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紅少女上(校花的淫與情) (11-12) 作者:水光不驚

簡體

. book18.org

【淺紅少女】 book18.org

作者:水光不驚book18.org

2020-9-26發表於SIS book18.org

.book18.org

十一、校園暴露 book18.org

清晨時分三中的校園裡一片寧靜。畢竟離假期結束還有一天時間,現在只有極少數的學生返回學校。 book18.org

可是在這美好的清晨里,寥寥無人的男生宿舍五層的走廊里卻隱隱傳出啪啪地肉體碰撞聲和極力壓制的女生呻吟聲。 book18.org

楚盛三人的宿舍內此時一片淫靡之景。於子玫和紀冰佳赤裸著身子跪趴在地上,身後狄肌和蘇飛的陽具在她們體內聳動著。在於子玫和紀冰佳面前楚盛大馬金刀的坐著,兩隻瀰漫著汗臭味的腳伸到少女面前,兩女一邊忍受著狄肌和蘇飛的姦淫一邊還要用手抬著楚盛的腳含進口中用香舌仔細的舔著楚盛還帶著污灰的腳趾和趾縫。 book18.org

感受著腳上傳出來的濕潤的暖暖的麻麻的感覺,看著少女們強忍著噁心卻不得不把自己的臭腳含進嘴裡的屈辱表情,楚盛覺得這個清晨格外美妙。 book18.org

楚盛三人是帶著於子玫和紀冰佳在昨天搬回學校宿舍的,宿舍的宿管員早已被楚盛買通了,於子玫和紀冰佳就住在男生宿舍里。當然和在公寓里時一樣不允許兩女睡床而且楚盛讓狄肌把少女們在公寓時吃飯的食盆也帶來了,即使是在學校宿舍里少女們依舊要過著母狗般的生活,而經過不斷調教的於子玫和紀冰佳只是稍微反抗了一下就屈從了。這讓楚盛意外中很是興奮,這距離他的目標更近了一步。 book18.org

於子玫和紀冰佳麻木的在三個男人的注視下分開大腿,肛門慢慢放鬆,把一個帶著狗尾的肛塞塞進自己的菊穴中,紅色和藍色的絨毛好像真的從股間長出來的一樣在雙腿間晃動著。 book18.org

一個盛滿稀飯的食盆被放在少女面前,兩個少女跪趴在地上,頭碰頭的舔食著盆里的稀飯。 book18.org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短短一個周的時間,兩人的屈辱感竟大大淡化了,兩人都適應了這種屈辱的進食方式。 book18.org

一旁,狄肌早已拿出攝像機拍攝下少女們的下賤姿態。 book18.org

等於子玫和紀冰佳吃完早飯時間也才剛剛六點半,於是楚盛開始執行他下一步對少女的淫辱調教的計劃。 book18.org

楚盛命令於子玫和紀冰佳分開站好,取出記號筆,以少女雪白的嬌軀為紙,塗畫出淫蕩的文字與圖案:於子玫的乳房上以乳頭為圓心被畫上一層層圓圈,在兩乳之間畫著一根陽具,胯骨位置寫著騷母狗於子玫的字樣,在光潔無毛的陰阜上寫著插入口三個小字,字下面畫了一個粗粗的黑色剪頭指向少女滲著精液的肉穴。 book18.org

紀冰佳的小腹上也被寫上了賤婊子紀冰佳的字樣,大腿內側和雪臀上用紅色記號筆歪歪扭扭的寫著肉便器、小屄好癢、超愛大雞巴等淫亂字樣。 book18.org

然後狄肌和蘇飛把紅色和黑色的頸帶分別套在於子玫和紀冰佳的秀頸上。頸帶的前端掛著一個不大不小的不鏽鋼環,既是裝飾但也可以有別的特殊用途。 接著是少女們已經無比熟悉的跳蛋,兩顆較小的用膠布貼在少女們的乳頭上,一顆較大的被塞進陰道深處。三個線盒綁在少女的腰間。 book18.org

