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红少女上(校花的淫与情) (4-5) 作者:水光不惊

.

【浅红少女】

作者:水光不惊2020/8/3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 四、媚药春情

就在浴室响起水声之后,狄肌和苏飞迫不及待的推门进来,这时楚盛已经穿好衣服,正在往倒好的一杯水里丢进一枚药片。

“老大,完事了?”狄肌嘿嘿乐道。

“老大,这冰山校花的身子比于母狗怎么样?”苏飞也凑了上来。

“别说,这纪校花的身子和于母狗还真是各有千秋。”楚盛晃了晃杯子一脸回味,“刚才的录像拍好了?”

“放心吧老大,我的技术你还不放心啊?”

“那就好,有了这录像纪大校花也就跟那于母狗一样了。”

“嘿嘿,为了20万把自己给卖了应该是婊子才对,纪婊子”苏飞道。

“纪婊子,呵呵”楚盛道,“那一会儿这个纪婊子就交给你们俩了”

闻言苏飞狄肌顿时大喜:“谢谢老大”

不多时候纪冰佳就从浴室出来了,洗净身体的纪冰佳如出水芙蓉般清丽动人,浴巾盖住身体的敏感部位,点点水珠顺着身体的玲珑曲线滑落,俏脸还是有点苍白,娇躯上青紫的伤痕还未完全褪去,双腿微微分开,给人一种想要拥进怀中好好怜惜的娇弱之感。

而看到少女如此姿态的楚盛却在想着少女压在身下好好蹂躏一番。

“喝杯水吧”楚盛把手里的杯子递过去。

确实有些口渴的纪冰佳没多想接过杯子把水喝完,把杯子放在一边:“楚盛,我们的交易完成了,等我攒够钱就会还你。”少女声音清冷。只想马上离开这个带给自己无尽屈辱的地方。

“大校花刚下了床就这么一副高冷的样子啊,忘了刚才在床上你不是也很爽吗?”楚盛道。

“楚盛,你不要再说了,把我的衣服拿进来我要走了”纪冰佳神色有些惊慌,她也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背叛了意志,在这种情况下达到高潮。

这时屋门被推开狄肌和苏飞走了进来。

“你们进来干什么,出去。”纪冰佳急忙叫到,现在她只有一条窄窄的浴巾只能勉强挡住私处,等于是被两人看光了。

“我们是给你送衣服的”狄肌抖了抖手里纪冰佳脱在外面的外套和内衣内裤。

“你……”纪冰佳羞愤无比。

“怎么了,刚才干的那么舒服,现在装起清纯来了”苏飞嘲笑道。

“你们……”纪冰佳有不好的预感,刚想抓过衣服。

楚盛突然道,“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纪大校花刚才我的条件是让我们爽一下”还特意将我们两个字咬的很重。

“楚盛,你就是一个混蛋”纪冰佳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三个男人的阴谋,美眸中似乎要喷出火来。失控的大喊,“我死也不会如你们的愿”

“这个可由不得你了,你没感觉身体有什么感觉吗?”楚盛淡定道。

纪冰佳愣了一下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热了起来,一股燥热的波动从小腹升起,就像刚才在床上被楚盛撩拨起性欲的感觉。

纪冰佳猛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桌上的水杯。

“现在想起来了,晚了,好好享受属于你的肉体盛宴吧”说完楚盛冷笑一声就出去了。

而狄肌和苏飞已经扑向了纪冰佳。

“不——”纪冰佳的话还没喊完身上的浴巾就被狄肌扯了下来,看着少女雪白的胴体两个男人小腹一阵火热,阳具高高昂起。两人快速脱去衣服把退到墙角瑟瑟发抖的纪冰佳推到在床上,纪冰佳惊叫一声还未来得及反抗就被狄肌按住一条腿大手顺势探到了她下体的蜜源,粗糙的手指在桃源洞口揉动着,苏飞也没有闲着,一只手勒住纪冰佳另一条腿的腿弯把纪冰佳浑圆的玉腿大大拉开,另一只手肆意玩弄着少女饱满的玉峰,弹性十足的玉乳在苏飞手下变换成淫靡的形状,乳尖的嫩肉也没有逃脱厄运被苏飞用手指不住的搓动。

