少女确实张不开口。但是转身看看跟进来的楚盛三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于子玫狠了狠心,声音清脆的道:“老板,你们这里可以穿阴环,乳环吗?”

四十多岁刺青店老板闻言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他自认见过些世面,来这刺青店里的形形色色的人也不少,到这对少女迄今为止在他看来称得上极品,不但有着绝佳的姿色,而且美艳中略带几分青涩,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朝气眉宇间又隐隐带着些许忧抑。声音软软柔柔的像是在学校里乖巧的优等生,可就是这样两位少女竟眼睛都不眨的提出佩戴连玩的最野的社会少女都不会轻易尝试的淫靡道具。人不可貌相的念头在刺青店老板的脑海里翻滚。

“当然可以,不过我们店里没有女性穿孔师,要做的话只能我来。”刺青店老板不愧见过世面的人马上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没关系的,我们……可以”纪冰佳轻轻道。

“好,好”为两位美女私密处穿环……惊讶消退的刺青店老板心头涌上一股火热。

“这几位是……”刺青店老板转向楚盛等人。

“哦……一起的”楚盛满不在乎的回到。

老板看看楚盛等人又看看两女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但没再说什么。

转头和两位少女商量起了价格和阴环乳环的样式。

“这事我们还是到里面商量吧”楚盛接过话头。

老板见少女们没有异议,先关上店门然后把五人带到了里面的一个隔间。

“你们是想要怎么打?”老板职业性的问到。

“她们两每个人的左右乳头上各一个,左右小阴唇上各穿两个,阴蒂头上穿一个。”楚盛不紧不慢的说到,显然早就有所打算,不是一时起念。

于子玫和纪冰佳听着脸色渐渐苍白,她们不敢想象这些东西穿进她们的身体会发生什么,但她们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

出于职业习惯,避免不必要的纷争老板提醒少女穿乳环的话弄不好会影响她们将来的哺乳,而阴蒂环更是在女性最敏感的地方打孔穿环将对她们以后的生活有很大影响。听到老板的话,少女们低垂下头纤长的发丝遮住两人苍白的娇颜,可是两女早已身不由己尽管对此充满恐惧也只能故作镇静的答应。

见此老板也不再多说,领着几人到外面先让楚盛等人挑选阴环乳环的款式。楚盛当然不会征求两女的意见,自顾自的看起来。挑了好一会楚盛终于选定了几副银色的阴环乳环。

楚盛挑选出两种款式的阴环一种是带钢珠和活动铃铛的卡扣式阴环,另一种是一端为尖刺的套口式阴环。对乳环同样选了两种样式,一种也是带钢珠和活动铃铛的经典款式。另一种则似弓形,顶端一根横杆下端弯曲如一个半圆,末端还有可以悬挂东西的环扣。挑完阴环乳环楚盛又选了几根金色银色的乳链和阴链才算结束自己的采购。

之后几人回到里面的单间,楚盛等人也一同在旁观看少女们的穿环过程。

经过商量后老板先从于子玫开始,老板首先让她除去衣物,尽管已有心里准备而且无数次的在楚盛他们面前脱得一丝不挂但要在完全陌生的中年老板面前展现自己的裸体于子玫还是羞得脸颊通红。

于子玫用颤抖的手指脱掉羊毛衫和衬衣里面依旧没有穿胸罩。接着手指下移解开腰带,裤扣把牛仔裤褪到脚踝,两只脚伸出来后弯腰捡起裤子放到一边。少女下体没穿内裤,脱掉牛仔裤后于子玫就直接是全裸的站在众人面前。

老板干刺青也好多年了也见过不少女人的裸体,眼前这个少女的身体如象牙雕刻而成,体态匀称,肌肤线条清晰饱满配上清秀的脸庞……特别让老板心跳加速的是少女乳尖悄然挺立着的粉红色小小蓓蕾和双腿间的那一抹乌黑的阴毛及阴毛中间若隐若现的肉缝。

老板狠狠吞了一口吐沫,声音有些干涩:“好了,躺到那面的床上”其实老板本来想告诉少女她不用脱光,店里也有遮羞用的毛巾只需露出需要穿环的部位就成,可是见到于子玫的身体后这些话鬼使神差的没有出口。

于子玫慢慢走到老板制定的床边,这张床是特制的,床头像医院的病床一样可以抬起来,在床尾有左右分开的两个托架。

于子玫在老板的指挥下躺到床上,把双腿分别放到托架上,老板摇动床边的手柄把床头升到合适的位置,然后开始给一会要用到的器具消毒,于子玫看着那些尖尖的针头和奇怪的针管,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