狄肌和蘇飛用手銬把兩女的雙手反拷在背後。給於子玫和紀冰佳分別披上一件外套,衣服的下擺剛好遮住肛栓的狗尾末端,只要做出彎腰或者坐下這類動作狗尾就會露出來。三個人把於子玫和紀冰佳的風衣袖子塞進口袋中,給兩女穿上一雙將近十公分的高跟鞋,但是沒有給少女們系上衣服扣子,就那樣敞開著,少女們身體的秘密一覽無餘。「現在請兩位大校花從男生宿舍開始一個往東一個往西繞著學校的外圍轉一圈再回來吧」楚盛道。 book18.org

「楚盛,你不能這樣!」 book18.org

「我們決不可能這麼做的」 book18.org

在自己熟悉的校園裡,周圍全是自己的老師同學,要她們做這種事於子玫和紀冰佳本能的反抗。 book18.org

可楚盛這次連威脅兩人的興趣都沒有,直接打開跳蛋的開關,把於子玫和紀冰佳推出門外。 book18.org

於子玫和紀冰佳站在宿舍門外,門內傳來楚盛的聲音:「趁現在時間還早外面人少趕快去吧,不然就怕過一會你倆這副樣子連宿舍樓都出不去就會被整個樓的男生圍觀吧。」。 book18.org

儘管知道現在學校里幾乎沒人但她們實在沒有勇氣以這個樣子走遍學校,萬一被老師和同學看見她們的一切就完了。可是少女們也同樣清楚楚盛是不會放過她們的。 book18.org

最終兩女狠狠心走下樓梯,在樓梯口,已經連拉拉手都做不到的兩女對視了一眼給予對方安慰和祝福。就邁著踉蹌的步伐一東一西開始了各自的艱難之路…… book18.org

於子玫走了不到一百米,額頭就布滿了一層汗水,本來就因為穿環和調教變得敏感的乳頭和肉穴再加上瘋狂震動著的跳蛋,敏感處的傳來的痛感與快感交替著一波波衝上於子玫的大腦使她幾乎站立不住,雙手反銬在背後加上穿著高跟鞋於子玫無法掌握平衡,只能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動。而且由於楚盛給她們上的手銬不是商店裡賣的情趣手銬裡面有一層絨毛保護而是真正的仿真手銬不一會少女白皙纖細的手腕就被磨紅了。 book18.org

就在於子玫艱難且緊張的蹣跚在學校的小路上的時候,少女沒有發現一個攝像機從一旁的草叢中伸出將少女敞開衣扣戴著淫具行走在校園的淫靡情景一點不落的拍攝下來。 book18.org

走了大概三分之一的路程於子玫停下腳步喘了口氣,她知道以楚盛一貫的風格,現在肯定有人跟著自己和紀冰佳,但她沒有想找到盯著自己的那個人,一是因為她現在已經沒有那個精力了。二是因為她知道即使發現了對方她也做不了什麼,說不定還要被羞辱一番與其那樣還不如裝傻快點走回去,結束這次痛苦的煎熬。可是少女還必須小心翼翼的行走,因為她的風衣只是披在身上,萬一掉下來,雙手被反拷的她根本無法把衣服穿回去,到那時她就真的要光著身子走回去了。 但是於子玫的陰道因為跳蛋和陰環的摩擦已經分泌出大量的淫水變得十分濕滑,原本被塞進陰道深處的跳蛋已經快要滑落到陰道口了。 book18.org

於子玫咬咬牙收縮陰道的肌肉夾緊了那顆跳蛋,但跳蛋的強力震動也更清晰的傳入於子玫的大腦刺激著於子玫流出更多的淫水,流出的淫水越多少女越要用力夾緊跳蛋如此少女陷入一個惡性循環之中。 book18.org

就在少女顫抖著繼續行走時,前方的岔路上忽然傳來一道充滿驚訝與不確信的聲音:「於子玫?」 book18.org

聽到這個聲音的一瞬間於子玫渾身一激靈,定神一看頓時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股涼氣從頭皮炸開,心神劇驚的於子玫忘記了對陰道的控制,跳蛋竟直接從濕潤的陰道中滑落! book18.org

