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如夢(如夢如夢) (4) 作者:我勸你早點歸去

.

【如夢(如夢如夢)】

作者: 我勸你早點歸去2021-4-18發表於SIS

第四章

我記得今天父親沒給我們說有人回來探望媽媽,並且之前還清楚地表明,他不會讓自己的同事過來影響我媽養傷的。

那門外的是哪位?我意識到不對勁,邊走向門看看能不能趕緊關門,邊回頭向媽媽做出噤聲的豎手指動作,之後用口語示意她報警。我感覺我們之前的默契遠不如現在這一刻,因為我看到她完全是按照我的想法在做著。

我沉聲向門外回答「李束?不認識,你們走錯了。這裡是王欣欣的房間。」

外面「哦」了一聲。突然猛地準備推門進來了,平時打籃球的我爆發出讓我自己都驚訝的力量,迅速把門退回去,並且嘗試著把鎖鎖上。

「就是這間,快過來幫忙!」外面那個男聲又傳了進來,我不禁著急起來,也不知道今天我跟媽媽是否可以安然無恙。但容不得我多想,門外推門的力量陡然加大,我甚至有種抵不住門外巨力的感覺。

聽著身後不遠處媽媽正在跟電話里說我們的位置的聲音,我不由得再爆發出更大的力量,把門死死擋住,並且努力抽出手把門關好了。總算鬆了口氣,看向我媽,看到她對我點頭示意,我知道應該沒事了。

突然聽到巨響從門傳來,我知道外面的人在踢門了。我趕緊在病房裡四處掃視起來,我得做最壞的準備——如果門外的人闖進來了我得用什麼東西跟他們搏鬥,而不是跟他們講道理。

病房裡能有什麼東西呢,我念頭急轉,把我平時在病房裡休息的那個簡易床抵住房門。然後迅速走進衛生間裡,拿了拖把,想了想好像確實沒有什麼東西可以作為武器,回過頭時,看到我媽媽正在努嘴示意掛著輸液袋的那個架子。

我趕緊把輸液袋取下放一邊,然後把拖把放到床底,免得這個東西會被門外的人當成武器。然後把我平時做的木凳放在身邊,等外面的人進來的時候砸過去。

這些東西說來話長,其實轉瞬間我就已經做完。

「俊熙,他們肯定是衝著我來的,等會兒他們進來你抽空跑出去,找人來幫我。」她在旁邊低聲卻顯得冷靜地說著,我愣了一下,轉過頭看了她一眼,既沒有解釋也沒出聲,也許我就想著她看到我的眼神應該就明白我的真實想法了吧。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丟下她呢?

「砰砰砰!」完全在我意料之中的,門被推開了。先衝進來的一個是寸頭壯漢,看到他的瞬間,我就覺得之前把拖把放在床底下有些多此一舉了,因為我看到他手裡拿著一把水果店裡才有的那種水果刀。

雖然心裡一顫,但還是按照之前預想的,提起身旁的凳子狠狠砸過去。這個寸頭壯漢側了側身子,然後一腳踢在飛過去的凳子上,我第一步計劃受挫了。

但是,我腦袋突然清晰了起來,打水的護士小姐姐很快就會回來,我媽媽已經報警了。我只需要在保護我和我媽媽的情況下,與這三個歹徒周旋就行了。

那個歹徒跨進門之後,狠狠一推,光聽那扇門傳出來的聲音,我就知道那扇門已經不堪重負了,今天過後那扇門應該完全就會壞了,想想也是醫院的房門也不是銀行的門。

門推開的時候,看到另外兩個目露凶光的歹徒站在寸頭的身旁,在門打開之後,便一起擠了進來。擠進來之後,很默契地持刀向我大步跨了過來,三人邊向前走邊朝前揮刀,我心裡一怯,往後退了一步。但是馬上意識到,這個狹窄房間裡,我不能再退半步了,再退半步我身後的人就會受到傷害。