“哭什么,不想在这里穿就回去我们自己给你弄”楚盛不知什么时候蹭到于子玫床边威胁道。

于子玫闻言勉强止住泪水,楚盛却退开几步打开手机开始偷偷录像,于子玫嘴唇动了动又低低垂下头没有说什么。

这时老板准备就绪回到床边,老板没有发现楚盛的小动作,提醒了于子玫一声就开始行动了。

老板给于子玫乳头上穿孔,老板首先用一只前端带两个小孔的铁镊子钳住少女勃起的鲜嫩乳头的根部,缓缓用力夹紧,冰凉的铁器夹在敏感部位,不但让于子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乳头也渐渐发麻。老板此举就是为了让少女乳头麻木一会穿孔的时候减少少女的痛苦。

接着老板用一支类似注射器大针头的手针通过镊子上的小孔横向穿刺于子玫那娇嫩的乳头,针尖刺入少女乳尖的嫩肉,于子玫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可是少女这一刻坚韧的没有发出声音只是手指用力抓紧床边。老板使劲一推,针头刺穿了她的乳头,针尖带着血珠从乳头另一端贯穿而出,鲜血从针眼涌出,在于子玫雪白的胸脯上划出一条红色的细线。

穿刺用的手针是空心的,老板拿起一个消完毒的乳环取下卡扣的钢珠,然后把乳环的一端慢慢对准手针空心塞进去,然后回拉针头,乳环就随着针头穿过乳头的针孔而留在于子玫的奶头里了,老板把钢珠扣上,一只金属乳环就这样带着血迸穿在了少女的乳头上。

在这个过程中于子玫的身体筛糠般颤抖,抓住床边的手因过分用力指节微微发白,扭过头根本不敢去看自己流血的乳头。

最后老板为于子玫的乳头抹上药水算是完成一只乳环的穿刺。

接下来老板如法炮制给于子玫的另一侧乳头也穿上乳环。

纪冰佳被苏飞抵着后背站在除老板外距离于子玫最近的地方,清楚的看着于子玫忍受着巨大痛苦白嫩的胸脯上鲜血淋漓,手脚冰凉,心中既有对好友悲惨境遇的同情也有对等下就临到自己的恐惧,但她却只能这样静静等待着……

给于子玫穿好两个乳环老板擦擦汗,准备开始为她上阴环,于子玫的阴环要分别穿在她的小阴唇和阴蒂上面。

老板把于子玫的大腿固定在托架上,并将托架升高向两侧打开,于子玫身上最神圣隐秘的部位没有保留的呈现在老板眼前,这时老板的心激动起来,他可以名正言顺的近距离仔细观察这个几乎完美的少女的秘密花园。

尽管两个多月来,于子玫无数次的被三个男人翻来覆去的操弄,但由于时间不长,所以她的小穴还是浅红色的只是比原来颜色深了一点,阴阜小小的鼓起上面覆盖着疏疏的阴毛,不同于一般女性的倒三角形,于子玫的阴毛类似条形而且大阴唇的外沿阴毛很稀疏。由于双腿被分开赤裸着的下体开始湿润,黏滑的液体渐渐渗出……

老板自诩见过不少女人的身体,多年的职业素养使的他在这张床前可以摒弃一切杂念,可是面对于子玫的身体,他小腹处欲火蠢蠢欲动,裤裆里的肉棒逐渐涨大坚挺,老板暗暗庆幸外面穿着宽大的白色大褂盖住自己的秘密。

老板强迫自己冷静,按自己的流程最后确认道:“现在我要开始给你的阴唇和阴蒂穿环了,你想好了吗?”

于子玫同样处于极度紧张状态,以极小的幅度点了点头。

“那我要先为你剃掉阴毛了”老板提醒一声开始工作了,他先用干净的毛巾为于子玫擦干流出的淫水。用一把小梳梳理一下于子玫的阴毛,然后像理发一样左手用梳子擤着,右手拿着剪子,把于子玫的阴毛剪掉,于子玫感受到铁器的冰凉内心升腾起自己大张着腿任由陌生男人修剪自己阴毛的羞耻加上下体传来的阴毛被剪掉带来酥酥麻麻的感觉身体竟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异样的兴奋浓浓的淫水从微微张开的洞口潺潺流出。