纪冰佳起初的时候用力的挣扎,可是敌不过两个男人的力气被两个男人一同侵犯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纪冰佳感觉到起初那一股燥热的波动随着狄肌和苏飞对自己敏感处的侵袭竟渐渐燃遍全身。纪冰佳知道那是楚盛下的春药的作用,可是她的身体背叛了自己的意志。

纪冰佳的娇躯香汗淋漓,浮现一层诱人的粉红,俏脸更是如同煮熟的大虾一般,脸颊飞上两道红霞,性欲如海潮般冲击着少女的意志苏飞与狄肌的每一下抚摸或揉捏都带起少女剧烈的反应,腿间一阵冰凉湿润。

狄肌敏锐的发现了纪冰佳的变化,湿润起来的下体,火热滚烫的身体,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都似乎在宣告着这个少女已经动情,只是这个冰山校花还在保持着最后的倔强——死死咬着嘴唇将已经溢到唇边的呻吟声堵回去。

狄肌心底冷笑一声,手指移动慢慢插入少女早已泥泞不堪的肉穴。

纪冰佳瞪大眼睛,她清楚的感觉到狄肌粗壮的手指如游鱼般在自己敏感的阴道内搅动。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但此时听来却是一道诱人至极的呻吟。

“哈哈,冰山校花在床上怎么变成火山女婊子了”狄肌开口打击了纪冰佳的自尊心,少女心中涌起一种堕落的羞耻感可是身体却更加敏感。

“不要……”纪冰佳哭叫着。

“想叫就叫出来,到这个时候还装什么纯洁”苏飞也在一旁道,手指一刻不停的快速拨弄着少女早已挺立的蓓蕾。

“啊——”纪冰佳的呻吟声逐渐高昂,纤细的腰肢不停的扭动着。这一刻纪冰佳终于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了潮涨的欲望……

苏飞忍不住吻上了校花的唇,正在春药和两人的挑逗下意乱情迷的纪冰佳轻启檀口迎接着苏飞疯狂索取甚至主动伸出香舌与苏飞纠缠撩拨。这时纪冰佳突然感觉双腿被掰开紧接着下体一热,原来狄肌按住少女的膝盖把纪冰佳双腿M字分开,把他那粗壮的巨物抵在少女的蜜穴洞口,狰狞的龟头缓缓顶开少女紧闭的玉户。纪冰佳感觉如同一把滚烫的烙铁插入自己体内可是还没等她痛呼出来,一种充盈的满足感从下体流向全身,纪冰佳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尽了,身子软若无骨任凭狄肌把自己压在身下重重挞伐,淫水不住的流淌。在狄肌猛烈的抽动下打成白浊的泡沫沾满两人的交合处。

苏飞这时才松开纪冰佳的唇,少女大口呼吸着空气,唇间撩人的呻吟声绵绵不绝。

“大校花也别闲着给我打打飞机吧”苏飞抓过纪冰佳白皙纤细的小手把自己坚挺的阳具塞进少女的手中,失去思考能力的纪冰佳完全顺从男人们的命令,抓紧手里的阳具上下撸动。

“我靠”苏飞低吼一声纪冰佳的撸动自然无技巧可言可肉棒被那柔软温暖的小手包裹所带来的刺激也让苏飞几乎把持不住。

狄肌那里已到了最后关头,纪冰佳肉穴的紧窄与于子玫不相上下,狄肌并未发挥出自己的真正水平就达到爆发的边缘。

“啊——”狄肌浓浓的精液射进纪冰佳的身体……

纪冰佳身体一阵颤抖可并没有达到高潮,随着狄肌退出,自己的身体泛起一阵阵空虚感让少女极为不适,口中无意识的低念“我要……给我”