想到這裡,我突然握緊手裡的架子,看他們不斷進逼的步伐,我知道多想無益,高舉架子,從肩頭上狠狠砸下去,三個歹徒里,一個下意識後退,一個往旁邊一側,另一個則是舉刀要接下我這一劈。

「鏘」應聲傳來的是我手裡架子彎了,但是上面輸液的鉤子卻也勾住了他的後腦勺,我想都沒想,下意識一拽,想要把他拖過來,但是這傢伙也反應過來了,想要蹲下抽出被架子卡住的刀,我哪裡能順他的意,趕在旁邊兩人衝上來之前,一個跨步上前,一腳踢出去。

又震又痛的感覺從我腳上傳了上來,這歹徒雙手放了刀直接往後一扯,好巧不巧,正好給我踢到了病房裡裝水果皮的垃圾桶。

可氣又可恨!

我趕忙一手拿架子,一手拿刀,使勁一扯,終於拿到刀了。再看那邊兩個拿刀的歹徒已經重新衝過來了,我這種只是有些蠻力、體能還不錯的人,只能揮刀亂砍,讓他們逼不過來。

但是這樣始終會出紕漏的,那個寸頭的歹徒趁我在向另一個方向揮刀的時候,直接舉刀直直刺了過來。我確實躲閃不及,也確實沒法跟這些看起來凶神惡煞的人相比。

身體里全部的神經都在提醒我,我的左腹部被刺中了。

「嘶~」我倒吸了口涼氣,這反倒讓我明白了這個時候我在幹什麼,我不是中二病發作,也不是小時候跟同學打架的好勇鬥狠,是要保護我身後的人!

我咬著牙齒,忍住疼痛迅速揮刀斬去,那人一看不對,作勢要退,疼痛、熱血一股腦兒衝到我頭頂,我這個時候做出了跟鳴人和自來也去找綱手的時候發生大戰的時候的動作,我那早已放低棍子的左手猛地抓住他想要抽出去的刀。

什麼都沒想,我只想趁這個機會砍他兩刀,一刀也可以。另一個歹徒趁這間隙再向我撲來,這時候的我反而在打鬥這個事情上冷靜了下來,往左一側,我還是砍中了那個刺中我的歹徒。

再收刀招架向我撲過來的那一刀時,始終慢了一點,這次好像剛好扎進我之前做手術的地方了,那歹徒看到刺中了我,準備扭動下手腕,讓刀在我身體里攪動一圈吧,但沒想到的是,我比他高些,臂展卻比他長了更多,哪裡會給他這個機會。本能般地揮刀斬向他的胸脯,雖然他想退回去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他在抽回的時候,前胸也被我狠狠劃了一道,我知道應該劃的不深,不過那不斷流著的血真的很有衝擊力。

受傷的人也許是被我這悍勇嚇住了,只往後面退。但是我完全沒放鬆下來,一是還有人在一旁虎視眈眈的,二是我怕他直接把刀給扔過來。

身上兩處傷口在不斷提示我,疼痛不斷侵襲著我神經。那邊三個歹徒目光交流了一下,又重新朝我逼了過來。

「熙熙!你快走啊!」我聽到身後聲音有點沙啞的媽媽喊了出來,我聽出她的哭腔,但我不敢回頭也不能回頭,只是惡狠狠地盯著面前幾個人,到現在我腦子裡完全沒有什麼戰術或者策略了,只是想著只要吃了一刀那就要補回他們一刀,能砍到一刀就算我賺了。

我本來想讓她注意保護自己,但是我感覺我說不話來。而且我確信只要說話,感覺自己就會泄氣,那樣我們可能就真可能走不出這間病房了。

三人在緩緩朝我緊逼過來,這時候我知道沒有再多思考的時間了,也不能給他們組織起進攻的節奏。只喝了一聲,不退反進,拿刀橫在身前,瞪大了一雙眼,咬牙朝前衝去,其實也就三兩步遠,我這麼一衝反而讓他們略微有些驚訝。

