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红少女上(校花的淫与情) (10) 作者:水光不惊

.

【浅红少女】

作者:水光不惊2020/9/18发表于:首发SexInSex

. 十、假期调教

时间转眼到了五一,学校放假五天,楚盛命令于子玫和纪冰佳各自找个借口不回家,他要利用这几天时间好好调教两个女孩一番。

假期开始的两天于子玫和纪冰佳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就是被三个男人无休止的淫辱。似乎是要把前段时间因两人阴处穿环而无法干少女小穴而积累的欲火都发泄出来,这两天里两个女孩几乎就没穿过衣服。在楚盛的公寓里两个女孩自然被要求每时每刻都一丝不挂的全裸着以方便楚盛三人随时奸淫凌辱。即便出门也是真空穿着衬衣和短裙,阴道和肛门里也都塞着巨大的震动棒或者是肛塞和跳蛋。

然后少女们唯一的休息方式——睡觉也被楚盛当成了折磨少女们的手段。楚盛规定除非是三人操少女太累了直接插在少女体内睡着了,否则夜里两个少女是不许睡床的,于子玫和纪冰佳在挨完操并为主人舔干净身体后必须爬出屋子,去公寓门口的玄关处睡觉,而且只有一条薄薄的毯子,没有任何枕头和褥子,这被楚盛美其名为要帮助少女习惯母狗的睡觉方式。

对于这些残酷的羞辱调教一开始两个少女反抗过,但楚盛威胁要买两个狗笼子让少女住在里面,于是两个少女再次屈服了。

在之后的很多个夜晚,身心俱疲的少女们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抱在一起无声的哭泣着直至昏睡……

之后楚盛进一步要求两个少女不能再上桌吃饭,由狄肌为两个少女买了一个食盆,每顿饭楚盛三人吃完后,把所有菜一起倒在食盆里面,两个少女必须趴在地上吃食盆里的食物,而且不准用筷子,勺子只能直接用嘴舔食或用手抓着吃。对此楚盛称其是为了培养少女的奴性与身为母狗的自觉。这种母狗般的进食方式令两个少女痛苦万分,每顿饭都是就着泪水咽下。而楚盛也终于发了善心,在第三天允许两个少女可以自己出门吃一顿饭,他们三人也不会跟随。理由冠冕堂皇:为了少女们的身体健康。

两个少女清楚这只是羞辱两人的一种方式,出门前灌满精液,黏乎乎的下体被风一吹,一片冰凉,在这种特殊冰凉感觉的刺激下少女没穿内裤的下体淫水直流……甚至有时还要佩戴着那些淫具,以如今两人敏感的身体在那些淫具的刺激下,又怎么能做到平静的吃饭?更别说还要竭力保持正常不能被周围的人发现。

这种感觉对于于子玫和纪冰佳来说还不如在公寓里趴在地上舔食物吃。

在假期的第三天傍晚,刚趴在地上吃完饭的于子玫和纪冰佳被命令站在一起。

一丝不挂的于子玫和纪冰佳手臂自然的垂在身侧双腿微微分开,娇躯一点遮挡都没有全部暴露给面前的男人。乳头上的银环因身体的颤抖微微晃动着,阴唇和阴蒂上的阴环还有下体的水光隐约可见。

楚盛三人像是打量艺术品一样打量两个少女,肆无忌惮的灼热目光让少女们的脸庞变得通红。

楚盛命令少女们双手抱头,双腿分开。然后三人搬出一堆各式各样的淫具,见到这些于子玫和纪冰佳悄悄对视了一眼眸子中露出悲哀和认命的神色。

楚盛三人熟练的把这些淫具用在少女们的身上,黑色的皮质项圈套在于子玫的秀颈上并收紧,乳头上的乳环用一根银链穿在一起。黑色的束身带紧勒在少女的赤裸娇躯上,阴道被巨大的转动棒塞满,肛门也被水滴形的不锈钢肛塞撑开一个圆洞,就连阴蒂也没有被放过,一个红色的跳蛋用胶带紧紧贴在少女穿了环的阴蒂上,少女的大腿根部绑上了一条皮带用来捆住跳蛋的控制器。然后在少女另一条大腿内侧用红色的记号笔歪歪扭扭的画上了几个正字,又在少女的小腹画了一个简易的子宫图形,少女的形象变得无比淫靡却能轻易激起任何男人欲火。

接着三人又开始对付纪冰佳,少女的秀颈上同样被系上项圈,不过项圈的颜色是红色的,两只乳环上分别系上两条银链在小腹处交叉另一端扣在少女的阴唇环上,然后在少女的阴道里塞进了三个有线跳蛋,肛门里也被捅进了一根长长的塑胶拉珠肛塞,一个蓝色的跳蛋用胶带紧紧贴在少女的阴蒂上。一只不锈钢腰带箍在少女的腰肢上,四只跳蛋的控制器插在腰带上。最后在少女的小腹上写下贱婊子纪冰佳几个字,又在双乳上分别写下肉便器和性奴隶,就这样又一个散发著淫乱气息的少女出现在三个男人面前。