坐在床边的狄肌闻言又羞又恼“还他妈的校花呢,比婊子还骚,给老子等着早晚操服你”

“嘿嘿,我来吧”一旁享受校花打飞机的苏飞翻身压上纪冰佳的身体,阳具一下子贯穿少女的阴道,纪冰佳双腿立即缠上苏飞的腰,口中呻吟声随着苏飞的进出逐渐高昂,俏脸好像能滴出血来,尽管苏飞的阳具不如狄肌宏伟但也足够满足纪冰佳,更何况纪冰佳在刚才其实就已经快要达到高潮的临界点了。果然在苏飞抽插十几下后,纪冰佳就颤抖着高潮了,在高潮的瞬间少女紧紧抱住苏飞,指甲几乎掐进苏飞的后背,胸前的两团柔软弹性十足的压在苏飞的胸口……紧接着达到极限苏飞也射在了少女体内。

然后发泄完欲望的狄肌和苏飞拉起脱力了纪冰佳,狄肌把污浊的肉棒插进纪冰佳嘴里,命令少女为自己舔干净,苏飞则把肉棒上的浊物蹭在少女的大腿内侧。

在屋子的另一边楚盛翘着二郎腿看着这台活春宫,一台工作中的摄像机一点不拉的记录着三人从开始到现在的一切。

在少女身上清干净阳具后,狄肌和苏飞就去了浴室,当两个男人从浴室出来时看到楚盛一脸冷笑,桌上上的台式电脑正放映着刚才的情景。纪冰佳已经恢复了神智,正抱着衣服缩在墙角,从少女腿间的缝隙还能隐约看见股股精液从肉缝中流出。少女眼眶红肿,眼神中透着一副刻骨的怨恨和认命的悲哀。

两人对视一眼,明白冰山校花已经屈服,另一个校花也即将沦为自己三人的性奴。

. 五、两女同床

华都公寓,位于第三中学旁的高级公寓式住宅区,在这寸土寸金的市里繁华地段又是学区房,华都公寓的房价已被炒成天价。有传言称华都公寓的开发商就是楚盛的父亲,虽然楚盛从未提起过这一点但他确实在这里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公寓。

周末,楚盛的公寓内。

一具雪白的肉体一丝不挂的跪趴在卧室的大床上,虽然脸庞被低垂的发丝遮掩着但她白皙紧致的肌肤及因跪趴姿势而显得挺翘的粉臀和饱满的酥胸还是让人想入非非。

在她背后楚盛的肉棒尽情的在少女的肉穴里驰骋。忽然楚盛抓住少女雪藕般的手臂把少女的上半身拉了起来,少女臻首高昂,发丝滑落一张姣好的脸庞露了出来,正是被同学誉为冰山校花的纪冰佳!

距离上次楚盛三人在临时租的办公室的奸淫纪冰佳已经过去一个多周了,一个多周的时间里三人一次又一次的在教室,天台,学校厕所,公寓里奸淫这个女神校花,而且大部分都拍了照片或视频。

被楚盛以多种手段威胁的纪冰佳也是经历了从反抗到现在无奈屈从的过程。

“纪婊子,还在我面前装矜持,我看你是想还钱了,还是想让你那些照片视频给你父母和老师同学鉴赏一下啊?”楚盛发现纪冰佳虽被自己压在身下被自己操的满面潮红,下唇紧咬却强忍着不发出任何声音不由怒道。

听到楚盛的威胁,纪冰佳幽幽的叹了口气,这样的话这一周来不知听过多少次了可是却毫无办法。只能强忍着心中悲苦,听从楚盛的命令。放松身体对情欲的控制,传出低浅的喘息呻吟。