也許在他們的預料之中,我是沒可能向前的吧。

說時遲那時快,已經快到衝到他們身前了。我右手握刀,左手扶住刀把,從右側往左邊砍,三人雖然有些驚訝但還不至於手足無措,立馬抬刀架起,免得我砍中他們。

這個時候,我聽到外面護士小姐姐大概在樓梯口的位置,高聲「保安,快點,就在那個病房,1109。」聽到這裡,我精神一振,我知道我和媽媽很快可以熬過去了。注意到三個歹徒臉色慌亂了起來,我手上力氣更是加大了幾分。

沒想到的是,雖然歹徒慌亂歸慌亂,但還是又一刀劃中了我。我悶哼了一聲,感覺自己快要往後倒去的時候,心裡又生出一股不甘,就快了,就快了。

這個時候,我注意到有什麼東西從我頭頂略過,飛向對面三人,馬上我就從三人的反應中看到了,原來是媽媽把自己病床旁邊桌上的保溫杯砸了過去了。

我雖然沒回頭,但我可以想像得出,她那顫顫巍巍的身子,忍住疼痛扔出保溫杯的模樣。

「熙熙,到我這兒來,到我身後來。」已是哭腔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但我知道我不能退,我不可以退。

不但沒退,我又忍住了那一刀,仍舊朝前揮去,奈何已經沒什麼力氣了,連刀尖也沒有碰到三個人中的任何一個。

這個時候,我看到三人眼神互相看向了彼此,好像是眼神交流了一下,那個聲音低沉的歹徒說:「我看這小孩也是那個人的至親,教訓到這樣子也差不多了吧。反正那個女人和這個小孩都一樣,老大說的都是那個人的家屬,砍了誰都是一樣的。」

寸頭壯漢說到:「來都來了,不把他砍昏迷,怎麼跟老大交代?」說完作勢要繼續砍過來,這個時候我已經能夠聽到樓道那邊傳來好多人走在樓道上的踏步聲音了,臉上有疤痕的歹徒喝了一聲「走!」然後轉過頭衝出病房房門,旁邊兩人也一般狼奔豕突逃竄了開去。

來不及細細思考這三個歹徒說的話,疼痛已經讓我直不起身子了。本能使我不由自主想要蜷縮著身子躺倒在地上,感覺身子往後重重倒去,卻靠進可能不夠有力但是卻足夠溫暖懷裡。

這個時候,她身上的好聞香氣一股股繞過血的腥味鑽進我鼻子裡,我努力仰著頭想要看看她。

「傻孩子」我看到她從眼睛裡流出兩條小小溪流,看到那淚珠像我小時候在雨天抬頭看天一樣速速向我墜來的樣子,「你為什麼這麼傻?你為~什~麼~不~走~啊?」聽到她斷斷續續又帶著哭腔的聲音,我突然覺得安寧了起來,身上的傷口也不那麼疼了。

想起她不顧一切掙扎著拿保溫杯在我身後保護我,想起她大聲呼喚著「到我後面來」的聲音,我很想像平時那樣帶著調皮的口吻說「別哭了,哭花了就不好看了。」

可我說不出來話來,只能勉強露了個笑臉。

突然想到一句話「女子本弱,為母則剛」,那我想,雖然我不夠成熟強大,但我可以保護我最重要的人了吧。

好像有很多人湧進了這個小小的病房。

我的意識再次陷入黑暗。那股好聞的味道還在我鼻腔里亂竄。

……

……

「俊熙,車上別亂動,抱住媽媽。」聽到溫柔的聲音,我知道那是我媽媽在叫我。我今天開學了,媽媽接我回家。可我抱哪兒呢,我抬頭看向四周,身邊長得高高大大的人都拉住車頂上的吊環,或者扶住桌椅,我什麼也夠不著,哪裡都抓不住。

正苦惱到要生氣的時候,她伸手引導我兩隻手環住她的一條腿。我不高不矮,剛剛可以抱住她的膝蓋上面一點,找到依靠的我,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就那麼緊緊抱住。用我小小腦袋緊緊貼住她那條棉絨的黑色褲子,只覺得媽媽就是世界上最強大的人。