男生看到於子玫狼狽淫蕩的姿態也呆住了,目不轉睛的看著面前的校花,不過現在的於子玫不再是以往他眼中那個純潔清高的校花,白皙的身體上畫上了淫蕩的圖案,敏感處佩帶著跳蛋,一枚跳蛋還剛剛從陰道里掉落出來由於線盒還掛在腰間所以跳蛋在腿邊搖擺著,上面還泛著一層水光,透過雙腿間的縫隙可以看到一條狗尾在少女身後輕輕顫抖,透明的液體順著大腿滑落…… book18.org

看著面前的男生於子玫眼前陣陣發黑,這個男生也是第三中學的學生,而且是她的同班同學——林易。 book18.org

同樣吃了一驚的還有在暗處偷拍的狄肌,待看清了來人後狄肌暗罵一聲:不好,但他沒有急於現身,而是繼續在暗處靜觀其變。 book18.org

看到淫態畢露的少女林易的下體漸漸漲大已經把牛仔褲撐起了一小塊,於子玫敏感的發現了林易的變化,已經有很多次性交經驗的女孩自然知道這代表什麼,更羞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book18.org

「求求你,不要看」於子玫下意識地顫抖著哀求道。可是雙手被反拷的少女沒有辦法遮擋起自己的身體。她本來可以背過身子不過女孩猛然想到現在有一個她無法逃避的嚴峻問題需要解決。 book18.org

「哦……哦……」林易回過神來,儘管校花淫糜動人的模樣讓他體內也升騰起強烈的慾望可聽到少女楚楚可憐的哀求還是強迫自己移開視線。 book18.org

「這件事不要說出去好不好?」口中說著不要看的於子玫卻一步步走到林易面前,姣好的臉龐貼到林易的面前,林易甚至可以聞到於子玫身上散發出誘人的肉慾氣息以及隱約的精液氣味。 book18.org

「你……」林易遲疑道,其實林易也有些蒙,直到現在他也無法把平時高潔如女神的校花與面前這個輕佻放蕩的女子在心中重合,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念頭在腦海中翻滾,誰又知道在人前永遠是品學兼優的優等生校花在私下裡竟會以這樣淫賤的姿態遊走在校園裡。 book18.org

「我……我……我控制不住自己……求你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訴別人好嗎,不然我就完了,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於子玫接著低聲哀求。 book18.org

於子玫知道周圍肯定有監視自己的人,如果她說出了自己和楚盛的事先不說林易會不會相信,可以肯定的是事後她一定會被楚盛變本加厲的折磨,為了不暴露自己和楚盛之間的事只能對林易軟語相求甚至自辱來掩護把自己害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人,於子玫心頭一酸,眼淚成串的流下來。 book18.org

「……好吧,今天的事我不會說出去的」雖然有那麼一刻林易起心以此威脅於子玫滿足自己的慾望,但隨即又放棄了,儘管今天於子玫純潔無暇的形象破滅了但他也不願意用惡劣的手段來得到少女。 book18.org

於子玫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林易離去的背影似乎不敢相信林易這麼輕易就放過自己。 book18.org

就在這時狄肌從一旁竄了出來嘿嘿笑著「算這小子識相,不然狄爺打斷他的腿!」說著伸手摟住於子玫的肩膀,「於母狗,剛才和那小子說什麼了?不是答應讓他操他才走吧」。 book18.org

於子玫看了狄肌一眼,沒答話只是看著林易離開的方向目光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book18.org

見於子玫沒搭理自己狄肌惱羞成怒的捏住於子玫的下巴惡狠狠的道「老子和你說話沒聽到嗎?」 book18.org

於子玫吃痛,無奈的露出一個媚笑,「玫奴對他說他對玫奴做什麼都可以。可他就這樣放過玫奴了。」 book18.org

「哼」狄肌冷哼了一聲手上又加了幾分力「告訴你,別以為你還是那個高冷的校花,你現在就是一條母狗,老子讓你跪下你就得跪下,讓你撅著屁股挨操就得撅著屁股挨操,聽到了嗎?」說著手指伸到於子玫的下體摳挖了一陣又把掉出來的跳蛋重新塞回於子玫的小穴里。 book18.org