少女低浅的呻吟对楚生来说无疑是一剂强烈的春药,心中涌起一股更强烈的欲火。肉棒更猛烈的在纪冰佳的紧穴中进出搅动。

楚盛胯下的纪冰佳,对楚盛的反应感觉的更加清楚。比刚才更加巨大火热的肉棒像铁杵一般一下一下刺破自己的身体。纪冰佳的呻吟不觉更大了几分,更是渐渐不受自己的控制。

“纪婊子给老子叫的再骚一点”楚盛狞笑着命令道。

“楚盛主人,你操的佳奴好舒服啊~主人的大鸡巴操死我吧~”纪冰佳犹豫了一下,按照楚盛的要求大声叫道。

如果有同班的同学在这里一定会怀疑人生,现在纪冰佳一副在床上被男人操的大声淫叫的淫娃形象与平时高洁的冰山校花判若两人。但其实这些让人羞耻的淫词艳句都是楚盛三人一句句教纪冰佳的,楚盛命令少女在床上“骚起来”的时候必须这样淫叫,并用一个周的时间令少女渐渐熟悉这种叫床方式。

在纪冰佳的浪叫下,楚盛很快射在纪冰佳体内。

发泄过后的楚盛习惯的在少女口中清理干净自己的阳具然后披上一件睡袍,点起一根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而纪冰佳像散架一样躺在床上,尽管刚被楚盛内射过的肉穴里正向外渗出精液,但精疲力尽的少女一动也不想动,纪冰佳不再像一开始那样每次被干完都要迅速清理干净身体,一个周被三个男人反复奸淫虽然纪冰佳始终没有完全屈服楚盛的淫威可从前视若珍宝的东西现在被人任意糟践让少女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对某些事经历的多了,心也渐渐麻木了。

这是房间的门被推开了,纪冰佳下意识的惊慌了一下,向门口看去,进来的是两个男子和一个美丽的少女,两个男子不出纪冰佳意料的是狄肌和苏飞,但看清楚那个少女时纪冰佳大吃一惊,少女上身穿着白色的羊毛衫下身穿着黑色的打底裤和驼色短裙,一张动人的俏脸上带着淡淡的清冷,正是和自己同被誉为校花的于子玫!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纪冰佳心中升起疑惑,但很快纪冰佳就反应过来自己还现在赤裸身体一副与男人还好后的淫靡样子全落在于子玫眼中。少女惊呼一声蜷缩起身子抓过旁边的一个枕头挡在身前。只是惊乱的纪冰佳并未发现于子玫眼底深处的无奈,羞耻以及一丝春情。

看到纪冰佳惊慌失措的样子,狄肌苏飞均不觉好笑,心道你面前的这位于大校花比你还要早些被我们按在这张床上操呢。

“于母狗,还楞着干嘛让你放松了一周忘了见到主人应该怎么做了吗?”一旁的狄肌毫无顾忌的说到。

于子玫的脸庞变得通红,眼帘低垂偷偷瞥了一眼因狄肌的话愣神的纪冰佳,眼神中的羞耻之色更浓,娇躯微微颤抖着嘴唇动了动但想好的求饶之语还是没有出口。接着在三个男人审视的目光中,纤纤玉指一件件的脱下自己的衣服,羊毛衫,衬衣,短裙,打底裤……最终少女如汉白玉雕刻的娇躯一丝不挂的出现在楚盛三人和纪冰佳面前。

纪冰佳看着于子玫自如的在三人面前宽衣解带显露裸体又发现于子玫没有穿胸罩和内裤,再加上狄肌对于子玫的称呼当然明白了于子玫八成和自己一样被眼前这三个混蛋要挟而且听狄肌话里的意思只怕于子玫落到这三人手里的时间比自己还要早一些。

在纪冰佳心里转过这些念头时,于子玫已经走到楚盛面前,跪伏下身子声音颤抖着道:“请楚盛主人操玫奴的骚穴”