是的,毫無疑問,她就是最強大的人。

伴隨著自己的呻吟聲,我醒了過來。鼻子裡充斥著病房的味道,腦袋還來不及細細回顧之前做得那個好像是夢又好像是自己回憶的東西。就聽到旁邊有人興奮地喊「醫生!醫生!」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知道我已經昏迷有五天了。高考在昨天下午就已經結束了,不過這對我來說好像不那麼重要了。我在得知媽媽的安全之後,只覺得慶幸不已,也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旁邊外婆低聲說:「俊熙孫兒哦,好在你命硬,醫生都說,」還沒說完,就被旁邊外公打斷「讓他好好休息,等他好了再說。」

外公那強硬的語氣和不容許半點反駁的態度在這一刻到讓我覺得親切不已,還好還好,我和媽媽都安然無恙。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配合著醫生的檢查,回答了好一些問題,就木木然地看著護士來來回回輸液什麼的。

躺了好半天了,外婆去給我買了粥回來,我忍不住問「奶奶,我媽呢?」因為外公外婆只有媽媽一個女兒,所以我媽在我小的時候都教我叫外公外婆「爺爺奶奶」的。

她把粥一湯匙一湯匙地舀著喂我,嘆了口氣「你媽她本來好的差不多了,之前說是又劇烈活動,扯到傷口了,現在還在病房裡休息著呢。」我知道,肯定是她掙扎著站起來扔保溫杯的時候,枉我還自我陶醉說自己保護了她,結果還是那句「為母則剛」啊。

「不過你不用擔心,你跟你媽媽現在都在機關醫院,是你爺爺安排人把你們兩個都送到這家醫院的。很安全的,市委的家屬生病都會在這個醫院,」她後面又在絮絮叨叨說著些什麼,可我已經沒耐心聽了。

只偶爾又聽到說什麼爺爺很生氣,罵了我爸一頓什麼的,還好我們母子倆沒事,不然指不定爺爺會生氣成什麼樣子。現在的我,半是聽著外婆在我旁邊絮絮叨叨講著講那,半是抵禦著從身上不斷傳來的疼痛感。

還好這個事情上我有些經驗了,想像著自己正處在一個很溫柔的懷抱里,睡意慢慢裹了上來,我又沉沉睡了。

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6月10 日了。我看到段美凜正坐在我床頭,兩隻手握住我的左手。像個淚人一樣,只是低低啜泣著。

「唔,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我沒事了,我沒事了,別哭了。」我笑著安慰她,我正要在說些什麼。

已經看到她直起身子,接著彎腰,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雙薄薄的嘴唇已經貼在了我的唇上,我下意識抿了下,卻嘗到了少女嘴角那滴滴淚水,說不出來味道,也許是心疼吧,也許是憐惜吧,又或者是滿腔濃濃的愛意吧,我緩緩將還插著輸液管的右手移到她的頭上。輕輕拂了拂她的發梢,溫柔說:「我沒事了,我會很快好起來的,相信我吧。」

沒有言語,她仍舊啜泣著,甚至聲音更大了起來。

我靈機一動,問她:「我外婆呢?」她一聽我在問她問題,緩緩止住啜泣,低聲說:「我來的時候,陪她聊了一會兒,她現在應該是去你媽媽的病房去了。」說到這裡,也許是女孩子的天性吧,擔心我外婆走進來,她趕忙用紙巾擦乾眼淚,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重新坐回旁邊的凳子上。

只是,兩隻手仍舊握住我的左手。好像這是我跟她之間不能改變的習慣一樣,我的手習慣握住她的手,她的也是。

簡單問了問她考試的情況,她說自己發揮還算正常,我就知道基本上她能去自己想去的大學了。雖然我們之前還約定了要一起去同一個大學,不過現在這個狀況,我也不知道那個約定還能不能實現了。是的,我迷茫起來了。

我知道她不會在意我會多花一年的時間,但是我卻在意。心裡生出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就好像那部關於董子健飾演高考的電影《青春派》一樣,如果高中畢業之後,一對戀人中有一個去了大學,另一個沒去的話,感覺總是不太穩定的。