「玫奴……聽到了」於子玫喘息著。 book18.org

「告訴你最好處理好這件事,不然那小子抖摟出來,也是個麻煩」狄肌威脅道。 book18.org

「玫奴知道了」於子玫低下頭。 book18.org

「這還差不多」狄肌把濕漉漉的手指在於子玫的風衣上擦了擦,「今天的事不准告訴老大聽到了嗎?」 book18.org

「玫奴明白」於子玫低聲道。 book18.org

「走吧,回去吧」狄肌也怕再出什麼事畢竟他們要的是絕美校花像性奴一樣臣服在他們胯下,如果他們對兩位校花做的事暴露於子玫必然身敗名裂離開學校而他們也沒什麼好果子吃。 book18.org

狄肌抱著於子玫的腰幫少女支撐身體的部分重量帶著於子玫抄了一條近路,往男生宿舍走去…… book18.org

.book18.org

十二、楚盛不在的日子 book18.org

午休時分,除了極少數離家近的學生中午回家,大部分同學都回到宿舍休息,還有小部分走讀的學生趴在教室里與周公相會或是看書或偷偷玩手機,偌大的校園表現出一片難得的清靜。 book18.org

教學樓頂平台上,一個少女趴在樓頂邊緣的女兒牆上,小臂交疊手肘支在女兒牆頂,一套疊起來的校服壓在少女手邊,而少女全身上下一絲不掛,一頭烏黑的秀髮在腦後綰成一個髮髻,一張清麗動人的臉龐,眉頭清皺,雪白的身體因為情慾泛起淺淺的粉紅色,身姿修長此刻卻不得不低低彎著腰,雙腿大大張開。 在少女身後是一個高大強壯的年輕男子,髒兮兮的校服敞著懷,校褲半脫,皮膚黝黑,粗蠻的臉上一雙小眼睛裡閃爍著興奮淫慾的光芒,男子有力的雙手壓在少女的腰肢上逼迫少女屈身彎腰。粗壯的肉棒沒入少女無毛的肉穴正賣力的聳動,每一下肉體的碰撞都發出沉重的聲響,兩人的交合處白濁的液體順著少女的大腿流下。 book18.org

這對男女自然就是於子玫和狄肌。五一放假回來後不久,楚盛就請假了,就連狄肌和蘇飛這兩個形影不離的跟班也不知道他幹嘛去了,只是臨走前留下話來說狄肌兩人可以隨便玩弄兩位校花,但一不准讓人發現,二不准給兩位校花的身體造成嚴重傷害,除此之外隨便他兩玩。這一下狄肌和蘇飛就像老鼠掉進蜜罐子裡,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於是於子玫和紀冰佳就迎來一段痛苦的日子。像現在這樣的情況也幾乎每天都會發生。 book18.org

於子玫深深低下頭抵在雙臂上,掩蓋自己的呻吟聲。愈發敏感的身體漸漸被操出感覺,不知不覺的開始前後擺動雪臀迎合狄肌的抽插。 book18.org

寥寥無人的教室內,紀冰佳和其他人一樣趴在課桌上午休小憩,可是如果現在有人彎下腰從桌底看去的話,就會看到冰山校花此刻淫靡的姿態:校服敞開著懷,裡面沒穿任何內衣和胸罩,一對盈盈一握的秀乳直接暴露出來,乳頭上銀白的乳環間連著一根金色的乳鏈,校褲褪到大腿,真空狀態下校花赤裸的翹臀直接坐冰涼的板凳上,雙腿微分,肉穴被一根粗大的黑色震動棒撐開。 book18.org

在紀冰佳左後方蘇飛正用手機給紀冰佳錄像。不久蘇飛就收起手機走出教室,看到蘇飛離開教室,紀冰佳臉上閃過一絲悲哀,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拉上校服拉鏈,提起褲子忍著自己身體里震動棒的折騰尾隨蘇飛去往早已熟悉的目的地——男生廁所。 book18.org