“嘿嘿,于母狗倒是越来越骚了,不过我刚刚在这位佳奴的身上发泄过了,你还是问问你的另两位主人需不需要你的骚穴吧”楚盛道。

于子玫无奈低着头起身也不敢看床上的纪冰佳,而纪冰佳也下意识的移开视线没有再看于子玫。

于子玫走回狄肌两人面前,跪在两人面前少女的神色已经平静下来,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看到于子玫光着身子在三个男人面前来来回回还要屈辱的请求男人干自己,纪冰佳心中涌起同病相怜的酸涩,眼眶不由红了。

狄肌可没有楚盛那种享受调教女人的乐趣,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校花和她那丰满的美乳,在乌黑的阴毛中若隐若现的粉红肉缝,尽管不知占有少女多少次了但下面还是硬了起来。

“先用你的小舌头给老子爽爽”狄肌道。一旁的苏飞为他让开位置坐到床上把纪冰佳手中抱着的枕头抽出将少女揽在怀里一只手按在少女的秀乳上揉搓,尽管纪冰佳倍感羞耻但也没有无谓的反抗。

跪在狄肌面前的于子玫面无表情的把狄肌的内外裤子解下,在扒下狄肌内裤的瞬间坚挺的肉棒猛然弹出,直直的矗立在于子玫面前几乎顶在少女的鼻尖上同时一股浓烈的味道冲进少女的鼻子,于子玫强忍着恶心,伸出小舌从敏感的龟头开始舔遍狄肌的棒身然后竭力把狄肌的狰狞巨物一点点包裹进自己的口腔中。于子玫的口交技术在楚盛三人的调教下与刚开始相比无疑有了巨大的进步,短短不到一分钟就让狄肌吸了好几口凉气才忍下射精的欲望。

“我靠,于母狗果然天生就是做母狗的好材料这才几天,口活就这么熟练了。”狄肌刚刚喘匀气就出言刺激于子玫道。

正将狄肌肉棒含在嘴里吞吐的于子玫闻言眼神一黯,俏脸上却布满如喝醉酒般的红晕,眼神中充斥着迷离之色,阴毛遮掩的下体似乎隐含着淡淡的水光,呼吸也变成微微的喘息。

纪冰佳吃惊的发现于子玫竟开始动情了,苏飞凑近少女的耳边轻语道:“很奇怪她为什么这么快就发骚了吗?”

“你们……给她吃了春药?”纪冰佳也不止一次被强迫吃下发情的春药仔细一想当然明白了缘由。

“聪明”苏飞手掌下滑,“把腿张开”,

纪冰佳认命的大大张开腿任由苏飞的手指在自己的大腿内侧和阴唇阴蒂上摩挲玩弄。

“所以今天好好听话,不然也给你喂春药知道吗”

纪冰佳闻言一惊但还不待她有所反应就感觉到苏飞的手指插进自己黏滑的肉穴,一道软糯诱人的呻吟声溢了出来……

另一边于子玫趴在地上,头颅低伏,粉臀高高翘起白皙光滑的脊背呈现出流畅的曲线,皮肤黝黑的狄肌在少女身后卖力的做着活塞运动,乌黑的大鸡巴在少女粉嫩的肉缝间时隐时现,两人的组合就像是天使与魔鬼,圣女和野兽。随着狄肌动作的加剧和体内春药药力的散发,于子玫眼中的那丝抗拒渐渐消失,性欲压倒理智,翘臀也随着狄肌的插入拔出而前后迎合,使两人肉体的撞击更加剧烈。

看着于子玫和狄肌激烈的交合。苏飞的手指在纪冰佳肉穴里抽插的速度力度也骤然加快,使的纪冰佳娇喘连连。

“怎么样爽不爽?”苏飞问到。

“爽……”害怕被灌春药的纪冰佳无意识的应和。

“想不想被插?”