興許是意識到了自己的胡思亂想,我搖搖頭將這些不太適宜的想法驅趕出腦海。又耐心聽著她講了好一些關於最近發生的趣事,什麼奇怪的高考題啊,還有考試之後聚餐時有人表白啊,還有陳袁丁叫她一起去旅遊什麼的…她還在講,但是卻沒注意我臉色沉了下來。

我以平靜的語氣問她:「陳袁丁考得怎麼樣?」「他啊?應該還不錯吧。這兩天陳叔叔和袁阿姨都有跟我媽他們說起過,說是總算考完了,準備讓陳袁丁好好出去放鬆下什麼的。」她那種替自己好友高興的神情讓我很不是滋味,但又不想表現出自己是個小家子氣善妒的小男生,於是笑著說「哇,那還是挺厲害的。挺厲害的。」

「是吧?」她又問到。

「嗯嗯。」

段美凜好像還是察覺到我的不對勁,於是安慰我說「俊熙你才是最棒的,這次雖然沒能去考試,但是你做了一件更有意義的事情,你保護了阿姨,這件事情在我看來遠比高考考滿分考狀元都更有意義。不管怎麼樣,你都是我的英雄,我會等你一年,不,不管多久,我都會等你。」

說完,又用她那雙溫柔似水的眼睛注視著我。

在她這般注視下,我反而為我這奇怪的妒忌心理感到愧疚起來。重重點頭道「嗯!好,我也相信我可以做到的。而且,我一點都不後悔,反而很慶幸保護了我媽。」

又閒聊了幾句,父親的朋友又來了幾個看我,看著病房裡堆著一大堆的水果,還是營養品什麼的,本來我還想讓段美凜陪陪我的,但是看到這麼多人來了,我怕她覺得尷尬不自在,就讓她先回去。

「那我去看看阿姨,就先回去了。你好好養傷,我明天早上再過來。」她溫柔地對我說,完全不顧及病房裡其他大人看著她牽著我手的目光。

我的那份小小的虛榮心得到滿足了,好像讓諸位叔叔阿姨知道我有個特別漂亮的女朋友這件事讓我自豪起來。我知道我現在眉梢都帶了點笑意,對她點點頭「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看到她裊裊身影出了房門。

然後又應付起各位叔叔阿姨的提問,雖然我也知道他們是關心我。不過,我實在不怎麼擅長應付這種多人輪番提問的情形。在回答得差不多了,就在翻身的時候呻吟了一聲。

其中一個阿姨趕緊說:「熙熙,好好休息吧。我們改天再抽時間來看你。」

「謝謝張叔叔,謝謝聶阿姨,還有陳阿姨,謝謝王姐姐,謝謝杜叔叔。等我好了,接你們到我家吃飯。」我也客客氣氣道謝。

總算一個個都走完了。雖說我休息了好幾天了,但在病房裡除了睡覺之外,我只願意花時間跟段美凜聊天。

甚至,連玩王者榮耀的心思都沒有了。當然,我這個狀態應該也玩不了王者榮耀,畢竟我連翻身都痛得不行的。

之前注意力沒集中在自己身上,現在好好體會的時候,便覺得身上無一處不痛,右手輸液的地方那種冰涼的感覺又在慢慢侵蝕著我。

突然好想明天快點來,好想段美凜來看我的時間提前。

也好想,儘快好起來。趕緊去給媽媽打招呼,去她面前告訴我沒事,告訴她我很好。

很快,一個周過去了。雖然每天都在問我外婆,我媽的情況,但是每次的結果就都是快好了。

感覺自己恢復的速度還算是比較令自己滿意的。每天也有段美凜來陪著,我甚至覺得自己受傷也挺好的,因為我可以享受到這來之不易的溫柔和甜蜜了,這段時間裡沒人會不知趣地來打擾我們。