于子玫和纪冰佳因这身淫贱残酷的装扮俏脸涨红,羞耻不堪。但两女悲哀的感觉到经过一次又一次调教的身体却条件反射般隐隐兴奋起来。

狄肌和苏飞给于子玫套上一件薄薄的格式长风衣,又给纪冰佳套上一件红色的风衣。除此之外两个少女身上没穿任何衣物。

“走吧,校花们,我们出去逛逛吧”楚盛笑道。

狄肌和苏飞会意的掏出两条银色的锁链扣在于子玫和纪冰佳的项圈上。把少女身上的震动棒和跳蛋都打开,让少女们穿上旅游鞋,然后牵着两个少女向屋外走去。

于子玫和纪冰佳的上下私密处同时受到猛烈的刺激不由自主的蹲下身子,双手按在双乳和下体上但颈部传来的拉力使少女被踉跄着拉出屋外。

夜晚,夏季的公园里有乘凉玩耍的老人和小孩,还有三三两两手牵着手散步的情侣。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远处的一座公寓内走出来几个人,径直向公园走来。

这几个人三男两女,三个男人走在后面,两个女孩走在前面。尽管夏季晚风清凉但空气依旧很闷热,可奇怪的是两个少女仍把风衣的扣子系的紧紧的,衣领竖起。但是在少女走过路灯时细看就会发现她们的脖子上似乎戴着颈带一类的饰品而且少女们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好像在忍耐着什么。不过在阴暗的夜色里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些细节。

一行人渐渐离开了路灯下人群密集的地方,来到公园里一片路灯照不到的树林里。

清冷的月光透过树梢照在少女的脸上,映出两张美丽的脸庞,正是于子玫和纪冰佳。

“把衣服解开。”看周围已经没有人了,楚盛道。

少女们眼眸中露出哀求的神色但在楚盛强硬的命令下只能顺从的解开风衣扣子。

于子玫和纪冰佳颤抖着手在公园的树林里解开了自己身上唯一的衣服。夏夜的凉风吹拂在自己赤裸的身体上带来的丝丝凉意,于子玫和纪冰佳双腿大张着站立,双手把风衣向两边拉开,束缚在少女身体上的邪恶淫具和绘在少女身体上的淫荡的图文全部暴露在空气和狄肌手上的摄像机里。

身体在户外完全暴露且被拍摄下自己的淫态的羞耻感让两个少女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可少女不得不收紧阴道的肌肉防止震动棒或跳蛋从湿滑的阴道里掉落,被撑开的肛门让少女产生一种排泄的错觉,最敏感的阴蒂遭受着跳蛋的折磨让少女几乎站立不住。阴道,阴蒂和肛门三处传来的强烈刺激让少女的身体逐渐火热起来。

把摄像机放在一旁,狄肌和苏飞上前把少女们的项圈转了180度,把银色的锁链从少女衣服中抽出。

就在刚才走出公寓后楚盛把少女们的项圈转了一圈,让项圈的卡扣被少女的头发和衣领遮住,项圈上的锁链也被藏在了衣服中,这样一来不仔细看的话少女就像戴着一条别致的颈带而不会想到是带着一条淫靡下贱的狗奴项圈。

两个少女被迫跪伏在草地上,项圈上的锁链另一端握在狄肌与苏飞手中,两人握着锁链牵引着少女像是遛狗一样在草地上来回溜达,还让少女们抬起一条腿做出小狗撒尿的动作。

于子玫和纪冰佳因害怕被人发现自己此刻的淫荡模样,精神高度紧张,肉体更加敏感,这种状态下少女们对体内震动棒和跳蛋的震动感觉的更为明显,少女们发出痛苦与羞耻的呻吟声。体内也涌现出怪异的兴奋感,两个少女身体颤抖起来竟在这种环境下高潮了。

少女的高潮没有逃过楚盛等人的眼睛,楚盛哈哈淫笑着,“不愧是骚母狗和贱婊子啊,在这种情况下也能高潮。”

“老大我早就说过这两个校花这么骚,咱们这样干到最后说不定爽的还是她们。”狄肌附合著。

于子玫和纪冰佳垂着头一句话都没有辩解,似乎已经习惯了男人的言语侮辱。

楚盛三人见少女们默默忍受着自己的嘲笑也不再多说,脱下裤子命令道,“两个母狗过来给老子含鸡巴”

看着于子玫和纪冰佳跪在地上轮流为自己口交,在这个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地方楚盛三人也体会到不同往常的兴奋与刺激。三人拔掉了于子玫和纪冰佳下体的淫具,苏飞重新拿起摄像机,楚盛和狄肌把两女拉了起来,让两女抓住身旁的树枝,楚盛和狄肌把于子玫和纪冰佳的一条腿抬起压迫在娇乳上,两条粗长的肉棒噗叽一声没入两女的小穴中奋力抽插起来,因为是在公园露天里两女都咬着牙不敢发出声音来,倒是楚盛和狄肌很享受两女这样隐忍的神色,抽插的更为激烈了,最后纷纷射在两女体内……直到每个人都在于子玫和纪冰佳体内射了两三次才算结束,三人把淫具塞回少女体内,让两女穿好衣服,于子玫和纪冰佳勉强撑着饱受摧残的身体跟着楚盛三人回到公寓。这时公园里已经空无一人。

见识了于子玫和纪冰佳在户外被淫辱时表现出的羞耻和淫荡姿态。楚盛三人再一次找到了羞辱两个少女的方式和征服者的快感。之后的两天时间甚至开学后的几天楚盛和狄肌、苏飞每天晚上都会带着身上佩戴满淫具的于子玫和纪冰佳去附近的公园,命令两个少女在脱得一丝不挂并做出种种淫荡的动作,然后插入少女因高度紧张而变的敏感的身体。引得少女在他们的胯下失神的呻吟哀叫。甚至有好几次几人的淫荡游戏差点被路人发现,可楚盛等人依旧乐此不疲的享受着少女们紧张状态下的颤抖高潮。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