“想……”

“求我插你”

“苏飞主人,插我。”

听到少女的淫语苏飞早按捺不住翻身压在纪冰佳身上扶着自己挺立的肉棒慢慢插进少女虽然充分湿润却依旧紧实的肉穴里。

这时在地下操的起劲的狄肌忽然停下来从于子玫体内拔出肉棒,仰躺到床上:“于母狗,爬上来自己动。”

药力发作的于子玫好像从天堂掉到地狱,巨大的空虚感让她来不及多想就听从狄肌的话爬上床。幸亏楚盛这间屋子的床足够宽大能满足四个人在上面折腾。

爬上床的于子玫双腿分开在狄肌身体两侧,用手扶着狄肌的肉棒对准位置,身体猛然一沉,狄肌的大肉棒消失在于子玫水淋淋的肉穴之中,一股超乎寻常的满足感从下体沿着脊椎传入大脑,少女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接下来少女如一位冲锋陷阵的巾帼英雄在狄肌身上高低起伏,秀发飞扬。

狄肌痛快的享受着于子玫女上位的服务,于子玫每一次身体落下都带起两人沉重的肉体碰撞。这种于子玫掌握节奏的性交让狄肌体会到了与平时自己主导完全不一样的快感。

但于子玫毕竟是女子且处在性欲高涨状态,初时起伏激烈但在肉穴吞没狄肌肉棒十几次后终于身体疲软难以为继而狄肌则翻身将于子玫扑倒,放在纪冰佳身边,托住于子玫的大腿后部将她的大腿高高托起分开,肉棒毫无阻碍的进入于子玫还未完全闭合的肉穴快速抽动。

于子玫再忍不住毫无顾忌的淫叫,娇躯僵直接着触电般颤抖,下体喷出大量液体,达到高潮的于子玫意识渐渐模糊,但是身体的欲望依旧汹涌……

在于子玫身边,纪冰佳也已经在苏飞极具体技巧的进攻下渐入佳境,由开始的害怕被灌春药而被动迎合到现在忘我的主动索取。

“纪婊子,刚才还装矜持怎么快就骚了?”苏飞喘息着调笑少女。纪冰佳转过头不想在这个尴尬的时候和苏飞对视,同时心里暗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竟然三番五次的被自己痛恨的男人操出感觉,其实这委实不能怪纪冰佳,楚盛给两女服用的春药是特殊调配的,每次服用后虽然药效能过去却是潜移默化的改变人的身体,让人对性刺激的感觉变的敏感。

纪冰佳身体颤抖,已经处于高潮边缘,忽然意识有些模糊的她感觉自己的手掌里塞进了另一只小手,这只微凉的小手柔软滑嫩,与她的手十指相扣在一起。纪冰佳费力的转过头震惊的发现这只手的主人竟是躺在自己身边的于子玫。在此刻她才惊觉自己竟已与于子玫躺在一张床上任人淫弄。于子玫此时似乎已失去意识,根本不知道自己抓住纪冰佳的手,只是沉浸在欲海中不自觉的想要抓住点什么。观察着与自己同为校花的少女,平日里高洁恬静的校花如今在男人身下淫态毕露面容扭曲,下面的床单湿了一大片,不知高潮了多少次纪冰佳心中一叹不顾心中羞耻出奇的没有挣脱于子玫握紧自己的纤纤玉手。

狄肌和苏飞看到十指相扣的校花,相视一笑,更加卖力的开垦校花的蜜道。从第一次射精中恢复过来的楚盛看到两个校花手指相扣,同床受辱的淫靡场景,下体早已挺立而起,拿过傍边的摄像机把这难得的刺激淫景纳入镜头。

看到老大的样子狄肌和苏飞没有再变动姿势,运动了十几分钟就把精液灌满了校花的淫穴。

经过长时间的疯狂,纪冰佳最后也达到一次高潮,无力的躺在床上,体力几乎耗尽,全身好像散架了一样。于子玫在多次高潮后体内的药力已散掉大半所以看起来还要比纪冰佳精神几分。不过也是娇躯酥软无力起身。

见到两名校花娇弱的躺在床上,双腿还保持着大张的状态,三个男人不等校花们恢复就扑在她们的身上开始新一轮的奸淫,小穴在被男人们的精液浇灌两三次后,两人终于体力不支晕倒在床上……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