天台上,狄肌的進攻更加狂暴,啪啪聲響成一片,於子玫的身體本就被淫藥調教的十分敏感,再加上穿了陰唇環陰蒂環,現在又被狄肌用狂猛的方式操穴,體內的性慾已是不受控制,渾身發軟要不是狄肌提著她的腰早就倒在地上了。 「嗯……」於子玫低沉的呻吟,逐漸臨近高潮的爆發點…… book18.org

教學樓內男生廁所里,蘇飛一隻手摟住紀冰佳的腰讓紀冰佳的身體與自己緊緊貼在一起,另一隻手隔著校服在紀冰佳的胸上又揉又抓,同時瘋狂的吻上紀冰佳的嘴唇,舌頭長驅直入紀冰佳的嘴裡,在那裡撥弄翻攪,兩人的舌糾纏在一起。當兩人唇分的時候蘇飛喘息著道:「脫衣服」 book18.org

紀冰佳的氣息也很亂,縱然還保持著理智但也不敢違逆蘇飛。 book18.org

少女順從的拉下校服拉鏈脫掉校服,接著褪下校褲,把身上僅有的兩件單薄衣物掛在廁所隔門的掛鉤上,然後少女就任由蘇飛擺布了。 book18.org

天台上,於子玫的身體忍受力終於達到極限,儘管提前捂住嘴巴但還是發出急促高昂的呻吟,身體一陣劇烈顫抖——她高潮了。 book18.org

身下少女的高潮更加刺激了狄肌,他低吼著加快抽動頻率,十幾下之後,一泡濃濃的精液灌在少女體內。 book18.org

不知被多少次內射的少女沒有掙扎,平靜的接受這一切,陰道傳來的火熱,讓少女提醒自己一會兒下去不要忘記吃避孕藥,可是緊緊攥起的拳頭和被緊咬的嘴唇顯示少女並不平靜的內心。 book18.org

男廁里,紀冰佳雙手支在牆壁上,上身彎曲與腿幾乎呈90° 角,圓臀高高翹起,雙腿張開,一根震動棒插在汁水充盈的小穴里,露在外面的部分還再輕輕晃動。 book18.org

蘇飛拔出了這根折磨紀冰佳一中午的兇器,黑色的粗長棒身上還密布著凸起,蘇飛沒有關掉震動棒而是把沾滿紀冰佳自己淫水的震動棒插進紀冰佳的嘴裡。 「冰山校花小姐,免得一會兒你騷起來叫的整棟樓都聽的見,你還是含著這東西吧,而且上面含下面含都差不多吧」蘇飛戲謔道。 book18.org

紀冰佳閉上眼,經過這些日子聰明的少女早已看出蘇飛折磨人的花樣一點都不比楚盛和狄肌少,只是不像狄肌那麼簡單粗暴,而是一種陰壞。 book18.org

蘇飛見少女沒有反應冷冷一笑,心道現在還挺裝,等回公寓讓你在我面前哭著發騷求操。 book18.org

心裡想著怎麼調教少女,手下可一點沒停,把褲子脫到腳踝,抬起紀冰佳的一條腿,挺起的肉棒在於子玫胯下淫水的輔助下一下子就消失在紀冰佳的肉穴里。下體忽然一下被巨物塞滿,紀冰佳的眼眸驟然睜大,忍不住發出呻吟,卻因為嘴裡含著震動棒出口的只有嗯嗯聲。 book18.org

蘇飛的肉棒開始在紀冰佳緊緊的肉穴里抽動,幾十下之後拔出來頂在紀冰佳的屁眼上。紀冰佳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伸出一隻手掰開自己的臀瓣,蘇飛沒有客氣巨大的肉棒用力頂進,一點點消失在少女的屁眼裡。 book18.org

儘管經過一次次開發紀冰佳肛交時的感覺不像第一次那樣痛苦了,但少女從此中絕感受不到什麼舒服,就只是在咬著牙堅持等蘇飛射在裡面。 book18.org

天台上,於子玫跪在地上把頭埋進狄肌胯間,在手指的輔助下用嘴和舌頭為狄肌清理肉棒,等把狄肌的肉棒里里外外殘留的精液,淫水和污垢全舔進嘴裡才抬起頭,狄肌毫不憐香惜玉的提上褲子也不管疲憊的少女,揚長而去。 book18.org