每天最期待的事情便是沉溺在她在耳邊說的情話了。以前,總覺得她不夠愛我似的,經過這次的事情我覺得能夠在自己難熬的時間陪著我,這樣的女生我居然覺得她不夠愛我,我是有多麼貪心啊,給我媽知道了,肯定得罵我一頓。

這段時間,她沒在我面前提起其他的任何人,只是在病房裡沒人的時候就湊在我耳邊低聲說著些讓我這臉皮不厚的人一直臉紅的話。我甚至不准她出去給我買東西,到了飯點了就點外賣或者讓我外婆他們給我帶過來。

真的很想整個人都跟她膩在一起,就一整天,一整天不夠,膩上餘生我才滿意。

然後,有人的時候她就在我旁邊低頭為我讀書,但只有我能看到她那羞紅的臉頰。

她愈是這樣,我便愈是愛她。

有她在身邊的時候,我忘記了疼痛,忘記了因為沒去參加考試的迷惘,忘卻了我之前因為小心眼的種種不樂。這便是眼中只此一人,僅此一人的情形嗎?

快到晚上了,她陪我用耳機分線器聽完最後一首歌。是電影《名揚四海》的插曲。

If I ask you to stay,wouldyou show me the way?

Tell me what to say so you don』tleave me.

於是我轉頭沿著耳機線、順著耳機分線器,看向她的耳廓,看到她正在注視著我的雙眼。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看她的,但是如果我是一個旁觀者的話,我知道那對眼睛應該填滿愛意吧。心裡沒說的話,都用那雙眼睛說給她聽了。

我沒發出半點聲音,她卻聽到我心底的聲音。然後在我外婆回來之後給我外婆要留下來照顧我,我外婆也和善一笑就說去我媽的房間了。

之後,她又踱步到我身邊坐下「今晚我陪著你吧。」

耳機里的歌沒放完,剛剛唱到後半段。

那個溫柔深情的男聲正唱到

And maybe I』m not ready.But I』ll try for your love.I can hide up above.I』ll try for your love.

看到她的眼睛,聽到她的聲音我確信我自己是陷入糖罐里了,也確定此時此刻就是幸運的時刻。

因為都吃了東西了,我們就繼續閒聊著。這個病房裡也不會有其他人來打攪我們。

心裡不由得生出些小心思,竊喜起來。

收拾好耳機。剛聽完那首溫柔的歌尚在我耳邊迴響著。只是簡單一首歌,倒讓我覺得這也是我跟段美凜之間的愛的證明了。

據說,如果人覺得快樂,就會覺得時間飛快,如果覺得自己在備受煎熬,就會覺得度日如年。而現在,便是前面一種感覺降臨在我的世界之中。好像我們還沒怎麼說話,就已經十點過了。雖然有些羞赧,但她還是照料著我簡單洗漱了。然後我便重新躺在床上,不知怎麼的,竟生出自己是個弱女子希望被段美凜「寵愛」一番的念頭。

心裡暗暗罵自己一句,然後安靜地躺在床上,聽著她在洗漱間用自己去開水房接好的熱水開始洗臉、刷牙,又弄了好一會兒才重新進來坐到了我旁邊。

因為她也沒怎麼化妝,所以洗完臉我覺得好像跟之前沒有太大區別。只是,看起來更清新了,白天的疲倦仿佛被這熱水一掃而光。在她微紅的臉上,我只看到了青春女生的無限活力,看到晶瑩的肌膚正反射著天花板上灑下的光輝。

我猜想自己看她眼神應該是略顯痴傻的,因為看到她的羞意正一點點表現出來。先是臉紅,接著是別過頭不怎麼看我,最後就把頭埋在我胸間「陳俊熙,不准你用這種眼神看我!你又不是沒看過我!你再這樣看我,我就打車回去了。」