“呃……”老板没想到少女会在这种情况下产生感觉可又不知道怎么说只好手下加快速度把少女的阴毛剪短后用剃须膏打出泡沫均匀的抹在少女的阴阜然后用剃须刀把于子玫的阴毛全部刮净最后温水洗净。于是少女的下体就像还没有发育的小女孩一样以光洁无毛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下面我要开始穿环了,美女忍着点啊”老板一边说着一边分开于子玫的大阴唇拉出少女粉红纤薄的小阴唇。先在少女的小阴唇上抹上点药水之后像穿乳环那样用手针刺穿少女柔嫩的肉唇,鲜血一下子渗出来,老板迅速阴环开口穿过中空的手针,然后拉回手针,穿阴环时老板比穿乳环更加细致,动作更快,让少女少受了不少苦,但即便这样少女还是疼出了一身细汗,牙齿咬的咯咯响。

当四个阴环穿完时少女近乎虚脱,老板让看于子玫脸色苍白让她休息一下再穿最难的阴蒂环。

大约半小时过后,于子玫恢复些体力,老板要进行阴蒂环的穿刺了。这一次因为金属环要穿在少女最敏感的阴蒂上所以首先要让阴蒂头从包皮里露出来,老板和少女商量决定用刺激法让阴蒂自然勃起露出,于子玫只有含泪同意。

老板摘掉手套,中年男人略有些粗糙的手从少女的大腿根部开始攀上少女密园顶端的肉芽。尽管由于少女的阴唇刚刚穿了阴环老板不好在少女的阴部尽情施展,单看老板对于子玫敏感肉芽轻施按压手法就知道老板也是御女老手。

本来就在剃阴毛时被弄得不上不下的于子玫不到片刻性欲就被挑起羞红着俏脸,若有若无的低浅呻吟,张开的小小洞口不断冒出黏黏的液体,阴蒂头也终于从包皮里突破出来。

“美女忍住不要高潮啊”老板见时机已到强迫自己从这个动情的极色少女身上收拢心神,接着完成自己的工作,他取过那个一端尖刺套口款式的阴环快速用尖锐的一端刺穿少女的阴蒂头,濒临高潮的少女被剧痛从天堂拉到地狱,鲜血涌出的同时于子玫忍不住发出凄惨的叫声,少女的身体因巨大的痛苦不由自主的哆嗦着,可老板依旧稳定的将阴环尖锐的下端插入另一端的空心中,整个阴环组成一个圆满的圆形。然后就是固定的流程擦拭血迹还有消毒。

完成了于子玫穿环的老板让狄肌把浑身汗水的于子玫扶到一边休息。

接下来轮到纪冰佳了看到于子玫惨状的少女废了很大力气才克服恐惧。按于子玫那样脱光衣服,赤裸着躺到床上被冰凉的铁器刺穿粉嫩的肉体穿上染血的乳环。

只是在穿阴环剃毛的时候纪冰佳比于子玫的阴毛更浓厚些老板也多浪费些时间,在穿阴蒂环的时候老板发现纪冰佳的阴蒂先天较小,阴蒂头不适合穿环,当然楚盛不会轻易放过少女,最后那个阴蒂环穿在少女的阴蒂包皮上。

穿环其间少女同样数度产生肉体反应也同样在下体被穿刺的痛苦中哀叫哭泣,可最后也没有逃脱在身体上留下这残酷淫靡的配饰的命运。

在两个少女都完成淫环穿刺后老板嘱咐他们穿环后的注意事项比如一个周内不要发生性行为,避免剧烈运动,不要沾水,还特意叮嘱两个少女每天轻轻转动阴环乳环不要让它们和伤口长在一起。

狄肌和苏飞帮助几乎虚脱的少女穿上衣服,仅仅是抬腿的动作和双腿间的摩擦扯动伤口让少女们的小脸痛苦的扭曲可伴随痛苦的还有一种说不清的快感让少女身体发软。当于子玫和纪冰佳提上裤子后,穿环的阴唇阴蒂与裤子接触摩擦这种近乎疼痛的快感侵袭两个女生的神经,纪冰佳还好一些她直接脱掉了打底裤连衣裙下摆的长度可以保证她不走光而且穿刺在阴蒂包皮上的阴环对她的刺激相对要小一些。

相比下于子玫就承受更大的痛苦了,紧身的牛仔裤糙硬的布料好像刑具一样剐蹭少女阴部的伤口和被迫暴露出来的敏感娇嫩的阴蒂头。少女感觉自己每走一步路都像是用刀片在阴蒂上划。最后两腿发软的少女被男人扶着走出刺青店。

不过离去的楚盛等人并不知道在他们离开后当晚刺青店老板把自己的炮友想象成绝美的少女在她身上发泄了一次又一次。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