於子玫忍著心中的酸楚和悲哀,起身走到天台邊從校服口袋裡翻出濕巾,把自己的身體擦乾淨,套上校服,慢慢走下天台…… book18.org

男廁,蘇飛在少女的直腸里的抽插越發激烈,一隻手不知什麼時候伸到紀冰佳的胯間,按在紀冰佳的陰蒂上快速揉搓,包皮上穿了陰環的紀冰佳在蘇飛的揉搓下俏臉潮紅,直接刺激陰蒂帶來的快感比性交更加強烈混合著痛苦的快感侵蝕著她的大腦。 book18.org

「唔唔……」紀冰佳身體僵直然後一陣顫抖,下體噴出一股陰精,她竟先一步高潮了,隨後蘇飛也射在她直腸里。 book18.org

肛交和高潮耗費少女大量體力,不過儘管少女十分疲勞,可被調教已久的少女還是清楚的知道她不能休息。 book18.org

紀冰佳拿出嘴裡的震動棒關掉,然後和於子玫做的一樣,跪在地上為蘇飛清理乾淨肉棒,只是剛從自己肛門的拔出來book18.org

的肉棒沾染了更多污穢,紀冰佳清理的更加辛苦。 book18.org

清理完畢後,蘇飛靠近紀冰佳,少女的俏臉上潮紅褪去臉色有點蒼白。 「謝謝款待」蘇飛微笑著道,然後走出廁所。 book18.org

紀冰佳眼神零亂,這句話就好像在說她是一個妓女,只能用肉體款待男人。 紀冰佳黯然的簡單整理自己的身體,穿上衣服,在穿褲子的時候,她猶豫了一下嘆了口氣把關掉的震動棒重新插回自己的肉穴里才提上了褲子。 book18.org

走出廁所的時候紀冰佳碰上了剛剛下樓的於子玫,兩個少女對視了一眼,旁人看不出少女身上剛剛發生的事,可同病相憐,無數次赤裸相對的少女卻能從對方疲倦的臉色,零碎的眼神,散亂的髮絲,彆扭的動作看出發生在兩人身上的事情。 book18.org

兩人沒有說話,眼神間傳遞著安慰,鼓勵和絲絲姐妹情誼,於子玫和紀冰佳不約而同的伸出手,兩隻素白的小手拉在一起,走進教室…… book18.org

夜晚,楚盛的公寓里。 book18.org

於子玫和紀冰佳背靠著背跪在地上,在她們面前兩個男子赤裸著下身,把高高挺著的陽具放進少女們的嘴裡。 book18.org

於子玫和紀冰佳配合著張開嘴納入泛著腥臊氣味的肉棒,舌頭和牙齒在兩人的肉棒上纏繞剮蹭。 book18.org

無論干過兩個少女多少次見到昔日清高驕傲的校花現在低賤的跪在自己面前給自己舔肉棒,狄肌和蘇飛就感覺心底一股邪火上冒。 book18.org

「跟我走。」蘇飛拉起紀冰佳拖著她走向臥室。 book18.org

「把衣服脫了,屁股撅起來。」狄肌也抽出肉棒命令道。 book18.org

於子玫身體一顫,一直跪在地上讓她的腿有些發麻,她慢慢站起身來,麻木的脫掉裙子,露出蜜桃般的圓潤翹臀和已經濕潤的下體,雙腿微微分開,大腿根部的內側已有點點晶瑩的水珠。 book18.org

於子玫彎下腰,雙手支在椅子上,撅著屁股等待狄肌的插入。 book18.org

一遍又一遍的姦淫漸漸磨掉少女的羞恥心,如今這些動作少女做的很是熟練。 狄肌雙手抓住少女的雪臀巨大的肉棒沒有任何前戲直接插入於子玫的陰道中,緊窄的陰道因被淫水充分潤滑竟順利容納下如此巨物。只是紅腫的陰道口傳來火辣辣的疼。 book18.org