聽到她這樣威脅我,我只能乖乖服從「行行行,這還不是你太好看了,這能怪我?」

又嬉戲打鬧了一會兒。我忍不住問「那一會兒你睡我旁邊噢?」

「那不行,要是壓倒你傷口怎麼辦?你還」

還沒等她說完,「我沒事,這都快好了的,特別是每天看到你,那種想要治癒自己的想法就是最好的藥物,你在我這裡比所有的醫生、主任、專家都有效。」

「就知道胡說,不過你別想了,我等會兒就把那個椅子拉開休息就行。」

「哎呀哎呀,我一個人在這裡好冷的,而且我傷口都好得差不多了,不信你來看看。」正要給她展示一下自己完全沒事了,卻在說話間不小心扯動了一下,咧嘴「嘶」了一下,吸了一口涼氣。

她看到我這般模樣,倒有些忍俊不禁。

最後說「好好好,你別瞎動了。跟個傻狍子似的,你這樣以後我怎麼放心啊。」明明帶點埋怨的語氣,我聽著聽著卻覺得心裡甜出一朵花來。

護士也已經做了最後一次檢查了。這個病房裡只剩我跟段美凜兩個人了。見實在拗不過我,她最後還是把鞋子放在凳子腳邊,將外套疊放在凳子上。在確認把門關好了之後,先是對著淡淡一笑然後低頭重新坐上我的床上。

這都不需要說什麼。我的手跟她的手就像磁鐵一樣,吸住了彼此。因為我左手還有留置針頭,她就兩隻手握住我的右手。明明很安靜,我卻在耳朵里聽到自己不爭氣的心跳聲一聲又一聲,將血液全都往我臉上送,我臉愈發燙起來,不用看我都知道自己臉紅得不得了。

但她亦是如此。

我輕輕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躺上來。

這次沒拒絕,躺在了我側邊。六月的夜晚不算熱,她剛躺上來就把那薄薄的被單蓋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後輕輕靠在我肩上。

開始低聲告訴我,其實她之前還有些生氣,想著為什麼我一直沒給她打電話發消息,連著好幾天一直都沒有我的消息。後來問到我家才知道我已經住院了,她又著急又害怕,既自責也後悔。

「在看到你睜眼睛看我的時候,你不知道我有多高興。陳俊熙,你以後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一定要給我說,就當我求你了。你不知道我這段時間有多麼煎熬,有多麼難受,我自己在家偷偷哭了好多回,來看你回去的第二天,我眼睛都是腫的,我媽還問我是不是被誰氣到了。」她濕潤著眼眶對我緩緩述說這段時間是怎麼過來的。

「我,」

她用力握了握我的手。「我知道,我都知道。你這樣我又沒說你做錯了,但是你下次一定要提前通知我,呸呸呸,這種事情永遠都沒有下次了,我的意思是你以後不准長時間不聯繫我。」

「咱們說好了,你以後必須每半天主動給我發消息,告訴我你的去向,告訴我你這半天過的怎麼樣,告訴我有沒有去鬼混,還有每半天告訴我一次你有多麼在乎我~」她繼續在我身側補充著。

「哈哈哈」我聽她這麼一說實在忍不住發笑。

等我笑完之後,她兩隻手握住我的右手。微微轉身,看著我,稍微昂起頭,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後緩緩閉上眼睛。

我把右手伸到她背後,攬住她的肩膀,左手這個時候也感受不了半點疼痛,我左手輕輕捧著她的側臉。

緩緩向她靠近。愈來愈近,我可以很清楚的嗅到她身上的香氣,可以看到她微微顫動的眉毛。我先蜻蜓點水般吻了吻她的額頭,然後側頭,吻上她薄薄的嘴唇。

濕潤嫩滑的感覺從我嘴唇上傳來。我可以感受她輕輕的呼吸,明明是有點急促的,但是被她掩飾得很好。我閉上了眼睛,我無師自通般輕輕啄她的嘴唇。

想到身邊的這個女生為我掉過那麼多淚水,我就心疼的不得了。用我最溫柔的動作,輕輕吻她,兩隻手捧住她的臉頰之後,輕輕撫摸著,感受到她微燙的臉頰,感受著她主動的吻。

感覺正是這麼多天一直都有她的陪伴,我才勉強覺得這些天不那麼難熬。轉念一想,跟醫院也算是挺有緣的,反反覆復一直在醫院呆著。心裏面忍住吐槽的慾望,只默默祈禱希望以後不會遇到這種情況了。