狄肌淫笑著用力抽插起來,次次頂到於子玫的花心,雙手在少女白皙渾圓的臀瓣上留下通紅的指痕。 book18.org

陰道口的灼痛和陰道被充實的滿足感反覆衝擊著少女敏感的神經,讓少女發出滿足中帶有痛意的呻吟聲。 book18.org

相比於被楚盛姦淫時感覺到的痛苦、恨意、無奈還有懼怕,被狄肌姦淫時少女更多的感覺是屈辱,在少女眼中狄肌只是個小混混,楚盛的一條狗,曾經於子玫對狄肌不屑一顧,可如今卻不得不聽從狄肌的命令,忍受著其對自己的言語侮辱,甚至還要主動獻上自己的身體供對方褻玩。趴在狄肌身下任憑他用髒兮兮的雞巴操自己,隨著狄肌的姦淫這巨大的屈辱感化竟為一種自輕自賤的墮落快感,讓少女衝上了性慾的高峰。 book18.org

少女本就緊窄的陰道因強烈的性慾和羞恥感更加收緊,狄肌的大肉棒沒抽插幾下就被於子玫的緊陰道刺激到爆發的邊緣。想到這幾天老大不在,自己可以盡情玩弄這個極品校花也就不再忍著,精關一松一股精液又深深射在於子玫的體內。 狄肌蹲下身子把污濁的肉棒送到於子玫的胸前,少女雙手擠壓著自己的雙乳把狄肌的髒肉棒用自己的秀乳擦乾淨。狄肌站起來用穿著拖鞋的腳踩壓著少女正流出精液與淫水的下體磨動著道:「於母狗趕快把身子洗乾淨,別耽誤老子一會幹你的屁眼」說完徑直走開了。 book18.org

於子玫無力的起身,忍受著下體傳來火燒般的痛,向衛生間走去…… book18.org

因為下一輪的淫辱又要到來,於子玫只是簡單的清潔了下身體,就擦乾身體走出衛生間,就在於子玫剛剛打開衛生間門時看見紀冰佳急匆匆的向衛生間走來,她光著上身,下體的短裙布滿褶皺,裸露的乳房,胸口,後背,大腿上帶著一些通紅的鞭痕和蠟滴的燭油,兩女的目光在空中交匯,她們都見到太多次彼此的裸體和狼狽的樣子,所以兩女沒有說話,眼神中涌動著絲絲安慰,然後擦肩而過。 紀冰佳急急的衝進廁所剛解開裙子坐在馬桶上,一道急流就突破紀冰佳的身體禁錮激射而出。 book18.org

就在紀冰佳剛剛排泄完還未來得及起身時,衛生間的門被推開,蘇飛走了進來。 book18.org

來到紀冰佳身前,蘇飛抓住紀冰佳的頭髮強迫她抬起頭面對著自己,「紀婊子,我和你說的要像母狗一樣上廁所你當耳邊風嗎?」蘇飛怒問。 book18.org

「蘇飛,你不要太過分了」紀冰佳咬著牙低聲道。 book18.org

從楚盛離開後,蘇飛就開始按照自己的心意調教紀冰佳了,相對於狄肌喜歡操氣質空靈又落落大方的於子玫,蘇飛更鐘情氣質高冷的紀冰佳,而且他通常不會像狄肌那樣直接開干,他習慣先羞辱少女,讓少女主動褪下冰霜高冷的外衣以最卑微的姿態跪在自己腳下求著自己操她。 book18.org

蘇飛為紀冰佳制定了許多剝奪尊嚴的調教計劃。其中令少女倍感屈辱的一項就是命令她小便時要跪在地上像母狗一樣翹起一條腿把尿撒在腳邊的一個狗盆當中。少女清冷的氣質和墮落下賤的樣子融合在一起,深深誘惑著蘇飛,可是這樣屈辱的方式如果蘇飛在一旁監看她這麼做紀冰佳可以在心理上寬慰自己是被迫的,可是要少女每次都主動這麼做少女真的受不了,每次上廁所少女都要下很大的決心才可以完成如此屈辱的動作,加上這次尿急少女直接坐在馬桶上小便沒想到招致蘇飛的怒火。 book18.org

「過分?」蘇飛冷笑,一巴掌扇在紀冰佳臉上,「信不信老子把你扒光了吊在窗台上?」 book18.org

紀冰佳捂著被打的通紅的臉眸子中閃過恐懼之色,這是昨天她和於子玫在兩個男人的逼迫下看的AV片中的橋段:身穿灰色囚衣的女優被四馬倒攢蹄的捆起來吊在屋子中央,身上還壓了石塊,兩女隔著螢幕都能想像女優的痛苦。 「對不起,佳奴錯了請主人懲罰。」紀冰佳猶豫了一下,軟弱的哀求道。 蘇飛看著這麼容易就服軟的少女,蘇飛心中一喜他們的調教效果顯現出來了,要是以前紀冰佳可沒這麼容易求饒。 book18.org

蘇飛二話不說把半硬的陽具放在紀冰佳嘴邊。紀冰佳無奈的把蘇飛的陽具含進嘴裡,熟悉的腥臊氣味衝進鼻腔里,紀冰佳開始熟練的吞吐起來,潤潤的紅唇包裹蘇飛的肉棒,柔柔的舌頭圍繞蘇飛的龜頭打轉。蘇飛的身體猛一哆嗦,心中暗道:這紀冰佳的口交技術真是越來越好了。 book18.org

「站起來,背過身去把屁股撅起來」蘇飛命令道。紀冰佳順從的起身把自己下體的尿液擦乾淨,短裙卷到腰間,彎下腰雙手支在馬桶邊緣,修長的雙腿大大分開,小巧的雪臀在蘇飛面前高高撅起,少女的下體光潔無毛,四個穿透了少女陰唇的陰環和上方的陰蒂環已被少女自己滲出的液體沾濕反射出淫靡的光澤。 「請蘇飛主人狠狠的操佳奴吧」紀冰佳的頭深深埋下開口道。 book18.org

蘇飛滿意的捏著少女的陰環向兩邊一拉紀冰佳下體傳來撕裂般的疼痛少女不禁輕哼了一聲。少女的陰唇被拉的向兩邊分開,露出粉紅的穴口,蘇飛的陽具直插了進去。 book18.org

蘇飛的陽具雖比不上狄肌的巨大但尺寸也不小,而且惱恨紀冰佳違背命令這次也不用什麼技巧,只是機械的抽插著,雙手隔著衣服在紀冰佳的雙乳上揉搓著。雖然蘇飛只是機械的運動,但紀冰佳敏感的陰道被巨物反覆充實不由發出細細的呻吟。 book18.org

大約十幾分鐘後蘇飛就爆發了出來射在了紀冰佳體內。待蘇飛拔出肉棒後,紀冰佳也坐倒在地上,額頭滲出一層細汗,但紀冰佳不敢多休息,翻身跪在地上用舌頭為蘇飛清理陽具。 book18.org

蘇飛等少女把自己的陽具清理乾淨後提上褲子,走出衛生間,紀冰佳沒有得到蘇飛的命令只好跪在地上等著。 book18.org

不一會蘇飛回來了,手裡拿了一副黑色的手銬。 book18.org

「把衣服脫了,跪到那邊去」蘇飛指了指衛生間角落的水管。 book18.org

紀冰佳俏臉露出痛苦的神色。但還是聽從蘇飛的命令,脫掉了襯衣和短裙赤裸著身體走到水管的位置跪下。 book18.org

蘇飛把紀冰佳的雙手繞過水管拷了起來。「紀婊子,你就老老實實待在這裡,等什麼時候用正確的方式上過廁所什麼時候再放了你」蘇飛說完就離開了,只留下紀冰佳一個人被鎖在廁所里,隱隱聽見有皮鞭抽在肉體上的啪啪聲出來其間夾雜著男人的淫笑和女子的呼痛聲。 book18.org

紀冰佳慢慢低下頭,晶瑩的水珠從下垂的髮絲間滴落在大腿上開出晶瑩的水花……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