閉著眼睛,我卻能清晰地「看到」她對我數不清的柔情,那一個又一個的熱吻點燃了我。雙手托著她的臉龐,以更大的熱情回應她。用我門牙輕叩她的銀牙,以我鼻樑貼著她的瓊鼻反覆廝磨,讓我舌頭盡情嘗到段美凜的甜。

不自覺間。我的兩隻手已經從她腰間,從T恤底部暗度陳倉,已經攀上她的胸罩上。不知道什麼顏色,只覺得材質不錯,觸感很好。因為完全不知道怎麼解,也不好意思在這個時候讓她替我解開這一層既是束縛又是阻礙的布料。特別是下身的血液早已沸騰到將本來休息的分身也帶動起來了。下面的弟弟正隨著我手揉捏的時候的那種觸感一下又一下的抖動了,這個時候她也把本來環在我脖子上的雙手往我胸膛上移,也許是想到我的傷口,於是我感覺她往後面仰了一下。

不知道她在做什麼,於是睜開眼睛看。

她的手在背後活動著,不知道在做什麼。

可我手上卻感覺到了。她把那層束縛卸下了。我無半點阻礙的碰觸著那兩團柔軟,心底霎時間被巨大的驚喜充斥了,我都還沒提要求什麼的,她卻主動把胸罩脫下了。

不過不知道是她的胸略小還是我的手掌比較大,我感覺我一隻手握住一團軟綿綿的兔子,還是覺得兔子不夠大。我唇舌之間沒停過,仍然在含住她的舌頭細細品味,仍舊在輕輕咬弄她的薄薄嘴唇。

兩隻手的食指和中指夾住那兩粒不算太大但卻慢慢硬了起來的乳頭,我聽到她從鼻腔里傳出的哼聲,這倒給了我更大的更多的刺激,兩隻手從她乳房下面往上面推,從下一點一點往上擠,雖然沒聽到她的反饋,但我卻感受她吻我越來越用勁,仿佛親吻也可以是一件需要用大力氣的事情一樣。

她緩緩把手挪到我的腰間,兩隻手剛好停在我的腰間。

我睜開了眼睛,看她緊閉著眼睛主動的側頭吻我嘴唇,看她抖動著的漂亮睫毛,明明想要繼續揉捏那兩隻「兔子」的慾望還是很強烈的。但我卻從她腋下,將兩隻手抱住她。靜靜感受著她一次又一次甜蜜的攻勢,在等她累了停下歇息的時候,將她抱緊、抱進我懷裡,雖然還是有些痛,但是這份疼痛在我看來卻也不值一提了。

趁著她歇息的時候,我在她耳邊說:「段美凜,我好喜歡你,我真的好喜歡你。」

耳朵被她的臉緊緊貼著,這個時候我聽到她溫柔的聲音:「陳俊熙,我也很喜歡你,真的真的很喜歡你。大概超出你的想像的那種喜歡你。」

不知道怎麼的突然想起兩隻兔子比較誰更愛誰,一個說我更愛你,另一個卻說是我更愛你。一個說,我愛你就像從我們這裡到月亮那裡那麼愛你,另一隻沒說話後來卻說那麼我愛你會從這裡到月亮那裡再從月亮那裡繞回來。

我卻只能喃喃一遍又一遍重複「我愛你啊,我真的很愛你。」她先是看了我一眼,接著又重新用溫熱的嘴唇再次貼上我的嘴唇。

讓我沉浸在這個溫柔的海洋里了。

親了許久,她的手卻在我不經意之間從我那藍色的寬鬆病號褲子裡伸了進去,握住了那之前一直在不斷抖動現在勉強平復下來卻堅硬無比的分身。

「嘶~」我吸了口涼氣,雖然是隔著內褲的,但覺得被段美凜的手握住的那種感覺正在使我不斷失控。我和她動作多了起來,兩三下,我跟她的褲子都已經被彼此脫了下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